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湖南株洲山區的這個普通老屋子 曾培養出了一位省報主編一位圖書館長一位外科醫生 留下我童年滿滿的回憶
灝文同學
1/9 這是一棟我非常熟悉、特別親切的房子,不管我走到哪裡,它都經常在我的腦海出現。這是我外婆(唐桂香)和外公的家。
2/9 外公段春生兄弟三人,排行老大,所以住在中間。弟弟段天生住在左邊。小弟段才生結婚後被國民黨抓去做壯丁,從此沒有下聞,估計死於戰亂。
3/9 外公和外婆是再典型不過的農民,有時也做些小本生意, 1949 年前,外公曾在東風鄉附近賣布。他們一共生了十胎,成活、培育了六個孩子,三男三女,最後只有三舅留在了這裡。
4/9 就是在這棟普通的房子裡,一個普通農民的家庭,培育了一位曾經是貴州日報主編的大舅,一位是畢業於武漢大學圖書館學系曾是湘潭少兒圖書館館長的二舅,一位曾經是湘潭縣人民醫院的外科手術醫師的母親。
5/9 這棟房子已經很久沒有人住。現在成了我三舅的木匠工作坊。
6/9 這棟房子已經很久沒有人住。現在成了我三舅的木匠工作坊。有一次過年,我在這裡玩耍,被斜靠在牆上的一擔柴倒下來壓住。雖然很亂,到處都是古人留下的痕跡。
7/9 70 年代,我曾在一個閣樓裡發現我大舅留下來的許多 50 年代雜誌,包括“知識就是力量”。所以,後來每次來這裡,我都想來閣樓看看,希望發現什麼已經遙遠的祕密。這次也不例外,很有收穫,看到很多外婆和外公當年用過的工具。二舅說,這裡曾經放著段家家譜,大舅外出讀書後寫的家書(當時酃縣還沒有高中,他在鄰縣茶陵縣城讀的高中),和我父母談戀愛時留下的書信。可惜,這些都已經找不到了。
8/9 傳說,就是在這裡,當年我父親從縣城來這裡“下鄉蹲點”第一次遇到我母親。她當時正在給我大舅的女兒洗澡。一個從黑龍江走到湖南的小夥子從此就留在了湖南。
9/9 有一次過年,我在這裡玩耍,被斜靠在牆上的一擔柴倒下來壓住。我的外婆急得大哭大叫。雖然那時我可能只有4-5歲,現在還能記得那幅情景
2017-07-15

相關推薦

更多精彩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