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最近有檔冷門的綜藝節目,叫《放學後》,把鏡頭對準普通家庭放學之後的生活。節目的製作倒是一般,但好在真實。

最新一期講的是一位讓人窒息的虎媽,想要逼娃成才。

這位虎媽的女兒叫吳歡芮,讀小學,成績在全校都保持前3名,獎狀拿了一大堆。但是在媽媽眼裡,這根本不夠。

吳歡芮在舞蹈班上課的時候,媽媽一直在教室外虎視眈眈地盯著。

因為女兒一個動作不到位,媽媽直接衝進教室,把女兒提溜出來,當著攝像機和其他家長教訓孩子。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舞蹈老師覺得媽媽對孩子要求太嚴格了,趕出來安慰孩子,媽媽卻說孩子“好啥好,跟其他孩子比差遠了”。

放學後,女兒本來開心地和爸爸和姥姥在一起吃橘子。

這時候媽媽回來了,瞬間給家裡帶來了一股強高壓氣流。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爸爸不能理解,和媽媽爭論:“學習要到這種地步嗎?連吃塊蛋糕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

媽媽斬釘截鐵地說:“沒有,她馬上就要小升初了。”

爸爸追問,“咱們孩子學習差嗎?”

媽媽再次斬釘截鐵地說,“她不是第一”。

在媽媽的要求下,女兒壓腿的時候,還要一邊看書。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發現女兒作業得B+,媽媽氣憤地說:加號和B放在一起就是沒有用的。

每次對女兒不滿意,媽媽就會苦口婆心、一而再再而三地對女兒說,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就是為了讓你有出息。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在源源不斷的心理生理雙重高壓之下,吳歡芮終於爆發了,尖叫著說:“你一回來天天就是說我。你以後要是再說我,你就不要回來了!”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聽到女兒這樣說,媽媽的眼神裡有驚愕、有恐慌、有受傷,哭著破門而出。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在這個家庭裡,爸爸一直是比較理解、心疼女兒的。

但是得知媽媽被女兒氣走了之後,他雖然沒有責怪女兒,但也沒有安慰女兒的情緒,而是跟女兒說,媽媽在單位非常非常辛苦,今天腳都起泡了,做這一切都是因為愛你。

能感覺到吳歡芮跟媽媽吵完其實就後悔了。爸爸說完,她哭著說:“爸爸,咱們快去找媽媽吧。”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看節目的時候,我覺得這真是一份沉重、令人窒息的愛,但我也心疼這位虎媽。

她是一位印刷廠工人,平時工作非常辛苦,她覺得自己現在的沒有選擇,都是因為小時候父母對自己過於放任。

她渴望回到20年前,在能夠掌握自己命運的時候,再努力一點。對女兒要求嚴厲,是因為不希望女兒以後走自己的老路。

虎媽,真的錯了嗎?

BBC有一部紀錄片《人生七年》,從1964年開始,跟拍了14個來自不同階層的孩子,從7歲一直拍到56歲。

在這些孩子裡,從小看《金融時報》的精英家庭孩子,長大後依然會走上精英之路,壟斷社會上的優秀資源。

而貧窮家庭出身的孩子,依然重蹈父輩的命運,為謀生竭盡全力。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14個孩子裡,只有一個孩子從底層實現了階層跨越——讀了耶魯大學的農村孩子尼克。這就是社會現實:底層孩子唯一的出路,就是多讀書。

所以吳歡芮的家庭,他們的焦慮、渴望、掙扎都是如此的現實。

回想下,對於我家孩子,有時候我也是“虎式”的!

比如帶著孩子在美國遊學的時候,快離開時發現她前面在偷懶並沒有每天完成計劃內的學習任務,我就會說服她放棄去海邊玩,留在房間裡完成任務。

我讓我家孩子努力,和生計無關、和突破階層無關,我只是希望她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希望她能夠嚐嚐吃苦後獲得滿足感的滋味,希望她能有機會體味人生的高光時刻。

說起來,“虎媽”的鼻祖是位美籍華人,叫蔡美兒。她把兩個女兒送進哈佛的,當年因為寫了一本《虎媽戰歌》而飽受矚目,當然也飽受爭議。

她的大女兒索菲亞曾經寫過一封公開信,在信裡說,當她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奏,聽到自己的朋友大聲喝彩時,那是她人生最美妙的時刻。

蔡康永說,15歲覺得學游泳難,放棄學游泳,到了18歲遇到一個你喜歡的人去游泳,你只好說“我不會”。

18歲覺得學英文很難,放棄學英文,28歲出現了一個很棒但要會英文的工作,你只好說“我不會”。

想要成功,就不可能是百分百愉快的。人生前半段的自律,是為了後半段的自由。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談起虎媽,有兩派截然不同的觀點。

支持的人可能會拿蔡美兒舉例,但反對的人也可能會告訴你行為心理學的創始人華生把持續高壓、缺乏情感的教育施加在自己的3個孩子身上,結果3個可憐的孩子都得了嚴重的抑鬱症,其中一個更是自殺身亡。

虎媽會帶給孩子成功還是毀滅,這其實是個偽命題,因為任何個例都不足以說明什麼。

在我看來,虎媽和孩子的快樂並不是二選一的問題,它們不是對立面。

前面提到的吳歡芮的媽媽,我能夠充分理解,但是卻並不贊同,是因為我覺得她的打開方式不對。

“虎媽”的目的,是教給孩子自律和堅持,而不是第一名

吳歡芮的媽媽是以”第一名“論英雄的。只要女兒不是第一就是白費,所以她說出口的,永遠只有對孩子的否認。

虎媽的鼻祖蔡美兒要求女兒每天練琴6小時從不間斷,在異國他鄉旅遊的時候,都能夠找到當地的琴行,驅車幾個小時往返就為了保持練琴的習慣。

但即使是這樣的虎媽,在女兒索菲亞參加鋼琴比賽登臺前,對女兒說的是:“你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你現在做的怎麼樣又有什麼關係。”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蔡美兒和家人

有時我對孩子要求嚴格,是因為我覺得我必須讓她學會自律和堅持。

但性格和習慣,在我心裡遠遠比名次更重要。

只要學會自律和堅持,現在不是第一沒有關係,因為她總會在某件事上成功。

“虎媽”的限度是能否給孩子相等的支持

哈佛大學兒童發展研究中心曾經發表過一篇關於兒童適應力的研究報告,裡面就提到孩子與主要照顧者之間的互動方式,會影響孩子的壓力反應系統的運作方式。

要讓孩子適應壓力、逆境,有兩個重要條件:一是持續的技能鍛鍊,二是支持性的親子關係。

為什麼同樣是面對壓力,有些孩子會出現嚴重的問題,有些孩子卻能成長得很優秀?

我想這之間的區別就在於,家長在給孩子壓力時,能否為孩子提供同等的支持。

比如說蔡美兒,媒體都把關注點聚焦在她是怎麼樣逼孩子上,卻沒有看到她和老公給孩子提供的支持性親子關係。

蔡美兒的女兒索菲亞在公開信裡這樣說:

世人假定我們在邪惡母親的管教下受盡折磨,可這完全不是真的。

他們聽不到我們被彼此的笑話逗得開心大笑,也看不到我們一家是怎樣緊緊地擠在一張床上,爭論究竟要下載什麼影片。

只要完成鋼琴練習,我幾乎可以做我喜歡的任何事情——在車裡把曲子開得震天響,逼著男朋友和我一遍又一遍地看《指環王》。

而吳歡芮的媽媽令人窒息的地方在於,她只是把自己對生活的不滿、把自卑和愧疚源源不斷的輸送給孩子,在她們的親子關係裡,我看不到任何支持。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想要孩子過什麼樣的生活,想把孩子“逼”到什麼份上,一千個家庭,可能會有一千個不同答案。

怎麼去判斷“虎媽”的方式有沒有超過限度呢?我想就是看家庭從經濟到精力,還有沒有餘力給孩子支持。

比如說我讓孩子上舞蹈班和小主持人班,我就得保證我和孩子的姥姥,在孩子堅持不了鬧情緒的時候,還有耐心接納她的情緒,有精力陪她打打鬧鬧紓解壓力。

如果說多報一個班,會讓我們忙到喘不過氣來,自己都壓力爆棚無法給孩子的壞情緒提供支持,那我就不會選擇再報班。

同樣是壓力,能提供相等支持的壓力,和無法提供支持的壓力,一種有益、一種有毒。

做“虎媽”,你得做好“親子關係”

像吳歡芮媽媽那樣,為了孩子捨不得吃捨不得穿,把個人的生活完全犧牲掉,說實話也不容易做到。

當然這並不是我認同的方式。我想說的是,要逼孩子,還真得逼得了自己。

做虎媽,可不是每天棍棒交加的就行,它要求的更多是家長在自律、堅持上的榜樣力量,還有對孩子的理解、接納和支持。

你不僅得對自己狠,還得狠得很科學。這要求真不低。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在前面裡我提到蔡美兒,也並非完全認可她的做法,但是我認可她虎媽之下的一部分底層邏輯。

以前看過一個楊瀾對蔡美兒的訪談,在訪談裡她說到自己也後悔自己的一些做法,比如對孩子過度的控制慾和說過的不太好的話。

她的二女兒露露曾經對她進行過激烈的反抗,在餐廳裡跟她吵架摔碎杯子,甚至一剪刀把自己的頭髮剪了。

就是從這裡開始,她開始反思自己的方式,她依然會對孩子嚴格要求,但會換一種方法。

她說如果讓她在孩子的成功和親子關係裡選,她還是會選親子關係。

說到底,育兒的根基就是:做好自己,和親子關係。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因“折磨”女兒,這位媽媽火了!“虎媽”真的可以逼娃成才嗎?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