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父親有事幹了

老父親有事幹了老父親有事幹了

我打心眼裡佩服老父親。他是一個潛力股,這是母親離世後,我這幾年才慢慢體悟到的。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那陣兒,父母地裡來地裡去,拉扯著我們兄妹成長。父親少言寡語,沒農活時,就坐在椅子上抽菸。母親作為家庭生活幫主,往往邊照顧孩子邊做飯,身影在大屋、飯屋間穿梭,鍋碗瓢盆隨著她唱個不停。如此生活節奏,催快我們姊妹出落成人的腳步。

天有不測風雲。進入耳順之年、剛要享點清福的母親,卻被幽靈般的腦幹出血永遠地攝走了她那嘮叨聲。家的氛圍窒息了!以後的日子怎麼過?我替不會家務的父親捏把汗。

可是,老父親創造了生活奇蹟。時鐘擰回到十幾年前,母親去世月餘,我首次探親回家。推開大門,院裡梧桐樹冠彷彿也乾瘦了許多;樹上鳥兒的歡迎聲、自來水注入水桶的“咕咕”聲、“他二姑”親戚鄰里的串門聲啞然,空氣靜寂得讓我心裡沒個著落。

回來了?嗯!這些天怎麼吃的啊?下面條,有時四鄰八舍做好吃的,也叫我去。這是父親最初幾個月的過活。

次年暑假,帶孩子回老家。一進門,盈目綠意即刻籠罩了我們——院子裡,父親種了黃瓜、茄子、豆角等應季蔬菜,間隔有致的香椿樹、石榴樹、柿子樹、蘋果樹齊心合力將梧桐樹擠出院落,井然成農家瓜果的樂園。孩子追著蝴蝶、蜻蜓滿院撒歡,狂顛累了,孩子就彎腰數院裡的植物,還不時來個微距拍照,好像要把這家園風光收盡斂全。

回到城裡,孩子發現新大陸一般:老媽,我爺爺可真行,花草樹木還有蔬菜,全種了,有八十多種咧!爺爺一出屋門,雞、鴨、狗什麼的就圍著起鬨,爺爺順手向遠處撒一把食兒,小動物們就跟著逐食去了!最好玩的是小烏龜,不言不語的,探出腦袋刺探動靜。

老父親有事幹了!看著她娘倆欣賞著照片,我自言自語。

是啊,父親變了。多年來,每次回家,他就用自種的西紅柿炒笨雞蛋、用剛下架的豆角炒肉等農家菜來犒勞我們。只見他拿雞蛋在碗沿輕輕一磕,那濃稠、鮮亮的蛋黃在透明液晶體附著下,一躍就到了碗底,恍恍悠悠還未醒過神來,就跟著父親手中筷子轉個不停;得意忘形之時,父親順手把碗一轉,玲瓏蛋黃兒即刻投身沸騰的戰場。霎時,翻滾的西紅柿間盛開了無數朵銀黃色與乳白色的菊花、牡丹花,那色、那香、那味,隨著嫋嫋蒸霧,沽沽流入我們的口、胃。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壹粉 徐可順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