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說特朗普總統解僱博爾頓是送給伊朗的“大禮”?美伊會加速回歸談判桌嗎?

10 個回答
高峰军事观察
2019-09-13

伊朗不會把特朗普解僱博爾頓當做是一份大禮,因為在很多美國媒體看來,這是特朗普向伊朗人妥協的信號。美國從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協議,從今年5月實施最嚴厲的經濟制裁措施,目的只有一個迫使伊朗重新坐到談判桌前,重新確立一份符合美國要求的解決伊朗核問題協議。

伊朗不會把特朗普解僱博爾頓當做是一份大禮,因為在很多美國媒體看來,這是特朗普向伊朗人妥協的信號。美國從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協議,從今年5月實施最嚴厲的經濟制裁措施,目的只有一個迫使伊朗重新坐到談判桌前,重新確立一份符合美國要求的解決伊朗核問題協議。

截止到目前,伊朗的石油單日出口量,雖然沒有像美國叫囂的那樣被打壓到零水平,但是不足50萬桶的單日出口量讓伊朗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此前伊朗向歐盟表示,希望將是有單日出口量提升到70萬桶以上水平,最好能維持在150萬桶水平。可見美國的制裁是卓有成效的。

只不過,伊朗並沒有像美國預期的那樣自動坐到談判桌前,特朗普親自發推呼籲伊朗進行談判,都沒有獲得伊朗方面的迴應。美國現在能做的有兩條,要麼繼續加強制裁,賭伊朗遲早會妥協;要麼就主動妥協示好,給伊朗一個體面地接受談判的機會,同時也讓美國脫離孤立的困境。

伊朗不會把特朗普解僱博爾頓當做是一份大禮,因為在很多美國媒體看來,這是特朗普向伊朗人妥協的信號。美國從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協議,從今年5月實施最嚴厲的經濟制裁措施,目的只有一個迫使伊朗重新坐到談判桌前,重新確立一份符合美國要求的解決伊朗核問題協議。

截止到目前,伊朗的石油單日出口量,雖然沒有像美國叫囂的那樣被打壓到零水平,但是不足50萬桶的單日出口量讓伊朗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此前伊朗向歐盟表示,希望將是有單日出口量提升到70萬桶以上水平,最好能維持在150萬桶水平。可見美國的制裁是卓有成效的。

只不過,伊朗並沒有像美國預期的那樣自動坐到談判桌前,特朗普親自發推呼籲伊朗進行談判,都沒有獲得伊朗方面的迴應。美國現在能做的有兩條,要麼繼續加強制裁,賭伊朗遲早會妥協;要麼就主動妥協示好,給伊朗一個體面地接受談判的機會,同時也讓美國脫離孤立的困境。

博爾頓是白宮強硬派的代表,也是美國鷹派任務的靈魂人物。他主張使用軍事手段徹底解決伊朗問題,而不是利用制裁手段久拖不決。對此外界的擔憂並非多餘,因為博爾頓是2003年伊拉克戰爭的始作俑者,當年正是博爾頓成功遊說小布什總統發動了伊拉克戰爭。

博爾頓被解職,意味著美國與伊朗發生戰爭的風險大幅減小了。這也算是特朗普向伊朗釋放的談判誠意。距離明年大選越來越近,特朗普不希望伊朗問題的困局拖到明年11月份的大選期。就現在的伊朗問題形勢看,特朗普的對伊朗政策是失敗的,而且因此陷入國際孤立。站在美國對立面的不但包括英法德和歐盟,還有聯合國。

伊朗不會把特朗普解僱博爾頓當做是一份大禮,因為在很多美國媒體看來,這是特朗普向伊朗人妥協的信號。美國從2018年5月退出伊核協議,從今年5月實施最嚴厲的經濟制裁措施,目的只有一個迫使伊朗重新坐到談判桌前,重新確立一份符合美國要求的解決伊朗核問題協議。

截止到目前,伊朗的石油單日出口量,雖然沒有像美國叫囂的那樣被打壓到零水平,但是不足50萬桶的單日出口量讓伊朗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此前伊朗向歐盟表示,希望將是有單日出口量提升到70萬桶以上水平,最好能維持在150萬桶水平。可見美國的制裁是卓有成效的。

只不過,伊朗並沒有像美國預期的那樣自動坐到談判桌前,特朗普親自發推呼籲伊朗進行談判,都沒有獲得伊朗方面的迴應。美國現在能做的有兩條,要麼繼續加強制裁,賭伊朗遲早會妥協;要麼就主動妥協示好,給伊朗一個體面地接受談判的機會,同時也讓美國脫離孤立的困境。

博爾頓是白宮強硬派的代表,也是美國鷹派任務的靈魂人物。他主張使用軍事手段徹底解決伊朗問題,而不是利用制裁手段久拖不決。對此外界的擔憂並非多餘,因為博爾頓是2003年伊拉克戰爭的始作俑者,當年正是博爾頓成功遊說小布什總統發動了伊拉克戰爭。

博爾頓被解職,意味著美國與伊朗發生戰爭的風險大幅減小了。這也算是特朗普向伊朗釋放的談判誠意。距離明年大選越來越近,特朗普不希望伊朗問題的困局拖到明年11月份的大選期。就現在的伊朗問題形勢看,特朗普的對伊朗政策是失敗的,而且因此陷入國際孤立。站在美國對立面的不但包括英法德和歐盟,還有聯合國。

伊朗是否回加速回到談判桌前,要看特朗普的實質性行動。伊朗此前多次強調,德黑蘭可以與美國談判,但是美國必須先回到2015年達成的伊核問題協議中,並取消對伊朗的經濟制裁。相信伊朗會繼續堅持這兩個原則性條件。

书中有毒
2019-09-12

博爾頓被解僱,或者說是被趕出白宮,這是一件震動世界性的大新聞,其實最關注此事的當然是敵對國的伊朗了——用貶義詞就叫幸災樂禍,用中性詞就叫歡欣鼓舞。

雖然沒有看到伊朗公開報道歡欣鼓舞或幸災樂禍的有關新聞,但從伊朗外長扎裡夫的字裡行間,就基本讀懂了伊朗此時此刻的心情。雖然伊核危機不應該全由一名70歲的安全顧問來承擔,但鷹派戰爭狂人博爾頓絕對扮演了一個很不光彩的角色,說助紂為虐都一點不為過。

扎裡夫曾經說過:就是這位博爾頓串聯了中東的某些國家挖陷阱設計逼特朗普要對伊朗開戰。博爾頓也曾經說過,一旦美伊開戰,伊朗最多活不過三個月。可是自5月份美伊危機爆發下來,已整整4個月了,伊朗還活得好好的,伯爾頓自己就被老闆炒了魷魚,這是多麼大的諷刺啊。

博爾頓被解僱,或者說是被趕出白宮,這是一件震動世界性的大新聞,其實最關注此事的當然是敵對國的伊朗了——用貶義詞就叫幸災樂禍,用中性詞就叫歡欣鼓舞。

雖然沒有看到伊朗公開報道歡欣鼓舞或幸災樂禍的有關新聞,但從伊朗外長扎裡夫的字裡行間,就基本讀懂了伊朗此時此刻的心情。雖然伊核危機不應該全由一名70歲的安全顧問來承擔,但鷹派戰爭狂人博爾頓絕對扮演了一個很不光彩的角色,說助紂為虐都一點不為過。

扎裡夫曾經說過:就是這位博爾頓串聯了中東的某些國家挖陷阱設計逼特朗普要對伊朗開戰。博爾頓也曾經說過,一旦美伊開戰,伊朗最多活不過三個月。可是自5月份美伊危機爆發下來,已整整4個月了,伊朗還活得好好的,伯爾頓自己就被老闆炒了魷魚,這是多麼大的諷刺啊。



事實上,特朗普解僱了自己的安全顧問博爾頓,無形中是做了伊朗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是無意之中給伊朗送上的一份大禮物。雖然伊朗覺得這是美國內部的狗咬狗一嘴毛,但更重要的,這意味著特朗普的中東伊朗政策將會有較大的調整。事實上,博爾頓主張的對伊朗的極限施壓和圍攻的措施已經基本上宣告破產了。美國在全世界面前丟人丟大發了。

特朗普會矯枉過正嗎?會的。主要原因是形勢比人強。面對美國大選年的到來,特朗普比誰都渴望急於結束伊朗問題。而對伊朗動武已經成了零選項。那接下來的出路只有一條——讓步和談;伊朗會順坡下驢走回談判桌嗎?會的。只要美國開出的價碼符合伊朗的基本條件——解除封鎖和制裁,伊朗就會積極行動。畢竟4個月的制裁和封鎖已讓伊朗雪上加霜。再者還有法國這個“和事佬”一直在起催化劑作用呢!

博爾頓被解僱,或者說是被趕出白宮,這是一件震動世界性的大新聞,其實最關注此事的當然是敵對國的伊朗了——用貶義詞就叫幸災樂禍,用中性詞就叫歡欣鼓舞。

雖然沒有看到伊朗公開報道歡欣鼓舞或幸災樂禍的有關新聞,但從伊朗外長扎裡夫的字裡行間,就基本讀懂了伊朗此時此刻的心情。雖然伊核危機不應該全由一名70歲的安全顧問來承擔,但鷹派戰爭狂人博爾頓絕對扮演了一個很不光彩的角色,說助紂為虐都一點不為過。

扎裡夫曾經說過:就是這位博爾頓串聯了中東的某些國家挖陷阱設計逼特朗普要對伊朗開戰。博爾頓也曾經說過,一旦美伊開戰,伊朗最多活不過三個月。可是自5月份美伊危機爆發下來,已整整4個月了,伊朗還活得好好的,伯爾頓自己就被老闆炒了魷魚,這是多麼大的諷刺啊。



事實上,特朗普解僱了自己的安全顧問博爾頓,無形中是做了伊朗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是無意之中給伊朗送上的一份大禮物。雖然伊朗覺得這是美國內部的狗咬狗一嘴毛,但更重要的,這意味著特朗普的中東伊朗政策將會有較大的調整。事實上,博爾頓主張的對伊朗的極限施壓和圍攻的措施已經基本上宣告破產了。美國在全世界面前丟人丟大發了。

特朗普會矯枉過正嗎?會的。主要原因是形勢比人強。面對美國大選年的到來,特朗普比誰都渴望急於結束伊朗問題。而對伊朗動武已經成了零選項。那接下來的出路只有一條——讓步和談;伊朗會順坡下驢走回談判桌嗎?會的。只要美國開出的價碼符合伊朗的基本條件——解除封鎖和制裁,伊朗就會積極行動。畢竟4個月的制裁和封鎖已讓伊朗雪上加霜。再者還有法國這個“和事佬”一直在起催化劑作用呢!



博爾頓的離去,或許將成為特朗普總統撬動中東事務的一根槓桿,世上本來就沒有絕對的敵人和朋友,凡事皆有可能,主要看用什麼樣的人去操作什麼樣的事。

木春山谈天下
2019-09-12

博爾頓離職不會給美國帶來外交的根本改變。因為特朗普不是因為政策問題讓博爾頓走人,本質上是因為性格不合。

特朗普9月11日已經對媒體公開說了,博爾頓有很多做法讓他不滿意。特朗普甚至還說,在很多事情上博爾頓不一定比他強硬。

博爾頓離職不會給美國帶來外交的根本改變。因為特朗普不是因為政策問題讓博爾頓走人,本質上是因為性格不合。

特朗普9月11日已經對媒體公開說了,博爾頓有很多做法讓他不滿意。特朗普甚至還說,在很多事情上博爾頓不一定比他強硬。

這句話就明白無誤地揭示出了,兩人的矛盾在於性格,在於溝通。因為它們都是強硬派老人家哈哈!

所謂的政策主張不同其實只是一個外在的幌子。

試想,特朗普這樣毫無經驗的人,他和一群專業的職業政客在一起,怎麼可能意見都完全相同?如果因為意見不同就開人,估計特朗普政府早就沒人了。

有意見不同政策差異,這些都是常態,都不是問題。

都可以通過少數服從多數,或者內部會議磨合,彼此之間的真誠交流和溝通來化解,最終達成各方都能接受的平衡方案。

而特朗普和博爾頓這1年多來的實踐顯示,彼此可能有很多問題很難通過坐下來交流解決。

博爾頓離職不會給美國帶來外交的根本改變。因為特朗普不是因為政策問題讓博爾頓走人,本質上是因為性格不合。

特朗普9月11日已經對媒體公開說了,博爾頓有很多做法讓他不滿意。特朗普甚至還說,在很多事情上博爾頓不一定比他強硬。

這句話就明白無誤地揭示出了,兩人的矛盾在於性格,在於溝通。因為它們都是強硬派老人家哈哈!

所謂的政策主張不同其實只是一個外在的幌子。

試想,特朗普這樣毫無經驗的人,他和一群專業的職業政客在一起,怎麼可能意見都完全相同?如果因為意見不同就開人,估計特朗普政府早就沒人了。

有意見不同政策差異,這些都是常態,都不是問題。

都可以通過少數服從多數,或者內部會議磨合,彼此之間的真誠交流和溝通來化解,最終達成各方都能接受的平衡方案。

而特朗普和博爾頓這1年多來的實踐顯示,彼此可能有很多問題很難通過坐下來交流解決。

原因在雙方:

第一,特朗普不是一個善於傾聽的人,無數的例子都證明,他是個以自我為中心,不允許質疑存在的人。

第二,博爾頓的從政生涯歷經里根、大小布什和特朗普,所謂四朝元老,不僅強硬而且固執,他不會曲意逢迎特朗普。

這就意味著兩個強硬的老頭在一起共事,彼此說服不了誰,最終只能以一方妥協而告終。

當然只能博爾頓離職。

如果特朗普時時處處都聽博爾頓的,他就不是特朗普了。

至於伊朗問題,博爾頓離職不會讓美國政策沒本質改變。

因為幾個月以來,美國的政策一直就是胡蘿蔔加大棒。一方面實施了史上最嚴厲的封鎖,另一方面特朗普一直呼籲和伊朗總統談判。這在博爾頓在位的時候,特朗普就已經採取這個政策了,有差不多1年了。

比如幾個月前特朗普還公開把自己的手機號通過瑞士官員,轉交給魯哈尼,讓魯哈尼有空給他電話。

所以,博爾頓離職與否,對特朗普和伊朗的這種胡蘿蔔加大棒政策沒啥影響。美國不可能只想和伊朗接觸而不對其進行經濟政治乃至軍事打壓。

況且目前特朗普要和伊朗總統見面,主動權在伊朗方面。是伊朗方面一年多來一直不和美國人談判。

博爾頓離職不會給美國帶來外交的根本改變。因為特朗普不是因為政策問題讓博爾頓走人,本質上是因為性格不合。

特朗普9月11日已經對媒體公開說了,博爾頓有很多做法讓他不滿意。特朗普甚至還說,在很多事情上博爾頓不一定比他強硬。

這句話就明白無誤地揭示出了,兩人的矛盾在於性格,在於溝通。因為它們都是強硬派老人家哈哈!

所謂的政策主張不同其實只是一個外在的幌子。

試想,特朗普這樣毫無經驗的人,他和一群專業的職業政客在一起,怎麼可能意見都完全相同?如果因為意見不同就開人,估計特朗普政府早就沒人了。

有意見不同政策差異,這些都是常態,都不是問題。

都可以通過少數服從多數,或者內部會議磨合,彼此之間的真誠交流和溝通來化解,最終達成各方都能接受的平衡方案。

而特朗普和博爾頓這1年多來的實踐顯示,彼此可能有很多問題很難通過坐下來交流解決。

原因在雙方:

第一,特朗普不是一個善於傾聽的人,無數的例子都證明,他是個以自我為中心,不允許質疑存在的人。

第二,博爾頓的從政生涯歷經里根、大小布什和特朗普,所謂四朝元老,不僅強硬而且固執,他不會曲意逢迎特朗普。

這就意味著兩個強硬的老頭在一起共事,彼此說服不了誰,最終只能以一方妥協而告終。

當然只能博爾頓離職。

如果特朗普時時處處都聽博爾頓的,他就不是特朗普了。

至於伊朗問題,博爾頓離職不會讓美國政策沒本質改變。

因為幾個月以來,美國的政策一直就是胡蘿蔔加大棒。一方面實施了史上最嚴厲的封鎖,另一方面特朗普一直呼籲和伊朗總統談判。這在博爾頓在位的時候,特朗普就已經採取這個政策了,有差不多1年了。

比如幾個月前特朗普還公開把自己的手機號通過瑞士官員,轉交給魯哈尼,讓魯哈尼有空給他電話。

所以,博爾頓離職與否,對特朗普和伊朗的這種胡蘿蔔加大棒政策沒啥影響。美國不可能只想和伊朗接觸而不對其進行經濟政治乃至軍事打壓。

況且目前特朗普要和伊朗總統見面,主動權在伊朗方面。是伊朗方面一年多來一直不和美國人談判。

也就是說特朗普的橄欖枝已經伸出去1年多,伊朗人不接。這才是導致兩國關係對峙的關鍵,而不是博爾頓在不在白宮上班的問題。

伊朗人會因為博爾頓離職而改變以前的立場,接過橄欖枝?這種可能也是沒有的。

因為哈梅內伊設定的與美國不接觸的紅線,主要是美國要解除對伊朗的封鎖,回到伊核協議上來。博爾頓離職,美國人也不可能改變這個政策。

因此,不要把伊核問題上博爾頓的影響力誇大。他在這裡早就沒有說一不二的話語權了。

未來美國和伊朗如果有見面,有接觸,也不是因為博爾頓,而是伊朗需要和美國接觸緩和處境。

科罗廖夫
2019-09-14

特朗普在9月11日發推表示,將會解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的職務,這毫無疑問對伊朗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因為約翰.博爾頓是美國政府中最為強硬的人物,主張對伊朗發動全面戰爭,國際社會一度流行一種說法,那就是約翰.博爾頓不離職,那麼美國和伊朗之間的關係就絕不會變好。然而這位超級鷹派的離職並不算是特朗普給伊朗的中秋大禮,更不會使得美伊迅速回到談判桌上。

特朗普在9月11日發推表示,將會解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的職務,這毫無疑問對伊朗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因為約翰.博爾頓是美國政府中最為強硬的人物,主張對伊朗發動全面戰爭,國際社會一度流行一種說法,那就是約翰.博爾頓不離職,那麼美國和伊朗之間的關係就絕不會變好。然而這位超級鷹派的離職並不算是特朗普給伊朗的中秋大禮,更不會使得美伊迅速回到談判桌上。

首先美國和伊朗之間的關係保持緊張並不僅僅是博爾頓一個人能夠起到的影響,沃爾頓自己是超級鷹派立柱,推動華盛頓和伊朗開戰,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如果不是美國上下都對伊朗有強烈的敵意的話,特朗普也不會退出伊核協議,並對伊朗施加如此強烈的制裁。在美國白宮內部,幾乎所有人都是對伊朗的強硬派,只是強硬程度的差別而已。

就拿特朗普和國務卿彭佩奧來講,這兩個人也立足對伊朗進行極限施壓,戰略目的是通過施壓手段迫使伊朗在談判桌上屈服,創造一個更利於美國的條件,為了達到這個手段,他們也不吝嗇用各種手段制裁打擊伊朗。而博爾頓和他們之間的差別僅僅在於博爾頓不希望達成最後的談判,他要的是全利用戰爭解決問題。雖然現在博爾頓被解釋,但是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繼續使用極限施壓戰略遏制伊朗是大概率的事件。

特朗普在9月11日發推表示,將會解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的職務,這毫無疑問對伊朗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因為約翰.博爾頓是美國政府中最為強硬的人物,主張對伊朗發動全面戰爭,國際社會一度流行一種說法,那就是約翰.博爾頓不離職,那麼美國和伊朗之間的關係就絕不會變好。然而這位超級鷹派的離職並不算是特朗普給伊朗的中秋大禮,更不會使得美伊迅速回到談判桌上。

首先美國和伊朗之間的關係保持緊張並不僅僅是博爾頓一個人能夠起到的影響,沃爾頓自己是超級鷹派立柱,推動華盛頓和伊朗開戰,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如果不是美國上下都對伊朗有強烈的敵意的話,特朗普也不會退出伊核協議,並對伊朗施加如此強烈的制裁。在美國白宮內部,幾乎所有人都是對伊朗的強硬派,只是強硬程度的差別而已。

就拿特朗普和國務卿彭佩奧來講,這兩個人也立足對伊朗進行極限施壓,戰略目的是通過施壓手段迫使伊朗在談判桌上屈服,創造一個更利於美國的條件,為了達到這個手段,他們也不吝嗇用各種手段制裁打擊伊朗。而博爾頓和他們之間的差別僅僅在於博爾頓不希望達成最後的談判,他要的是全利用戰爭解決問題。雖然現在博爾頓被解釋,但是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繼續使用極限施壓戰略遏制伊朗是大概率的事件。

(蓬佩奧聽到博爾頓被解職的消息還笑了)

美國的2020大選即將到來,在這個時刻特朗普很難在對外的重大外交問題上做出讓步,如果對伊朗做出讓步的話,會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從而失去國內民意的知識,更重要的是對伊朗持反對態度,實際上是特朗普討好國內猶太力量的一步棋。美國國內的猶太政治集團實力之強難以描述,僅僅一個極端反伊朗的博爾頓下臺,不會對美國國內的整體態度產生太大影響。況且現在沒有什麼因素迫使美國迅速回到談判桌上,反而是伊朗迫於美國的壓力處在艱難求生的邊緣。

最後必須強調的一點是,特朗普解僱伯爾頓不僅僅因為兩人在對伊朗的意見上存在分歧,也因為博爾頓這個人實在是太不討人喜歡了,根據此前的美國媒體消息報道,博爾頓與美國國務卿彭佩奧以及白宮幕僚長馬爾瓦尼都不和。這個強硬派分子不僅在對外政界上保持強硬,就連在和別人交往時也讓人不舒服,據悉他和特朗普多次在多個問題上發生激烈爭吵。而在平時他也不像彭佩奧那樣極力避免與特朗普的爭執,反而是經常直接頂撞特朗普,這樣的人在美國白宮內部不受待見是不難理解的。

特朗普在9月11日發推表示,將會解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的職務,這毫無疑問對伊朗來說是一個利好消息。因為約翰.博爾頓是美國政府中最為強硬的人物,主張對伊朗發動全面戰爭,國際社會一度流行一種說法,那就是約翰.博爾頓不離職,那麼美國和伊朗之間的關係就絕不會變好。然而這位超級鷹派的離職並不算是特朗普給伊朗的中秋大禮,更不會使得美伊迅速回到談判桌上。

首先美國和伊朗之間的關係保持緊張並不僅僅是博爾頓一個人能夠起到的影響,沃爾頓自己是超級鷹派立柱,推動華盛頓和伊朗開戰,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如果不是美國上下都對伊朗有強烈的敵意的話,特朗普也不會退出伊核協議,並對伊朗施加如此強烈的制裁。在美國白宮內部,幾乎所有人都是對伊朗的強硬派,只是強硬程度的差別而已。

就拿特朗普和國務卿彭佩奧來講,這兩個人也立足對伊朗進行極限施壓,戰略目的是通過施壓手段迫使伊朗在談判桌上屈服,創造一個更利於美國的條件,為了達到這個手段,他們也不吝嗇用各種手段制裁打擊伊朗。而博爾頓和他們之間的差別僅僅在於博爾頓不希望達成最後的談判,他要的是全利用戰爭解決問題。雖然現在博爾頓被解釋,但是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繼續使用極限施壓戰略遏制伊朗是大概率的事件。

(蓬佩奧聽到博爾頓被解職的消息還笑了)

美國的2020大選即將到來,在這個時刻特朗普很難在對外的重大外交問題上做出讓步,如果對伊朗做出讓步的話,會被認為是軟弱的象徵,從而失去國內民意的知識,更重要的是對伊朗持反對態度,實際上是特朗普討好國內猶太力量的一步棋。美國國內的猶太政治集團實力之強難以描述,僅僅一個極端反伊朗的博爾頓下臺,不會對美國國內的整體態度產生太大影響。況且現在沒有什麼因素迫使美國迅速回到談判桌上,反而是伊朗迫於美國的壓力處在艱難求生的邊緣。

最後必須強調的一點是,特朗普解僱伯爾頓不僅僅因為兩人在對伊朗的意見上存在分歧,也因為博爾頓這個人實在是太不討人喜歡了,根據此前的美國媒體消息報道,博爾頓與美國國務卿彭佩奧以及白宮幕僚長馬爾瓦尼都不和。這個強硬派分子不僅在對外政界上保持強硬,就連在和別人交往時也讓人不舒服,據悉他和特朗普多次在多個問題上發生激烈爭吵。而在平時他也不像彭佩奧那樣極力避免與特朗普的爭執,反而是經常直接頂撞特朗普,這樣的人在美國白宮內部不受待見是不難理解的。

因此特朗普把博爾頓解職,實際上是兩人之間的多重矛盾,以及博爾頓在白宮內部不受歡迎的一個總爆發。這個事件的發生並不能成為任何證據證明美國急切的改善與伊朗的關係,更別提給伊朗送什麼禮了。

铁岭锋
2019-09-12


如果沒有博爾頓,作為特朗普政府b團隊的骨幹,代行總統職權調動大量美軍和大殺器部署伊朗周邊,對伊朗實施極限軍事施壓,伊朗就沒有必要過分消耗其寶貴的國力資源予以應對,雖然這份兒禮物來的晚了,有點兒縮水,但是此後可以無障礙的緩和兩國對峙局勢,享受祥和平靜的周邊環境,對伊朗來說這仍然不失為是一件寶貴的禮物。


如果沒有博爾頓,作為特朗普政府b團隊的骨幹,代行總統職權調動大量美軍和大殺器部署伊朗周邊,對伊朗實施極限軍事施壓,伊朗就沒有必要過分消耗其寶貴的國力資源予以應對,雖然這份兒禮物來的晚了,有點兒縮水,但是此後可以無障礙的緩和兩國對峙局勢,享受祥和平靜的周邊環境,對伊朗來說這仍然不失為是一件寶貴的禮物。

特朗普總統商人出身,他的對伊戰略也主要以商業運行模式實施,軍事施壓手段只不過是隨手拈來輔助策略,以美軍中央司令部和第五艦隊的常規部署兵力,象徵性炒作一下手段,讓伊朗的感覺就是不疼不癢無所謂。


如果沒有博爾頓,作為特朗普政府b團隊的骨幹,代行總統職權調動大量美軍和大殺器部署伊朗周邊,對伊朗實施極限軍事施壓,伊朗就沒有必要過分消耗其寶貴的國力資源予以應對,雖然這份兒禮物來的晚了,有點兒縮水,但是此後可以無障礙的緩和兩國對峙局勢,享受祥和平靜的周邊環境,對伊朗來說這仍然不失為是一件寶貴的禮物。

特朗普總統商人出身,他的對伊戰略也主要以商業運行模式實施,軍事施壓手段只不過是隨手拈來輔助策略,以美軍中央司令部和第五艦隊的常規部署兵力,象徵性炒作一下手段,讓伊朗的感覺就是不疼不癢無所謂。

然而以博爾頓為骨幹的特朗普政府“b團隊”,這幫鷹派中的鷹派以博爾頓作為特朗普的國安顧問(有時也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可以部分暫行總統職權的權力的擴大行使,向伊朗周邊增調了大量的美軍部隊,使其兵力規模從不足2萬,增加到6萬多人。並配置了美軍現役所有大殺器(是否包括核武外界不得而知),事實上已經在準備對伊朗發動一場大規模軍事打擊了。

這種一場真正戰爭的巨大壓力,已經顛覆了特朗普對伊戰略的原則,迫使伊朗不得不實際投入大量寶貴的國力資源,全面動員作為實際應對一場真正戰爭的準備,這在當前伊朗的經濟形勢下,無疑是一種沉重的消耗。


如果沒有博爾頓,作為特朗普政府b團隊的骨幹,代行總統職權調動大量美軍和大殺器部署伊朗周邊,對伊朗實施極限軍事施壓,伊朗就沒有必要過分消耗其寶貴的國力資源予以應對,雖然這份兒禮物來的晚了,有點兒縮水,但是此後可以無障礙的緩和兩國對峙局勢,享受祥和平靜的周邊環境,對伊朗來說這仍然不失為是一件寶貴的禮物。

特朗普總統商人出身,他的對伊戰略也主要以商業運行模式實施,軍事施壓手段只不過是隨手拈來輔助策略,以美軍中央司令部和第五艦隊的常規部署兵力,象徵性炒作一下手段,讓伊朗的感覺就是不疼不癢無所謂。

然而以博爾頓為骨幹的特朗普政府“b團隊”,這幫鷹派中的鷹派以博爾頓作為特朗普的國安顧問(有時也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可以部分暫行總統職權的權力的擴大行使,向伊朗周邊增調了大量的美軍部隊,使其兵力規模從不足2萬,增加到6萬多人。並配置了美軍現役所有大殺器(是否包括核武外界不得而知),事實上已經在準備對伊朗發動一場大規模軍事打擊了。

這種一場真正戰爭的巨大壓力,已經顛覆了特朗普對伊戰略的原則,迫使伊朗不得不實際投入大量寶貴的國力資源,全面動員作為實際應對一場真正戰爭的準備,這在當前伊朗的經濟形勢下,無疑是一種沉重的消耗。

所以早在這些兵力陸續部署伊朗周邊的過程開始階段,伊朗人就明確宣稱是博爾頓、蓬佩奧,綁架了特朗普的對伊戰略。這就說明博爾頓以四朝元老的身份,以當年基辛格、布熱津斯基那種戰略大師的姿態,加上對特朗普商人出身及行事風格的鄙視,形成的對外以戰爭和軍事對抗為主的政策理念,並在行使權力過程中用自己的這種理念,取代架空了特朗普的對外政策,給伊朗帶來了額外的軍事壓力和資源負擔。


如果沒有博爾頓,作為特朗普政府b團隊的骨幹,代行總統職權調動大量美軍和大殺器部署伊朗周邊,對伊朗實施極限軍事施壓,伊朗就沒有必要過分消耗其寶貴的國力資源予以應對,雖然這份兒禮物來的晚了,有點兒縮水,但是此後可以無障礙的緩和兩國對峙局勢,享受祥和平靜的周邊環境,對伊朗來說這仍然不失為是一件寶貴的禮物。

特朗普總統商人出身,他的對伊戰略也主要以商業運行模式實施,軍事施壓手段只不過是隨手拈來輔助策略,以美軍中央司令部和第五艦隊的常規部署兵力,象徵性炒作一下手段,讓伊朗的感覺就是不疼不癢無所謂。

然而以博爾頓為骨幹的特朗普政府“b團隊”,這幫鷹派中的鷹派以博爾頓作為特朗普的國安顧問(有時也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可以部分暫行總統職權的權力的擴大行使,向伊朗周邊增調了大量的美軍部隊,使其兵力規模從不足2萬,增加到6萬多人。並配置了美軍現役所有大殺器(是否包括核武外界不得而知),事實上已經在準備對伊朗發動一場大規模軍事打擊了。

這種一場真正戰爭的巨大壓力,已經顛覆了特朗普對伊戰略的原則,迫使伊朗不得不實際投入大量寶貴的國力資源,全面動員作為實際應對一場真正戰爭的準備,這在當前伊朗的經濟形勢下,無疑是一種沉重的消耗。

所以早在這些兵力陸續部署伊朗周邊的過程開始階段,伊朗人就明確宣稱是博爾頓、蓬佩奧,綁架了特朗普的對伊戰略。這就說明博爾頓以四朝元老的身份,以當年基辛格、布熱津斯基那種戰略大師的姿態,加上對特朗普商人出身及行事風格的鄙視,形成的對外以戰爭和軍事對抗為主的政策理念,並在行使權力過程中用自己的這種理念,取代架空了特朗普的對外政策,給伊朗帶來了額外的軍事壓力和資源負擔。

但由於這幫鷹們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不顧美國債臺高築的經濟現狀,造成特朗普對委內瑞拉戰略的失敗在先,現在由於過度激怒伊朗,迫使伊朗以擊落美國頂級戰略無人偵察機的一擊反制,使他們的導彈雨等殺手鐗,成功的綁架了美國的中東戰略。


如果沒有博爾頓,作為特朗普政府b團隊的骨幹,代行總統職權調動大量美軍和大殺器部署伊朗周邊,對伊朗實施極限軍事施壓,伊朗就沒有必要過分消耗其寶貴的國力資源予以應對,雖然這份兒禮物來的晚了,有點兒縮水,但是此後可以無障礙的緩和兩國對峙局勢,享受祥和平靜的周邊環境,對伊朗來說這仍然不失為是一件寶貴的禮物。

特朗普總統商人出身,他的對伊戰略也主要以商業運行模式實施,軍事施壓手段只不過是隨手拈來輔助策略,以美軍中央司令部和第五艦隊的常規部署兵力,象徵性炒作一下手段,讓伊朗的感覺就是不疼不癢無所謂。

然而以博爾頓為骨幹的特朗普政府“b團隊”,這幫鷹派中的鷹派以博爾頓作為特朗普的國安顧問(有時也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可以部分暫行總統職權的權力的擴大行使,向伊朗周邊增調了大量的美軍部隊,使其兵力規模從不足2萬,增加到6萬多人。並配置了美軍現役所有大殺器(是否包括核武外界不得而知),事實上已經在準備對伊朗發動一場大規模軍事打擊了。

這種一場真正戰爭的巨大壓力,已經顛覆了特朗普對伊戰略的原則,迫使伊朗不得不實際投入大量寶貴的國力資源,全面動員作為實際應對一場真正戰爭的準備,這在當前伊朗的經濟形勢下,無疑是一種沉重的消耗。

所以早在這些兵力陸續部署伊朗周邊的過程開始階段,伊朗人就明確宣稱是博爾頓、蓬佩奧,綁架了特朗普的對伊戰略。這就說明博爾頓以四朝元老的身份,以當年基辛格、布熱津斯基那種戰略大師的姿態,加上對特朗普商人出身及行事風格的鄙視,形成的對外以戰爭和軍事對抗為主的政策理念,並在行使權力過程中用自己的這種理念,取代架空了特朗普的對外政策,給伊朗帶來了額外的軍事壓力和資源負擔。

但由於這幫鷹們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不顧美國債臺高築的經濟現狀,造成特朗普對委內瑞拉戰略的失敗在先,現在由於過度激怒伊朗,迫使伊朗以擊落美國頂級戰略無人偵察機的一擊反制,使他們的導彈雨等殺手鐗,成功的綁架了美國的中東戰略。

這又讓美國的對伊戰略一敗塗地,並且由此斷送了美國的中東地緣戰略利益,波斯灣石油美元霸權利益。反而讓伊朗鹹魚翻身,從美國手裡奪取了波斯灣局勢的主導權,其影響力也在中東地區聲名鵲起,事實上這也等於博爾頓用另外一種形式,送給伊朗一份更大的禮物,已經遠遠超過了特朗普開出博爾頓,送給伊朗這份禮物的價值。


如果沒有博爾頓,作為特朗普政府b團隊的骨幹,代行總統職權調動大量美軍和大殺器部署伊朗周邊,對伊朗實施極限軍事施壓,伊朗就沒有必要過分消耗其寶貴的國力資源予以應對,雖然這份兒禮物來的晚了,有點兒縮水,但是此後可以無障礙的緩和兩國對峙局勢,享受祥和平靜的周邊環境,對伊朗來說這仍然不失為是一件寶貴的禮物。

特朗普總統商人出身,他的對伊戰略也主要以商業運行模式實施,軍事施壓手段只不過是隨手拈來輔助策略,以美軍中央司令部和第五艦隊的常規部署兵力,象徵性炒作一下手段,讓伊朗的感覺就是不疼不癢無所謂。

然而以博爾頓為骨幹的特朗普政府“b團隊”,這幫鷹派中的鷹派以博爾頓作為特朗普的國安顧問(有時也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可以部分暫行總統職權的權力的擴大行使,向伊朗周邊增調了大量的美軍部隊,使其兵力規模從不足2萬,增加到6萬多人。並配置了美軍現役所有大殺器(是否包括核武外界不得而知),事實上已經在準備對伊朗發動一場大規模軍事打擊了。

這種一場真正戰爭的巨大壓力,已經顛覆了特朗普對伊戰略的原則,迫使伊朗不得不實際投入大量寶貴的國力資源,全面動員作為實際應對一場真正戰爭的準備,這在當前伊朗的經濟形勢下,無疑是一種沉重的消耗。

所以早在這些兵力陸續部署伊朗周邊的過程開始階段,伊朗人就明確宣稱是博爾頓、蓬佩奧,綁架了特朗普的對伊戰略。這就說明博爾頓以四朝元老的身份,以當年基辛格、布熱津斯基那種戰略大師的姿態,加上對特朗普商人出身及行事風格的鄙視,形成的對外以戰爭和軍事對抗為主的政策理念,並在行使權力過程中用自己的這種理念,取代架空了特朗普的對外政策,給伊朗帶來了額外的軍事壓力和資源負擔。

但由於這幫鷹們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不顧美國債臺高築的經濟現狀,造成特朗普對委內瑞拉戰略的失敗在先,現在由於過度激怒伊朗,迫使伊朗以擊落美國頂級戰略無人偵察機的一擊反制,使他們的導彈雨等殺手鐗,成功的綁架了美國的中東戰略。

這又讓美國的對伊戰略一敗塗地,並且由此斷送了美國的中東地緣戰略利益,波斯灣石油美元霸權利益。反而讓伊朗鹹魚翻身,從美國手裡奪取了波斯灣局勢的主導權,其影響力也在中東地區聲名鵲起,事實上這也等於博爾頓用另外一種形式,送給伊朗一份更大的禮物,已經遠遠超過了特朗普開出博爾頓,送給伊朗這份禮物的價值。

由此可見,特朗普炒掉博爾頓,給伊朗帶來可以預期的緩和軍事對抗的利益,可以視為他送給伊朗的可以預期的禮物。而在這種兩國軍事對抗逐漸緩解的趨勢中,雖然不能期待雙方進行有關《伊核協議》的談判,但可以期待的是雙方安全戰略、地緣戰略互相妥協的互動,卻可以無障礙的進行了。而在這種互動中,基於博爾頓的送禮,讓伊朗在互動中的地位大大提升,這又使特朗普在博爾頓送禮的基礎上,自己給伊朗送出的禮物再增加一份額外的更大價值。

幸福地带2
2019-09-13

一個被稱之為“戰爭販子”的,極鷹派人物——博爾特曾經叫板伊朗:將在三個月裡讓其消失。可結果卻是自己被川普一腳踢開。正如伊朗發言人所說的一樣,伊朗沒有被消滅,博爾頓走了。

一個被稱之為“戰爭販子”的,極鷹派人物——博爾特曾經叫板伊朗:將在三個月裡讓其消失。可結果卻是自己被川普一腳踢開。正如伊朗發言人所說的一樣,伊朗沒有被消滅,博爾頓走了。

毫無疑問,解僱博爾頓是送給伊朗的一個大禮,因為博爾頓是叫囂伊朗最為猖狂的人物,並且聲稱:要在三個月之內消滅伊朗。所以,導致伊朗全國上下團結一心,共同禦敵,才會至此,讓美國的軍事行動,變成了軍事對峙。白白的浪費了美國幾萬軍隊部署波斯灣地區,並且還不敢放一槍一彈,反而損失了一架全球鷹無人機。這個可能就是博爾頓,輔助川普的最大的“功績”吧?

一個被稱之為“戰爭販子”的,極鷹派人物——博爾特曾經叫板伊朗:將在三個月裡讓其消失。可結果卻是自己被川普一腳踢開。正如伊朗發言人所說的一樣,伊朗沒有被消滅,博爾頓走了。

毫無疑問,解僱博爾頓是送給伊朗的一個大禮,因為博爾頓是叫囂伊朗最為猖狂的人物,並且聲稱:要在三個月之內消滅伊朗。所以,導致伊朗全國上下團結一心,共同禦敵,才會至此,讓美國的軍事行動,變成了軍事對峙。白白的浪費了美國幾萬軍隊部署波斯灣地區,並且還不敢放一槍一彈,反而損失了一架全球鷹無人機。這個可能就是博爾頓,輔助川普的最大的“功績”吧?

英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留伊朗一艘油輪,這下可把博爾頓樂懷了,並且,立刻表示歡迎。但是,結果卻是英國的油輪也被伊朗扣留了。最終英國不得不派出多艘年艦前往波斯灣地區,保護自己的其他船舶,全國海行業緊張一團,最後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兩個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終於妥協,各自釋放對方的油輪了事。而博爾頓也歡喜了一場。

一個被稱之為“戰爭販子”的,極鷹派人物——博爾特曾經叫板伊朗:將在三個月裡讓其消失。可結果卻是自己被川普一腳踢開。正如伊朗發言人所說的一樣,伊朗沒有被消滅,博爾頓走了。

毫無疑問,解僱博爾頓是送給伊朗的一個大禮,因為博爾頓是叫囂伊朗最為猖狂的人物,並且聲稱:要在三個月之內消滅伊朗。所以,導致伊朗全國上下團結一心,共同禦敵,才會至此,讓美國的軍事行動,變成了軍事對峙。白白的浪費了美國幾萬軍隊部署波斯灣地區,並且還不敢放一槍一彈,反而損失了一架全球鷹無人機。這個可能就是博爾頓,輔助川普的最大的“功績”吧?

英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留伊朗一艘油輪,這下可把博爾頓樂懷了,並且,立刻表示歡迎。但是,結果卻是英國的油輪也被伊朗扣留了。最終英國不得不派出多艘年艦前往波斯灣地區,保護自己的其他船舶,全國海行業緊張一團,最後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兩個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終於妥協,各自釋放對方的油輪了事。而博爾頓也歡喜了一場。

博爾頓被趕走了,美國和伊朗的關係也應該有緩和的臺階下了。所以,美國總統特朗普喊話伊朗總統魯哈尼,並且還主要放下身份,願意在不設前題的情況來進行會談。那怕是沒有任何成果,也希望能夠與魯哈尼進行會談。

一個被稱之為“戰爭販子”的,極鷹派人物——博爾特曾經叫板伊朗:將在三個月裡讓其消失。可結果卻是自己被川普一腳踢開。正如伊朗發言人所說的一樣,伊朗沒有被消滅,博爾頓走了。

毫無疑問,解僱博爾頓是送給伊朗的一個大禮,因為博爾頓是叫囂伊朗最為猖狂的人物,並且聲稱:要在三個月之內消滅伊朗。所以,導致伊朗全國上下團結一心,共同禦敵,才會至此,讓美國的軍事行動,變成了軍事對峙。白白的浪費了美國幾萬軍隊部署波斯灣地區,並且還不敢放一槍一彈,反而損失了一架全球鷹無人機。這個可能就是博爾頓,輔助川普的最大的“功績”吧?

英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留伊朗一艘油輪,這下可把博爾頓樂懷了,並且,立刻表示歡迎。但是,結果卻是英國的油輪也被伊朗扣留了。最終英國不得不派出多艘年艦前往波斯灣地區,保護自己的其他船舶,全國海行業緊張一團,最後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兩個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終於妥協,各自釋放對方的油輪了事。而博爾頓也歡喜了一場。

博爾頓被趕走了,美國和伊朗的關係也應該有緩和的臺階下了。所以,美國總統特朗普喊話伊朗總統魯哈尼,並且還主要放下身份,願意在不設前題的情況來進行會談。那怕是沒有任何成果,也希望能夠與魯哈尼進行會談。

個人認為,既然川普表現得誠意滿滿,見一下川普又何妨呢?川普著急的是有五至六萬人在波斯灣地區與伊朗進行軍事對抗,每月數億美元的軍事支出,當然,如果戰爭開火,就不是數億美元那麼簡單的事情了。但是,這些也讓其感到壓力山大。如何才能夠早日結束軍事對峙?減少自己的軍事消耗,才是川普喊話伊朗的主要原因。

一個被稱之為“戰爭販子”的,極鷹派人物——博爾特曾經叫板伊朗:將在三個月裡讓其消失。可結果卻是自己被川普一腳踢開。正如伊朗發言人所說的一樣,伊朗沒有被消滅,博爾頓走了。

毫無疑問,解僱博爾頓是送給伊朗的一個大禮,因為博爾頓是叫囂伊朗最為猖狂的人物,並且聲稱:要在三個月之內消滅伊朗。所以,導致伊朗全國上下團結一心,共同禦敵,才會至此,讓美國的軍事行動,變成了軍事對峙。白白的浪費了美國幾萬軍隊部署波斯灣地區,並且還不敢放一槍一彈,反而損失了一架全球鷹無人機。這個可能就是博爾頓,輔助川普的最大的“功績”吧?

英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留伊朗一艘油輪,這下可把博爾頓樂懷了,並且,立刻表示歡迎。但是,結果卻是英國的油輪也被伊朗扣留了。最終英國不得不派出多艘年艦前往波斯灣地區,保護自己的其他船舶,全國海行業緊張一團,最後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兩個國家為了自己的利益,終於妥協,各自釋放對方的油輪了事。而博爾頓也歡喜了一場。

博爾頓被趕走了,美國和伊朗的關係也應該有緩和的臺階下了。所以,美國總統特朗普喊話伊朗總統魯哈尼,並且還主要放下身份,願意在不設前題的情況來進行會談。那怕是沒有任何成果,也希望能夠與魯哈尼進行會談。

個人認為,既然川普表現得誠意滿滿,見一下川普又何妨呢?川普著急的是有五至六萬人在波斯灣地區與伊朗進行軍事對抗,每月數億美元的軍事支出,當然,如果戰爭開火,就不是數億美元那麼簡單的事情了。但是,這些也讓其感到壓力山大。如何才能夠早日結束軍事對峙?減少自己的軍事消耗,才是川普喊話伊朗的主要原因。

炒掉博爾頓是川普給伊朗的一個大禮物,但是,如果美國不調整好自己的政策,單憑一個博爾頓,是改善不了與伊朗的關係的。所以,還是主要要看美國的政策如何?而不是伊朗總統魯哈尼與川普的見面。即使見了面,沒有任何善意,不改善對伊朗的基本政策,也是枉然。

個人觀點,切勿上心,謝謝閱讀,歡迎評論。

穿美国望世界
2019-09-13

特朗普總統為什麼解僱博爾頓?因為博爾頓有強烈的戰爭傾向,他是美國國內主張對伊朗動武的領軍人物,同時也在積極制止特朗普從阿富汗撤軍,兩人觀念如此不同,特朗普解僱博爾頓也理所當然。同時博爾頓的離開的確會有利於美伊回到談判桌上,因為特朗普的極限施壓目的是為了逼迫談判,而博爾頓純粹是要對伊戰爭,所以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可以說特朗普解僱博爾頓是送了伊朗一次“大禮”。

特朗普總統為什麼解僱博爾頓?因為博爾頓有強烈的戰爭傾向,他是美國國內主張對伊朗動武的領軍人物,同時也在積極制止特朗普從阿富汗撤軍,兩人觀念如此不同,特朗普解僱博爾頓也理所當然。同時博爾頓的離開的確會有利於美伊回到談判桌上,因為特朗普的極限施壓目的是為了逼迫談判,而博爾頓純粹是要對伊戰爭,所以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可以說特朗普解僱博爾頓是送了伊朗一次“大禮”。


首先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因為博爾頓是真地在推動戰爭。

伊朗外交部長扎裡夫曾言,特朗普正是被他的下屬和盟友所“誘騙”,掉進了陷阱才陷入導致了現在美伊之間目前瘋狂而冒險的局面。因為特朗普是個政治小白,博爾頓這個三朝元老極力掩飾住對特朗普的鄙夷,然後越俎代庖給特朗普制定了瘋狂的伊朗危機。

特朗普總統為什麼解僱博爾頓?因為博爾頓有強烈的戰爭傾向,他是美國國內主張對伊朗動武的領軍人物,同時也在積極制止特朗普從阿富汗撤軍,兩人觀念如此不同,特朗普解僱博爾頓也理所當然。同時博爾頓的離開的確會有利於美伊回到談判桌上,因為特朗普的極限施壓目的是為了逼迫談判,而博爾頓純粹是要對伊戰爭,所以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可以說特朗普解僱博爾頓是送了伊朗一次“大禮”。


首先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因為博爾頓是真地在推動戰爭。

伊朗外交部長扎裡夫曾言,特朗普正是被他的下屬和盟友所“誘騙”,掉進了陷阱才陷入導致了現在美伊之間目前瘋狂而冒險的局面。因為特朗普是個政治小白,博爾頓這個三朝元老極力掩飾住對特朗普的鄙夷,然後越俎代庖給特朗普制定了瘋狂的伊朗危機。

(圖:特朗普拒絕戰爭)

外界普遍認為特朗普身邊有個“B集團”執行著“B計劃”,B是博爾頓名字首字母,還有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小名也是B,這個B計劃代表著這兩個人的陰謀,他們裹挾著特朗普去對伊朗發動戰爭,不停地加劇美伊緊張局勢。所以如果博爾頓不下臺美伊是不可能迎來和平的。

博爾頓被解僱後美伊有可能加速回到談判桌上。

如果說有誰最想美伊走到談判桌上,那麼非特朗普莫屬,因為特朗普在2020年11月要參加總統大選,在這之前特朗普必須要完美解決伊朗問題,交出一個令美國人民滿意的成績單才行。否則如果這種緊張局勢一直拖到那天,或者乾脆打了一仗,那特朗普的選票基本上就算沒戲了。對伊朗打是不能打的,要解決問題就只能回到談判桌上,所以特朗普急啊。

特朗普總統為什麼解僱博爾頓?因為博爾頓有強烈的戰爭傾向,他是美國國內主張對伊朗動武的領軍人物,同時也在積極制止特朗普從阿富汗撤軍,兩人觀念如此不同,特朗普解僱博爾頓也理所當然。同時博爾頓的離開的確會有利於美伊回到談判桌上,因為特朗普的極限施壓目的是為了逼迫談判,而博爾頓純粹是要對伊戰爭,所以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可以說特朗普解僱博爾頓是送了伊朗一次“大禮”。


首先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因為博爾頓是真地在推動戰爭。

伊朗外交部長扎裡夫曾言,特朗普正是被他的下屬和盟友所“誘騙”,掉進了陷阱才陷入導致了現在美伊之間目前瘋狂而冒險的局面。因為特朗普是個政治小白,博爾頓這個三朝元老極力掩飾住對特朗普的鄙夷,然後越俎代庖給特朗普制定了瘋狂的伊朗危機。

(圖:特朗普拒絕戰爭)

外界普遍認為特朗普身邊有個“B集團”執行著“B計劃”,B是博爾頓名字首字母,還有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小名也是B,這個B計劃代表著這兩個人的陰謀,他們裹挾著特朗普去對伊朗發動戰爭,不停地加劇美伊緊張局勢。所以如果博爾頓不下臺美伊是不可能迎來和平的。

博爾頓被解僱後美伊有可能加速回到談判桌上。

如果說有誰最想美伊走到談判桌上,那麼非特朗普莫屬,因為特朗普在2020年11月要參加總統大選,在這之前特朗普必須要完美解決伊朗問題,交出一個令美國人民滿意的成績單才行。否則如果這種緊張局勢一直拖到那天,或者乾脆打了一仗,那特朗普的選票基本上就算沒戲了。對伊朗打是不能打的,要解決問題就只能回到談判桌上,所以特朗普急啊。

(特朗普身邊的人經常發表和特朗普不一致觀點)

可博爾頓其人一點也不為“主子”分憂,反而在後面組建B集團搞三搞四,成天給特朗普找麻煩,博爾頓不停地大放厥詞激化美伊矛盾。甚至兩月前美國全球鷹無人機被擊落之後他還積極鼓動了一次對伊朗的軍事報復,不過最後還是被特朗普攔了下來,但特朗普肯定也是被嚇了一身冷汗啊,你說他能不恨博爾頓嗎?

特朗普總統為什麼解僱博爾頓?因為博爾頓有強烈的戰爭傾向,他是美國國內主張對伊朗動武的領軍人物,同時也在積極制止特朗普從阿富汗撤軍,兩人觀念如此不同,特朗普解僱博爾頓也理所當然。同時博爾頓的離開的確會有利於美伊回到談判桌上,因為特朗普的極限施壓目的是為了逼迫談判,而博爾頓純粹是要對伊戰爭,所以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可以說特朗普解僱博爾頓是送了伊朗一次“大禮”。


首先博爾頓是伊朗最大的敵人,因為博爾頓是真地在推動戰爭。

伊朗外交部長扎裡夫曾言,特朗普正是被他的下屬和盟友所“誘騙”,掉進了陷阱才陷入導致了現在美伊之間目前瘋狂而冒險的局面。因為特朗普是個政治小白,博爾頓這個三朝元老極力掩飾住對特朗普的鄙夷,然後越俎代庖給特朗普制定了瘋狂的伊朗危機。

(圖:特朗普拒絕戰爭)

外界普遍認為特朗普身邊有個“B集團”執行著“B計劃”,B是博爾頓名字首字母,還有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小名也是B,這個B計劃代表著這兩個人的陰謀,他們裹挾著特朗普去對伊朗發動戰爭,不停地加劇美伊緊張局勢。所以如果博爾頓不下臺美伊是不可能迎來和平的。

博爾頓被解僱後美伊有可能加速回到談判桌上。

如果說有誰最想美伊走到談判桌上,那麼非特朗普莫屬,因為特朗普在2020年11月要參加總統大選,在這之前特朗普必須要完美解決伊朗問題,交出一個令美國人民滿意的成績單才行。否則如果這種緊張局勢一直拖到那天,或者乾脆打了一仗,那特朗普的選票基本上就算沒戲了。對伊朗打是不能打的,要解決問題就只能回到談判桌上,所以特朗普急啊。

(特朗普身邊的人經常發表和特朗普不一致觀點)

可博爾頓其人一點也不為“主子”分憂,反而在後面組建B集團搞三搞四,成天給特朗普找麻煩,博爾頓不停地大放厥詞激化美伊矛盾。甚至兩月前美國全球鷹無人機被擊落之後他還積極鼓動了一次對伊朗的軍事報復,不過最後還是被特朗普攔了下來,但特朗普肯定也是被嚇了一身冷汗啊,你說他能不恨博爾頓嗎?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恨不得美國立刻發動戰爭)

特朗普終於意識到如果要好好解決伊朗問題就必須解僱博爾頓瓦解那個搞陰謀的B計劃。如今博爾頓被解僱,美國的石油價格立刻降了5%,因為市場判斷美國要加速和伊朗和解,伊朗石油制裁有可能結束,那麼原油市場供應加大,油價看低。

原油市場是誠實的,尤其是降價的時候,特朗普已經釋放出對伊朗的善意,這絕對是對伊朗的大禮,因為伊朗在美國極限施壓下也快撐不住了,伊朗國內物價飛漲,財政收入銳減,國內經濟和政治承壓越來越大,如果美國不撤回制裁,伊朗隨時有內亂的可能性,所以伊朗期盼和解的心情一樣很急迫。

博爾頓好像就是美伊和解最大的絆腳石,如今特朗普主動踢掉了絆腳石,美伊會加速回到談判桌上。博爾頓對伊朗態度最惡劣,是一個戰爭狂人,解僱博爾頓就是解除了戰爭警報,這當然是特朗普送給伊朗的大禮。

汗水为血而流37610868
2019-09-12

相信美伊間的問題因博爾頓被解僱而有太多實質性改變,道理很簡單,很明顯美國針對伊朗並不是單某個方面,而是整個國家,伊朗也不可能因此而和美國單獨談判,因為很容易中套,美國也不可能重回六方的談判桌上來,一面子上過不去,二,“吃虧”的可能性很大,所以美伊博弈實際上是全球多種軟硬實力的綜合較量,博爾頓退後並不代表其代表的鷹派勢力退出,特朗普也沒有這個能力和膽量,這事決非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往往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個人覺得博爾頓退出更是美國使陰招的開始,這個卻是極難對付的,波斯人發明了國際象棋,其走一步“看”兩三步被伊朗人運用得幾呼到完美,美國現在對伊政策顯然是被伊朗吃透徹了,每走一步棋伊朗都應對自如,所以美國必須要改變什麼,如果估計得沒錯,博爾頓的離開,一,美國會從歐洲入手解決伊朗問題,二,先讓以色列沙特等中東夥伴做點什麼,然後美國插手,三,從伊朗內部下手,以“耍流氓使陰招”為主等等……,當然博爾頓的離任本身就有疑點,至少用不著這麼“認真”(被老闆炒或炒老闆做得有點過),顯然能引起更大的注意力,但還是隱隱的感覺到此人要在背後做文章,美國主戰派的勢力太強,而代表人物退後多半是在謀劃新的“作戰計劃”,還是多加小心“暴風雨前的寧靜”吧!

Roseview财经
2019-09-12

川普對博爾頓的不滿積累已久,博爾頓的強硬鷹派風格令他頗為不滿,到處惹是生非,企圖發動戰爭,此番川普解僱博爾頓,大大減緩了美國發動戰爭的可能性。川普曾經表示不在任內對海外發動戰爭,他更希望通過經濟制裁伊朗,扼住伊朗賴以生存的石油出口,藉此換取伊朗低頭,重新回到談判桌,爭取對美國和中東盟友更有利的協議。

在對待伊朗,朝鮮,甚至最近的塔利班問題,博爾頓都支持武力解決,他作為國家安全顧問,與川普諸多意見相左,甚至曾經公開和川普唱反調,川普更需要一個有利的執行者,而不是一個憑自己意見一意孤行的人。即使川普解僱博爾頓,伊朗也不見得會這麼快回到談判桌,伊朗也很強硬。

伊朗和美國的糾葛由來已久,不是這麼容易解決的,伊朗也算是美國在中東為數不多的敢叫板的國家之一,彼此之間重新談判並不容易,但是沒了博爾頓,相信局勢會緩解,不再那般劍拔弩張。

我是Roseview財經,更多問題敬請關注,歡迎一起交流討論,希望對您有幫助。


川普對博爾頓的不滿積累已久,博爾頓的強硬鷹派風格令他頗為不滿,到處惹是生非,企圖發動戰爭,此番川普解僱博爾頓,大大減緩了美國發動戰爭的可能性。川普曾經表示不在任內對海外發動戰爭,他更希望通過經濟制裁伊朗,扼住伊朗賴以生存的石油出口,藉此換取伊朗低頭,重新回到談判桌,爭取對美國和中東盟友更有利的協議。

在對待伊朗,朝鮮,甚至最近的塔利班問題,博爾頓都支持武力解決,他作為國家安全顧問,與川普諸多意見相左,甚至曾經公開和川普唱反調,川普更需要一個有利的執行者,而不是一個憑自己意見一意孤行的人。即使川普解僱博爾頓,伊朗也不見得會這麼快回到談判桌,伊朗也很強硬。

伊朗和美國的糾葛由來已久,不是這麼容易解決的,伊朗也算是美國在中東為數不多的敢叫板的國家之一,彼此之間重新談判並不容易,但是沒了博爾頓,相信局勢會緩解,不再那般劍拔弩張。

我是Roseview財經,更多問題敬請關注,歡迎一起交流討論,希望對您有幫助。


昨思今明未武
2019-09-12

美國與伊朗的會談不會因為特朗普總統“開除”博爾頓而加速回到談判桌,在沒有解決美國與伊朗雙方都關切的核心問題之前,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只能這樣繼續僵持著、博弈著,零和博弈下看誰會成為最後的贏家。

美國與伊朗的會談不會因為特朗普總統“開除”博爾頓而加速回到談判桌,在沒有解決美國與伊朗雙方都關切的核心問題之前,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只能這樣繼續僵持著、博弈著,零和博弈下看誰會成為最後的贏家。

不過隨著博爾頓的離去,美國與伊朗發生戰爭的可能性正在降低。因為在美國對伊朗強硬的立場就是博爾頓推動的,甚至說美國對伊朗擊落全球鷹無人機的報復就是在博爾頓推動下決定的,雖然最後被特朗普阻止,但是可以看出博爾頓在美國政府中的作用,甚至可以說博爾頓就是美國與伊朗戰爭的導火索。隨著博爾頓的離職,美國對伊朗的態度可能會有所軟化,但是這並不代表著美國會放棄對伊朗的圍堵及制裁。

美國與伊朗的會談不會因為特朗普總統“開除”博爾頓而加速回到談判桌,在沒有解決美國與伊朗雙方都關切的核心問題之前,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只能這樣繼續僵持著、博弈著,零和博弈下看誰會成為最後的贏家。

不過隨著博爾頓的離去,美國與伊朗發生戰爭的可能性正在降低。因為在美國對伊朗強硬的立場就是博爾頓推動的,甚至說美國對伊朗擊落全球鷹無人機的報復就是在博爾頓推動下決定的,雖然最後被特朗普阻止,但是可以看出博爾頓在美國政府中的作用,甚至可以說博爾頓就是美國與伊朗戰爭的導火索。隨著博爾頓的離職,美國對伊朗的態度可能會有所軟化,但是這並不代表著美國會放棄對伊朗的圍堵及制裁。

雖然博爾頓離職後,美國政府的強硬政策可能會有所轉變,但是基於美國在中東的利益以及特朗普總統對以色列的照顧,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和圍堵不會放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和圍堵根本上是因為伊朗在中東勢力做大後已經威脅到美國在中東的利益及以美國為中心的中東秩序。其實在去年美國國務卿就針對伊朗在中東的勢力、實力和影響力提出了十二條限制措施,這其實就是美國政府或者說特朗普與伊朗談判的先決條件。

那麼這項包括限制核與導彈研發、釋放扣押別國公民、反恐和削弱伊朗影響力等眾多限制伊朗國家發展的條件,是伊朗不可能輕易接受的,而且還在美國製裁的情況下,伊朗更不可能對美國做出讓步。一旦伊朗接受包括制裁在內的眾多限制條件,伊朗將國之不國,這就是伊朗已經非常危險的情況下,仍然頂著美國製裁的原因。

美國與伊朗的會談不會因為特朗普總統“開除”博爾頓而加速回到談判桌,在沒有解決美國與伊朗雙方都關切的核心問題之前,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只能這樣繼續僵持著、博弈著,零和博弈下看誰會成為最後的贏家。

不過隨著博爾頓的離去,美國與伊朗發生戰爭的可能性正在降低。因為在美國對伊朗強硬的立場就是博爾頓推動的,甚至說美國對伊朗擊落全球鷹無人機的報復就是在博爾頓推動下決定的,雖然最後被特朗普阻止,但是可以看出博爾頓在美國政府中的作用,甚至可以說博爾頓就是美國與伊朗戰爭的導火索。隨著博爾頓的離職,美國對伊朗的態度可能會有所軟化,但是這並不代表著美國會放棄對伊朗的圍堵及制裁。

雖然博爾頓離職後,美國政府的強硬政策可能會有所轉變,但是基於美國在中東的利益以及特朗普總統對以色列的照顧,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和圍堵不會放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和圍堵根本上是因為伊朗在中東勢力做大後已經威脅到美國在中東的利益及以美國為中心的中東秩序。其實在去年美國國務卿就針對伊朗在中東的勢力、實力和影響力提出了十二條限制措施,這其實就是美國政府或者說特朗普與伊朗談判的先決條件。

那麼這項包括限制核與導彈研發、釋放扣押別國公民、反恐和削弱伊朗影響力等眾多限制伊朗國家發展的條件,是伊朗不可能輕易接受的,而且還在美國製裁的情況下,伊朗更不可能對美國做出讓步。一旦伊朗接受包括制裁在內的眾多限制條件,伊朗將國之不國,這就是伊朗已經非常危險的情況下,仍然頂著美國製裁的原因。

另外,伊朗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等國的佈局也是不可能放棄的,這是伊朗用軍隊的生命及海量的資金堆出來的。如果伊朗政府敢放棄,伊朗的最高精神領袖及伊朗的革命衛隊一定不會允許的。因為作為政治人物而言,政治成果的吸引力要遠遠大於經濟利益所帶來的成就感,這就預示著伊朗的高層是不可能放棄在中東取得的政治成果的。

而且美國雖然已經成為一個石油淨出口國,但是中東對油價的影響依然非常的顯著,作為商人總統,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可能讓伊朗來影響美國控制的油價。伊朗僅依託霍爾木茲海峽就已經讓世界及美國膽寒,因此,特朗普一定會對伊朗採取措施來保證美國的國家利益,尤其是現實的經濟利益。

美國與伊朗的會談不會因為特朗普總統“開除”博爾頓而加速回到談判桌,在沒有解決美國與伊朗雙方都關切的核心問題之前,美國與伊朗的關係只能這樣繼續僵持著、博弈著,零和博弈下看誰會成為最後的贏家。

不過隨著博爾頓的離去,美國與伊朗發生戰爭的可能性正在降低。因為在美國對伊朗強硬的立場就是博爾頓推動的,甚至說美國對伊朗擊落全球鷹無人機的報復就是在博爾頓推動下決定的,雖然最後被特朗普阻止,但是可以看出博爾頓在美國政府中的作用,甚至可以說博爾頓就是美國與伊朗戰爭的導火索。隨著博爾頓的離職,美國對伊朗的態度可能會有所軟化,但是這並不代表著美國會放棄對伊朗的圍堵及制裁。

雖然博爾頓離職後,美國政府的強硬政策可能會有所轉變,但是基於美國在中東的利益以及特朗普總統對以色列的照顧,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和圍堵不會放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和圍堵根本上是因為伊朗在中東勢力做大後已經威脅到美國在中東的利益及以美國為中心的中東秩序。其實在去年美國國務卿就針對伊朗在中東的勢力、實力和影響力提出了十二條限制措施,這其實就是美國政府或者說特朗普與伊朗談判的先決條件。

那麼這項包括限制核與導彈研發、釋放扣押別國公民、反恐和削弱伊朗影響力等眾多限制伊朗國家發展的條件,是伊朗不可能輕易接受的,而且還在美國製裁的情況下,伊朗更不可能對美國做出讓步。一旦伊朗接受包括制裁在內的眾多限制條件,伊朗將國之不國,這就是伊朗已經非常危險的情況下,仍然頂著美國製裁的原因。

另外,伊朗在伊拉克、敘利亞、黎巴嫩等國的佈局也是不可能放棄的,這是伊朗用軍隊的生命及海量的資金堆出來的。如果伊朗政府敢放棄,伊朗的最高精神領袖及伊朗的革命衛隊一定不會允許的。因為作為政治人物而言,政治成果的吸引力要遠遠大於經濟利益所帶來的成就感,這就預示著伊朗的高層是不可能放棄在中東取得的政治成果的。

而且美國雖然已經成為一個石油淨出口國,但是中東對油價的影響依然非常的顯著,作為商人總統,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可能讓伊朗來影響美國控制的油價。伊朗僅依託霍爾木茲海峽就已經讓世界及美國膽寒,因此,特朗普一定會對伊朗採取措施來保證美國的國家利益,尤其是現實的經濟利益。

特朗普將博爾頓解職的確可以讓美國與伊朗的緊張關係降溫,但是由於雙方在中東存在利益競爭,未來雙方在中東及世界上可能會繼續博弈。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