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一代人的父親母親;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自我意識也在漸漸覺醒'

"

-本文為讀者投稿,不代表本刊立場-

晚上十點的地下車庫沒有車輛的進出顯得異常安靜,而我弟和我媽的爭吵聲在這種安靜中顯得格外有衝撞力,四散的聲波碰到四周的牆壁又反彈回來,猶如有了實體一般衝擊著我的耳膜,一陣陣的衝擊讓我覺得眩暈。我阻止的聲音被兩人的爭吵纏繞絞殺,無力去表達自己的主張。其實我也真的沒有辦法去阻止,因為在他們已經爭吵已經尾聲的時候我仍然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激烈的爭吵。

晚上九點的時候一家人還其樂融融地吃了飯。我媽來照顧小皮球已經待了一個多月了,前幾天皮球的姥姥來了,讓皮球適應了姥姥的照顧之後,我媽明天要回老家待上一個月左右,然後再回來接替皮球的姥姥,她們倆的這種默契從我弟媳婦剛懷孕就開始了,但是也維持不了太久了,因為皮球的阿姨也剛剛發現懷孕了,所以我媽格外珍惜這次可以回老家的機會。

她回家之前想去逛逛街給我爸買換季的衣服,所以我們的打算是我媽今天晚上跟我回家住,明天上午我陪她逛街,逛完街我送她到車站。我弟送我和我媽回我那,出門前還一切正常,兩親家親親熱熱的道了別,一個說你在這照顧孩子辛苦了,一個說你放心我肯定能把孩子照顧好;我弟妹還提醒我媽別把給她買的帶回家的東西落下了,然而一切在乘電梯到達地下車庫之後就變了。

兩個人的爭吵爆發的突然且激烈,彷彿是我有段時間靈魂抽離了我們三個所在的時空,所以錯過了爭吵爆發的緣由。大概成年人的世界“忍”字當頭,一旦最後一根稻草壓上,情緒瞬間崩潰,一發不可收拾。等兩個人都平靜下來之後我試圖對這場爭吵進行復盤,吵架的內容也無非是一些小事,比如我媽覺得我弟對她不夠尊敬,對他岳母比對她好,我弟覺得你是我媽,你是我最親近的人,所以我對你自然不像對岳母那麼客氣疏離之類的。我細細聽來其中固然有我弟作為直男的思維理解問題,其中最大的問題恐怕是我媽覺得委屈了。

"

-本文為讀者投稿,不代表本刊立場-

晚上十點的地下車庫沒有車輛的進出顯得異常安靜,而我弟和我媽的爭吵聲在這種安靜中顯得格外有衝撞力,四散的聲波碰到四周的牆壁又反彈回來,猶如有了實體一般衝擊著我的耳膜,一陣陣的衝擊讓我覺得眩暈。我阻止的聲音被兩人的爭吵纏繞絞殺,無力去表達自己的主張。其實我也真的沒有辦法去阻止,因為在他們已經爭吵已經尾聲的時候我仍然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激烈的爭吵。

晚上九點的時候一家人還其樂融融地吃了飯。我媽來照顧小皮球已經待了一個多月了,前幾天皮球的姥姥來了,讓皮球適應了姥姥的照顧之後,我媽明天要回老家待上一個月左右,然後再回來接替皮球的姥姥,她們倆的這種默契從我弟媳婦剛懷孕就開始了,但是也維持不了太久了,因為皮球的阿姨也剛剛發現懷孕了,所以我媽格外珍惜這次可以回老家的機會。

她回家之前想去逛逛街給我爸買換季的衣服,所以我們的打算是我媽今天晚上跟我回家住,明天上午我陪她逛街,逛完街我送她到車站。我弟送我和我媽回我那,出門前還一切正常,兩親家親親熱熱的道了別,一個說你在這照顧孩子辛苦了,一個說你放心我肯定能把孩子照顧好;我弟妹還提醒我媽別把給她買的帶回家的東西落下了,然而一切在乘電梯到達地下車庫之後就變了。

兩個人的爭吵爆發的突然且激烈,彷彿是我有段時間靈魂抽離了我們三個所在的時空,所以錯過了爭吵爆發的緣由。大概成年人的世界“忍”字當頭,一旦最後一根稻草壓上,情緒瞬間崩潰,一發不可收拾。等兩個人都平靜下來之後我試圖對這場爭吵進行復盤,吵架的內容也無非是一些小事,比如我媽覺得我弟對她不夠尊敬,對他岳母比對她好,我弟覺得你是我媽,你是我最親近的人,所以我對你自然不像對岳母那麼客氣疏離之類的。我細細聽來其中固然有我弟作為直男的思維理解問題,其中最大的問題恐怕是我媽覺得委屈了。

我們這一代人的父親母親;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自我意識也在漸漸覺醒

是的,她覺得委屈了。我媽剛剛五十歲出頭,他們這一代人已經不同於他們的父輩母輩,他們的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是自我意識也在不斷地發展壯大。奉獻是大部分中國父母深植於骨子裡類似天性的一種特質,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難移不是不可移,天性尚可移更何況類似天性的特質。而且從我們出生到長大成人這漫長的十幾二十年間他們的奉獻也已經太多太多了。

從我弟讀大學之後我媽已經習慣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上午找鄰居嘮嗑,下午打麻將,晚上散步跳廣場舞的生活給了她足夠的自主和樂趣,幾年間她一直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並享受這樣的生活。這可能是可以能與她婚前生活相提並論的自由美妙的時光了,這一切從我弟媳婦懷孕開始慢慢改變。

"

-本文為讀者投稿,不代表本刊立場-

晚上十點的地下車庫沒有車輛的進出顯得異常安靜,而我弟和我媽的爭吵聲在這種安靜中顯得格外有衝撞力,四散的聲波碰到四周的牆壁又反彈回來,猶如有了實體一般衝擊著我的耳膜,一陣陣的衝擊讓我覺得眩暈。我阻止的聲音被兩人的爭吵纏繞絞殺,無力去表達自己的主張。其實我也真的沒有辦法去阻止,因為在他們已經爭吵已經尾聲的時候我仍然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激烈的爭吵。

晚上九點的時候一家人還其樂融融地吃了飯。我媽來照顧小皮球已經待了一個多月了,前幾天皮球的姥姥來了,讓皮球適應了姥姥的照顧之後,我媽明天要回老家待上一個月左右,然後再回來接替皮球的姥姥,她們倆的這種默契從我弟媳婦剛懷孕就開始了,但是也維持不了太久了,因為皮球的阿姨也剛剛發現懷孕了,所以我媽格外珍惜這次可以回老家的機會。

她回家之前想去逛逛街給我爸買換季的衣服,所以我們的打算是我媽今天晚上跟我回家住,明天上午我陪她逛街,逛完街我送她到車站。我弟送我和我媽回我那,出門前還一切正常,兩親家親親熱熱的道了別,一個說你在這照顧孩子辛苦了,一個說你放心我肯定能把孩子照顧好;我弟妹還提醒我媽別把給她買的帶回家的東西落下了,然而一切在乘電梯到達地下車庫之後就變了。

兩個人的爭吵爆發的突然且激烈,彷彿是我有段時間靈魂抽離了我們三個所在的時空,所以錯過了爭吵爆發的緣由。大概成年人的世界“忍”字當頭,一旦最後一根稻草壓上,情緒瞬間崩潰,一發不可收拾。等兩個人都平靜下來之後我試圖對這場爭吵進行復盤,吵架的內容也無非是一些小事,比如我媽覺得我弟對她不夠尊敬,對他岳母比對她好,我弟覺得你是我媽,你是我最親近的人,所以我對你自然不像對岳母那麼客氣疏離之類的。我細細聽來其中固然有我弟作為直男的思維理解問題,其中最大的問題恐怕是我媽覺得委屈了。

我們這一代人的父親母親;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自我意識也在漸漸覺醒

是的,她覺得委屈了。我媽剛剛五十歲出頭,他們這一代人已經不同於他們的父輩母輩,他們的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是自我意識也在不斷地發展壯大。奉獻是大部分中國父母深植於骨子裡類似天性的一種特質,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難移不是不可移,天性尚可移更何況類似天性的特質。而且從我們出生到長大成人這漫長的十幾二十年間他們的奉獻也已經太多太多了。

從我弟讀大學之後我媽已經習慣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上午找鄰居嘮嗑,下午打麻將,晚上散步跳廣場舞的生活給了她足夠的自主和樂趣,幾年間她一直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並享受這樣的生活。這可能是可以能與她婚前生活相提並論的自由美妙的時光了,這一切從我弟媳婦懷孕開始慢慢改變。

我們這一代人的父親母親;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自我意識也在漸漸覺醒

之所以是慢慢改變,是因為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是一點點才意識到她未來十幾年的生活將面對的是什麼。在寶寶沒有出生之前她所期盼的不過是有個健康的孫子,對血脈延續的期盼和對血脈是否健康的擔憂填滿了她的生活,她尚未意識到未來的改變。等寶寶出生之後,升級成為祖父母的喜悅一瞬間充斥了她的生活。

但是激情總會散去,之後面臨的都是實實在在的問題:她將長時間的被迫與她原來的生活剝離,而且這種剝離可能會一直延伸到皮球上學不用來回接送,所以這個長期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期限。當然以目前科技的發展速度而言,未來幾年的時間我們的生活都可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比較短的時間內這些問題也許都可以完美解決;亦或許我們將在很短的時間內引進國外的育兒模式,像美國的daycare、德國的Tagesmutter等來讓我媽從育兒的圍城中突破,但是這種美好的期望並不能緩解她目前內心的焦慮。

"

-本文為讀者投稿,不代表本刊立場-

晚上十點的地下車庫沒有車輛的進出顯得異常安靜,而我弟和我媽的爭吵聲在這種安靜中顯得格外有衝撞力,四散的聲波碰到四周的牆壁又反彈回來,猶如有了實體一般衝擊著我的耳膜,一陣陣的衝擊讓我覺得眩暈。我阻止的聲音被兩人的爭吵纏繞絞殺,無力去表達自己的主張。其實我也真的沒有辦法去阻止,因為在他們已經爭吵已經尾聲的時候我仍然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這麼激烈的爭吵。

晚上九點的時候一家人還其樂融融地吃了飯。我媽來照顧小皮球已經待了一個多月了,前幾天皮球的姥姥來了,讓皮球適應了姥姥的照顧之後,我媽明天要回老家待上一個月左右,然後再回來接替皮球的姥姥,她們倆的這種默契從我弟媳婦剛懷孕就開始了,但是也維持不了太久了,因為皮球的阿姨也剛剛發現懷孕了,所以我媽格外珍惜這次可以回老家的機會。

她回家之前想去逛逛街給我爸買換季的衣服,所以我們的打算是我媽今天晚上跟我回家住,明天上午我陪她逛街,逛完街我送她到車站。我弟送我和我媽回我那,出門前還一切正常,兩親家親親熱熱的道了別,一個說你在這照顧孩子辛苦了,一個說你放心我肯定能把孩子照顧好;我弟妹還提醒我媽別把給她買的帶回家的東西落下了,然而一切在乘電梯到達地下車庫之後就變了。

兩個人的爭吵爆發的突然且激烈,彷彿是我有段時間靈魂抽離了我們三個所在的時空,所以錯過了爭吵爆發的緣由。大概成年人的世界“忍”字當頭,一旦最後一根稻草壓上,情緒瞬間崩潰,一發不可收拾。等兩個人都平靜下來之後我試圖對這場爭吵進行復盤,吵架的內容也無非是一些小事,比如我媽覺得我弟對她不夠尊敬,對他岳母比對她好,我弟覺得你是我媽,你是我最親近的人,所以我對你自然不像對岳母那麼客氣疏離之類的。我細細聽來其中固然有我弟作為直男的思維理解問題,其中最大的問題恐怕是我媽覺得委屈了。

我們這一代人的父親母親;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自我意識也在漸漸覺醒

是的,她覺得委屈了。我媽剛剛五十歲出頭,他們這一代人已經不同於他們的父輩母輩,他們的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是自我意識也在不斷地發展壯大。奉獻是大部分中國父母深植於骨子裡類似天性的一種特質,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難移不是不可移,天性尚可移更何況類似天性的特質。而且從我們出生到長大成人這漫長的十幾二十年間他們的奉獻也已經太多太多了。

從我弟讀大學之後我媽已經習慣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上午找鄰居嘮嗑,下午打麻將,晚上散步跳廣場舞的生活給了她足夠的自主和樂趣,幾年間她一直可以掌控自己的生活並享受這樣的生活。這可能是可以能與她婚前生活相提並論的自由美妙的時光了,這一切從我弟媳婦懷孕開始慢慢改變。

我們這一代人的父親母親;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自我意識也在漸漸覺醒

之所以是慢慢改變,是因為所有人包括她自己都是一點點才意識到她未來十幾年的生活將面對的是什麼。在寶寶沒有出生之前她所期盼的不過是有個健康的孫子,對血脈延續的期盼和對血脈是否健康的擔憂填滿了她的生活,她尚未意識到未來的改變。等寶寶出生之後,升級成為祖父母的喜悅一瞬間充斥了她的生活。

但是激情總會散去,之後面臨的都是實實在在的問題:她將長時間的被迫與她原來的生活剝離,而且這種剝離可能會一直延伸到皮球上學不用來回接送,所以這個長期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期限。當然以目前科技的發展速度而言,未來幾年的時間我們的生活都可能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比較短的時間內這些問題也許都可以完美解決;亦或許我們將在很短的時間內引進國外的育兒模式,像美國的daycare、德國的Tagesmutter等來讓我媽從育兒的圍城中突破,但是這種美好的期望並不能緩解她目前內心的焦慮。

我們這一代人的父親母親;生活重心依舊是孩子,但自我意識也在漸漸覺醒

當然我媽不是個例,小區裡都是來幫忙帶孩子的老人,但是普遍存在的現象並不一定是正確的,“大家都如此”的這種心理暗示只能讓他們暫時跟自己內心的不甘和委屈和解,卻並不能永遠的驅逐它們。這一點在老人們聚在一起討論某某樓的某某戶老人不給帶孩子的時候,鄙夷的口氣下摻雜著一絲絲豔羨徹底的出賣了他們的內心。

他們羨慕那些“狠得下心來”的老人們但又不得不與現實妥協:他們不幫忙看孩子就得找保姆或者孩子的父母有一方辭職專門來看孩子,前者層出不窮的保姆虐嬰事件讓他們心有餘悸,後者則是經濟成本太高,很多家庭可能無力承擔。當人父母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也許只有我們做兒女的才會覺得他們不用經過任何考核和培訓無證就可以上崗,實在是天底下最簡單的職業了,但其實呢這種職業二十四小時待命,付出很多有沒有報酬卻要看運氣,而且終身在職無任何退休機制。

我試圖在不斷的寬慰我媽,但是這種寬慰是多麼的蒼白,我們都無法觸及這種隔代育兒的痛點,因為現實問題是座高山,哪怕我們決心要翻越它,也需要時間,需要一步步從山腳走起。而且在將來我結婚以後就不會出現這種隔代育兒的現象了嗎?答案大概率是否定的。

夜已經很深了,小區裡除了蟬鳴和流浪貓偶爾發出的喵喵聲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了。耳邊是我媽的呼嚕聲,一個月以後她還要再回到這座城市重新開始照顧自己的孫子,對此我們沒有辦法改變什麼,我只能像一個嬰兒一樣蜷縮著慢慢躺到她的身邊,以此來表達我作為一個女兒的愧疚和無力。此時我弟一定跟我有相同的想法。

本文為讀者投稿。

如果你對社會熱點話題有敏銳的感知力與豐富的寫作經驗,歡迎自薦為《三聯生活週刊》微信公號自由撰稿人;如果你在藝術時尚、影評娛評、美食體育、旅遊地理等任一領域有所專攻,歡迎隨時給《三聯生活週刊》微信投稿!

撰稿人申請與原創投稿皆發至:[email protected].com.cn,郵箱長期開放。

來稿請寫明聯繫方式,標題註明“自薦撰稿人”或“投稿+稿件領域”。

稿件字數三千字以內為佳。

一經採用,我們將提供有競爭力的稿酬,真的特別有競爭力!

期待你的文字。

⊙文章版權歸《三聯生活週刊》所有,歡迎轉發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