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三(現代故事)

車禍 自行車 故事 紅燭憶傷 2018-12-18
王老三(現代故事)

王老三從機械廠下崗後,決心在下沙窩路邊搞一個臨時修車點,因這兒地處城郊結合部,雖較偏僻,可有個公路大轉盤,交叉路口,南來北往的車流人多。他找塊蓬布撐起了一個遮雨棚,帶上一些工具,像模像樣地就幹了起來。

你別說,立了招兵旗,就有吃糧人。每天來此打氣、補胎的、換個零件什麼的,生意越做越紅火,一個月算下來,比廠子裡發的那點錢還要多,王老三也就心滿意足了。

這天,有個幹部模樣的人推著一輛破自行車來到他跟前,見他正忙著,那人便說:“王師傅,我車要洗個油,有壞了的零件該換的你就給換吧!我下午來取。”

王老三修車時,發現這車上掛著一隻包,心想這人也真粗心,連包也忘記拿了。他立即取下包藏好。可一直等到太陽下山,還是不見這人來取車,這下王老三覺得奇怪了,他連忙打開包,想找個地址電話什麼的,也好把車給他送去。可這包裡除了一隻信封,什麼也沒有。信封沒封口,打開一看,嗬!裡面足足放有5000元錢。

王老三直嘀嗒咕這人馬虎,看來這麼晚他肯定不會來了,只有先把車推到自己家去。可一連幾天,就是不見那人來取車。

這天回到家,老伴突然病倒了,女兒帶她上醫院做了檢查,醫生說要住院,先交5000元押金。臨時臨刻上哪去湊齊這5000元錢呢?王老三犯愁了。女兒說:“爸,你那兒不是有5000元錢還沒人來取嗎?咱先用著吧!”王老三把眼一瞪:“那怎麼行?那是別人的錢,人家丟了錢興許也性急在找呢!咱就是去借,也不能用這錢。”

正巧,廠辦劉主任到了他家,這可真是稀客,王老三忙問有什麼事,劉主任說:“廠裡考慮到你們家特別困難,決定重新聘你上崗。”對王老三來說,這消息真是喜從天降。當劉主任瞭解到他老伴生病,急需要錢住院時,劉主任當即和廠長通了電話,廠長答應讓王老三先到財務科借款。這讓王老三一家大大鬆了一口氣。

第二天,王老三又推著那輛車和那隻裝有5000元錢的包來到了修車點,他準備幹上最後一天,把棚拆了,明天進廠裡上班。

臨到中午,有個男孩來找王老三修三輪車。

“你推來呀!”王老三對男孩說。

“我推不動,上面堆滿了煤餅。”王老三見男孩這麼說,把東西收拾了一下,就跟著去了他家。

進屋一看,這家屋裡沒幾件像樣的傢什。“你家大人呢?”王老三正問著,只見一黑老漢拎著兩斤肉、一瓶酒進來了笑道:“王大哥,不好意思,今天特意請你到我們家吃個便飯。”

“請我吃飯?”王老三懵了,心想,我一個修車的,和你素不相識,幹嗎請我吃飯?怕是燒香進錯了廟門。於是便說:“有話你就直說吧,修車沒錢也行,飯就不用吃了。”

哪知黑臉漢是個急性子,笑道:“看得起我,就吃個便飯,交個窮朋友,大不了,我明天上你們家吃一頓回來。”王老三見他這麼說,就不好再推辭了。

聊著聊著,王老三才知他也是一個下崗工人,現在一家制煤廠給別人送煤餅。現在城裡燒氣的多了,燒煤餅的就越來越少了,他有力沒處使,生活十分艱難。等他燒好飯菜端上桌時,王老三便問:“孩子他媽呢?”

“住院了。”

王老三一驚:“住院了?啥病?”

“車撞的。大哥,你還記得前不久下沙窩大轉盤出的一起車禍吧?”

一句話猛地提醒了王老三:“那天撞的就是你老婆?”

那天,王老三正在小河溝拎水準備補胎用,忽見一輛小轎車在大轉盤超車時將路邊一女人撞進了水溝裡,那車停也沒停一下,調頭就跑了……

“大哥,你還記得那是一輛什麼車嗎?”黑臉著急地問。

“紅色的,桑塔納,跑到哪我都認識。”

“車牌號,你還記得嗎?”

“車牌號?很好記,一個7,四個8。”

“大哥,你可是我們家的大救星啊!實話跟你說吧,我老婆在醫院剛剛脫離危險,可肇事車跑了,交警大隊說要有目擊者出來作證才行。”

王老三現在才弄明白,黑臉是要自己提供肇事車線索,出來作證的。看到眼前這一家子的狀況,想想自己老伴也重病住院,同病相憐啦!王老三默默地點了點頭。

王老三回到修車點,開始拆除自己親手搭建起來的車棚。

正拆著,突然背後傳來一個聲音:“王師傅,你好哇!”原來是那天來修車的幹部模樣的人。

“哎喲!你可來了!”王老三喜出望外。

“嗨!不好意思,出差了幾天。”

王老三急忙推出自行車,並取出了包,說:“你可真馬虎,這包裡還有錢吶!”

“錢?”那人笑了,“那是你的。”

“是我的?”王老三一把拉住了他的自行車,說:“這話你可得說清楚,咱不能要這不明不白的錢。”

見王老三一臉嚴肅,那人這才攤牌了,“實話跟你說,你修車賺那幾個錢也不容易,有件事要拜託你,那天這裡出的一場車禍,你就當什麼也沒看見。”

王老三好像明白了什麼,忙問:“那車到底是誰的?”

“是咱機械廠的。那天開車的,正是咱廠的賈廠長,他陪客人出來多喝了兩杯,開車就……”

“你是……”

“我是廠辦祕書。”

一聽這話,王老三板著一張臉再也不哼聲了,他一切都明白了。他默默地把剛剛拆下的篷布又重新搭建起來,爾後,王老三將包交還給那祕書,說:“這5000塊錢請你點一點,請轉告賈廠長,謝謝他的好意,我老婆住院的錢,我會想辦法還給廠裡的。廠子困難,我這崗就不上了,讓給別人吧!至於那天發生的車禍,光天化日之下,就算我沒看見,能保證那麼多現場人都沒看見?當廠長的,要把精力放在治廠上,為工人辦點實事,再不要做自欺欺人的事了,要不,像我這樣的下崗工人會更多,他出的車禍就更大羅!”

王老三說完後沒再理會他,又埋頭修起了車子……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