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10 個回答
木匠制造

作為工薪階層的我,每天上十小時的班,按部就班的工作,月底了領一份工資。僅靠這個人的工資也僅夠維持家的正常開支。似乎挺悲催的,感覺哪裡夠資格去評論莫言和袁老的孰輕孰重呢?

但是看到大家的回答,我實在忍不住想多句嘴。個人認為就兩位前輩研究的領域來講本身是有質的區別:一個研究的是精神方面;一個研究物質方面。但從他們的成就和貢獻來講卻是一樣的,無論是要吃飽肚子還是要充實大腦都一樣重要。

說到這裡可能會有很多人對我噗嗤一鼻,覺得我在裝輕高。但我僅是發表個人的看法,是從一個客觀的角度對他們作出評價的。如果解說主持人在講解球賽的時候抱著主觀情緒來講解,這勢必對另一支球隊的不公平。

但在物質水平極低的年代,不可否認袁老的作用是偉大的。在這個年代人們只想著吃飽肚子,哪有功夫談文化。那是不是說袁老就比莫言重要呢?想想現在,我們衣食無憂了,那我們在幹什麼呢?不都是成天拿著手機打遊戲,追電視劇,看小說......這便是要追求精神上的富足。

莫言和袁老應是兩個不同領域的代表,我們應抱著客觀的心態去評論兩個人的功績。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老曾229847790

實話實說,我在16歲時開始學栽秧打穀(60年),當時畝產2百至3百斤,到了70年左右開始種袁老發明的珍珠矮,畝產達到了7百斤左右,全村人高興得跳,在過中秋節時,全村有一半的人家吃了頓白米乾飯,解放以來破天荒啊!我已塊八十歲的人了,經歷了艱苦斷糧的日子,我從骨子裡感謝袁隆平及一大批農業科學家,他們功高日月!年輕人,尊重他們吧!!

徐汇义

諾貝爾文學獎有意思嗎?,如果設一個《紅樓夢文學奬》,相當時間內將保持零記錄,很難想象中外再會出現這樣的作品。沒有雜交水稻中國人都會餓死,現在有雜交水稻沒人捱餓?我年屆80,難以忘懷的是小時候的米飯好吃,常說沒有菜也可吃兩碗,生活在江蘇農村但不願到上海去,因為上海吃《洋秈米》——大概是外國雜交水稻,解放後太侖出一位全國勞模陳永康,種的水稻叫《老來青》,稻杆又粗又高,推廣種植好吃得不得了。那時喂🐔用稻穀或米,一家煮🐔,全村或整條街都聞到香味。現在吃飯叫“莫乃何”——只能吃。

曾老大197107648

說實話,我是湖南洞口縣人,在我的記憶裡,70年代的口號是,到80年實現糧食跨綱要,(畝產800斤,雙季水稻,長江以南地區),辛勤勞動,產量不能上去,我生產隊除交公糧外,每年人平400多斤糧食,還包括紅茹(5個紅茹算一斤稻穀結算,),到80年代後實行生產責任制,又推廣雜交水稻,畝產單季跨綱要,直至超千斤,現在培育出單產超噸糧品種,袁隆平和全體科技人員功不可滅!應該嘉獎!科技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至於莫言,是什麼還不知道,深有體會的是一餐不吃飯餓了,一天不吃飯受不了!

胡老师怎么说

我今年30歲了,我是一個俗人。

我始終覺得先吃飽飯才有一切。首先這二者的貢獻都非常的偉大,但如果在這二者之間選一個,我選則袁隆平先生。

第一,吃飽飯才有一切。

我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的幸福生活,一切的幸福體驗,都是建立在填飽肚子的基礎上說的可能有點俗,但事實就是如此,我們想想看,如果肚子都填不飽,其他的一切事情都只能靠邊兒站。

第二,不能忘本。

我作為一個80後,我們這一代人的幸福生活,90後一代人的幸福生活,00後一代人的幸福生活,其實全是我們的爺爺的那一輩,父親的那一輩,他們拼出來的,沒有他們用血汗的辛苦付出,根本不會有我們現在的幸福生活,所以不要忘記了現在的衣食足是在我們的父輩,爺爺輩大爺那一輩的血汗拼出來的。

第二,中國人是世界上是偉大的!

我們整個華夏大地上,養育了接近14億人口,這14億人口,要想吃飽飯,必須有大量的耕地,而我們現在能有的耕地全部集中在東部沿海一帶。可以說用全國1/10的土地養育了全國人,在這種基礎上,如果不考提升畝產量,我們可能連吃飽飯都是個問題。而袁隆平先生的雜交水稻,真真正正養活了中國人,造福了世界人。

第三,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這個經濟基礎,一定是國泰民安,大家民富安康,才能有機會搞建設現在一切的,科技力量。經濟發展和富國強國全是建立在民生的基礎上,沒有這一切,一切的富國都是空談。

最後呢,總結來講還是那句話,無論是莫言先生還是袁隆平先生,他們對整個人類的貢獻都是偉大的,一個是精神層面的,一個是基礎物質層面的,兩個都非常的關鍵,但物質層面是基礎。精神層面是生化,沒有物質層面就沒有精神層面。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手机用户56745473923

我70後農民,10歲以前吃啥,天天棒子麵,或者高粱面,真是難吃,尤其是高粱面吃了難消化,蒸熟了熱著吃還行,涼了咬不動,一咬一排牙印,太硬,打頭上可以打破了頭,83年以後分產成包才種水稻,能吃上大米飯,只能用自己的大米去市裡換白麵,生活用品現在什麼都能買到,沒分產承包之前什麼都買不到,什麼都憑票付食本買,油票糖票肉票布票糧票煤本,別說沒錢就是有錢也買不到東西,我記著食用油憑本供應,每人每月二兩,肉可以說只有過年的時候吃一點,那個年帶人們活著真是不容易啊,那時候糧食產量低和現在沒法比,真是有了科學家的努力,我們的糧食產量提高了,可得要珍惜現在的生活

闲品红尘

人的需求是分次第的。

對於人來說,活下來是第一位的,當一個人連生存都是問題的時候,生存最重要。

當一個人僅僅是可以生存的時候,解決溫飽——能夠吃飽、穿暖很重要!

衣食足才知榮辱,如果溫飽都有問題,活都活不下來了,連榮辱都不重要。

面對生命,世間的一切都不重要,生命是第一位的。

沒有物質的基礎,何來精神的追求?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我出生在70年代中期,生活在大山裡面的農村,小時候最大的渴望就是天天可以吃飽飯,最大的夢想就是可以天天吃米飯、吃肉。可是那時候我吃的主食的包穀飯,用石磨磨出來包穀飯,而且還不能保證時時有。吃肉過年才會一定有,一般的過節都不一定有。為什麼那時候的人一般個子都不高?因為在長身體的時候很多人的營養跟不上,還要大量的勞動,根本沒有營養去支撐長身體 。

袁隆平改變的是生存問題,解決是溫飽問題,他的貢獻讓天下許許多多的人從吃不飽飯變得可以吃飽飯、從吃不起大米到可以吃大米。

人類的追求就是先滿足物質追求,再提升精神追求。人類的發展就是用機器或設備去代替人的勞動,把人從創造物質的過程中解放出來,然後去享受精神文明快樂。

莫言的貢獻是在精神上,而不是物質上,袁隆平和莫言本身就不具備可比性。什麼是比較?是把同類型或相近的兩個東西放在一起去衡量,才有可比性。而題主的這個比較好像是在問“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哪個比較重要?”。

如果非要去比較,我認為對於整個人類的貢獻來說,沒有袁隆平人類的損失非常大,而沒有莫言我們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富足,很快樂!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以上回答由【閒品紅塵】原創回答,請大家支持、關注、點評(點評必回)!

莫言得諾貝爾文學獎跟袁隆平的雜交水稻技術,對人類的貢獻而言誰更重要?

中缅边境天涯浪友

小時候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餓肚子!每年總有幾個月斷糧,上小學時每到青黃不接的暑假,老祖母總是拄著柺棍厚著老臉將我送到還能吃上飯的親戚家寄食,生怕餓壞我這個長孫。初中時就開始跟著父母到處借糧食,幫著將借到的穀子揹回家。那時產量也特別的低,收割完一大片田地,也只能獲得幾擔穀子。後來有了雜交品種,產量越來越高,直到分田到戶後,才完全解決了吃飯的問題。若要說到莫言作品,除了被改編成影視劇的《紅高粱》在電視上看過外,其餘的真的已無任何印象了。經歷過以前極度窮困的時代和現在極度追求物質金錢的時代,恐怕大多數國人都會覺得即使十個莫言也抵不過一個袁隆平的重要!

FY云中漫步

我是個70後,廣西人,在一個煤礦長大。在我的童年耳朵裡充斥著糧票,布票,肉票~在91,92年糧食價格開放之前,我每個月,都有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拿著糧本去糧站去買米。你們沒有看錯,是《糧本》,那一本令無數中國家庭魂牽夢縈的糧食來源啊!每一個家庭成員的糧食定量都在上面寫得清清楚楚,你不可能在糧站之外買到任何主食,出差到外地除了單位介紹信還要有糧票,不然你既使有再多的錢也買不到飯吃。在我的記憶中,那時候糧站的糧食是配給制的,一百斤糧食只有六十斤大米,剩下的四十斤有時候是玉米(那時候的玉米絕對不是你們今天吃的玉米),有時候是麵粉,那種麵粉不是白的,可以問問你們的父輩,有時候是麵條,是糧站自己加工的,也不是白色的,用水泥袋紙包裝的(水泥袋洗乾淨晾乾)。那種麵粉,麵條算不上好吃,但能填飽肚子,我的童年的早餐吃的都是這個,至於玉米只能拿來餵雞了。直到八十年代末期才有一些膽大的農民伯伯挑著自己家的大米到糧站門口和煤礦職工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一比一)和我們拿大米交換麵條。在當時,你去我的那裡的農村做客,桌子上有一碗麵條的話那你就是貴客了哈!我94年畢業時20歲,92斤,一米五七,97年我一米七二,176斤,肚裡有食是多麼幸福啊。沒有捱餓過的人沒有資格評論袁隆平,當你餓得頭昏眼花的時候你跟我說愛因斯坦,講真,小學時我就知道愛因斯坦了哈,我到現在還知道愛因斯坦,可我得先吃飽飯吧!你可以說我是什麼小農意識,可普通老百姓圖個什麼,不就是肚裡有食,兜裡有錢嘛,圖個實在,圖個安分。你去跟他一個大字不識的老農講愛因斯坦,講什麼拯救地球的重任在他肩膀上,你看看他不撕了你。

焦糖玛奇朵152071748

我覺得袁老的雜交水稻的貢獻更大。我作為一個90後,應該說是避開了缺衣少糧的那個年代,但是作為一個農村出生的孩子,我從小就看爸爸和土地打交道,也從小就聽父母和老人講述他們經歷的那些困苦餓死人年代的事兒。

爸爸說,以前只有地主富人家的孩子才能唸書,才去唸書,窮人家的孩子不是放牛羊就是幹農活,根本沒有錢,沒有意識去讀書識字,只有那些能吃上飯的老一輩人才去羨慕別人家的孩子唸書,而其它大人小孩更多的卻是羨慕他們不用忍飢挨餓,有東西可以吃飽,爸爸和姑姑因為家庭條件也念了幾年書,但是最後都因為窮,家裡沒有勞力掙公分沒糧食吃,而放棄唸書,我問爸爸後悔嗎?他只說沒啥後悔的,人最重要的能養家餬口……

說到這裡,我只能說人只有在豐衣足食,吃穿不愁的時候才回去關心學問,或許有人說,知識文學才是更久的精神文明,才會在人類的發現進步中起到恆久的作用,但是面對糧食食物,那些都是虛的,無論是普通人還是專家學者,沒有一個是不食煙火的,都是在填飽肚子的前提下,才有命才有經歷去研究和討論精神文明。還有如果一個國家政府民生問題都不能解決,那就不要提國計問題,而糧食農業問題也一直是國家最關心的問題。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