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半夜女兒丁瑜房間傳來慘叫,母親胡春花卻百般掩飾

不完美媽媽 蕭強 楊翠 小說控聚集地 2019-04-16

書名:《農女種田桃花多》

作者:蕭茉茉

關鍵詞:古代言情

簡介:

21世紀農業大學高材生重生未知時空農家軟包子村姑,親爹怯懦,後孃惡毒,繼姐偽善,堂妹囂張。更慘的是被休棄的親孃身中劇毒,面對垂死掙扎的親孃,惡毒無比的後孃,且看軟包子村姑如何翻身做主。尼瑪,鬥渣種田路上竟有兩個美男不求回報的鼎力相助,對她各種獻殷勤,討好,甚至投懷送抱,還說倒貼大床也心甘情願,這……這叫她如何抉擇?傷腦筋!

推薦指數:⭐️⭐️⭐️⭐️ 點擊下方卡片立即閱讀

(此處已添加小說卡片,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精彩試讀:

裝扮好自己,白影緩步走到後院圍牆下,從狗洞裡鑽了出去。

  寒風裹夾著亂雪不停地亂竄著,颳倒了蕭家前院的那顆早已枯萎的梧桐樹,樹幹著地的聲音很響,驚醒了好夢正酣的丁瑜。

  那顆梧桐樹位於丁瑜房間右側,響聲能傳入丁瑜房間,卻不能驚擾到蕭家其他人。

  樹倒的聲音嚇壞了丁瑜,心裡暗罵:“繼父真是懶死了,早就說要砍斷那個該死的梧桐樹,卻遲遲不動,害得她好夢被擾,煩死了。”

  丁瑜殊不知在肆虐的狂風也刮不倒那顆枯萎的梧桐樹,而是一道白影用鐮刀砍斷的,目的就是為了驚醒她,

  不過,這肆虐的寒風似乎感受到了後院母女的悽慘遭遇,不忍繼續狂暴肆虐了一番,助了砍樹白影一臂之力。

  好夢被擾,被驚醒的丁瑜睏意全無,她坐起身披上今年新做的棉襖,伸手去摸床邊木櫃上的火柴,卻摸到一個軟綿綿,溼乎乎的東西。

  丁瑜並未感到害怕,只是奇怪,隨手將手摸到的東西拿到眼前,趁著窗外積雪透進屋裡的光線定睛看去。

  “啊,死老鼠!”一聲驚恐的叫聲從丁瑜嘴裡傳出,後一刻,驚恐的丁瑜從床上滾落在地。

  驚魂未定的丁瑜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又聽窗邊傳來陰冷的笑聲,她一回頭,窗邊忽然出現一個蓬頭垢面的女鬼,正看著她冷冷陰笑。

  “鬼,鬼啊!”丁瑜大叫一聲嚇暈過去。

  熟睡的蕭家人被丁瑜的恐怖叫聲驚醒,瞬間,蕭家前院燈火通明。

  首先衝進丁瑜房間的人是胡春花,當她看到嚇暈在地的女兒丁瑜時,情不自禁的後背一涼,慌忙跑進房間將嚇暈的女兒抱回床上。

  這時,蕭家的人陸續跑來丁瑜的房間,披著黑色棉襖的蕭強剛剛進門,二弟蕭明二弟媳楊翠,蕭明的次女蕭玉聞聲而來。

  “大伯母,大姐怎麼了?”蕭玉跑到三人前面,奔到床邊看了一眼嚇暈的丁瑜,詫異的眸光落在胡春花臉上。

  女兒深更半夜嚇暈過去,胡春花心裡慌了神,面上卻一派鎮定,她抬手掐了掐女兒的人中,不見女兒醒來,急忙扭頭望向走來床邊的蕭強,“強哥,你快去村長家請尹大夫過來一趟,瑜兒這孩子可能是生病了。”

  生病?胡春花說出這個牽強的理由,蕭家人都在心裡暗暗反駁,丁瑜白天活蹦亂跳的,晚飯又吃那麼多,怎麼可能生病?

  儘管蕭家人不相信胡春花找的這個藉口,但也沒有人敢明著反駁,蕭強更是不可能去觸這個黴頭,他點點頭,轉身出了丁瑜的房間。

  眼見蕭強出門,胡春花握起女兒冰涼的小手輕輕的搓揉著,心裡焦急,擔憂,不安。

  就在這時,沒有得到答案的蕭玉忽然冒出一句:“大伯母,大姐不會是看到鬼了吧?”

  聞言,胡春花的臉上聚變,楊翠見狀慌忙準備女兒蕭玉:“玉丫頭,不要胡說八道,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鬼。”有鬼也會去找大嫂這個惡毒的人。

  後面的話楊翠在心裡重重的說道,表面卻向胡春花陪笑:“大嫂,玉丫頭無知,你不要和她計較。”

  楊翠說話間用胳膊碰了一下木訥的丈夫,蕭明會意,連忙附和:“大嫂,玉丫頭也是擔心姐姐才說錯話了。”

  蕭玉不以為然,她暗道,我說錯話了嗎?明明大姐那恐怖的叫聲家裡人都聽到了,大伯母和爹孃為什麼不承認呢?

  蕭玉還想為自己的話辯駁,卻聽胡春花冷冷的聲音傳來:“你們一家子都去睡覺吧,我陪著瑜兒就好。”

  大嫂下了逐客令,蕭明和楊翠也不稀罕賴在這裡,拉著口無遮攔的女兒快速離開了。

  二房一家人走後,胡春花搓揉著女兒的手隱隱發抖,心道:“難道真有鬼?”

  想到鬼這個層面,胡春花的臉色猛然變色,她的目光不由得掃了一眼四周,這一看真的把她嚇到了。

  在床前不遠處的桌子底下,一隻鮮血淋淋的老鼠死不瞑目的看著她,頓時,胡春花冒了一身冷汗。

  但又反念一想,不就是一隻死老鼠嗎?她幹嘛怕成這樣。

  定了定心神,胡春花鬆開女兒的手,起身撿起桌子底下的死老鼠打開窗戶扔了出去。

  窗外,躲在暗處的白影凍得簌簌發抖,身上的傷隱隱作痛,她不能留下看好戲了,得趕緊去拿棉衣快速返回,以免孃親醒來找不到她。

  白影剛走,嚇暈在床的丁瑜忽然睜開雙眼,驚叫一聲:“鬼,女鬼!”

  做回床邊的胡春花心中一驚,連忙伸手捂住女兒的嘴,輕輕安慰:“瑜兒,你做噩夢了,根本沒有什麼女鬼,你別自己嚇自己了。”

  丁瑜掙脫開胡春花捂在她嘴上的手,驚恐的睜大眼,繼續說道:“我真的看到女鬼了,她就在窗戶那裡。”她的手指向窗戶,臉根本不敢望那兒看。

  胡春花望了一眼窗戶,並未看到什麼女鬼,可當她的眸光觸及到窗外的黑,她的心裡猛然咯噔了一下,好似窗外真的有什麼鬼魅一般,又或者說是後院那對被毒蠍咬死的母女在作怪?

  不會的,人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怎麼可能會回來作怪,一定是她多心了。

  偏偏這個時候,窗外的寒風咆哮而起,似那鬼魅的哀嚎之聲。

  丁瑜驚嚇的鑽進胡春花的懷裡,驚恐的淚水止不住的流落。

  胡春花的心裡也很慌亂懼怕,可在女兒面前,她不得不假裝鎮定。

  幸好這個時候蕭強回來了,他手裡提著幾副藥,走進房門就開始抱怨:“尹大夫真是怪人,不給看病也就算了,連藥都不給抓,害得我苦求村長老半天,村長媳婦看不過去偷偷拿了幾副藥傷寒藥,不知道管不管用。”

  內心慌了神的胡春花見到丈夫回來,整個人放鬆了許多,她擔心蕭強看到丁瑜恐懼的樣子,在蕭強未到床邊時喊道:“強哥,你快去熬藥,我陪陪瑜兒。”

  “嗯,好的。”蕭強點頭提著藥轉身走出房門。

  目送蕭強出門,胡春花附在受驚過度的丁瑜耳邊,小聲的安慰:“瑜兒,不要害怕,窗邊什麼也沒有,別自己嚇自己了。”

  丁瑜聽了,抬起頭看了鎮定溫和的母親一眼,隨後便黯然垂下了頭。

本文節選自《農女種田桃花多》,喜歡的朋友點擊上方小說卡片,即可閱讀全文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