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歷史漫步|鄧艾淮南屯田

鄧艾 曹操 三國志 春秋戰國 淮南發佈 2017-05-26

鄧艾(197—264)

鄧艾(197—264)是曹魏時期歷史舞臺上的一個重要角色。鄧艾所留下的歷史故事很多,為人們所熟知的首先有“期期艾艾”的成語故事。期期艾艾,形容神情緊張、說話不流利或因口吃而言語表達不流暢等現象。鄧艾有口吃的毛病,說話時往往“語稱艾艾”。過去,人們言必稱名,鄧艾因為口吃,一張嘴,“艾”字便成了“艾艾”。而另一個歷史人物漢丞相張蒼,也因口吃而語稱期期,遂有“期期艾艾”的成語。人們知道鄧艾,還因他遠征西蜀,敗姜維,滅蜀漢的歷史功績。鄧艾居功至偉,但受到鍾會的誣陷,最後被司馬昭收押,銜冤蒙難,禍及子孫。鄧艾死後,西晉皇帝司馬炎又予以平反,實在是造化弄人。其實,鄧艾在淮南地區也有一樁歷史功績——淮南屯田。鄧艾大規模的淮南屯田,對於生產力的恢復,曹魏政權的鞏固都產生過深刻的歷史影響。

淮南歷史漫步|鄧艾淮南屯田

淮南地區屯田的歷史可以上溯到楚莊王時代,孫叔敖在淮南興修水利,使許多常年漬澇的土地得以利用,同時又解除了旱災的威脅,極大地改善了生產條件,使淮南地區成為重要的糧食產地。壽縣境內的安豐塘(古芍陂)、淮南境內的蔡城塘都是春秋時期的水利設施,相傳為孫叔敖所修築。但作為屯田制度,始於漢代,形成於曹魏時期。建安五年(200年),曹操派劉馥為揚州刺史,劉馥在江淮間召集流民興辦屯田。陳壽的《三國志》中收錄了許多屯田有功的官員。曾在淮南擔任過下蔡縣令的鄭渾就是其中之一。鄭渾在任期間,“開稻田,課使耕桑,使民眾稍豐給”。鄭渾的屯田之功為他在許多地方贏得名聲。曹魏的屯田措施在實踐中逐步完善,形成制度。淮南境內的雞陂、湄陂、大漴陂等都有過屯田的經歷。

屯田的先決條件是有大量可墾荒地。東漢末年,由於袁術的禍亂,人民紛紛逃離家園,淮南地區十室九空。曹操在《蒿里行》形象地描述了當時的境況:“淮南弟稱號,刻璽於北方。鎧甲生蟣蝨,萬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大量拋荒地的存在,為曹魏屯田創造了先決條件。

淮南歷史漫步|鄧艾淮南屯田

三國時期,淮南地區是曹魏政權對壘東吳的前沿,也是東吳經略中原的必爭之地,又是東吳早期經營過的地盤(孫堅、孫策在淮南地區先後征戰多年),在魏吳對壘期間,雙方圍繞淮南地區的爭奪從未停止。這樣大規模的拉鋸爭奪,誰的給養充分,誰便佔有先機。為解決給養問題,魏齊王曹芳正始元年(240年),開始在淮南、淮北實行屯田以積儲軍糧,與東吳對壘。鄧艾被司馬懿選拔作為屯田官,從河南陳縣(今淮陽)、項縣(今沈丘)一路考察到淮南(壽縣),重點是土地、人口、水利狀況。經過考察,鄧艾提出在淮南、淮北大規模屯田的具體方案,首先是開鑿河渠,興修水利。他指出:“田良水少,不足以盡地利,宜開河渠,可以引水澆溉,大積軍糧,又通運漕之道。”(《三國志·魏書·鄧艾傳》);其次是組織軍士,戰守兼備。以軍隊為組織單位,利用良田沃土,平時開墾種植,戰時可以迅速組織起來迎敵。

鄧艾

鄧艾在充分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寫出《濟河論》,全面闡述自己的屯田主張。他指出:“昔破黃巾,因為屯田,積穀於許都以制四方。今三隅已定,事在淮南,每大軍徵舉,運兵過半,功費巨億,以為大役。陳、蔡之間,土下田良,可省許昌左右諸稻田,並水東下。令淮北屯二萬人,淮南三萬人,十二分休,常有四萬人,且田且守。水豐常收三倍於西,計除眾費,歲完五百萬斛以為軍資。六七年間,可積三千萬斛於淮上,此則十萬之眾五年食也。以此乘吳,無往而不克矣。”(《三國志·魏書·鄧艾傳》)鄧艾十分清楚淮南對於曹魏的重要性,“三隅已定,事在淮南”,與其遠道輸送糧食到淮南前線,不如就地屯田。他把曹操當年屯田許昌的歷史經驗推而廣之,指出屯田是與東吳長期抗衡的有效對策,可以增強國力,縮短補給,簡便易行。

鄧艾的主張得到司馬懿的肯定。正始二年(241年),魏國在淮南、淮北廣開河道,大舉屯田。北以淮水為界,自鍾離以南,橫石以西,至淠水源頭之間的兩千餘平方公里範圍的土地上,五里設置一個軍屯營。每營六十人,一面屯田,一面戍衛。在淮河以北的潁河兩岸,也建立一批軍屯,淮南、淮北阡陌相望。曹魏的屯田舉措對東吳而言,斷然不是好消息,引起東吳的嚴重關注。當年四月,東吳對曹魏發動了一場大規模的進攻,兵分四路向淮南、漢水一帶展開襲擊。其中衛將軍全琮麾兵北上進攻淮南(今壽縣);威北將軍諸葛恪進攻六安(今六安北);前將軍朱然率五萬人圍襄樊;大將軍諸葛瑾攻柤中(今湖北南漳)。五月,全琮所部對淮南展開攻勢,直逼壽春。曹魏徵東將軍王凌、揚州刺史孫禮率部迎擊。東吳這次襲擾的主要目的在於破壞屯田,全琮所部對曹魏的屯田核心設施芍陂(今安豐塘)進行了大規模破壞,芍陂大壩被掘斷,屯田水利設施受到嚴重毀壞,陂下屯田被淹,一片汪洋。

淮南歷史漫步|鄧艾淮南屯田

鄧艾吸取這次教訓,派重兵駐守芍陂,防止東吳的偷襲。由於曹魏加強了對芍陂的防備,東吳再也沒有機會對屯田加以破壞。鄧艾堅持不懈,修復芍陂大壩,充分發揮水利設施的灌溉作用,把損失降到最低。軍屯亦軍亦農的優勢充分顯現。正始三年以後,芍陂周圍良田萬頃,水稻阡陌相連。軍屯之外又有民屯,一派豐收景象。淮南成為曹魏守備東南的糧秣供給地。鄧艾軍屯駐地漸成走集,芍陂影響大為提升,知名度日益提高。

從袁術敗亡時的“白骨露於野,千里無雞鳴”,到兵屯民屯相望,雞犬之聲相聞,一派繁榮富庶的景象,不過40餘年光景。在戰事頻仍的環境下,屯田之舉最大程度地開發了淮南地區,使生產力得到很大發展,利國利民。特別是芍陂——這一戰國初期由孫叔敖興修的水利工程,在屯田中發揮了極大作用。從此以後,朝代更替,物換星移,芍陂一直造福一方民眾。人們為紀念鄧艾,在屯田駐地為鄧艾建廟,春秋祭祀,香火不廢。隨著年代逝去,這裡留下老廟集的地名。這“老廟”即為鄧艾廟。

淮南歷史漫步|鄧艾淮南屯田

兵屯、民屯相繼,又進一步促進了水利設施的發展與完善,人口的增加,曹魏在東南的防禦力量也大大加強。鄧艾還是一位戰略意識出眾的將軍,不僅重視屯墾,廣積軍資,而且蓄養戰馬、打造兵器,戰守兼備。如今,淮南、壽縣境內留下許多與屯田有關的遺蹟、地名和故事。曹魏在洛河灣屯墾,留下屯頭地名;而舜耕山下的坡崗地則成為蓄養軍馬的場所,馬廠集相傳是當年曹魏飼養軍馬的地方;淠水之濱的百爐鎮(今壽縣隱賢)則是曹魏打造兵器的地方,工匠雲集,爐火不熄,刀矛箭簇堆積成山。鄧艾的歷史功績是不可磨滅的。鄧艾不僅在淮南屯田,戍守西南的時候,仍然廣為屯墾。陳壽在《三國志》中稱讚道:“艾所在,荒野開闢,軍民並豐。”

作者:姚尚書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