流產的青島國際電影節

電影節 萬達集團 奧斯卡 王健林 黃曉明 青島地鐵房產 2018-12-07

小崔同志捅開娛樂圈的陰陽合同後,範爺被迫補交了8億,這事還沒完。

前幾天,又有17個藝人被叫去喝茶,喝完回去準備交幾個億的稅金。大概,可以算是史上最貴茶水費了。

據說,有個大哥當場哭了。掙了半輩子的錢,按幾個億幾個億的外外掏。估計,擱誰誰也不會太樂意吧。

貌似從8月起,明星稅率就已經從6.7%提高到了42%。如今看來,躲過了8、9、10月,靠到11月,還是沒能躲過去。

只能說,稅務,這次是要玩真的。

顯而易見,影視娛樂將要面對的是一場行業大整頓和大洗牌。想必,明星們往後的日子沒有從前那麼好過了。

不過,明星們好不好過,跟本小爺沒有關係。小爺當時刷新聞,想起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流產的青島國際電影節


9月裡,喊了好幾年的青島國際電影節,流產了。

市文廣新局的原話是:目前,青島國際電影節經過多年申辦沒有獲批。

經過多年申辦,然後沒有獲批......這話怎麼聽怎麼怪異。但事實擺在眼前,青島國際電影節流產了。

外人對於這個電影節的認知,說起來,主要歸功於萬達。當然,即便是青島人自己,也是如此。

2013年9月13日,萬達斥資20億左右拿下西海岸15宗地,約1980來畝,擬打造文旅城市。每畝合計,約百萬。換算到平米,單平在1500元左右。

這就是後來的東方影都。

對於這次萬達拿地,青島當時的媒體沒給什麼好臉色。標題幾乎一溜的指摘其地塊屬於內定。

哎,那時候的媒體好單純可愛。

箇中原委是這樣的,有不少人發現,自8月份開始,不止地塊位置起了東方影都的圍擋,就連東方影都的廣告也已經從濱海大道打到老膠南的珠海路。

地還沒拿呢,圍擋和廣告就先出街了。

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只不過,這並不是當年的全局。

當年,萬達拿這批地所走的路線不是經由土拍拿地,真正起關鍵作用的,在於搞關係。

拿地之初,有過前兆。

7月的時候,青島某官方網站發了個消息,說是萬達跟青島簽訂合作協議。8月,黃島區領導還去觀摩萬達的遊艇項目、東方影都項目等相關工程。

說明了啥?萬達是招商引來的,而且領導們還很重視。所以,你看這個拿地基本屬於特供,而且價錢不單是底價,還很便宜。

看完這些,很多事情就變得可以合理了。

拿地後,沒幾天,2013年9月22日,東方影都就開了工,順手還舉辦了個啟動儀式。

流產的青島國際電影節


不同於一般的啟動儀式,萬達搞得特別高端大氣上檔次,還很國際範兒,簡直等於在青島舉辦了個世界級Party,不亞於一場奧斯卡盛典。

國外有尼克·基德曼、小李子等,國內有蘇有朋、趙薇、黃曉明、章子怡等,現場可謂大腕兒雲集,星光璀璨。

尤其得說一下小李子,在出席萬達的大Party之前,《了不起的蓋茨比》在中國宣傳,小李子都沒到場。卻,出現在這裡。

無疑,2013年的萬達和2013年的王健林都還是很有能量的。

當年,全國其他各地和青島本地有不少媒體都進行了大篇幅報道,雖標題各異,但,無一例外都會將這場豪擲行為稱為土豪。

稱土豪,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一個個走紅毯的影星,不管國內外,不管男女,都是行走的人民幣。沒有錢,肯定請不來。就是有錢,還不一定請的來呢。

2013年,萬達集團資產3800億,單收入近1900億。王健林個人坐擁860億,首次榮登國內首富寶座。

那個時候的王健林,是意氣風發的,轉頭還給了娛樂圈紀檢委5億的創業經費。


流產的青島國際電影節

這場盛典的名頭,就是青島國際電影節。

當年憑票入場,印著鸚鵡螺的橙黃與橘紅相間的票面上,赫然寫著:青島國際電影節暨東方影都新聞發佈會。

發佈會現場,群英薈萃,王老闆滿面春風。一陣慷慨陳詞之後,大手一揮,把要給青島的投資提到了500億。

7月籤協議的時候,新聞稿中還曾謹慎地說,投資總額超過300億。

500億裡,有300億是要撥給影視產業基地,目標就是要建個全球投資規模最大的影視產業基地。

按照當年的規劃,青島國際電影節將於未來幾年內面市,於每年9月舉行。

CAA、WME、UTA、ICM世界四大藝人經紀公司將每年邀請30位國際一線巨星和導演出席。此外,電影節期間還將設奧斯卡日,由奧斯卡學院舉辦系列主題活動。

倘若後來青島國際電影節申辦成功的話,這將是奧斯卡學院86年來第一次走出美國,來支持別人家的電影節。

據說,當初為了得到奧斯卡學院的支持,王老闆扔進去2000萬美元。

啟動儀式兩個月後,東方影都內部搞了個表彰大會。

王老闆在會上說:2016年首屆青島國際電影節一定非常精彩、非常成功。我給青島國際電影節一個定位目標,爭取三到五年內,成為世界最著名的三大電影節之一。

三大,即全球國際A類電影節:戛納、柏林、威尼斯。

兩年後,東方影都對外釋放信息,變成了,青島將於2017年舉辦青島國際電影節。

時間如約到了2017年,只是首屆青島國際電影節沒有如約而至。

好消息是,2017年11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青島“電影之都”稱號,成為世界上13個裡的一個。

這個稱呼,認真來說,有萬達的軍功章。

儘管,萬達自2013年以來,主要動作就是賣房,賣萬達公館、賣維多利亞灣。但,的確也建了影視基地等硬件配套。

萬達茂裡有萬達影院,朝陽山路地鐵站邊上有實景拍攝的異國風情街,風情街背後坐落著數座大型攝影棚。

只是,輪流到2017年的風水,已經不在萬達這邊了。

王老闆處處受牽制,東方影都轉手賣給融創。而融創接手後第一時間展開的也是住宅銷售,青島國際電影節的消息就更少了。

進入2018年6月,青島舉辦上合峰會。


流產的青島國際電影節


隨後,在西海岸舉辦了首屆上合組織國家電影節。閉幕式後,有家報紙曾寫到:青島國際電影節活動已在籌備。

熟料,及至9月,在網絡問政環節爆出,青島國際電影節沒有獲批。

青島成為“電影之都”,但沒有與之相匹配的大型電影節,這是萬達退出後,東方影都在影視產業所面臨的尷尬局面。

說起來,西海岸不是沒有電影節。有,只不過,跟當初設定的世界級相差甚遠。

2006年,青島的招商把影視業放進了菜籃子。那年,青島成為首屆中國國產電影交易會的舉辦城市。跑了4年,沒白跑。

後來,有點不了了之。倒是西海岸,2007年,辦了箇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學會獎(金鳳凰獎)。此後,連續在這兒辦了好幾屆。

金鳳凰獎每兩年辦一次,2009年永久落戶青島,準確地說,是西海岸。2017年,是第16屆。

2015年,新聞一度爆出,有個中國電影交易中心要落地嶗山,總佔地約300畝,建面約16.5萬方,建設週期為2年。

當年說,待這個項目落成後,中國國產電影交易會、中國國際兒童電影節等國家電影節將永久落戶青島。

倘若國家主管部門驗收通過,這裡還將成為華表獎的永久舉辦地,還能承辦金雞獎、百花獎、金牛獎等國家電影獎項。舉辦大學生電影節、電影高峰論壇等等。

不止如此,這是影視的一條產業鏈。還會包括吸引新聞出版等企業入駐園區,培養電影人才,打造本地電影企業和文化創意產業龍頭。

可惜,兩年之後,也不知道是孤陋寡聞還是怎麼,反正沒有看到有這麼個項目在嶗山落戶。

不知道,嶗山項目的銷聲匿跡,跟當時如日中天的東方影都有何種關聯。畢竟,從發展影視文化產業鏈上而言,兩者是何其相似。

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取代東風,不得而知。

記得某家媒體,曾計算過王老闆在的總投資額,滿打滿算有200億左右。不光500億到不了,連300億也沒到。

當初說好給影視的300個億,在總額大幅縮水的情況下,也只能是縮水。

有融創接盤,王老闆能進能退,但,很多投身青島的電影人卻逃的費力。

融創接手後,《三聲》曾派記者前來走訪,最後得出個結論:很多人都在逃離東方影都。其中,大部分人,是電影人。

如今回想,當初《環球網》對2013年的那場無敵商業SHOW的評價,實在是切中要害:電影節不是為了商家宣傳,而是為了電影。

跟電影節的申辦連連失意相反的是,近幾年,青島的影視市場卻呈現上揚態勢。

數據顯示,自2010年到2016年,青島當地影院數量從17家增至57家,年均7家。銀幕數從93塊漲到393塊,年均增幅50塊。

票房從9100萬飆到4.07億,票房收入過1000萬的影院有11家。2016年,觀影人數達1300萬。

當初,青島國際電影節的提出,就是順應這種發展而提出的,五年過去,或者更長的時間過去了,青島並沒有建立起成熟的影視業發展軟硬件。

再怎麼不願意承認,從招商的源頭就埋著失利的隱患,簽了框架、給了優惠政策,投資額卻還沒到位,更沒有相應的進度監控和懲罰機制。

過度依賴通過一個地產商去挑起整個影視產業鏈的大梁。開發商在商言商,要的就是賣房的速度,絕不會從長遠去考量一個產業要如何發展。

青島影視產業鏈的發展,絕不會是一屆任期就能完成的,需要前後的延續性。否則,滿五年,換一屆,你們都走了,開發商卻一直在。

當然,更不是說,有一天電影節申辦成功,就萬事大吉了。要知道,現在的電影節層出不窮,連老金雞、百花都開始走下坡路,更何況是個新手。

青島國際電影節的流產,是一面鏡子,也是個教訓。頭戴“電影之都”的青島,要真正做到名副其實,似乎還有很長的一條路要走。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