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剛剛結束的第74屆威尼斯國際電影節(Venic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爆了個不小的冷門——墨西哥導演吉爾莫·德爾·託羅(Guillermo del Toro)執導的科幻電影《水形物語》(The Shape of Water)獲得最高獎項——“金獅獎”。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雖然掌舵過《地獄男爵》、《潘神的迷宮》、《環太平洋》和《猩紅山峰》等大製作,《水形物語》卻是德爾·託羅是在自己的“低谷期”創作的。

整個製作過程相當低調,流出的相關信息也少之又少,但鐵桿“極客”粉絲們卻一直密切關注著本片進展。

完成版作品一出,影評人的滿分口碑和威尼斯電影節的“金獅”,再加上影迷們高漲的期待值,終於還給這位堅持獨特風格的導演一個公道。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水形怪物的浪漫愛情

故事發生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美蘇冷戰時期。莎莉·霍金斯(Sally Hawkins)飾演的艾麗莎(Elisa)是個啞巴,加上長相平庸、性格孤僻,經常遭到周圍人的輕視和欺負。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她在一個高度機密的政府實驗室做清潔工。像是鐘錶的走針,她日復一日的過著枯燥、沒有希望的生活。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直到有一天,實驗室來了一位“不速之客”——在南美洲荒野區抓到的披著鱗皮、生活在水中的奇異生物“水人”。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如此新奇的物種,當然會得到政府的“特殊關照”。邁克爾·珊農(Michael Shannon)飾演的Strickland是個性格殘暴的特工,一有到機會就虐待“水人”。他的藉口是,希望在這個生物身上挖掘“未知力量”,以提升軍事實力。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漸漸的,艾麗莎開始意識到“水人”是有智力的,可以互相溝通。於是她開始教他手語,兩人用手語“說話”,傾訴心事。

兩個被世界“遺棄”的寂寞靈魂找到了彼此——他們竟然愛上了對方!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最後,艾麗莎決定幫“水人”逃出實驗室,才發現,外面的世界更加險惡……

“水人”絕對不符合正常人的審美,一般人看到它會覺得恐怖、甚至厭惡。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但不按常理出牌的德爾·託羅,把本該是“懸疑、驚悚”的怪物題材,拍出了溫暖、治癒的感覺。影片回味起來,還讓人有那麼點“窩心”。

用另類視角詮釋“美女與野獸”,德爾·託羅再次釋放了自己的“少女心”,而且竟然還贏得了威尼斯電影節評委的認同。

德爾·託羅還是孩子時,曾嚴重痴迷於1954年版《黑湖妖譚》 (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中愛上人類女子的“湖怪”,還覺得它游泳的樣子“很性感”——極客宅男的審美簡直了!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德爾·託羅自己親口承認,自己對水中生物有偏愛,所以《地獄男孩》中雙子座聰明絕頂的“魚人”亞伯得到了導演很多私心,以致於他萌生出了給“魚人”單獨製作一部電影的想法。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多年後,德爾託羅終於如願以償,把自己對“水怪”奇特且純粹的感情,在《水形物語》裡用女主角的視角充分表達出來。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威尼斯電影節組委會在頒獎詞中評價這部影片是——“當代解毒劑”

“這部電影有許多驚喜,其中一個是非常浪漫的主軸故事,深信心靈伴侶能戰勝一切。”

——Variety雜誌

真正的「極客」導演

吉爾莫·德爾·託羅是個著名的“怪咖”,“風向天秤座”的他從小就對怪物“情有獨鍾”,自稱是“為怪物服務的人”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為了紀念自己對“怪物”的熱愛,他還出了一本書——《吉爾莫·德爾·託羅的奇思妙想》,這本書中詳盡的展示了他大量的私人筆記、手繪圖、藏品。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他把自己的房子裝修成“恐怖屋”,裡面堆滿了各種怪物藏品,這些全都是他的“寶貝”。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 《紐約時報》記者探訪德爾·託羅的家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 這扇窗戶被設計成“常年打雷下雨”,幫助導演找到恐怖的感覺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 這個“孫悟空”竟然是他的最愛之一

記者在參觀這個大男孩的“恐怖屋”時,如此形容德爾·託羅:

“他如同一個七歲男孩般興奮自豪,自得其樂。他說這裡是他的避風港,也是孕育靈感的祕境。”

雖然德爾·託羅的電影中常出現讓人毛骨悚然的怪物,但他幾乎沒有拍過單純的恐怖故事。

1993年,德爾·託羅自編自導了第一部長片——《魔鬼銀爪》(Cronos),雖然講述的是一個關於吸血鬼、永生的正邪對抗故事,但影片最感人的還是祖父與孫女間真摯動人的親情,與家人之愛相比,永生和財富又算得了什麼呢?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2006年,德爾·託羅迎來了自己的代表作、也是魔幻現實主義巔峰之作——《潘神的迷宮》(Pan's Labyrinth)。這部影片由他自編自導,並獲得第72屆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提名。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本片講述了一個天真的小女孩,在面對令人絕望的現實時,幻想出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藉以逃避;她遇到了“潘神”,在它的指引下終於找到真實的自己,最終結束自己的生命,永遠的迴歸童話王國。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2015年,德爾·託羅導演的《猩紅山峰》(Crimson Peak)講述了一個很“虐”的故事,雖然同樣是恐怖題材,但卻是他隱藏已久“少女心”湧現的開端——這位憨態可掬的“怪物控”的心裡居然住著個小女生!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出身名門的恐怖小說女作家伊迪斯邂逅了英俊的英國發明家托馬斯,於是果斷放棄了青梅竹馬的戀人艾倫,與托馬斯“閃婚”後搬進丈夫的古堡“猩紅山莊”。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古堡屬於托馬斯和他的姐姐露希爾。露希爾偶爾流露出的詭異粗暴態度讓伊迪斯十分不快。很快,伊迪斯就發現,在這座彷彿具有生命的“猩紅山莊”裡,埋藏著很多可怕的祕密。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故事的結局,不同“物種”之間的愛,是一切的答案。

透過伊迪絲、托馬斯和露希爾之間的三角關係,導演給我們描繪了一個黑暗的“哥特式浪漫史”。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永遠不要長大

“純粹”“赤子之心”是極客的主要特點。

無論《生活大爆炸》裡的謝耳朵、還是“硅谷鋼鐵俠”埃隆·馬斯克,你都能在他們眼中看到一種童真。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 美劇《生活大爆炸》片段

《水形物語》導演吉爾莫·德爾·託羅也不例外。

他們好像是生活在“夢幻島”上的彼得潘,用簡單純粹的視角,構築自己的世界,不被世界喧囂、成人世界的灰色潛規則打擾,堅持自己、用自己的方式探究世界的各種可能性,挑戰現有認知的邊界。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就像德爾·託羅在威尼斯領獎時說的:

“我今年52歲,每個講故事的人都有這麼一個時刻,不管你年紀多大,都想要賭上一切去做些不一樣的事情。可能所有人都對你說‘這是不可能的’,但其實這完全可能。只要你保持初心,堅持自己的信念。我相信生活,相信愛情,相信電影。”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

本片北美預計今年12月8日上映,希望20世紀福斯能加加油,把這部佳作引進到國內,我們一定組織大家打扮成怪物去看零點場 ^ ^

怪咖極客憑“少女心”贏得威尼斯金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