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那件事,一直留在我心中

寵物 宣脂 2019-03-12
作文:那件事,一直留在我心中

那件事,一直留在我心中

臨走的時候,媽媽給了我一塊排骨。

我不愛吃排骨,說不要,可她硬要我吃了,萬般推辭後我接下它,用袋子裝好揣在衣袋裡。

那個時候大西門還沒有修車位,花草樹木還是很多的。於是一大片的花堆草叢裡就棲居了不少流浪貓狗。我最最害怕那條土黃色毛的,面露凶光的,身材強壯的土狗。雖然小的時候把他當馬騎,可那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外加邊上還有家人看著。自從8歲的時候他咬掉我一隻鞋後我就開始怕他了,每次走到它的“領地”邊都要繞著道走。

然而現在,它正趴在我面前,更糟糕的是我的懷裡有一塊飄著肉香的排骨。我頭皮一陣發麻,心說不好,想趕快跑到老太太家裡去,可是轉念一想,看到狗不能跑,不然它就一直追著你,鎖定你了。於是我定定地站了不動,不敢動,宛如一尊石像。

它也站了不動,除了聳聳耷拉著的薄薄的狗耳朵。我們對峙著,大眼瞪小眼。

過了良久,它漸漸失去了興致,身子一斜,自然的躺在地上,順便打了個哈欠。我過了大關似得趕緊繞過它,一步一回頭地逃走了。

迎面一隻三色毛貓。我不屑的瞪了它一眼,想要嚇走這隻小貓咪。

“嗚嚕——”它不甘示弱地斜了耳朵,咧開嘴角,弓起身子,一副“撓死你”的架勢。由於弓起了背,我能清楚的看到它的後頸上有一道青紫的淤青,上面的貓毛有些禿,與它的毛色格格不入。這種毛色的貓被叫成“幸運貓”。也許是聞到了我身上的肉香味,原本那副要和我拼了的架勢蕩然無存,轉而變成一種帶乞求的面孔。我無法,只得從排骨上撕下一小塊,遠遠的蹲下,丟給它

它先是一縮,隨即快速的大口吃著。我看它吃完,轉身準備走人。忽然感覺腿上被什麼尖銳的東西硌著,由於是夏天,我穿著及膝的中褲,所以這東西硌著挺疼。我低頭看到一個毛絨絨的東西正在我的小腿上。

貓!貓正用前爪抱著我的腿!

這隻貓的舉動,與網上說的高傲的貓一點兒也不像。更像是人,準確來說更像是一個幾天沒有吃飯的人在求食。我憐憫心起,於心不忍地又給了它一塊。然而它卻沒有走,依然是抱著。

我有些不耐煩了,把本就不喜歡吃的排骨整塊的扔給它。它吃力地把排骨叼起來,向我身後跑去。

在我目瞪口呆之下,那貓將排骨給了那條大黃狗。即使那塊排骨還不夠它塞牙縫的,卻感激似的蹭了蹭那貓的頭。本來水火不容的貓狗,此刻卻如此親密。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在如此小的小區裡有那麼多流浪動物可以活下來了。生活讓它們被迫互相扶持。而它們本該生活在溫暖的房間裡,吃著乾淨的食物,享受主人的愛。它們本該嬌生慣養,卻被這個世界遺棄了。

朋友,當你準備養寵物的時候,請準備好為它們負責,起碼照顧它們直到它們那短暫的生命結束。因為你的一生可以擁有無數的寵物,但對於它們來說你是它們的唯一,它們沒有選擇的餘地。它們把你視為全世界。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