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反腐:晒晒大疆創新的“家醜”

文/陳位

導讀:合理地運用審計方法,找出舞弊滋生的根源,予以精準治理,可以修復企業內部控制的薄弱點。

獨角獸反腐:晒晒大疆創新的“家醜”

提及腐敗,大量研究證明權力尋租往往是導致其產生的重要因素,諸如政府工作人員、企業管理層利用手中的職務權力損害國家、企業的長遠發展,謀求自身及相關人員的利益最大化。

但是相關人員具有某種能夠產生額外經濟利益流入的特權,並不一定致使腐敗現象的發生,所以,諸多學者致力於研究舞弊產生的外部環境,總結出監管不善的制度環境往往也是腐敗滋生的溫床。

然而學者通常將焦點聚集在政府部門、事業單位、國有企業等這些具有公共服務職能、內部監管制度較為完善的組織機構,忽略了腐敗現象產生的廣泛性。在許多非上市的民營企業中,由於其本身內部控制不健全以及缺乏相關法律法規的規範指引,更容易滋生腐敗。

本文所選取的案例是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疆創新”),通過對其內部反腐公告披露的信息進行研究分析,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具體地反映出民營高新技術企業發展所面臨的內部監管治理難題,為我國延伸反腐治理廣度提供參考,對理論界和實務界均具有研究意義。

大疆創新內部腐敗案情

深圳市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於2006年由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生汪滔等人創立,是全球領先的無人飛行器控制系統及無人機解決方案的研發和生產商,客戶遍佈全球100多個國家。通過持續的創新,大疆創新致力於為無人機工業、行業用戶以及專業航拍應用提供性能最強、體驗最佳的革命性智能飛控產品和解決方案。

然而,這隻朝氣蓬勃的無人機獨角獸,在2019年1月18日的內部反腐公告中稱,公司內部貪腐預計導致損失10億元,令人瞠目結舌。

年初發布的內部公告顯示,大疆近期處理多名涉嫌嚴重貪腐的人員,並披露在2018年由於供應鏈貪腐造成平均採購價格超過合理水平20%以上,保守估計造成超過10億元人民幣損失,這一數字是2017年所有年終福利的2倍以上。

大疆員工總數大約為14000人,一次反腐就揪出百人,看來這隻獨角獸內部的腐敗問題相當驚人。然而,被揪出來的腐敗只是冰山一角,其蔓延範圍也許更廣更深,更讓人震驚的是其估計的舞弊金額約為公司2017年披露的淨利潤的1/4。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宏觀環境下,十億元的損失發生在一個民營科技巨頭身上,使得公眾視線聚焦在了這個重大事件上。

一路走向輝煌的大疆創新,一份內部反腐公告如同晴天霹靂,不禁讓我們深思:無人機巨頭內部滋生了什麼樣的腐敗?是什麼因素導致瞭如此大的舞弊損失?反腐行動該如何展開……

在大疆內部成立的反腐小組對腐敗的信息披露中,發現這次共處理涉嫌腐敗和瀆職人員45人;其中涉及供應鏈決策腐敗的研發、採購人員最多,共計26人;銷售、行政、設計、工廠共計19人。問題嚴重、移交司法處理的有16人,另有29人被直接開除。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司運作機理的各個領域(從採購、研發設計、工廠製作、行政管理以及銷售)均出現了舞弊行為,可見這次串通勾結行為範圍極廣,危害程度極大,公司治理機制陷入了混亂的管理漩渦中,嚴重地制約了企業的迅猛發展。

在千鈞一髮之時,公司快速成立反腐小組,期望嚴抓腐敗,必要時引入司法機關,可謂是下定決心要將公司“毒瘤”剷除,讓公司治理迴歸正軌。該小組稱,公司內部的職務侵佔現象嚴重,錢權賄賂形式多樣,無論是公司內部各組織機構之間,還是公司內部與供應商、經銷商均出現不同程度、不同形式的聯合舞弊。

特別針對採購環節以及內部研發環節,該公告披露供應鏈腐敗中採購人員以及研發人員行為主要手法有:

(1)讓供應商報底價,然後夥同供應商接口人往上加價,加價部分雙方按比例分成;

(2)利用手中權力,以技術規格要求為由指定供應商或故意以技術不達標把正常供應商踢出局,把可以給一定比例回扣的供應商押鏢進短名單,長期拿回扣;

(3)故意以降價為藉口,把所有正常供應商淘汰,讓可以給回扣的供應商進短名單,進短名單之後,做成獨家壟斷,然後漲價,雙方分成;

(4)利用內部信息和手中權力引入差供應商,並和供應商串通收買研發人員,在品質不合格的情況下不進行物料驗證。導致差品質高價格物料長時間獨家供應;

(5)內外勾結,搞皮包公司,利用手中權力以皮包公司接單,轉手把單分給工廠,中間差價分成。

在這些典型的操作手法之中,肇事採購人員的逐利動機凸顯得淋漓盡致,通過對外勾結供應商,對內收買研發人員等不正當行為視公司利益而不顧,實現個人收益最大化。

在這個企業環境瞬息萬變的時代,唯有求實創新才是企業從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的不竭動力,在高新技術的科技領域更是如此,企業一失足,便成千古恨。

對大疆創新這樣處於成長階段的科技型企業來說,如果不把內部腐敗這顆致命的定時炸彈拆除,輕則,研發創新的怠慢和採購成本的提高會使其逐漸失去市場競爭力,約束企業的健康發展;重者,因產品質量問題東窗事發而聲譽毀損、功虧一簣,企業的破產倒閉也是極有可能的。所以,反腐勢在必行。

內部腐敗的成因

“經濟人”的觀點認為人會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因此,針對經濟行為的貪腐現象,行為人的逐利動機是內因,但外在因素不可或缺,所以有必要深挖大疆“毒瘤”內部的根源,這有必要從其公司治理說起。

公司治理一直是一個經久不衰的熱門話題,它是企業發展必須重視的一個關鍵因素。公司治理不善的企業往往內部問題重重,發展停滯不前,大疆創新內部極其嚴重的串通舞弊現象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公司治理缺陷的一個縮影。

公司披露的以採購人員舞弊為首的內部公告直接體現出公司採購環節的控制監管薄弱,沒有形成良好的制度規範去監督採購人員的機會主義行為。相關學者認為管理層權力過大容易滋生腐敗行為,公司的採購人員尚且不能被稱為管理層,但其是否擁有足夠大的權力就不得而知,但可以明確一點,採購人員一定是利用了公司制度的漏洞,運用手中的“特權”來實現自身收益最大化。

站在公司角度,大疆創新作為科技型製造企業,產品的設計和生產依賴於購進的原材料,原材料的採購應該是公司運營的關鍵環節,然而往往諸多問題也產生於這個環節。

不少學者認為公司應該加強對這個環節的質量把控,關注產品價格、質量以及與供應商之間的關係,以防出現採購人的私利行為,危害公司利益。大疆創新顯然沒有做到這一點。

更為嚴重的是,舞弊行為並不是單一地產生於採購環節,它連接於公司內部各個組織,內部研發、工廠、行政以及銷售部門都有它的影子,通過這些可以看出大疆內部腐敗深入骨髓,而這可能與大疆內部推崇的管理模式有很大的關係。

公司創始人兼CEO汪滔技術出身,對產品至上有著獨特情懷,賽馬機制一直是團隊競爭發展的管理模式,但如果過度,這種競爭機制會嚴重影響產品線的一致性和經銷商的利益,研發團隊內部也會出現問題。產品在開發時就由兩個團隊分頭去做,誰的產品好就用誰的,這本來無可厚非,但產品未被選用的團隊結局是直接被開除,這就太殘酷了。

此外,在產品研發過程裡兩個團隊形成了惡性競爭,比如相互挖人,後期甚至產生了敵對情緒。同時,公司內部缺乏有效的激勵機制,人才流失嚴重。有媒體稱“如果大疆農業的植保無人機真的如他們官方宣傳那樣完成了1億畝次的植保作業,為何不是給予團隊更大的獎勵和資源,而是要徹頭徹尾地換班人馬、換套體系呢?”

在程序員聚集的知乎,可以看到離職員工對大疆的負面評價偏多。在公開媒體報道上,也能看到汪滔對員工設計不滿時,直接吐槽“垃圾”的報道,程序員在大疆的生存環境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寬鬆自由。組織內部“重結果,輕人才”的文化氛圍大大地降低了員工的歸屬感,難以凝聚向心力。“年輕化”的聘選導向又容易使組織形成浮躁風氣。

★值得注意的是,大疆中大面積的貪腐現象也可能與“外行領導內行”的管理模式有關,在管理層不精通研發技術的情況下,研發人員基於信息不對稱原理可能會尋求技術腐敗,而這往往通過採購與研發之間的勾結形式存在。


獨角獸反腐:晒晒大疆創新的“家醜”

大疆創新內部極其嚴重的串通舞弊現象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公司治理缺陷的一個縮影


當然研究表明,相對於國有企業以及上市公司,民營企業之所以治理腐敗難,主要原因是:

(1)公司治理結構相對混亂。

比起大型的國有企業和上市公司,民營企業整體實力較為薄弱,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追求足夠的利潤份額時,某些規模較小或者實力薄弱的企業容易忽略組織內部的經營治理,極力擴大經營規模,致使腐敗產生於公司不斷擴大的裂縫中。

(2)對外披露的法律空白。

法律沒有強制規定民營企業的披露事項,一般情況下,民營企業並沒有對外披露重大事項的動機。而上市公司則需要根據《證券法》的規定強制披露公司的資產狀況、經營成果、重大事項等信息,接受證監會、證券交易所、廣大投資者等外部監督,國有企業更是監管嚴格。

所以民營企業在相對寬鬆的制度環境下,缺乏內部信息的披露,在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舞弊等腐敗現象極易產生。對於大疆創新,這次重大的內部腐敗公告發出,才使其進入社會公眾視野:這個無人機巨頭究竟發生了什麼?

審計視角下治理企業內部腐敗的途徑

作為經濟監督的“執行官”,審計依據相關法律法規、會計準則以及審計準則的規定,運用專門的方法對被審計單位進行監督和審查。由於審計固有的獨立性、權威性和公正性,其對經濟活動具有不可替代的監督和治理作用,成為保障經濟健康發展的“免疫防線”。

同時,審計隨著時代的發展也呈現多元化格局,從揭露會計信息的錯誤與舞弊到進一步指出其根源及其後果並提出合理的解決方案,從傳統的賬項審計逐漸演化成現代風險導向審計,從最初普遍的事後評價方式延伸到經濟活動事前、事中、事後全方位的監督模式。審計的三角支點,即政府審計、社會審計以及內部審計,共同組成三道堅固的免疫防線。

針對企業內部腐敗現象,合理地運用審計方法,找出舞弊滋生的根源,予以精準治理,可以修復企業內部控制的薄弱點。

那麼大疆創新內部如何進行反腐敗治理?筆者將從審計視角切入公司內部治理缺陷,力求總結一套完善審計治理的機制。

1. 全面落實並評價經濟責任審計目標

腐敗審計的落實最終定位於具體機構或個人的責任,對於腐敗的治理,應首先根據企業實際情況明確總體的審計目標,其次構建審什麼、怎麼審以及問責機制的邏輯框架,明確組織各部門及人員的具體責任,在審計時,需要做到哪些責任應該審、重點審。

同時審計領域不僅僅針對財務審計、內控審計,更應該將管理審計、廉潔審計等納入其範疇,對高風險領域實施更為嚴格的審計程序,結合多種審計方法找出可能存在的舞弊。

在本案例中,大疆創新的反腐敗審計屬於事後審計,審計師在初步業務活動中評估該企業的審計風險,明確重點審計的高風險領域,比如企業的採購環節、研發環節、財務部門以及銷售部門等等,根據企業審計準則以及公司制度落實各機構人員的具體責任,比如採購人員的授權等級、原材料價格以及質量的審查、與供應商的關聯程度等重點事項。對於高新技術企業,技術研發人員的責任評價可以諮詢相關領域的專家。

★值得注意的是,審計應做到對職責重複性的分離與量化,將企業各個環節的責任落到實處,如此一來,大疆的反腐敗經濟責任審計目標可總體落實。

2. 構建反腐敗審計治理的法律制度

財政部發布的《關於推進財政部懲治和預防腐敗體系建設2013~2017年工作任務的實施意見》(簡稱《意見》)指出,在全面加強黨風廉潔建設時,也要健全反腐敗法律法規建設,用制度從源頭上遏制腐敗,形成集管權管人管事於一體的規範體系,達到“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的效果。

完善財政部反腐倡廉建設制度規定,根據新形勢新要求,對相關制度進行修訂,加強防止利益衝突制度建設,在管理層反腐敗審計時做到有明確具體的法律制度可依,實現法院、檢察院、證監會等各部門的信息互通,形成有效的聯合協同機制。

早在2008年財政部就發佈了《企業內部控制基本規範》,隨後在上市公司實施,接著又發佈了一系列法規配合《企業內部控制基本規範》,進一步完善上市公司內部治理。而對於非上市公司,亟需一套明確的針對企業問題的預防、檢查及處理的法律條文。

在大疆內部,反腐敗審計的方法、流程應做到有法律法規的指引,查處的串通舞弊應有民事司法的懲戒,這樣才能將“怎麼查”進行到底。


獨角獸反腐:晒晒大疆創新的“家醜”

針對企業內部腐敗現象,合理運用審計方法,找出舞弊滋生根源,予以精準治理,可以修復企業內部控制的薄弱點


3. 完善企業內部控制規範體系

根治腐敗最終應立足於企業形成有效的內部控制運用、評價與審計機制,形成一套完整的循環體系,實現對各組織各部門的經營管理進行監督與評價,從制度上遏制舞弊的發生。

在大疆案件中,此次反腐敗公告可能意味著公司內部矛盾醞釀已久,以採購環節為首的腐敗溫床應是加強內部治理的領域,對高風險事項的審計應是現代風險導向審計的基本要求,對高風險領域的治理應是企業重點關注的因素之一。

在法律強制規範的上市公司中,尚存在著或多或少的內部治理問題,而整體實力較弱的非上市公司,由於沒有制度環境的強制約束、缺乏完善管理體系的動機等因素,諸如腐敗之類的問題頻頻產生,嚴重製約公司的長遠發展。

因此,儘快形成有效的內控體系是預防腐敗再次滋生的保障。對於大疆內部治理的完善,筆者建議引入外部審計師的積極獻言。作為高新技術企業,大疆應加大對關鍵技術人才的培養和激勵,同時重視企業管理權力的均衡和文化氛圍的薰陶。這些因素共同構成大疆內控治理的一部分。

當然,筆者對於大疆創新內部腐敗的研究,僅從公司披露的數據以及有關媒體報道得知,所以對於其腐敗原因存在著主觀的考慮。同時,腐敗事後的審計治理主要聚焦在“審什麼,怎麼審”的問題上,完善民營企業內控體系才是從源頭上控制腐敗的關鍵。更重要的是,理論界、政策制定者以及治理層的關注才是拓寬審計領域、迴歸審計本質的探索之道。

本文發表於《企業管理》雜誌2019年第4期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