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槍殺了9個孩子的殺人犯,被判了死刑,他卻比誰都憤怒

不完美媽媽 李曉明 家庭教育 懷孕 曉夢夜讀 2019-07-13
一個槍殺了9個孩子的殺人犯,被判了死刑,他卻比誰都憤怒

"今天我要去做一件大事!”

在李曉文的記憶裡,這是哥哥李曉明最後一次跟自己面對面說過的話。他的臉上充滿了堅定和興奮的表情。但是,她沒有多想,轉身跑出去玩兒了。她一直後悔,為什麼自己當時沒有多問一句,“是什麼大事?”她想,如果她刨根究底地問哥哥是什麼大事,悲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

兩年前,李曉明帶著鴨舌帽,端著一杆槍衝進電影院,槍殺了9個孩子,造成了9個家庭永遠也癒合不了的傷痛。當所有人都在罵殺人狂魔李曉明該死的時候,王赦作為李曉明的辯護律師,卻一直在幫助李曉明的家人,試圖找出李曉明殺人的動機和背後的真相。

當王赦聽到李曉明說願意和家人見面、願意進行精神鑑定時,他興奮不已地聯繫了李曉明的爸媽和妹妹,讓他們準備見面事宜。可當他的興奮勁兒還沒過的時候,就收到了李曉明已經被判了死刑立即執行的消息。

王赦花費在李曉明案件當中,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直到李曉明被槍決的一刻,他都沒有找出李曉明轉變和殺人的真正原因。他無比憤怒,去酒吧喝得爛醉,又去妻子的孃家大鬧了一場,藉著酒勁和身居高位的岳父義正辭嚴地理論了一番。

王赦,一個個頭嬌小、長得有點帥帥的嚴肅律師,為什麼要揹負罵名和誤解,去為一個殺人狂魔辯護呢?他承認,李曉明是一個犯了錯的人,卻不能說他是一個壞人,原來的李曉明並不是這樣一個十惡不赦的人,可現在他卻犯下了滔天大錯。直到他死前寫下的遺書裡,都沒有一絲悔悟,他說,他想要做一件大事來證明自己,要是時光倒流,他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在李曉文的印象裡,李曉明是懂得照顧自己的暖男哥哥,在他父母的眼裡,李曉明是個懂事、聽話的好孩子,可是,他為什麼會殺人呢?而且還是9死21傷這樣的悲劇。

在王赦律師醉酒後的憤怒和眼淚中,我也感覺到一種令自己意外的嘆息,執行死刑應該來得晚一些的,晚一些就能讓我們去了解李曉明的內心、去探究他殺人的真實動機。究竟是什麼把一個好孩子變成了一個殺人犯的呢?

這是我在看熱播劇《我們與惡的距離》時,一直有的一個疑問,這部劇讓我開始跳出一個事件表面的“真相”,去探尋內在的真實原因。這部劇是根據真實的案件改編的,於2014年臺灣鄭捷在帶著槍進入電影院掃射,造成了4死24傷的悲劇。以真實事件為原型,讓這部劇充滿了現實意義,也讓人不禁細思極恐。

一個槍殺了9個孩子的殺人犯,被判了死刑,他卻比誰都憤怒

李曉明母親:我不配做人的媽媽

“全天下沒有一個爸爸媽媽,要花二十年去養一個殺人犯。”

李曉明殺人案發生以後,李曉明的爸爸整天酗酒度日,李曉明的媽媽只能帶著口罩,沿街販賣粽子為生,住的地方用報紙將窗戶封的嚴嚴實實的,不敢見人。

當王赦去找李媽媽的時候,李媽媽說起以前的李曉明,是一個很懂事的孩子,每天呆在自己的房間裡,不知道在想什麼做什麼。

“我一直在想······我到底哪裡把小孩教壞了?”

“不是說要給孩子獨立自我,成長的空間嗎?”

“是我們太自私、太忙,都沒有時間跟小孩講話聊天?”

李媽媽在回憶李曉明的時候,對王赦說出了這一連串的心理疑問。李曉明的父母既不是操控型父母,也不是酗酒型的父母,他們經營自己的麵店,算得上是普普通通的良民,李媽媽是一個勤勞、善良、溫柔的女人,為什麼培養出來的兒子卻成了殺人犯呢?

天底下沒有哪一個父母,想用二十年的時間,將自己的孩子養育成一個殺人犯,可是,李曉明就成為了這樣一個沒有悔改之意的殺人犯,李媽媽的反思不是沒有道理的。孩子出現了問題,家庭教育自然脫不了關係。

李媽媽認為,父母應該給孩子獨立成長的空間,這話我贊成。但是,給孩子空間,並不代表對孩子放任不管,孩子在想什麼,孩子每天在小房間裡做些什麼,李曉明的父母對此全然不知,也不去過問,讓孩子的內心世界過得像留守兒童般孤獨。

我們常常說,給孩子愛、陪伴和自由,可是什麼才是最好的愛和陪伴呢?是隻要在孩子身邊就好了嗎?把孩子帶著身邊,不讓他做留守兒童,只是愛和陪伴的第一步。最好的愛和陪伴,是既關心孩子的物質和教育、也關心孩子的內心世界,同時,還要給孩子留一點自由的空間,讓孩子自由地發表自己的意見、發揮主觀能動性,成為獨立、健康、快樂的小孩。

一個槍殺了9個孩子的殺人犯,被判了死刑,他卻比誰都憤怒

王赦:我也有過一個這樣的媽媽

《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部劇,讓我們思考如何做一個稱職的媽媽,做一個不讓孩子受傷害的媽媽。而王赫的妻子丁美媚的媽媽,就是一個情商很高的、非常有智慧的優秀媽媽。

當丁美媚因為丈夫替殺人犯陳昌辯護,而受到網絡上諸多鍵盤俠的人身攻擊時,她的爸爸正憤憤不平地責怪女婿:“都怪這個臭小子,他不辦這種案子不就沒事了!”丁爸爸責怪女兒太寵著女婿了,告訴女兒說男人不能寵的,是要教的。

丁美媚的媽媽笑著對丈夫說,那好啊,回家我教教你。一句玩笑話,就讓丈夫的氣消了一半兒,也替女兒化解了尷尬。

當丁美媚說,不想因為網絡暴力這種事再給王赦增加負擔了,即使懷孕也不願意讓丈夫來接她,不想成為丈夫的負擔。這時,丁美媚的媽媽也是滿臉笑容地誇讚女兒:

“丁美媚不一樣咯,為母則強耶。”

懂女兒的媽媽,隨時給女兒傳遞正面信息的媽媽,才是值得我們為人父母學習的。這樣的媽媽,跟孩子說話的時候,語氣是溫柔的,臉上永遠帶著天真的笑容,當孩子說得對、做得對的時候,她毫不吝嗇自己的誇獎之詞,即使女兒已經結婚、生兒育女,她依然懂得傾聽和讚美。

一個槍殺了9個孩子的殺人犯,被判了死刑,他卻比誰都憤怒

可是,王赫的家庭卻截然不同,可以說,他和妻子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

王赫說:“我們是在不斷被否定當中成長的。”他說自己差一點就殺人了,只因為那一天早上,他拉肚子,晚了兩分鐘,就錯過了去火拼的那輛車。可是,他的兩個哥哥,一個死了,一個坐牢了。究其原因,他說自己有一個跟殺人犯陳昌的媽媽一樣想法很奇怪、很自私、很不可理喻的媽媽。

陳昌的媽媽說:“他們不是就想要錢嗎?我知道,讓他們放了我兒子,我們打工賺錢給他們就是了。”從她語無倫次的話裡,我們沒有聽到她一句懺悔之詞,沒有反省過自己的錯誤,也沒有對死者的家屬表示過歉意,自以為是堅持“有錢能使鬼推磨”的可笑說辭。

誰都不想要陳昌媽媽這樣的女人做自己的媽媽,可是,作為她的孩子,陳昌沒有選擇,我們其他人在出生的時候,也沒有選擇的權利。

唯一慶幸的是,王赫沒有成為陳昌那樣的人,沒有成為一個少年殺人犯,沒有成為像他媽媽一樣人。他學習了法律,做了律師,娶了溫柔的妻子、也有了可愛的孩子,但某個時刻還能看到他性格中自卑、極端的影子,這是原生家庭帶給他不可磨滅的印跡。

一個槍殺了9個孩子的殺人犯,被判了死刑,他卻比誰都憤怒

練習成為一個合格的媽媽

蒙特梭利的教育理念是,要給孩子愛和自由。

《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部劇在愛和自由的尺度上,給我們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給孩子什麼樣的自由?用怎樣的方式去愛孩子?我們都曾是孩子,我們也將會成為父母,這是我們需要深度思考的人生課題。

當你的孩子因為一件難過的事情,故意躲起來,讓你找不到,玩失蹤。在害怕和恐懼了很久、尋找了很久之後,發現孩子蓬頭垢面地躺在出租屋的床上,你打開門,看到女兒就站在你的面前時,你會怎麼做?

是走上前,摸摸他的臉,喜極而泣地抱住他不放;還是走過去,給不孝子一巴掌呢?聰明的家長會選擇前者,他看得到孩子內心的掙扎、苦悶和憂傷;而後者就像李媽媽一樣,見到李曉文的那一瞬間,撲過去狠狠地打在李曉文的身上,發洩完了自己的憤怒、擔心,才想起來去抱抱受傷的女兒。

為什麼說李曉明的媽媽自私,她看起來也是一個溫柔的媽媽,會擔心女兒過得好不好,會反思兒子殺人是不是自己沒有教好。但是,她並不是一個合格的媽媽,她覺得兒子很乖,就對兒子不聞不問,她認為這是在給兒子自由、獨立成長的空間。她不接女兒的電話、讓女兒走得遠遠的,她覺得這就是對女兒好,不用面對死者家屬的騷擾,但她卻忽略了女兒作為殺人犯妹妹,內心負罪感、自卑感的煎熬。

真正合格的媽媽,是像丁美媚媽媽那樣的人。

從外表上,把自己收拾得乾淨、優雅、常常面帶笑容,跟女兒說話語氣溫和、會偷偷窺探女兒的心事,順水推舟地給女兒臺階下,協助女兒去做她自己想做的事。

從內在修煉來看,丁美媚的媽媽是一位情商很高的女士,掌握了和諧溝通的技巧。她在與丈夫和女兒的交流中,即使是在唱反調,也讓人聽著很悅耳,就比如說要回家教教自己的丈夫,就好像在跟自己的丈夫打情罵俏。又讓女兒避開了被說“太寵著自己丈夫”的尷尬。

愛孩子,給予孩子適當的自由,更要懂得理解孩子的內心。當孩子孤獨、自卑、懦弱、害怕的時候,我們給予了適時的開導,孩子就不會走到死衚衕了。當孩子需要鼓勵,需要讚美的時候,我們不吝惜自己的誇讚之詞,培養孩子足夠的自信,相信孩子不會說出“我要做一件大事來證明自己”這樣的話。

一個槍殺了9個孩子的殺人犯,被判了死刑,他卻比誰都憤怒

《我們與惡的距離》這部劇讓我們看到,一個好媽媽教出來的女兒是怎樣一步步成為善解人意的妻子、溫柔善良的女兒;而一個不太合格的媽媽,給孩子的成長將會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他可能會成為殺人犯,也可能成為精神疾病患者,更有可能成為一個自卑的小孩,永遠耿耿於懷童年親情的缺失,像王赫說的那樣,“他們是要殺掉小時候的自己”。

希望我們都能在一個健康的家庭里長大,也希望我們都會在將來成為合格的爸爸媽媽,讓孩子不再自卑、不再渴望愛和尊重。《我們與惡的距離》豆瓣評分高達9.5分,是很有現實啟發意義的一部好劇,推薦大家好好看看。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