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正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嗎?

美國曆史上的所有總統相比,特朗普帶來的社會政治衝擊都是巨大的,並且可能帶有毀滅性。\n美國曆史上的所有總統相比,特朗普帶來的社會政治衝擊都是巨大的,並且可能帶有毀滅性。\n
10 個回答
国平军史
2019-09-16

特朗普上臺,破天荒地喊出了“美國第一”的口號,其推行的國內外政策,與前任大所不同,所有的國際規則,合乎美國利益的則予以保留,相反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乾脆退出,所以特朗普任內,美國已經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許多著名的國際組織和協議等。

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特朗普就與國會多次討價還價,終算是地爭取到了數十億美元用於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牆的建造,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販的進入,但這點鈔票顯然是杯水車薪,就讓防長埃斯柏從軍費中掏出來,防長則跑到北約要讓盟友掏錢,以填滿挪用軍費建牆的窟窿。

特朗普上臺,破天荒地喊出了“美國第一”的口號,其推行的國內外政策,與前任大所不同,所有的國際規則,合乎美國利益的則予以保留,相反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乾脆退出,所以特朗普任內,美國已經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許多著名的國際組織和協議等。

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特朗普就與國會多次討價還價,終算是地爭取到了數十億美元用於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牆的建造,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販的進入,但這點鈔票顯然是杯水車薪,就讓防長埃斯柏從軍費中掏出來,防長則跑到北約要讓盟友掏錢,以填滿挪用軍費建牆的窟窿。

爭取讓美國海外公司重新搬遷到美國重塑美國日漸荒蕪的製造業,爭取社會財團的資金用於美國內橋樑、地鐵、機場、交通等基礎設施改造,都是特朗普試圖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的具體步驟

現在,美軍年度軍費已經破了7000億美元大關,對一個政府欠債23萬億美元,超過了美國年度GDP的國家來說,總統確實不好當,每天睜開眼來,就需要支付23億美元的利息,特朗普總統壓力山大。

特朗普上臺,破天荒地喊出了“美國第一”的口號,其推行的國內外政策,與前任大所不同,所有的國際規則,合乎美國利益的則予以保留,相反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乾脆退出,所以特朗普任內,美國已經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許多著名的國際組織和協議等。

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特朗普就與國會多次討價還價,終算是地爭取到了數十億美元用於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牆的建造,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販的進入,但這點鈔票顯然是杯水車薪,就讓防長埃斯柏從軍費中掏出來,防長則跑到北約要讓盟友掏錢,以填滿挪用軍費建牆的窟窿。

爭取讓美國海外公司重新搬遷到美國重塑美國日漸荒蕪的製造業,爭取社會財團的資金用於美國內橋樑、地鐵、機場、交通等基礎設施改造,都是特朗普試圖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的具體步驟

現在,美軍年度軍費已經破了7000億美元大關,對一個政府欠債23萬億美元,超過了美國年度GDP的國家來說,總統確實不好當,每天睜開眼來,就需要支付23億美元的利息,特朗普總統壓力山大。

因此,特朗普就高舉大棒,到處剪羊毛,只要和美國有正常貿易的國家,幾乎都被特朗普從關稅中撈錢,為了美元特朗普甚至都不要遮羞布了,不再裝所謂的斯文,提高關稅是撈錢最快的途徑,大國都不能倖免,更何況是一般國家了,不管是不是盟友,為了美元就從關稅撈錢。

此外,特朗普還到處提高駐外美軍軍費,要求德法等北約國家將軍費提高到佔其GDP的2%,非但不調解日韓貿易戰矛盾,還趁機獅子大開口,提高駐韓美軍軍費10倍,讓韓國政府非常不爽,就以收回26處美軍基地,繳納汙染費和特朗普討價還價。

特朗普上臺,破天荒地喊出了“美國第一”的口號,其推行的國內外政策,與前任大所不同,所有的國際規則,合乎美國利益的則予以保留,相反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乾脆退出,所以特朗普任內,美國已經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許多著名的國際組織和協議等。

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特朗普就與國會多次討價還價,終算是地爭取到了數十億美元用於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牆的建造,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販的進入,但這點鈔票顯然是杯水車薪,就讓防長埃斯柏從軍費中掏出來,防長則跑到北約要讓盟友掏錢,以填滿挪用軍費建牆的窟窿。

爭取讓美國海外公司重新搬遷到美國重塑美國日漸荒蕪的製造業,爭取社會財團的資金用於美國內橋樑、地鐵、機場、交通等基礎設施改造,都是特朗普試圖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的具體步驟

現在,美軍年度軍費已經破了7000億美元大關,對一個政府欠債23萬億美元,超過了美國年度GDP的國家來說,總統確實不好當,每天睜開眼來,就需要支付23億美元的利息,特朗普總統壓力山大。

因此,特朗普就高舉大棒,到處剪羊毛,只要和美國有正常貿易的國家,幾乎都被特朗普從關稅中撈錢,為了美元特朗普甚至都不要遮羞布了,不再裝所謂的斯文,提高關稅是撈錢最快的途徑,大國都不能倖免,更何況是一般國家了,不管是不是盟友,為了美元就從關稅撈錢。

此外,特朗普還到處提高駐外美軍軍費,要求德法等北約國家將軍費提高到佔其GDP的2%,非但不調解日韓貿易戰矛盾,還趁機獅子大開口,提高駐韓美軍軍費10倍,讓韓國政府非常不爽,就以收回26處美軍基地,繳納汙染費和特朗普討價還價。

提高軍費以及要求他國繳納更多的駐軍軍費,就是為了保持美國在軍事領域的霸權,新武器的研發製造裝備、三軍舊武器裝備的淘汰、軍人福利的提高、艦隊和戰機開到他國門口施壓等,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軍費。

太空軍,在特朗普手中誕生,是個標誌性事件,意味著美軍在地面稱霸的背景下,特朗普打算開闢太空領域,未來的太空領域必將軍事化,美國率先走出了這步;包括退出中導條約,特朗普這個人確實不同於前任,至少在軍事領域美軍在其任上,將繼續保持霸主地位,與特朗普三軍總司令的個人霸氣顯然分不開。

特朗普上臺,破天荒地喊出了“美國第一”的口號,其推行的國內外政策,與前任大所不同,所有的國際規則,合乎美國利益的則予以保留,相反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乾脆退出,所以特朗普任內,美國已經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許多著名的國際組織和協議等。

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特朗普就與國會多次討價還價,終算是地爭取到了數十億美元用於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牆的建造,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販的進入,但這點鈔票顯然是杯水車薪,就讓防長埃斯柏從軍費中掏出來,防長則跑到北約要讓盟友掏錢,以填滿挪用軍費建牆的窟窿。

爭取讓美國海外公司重新搬遷到美國重塑美國日漸荒蕪的製造業,爭取社會財團的資金用於美國內橋樑、地鐵、機場、交通等基礎設施改造,都是特朗普試圖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的具體步驟

現在,美軍年度軍費已經破了7000億美元大關,對一個政府欠債23萬億美元,超過了美國年度GDP的國家來說,總統確實不好當,每天睜開眼來,就需要支付23億美元的利息,特朗普總統壓力山大。

因此,特朗普就高舉大棒,到處剪羊毛,只要和美國有正常貿易的國家,幾乎都被特朗普從關稅中撈錢,為了美元特朗普甚至都不要遮羞布了,不再裝所謂的斯文,提高關稅是撈錢最快的途徑,大國都不能倖免,更何況是一般國家了,不管是不是盟友,為了美元就從關稅撈錢。

此外,特朗普還到處提高駐外美軍軍費,要求德法等北約國家將軍費提高到佔其GDP的2%,非但不調解日韓貿易戰矛盾,還趁機獅子大開口,提高駐韓美軍軍費10倍,讓韓國政府非常不爽,就以收回26處美軍基地,繳納汙染費和特朗普討價還價。

提高軍費以及要求他國繳納更多的駐軍軍費,就是為了保持美國在軍事領域的霸權,新武器的研發製造裝備、三軍舊武器裝備的淘汰、軍人福利的提高、艦隊和戰機開到他國門口施壓等,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軍費。

太空軍,在特朗普手中誕生,是個標誌性事件,意味著美軍在地面稱霸的背景下,特朗普打算開闢太空領域,未來的太空領域必將軍事化,美國率先走出了這步;包括退出中導條約,特朗普這個人確實不同於前任,至少在軍事領域美軍在其任上,將繼續保持霸主地位,與特朗普三軍總司令的個人霸氣顯然分不開。

包括舉一國之力對某國高科技企業的打壓,可謂震驚了全世界,特朗普非常清楚,美國在5G領域落後了,所以不甘心美國的落後,才會有扣押某國高科技企業高官,這種有悖國際規則的事,不惜動用一切手段打壓這家高科技企業,特朗普為了保持美軍霸主地位都赤膊上陣了

特朗普儘管不按常理出牌,為了就是保持美國的軍事霸權,但美國的衰退是板上釘釘的,這個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說了,西方霸權已經結束了!具體指的是誰,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特朗普上臺,破天荒地喊出了“美國第一”的口號,其推行的國內外政策,與前任大所不同,所有的國際規則,合乎美國利益的則予以保留,相反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乾脆退出,所以特朗普任內,美國已經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許多著名的國際組織和協議等。

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特朗普就與國會多次討價還價,終算是地爭取到了數十億美元用於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牆的建造,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販的進入,但這點鈔票顯然是杯水車薪,就讓防長埃斯柏從軍費中掏出來,防長則跑到北約要讓盟友掏錢,以填滿挪用軍費建牆的窟窿。

爭取讓美國海外公司重新搬遷到美國重塑美國日漸荒蕪的製造業,爭取社會財團的資金用於美國內橋樑、地鐵、機場、交通等基礎設施改造,都是特朗普試圖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的具體步驟

現在,美軍年度軍費已經破了7000億美元大關,對一個政府欠債23萬億美元,超過了美國年度GDP的國家來說,總統確實不好當,每天睜開眼來,就需要支付23億美元的利息,特朗普總統壓力山大。

因此,特朗普就高舉大棒,到處剪羊毛,只要和美國有正常貿易的國家,幾乎都被特朗普從關稅中撈錢,為了美元特朗普甚至都不要遮羞布了,不再裝所謂的斯文,提高關稅是撈錢最快的途徑,大國都不能倖免,更何況是一般國家了,不管是不是盟友,為了美元就從關稅撈錢。

此外,特朗普還到處提高駐外美軍軍費,要求德法等北約國家將軍費提高到佔其GDP的2%,非但不調解日韓貿易戰矛盾,還趁機獅子大開口,提高駐韓美軍軍費10倍,讓韓國政府非常不爽,就以收回26處美軍基地,繳納汙染費和特朗普討價還價。

提高軍費以及要求他國繳納更多的駐軍軍費,就是為了保持美國在軍事領域的霸權,新武器的研發製造裝備、三軍舊武器裝備的淘汰、軍人福利的提高、艦隊和戰機開到他國門口施壓等,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軍費。

太空軍,在特朗普手中誕生,是個標誌性事件,意味著美軍在地面稱霸的背景下,特朗普打算開闢太空領域,未來的太空領域必將軍事化,美國率先走出了這步;包括退出中導條約,特朗普這個人確實不同於前任,至少在軍事領域美軍在其任上,將繼續保持霸主地位,與特朗普三軍總司令的個人霸氣顯然分不開。

包括舉一國之力對某國高科技企業的打壓,可謂震驚了全世界,特朗普非常清楚,美國在5G領域落後了,所以不甘心美國的落後,才會有扣押某國高科技企業高官,這種有悖國際規則的事,不惜動用一切手段打壓這家高科技企業,特朗普為了保持美軍霸主地位都赤膊上陣了

特朗普儘管不按常理出牌,為了就是保持美國的軍事霸權,但美國的衰退是板上釘釘的,這個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說了,西方霸權已經結束了!具體指的是誰,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但特朗普依然為維持美軍霸主地位在拼博,都70都歲的老頭了,這點非常不容易。但特朗普的內外政策,對國內外的衝擊力非常大,世界正處於百年未遇的境際,對伊朗、委內瑞拉的嚴厲制裁和打擊,包括長臂管轄不准他國從伊朗進口石油,破壞德國牽頭歐盟和俄羅斯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對世界的影響力都是極度負面的

特朗普上臺,破天荒地喊出了“美國第一”的口號,其推行的國內外政策,與前任大所不同,所有的國際規則,合乎美國利益的則予以保留,相反不符合美國利益的乾脆退出,所以特朗普任內,美國已經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許多著名的國際組織和協議等。

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特朗普就與國會多次討價還價,終算是地爭取到了數十億美元用於3200公里的美墨邊境牆的建造,以阻止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販的進入,但這點鈔票顯然是杯水車薪,就讓防長埃斯柏從軍費中掏出來,防長則跑到北約要讓盟友掏錢,以填滿挪用軍費建牆的窟窿。

爭取讓美國海外公司重新搬遷到美國重塑美國日漸荒蕪的製造業,爭取社會財團的資金用於美國內橋樑、地鐵、機場、交通等基礎設施改造,都是特朗普試圖讓美國再次強大起來的具體步驟

現在,美軍年度軍費已經破了7000億美元大關,對一個政府欠債23萬億美元,超過了美國年度GDP的國家來說,總統確實不好當,每天睜開眼來,就需要支付23億美元的利息,特朗普總統壓力山大。

因此,特朗普就高舉大棒,到處剪羊毛,只要和美國有正常貿易的國家,幾乎都被特朗普從關稅中撈錢,為了美元特朗普甚至都不要遮羞布了,不再裝所謂的斯文,提高關稅是撈錢最快的途徑,大國都不能倖免,更何況是一般國家了,不管是不是盟友,為了美元就從關稅撈錢。

此外,特朗普還到處提高駐外美軍軍費,要求德法等北約國家將軍費提高到佔其GDP的2%,非但不調解日韓貿易戰矛盾,還趁機獅子大開口,提高駐韓美軍軍費10倍,讓韓國政府非常不爽,就以收回26處美軍基地,繳納汙染費和特朗普討價還價。

提高軍費以及要求他國繳納更多的駐軍軍費,就是為了保持美國在軍事領域的霸權,新武器的研發製造裝備、三軍舊武器裝備的淘汰、軍人福利的提高、艦隊和戰機開到他國門口施壓等,每年都需要大量的軍費。

太空軍,在特朗普手中誕生,是個標誌性事件,意味著美軍在地面稱霸的背景下,特朗普打算開闢太空領域,未來的太空領域必將軍事化,美國率先走出了這步;包括退出中導條約,特朗普這個人確實不同於前任,至少在軍事領域美軍在其任上,將繼續保持霸主地位,與特朗普三軍總司令的個人霸氣顯然分不開。

包括舉一國之力對某國高科技企業的打壓,可謂震驚了全世界,特朗普非常清楚,美國在5G領域落後了,所以不甘心美國的落後,才會有扣押某國高科技企業高官,這種有悖國際規則的事,不惜動用一切手段打壓這家高科技企業,特朗普為了保持美軍霸主地位都赤膊上陣了

特朗普儘管不按常理出牌,為了就是保持美國的軍事霸權,但美國的衰退是板上釘釘的,這個法國總統馬克龍已經說了,西方霸權已經結束了!具體指的是誰,全世界人民都知道。

但特朗普依然為維持美軍霸主地位在拼博,都70都歲的老頭了,這點非常不容易。但特朗普的內外政策,對國內外的衝擊力非常大,世界正處於百年未遇的境際,對伊朗、委內瑞拉的嚴厲制裁和打擊,包括長臂管轄不准他國從伊朗進口石油,破壞德國牽頭歐盟和俄羅斯的“北溪-2”天然氣管道項目,對世界的影響力都是極度負面的

讓美國在國際事務中嚴重失分,透支了美國的國家信譽,對美國國家信譽是災難性的,美國不再站在道德的高度上,自由女神實際上已經黯然失色,對美國的霸權不是強化,相反卻是破壞性的

建立歐洲自己的軍隊已經在路上,歐洲議會撥出了100億歐元啟動資金,歐洲航空母艦的建造,拒絕採購美製F-35隱形戰機,德法西班牙牽頭研發第6代戰鬥機,德法為領頭羊的歐盟對美國都已經漸行漸遠,假以時日,美國軍事霸權的終結,必將是大趨勢,不以特朗普的意志為轉移

神碼人生大国观察
2019-09-18

特朗普動搖得了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嗎?特朗普名為統帥,有弄軍之權,但美軍的命運並不是特朗普說了算的。美國總統的任期設計為4年也是大有文章的,不是隨便規定的。美國總統權力是典型的“內小外大”的權力模式,即內政權力小,外交權力很大,畢竟美國政府屬於外向型政府。美國是三權分治的國家,美國總統的享有的權力是美國國會節制下的有限的行政自由權力及外交權力。美國總統名義上是“三軍統帥”,但實際上無權直接指揮軍隊,除了對外戰爭,美國總統平時是無調兵權的,即使在對外戰爭中總統想起用誰當指揮官仍需國會任命才算合法。美國總統提名的國防部長只是屬於文職官員,手中無兵權,國防部長段主要職責是與軍方交往或參與軍方制定對外軍事政策。所以美國總統與美國軍隊的興衰並沒有直接的聯繫。

特朗普動搖得了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嗎?特朗普名為統帥,有弄軍之權,但美軍的命運並不是特朗普說了算的。美國總統的任期設計為4年也是大有文章的,不是隨便規定的。美國總統權力是典型的“內小外大”的權力模式,即內政權力小,外交權力很大,畢竟美國政府屬於外向型政府。美國是三權分治的國家,美國總統的享有的權力是美國國會節制下的有限的行政自由權力及外交權力。美國總統名義上是“三軍統帥”,但實際上無權直接指揮軍隊,除了對外戰爭,美國總統平時是無調兵權的,即使在對外戰爭中總統想起用誰當指揮官仍需國會任命才算合法。美國總統提名的國防部長只是屬於文職官員,手中無兵權,國防部長段主要職責是與軍方交往或參與軍方制定對外軍事政策。所以美國總統與美國軍隊的興衰並沒有直接的聯繫。

美國軍事力量真正的後臺老闆是美國眾議院。美國眾議院議員是民眾選舉出來管理國家的“臨時代理人”,他們才是美軍的真正指揮員。不管特朗普政府願不願意提高軍費,美國眾議院都會給美軍撥款。美國軍隊怎樣建設總統是可以提議的,但怎樣建,花多少錢的決定人這美國眾議院。特朗普也是非常重視美軍的,他還是第一個提出建立美國太空軍的總統。特朗普也非常明白美國推行霸權的工具是美軍,而且他還有巨大的軍事野心。退出《中導條約》就是特朗普乾的,發展新一代導彈和核打擊技術也是他乾的。當然,這屬於總統的行政權力。

特朗普一系列倒退的外交政策讓美國受到了巨大的影響,長使以往,美國必然今衰落,但是美國總統的任期只有4年,幹不好是不能連任的。4年的時間不足以破壞美國的根基,何況特朗普已成“跛腳鴨”,處處受限於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所以他的破壞力反而越來退小,加上支持率連續走低,特朗普也不敢太亂來。這就是美國設計總統任期4年,2年一箇中期議會選舉的奧妙所在,這個制度設計的一個目的就是把不合格總統和不稱職議員的破壞力降低到最小,這就是常說的“制度自我糾錯”。眾觀特朗普之行政,估計他也沒機會再連任。

特朗普動搖得了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嗎?特朗普名為統帥,有弄軍之權,但美軍的命運並不是特朗普說了算的。美國總統的任期設計為4年也是大有文章的,不是隨便規定的。美國總統權力是典型的“內小外大”的權力模式,即內政權力小,外交權力很大,畢竟美國政府屬於外向型政府。美國是三權分治的國家,美國總統的享有的權力是美國國會節制下的有限的行政自由權力及外交權力。美國總統名義上是“三軍統帥”,但實際上無權直接指揮軍隊,除了對外戰爭,美國總統平時是無調兵權的,即使在對外戰爭中總統想起用誰當指揮官仍需國會任命才算合法。美國總統提名的國防部長只是屬於文職官員,手中無兵權,國防部長段主要職責是與軍方交往或參與軍方制定對外軍事政策。所以美國總統與美國軍隊的興衰並沒有直接的聯繫。

美國軍事力量真正的後臺老闆是美國眾議院。美國眾議院議員是民眾選舉出來管理國家的“臨時代理人”,他們才是美軍的真正指揮員。不管特朗普政府願不願意提高軍費,美國眾議院都會給美軍撥款。美國軍隊怎樣建設總統是可以提議的,但怎樣建,花多少錢的決定人這美國眾議院。特朗普也是非常重視美軍的,他還是第一個提出建立美國太空軍的總統。特朗普也非常明白美國推行霸權的工具是美軍,而且他還有巨大的軍事野心。退出《中導條約》就是特朗普乾的,發展新一代導彈和核打擊技術也是他乾的。當然,這屬於總統的行政權力。

特朗普一系列倒退的外交政策讓美國受到了巨大的影響,長使以往,美國必然今衰落,但是美國總統的任期只有4年,幹不好是不能連任的。4年的時間不足以破壞美國的根基,何況特朗普已成“跛腳鴨”,處處受限於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所以他的破壞力反而越來退小,加上支持率連續走低,特朗普也不敢太亂來。這就是美國設計總統任期4年,2年一箇中期議會選舉的奧妙所在,這個制度設計的一個目的就是把不合格總統和不稱職議員的破壞力降低到最小,這就是常說的“制度自我糾錯”。眾觀特朗普之行政,估計他也沒機會再連任。

美國總統可以推翻前任的所有政策。一旦民主光上臺,特瘋子的政策可能被全部廢除,民主黨對特朗普非常不滿,已兩次提出彈劾。民主黨能控制眾議院,憑的是議員席位,民主黨的席位多說明大部分美國民眾已經不再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是所有美國45任總統中最另類的人。但他也是美國軍事霸權主義野心最大的美國總統之一,上文提到的《中導條約》、太空部隊、發展新型彈道導彈(核武)就是他乾的“好事”,他甚比冷戰時期的任何一位美國總統更具有軍事霸權思想。所以,特朗普不是美軍霸主地位的掘墓人,雖然它是美國霸權的掘墓人,但是他的政治生命時日已不多,總的來說他對美國軍事霸權的破壞還很有限。

特朗普動搖得了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嗎?特朗普名為統帥,有弄軍之權,但美軍的命運並不是特朗普說了算的。美國總統的任期設計為4年也是大有文章的,不是隨便規定的。美國總統權力是典型的“內小外大”的權力模式,即內政權力小,外交權力很大,畢竟美國政府屬於外向型政府。美國是三權分治的國家,美國總統的享有的權力是美國國會節制下的有限的行政自由權力及外交權力。美國總統名義上是“三軍統帥”,但實際上無權直接指揮軍隊,除了對外戰爭,美國總統平時是無調兵權的,即使在對外戰爭中總統想起用誰當指揮官仍需國會任命才算合法。美國總統提名的國防部長只是屬於文職官員,手中無兵權,國防部長段主要職責是與軍方交往或參與軍方制定對外軍事政策。所以美國總統與美國軍隊的興衰並沒有直接的聯繫。

美國軍事力量真正的後臺老闆是美國眾議院。美國眾議院議員是民眾選舉出來管理國家的“臨時代理人”,他們才是美軍的真正指揮員。不管特朗普政府願不願意提高軍費,美國眾議院都會給美軍撥款。美國軍隊怎樣建設總統是可以提議的,但怎樣建,花多少錢的決定人這美國眾議院。特朗普也是非常重視美軍的,他還是第一個提出建立美國太空軍的總統。特朗普也非常明白美國推行霸權的工具是美軍,而且他還有巨大的軍事野心。退出《中導條約》就是特朗普乾的,發展新一代導彈和核打擊技術也是他乾的。當然,這屬於總統的行政權力。

特朗普一系列倒退的外交政策讓美國受到了巨大的影響,長使以往,美國必然今衰落,但是美國總統的任期只有4年,幹不好是不能連任的。4年的時間不足以破壞美國的根基,何況特朗普已成“跛腳鴨”,處處受限於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所以他的破壞力反而越來退小,加上支持率連續走低,特朗普也不敢太亂來。這就是美國設計總統任期4年,2年一箇中期議會選舉的奧妙所在,這個制度設計的一個目的就是把不合格總統和不稱職議員的破壞力降低到最小,這就是常說的“制度自我糾錯”。眾觀特朗普之行政,估計他也沒機會再連任。

美國總統可以推翻前任的所有政策。一旦民主光上臺,特瘋子的政策可能被全部廢除,民主黨對特朗普非常不滿,已兩次提出彈劾。民主黨能控制眾議院,憑的是議員席位,民主黨的席位多說明大部分美國民眾已經不再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是所有美國45任總統中最另類的人。但他也是美國軍事霸權主義野心最大的美國總統之一,上文提到的《中導條約》、太空部隊、發展新型彈道導彈(核武)就是他乾的“好事”,他甚比冷戰時期的任何一位美國總統更具有軍事霸權思想。所以,特朗普不是美軍霸主地位的掘墓人,雖然它是美國霸權的掘墓人,但是他的政治生命時日已不多,總的來說他對美國軍事霸權的破壞還很有限。

特朗普雖然不敢與伊朗、委內瑞拉、俄等開戰,但這些反美“先進單位”也不敢主動招惹美國。當然,如果真的打,美國也會很難受,不是美國軍力不行,而是美國軍力太貴了。

直到今天,美軍仍然是天下第一,但是事實上美國打阿富汗和伊拉克就夠嗆,打了二十多每年,至今仍深陷其中。至於打伊朗和委內瑞拉這樣的中等國家,美國就更加難以取勝,而且將會付出上萬億美元的戰資。這是美國國力難以承受的。美軍的作戰威力相對減低不是美軍不夠強大,而是美國財力越來越吃緊。

特朗普動搖得了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嗎?特朗普名為統帥,有弄軍之權,但美軍的命運並不是特朗普說了算的。美國總統的任期設計為4年也是大有文章的,不是隨便規定的。美國總統權力是典型的“內小外大”的權力模式,即內政權力小,外交權力很大,畢竟美國政府屬於外向型政府。美國是三權分治的國家,美國總統的享有的權力是美國國會節制下的有限的行政自由權力及外交權力。美國總統名義上是“三軍統帥”,但實際上無權直接指揮軍隊,除了對外戰爭,美國總統平時是無調兵權的,即使在對外戰爭中總統想起用誰當指揮官仍需國會任命才算合法。美國總統提名的國防部長只是屬於文職官員,手中無兵權,國防部長段主要職責是與軍方交往或參與軍方制定對外軍事政策。所以美國總統與美國軍隊的興衰並沒有直接的聯繫。

美國軍事力量真正的後臺老闆是美國眾議院。美國眾議院議員是民眾選舉出來管理國家的“臨時代理人”,他們才是美軍的真正指揮員。不管特朗普政府願不願意提高軍費,美國眾議院都會給美軍撥款。美國軍隊怎樣建設總統是可以提議的,但怎樣建,花多少錢的決定人這美國眾議院。特朗普也是非常重視美軍的,他還是第一個提出建立美國太空軍的總統。特朗普也非常明白美國推行霸權的工具是美軍,而且他還有巨大的軍事野心。退出《中導條約》就是特朗普乾的,發展新一代導彈和核打擊技術也是他乾的。當然,這屬於總統的行政權力。

特朗普一系列倒退的外交政策讓美國受到了巨大的影響,長使以往,美國必然今衰落,但是美國總統的任期只有4年,幹不好是不能連任的。4年的時間不足以破壞美國的根基,何況特朗普已成“跛腳鴨”,處處受限於民主黨掌控的眾議院,所以他的破壞力反而越來退小,加上支持率連續走低,特朗普也不敢太亂來。這就是美國設計總統任期4年,2年一箇中期議會選舉的奧妙所在,這個制度設計的一個目的就是把不合格總統和不稱職議員的破壞力降低到最小,這就是常說的“制度自我糾錯”。眾觀特朗普之行政,估計他也沒機會再連任。

美國總統可以推翻前任的所有政策。一旦民主光上臺,特瘋子的政策可能被全部廢除,民主黨對特朗普非常不滿,已兩次提出彈劾。民主黨能控制眾議院,憑的是議員席位,民主黨的席位多說明大部分美國民眾已經不再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是所有美國45任總統中最另類的人。但他也是美國軍事霸權主義野心最大的美國總統之一,上文提到的《中導條約》、太空部隊、發展新型彈道導彈(核武)就是他乾的“好事”,他甚比冷戰時期的任何一位美國總統更具有軍事霸權思想。所以,特朗普不是美軍霸主地位的掘墓人,雖然它是美國霸權的掘墓人,但是他的政治生命時日已不多,總的來說他對美國軍事霸權的破壞還很有限。

特朗普雖然不敢與伊朗、委內瑞拉、俄等開戰,但這些反美“先進單位”也不敢主動招惹美國。當然,如果真的打,美國也會很難受,不是美國軍力不行,而是美國軍力太貴了。

直到今天,美軍仍然是天下第一,但是事實上美國打阿富汗和伊拉克就夠嗆,打了二十多每年,至今仍深陷其中。至於打伊朗和委內瑞拉這樣的中等國家,美國就更加難以取勝,而且將會付出上萬億美元的戰資。這是美國國力難以承受的。美軍的作戰威力相對減低不是美軍不夠強大,而是美國財力越來越吃緊。

美國一直在尋找一招制敵的武裝能力,但熱武器發展至今天似乎已經遇到了瓶頸,隨著時間的推移,各大國的軍力是似是越未越接近,而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也日益受到了挑戰。當然,這不是特朗普的原因,而是科技的原因。

美國越來越害怕公平競爭,美軍也是如此。

李姓先生
2019-09-16

特朗普正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這是完全不存在的事情,特朗普不僅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實際上他還在不斷強化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所謂特朗普給美國社會造成了巨大的衝擊,這只是少部分人誇大其詞的說法,特朗普並沒有讓美國社會遭遇什麼危機,美國更不會因為特朗普而面臨毀滅性的傷害。

特朗普正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這是完全不存在的事情,特朗普不僅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實際上他還在不斷強化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所謂特朗普給美國社會造成了巨大的衝擊,這只是少部分人誇大其詞的說法,特朗普並沒有讓美國社會遭遇什麼危機,美國更不會因為特朗普而面臨毀滅性的傷害。
(特朗普與美軍士兵)


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大概可以從兩個方面去分析,一方面是美國自身強大的軍事實力,另一方面則是美國和眾多盟友組成的軍事同盟組織。美國之所以能夠維持其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首先它自身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這是最根本的要素,如果美國自己不夠強大,那它將沒辦法做自己盟友的老大,美國更不可能在必要的時候通過武力維護其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美國每年的軍費開支高達7000億美元,其佔全球軍費開支總額的將近40%,依靠鉅額的軍費開支,美國政府才得以建立一支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

當然,如果美國僅僅只是自身軍事實力強大,那它還不足以擁有目前這樣穩固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除了自身的軍事實力之外,美國還有數量眾多的盟友,美國盟友幾乎遍佈全球各大洲,而且全世界範圍內的發達國家大多都是美國的盟友,這些盟友和美國共同構建了美國的軍事霸主體系。亞洲的日本、韓國和以色列,歐洲的德國、英國、法國和意大利等國,這些都是目前全球軍事實力相對比較強大的國家,而它們都是美國的盟友。在非美國盟友國家當中也就俄羅斯、中國和印度的軍事實力比較強大,其它國家軍隊的戰鬥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計,所以美國加上它盟友的軍事實力幾乎可以碾壓世界,這就是美國軍事霸權的根基。

特朗普正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這是完全不存在的事情,特朗普不僅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實際上他還在不斷強化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所謂特朗普給美國社會造成了巨大的衝擊,這只是少部分人誇大其詞的說法,特朗普並沒有讓美國社會遭遇什麼危機,美國更不會因為特朗普而面臨毀滅性的傷害。
(特朗普與美軍士兵)


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大概可以從兩個方面去分析,一方面是美國自身強大的軍事實力,另一方面則是美國和眾多盟友組成的軍事同盟組織。美國之所以能夠維持其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首先它自身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這是最根本的要素,如果美國自己不夠強大,那它將沒辦法做自己盟友的老大,美國更不可能在必要的時候通過武力維護其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美國每年的軍費開支高達7000億美元,其佔全球軍費開支總額的將近40%,依靠鉅額的軍費開支,美國政府才得以建立一支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

當然,如果美國僅僅只是自身軍事實力強大,那它還不足以擁有目前這樣穩固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除了自身的軍事實力之外,美國還有數量眾多的盟友,美國盟友幾乎遍佈全球各大洲,而且全世界範圍內的發達國家大多都是美國的盟友,這些盟友和美國共同構建了美國的軍事霸主體系。亞洲的日本、韓國和以色列,歐洲的德國、英國、法國和意大利等國,這些都是目前全球軍事實力相對比較強大的國家,而它們都是美國的盟友。在非美國盟友國家當中也就俄羅斯、中國和印度的軍事實力比較強大,其它國家軍隊的戰鬥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計,所以美國加上它盟友的軍事實力幾乎可以碾壓世界,這就是美國軍事霸權的根基。
(特朗普在航母上發表講話)

特朗普是不是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呢?如果僅僅從美國和盟友關係的角度來看,似乎特朗普對於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是有些不利,因為特朗普對於美國的盟友總是有很多要求,這讓美國跟盟友的關係看起來很不和諧,比如特朗普要求日本和韓國承擔更多的美國駐軍費用,他還要求德國等北約國家提高本國的軍費開支比例,這些都曾一度導致美國和盟友產生矛盾和分歧。不過特朗普要求德國等北約國家提高本國的軍費開支比例,這本質上其實還是為了強化北約的整體軍事實力,而美國盟友軍事實力的強大也會間接強化美國的全球霸主地位。

另外如果我們從美國自身軍事實力的角度分析,那特朗普不僅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他更是在大力強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奧巴馬在任期間曾多次削減美國的軍費開支,2014年美國軍費開支一度降到只有5200億美元左右,在特朗普首次擔任美國總統之後的2017年,美國軍費開支也才6100億美元,2018年美國軍費開支為6220億美元。為了打造一支強大的美國軍隊,特朗普在2019年直接將美國軍費提高900多億美元到7160億美元,這一增長數額已經超過了除中國之外的其它任何國家全年的軍費開支。

特朗普正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這是完全不存在的事情,特朗普不僅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實際上他還在不斷強化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所謂特朗普給美國社會造成了巨大的衝擊,這只是少部分人誇大其詞的說法,特朗普並沒有讓美國社會遭遇什麼危機,美國更不會因為特朗普而面臨毀滅性的傷害。
(特朗普與美軍士兵)


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大概可以從兩個方面去分析,一方面是美國自身強大的軍事實力,另一方面則是美國和眾多盟友組成的軍事同盟組織。美國之所以能夠維持其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首先它自身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這是最根本的要素,如果美國自己不夠強大,那它將沒辦法做自己盟友的老大,美國更不可能在必要的時候通過武力維護其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美國每年的軍費開支高達7000億美元,其佔全球軍費開支總額的將近40%,依靠鉅額的軍費開支,美國政府才得以建立一支全世界最強大的軍隊。

當然,如果美國僅僅只是自身軍事實力強大,那它還不足以擁有目前這樣穩固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除了自身的軍事實力之外,美國還有數量眾多的盟友,美國盟友幾乎遍佈全球各大洲,而且全世界範圍內的發達國家大多都是美國的盟友,這些盟友和美國共同構建了美國的軍事霸主體系。亞洲的日本、韓國和以色列,歐洲的德國、英國、法國和意大利等國,這些都是目前全球軍事實力相對比較強大的國家,而它們都是美國的盟友。在非美國盟友國家當中也就俄羅斯、中國和印度的軍事實力比較強大,其它國家軍隊的戰鬥力基本可以忽略不計,所以美國加上它盟友的軍事實力幾乎可以碾壓世界,這就是美國軍事霸權的根基。
(特朗普在航母上發表講話)

特朗普是不是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呢?如果僅僅從美國和盟友關係的角度來看,似乎特朗普對於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是有些不利,因為特朗普對於美國的盟友總是有很多要求,這讓美國跟盟友的關係看起來很不和諧,比如特朗普要求日本和韓國承擔更多的美國駐軍費用,他還要求德國等北約國家提高本國的軍費開支比例,這些都曾一度導致美國和盟友產生矛盾和分歧。不過特朗普要求德國等北約國家提高本國的軍費開支比例,這本質上其實還是為了強化北約的整體軍事實力,而美國盟友軍事實力的強大也會間接強化美國的全球霸主地位。

另外如果我們從美國自身軍事實力的角度分析,那特朗普不僅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他更是在大力強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奧巴馬在任期間曾多次削減美國的軍費開支,2014年美國軍費開支一度降到只有5200億美元左右,在特朗普首次擔任美國總統之後的2017年,美國軍費開支也才6100億美元,2018年美國軍費開支為6220億美元。為了打造一支強大的美國軍隊,特朗普在2019年直接將美國軍費提高900多億美元到7160億美元,這一增長數額已經超過了除中國之外的其它任何國家全年的軍費開支。
(特朗普在美軍航母上)

儘管特朗普在成為美國總統之前是一位商人,但特朗普可不是那種只會做生意的總統,他對於美國軍隊的建設也是一點也不含糊,從2019年美國一年增加的軍費開支我們也可以看出特朗普打造強大美軍的雄心壯志。況且我們都知道特朗普在2016年競選總統的時候有一句口號是“讓美國再次偉大”,既然要“讓美國再次偉大”,那軍隊的建設肯定是不能缺少的,畢竟美國的強大一直都比較全面。最後再強調一點,其實只要特朗普能夠讓美國經濟持續強勁增長,當美國經濟實力不斷強大的時候,美國的軍事實力自然也就會隨之更加強大,所以特朗普並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他反而在強化美國的霸主地位。

铁岭锋
2019-09-16

感謝國寶友邀請!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在前蘇聯解體後找到如日中天,世紀之交的美國從1999到2003年,4年發動了三場戰爭,並且獲得了傳統戰爭模式的完勝,小布什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美軍橫掃拉克之後,曾經豪邁的向世界宣佈:美國可以打同時打贏兩場半戰爭!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在前蘇聯解體後找到如日中天,世紀之交的美國從1999到2003年,4年發動了三場戰爭,並且獲得了傳統戰爭模式的完勝,小布什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美軍橫掃拉克之後,曾經豪邁的向世界宣佈:美國可以打同時打贏兩場半戰爭!

然而時間剛過了5年,那支全球霸主的美軍竟然不敢真正的打一仗了——格魯吉亞被美國的戰爭拋棄了;烏克蘭也別無二致;在敘利亞拖泥帶水,瞻前顧後導致美國從敘利亞局勢的導演變成了溜邊兒打醬油的角色;到美國的後院委內瑞拉,俄羅斯的一支非武裝百人小分隊,並迫使特朗普總統放棄了他的abcd計劃;直到目前的美國與伊朗在海灣的對峙,竟讓那個中等國家伊朗,用1發老掉牙的防空導彈,美國手裡我知道它控制多年的海灣局勢主導權,這些無疑都在表明,美國在全球的軍事霸主地位被無視了。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在前蘇聯解體後找到如日中天,世紀之交的美國從1999到2003年,4年發動了三場戰爭,並且獲得了傳統戰爭模式的完勝,小布什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美軍橫掃拉克之後,曾經豪邁的向世界宣佈:美國可以打同時打贏兩場半戰爭!

然而時間剛過了5年,那支全球霸主的美軍竟然不敢真正的打一仗了——格魯吉亞被美國的戰爭拋棄了;烏克蘭也別無二致;在敘利亞拖泥帶水,瞻前顧後導致美國從敘利亞局勢的導演變成了溜邊兒打醬油的角色;到美國的後院委內瑞拉,俄羅斯的一支非武裝百人小分隊,並迫使特朗普總統放棄了他的abcd計劃;直到目前的美國與伊朗在海灣的對峙,竟讓那個中等國家伊朗,用1發老掉牙的防空導彈,美國手裡我知道它控制多年的海灣局勢主導權,這些無疑都在表明,美國在全球的軍事霸主地位被無視了。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在前蘇聯解體後找到如日中天,世紀之交的美國從1999到2003年,4年發動了三場戰爭,並且獲得了傳統戰爭模式的完勝,小布什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美軍橫掃拉克之後,曾經豪邁的向世界宣佈:美國可以打同時打贏兩場半戰爭!

然而時間剛過了5年,那支全球霸主的美軍竟然不敢真正的打一仗了——格魯吉亞被美國的戰爭拋棄了;烏克蘭也別無二致;在敘利亞拖泥帶水,瞻前顧後導致美國從敘利亞局勢的導演變成了溜邊兒打醬油的角色;到美國的後院委內瑞拉,俄羅斯的一支非武裝百人小分隊,並迫使特朗普總統放棄了他的abcd計劃;直到目前的美國與伊朗在海灣的對峙,竟讓那個中等國家伊朗,用1發老掉牙的防空導彈,美國手裡我知道它控制多年的海灣局勢主導權,這些無疑都在表明,美國在全球的軍事霸主地位被無視了。


這種結果,這種責任無論如何也賴不到特朗普總統頭上。責任在誰?無可置疑這必須歸咎於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是他以在美國至高無上的霸權,操縱美國曆屆政府和國會,為了這個集團的永恆利益,制定並奉行了70多年爭霸全球的基本國策,併為此發動了兩百多場戰爭,打造了一支豪華龐大似乎天下無敵的美軍,投入龐大經費的顛覆他國政權制造他國混亂的政策,在為這個集團創造了龐大利益的同時,揮霍了美國積攢了170年的家底兒,又耗光了掠奪世界70年的幾十萬億美元的財富,而且還敗光了其子孫20多萬億美元的未來基業。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在前蘇聯解體後找到如日中天,世紀之交的美國從1999到2003年,4年發動了三場戰爭,並且獲得了傳統戰爭模式的完勝,小布什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美軍橫掃拉克之後,曾經豪邁的向世界宣佈:美國可以打同時打贏兩場半戰爭!

然而時間剛過了5年,那支全球霸主的美軍竟然不敢真正的打一仗了——格魯吉亞被美國的戰爭拋棄了;烏克蘭也別無二致;在敘利亞拖泥帶水,瞻前顧後導致美國從敘利亞局勢的導演變成了溜邊兒打醬油的角色;到美國的後院委內瑞拉,俄羅斯的一支非武裝百人小分隊,並迫使特朗普總統放棄了他的abcd計劃;直到目前的美國與伊朗在海灣的對峙,竟讓那個中等國家伊朗,用1發老掉牙的防空導彈,美國手裡我知道它控制多年的海灣局勢主導權,這些無疑都在表明,美國在全球的軍事霸主地位被無視了。


這種結果,這種責任無論如何也賴不到特朗普總統頭上。責任在誰?無可置疑這必須歸咎於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是他以在美國至高無上的霸權,操縱美國曆屆政府和國會,為了這個集團的永恆利益,制定並奉行了70多年爭霸全球的基本國策,併為此發動了兩百多場戰爭,打造了一支豪華龐大似乎天下無敵的美軍,投入龐大經費的顛覆他國政權制造他國混亂的政策,在為這個集團創造了龐大利益的同時,揮霍了美國積攢了170年的家底兒,又耗光了掠奪世界70年的幾十萬億美元的財富,而且還敗光了其子孫20多萬億美元的未來基業。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在前蘇聯解體後找到如日中天,世紀之交的美國從1999到2003年,4年發動了三場戰爭,並且獲得了傳統戰爭模式的完勝,小布什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美軍橫掃拉克之後,曾經豪邁的向世界宣佈:美國可以打同時打贏兩場半戰爭!

然而時間剛過了5年,那支全球霸主的美軍竟然不敢真正的打一仗了——格魯吉亞被美國的戰爭拋棄了;烏克蘭也別無二致;在敘利亞拖泥帶水,瞻前顧後導致美國從敘利亞局勢的導演變成了溜邊兒打醬油的角色;到美國的後院委內瑞拉,俄羅斯的一支非武裝百人小分隊,並迫使特朗普總統放棄了他的abcd計劃;直到目前的美國與伊朗在海灣的對峙,竟讓那個中等國家伊朗,用1發老掉牙的防空導彈,美國手裡我知道它控制多年的海灣局勢主導權,這些無疑都在表明,美國在全球的軍事霸主地位被無視了。


這種結果,這種責任無論如何也賴不到特朗普總統頭上。責任在誰?無可置疑這必須歸咎於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是他以在美國至高無上的霸權,操縱美國曆屆政府和國會,為了這個集團的永恆利益,制定並奉行了70多年爭霸全球的基本國策,併為此發動了兩百多場戰爭,打造了一支豪華龐大似乎天下無敵的美軍,投入龐大經費的顛覆他國政權制造他國混亂的政策,在為這個集團創造了龐大利益的同時,揮霍了美國積攢了170年的家底兒,又耗光了掠奪世界70年的幾十萬億美元的財富,而且還敗光了其子孫20多萬億美元的未來基業。


美國這個帝國豪門破落了,不但是沒錢了,而且還拉了根本無法償還這一屁股債,這個債務正在以無法遏制的,重力加速度的趨勢快速膨脹擴張,一旦突破了30多萬億美元的臨界點,其龐大的債息就想吃掉美國財政。債務違約,其資金鍊斷裂導致的金融危機合併債務危機,又將引爆摧毀美國體制的經濟大崩潰,美國在這種正在越來越快臨近的巨大危機逼迫下,再也沒錢使用那個巨大的吞金獸——世界霸主的龐大美軍 ,離開了美元的支撐,美軍這家世界最龐大的戰爭機器就無法開動,陷入癱瘓的這支戰爭力量何談霸主地位?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在前蘇聯解體後找到如日中天,世紀之交的美國從1999到2003年,4年發動了三場戰爭,並且獲得了傳統戰爭模式的完勝,小布什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美軍橫掃拉克之後,曾經豪邁的向世界宣佈:美國可以打同時打贏兩場半戰爭!

然而時間剛過了5年,那支全球霸主的美軍竟然不敢真正的打一仗了——格魯吉亞被美國的戰爭拋棄了;烏克蘭也別無二致;在敘利亞拖泥帶水,瞻前顧後導致美國從敘利亞局勢的導演變成了溜邊兒打醬油的角色;到美國的後院委內瑞拉,俄羅斯的一支非武裝百人小分隊,並迫使特朗普總統放棄了他的abcd計劃;直到目前的美國與伊朗在海灣的對峙,竟讓那個中等國家伊朗,用1發老掉牙的防空導彈,美國手裡我知道它控制多年的海灣局勢主導權,這些無疑都在表明,美國在全球的軍事霸主地位被無視了。


這種結果,這種責任無論如何也賴不到特朗普總統頭上。責任在誰?無可置疑這必須歸咎於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是他以在美國至高無上的霸權,操縱美國曆屆政府和國會,為了這個集團的永恆利益,制定並奉行了70多年爭霸全球的基本國策,併為此發動了兩百多場戰爭,打造了一支豪華龐大似乎天下無敵的美軍,投入龐大經費的顛覆他國政權制造他國混亂的政策,在為這個集團創造了龐大利益的同時,揮霍了美國積攢了170年的家底兒,又耗光了掠奪世界70年的幾十萬億美元的財富,而且還敗光了其子孫20多萬億美元的未來基業。


美國這個帝國豪門破落了,不但是沒錢了,而且還拉了根本無法償還這一屁股債,這個債務正在以無法遏制的,重力加速度的趨勢快速膨脹擴張,一旦突破了30多萬億美元的臨界點,其龐大的債息就想吃掉美國財政。債務違約,其資金鍊斷裂導致的金融危機合併債務危機,又將引爆摧毀美國體制的經濟大崩潰,美國在這種正在越來越快臨近的巨大危機逼迫下,再也沒錢使用那個巨大的吞金獸——世界霸主的龐大美軍 ,離開了美元的支撐,美軍這家世界最龐大的戰爭機器就無法開動,陷入癱瘓的這支戰爭力量何談霸主地位?

在美國這種狀態逼迫下的特朗普總統,選擇了對世界發動貿易戰,對委內瑞拉、伊朗石油出口控制權的爭奪戰,企圖這種方式更大力度的打劫訛詐世界財富,為美國經濟續命,為美國在世界的軍事霸主地位續命,同時又大幅度擴張軍費,有直接加固美軍的這種霸主地位。

感謝國寶友邀請!

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主地位的責任,不在特朗普總統,而在於美國的經濟現狀。相反特朗普總統正在力求挽狂瀾於既倒,竭盡全力地試圖恢復美國的經濟實力,客觀的評價,這其中就包括他要維護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並且還有直接的大規模的擴張軍費,培植美國軍事霸主地位的基礎。只是由於這種竭澤而漁的方式,說話會這作用相反而已。


美國的軍事霸主地位,在前蘇聯解體後找到如日中天,世紀之交的美國從1999到2003年,4年發動了三場戰爭,並且獲得了傳統戰爭模式的完勝,小布什的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美軍橫掃拉克之後,曾經豪邁的向世界宣佈:美國可以打同時打贏兩場半戰爭!

然而時間剛過了5年,那支全球霸主的美軍竟然不敢真正的打一仗了——格魯吉亞被美國的戰爭拋棄了;烏克蘭也別無二致;在敘利亞拖泥帶水,瞻前顧後導致美國從敘利亞局勢的導演變成了溜邊兒打醬油的角色;到美國的後院委內瑞拉,俄羅斯的一支非武裝百人小分隊,並迫使特朗普總統放棄了他的abcd計劃;直到目前的美國與伊朗在海灣的對峙,竟讓那個中等國家伊朗,用1發老掉牙的防空導彈,美國手裡我知道它控制多年的海灣局勢主導權,這些無疑都在表明,美國在全球的軍事霸主地位被無視了。


這種結果,這種責任無論如何也賴不到特朗普總統頭上。責任在誰?無可置疑這必須歸咎於美國的軍工複合體,是他以在美國至高無上的霸權,操縱美國曆屆政府和國會,為了這個集團的永恆利益,制定並奉行了70多年爭霸全球的基本國策,併為此發動了兩百多場戰爭,打造了一支豪華龐大似乎天下無敵的美軍,投入龐大經費的顛覆他國政權制造他國混亂的政策,在為這個集團創造了龐大利益的同時,揮霍了美國積攢了170年的家底兒,又耗光了掠奪世界70年的幾十萬億美元的財富,而且還敗光了其子孫20多萬億美元的未來基業。


美國這個帝國豪門破落了,不但是沒錢了,而且還拉了根本無法償還這一屁股債,這個債務正在以無法遏制的,重力加速度的趨勢快速膨脹擴張,一旦突破了30多萬億美元的臨界點,其龐大的債息就想吃掉美國財政。債務違約,其資金鍊斷裂導致的金融危機合併債務危機,又將引爆摧毀美國體制的經濟大崩潰,美國在這種正在越來越快臨近的巨大危機逼迫下,再也沒錢使用那個巨大的吞金獸——世界霸主的龐大美軍 ,離開了美元的支撐,美軍這家世界最龐大的戰爭機器就無法開動,陷入癱瘓的這支戰爭力量何談霸主地位?

在美國這種狀態逼迫下的特朗普總統,選擇了對世界發動貿易戰,對委內瑞拉、伊朗石油出口控制權的爭奪戰,企圖這種方式更大力度的打劫訛詐世界財富,為美國經濟續命,為美國在世界的軍事霸主地位續命,同時又大幅度擴張軍費,有直接加固美軍的這種霸主地位。

但這種野蠻方式的竭澤而漁,主動了美國與世界交流巨大紅利的來源,並繼續掏空透支美國政府的財力,必將讓美軍這個霸主地位消失得更快,並且打散了支撐美國各領域霸權的同盟體系,這也將造成對美軍已經正在消失的,全球霸主地位的重大沖擊。美軍,這叫架吞金獸的戰爭機器沒錢就癱瘓,何談霸主地位?

高峰军事观察
2019-09-17

美國是當今世界的一超大國(經濟、軍事和政治大國),其在經濟、科技、文化、金融、軍事和政治領域的綜合優勢,確立了美國的霸權地位。所以說,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並不是僅僅靠軍事實力來支撐的。比如俄羅斯,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經濟衰退瀕臨崩潰,直接導致常規軍事力量和部分核力量的衰落。

美國是當今世界的一超大國(經濟、軍事和政治大國),其在經濟、科技、文化、金融、軍事和政治領域的綜合優勢,確立了美國的霸權地位。所以說,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並不是僅僅靠軍事實力來支撐的。比如俄羅斯,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經濟衰退瀕臨崩潰,直接導致常規軍事力量和部分核力量的衰落。

如果只從軍事角度來看,特朗普不但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而是在極力的穩固和加強。首先特朗普政府為海陸空和海軍陸戰隊提供了裝備升級預算支持,並著力加強下一代武器裝備技術的研發,推進網絡信息化作戰力量和太空作戰力量的建設。以確保美軍實力發展的平衡和長期的領先優勢。

美國是當今世界的一超大國(經濟、軍事和政治大國),其在經濟、科技、文化、金融、軍事和政治領域的綜合優勢,確立了美國的霸權地位。所以說,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並不是僅僅靠軍事實力來支撐的。比如俄羅斯,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經濟衰退瀕臨崩潰,直接導致常規軍事力量和部分核力量的衰落。

如果只從軍事角度來看,特朗普不但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而是在極力的穩固和加強。首先特朗普政府為海陸空和海軍陸戰隊提供了裝備升級預算支持,並著力加強下一代武器裝備技術的研發,推進網絡信息化作戰力量和太空作戰力量的建設。以確保美軍實力發展的平衡和長期的領先優勢。

美國是當今世界的一超大國(經濟、軍事和政治大國),其在經濟、科技、文化、金融、軍事和政治領域的綜合優勢,確立了美國的霸權地位。所以說,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並不是僅僅靠軍事實力來支撐的。比如俄羅斯,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經濟衰退瀕臨崩潰,直接導致常規軍事力量和部分核力量的衰落。

如果只從軍事角度來看,特朗普不但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而是在極力的穩固和加強。首先特朗普政府為海陸空和海軍陸戰隊提供了裝備升級預算支持,並著力加強下一代武器裝備技術的研發,推進網絡信息化作戰力量和太空作戰力量的建設。以確保美軍實力發展的平衡和長期的領先優勢。

美國的全球軍事霸權還有另一個基礎性支撐,就是存在了幾十年的北約。特朗普為了鞏固北約,通過各種手段迫使北約盟友提高軍費比例。為了反制歐盟一體化、歐盟防務自主化對北約的削弱和衝擊,美國不惜公開鼓動英國脫歐,還鼓勵更多的歐盟成員國脫歐。其核心目的只有一個,把歐盟防務自主化消滅在萌芽中。

美國是當今世界的一超大國(經濟、軍事和政治大國),其在經濟、科技、文化、金融、軍事和政治領域的綜合優勢,確立了美國的霸權地位。所以說,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並不是僅僅靠軍事實力來支撐的。比如俄羅斯,蘇/聯解體以後,俄羅斯經濟衰退瀕臨崩潰,直接導致常規軍事力量和部分核力量的衰落。

如果只從軍事角度來看,特朗普不但沒有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而是在極力的穩固和加強。首先特朗普政府為海陸空和海軍陸戰隊提供了裝備升級預算支持,並著力加強下一代武器裝備技術的研發,推進網絡信息化作戰力量和太空作戰力量的建設。以確保美軍實力發展的平衡和長期的領先優勢。

美國的全球軍事霸權還有另一個基礎性支撐,就是存在了幾十年的北約。特朗普為了鞏固北約,通過各種手段迫使北約盟友提高軍費比例。為了反制歐盟一體化、歐盟防務自主化對北約的削弱和衝擊,美國不惜公開鼓動英國脫歐,還鼓勵更多的歐盟成員國脫歐。其核心目的只有一個,把歐盟防務自主化消滅在萌芽中。

不過特朗普上臺後實施的軍事發展策略和經濟戰略,對美國的全球信譽,以及在盟友體系中的信譽形成了極大地殺傷。造成美國與歐洲盟友的分歧加深並有相對立態勢發展的趨勢,而這種趨勢會加快世界多極化發展進程。由此削弱美國在世界經濟和政治影響力,以及美元霸權的根基。一旦美國經濟和美元霸權的弱勢開始顯現,那麼美國的全球軍事霸主地位就要開始動搖了。

淡然小司
2019-09-16

確切的說特朗普並不是正在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權主導地位,而是特朗普正在維護美國軍事霸權主導地位。別看特朗普再針對盟友身上不斷的使用軍事訛詐手段,迫使美國的盟友掏出更多的資金來上交保護費。特朗普的這些手段都是在維持美國龐大軍事開支,畢竟2019年的軍費預算已經達到了7170億美元,美國軍費的無底洞,必須要有所緩解。

確切的說特朗普並不是正在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權主導地位,而是特朗普正在維護美國軍事霸權主導地位。別看特朗普再針對盟友身上不斷的使用軍事訛詐手段,迫使美國的盟友掏出更多的資金來上交保護費。特朗普的這些手段都是在維持美國龐大軍事開支,畢竟2019年的軍費預算已經達到了7170億美元,美國軍費的無底洞,必須要有所緩解。

確切的說特朗普並不是正在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權主導地位,而是特朗普正在維護美國軍事霸權主導地位。別看特朗普再針對盟友身上不斷的使用軍事訛詐手段,迫使美國的盟友掏出更多的資金來上交保護費。特朗普的這些手段都是在維持美國龐大軍事開支,畢竟2019年的軍費預算已經達到了7170億美元,美國軍費的無底洞,必須要有所緩解。


正因為美國要保持強大的軍事優勢,美國才會在多種領域上研發更多的先進武器,為了保持這種優勢,美國必然增加投入的軍費開支,這些都是維護美國軍事霸權的根本。顯然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每一年都在逐漸增加美國軍事預算,這就是特朗普在維護美國強大軍事優勢在進行的努力。

確切的說特朗普並不是正在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權主導地位,而是特朗普正在維護美國軍事霸權主導地位。別看特朗普再針對盟友身上不斷的使用軍事訛詐手段,迫使美國的盟友掏出更多的資金來上交保護費。特朗普的這些手段都是在維持美國龐大軍事開支,畢竟2019年的軍費預算已經達到了7170億美元,美國軍費的無底洞,必須要有所緩解。


正因為美國要保持強大的軍事優勢,美國才會在多種領域上研發更多的先進武器,為了保持這種優勢,美國必然增加投入的軍費開支,這些都是維護美國軍事霸權的根本。顯然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每一年都在逐漸增加美國軍事預算,這就是特朗普在維護美國強大軍事優勢在進行的努力。

美國針對盟友收取高額的軍事保護費,顯然特朗普已經將在盟友的駐軍變成了一門非常賺錢的生意。特朗普一切都以利益優先,在眾多盟友國家收刮更多的軍費,為美國的軍事開支減負。畢竟美國在各國的駐軍也同樣讓美國消耗頗多,那麼讓駐軍國家承擔更多的軍費。顯然這是一個緩解美軍壓力的不錯辦法,從而讓美軍更多的軍費投入到提高戰鬥力和高新武器研製上來。

確切的說特朗普並不是正在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權主導地位,而是特朗普正在維護美國軍事霸權主導地位。別看特朗普再針對盟友身上不斷的使用軍事訛詐手段,迫使美國的盟友掏出更多的資金來上交保護費。特朗普的這些手段都是在維持美國龐大軍事開支,畢竟2019年的軍費預算已經達到了7170億美元,美國軍費的無底洞,必須要有所緩解。


正因為美國要保持強大的軍事優勢,美國才會在多種領域上研發更多的先進武器,為了保持這種優勢,美國必然增加投入的軍費開支,這些都是維護美國軍事霸權的根本。顯然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每一年都在逐漸增加美國軍事預算,這就是特朗普在維護美國強大軍事優勢在進行的努力。

美國針對盟友收取高額的軍事保護費,顯然特朗普已經將在盟友的駐軍變成了一門非常賺錢的生意。特朗普一切都以利益優先,在眾多盟友國家收刮更多的軍費,為美國的軍事開支減負。畢竟美國在各國的駐軍也同樣讓美國消耗頗多,那麼讓駐軍國家承擔更多的軍費。顯然這是一個緩解美軍壓力的不錯辦法,從而讓美軍更多的軍費投入到提高戰鬥力和高新武器研製上來。

而另一方面,美國為了保持軍事霸權的優勢,顯然,已經在根本上做出了防衛。軍事霸權的優勢,說白了就是高科技壟斷的優勢。有擁有壟斷的高科技實力,才會在軍事領域上佔得制高點。顯然美國掌控高科技優勢,不被其他國家所挑戰,就能維護住美國的軍事霸權優勢。而現在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對那些對美國形成挑戰的科技公司下手,哪怕是最下三濫的手段,美國都已經用上了。簡單的例子就是美國政府打壓一個華為企業,這就是維護美國高科技霸權的具體體現。

確切的說特朗普並不是正在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權主導地位,而是特朗普正在維護美國軍事霸權主導地位。別看特朗普再針對盟友身上不斷的使用軍事訛詐手段,迫使美國的盟友掏出更多的資金來上交保護費。特朗普的這些手段都是在維持美國龐大軍事開支,畢竟2019年的軍費預算已經達到了7170億美元,美國軍費的無底洞,必須要有所緩解。


正因為美國要保持強大的軍事優勢,美國才會在多種領域上研發更多的先進武器,為了保持這種優勢,美國必然增加投入的軍費開支,這些都是維護美國軍事霸權的根本。顯然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每一年都在逐漸增加美國軍事預算,這就是特朗普在維護美國強大軍事優勢在進行的努力。

美國針對盟友收取高額的軍事保護費,顯然特朗普已經將在盟友的駐軍變成了一門非常賺錢的生意。特朗普一切都以利益優先,在眾多盟友國家收刮更多的軍費,為美國的軍事開支減負。畢竟美國在各國的駐軍也同樣讓美國消耗頗多,那麼讓駐軍國家承擔更多的軍費。顯然這是一個緩解美軍壓力的不錯辦法,從而讓美軍更多的軍費投入到提高戰鬥力和高新武器研製上來。

而另一方面,美國為了保持軍事霸權的優勢,顯然,已經在根本上做出了防衛。軍事霸權的優勢,說白了就是高科技壟斷的優勢。有擁有壟斷的高科技實力,才會在軍事領域上佔得制高點。顯然美國掌控高科技優勢,不被其他國家所挑戰,就能維護住美國的軍事霸權優勢。而現在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對那些對美國形成挑戰的科技公司下手,哪怕是最下三濫的手段,美國都已經用上了。簡單的例子就是美國政府打壓一個華為企業,這就是維護美國高科技霸權的具體體現。

在軍事技術上,特朗普的主張是要保證軍隊的戰鬥力,對那些高新科技企業不玩活,還要著大價錢的行為表達了極大的憤怒。說白了,特朗普是想讓美國的錢花在刀印上,而不是完全扔給那些軍火巨頭的口袋裡。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逼迫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生產的F-35戰機降價,這也致使F-35戰機在2019年的生產任務當中首次價格低於了9000萬美元。再比如,特朗普並不看好美國的電磁彈射器,認為這樣高代價低,消費比的科技武器,不如將其換成好用便宜的蒸汽彈射器。這顯然是對於美軍戰鬥力的一個擔憂,畢竟再好的科技,可靠性不好也同樣不是一個好科技。

確切的說特朗普並不是正在動搖美國全球軍事霸權主導地位,而是特朗普正在維護美國軍事霸權主導地位。別看特朗普再針對盟友身上不斷的使用軍事訛詐手段,迫使美國的盟友掏出更多的資金來上交保護費。特朗普的這些手段都是在維持美國龐大軍事開支,畢竟2019年的軍費預算已經達到了7170億美元,美國軍費的無底洞,必須要有所緩解。


正因為美國要保持強大的軍事優勢,美國才會在多種領域上研發更多的先進武器,為了保持這種優勢,美國必然增加投入的軍費開支,這些都是維護美國軍事霸權的根本。顯然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每一年都在逐漸增加美國軍事預算,這就是特朗普在維護美國強大軍事優勢在進行的努力。

美國針對盟友收取高額的軍事保護費,顯然特朗普已經將在盟友的駐軍變成了一門非常賺錢的生意。特朗普一切都以利益優先,在眾多盟友國家收刮更多的軍費,為美國的軍事開支減負。畢竟美國在各國的駐軍也同樣讓美國消耗頗多,那麼讓駐軍國家承擔更多的軍費。顯然這是一個緩解美軍壓力的不錯辦法,從而讓美軍更多的軍費投入到提高戰鬥力和高新武器研製上來。

而另一方面,美國為了保持軍事霸權的優勢,顯然,已經在根本上做出了防衛。軍事霸權的優勢,說白了就是高科技壟斷的優勢。有擁有壟斷的高科技實力,才會在軍事領域上佔得制高點。顯然美國掌控高科技優勢,不被其他國家所挑戰,就能維護住美國的軍事霸權優勢。而現在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對那些對美國形成挑戰的科技公司下手,哪怕是最下三濫的手段,美國都已經用上了。簡單的例子就是美國政府打壓一個華為企業,這就是維護美國高科技霸權的具體體現。

在軍事技術上,特朗普的主張是要保證軍隊的戰鬥力,對那些高新科技企業不玩活,還要著大價錢的行為表達了極大的憤怒。說白了,特朗普是想讓美國的錢花在刀印上,而不是完全扔給那些軍火巨頭的口袋裡。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逼迫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生產的F-35戰機降價,這也致使F-35戰機在2019年的生產任務當中首次價格低於了9000萬美元。再比如,特朗普並不看好美國的電磁彈射器,認為這樣高代價低,消費比的科技武器,不如將其換成好用便宜的蒸汽彈射器。這顯然是對於美軍戰鬥力的一個擔憂,畢竟再好的科技,可靠性不好也同樣不是一個好科技。

因此,特朗普對於美國的軍事霸權看得尤為重要,切不可認為特朗普是在破壞美國的軍事霸權。特朗普的一切行動都在為美國霸權而努力,特朗普的宗旨目標是想讓“美國再次偉大”。而美國再次偉大的根基就是美國軍事霸權,一定要保持絕對的優勢,而這樣的優勢就需要做多方面的維繫。顯然特朗普無論從盟友身上榨取保護費,還是在軍事採購上壓低價格,這都是特朗普在軍事霸權上實實在在的做事。(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淡然小司原創,歡迎大家留言評論!)

东震木
2019-09-17

事實上,美國現在的全球軍事力量仍然是舉世公認的第一,絲毫沒有動搖的可能,反倒是不斷走在增強的路上。比如說,建立“太空軍”就是要確保美國一家獨大的領先優勢;同時美國的年度國防預算已經提高至7500億美元,這是史無前例的新高。

事實上,美國現在的全球軍事力量仍然是舉世公認的第一,絲毫沒有動搖的可能,反倒是不斷走在增強的路上。比如說,建立“太空軍”就是要確保美國一家獨大的領先優勢;同時美國的年度國防預算已經提高至7500億美元,這是史無前例的新高。

因此,認為特朗普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權地位顯然是不準確的,以他的瘋狂程度來說,只會讓美國更具有超強軍事實力和優勢。因為美國深知其軍事霸權是其他一切的保障,比如說美元金融霸權就得依靠軍事力量提供穩定的安全保障。所以,特朗普上臺以來,面對美國持續擴大的財政赤字(2020財年預計突破萬億美元大關)並沒有著手消減軍費開支,反而還加大投入力度。

事實上,美國現在的全球軍事力量仍然是舉世公認的第一,絲毫沒有動搖的可能,反倒是不斷走在增強的路上。比如說,建立“太空軍”就是要確保美國一家獨大的領先優勢;同時美國的年度國防預算已經提高至7500億美元,這是史無前例的新高。

因此,認為特朗普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權地位顯然是不準確的,以他的瘋狂程度來說,只會讓美國更具有超強軍事實力和優勢。因為美國深知其軍事霸權是其他一切的保障,比如說美元金融霸權就得依靠軍事力量提供穩定的安全保障。所以,特朗普上臺以來,面對美國持續擴大的財政赤字(2020財年預計突破萬億美元大關)並沒有著手消減軍費開支,反而還加大投入力度。

根據美國國防部的公開數據顯示,截止目前,美國在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海外軍事基地依然有514個(實際上按照第三方的數據來看,應該是800個),每年度需要的維護費用就超過200億美元(以第三方的數據估算應該是1500億美元)。由此可見,現在的美國並沒有消減其海外駐軍規模,而且還在波蘭等國家繼續增派軍事人員。

事實上,美國現在的全球軍事力量仍然是舉世公認的第一,絲毫沒有動搖的可能,反倒是不斷走在增強的路上。比如說,建立“太空軍”就是要確保美國一家獨大的領先優勢;同時美國的年度國防預算已經提高至7500億美元,這是史無前例的新高。

因此,認為特朗普在動搖美國的全球軍事霸權地位顯然是不準確的,以他的瘋狂程度來說,只會讓美國更具有超強軍事實力和優勢。因為美國深知其軍事霸權是其他一切的保障,比如說美元金融霸權就得依靠軍事力量提供穩定的安全保障。所以,特朗普上臺以來,面對美國持續擴大的財政赤字(2020財年預計突破萬億美元大關)並沒有著手消減軍費開支,反而還加大投入力度。

根據美國國防部的公開數據顯示,截止目前,美國在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海外軍事基地依然有514個(實際上按照第三方的數據來看,應該是800個),每年度需要的維護費用就超過200億美元(以第三方的數據估算應該是1500億美元)。由此可見,現在的美國並沒有消減其海外駐軍規模,而且還在波蘭等國家繼續增派軍事人員。

總的來看,特朗普在所謂的“美國優先”政策之下,在全球範圍內大搞單邊主義和推行保守主義的霸權行徑,確實是有損美國的國家信譽,而且也傷害了美元的世界貨幣公信力。從這個角度來看,對於美國的一超霸權地位是有負面影響的,但恰恰沒有削弱其軍事力量,更沒有動搖軍事霸權地位。不過要是從長遠來看,美元金融霸權地位的逐漸削薄,在全球“去美元化”進程之下,越來越明顯,這肯定是會影響到美帝的軍事霸權,因為失去了美元金融基礎的優勢,則美國國債將來更難以賣出了,想要發展軍事力量離開了發行美債就是難上加難。

皓月千山
2019-09-17

這是不可能的,除非特朗普不想幹他的總統了!或者他真的是俄羅斯或什麼國派來的奸細。

只要當選美國總統,都是想擴大美國對別國的軍事優勢,而不是相反。

特朗普同樣也是遵循這一宗旨的,只不過他為了讓美國的軍事優勢更大的手段和以往那些總統有所不同,才會給人這樣的印象。

這是不可能的,除非特朗普不想幹他的總統了!或者他真的是俄羅斯或什麼國派來的奸細。

只要當選美國總統,都是想擴大美國對別國的軍事優勢,而不是相反。

特朗普同樣也是遵循這一宗旨的,只不過他為了讓美國的軍事優勢更大的手段和以往那些總統有所不同,才會給人這樣的印象。

美國的軍事優勢,除了美國作為世界上科技水平最高的國家,讓其有能力生產和裝備了世界最先進的武器之外,遠超各國的軍費投入是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 從目前來看,特朗普並沒有降低軍費投入,反而還有較大幅度的上升,從6220億美元增加7160億,可以說依然是一位“好戰”的總統,這接近10%的增幅,是奧巴馬時期不曾有過的,可以想見美國軍隊將更加強大和活躍,特朗普哪裡會終結美國的軍事霸權呢?

如果說,特朗普有意終結美國的軍事霸權的地方,可能是指他對盟國的態度,確實,美國的軍事霸權有一部分是美國的盟國貢獻的,但是,由於世界承平日久,這些國家都想靠著美國這棵大樹乘涼,象曾經的世界列強英法德,都在不斷削減軍事開支,每當有事,需要大家出錢出力的時候,這些國家要麼象徵性的表示一下,要麼就直接看老大哥美國一個人表演。

這是不可能的,除非特朗普不想幹他的總統了!或者他真的是俄羅斯或什麼國派來的奸細。

只要當選美國總統,都是想擴大美國對別國的軍事優勢,而不是相反。

特朗普同樣也是遵循這一宗旨的,只不過他為了讓美國的軍事優勢更大的手段和以往那些總統有所不同,才會給人這樣的印象。

美國的軍事優勢,除了美國作為世界上科技水平最高的國家,讓其有能力生產和裝備了世界最先進的武器之外,遠超各國的軍費投入是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 從目前來看,特朗普並沒有降低軍費投入,反而還有較大幅度的上升,從6220億美元增加7160億,可以說依然是一位“好戰”的總統,這接近10%的增幅,是奧巴馬時期不曾有過的,可以想見美國軍隊將更加強大和活躍,特朗普哪裡會終結美國的軍事霸權呢?

如果說,特朗普有意終結美國的軍事霸權的地方,可能是指他對盟國的態度,確實,美國的軍事霸權有一部分是美國的盟國貢獻的,但是,由於世界承平日久,這些國家都想靠著美國這棵大樹乘涼,象曾經的世界列強英法德,都在不斷削減軍事開支,每當有事,需要大家出錢出力的時候,這些國家要麼象徵性的表示一下,要麼就直接看老大哥美國一個人表演。

其實不僅特朗普,大部分美國民眾也是心裡不爽,這次特朗普忍無可忍,要求盟國增加軍費、或者多分擔一些美國駐軍的費用。這裡,就有一個問題,如果美國的盟國們都聽從了特朗普的建議,大之一致增加了軍費,這有可能不僅不會削弱美國的霸主地位,反而還會增加美國的霸權地位。

當然也有可能,這些國家增加軍費之後,就不再聽美國的,這也有可能真的造成美國的霸權地位受損,特別是歐盟的兩個大國,法國和德國對組織一隻獨立於北約之外的歐洲聯軍已經達成了共識,如果真的組成了這樣一隻軍隊,對美國的軍事霸權一定有所影響,但是,如果我們看遠一點,就會發現美國和歐洲之間是一個文化共同體,就算歐洲軍組建成功,也不會就要取代北約,只不過增加了歐盟獨立行動的能力,可以預料,如果整個西方遭到世界上其它國家或軍事組織的攻擊,美國仍然還會扮演西方庇護者的角色發起反擊。

這是不可能的,除非特朗普不想幹他的總統了!或者他真的是俄羅斯或什麼國派來的奸細。

只要當選美國總統,都是想擴大美國對別國的軍事優勢,而不是相反。

特朗普同樣也是遵循這一宗旨的,只不過他為了讓美國的軍事優勢更大的手段和以往那些總統有所不同,才會給人這樣的印象。

美國的軍事優勢,除了美國作為世界上科技水平最高的國家,讓其有能力生產和裝備了世界最先進的武器之外,遠超各國的軍費投入是另外一個重要的因素, 從目前來看,特朗普並沒有降低軍費投入,反而還有較大幅度的上升,從6220億美元增加7160億,可以說依然是一位“好戰”的總統,這接近10%的增幅,是奧巴馬時期不曾有過的,可以想見美國軍隊將更加強大和活躍,特朗普哪裡會終結美國的軍事霸權呢?

如果說,特朗普有意終結美國的軍事霸權的地方,可能是指他對盟國的態度,確實,美國的軍事霸權有一部分是美國的盟國貢獻的,但是,由於世界承平日久,這些國家都想靠著美國這棵大樹乘涼,象曾經的世界列強英法德,都在不斷削減軍事開支,每當有事,需要大家出錢出力的時候,這些國家要麼象徵性的表示一下,要麼就直接看老大哥美國一個人表演。

其實不僅特朗普,大部分美國民眾也是心裡不爽,這次特朗普忍無可忍,要求盟國增加軍費、或者多分擔一些美國駐軍的費用。這裡,就有一個問題,如果美國的盟國們都聽從了特朗普的建議,大之一致增加了軍費,這有可能不僅不會削弱美國的霸主地位,反而還會增加美國的霸權地位。

當然也有可能,這些國家增加軍費之後,就不再聽美國的,這也有可能真的造成美國的霸權地位受損,特別是歐盟的兩個大國,法國和德國對組織一隻獨立於北約之外的歐洲聯軍已經達成了共識,如果真的組成了這樣一隻軍隊,對美國的軍事霸權一定有所影響,但是,如果我們看遠一點,就會發現美國和歐洲之間是一個文化共同體,就算歐洲軍組建成功,也不會就要取代北約,只不過增加了歐盟獨立行動的能力,可以預料,如果整個西方遭到世界上其它國家或軍事組織的攻擊,美國仍然還會扮演西方庇護者的角色發起反擊。

而在亞太地區的日本、韓國,美國要求它們增加軍費就順利得多,因為這兩個國家屬於附屬國的性質,美國要求增加駐軍費用不會受到太大的阻礙,假設日本和韓國的軍事實力大幅躍升,美國就會有更多的軍事冗餘應付挑戰,這又哪裡會威脅到美國的軍事霸權呢?

特朗普的政策的一個關鍵點,就是他該如何拿捏好一個分寸,即,既要儘可能地讓盟國多分擔一點美國的軍費支出,同時又不至引起盟友們太過反感而和美國分道揚鑣,做到這一點,美國的軍勢霸權就不會消失,反而因為盟國的軍事能力提高之後,美國的全球霸權會更加鞏固。

落下m
2019-09-17

儘管特朗普正在努力的拯救美國,但是從其三年的執政情況來看,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確實正在動搖美國的軍事霸權,當然了,這種局面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們並不是說特朗普故意胡來,只能說在美國衰落的大前提下,特朗普的努力正在加快美國軍事霸權崩潰的步伐。

儘管特朗普正在努力的拯救美國,但是從其三年的執政情況來看,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確實正在動搖美國的軍事霸權,當然了,這種局面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們並不是說特朗普故意胡來,只能說在美國衰落的大前提下,特朗普的努力正在加快美國軍事霸權崩潰的步伐。

特朗普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大肆對盟友發動貿易戰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侵佔戰略盟友的利益,而他的這種做法,也正讓美國正陷入到孤寡的絕境之中。

從2016年特朗普上任開始,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其國家發展重心,開始向經濟領域進行轉變,在這一過程中,美國為了能夠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在全球範圍內開啟了全球貿易戰模式,企圖通過不合理的貿易協定,從其他國家汲取更多的利益來彌補自身的虧空。

儘管美國在發動針對盟友的貿易戰之前,總是聲稱盟友侵佔了美國的利益,但事實上美國的這種辯解基本上都是徒勞的,美國不可能大公無私到任由外國侵佔自己的利益而無動於衷,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估計連美國人自己都不會放過自己。

儘管特朗普正在努力的拯救美國,但是從其三年的執政情況來看,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確實正在動搖美國的軍事霸權,當然了,這種局面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們並不是說特朗普故意胡來,只能說在美國衰落的大前提下,特朗普的努力正在加快美國軍事霸權崩潰的步伐。

特朗普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大肆對盟友發動貿易戰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侵佔戰略盟友的利益,而他的這種做法,也正讓美國正陷入到孤寡的絕境之中。

從2016年特朗普上任開始,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其國家發展重心,開始向經濟領域進行轉變,在這一過程中,美國為了能夠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在全球範圍內開啟了全球貿易戰模式,企圖通過不合理的貿易協定,從其他國家汲取更多的利益來彌補自身的虧空。

儘管美國在發動針對盟友的貿易戰之前,總是聲稱盟友侵佔了美國的利益,但事實上美國的這種辯解基本上都是徒勞的,美國不可能大公無私到任由外國侵佔自己的利益而無動於衷,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估計連美國人自己都不會放過自己。

但是很明顯,特朗普的這種做法是十分冒險的,原因就是那些和美國發生貿易戰的國家,要麼是歐盟、日韓這樣和美國合作數十年的傳統盟友,要麼是中、印、俄這樣實力強勁,能夠與美國直接對抗的新興經濟體,結果導致美國在這場貿易戰中,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局面。

在搞了一年多貿易戰之後,美國雖然從歐盟等國身上獲得了一定的經濟利益,但是從戰略層面來講,美國失去的東西更多,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歐盟國家在德國的領導下,為了國家利益,公開與美國決裂。

儘管特朗普正在努力的拯救美國,但是從其三年的執政情況來看,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確實正在動搖美國的軍事霸權,當然了,這種局面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們並不是說特朗普故意胡來,只能說在美國衰落的大前提下,特朗普的努力正在加快美國軍事霸權崩潰的步伐。

特朗普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大肆對盟友發動貿易戰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侵佔戰略盟友的利益,而他的這種做法,也正讓美國正陷入到孤寡的絕境之中。

從2016年特朗普上任開始,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其國家發展重心,開始向經濟領域進行轉變,在這一過程中,美國為了能夠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在全球範圍內開啟了全球貿易戰模式,企圖通過不合理的貿易協定,從其他國家汲取更多的利益來彌補自身的虧空。

儘管美國在發動針對盟友的貿易戰之前,總是聲稱盟友侵佔了美國的利益,但事實上美國的這種辯解基本上都是徒勞的,美國不可能大公無私到任由外國侵佔自己的利益而無動於衷,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估計連美國人自己都不會放過自己。

但是很明顯,特朗普的這種做法是十分冒險的,原因就是那些和美國發生貿易戰的國家,要麼是歐盟、日韓這樣和美國合作數十年的傳統盟友,要麼是中、印、俄這樣實力強勁,能夠與美國直接對抗的新興經濟體,結果導致美國在這場貿易戰中,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局面。

在搞了一年多貿易戰之後,美國雖然從歐盟等國身上獲得了一定的經濟利益,但是從戰略層面來講,美國失去的東西更多,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歐盟國家在德國的領導下,為了國家利益,公開與美國決裂。

德國不僅在2018年撇開美國與日本單獨簽訂了“歐日自貿協議”,而且還在今年在北約軍費的問題上與美國交惡,並最終宣佈停止繳納北約軍費,坐等美國將德國開除出北約組織。

德國人的這一行動,表明整個歐盟都在背離美國,這等於是在掘空美國全球霸權的基礎,要知道今天的美國之所以能夠稱霸全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歐洲緊緊地跟在美國人的身後。

現在歐盟開始脫離美國之後,美國不僅在全球戰略上出現空虛的局面,而且獨立之後的歐盟,也將會成為美國維護全球霸權的最大敵手,而這樣的結果很顯然是特朗普所沒有意料到的。

儘管特朗普正在努力的拯救美國,但是從其三年的執政情況來看,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確實正在動搖美國的軍事霸權,當然了,這種局面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們並不是說特朗普故意胡來,只能說在美國衰落的大前提下,特朗普的努力正在加快美國軍事霸權崩潰的步伐。

特朗普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大肆對盟友發動貿易戰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侵佔戰略盟友的利益,而他的這種做法,也正讓美國正陷入到孤寡的絕境之中。

從2016年特朗普上任開始,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其國家發展重心,開始向經濟領域進行轉變,在這一過程中,美國為了能夠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在全球範圍內開啟了全球貿易戰模式,企圖通過不合理的貿易協定,從其他國家汲取更多的利益來彌補自身的虧空。

儘管美國在發動針對盟友的貿易戰之前,總是聲稱盟友侵佔了美國的利益,但事實上美國的這種辯解基本上都是徒勞的,美國不可能大公無私到任由外國侵佔自己的利益而無動於衷,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估計連美國人自己都不會放過自己。

但是很明顯,特朗普的這種做法是十分冒險的,原因就是那些和美國發生貿易戰的國家,要麼是歐盟、日韓這樣和美國合作數十年的傳統盟友,要麼是中、印、俄這樣實力強勁,能夠與美國直接對抗的新興經濟體,結果導致美國在這場貿易戰中,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局面。

在搞了一年多貿易戰之後,美國雖然從歐盟等國身上獲得了一定的經濟利益,但是從戰略層面來講,美國失去的東西更多,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歐盟國家在德國的領導下,為了國家利益,公開與美國決裂。

德國不僅在2018年撇開美國與日本單獨簽訂了“歐日自貿協議”,而且還在今年在北約軍費的問題上與美國交惡,並最終宣佈停止繳納北約軍費,坐等美國將德國開除出北約組織。

德國人的這一行動,表明整個歐盟都在背離美國,這等於是在掘空美國全球霸權的基礎,要知道今天的美國之所以能夠稱霸全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歐洲緊緊地跟在美國人的身後。

現在歐盟開始脫離美國之後,美國不僅在全球戰略上出現空虛的局面,而且獨立之後的歐盟,也將會成為美國維護全球霸權的最大敵手,而這樣的結果很顯然是特朗普所沒有意料到的。

美國為了挽救自身的霸權,想要在軍事領域搞“絕對戰略安全”,結果反倒促使敵對國家相繼加快軍事力量的發展速度,繼而拉近美國與他們之間的軍事差距。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隨著美國失去了蘇聯這個軍事追趕者,其在軍事領域逐漸呈現出一超獨霸的局面,美國在軍事領域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差距,開始變得越來越大,此時的美國為了追求戰略上的絕對安全,開始不斷在海外增加軍事投入,以期待能夠徹底的控制全球的局勢格局。

美國的這種瘋狂做法,雖然能夠保證自身的戰略安全,但是這個做法卻直接導致了其他國家的戰略安全,受到了美國的全面威脅,對此,不管是歐盟還是俄羅斯,都已經意識到了美國全球軍事戰略的危險性,為了自身的戰略安全,這些國家不得不站起來反對美國,以謀求本國不至於面臨任由美國宰割的局面。

儘管特朗普正在努力的拯救美國,但是從其三年的執政情況來看,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確實正在動搖美國的軍事霸權,當然了,這種局面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們並不是說特朗普故意胡來,只能說在美國衰落的大前提下,特朗普的努力正在加快美國軍事霸權崩潰的步伐。

特朗普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大肆對盟友發動貿易戰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侵佔戰略盟友的利益,而他的這種做法,也正讓美國正陷入到孤寡的絕境之中。

從2016年特朗普上任開始,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其國家發展重心,開始向經濟領域進行轉變,在這一過程中,美國為了能夠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在全球範圍內開啟了全球貿易戰模式,企圖通過不合理的貿易協定,從其他國家汲取更多的利益來彌補自身的虧空。

儘管美國在發動針對盟友的貿易戰之前,總是聲稱盟友侵佔了美國的利益,但事實上美國的這種辯解基本上都是徒勞的,美國不可能大公無私到任由外國侵佔自己的利益而無動於衷,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估計連美國人自己都不會放過自己。

但是很明顯,特朗普的這種做法是十分冒險的,原因就是那些和美國發生貿易戰的國家,要麼是歐盟、日韓這樣和美國合作數十年的傳統盟友,要麼是中、印、俄這樣實力強勁,能夠與美國直接對抗的新興經濟體,結果導致美國在這場貿易戰中,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局面。

在搞了一年多貿易戰之後,美國雖然從歐盟等國身上獲得了一定的經濟利益,但是從戰略層面來講,美國失去的東西更多,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歐盟國家在德國的領導下,為了國家利益,公開與美國決裂。

德國不僅在2018年撇開美國與日本單獨簽訂了“歐日自貿協議”,而且還在今年在北約軍費的問題上與美國交惡,並最終宣佈停止繳納北約軍費,坐等美國將德國開除出北約組織。

德國人的這一行動,表明整個歐盟都在背離美國,這等於是在掘空美國全球霸權的基礎,要知道今天的美國之所以能夠稱霸全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歐洲緊緊地跟在美國人的身後。

現在歐盟開始脫離美國之後,美國不僅在全球戰略上出現空虛的局面,而且獨立之後的歐盟,也將會成為美國維護全球霸權的最大敵手,而這樣的結果很顯然是特朗普所沒有意料到的。

美國為了挽救自身的霸權,想要在軍事領域搞“絕對戰略安全”,結果反倒促使敵對國家相繼加快軍事力量的發展速度,繼而拉近美國與他們之間的軍事差距。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隨著美國失去了蘇聯這個軍事追趕者,其在軍事領域逐漸呈現出一超獨霸的局面,美國在軍事領域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差距,開始變得越來越大,此時的美國為了追求戰略上的絕對安全,開始不斷在海外增加軍事投入,以期待能夠徹底的控制全球的局勢格局。

美國的這種瘋狂做法,雖然能夠保證自身的戰略安全,但是這個做法卻直接導致了其他國家的戰略安全,受到了美國的全面威脅,對此,不管是歐盟還是俄羅斯,都已經意識到了美國全球軍事戰略的危險性,為了自身的戰略安全,這些國家不得不站起來反對美國,以謀求本國不至於面臨任由美國宰割的局面。

因此從2000年開始,不管是德國還是俄羅斯以及東方大國,都相繼在國內開啟了軍事現代化的行動,而且這種趨勢正隨著這些國家的實力增強,變得越來越明顯,其結果就是新興強國與美國之間的軍事差距,開始變得越來越小,這迫使美國在軍事領域本來就不足的投入,變得更加的捉襟見肘。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對於其他國家在軍事領域的挑戰,感到越來越無法應付,結果反而引發了更多的國家開始挑戰美國,而美國對此卻始終束手無策。

比如在今年爆發的美伊波斯灣對抗中,美國所以在自己的無人機被擊落之後,仍然保持克制,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美國承受不起和伊朗開戰所帶來的消耗,一旦美軍將軍事重心放到伊朗身上,那麼美國在其他地區的戰略均衡將會立即被打破,其結果就是美國再也不能按耐住其他強國的崛起。

儘管特朗普正在努力的拯救美國,但是從其三年的執政情況來看,特朗普的所作所為確實正在動搖美國的軍事霸權,當然了,這種局面出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們並不是說特朗普故意胡來,只能說在美國衰落的大前提下,特朗普的努力正在加快美國軍事霸權崩潰的步伐。

特朗普打著“美國優先”的旗號,大肆對盟友發動貿易戰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侵佔戰略盟友的利益,而他的這種做法,也正讓美國正陷入到孤寡的絕境之中。

從2016年特朗普上任開始,美國在特朗普的領導下,其國家發展重心,開始向經濟領域進行轉變,在這一過程中,美國為了能夠獲得更多的經濟利益,在全球範圍內開啟了全球貿易戰模式,企圖通過不合理的貿易協定,從其他國家汲取更多的利益來彌補自身的虧空。

儘管美國在發動針對盟友的貿易戰之前,總是聲稱盟友侵佔了美國的利益,但事實上美國的這種辯解基本上都是徒勞的,美國不可能大公無私到任由外國侵佔自己的利益而無動於衷,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估計連美國人自己都不會放過自己。

但是很明顯,特朗普的這種做法是十分冒險的,原因就是那些和美國發生貿易戰的國家,要麼是歐盟、日韓這樣和美國合作數十年的傳統盟友,要麼是中、印、俄這樣實力強勁,能夠與美國直接對抗的新興經濟體,結果導致美國在這場貿易戰中,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局面。

在搞了一年多貿易戰之後,美國雖然從歐盟等國身上獲得了一定的經濟利益,但是從戰略層面來講,美國失去的東西更多,其中最明顯的就是歐盟國家在德國的領導下,為了國家利益,公開與美國決裂。

德國不僅在2018年撇開美國與日本單獨簽訂了“歐日自貿協議”,而且還在今年在北約軍費的問題上與美國交惡,並最終宣佈停止繳納北約軍費,坐等美國將德國開除出北約組織。

德國人的這一行動,表明整個歐盟都在背離美國,這等於是在掘空美國全球霸權的基礎,要知道今天的美國之所以能夠稱霸全球,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歐洲緊緊地跟在美國人的身後。

現在歐盟開始脫離美國之後,美國不僅在全球戰略上出現空虛的局面,而且獨立之後的歐盟,也將會成為美國維護全球霸權的最大敵手,而這樣的結果很顯然是特朗普所沒有意料到的。

美國為了挽救自身的霸權,想要在軍事領域搞“絕對戰略安全”,結果反倒促使敵對國家相繼加快軍事力量的發展速度,繼而拉近美國與他們之間的軍事差距。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隨著美國失去了蘇聯這個軍事追趕者,其在軍事領域逐漸呈現出一超獨霸的局面,美國在軍事領域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差距,開始變得越來越大,此時的美國為了追求戰略上的絕對安全,開始不斷在海外增加軍事投入,以期待能夠徹底的控制全球的局勢格局。

美國的這種瘋狂做法,雖然能夠保證自身的戰略安全,但是這個做法卻直接導致了其他國家的戰略安全,受到了美國的全面威脅,對此,不管是歐盟還是俄羅斯,都已經意識到了美國全球軍事戰略的危險性,為了自身的戰略安全,這些國家不得不站起來反對美國,以謀求本國不至於面臨任由美國宰割的局面。

因此從2000年開始,不管是德國還是俄羅斯以及東方大國,都相繼在國內開啟了軍事現代化的行動,而且這種趨勢正隨著這些國家的實力增強,變得越來越明顯,其結果就是新興強國與美國之間的軍事差距,開始變得越來越小,這迫使美國在軍事領域本來就不足的投入,變得更加的捉襟見肘。

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對於其他國家在軍事領域的挑戰,感到越來越無法應付,結果反而引發了更多的國家開始挑戰美國,而美國對此卻始終束手無策。

比如在今年爆發的美伊波斯灣對抗中,美國所以在自己的無人機被擊落之後,仍然保持克制,其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美國承受不起和伊朗開戰所帶來的消耗,一旦美軍將軍事重心放到伊朗身上,那麼美國在其他地區的戰略均衡將會立即被打破,其結果就是美國再也不能按耐住其他強國的崛起。

今天的美國之所以會面臨這樣的窘境,完全歸咎於美國對全球霸權的貪婪,在世界已經進入到和平的年代裡,美國維護全球霸權的努力,必然會遭到全世界所有國家的反對和抵抗,其結果就是美國在付出巨大努力之後,突然發現所有的朋友都變成了敵人。

對於這樣的一個結果,即使是特朗普也無法改變,畢竟特朗普在做總統之前只是一個商人,缺乏足夠的政治遠見,而這也正是為什麼他的一系列努力,看起來更像是在給美國挖坑一樣。

经纪人金利
2019-09-16

美國多年來憑藉著強大的經濟勢力,在世界上為所欲為!近年來隨著美國經濟的下滑,其在世界的軍事實力必然會受到制約!並非特朗普使得美國衰落了,美國多年來倒行逆施,違背了大自然的運轉規律!所以美國衰落只是時間問題!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