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解僱了自己的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2019月9月10日,特朗普連發兩條推特。一是感謝博爾頓的工作。二是要求博爾頓辭職。因為觀點不同。博爾頓則在推特中迴應,他將向總統特朗普提出辭職。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2019月9月10日,特朗普連發兩條推特。一是感謝博爾頓的工作。二是要求博爾頓辭職。因為觀點不同。博爾頓則在推特中迴應,他將向總統特朗普提出辭職。
10 個回答
回马一腔
2019-09-12

白毛鷹博爾頓是美國政壇三朝元老、著名的鷹派代表人物。由於他跟特朗普在外交理念及應對方式方面分歧嚴重,被炒魷魚是遲早的事情。

白毛鷹博爾頓是美國政壇三朝元老、著名的鷹派代表人物。由於他跟特朗普在外交理念及應對方式方面分歧嚴重,被炒魷魚是遲早的事情。

(圖:你這是想跟我叫板?)

第一,其實博爾頓與特朗普都屬於強硬派,只不過強硬的方式各有不同。

博爾頓是美國政壇的常青樹、不倒翁,這回終於被粗暴的特朗普給推倒了。作為美國鷹派著名代表人物,博爾頓對外立場強硬,傾向於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美國當年發動伊拉克戰爭,把一小瓶洗衣粉當做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博爾頓就是始作俑者及幕後推手。

白毛鷹博爾頓是美國政壇三朝元老、著名的鷹派代表人物。由於他跟特朗普在外交理念及應對方式方面分歧嚴重,被炒魷魚是遲早的事情。

(圖:你這是想跟我叫板?)

第一,其實博爾頓與特朗普都屬於強硬派,只不過強硬的方式各有不同。

博爾頓是美國政壇的常青樹、不倒翁,這回終於被粗暴的特朗普給推倒了。作為美國鷹派著名代表人物,博爾頓對外立場強硬,傾向於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美國當年發動伊拉克戰爭,把一小瓶洗衣粉當做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博爾頓就是始作俑者及幕後推手。

(圖:博爾頓和前總統小布什)

仔細對比博爾頓和特朗普的風格做派,兩人其實非常近似:同樣強硬,同樣不擇手段地主張用強權維護美國利益,同樣霸道得蠻不講理。不同的是,兩人彰顯美國優先、霸凌主義的方式迥然有異:博爾頓是主戰派,習慣於動用美國超強的軍事力量打擊對手;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卻精於計算,斤斤計較發動戰爭的投入收益率,傾向於不戰而屈人之兵,用“極限施壓”迫使對手屈服。

博爾頓資歷深厚,經常瞞著特朗普自作主張,比如說伊朗和委內瑞拉事務,博爾頓的選項首推武力解決,通過硝煙戰火來消化美國軍火商們的庫存與產能。

白毛鷹博爾頓是美國政壇三朝元老、著名的鷹派代表人物。由於他跟特朗普在外交理念及應對方式方面分歧嚴重,被炒魷魚是遲早的事情。

(圖:你這是想跟我叫板?)

第一,其實博爾頓與特朗普都屬於強硬派,只不過強硬的方式各有不同。

博爾頓是美國政壇的常青樹、不倒翁,這回終於被粗暴的特朗普給推倒了。作為美國鷹派著名代表人物,博爾頓對外立場強硬,傾向於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美國當年發動伊拉克戰爭,把一小瓶洗衣粉當做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博爾頓就是始作俑者及幕後推手。

(圖:博爾頓和前總統小布什)

仔細對比博爾頓和特朗普的風格做派,兩人其實非常近似:同樣強硬,同樣不擇手段地主張用強權維護美國利益,同樣霸道得蠻不講理。不同的是,兩人彰顯美國優先、霸凌主義的方式迥然有異:博爾頓是主戰派,習慣於動用美國超強的軍事力量打擊對手;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卻精於計算,斤斤計較發動戰爭的投入收益率,傾向於不戰而屈人之兵,用“極限施壓”迫使對手屈服。

博爾頓資歷深厚,經常瞞著特朗普自作主張,比如說伊朗和委內瑞拉事務,博爾頓的選項首推武力解決,通過硝煙戰火來消化美國軍火商們的庫存與產能。

(圖:美國白宮外交“三劍客”)

反觀特朗普當家方知柴米貴,面對22萬億美元財政赤字,面對美軍連年攀升的8000億美元軍費預算,老特不得不考慮戰爭成本問題。他寧願製造緊張氛圍誘使海灣富國購買武器,貪婪地敲詐日韓追加保護費,勒索德法等歐洲盟友兌現GDP2%的軍費,也不想一腳踏進戰爭的泥潭。

第二,白宮要員走馬燈似的更換已創記錄,博爾頓能堅持到現在相當不易。

特朗普把白宮當成自家開的地產公司,炒下屬的魷魚是家常便飯。我們不妨掰著指頭數一數,被特朗普解僱的白宮要員多如過江之鯉,只此一項就破了200多年來美國政府高官失業率最高記錄。

白毛鷹博爾頓是美國政壇三朝元老、著名的鷹派代表人物。由於他跟特朗普在外交理念及應對方式方面分歧嚴重,被炒魷魚是遲早的事情。

(圖:你這是想跟我叫板?)

第一,其實博爾頓與特朗普都屬於強硬派,只不過強硬的方式各有不同。

博爾頓是美國政壇的常青樹、不倒翁,這回終於被粗暴的特朗普給推倒了。作為美國鷹派著名代表人物,博爾頓對外立場強硬,傾向於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美國當年發動伊拉克戰爭,把一小瓶洗衣粉當做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博爾頓就是始作俑者及幕後推手。

(圖:博爾頓和前總統小布什)

仔細對比博爾頓和特朗普的風格做派,兩人其實非常近似:同樣強硬,同樣不擇手段地主張用強權維護美國利益,同樣霸道得蠻不講理。不同的是,兩人彰顯美國優先、霸凌主義的方式迥然有異:博爾頓是主戰派,習慣於動用美國超強的軍事力量打擊對手;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卻精於計算,斤斤計較發動戰爭的投入收益率,傾向於不戰而屈人之兵,用“極限施壓”迫使對手屈服。

博爾頓資歷深厚,經常瞞著特朗普自作主張,比如說伊朗和委內瑞拉事務,博爾頓的選項首推武力解決,通過硝煙戰火來消化美國軍火商們的庫存與產能。

(圖:美國白宮外交“三劍客”)

反觀特朗普當家方知柴米貴,面對22萬億美元財政赤字,面對美軍連年攀升的8000億美元軍費預算,老特不得不考慮戰爭成本問題。他寧願製造緊張氛圍誘使海灣富國購買武器,貪婪地敲詐日韓追加保護費,勒索德法等歐洲盟友兌現GDP2%的軍費,也不想一腳踏進戰爭的泥潭。

第二,白宮要員走馬燈似的更換已創記錄,博爾頓能堅持到現在相當不易。

特朗普把白宮當成自家開的地產公司,炒下屬的魷魚是家常便飯。我們不妨掰著指頭數一數,被特朗普解僱的白宮要員多如過江之鯉,只此一項就破了200多年來美國政府高官失業率最高記錄。

(圖:防長在總統面前低頭)

而且特朗普炒魷魚慣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在自己的推文中宣佈決定,既不通過新聞發言人,也事先不做好協商溝通。當初毫無徵兆突然解僱國防部長馬蒂斯,老特就用了這一招,後者還是通過媒體報道才得知自己已經失業,這種做派很不規範也很羞辱人。

特朗普喜歡重用對自己卑躬屈膝的乖寶寶,五角大樓掌門人從馬蒂斯到沙納漢,換來換去換成聽話的埃斯帕——此人跟國務卿蓬佩奧是西點軍校同學,一對投機阿諛之徒。所以說根基深還有點小性格的博爾頓,能撐到現在才被踢掉已相當難得了。

白毛鷹博爾頓是美國政壇三朝元老、著名的鷹派代表人物。由於他跟特朗普在外交理念及應對方式方面分歧嚴重,被炒魷魚是遲早的事情。

(圖:你這是想跟我叫板?)

第一,其實博爾頓與特朗普都屬於強硬派,只不過強硬的方式各有不同。

博爾頓是美國政壇的常青樹、不倒翁,這回終於被粗暴的特朗普給推倒了。作為美國鷹派著名代表人物,博爾頓對外立場強硬,傾向於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美國當年發動伊拉克戰爭,把一小瓶洗衣粉當做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博爾頓就是始作俑者及幕後推手。

(圖:博爾頓和前總統小布什)

仔細對比博爾頓和特朗普的風格做派,兩人其實非常近似:同樣強硬,同樣不擇手段地主張用強權維護美國利益,同樣霸道得蠻不講理。不同的是,兩人彰顯美國優先、霸凌主義的方式迥然有異:博爾頓是主戰派,習慣於動用美國超強的軍事力量打擊對手;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卻精於計算,斤斤計較發動戰爭的投入收益率,傾向於不戰而屈人之兵,用“極限施壓”迫使對手屈服。

博爾頓資歷深厚,經常瞞著特朗普自作主張,比如說伊朗和委內瑞拉事務,博爾頓的選項首推武力解決,通過硝煙戰火來消化美國軍火商們的庫存與產能。

(圖:美國白宮外交“三劍客”)

反觀特朗普當家方知柴米貴,面對22萬億美元財政赤字,面對美軍連年攀升的8000億美元軍費預算,老特不得不考慮戰爭成本問題。他寧願製造緊張氛圍誘使海灣富國購買武器,貪婪地敲詐日韓追加保護費,勒索德法等歐洲盟友兌現GDP2%的軍費,也不想一腳踏進戰爭的泥潭。

第二,白宮要員走馬燈似的更換已創記錄,博爾頓能堅持到現在相當不易。

特朗普把白宮當成自家開的地產公司,炒下屬的魷魚是家常便飯。我們不妨掰著指頭數一數,被特朗普解僱的白宮要員多如過江之鯉,只此一項就破了200多年來美國政府高官失業率最高記錄。

(圖:防長在總統面前低頭)

而且特朗普炒魷魚慣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在自己的推文中宣佈決定,既不通過新聞發言人,也事先不做好協商溝通。當初毫無徵兆突然解僱國防部長馬蒂斯,老特就用了這一招,後者還是通過媒體報道才得知自己已經失業,這種做派很不規範也很羞辱人。

特朗普喜歡重用對自己卑躬屈膝的乖寶寶,五角大樓掌門人從馬蒂斯到沙納漢,換來換去換成聽話的埃斯帕——此人跟國務卿蓬佩奧是西點軍校同學,一對投機阿諛之徒。所以說根基深還有點小性格的博爾頓,能撐到現在才被踢掉已相當難得了。

(圖:一直看不透這位老闆)

第三,事發突然卻並不出人意料,踢掉博爾頓早有先兆,誰讓他給老特挖了幾個大坑呢。

事發很突然,但卻並不讓人感到意外。特朗普對博爾頓有成見,兩人在伊朗和委內瑞拉問題上鬧得蠻擰,幾乎是公開的祕密。年初委內瑞拉局勢正緊張那個時段,特朗普曾對下屬表示:博爾頓這個人很危險,他會把我們拖進戰爭!

早一兩個月,坊間就傳出博爾頓即將下課的流言,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明眼人都能清楚看出白頭鷹毛被炒掉,只是時間與時機問題。

白毛鷹博爾頓是美國政壇三朝元老、著名的鷹派代表人物。由於他跟特朗普在外交理念及應對方式方面分歧嚴重,被炒魷魚是遲早的事情。

(圖:你這是想跟我叫板?)

第一,其實博爾頓與特朗普都屬於強硬派,只不過強硬的方式各有不同。

博爾頓是美國政壇的常青樹、不倒翁,這回終於被粗暴的特朗普給推倒了。作為美國鷹派著名代表人物,博爾頓對外立場強硬,傾向於使用武力解決問題。美國當年發動伊拉克戰爭,把一小瓶洗衣粉當做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博爾頓就是始作俑者及幕後推手。

(圖:博爾頓和前總統小布什)

仔細對比博爾頓和特朗普的風格做派,兩人其實非常近似:同樣強硬,同樣不擇手段地主張用強權維護美國利益,同樣霸道得蠻不講理。不同的是,兩人彰顯美國優先、霸凌主義的方式迥然有異:博爾頓是主戰派,習慣於動用美國超強的軍事力量打擊對手;而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卻精於計算,斤斤計較發動戰爭的投入收益率,傾向於不戰而屈人之兵,用“極限施壓”迫使對手屈服。

博爾頓資歷深厚,經常瞞著特朗普自作主張,比如說伊朗和委內瑞拉事務,博爾頓的選項首推武力解決,通過硝煙戰火來消化美國軍火商們的庫存與產能。

(圖:美國白宮外交“三劍客”)

反觀特朗普當家方知柴米貴,面對22萬億美元財政赤字,面對美軍連年攀升的8000億美元軍費預算,老特不得不考慮戰爭成本問題。他寧願製造緊張氛圍誘使海灣富國購買武器,貪婪地敲詐日韓追加保護費,勒索德法等歐洲盟友兌現GDP2%的軍費,也不想一腳踏進戰爭的泥潭。

第二,白宮要員走馬燈似的更換已創記錄,博爾頓能堅持到現在相當不易。

特朗普把白宮當成自家開的地產公司,炒下屬的魷魚是家常便飯。我們不妨掰著指頭數一數,被特朗普解僱的白宮要員多如過江之鯉,只此一項就破了200多年來美國政府高官失業率最高記錄。

(圖:防長在總統面前低頭)

而且特朗普炒魷魚慣用一種特殊的方式——在自己的推文中宣佈決定,既不通過新聞發言人,也事先不做好協商溝通。當初毫無徵兆突然解僱國防部長馬蒂斯,老特就用了這一招,後者還是通過媒體報道才得知自己已經失業,這種做派很不規範也很羞辱人。

特朗普喜歡重用對自己卑躬屈膝的乖寶寶,五角大樓掌門人從馬蒂斯到沙納漢,換來換去換成聽話的埃斯帕——此人跟國務卿蓬佩奧是西點軍校同學,一對投機阿諛之徒。所以說根基深還有點小性格的博爾頓,能撐到現在才被踢掉已相當難得了。

(圖:一直看不透這位老闆)

第三,事發突然卻並不出人意料,踢掉博爾頓早有先兆,誰讓他給老特挖了幾個大坑呢。

事發很突然,但卻並不讓人感到意外。特朗普對博爾頓有成見,兩人在伊朗和委內瑞拉問題上鬧得蠻擰,幾乎是公開的祕密。年初委內瑞拉局勢正緊張那個時段,特朗普曾對下屬表示:博爾頓這個人很危險,他會把我們拖進戰爭!

早一兩個月,坊間就傳出博爾頓即將下課的流言,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明眼人都能清楚看出白頭鷹毛被炒掉,只是時間與時機問題。

(圖:你這傢伙攤上大事了)

博爾頓職務是國家安全顧問,美國主要外交政策多出自博爾頓的手筆。尤其是委內瑞拉和伊朗兩個爛尾項目,美國的目標接近流產,耗費大量財力軍力卻收穫不大,直接變成特朗普外交能力的減分因素,說不定老特把自己近來民調支持率低迷,也怪在了博爾頓這個挖坑人頭上。

總之,特朗普用不順手就直接炒掉,白頭鷹博爾頓並非頭一個,也肯定不是最後一位。

云中史记
2019-09-13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而今,這根大棒身上的刺越來越多,搞得特朗普“揮舞”起來有點“扎心”了,故此,特朗普只能請博爾頓走人了。

不過博爾頓應該感到自豪,他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為止任期最長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能幹一年半的時間,尤其又是這麼重要的崗位,而且畢竟是還在國內的時候,在推特上被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特朗普已經“很給面子”了。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而今,這根大棒身上的刺越來越多,搞得特朗普“揮舞”起來有點“扎心”了,故此,特朗普只能請博爾頓走人了。

不過博爾頓應該感到自豪,他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為止任期最長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能幹一年半的時間,尤其又是這麼重要的崗位,而且畢竟是還在國內的時候,在推特上被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特朗普已經“很給面子”了。

2017年5月被解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當時,他正在給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做演講,正講在興頭上,下面的下屬朝著他指指點點:局長,你被總統解僱了?!……科米回頭一看,背後的電視屏幕上大量出現關於他被解僱的報道。一開始還以為是玩笑,結果證實,特朗普真的把他開掉了!!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而今,這根大棒身上的刺越來越多,搞得特朗普“揮舞”起來有點“扎心”了,故此,特朗普只能請博爾頓走人了。

不過博爾頓應該感到自豪,他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為止任期最長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能幹一年半的時間,尤其又是這麼重要的崗位,而且畢竟是還在國內的時候,在推特上被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特朗普已經“很給面子”了。

2017年5月被解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當時,他正在給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做演講,正講在興頭上,下面的下屬朝著他指指點點:局長,你被總統解僱了?!……科米回頭一看,背後的電視屏幕上大量出現關於他被解僱的報道。一開始還以為是玩笑,結果證實,特朗普真的把他開掉了!!

那個尷尬啊!哪有這麼解僱下屬的!

去年3月份被解職的國務卿蒂勒森,人還在肯尼亞訪問,半夜在酒店裡睡覺,此時的華盛頓正是白天,特朗普一個推特就把他開了,蒂勒森後來發表講話稱:自己也是看了特朗普的推特才知道自己被開除了!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而今,這根大棒身上的刺越來越多,搞得特朗普“揮舞”起來有點“扎心”了,故此,特朗普只能請博爾頓走人了。

不過博爾頓應該感到自豪,他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為止任期最長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能幹一年半的時間,尤其又是這麼重要的崗位,而且畢竟是還在國內的時候,在推特上被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特朗普已經“很給面子”了。

2017年5月被解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當時,他正在給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做演講,正講在興頭上,下面的下屬朝著他指指點點:局長,你被總統解僱了?!……科米回頭一看,背後的電視屏幕上大量出現關於他被解僱的報道。一開始還以為是玩笑,結果證實,特朗普真的把他開掉了!!

那個尷尬啊!哪有這麼解僱下屬的!

去年3月份被解職的國務卿蒂勒森,人還在肯尼亞訪問,半夜在酒店裡睡覺,此時的華盛頓正是白天,特朗普一個推特就把他開了,蒂勒森後來發表講話稱:自己也是看了特朗普的推特才知道自己被開除了!

特朗普就是這麼任性,下屬還在幹活呢,突然就伸手過來:你 out 吧。

特朗普把博爾頓是當做一把“尖刀”來使用的,用他的“超級強硬”來為自己的強硬外交政策“開山鋪路”,不過,這把刀“用歪了”。

特朗普的強硬,主要還是為了訛詐一些利益,目的達到之後還是“好兄弟”,博爾頓不一樣,博爾頓不僅要利益,還要對方完全屈服於自己,要讓別的國家完全按照美國的意志行事,即使是最貼心的日本也表示“做不到啊”。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而今,這根大棒身上的刺越來越多,搞得特朗普“揮舞”起來有點“扎心”了,故此,特朗普只能請博爾頓走人了。

不過博爾頓應該感到自豪,他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為止任期最長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能幹一年半的時間,尤其又是這麼重要的崗位,而且畢竟是還在國內的時候,在推特上被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特朗普已經“很給面子”了。

2017年5月被解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當時,他正在給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做演講,正講在興頭上,下面的下屬朝著他指指點點:局長,你被總統解僱了?!……科米回頭一看,背後的電視屏幕上大量出現關於他被解僱的報道。一開始還以為是玩笑,結果證實,特朗普真的把他開掉了!!

那個尷尬啊!哪有這麼解僱下屬的!

去年3月份被解職的國務卿蒂勒森,人還在肯尼亞訪問,半夜在酒店裡睡覺,此時的華盛頓正是白天,特朗普一個推特就把他開了,蒂勒森後來發表講話稱:自己也是看了特朗普的推特才知道自己被開除了!

特朗普就是這麼任性,下屬還在幹活呢,突然就伸手過來:你 out 吧。

特朗普把博爾頓是當做一把“尖刀”來使用的,用他的“超級強硬”來為自己的強硬外交政策“開山鋪路”,不過,這把刀“用歪了”。

特朗普的強硬,主要還是為了訛詐一些利益,目的達到之後還是“好兄弟”,博爾頓不一樣,博爾頓不僅要利益,還要對方完全屈服於自己,要讓別的國家完全按照美國的意志行事,即使是最貼心的日本也表示“做不到啊”。

博爾頓一味地強硬,不知道變通,結果把很多事情搞得都很糟糕,一副好牌硬是被打爛了。

貿易戰上,美國實際上不僅沒有撈到多少好處,整個大盤子還是虧的,伊朗、烏克蘭、中東等熱點地區的問題也沒什麼進展,和俄羅斯關係不斷惡化,和盟友也越來越漸行漸遠……特朗普連任、大選需要的政績,連看得見的都沒有。

目前全世界不管盟友還是對手,對美國都很不滿意,美國在外交戰線上顯得有點孤獨,這很不尋常。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而今,這根大棒身上的刺越來越多,搞得特朗普“揮舞”起來有點“扎心”了,故此,特朗普只能請博爾頓走人了。

不過博爾頓應該感到自豪,他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為止任期最長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能幹一年半的時間,尤其又是這麼重要的崗位,而且畢竟是還在國內的時候,在推特上被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特朗普已經“很給面子”了。

2017年5月被解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當時,他正在給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做演講,正講在興頭上,下面的下屬朝著他指指點點:局長,你被總統解僱了?!……科米回頭一看,背後的電視屏幕上大量出現關於他被解僱的報道。一開始還以為是玩笑,結果證實,特朗普真的把他開掉了!!

那個尷尬啊!哪有這麼解僱下屬的!

去年3月份被解職的國務卿蒂勒森,人還在肯尼亞訪問,半夜在酒店裡睡覺,此時的華盛頓正是白天,特朗普一個推特就把他開了,蒂勒森後來發表講話稱:自己也是看了特朗普的推特才知道自己被開除了!

特朗普就是這麼任性,下屬還在幹活呢,突然就伸手過來:你 out 吧。

特朗普把博爾頓是當做一把“尖刀”來使用的,用他的“超級強硬”來為自己的強硬外交政策“開山鋪路”,不過,這把刀“用歪了”。

特朗普的強硬,主要還是為了訛詐一些利益,目的達到之後還是“好兄弟”,博爾頓不一樣,博爾頓不僅要利益,還要對方完全屈服於自己,要讓別的國家完全按照美國的意志行事,即使是最貼心的日本也表示“做不到啊”。

博爾頓一味地強硬,不知道變通,結果把很多事情搞得都很糟糕,一副好牌硬是被打爛了。

貿易戰上,美國實際上不僅沒有撈到多少好處,整個大盤子還是虧的,伊朗、烏克蘭、中東等熱點地區的問題也沒什麼進展,和俄羅斯關係不斷惡化,和盟友也越來越漸行漸遠……特朗普連任、大選需要的政績,連看得見的都沒有。

目前全世界不管盟友還是對手,對美國都很不滿意,美國在外交戰線上顯得有點孤獨,這很不尋常。

對此,特朗普感覺不能再這麼幹下去了,不然明年大選,鐵定得完蛋,沒什麼政績,搞什麼選舉?

但博爾頓不這麼想,他對總統說:領導,我們還得更強硬一些,只要我們持續強硬,更強硬,那些國家,早晚得聽我們的。

特朗普簡直要瘋了:你還想要多強硬?難不成我特朗普和全世界對立起來?都強硬了一年多了,收啥好處了?馬上就大選了,不行,你得給我out。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而今,這根大棒身上的刺越來越多,搞得特朗普“揮舞”起來有點“扎心”了,故此,特朗普只能請博爾頓走人了。

不過博爾頓應該感到自豪,他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為止任期最長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能幹一年半的時間,尤其又是這麼重要的崗位,而且畢竟是還在國內的時候,在推特上被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特朗普已經“很給面子”了。

2017年5月被解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當時,他正在給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做演講,正講在興頭上,下面的下屬朝著他指指點點:局長,你被總統解僱了?!……科米回頭一看,背後的電視屏幕上大量出現關於他被解僱的報道。一開始還以為是玩笑,結果證實,特朗普真的把他開掉了!!

那個尷尬啊!哪有這麼解僱下屬的!

去年3月份被解職的國務卿蒂勒森,人還在肯尼亞訪問,半夜在酒店裡睡覺,此時的華盛頓正是白天,特朗普一個推特就把他開了,蒂勒森後來發表講話稱:自己也是看了特朗普的推特才知道自己被開除了!

特朗普就是這麼任性,下屬還在幹活呢,突然就伸手過來:你 out 吧。

特朗普把博爾頓是當做一把“尖刀”來使用的,用他的“超級強硬”來為自己的強硬外交政策“開山鋪路”,不過,這把刀“用歪了”。

特朗普的強硬,主要還是為了訛詐一些利益,目的達到之後還是“好兄弟”,博爾頓不一樣,博爾頓不僅要利益,還要對方完全屈服於自己,要讓別的國家完全按照美國的意志行事,即使是最貼心的日本也表示“做不到啊”。

博爾頓一味地強硬,不知道變通,結果把很多事情搞得都很糟糕,一副好牌硬是被打爛了。

貿易戰上,美國實際上不僅沒有撈到多少好處,整個大盤子還是虧的,伊朗、烏克蘭、中東等熱點地區的問題也沒什麼進展,和俄羅斯關係不斷惡化,和盟友也越來越漸行漸遠……特朗普連任、大選需要的政績,連看得見的都沒有。

目前全世界不管盟友還是對手,對美國都很不滿意,美國在外交戰線上顯得有點孤獨,這很不尋常。

對此,特朗普感覺不能再這麼幹下去了,不然明年大選,鐵定得完蛋,沒什麼政績,搞什麼選舉?

但博爾頓不這麼想,他對總統說:領導,我們還得更強硬一些,只要我們持續強硬,更強硬,那些國家,早晚得聽我們的。

特朗普簡直要瘋了:你還想要多強硬?難不成我特朗普和全世界對立起來?都強硬了一年多了,收啥好處了?馬上就大選了,不行,你得給我out。

於是,博爾頓out了。

接下來,特朗普的外交總體趨向“表面緩和”,畢竟,他要開始積累“政績”了。

有了政績,才好在大選裡吹牛,才好提升粉絲的關注度,促進大選的勝利,讓自己再次“王者歸來”。

接下來,美國總體會緩和和朝國、伊朗等的關係,在中東、烏克蘭等問題上和俄羅斯達成某些交易,在貿易戰上撈取一些利益後就暫時偃旗息鼓,和盟友逐漸恢復信任,從阿富汗至少表面上撤軍……

特朗普用了博爾頓一年半的時間,是把他作為推行“特朗普強硬外交”和“美國優先”政策的“大棒”工具。

而今,這根大棒身上的刺越來越多,搞得特朗普“揮舞”起來有點“扎心”了,故此,特朗普只能請博爾頓走人了。

不過博爾頓應該感到自豪,他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為止任期最長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能幹一年半的時間,尤其又是這麼重要的崗位,而且畢竟是還在國內的時候,在推特上被特朗普“解除職務”的,特朗普已經“很給面子”了。

2017年5月被解職的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當時,他正在給聯邦調查局的僱員做演講,正講在興頭上,下面的下屬朝著他指指點點:局長,你被總統解僱了?!……科米回頭一看,背後的電視屏幕上大量出現關於他被解僱的報道。一開始還以為是玩笑,結果證實,特朗普真的把他開掉了!!

那個尷尬啊!哪有這麼解僱下屬的!

去年3月份被解職的國務卿蒂勒森,人還在肯尼亞訪問,半夜在酒店裡睡覺,此時的華盛頓正是白天,特朗普一個推特就把他開了,蒂勒森後來發表講話稱:自己也是看了特朗普的推特才知道自己被開除了!

特朗普就是這麼任性,下屬還在幹活呢,突然就伸手過來:你 out 吧。

特朗普把博爾頓是當做一把“尖刀”來使用的,用他的“超級強硬”來為自己的強硬外交政策“開山鋪路”,不過,這把刀“用歪了”。

特朗普的強硬,主要還是為了訛詐一些利益,目的達到之後還是“好兄弟”,博爾頓不一樣,博爾頓不僅要利益,還要對方完全屈服於自己,要讓別的國家完全按照美國的意志行事,即使是最貼心的日本也表示“做不到啊”。

博爾頓一味地強硬,不知道變通,結果把很多事情搞得都很糟糕,一副好牌硬是被打爛了。

貿易戰上,美國實際上不僅沒有撈到多少好處,整個大盤子還是虧的,伊朗、烏克蘭、中東等熱點地區的問題也沒什麼進展,和俄羅斯關係不斷惡化,和盟友也越來越漸行漸遠……特朗普連任、大選需要的政績,連看得見的都沒有。

目前全世界不管盟友還是對手,對美國都很不滿意,美國在外交戰線上顯得有點孤獨,這很不尋常。

對此,特朗普感覺不能再這麼幹下去了,不然明年大選,鐵定得完蛋,沒什麼政績,搞什麼選舉?

但博爾頓不這麼想,他對總統說:領導,我們還得更強硬一些,只要我們持續強硬,更強硬,那些國家,早晚得聽我們的。

特朗普簡直要瘋了:你還想要多強硬?難不成我特朗普和全世界對立起來?都強硬了一年多了,收啥好處了?馬上就大選了,不行,你得給我out。

於是,博爾頓out了。

接下來,特朗普的外交總體趨向“表面緩和”,畢竟,他要開始積累“政績”了。

有了政績,才好在大選裡吹牛,才好提升粉絲的關注度,促進大選的勝利,讓自己再次“王者歸來”。

接下來,美國總體會緩和和朝國、伊朗等的關係,在中東、烏克蘭等問題上和俄羅斯達成某些交易,在貿易戰上撈取一些利益後就暫時偃旗息鼓,和盟友逐漸恢復信任,從阿富汗至少表面上撤軍……

總之,一切都要為大選服務,等成功連任了,特朗普也不再有連任的壓力之後,美國會再次變得“任性”起來。

亦新湖
2019-09-12

博爾頓這個鷹巢中最頑固的美國白頭海雕,竟然出人意料的被特朗普被趕出白宮,這應該是昨天美國的最大重磅新聞。對於博爾頓被逐出白宮團隊都是十分意外,美國和世界各大媒體都在第一時間給予報道,應該也算是美國政壇的一個衝擊變化。對於特朗普與博爾產生嫌隙傳聞,也早已不是一日在流傳。博爾頓無論是在委內瑞拉問題還是伊朗問題上,以及在其它如抹黑中俄兩國問題上都是不遺餘力 。

博爾頓這個鷹巢中最頑固的美國白頭海雕,竟然出人意料的被特朗普被趕出白宮,這應該是昨天美國的最大重磅新聞。對於博爾頓被逐出白宮團隊都是十分意外,美國和世界各大媒體都在第一時間給予報道,應該也算是美國政壇的一個衝擊變化。對於特朗普與博爾產生嫌隙傳聞,也早已不是一日在流傳。博爾頓無論是在委內瑞拉問題還是伊朗問題上,以及在其它如抹黑中俄兩國問題上都是不遺餘力 。

其實博爾頓對於世界上大多數問題上的看法,都是完全脫離實際以及強悍霸道,非常的極端。在伊朗問題上,博爾頓多次慫恿特朗普不計後果的要求採取軍事冒險行動。 所以,對於博爾頓早晚要離開白宮,但仔細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因為博爾頓的強勢蠻橫對外政策,在當今的世界上行不通,反而也是損害美國自身的利益。特朗普上臺之後,白宮團隊聚集了一批鷹派官員,而博爾頓則是鷹派中的鷹派。

博爾頓這個鷹巢中最頑固的美國白頭海雕,竟然出人意料的被特朗普被趕出白宮,這應該是昨天美國的最大重磅新聞。對於博爾頓被逐出白宮團隊都是十分意外,美國和世界各大媒體都在第一時間給予報道,應該也算是美國政壇的一個衝擊變化。對於特朗普與博爾產生嫌隙傳聞,也早已不是一日在流傳。博爾頓無論是在委內瑞拉問題還是伊朗問題上,以及在其它如抹黑中俄兩國問題上都是不遺餘力 。

其實博爾頓對於世界上大多數問題上的看法,都是完全脫離實際以及強悍霸道,非常的極端。在伊朗問題上,博爾頓多次慫恿特朗普不計後果的要求採取軍事冒險行動。 所以,對於博爾頓早晚要離開白宮,但仔細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因為博爾頓的強勢蠻橫對外政策,在當今的世界上行不通,反而也是損害美國自身的利益。特朗普上臺之後,白宮團隊聚集了一批鷹派官員,而博爾頓則是鷹派中的鷹派。

雖然特朗普也屬於美國保守強硬的單邊主義者,但是商人特朗普最喜歡的是以勢壓人,採用威脅和恐嚇手段達到目的。特朗普害怕直接發生軍事衝突,更願意利用“交易的藝術”,而採取軍事行動太燒錢了,而且有難以預測的後果。在特朗普眼裡錢是不能隨便花的,特朗普不止一次的表示,美國在中東投入了7萬億美元,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在阿富汗美國付出了9000億美元和數千美軍生命的代價,也是如此,現在不得已正在與塔利班談判撤軍。

博爾頓這個鷹巢中最頑固的美國白頭海雕,竟然出人意料的被特朗普被趕出白宮,這應該是昨天美國的最大重磅新聞。對於博爾頓被逐出白宮團隊都是十分意外,美國和世界各大媒體都在第一時間給予報道,應該也算是美國政壇的一個衝擊變化。對於特朗普與博爾產生嫌隙傳聞,也早已不是一日在流傳。博爾頓無論是在委內瑞拉問題還是伊朗問題上,以及在其它如抹黑中俄兩國問題上都是不遺餘力 。

其實博爾頓對於世界上大多數問題上的看法,都是完全脫離實際以及強悍霸道,非常的極端。在伊朗問題上,博爾頓多次慫恿特朗普不計後果的要求採取軍事冒險行動。 所以,對於博爾頓早晚要離開白宮,但仔細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因為博爾頓的強勢蠻橫對外政策,在當今的世界上行不通,反而也是損害美國自身的利益。特朗普上臺之後,白宮團隊聚集了一批鷹派官員,而博爾頓則是鷹派中的鷹派。

雖然特朗普也屬於美國保守強硬的單邊主義者,但是商人特朗普最喜歡的是以勢壓人,採用威脅和恐嚇手段達到目的。特朗普害怕直接發生軍事衝突,更願意利用“交易的藝術”,而採取軍事行動太燒錢了,而且有難以預測的後果。在特朗普眼裡錢是不能隨便花的,特朗普不止一次的表示,美國在中東投入了7萬億美元,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在阿富汗美國付出了9000億美元和數千美軍生命的代價,也是如此,現在不得已正在與塔利班談判撤軍。

昨天特朗普在推文上開除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時稱,白宮不再需要博爾頓的服務,討厭博爾頓的許多建議。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10日表示,他罷免了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原因是他與博爾頓在許多問題上存在分歧。博爾頓是特朗普上臺後解僱的第三個國家安全顧問,算起來博爾頓這次進入白宮團隊只有一年半的時間。從2018年3月22日,被特朗普任命為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到昨天9月10日被解除職務為止。

博爾頓這個鷹巢中最頑固的美國白頭海雕,竟然出人意料的被特朗普被趕出白宮,這應該是昨天美國的最大重磅新聞。對於博爾頓被逐出白宮團隊都是十分意外,美國和世界各大媒體都在第一時間給予報道,應該也算是美國政壇的一個衝擊變化。對於特朗普與博爾產生嫌隙傳聞,也早已不是一日在流傳。博爾頓無論是在委內瑞拉問題還是伊朗問題上,以及在其它如抹黑中俄兩國問題上都是不遺餘力 。

其實博爾頓對於世界上大多數問題上的看法,都是完全脫離實際以及強悍霸道,非常的極端。在伊朗問題上,博爾頓多次慫恿特朗普不計後果的要求採取軍事冒險行動。 所以,對於博爾頓早晚要離開白宮,但仔細想想也是在情理之中。因為博爾頓的強勢蠻橫對外政策,在當今的世界上行不通,反而也是損害美國自身的利益。特朗普上臺之後,白宮團隊聚集了一批鷹派官員,而博爾頓則是鷹派中的鷹派。

雖然特朗普也屬於美國保守強硬的單邊主義者,但是商人特朗普最喜歡的是以勢壓人,採用威脅和恐嚇手段達到目的。特朗普害怕直接發生軍事衝突,更願意利用“交易的藝術”,而採取軍事行動太燒錢了,而且有難以預測的後果。在特朗普眼裡錢是不能隨便花的,特朗普不止一次的表示,美國在中東投入了7萬億美元,最後什麼都沒有得到。在阿富汗美國付出了9000億美元和數千美軍生命的代價,也是如此,現在不得已正在與塔利班談判撤軍。

昨天特朗普在推文上開除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時稱,白宮不再需要博爾頓的服務,討厭博爾頓的許多建議。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9月10日表示,他罷免了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原因是他與博爾頓在許多問題上存在分歧。博爾頓是特朗普上臺後解僱的第三個國家安全顧問,算起來博爾頓這次進入白宮團隊只有一年半的時間。從2018年3月22日,被特朗普任命為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到昨天9月10日被解除職務為止。

美國雖然是全球的唯一霸權國家,但因為由於小布什政府,連續發動了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大規模戰爭,嚴重透支了美國的國力。使得如今的美國債臺高築和國庫空虛,美國財政沒有能力提供,支持特朗普對外使用軍事打擊的費用。而博爾頓又是一個遇事就要慫恿特朗普對外動武的安全顧問,才使得雙方的分歧越來越大。

博爾頓出道較早,幾十年都混跡於華盛頓政治圈,曾經在里根政府以及布什父子三任政府中任過職,小布什任命博爾頓擔任過美駐聯合國大使。去年進入白宮團隊任特朗普的安全顧問,是其人生中官場履歷最高的職務。這一次博爾頓對於特朗普的突然翻臉解除職務,博爾頓稱是自己不幹了,而不是被特朗普開除。

對於博爾頓離開白宮團隊,美國和世界媒體簡直是一片歡呼聲。這個極端鷹派分子的走人,不管是美國的盟友還是非盟友沒有人表示惋惜,並且破天荒的肯定特朗普的做法。 不管怎麼說,博爾頓離開白宮對於世界都是一件好事。眾所周知白宮中有兩隻強硬禿鷹,現在走了博爾頓,不知道蓬佩奧會不會兔死狐悲,接下去能不能收斂一點。

穿美国望世界
2019-09-11

美國總統特朗普解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這個消息出來後應該沒有幾個表示吃驚的吧,畢竟已經不止一次傳出特朗普要解僱博爾頓的消息,因為博爾頓不止一次令特朗普尷尬了。

美國總統特朗普解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這個消息出來後應該沒有幾個表示吃驚的吧,畢竟已經不止一次傳出特朗普要解僱博爾頓的消息,因為博爾頓不止一次令特朗普尷尬了。

博爾頓的問題出在他倚老賣老越俎代庖,存在感過強。在博爾頓之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根本沒有這麼強的存在感,美國白宮最大的官是總統,副總統和國務卿,我們在新聞裡也只是能看到這三個美國人出訪這個國家或訪問那個地區,他們就是美國的對外傳聲筒,可是從博爾頓開始我們就經常在新聞裡看到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這個東西,他算個什麼東西竟然可以獨自對外發表言論,並且還時常和特朗普言論相左。

美國總統特朗普解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這個消息出來後應該沒有幾個表示吃驚的吧,畢竟已經不止一次傳出特朗普要解僱博爾頓的消息,因為博爾頓不止一次令特朗普尷尬了。

博爾頓的問題出在他倚老賣老越俎代庖,存在感過強。在博爾頓之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根本沒有這麼強的存在感,美國白宮最大的官是總統,副總統和國務卿,我們在新聞裡也只是能看到這三個美國人出訪這個國家或訪問那個地區,他們就是美國的對外傳聲筒,可是從博爾頓開始我們就經常在新聞裡看到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這個東西,他算個什麼東西竟然可以獨自對外發表言論,並且還時常和特朗普言論相左。

很多人推斷特朗普上任伊始就撕毀伊核協議和對伊朗極限施壓就是出自博爾頓的設計,特朗普剛上任的時候哪能想到這些事,肯定是博爾頓在後面推波助瀾,忽悠特朗普出手,結果特朗普在伊朗問題上鬧出這麼多尷尬。

還有美國價值上億美金的無人機被伊朗打落之後,特朗普說他在千鈞一髮之際阻止了美國射向伊朗的報復性導彈,我相信那麼果決的一次軍事報復肯定也是出自於博爾頓之手,不過特朗普最後還是決定放棄軍事行動,他差一點又上了博爾頓當。

說到底博爾頓是一個戰爭狂人,目中無人,曾說“美國想打誰就打誰”,這樣的人痴心戰爭,多次讚揚美國對外發動的幾次戰爭!可是特朗普對戰爭是排斥的,他不止一次公開說“美國對伊拉克戰爭,特別是阿富汗戰爭是愚蠢的決定”,因為兩次戰爭掏空了政府國庫,欠下一屁股債。

美國總統特朗普解僱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這個消息出來後應該沒有幾個表示吃驚的吧,畢竟已經不止一次傳出特朗普要解僱博爾頓的消息,因為博爾頓不止一次令特朗普尷尬了。

博爾頓的問題出在他倚老賣老越俎代庖,存在感過強。在博爾頓之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根本沒有這麼強的存在感,美國白宮最大的官是總統,副總統和國務卿,我們在新聞裡也只是能看到這三個美國人出訪這個國家或訪問那個地區,他們就是美國的對外傳聲筒,可是從博爾頓開始我們就經常在新聞裡看到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這個東西,他算個什麼東西竟然可以獨自對外發表言論,並且還時常和特朗普言論相左。

很多人推斷特朗普上任伊始就撕毀伊核協議和對伊朗極限施壓就是出自博爾頓的設計,特朗普剛上任的時候哪能想到這些事,肯定是博爾頓在後面推波助瀾,忽悠特朗普出手,結果特朗普在伊朗問題上鬧出這麼多尷尬。

還有美國價值上億美金的無人機被伊朗打落之後,特朗普說他在千鈞一髮之際阻止了美國射向伊朗的報復性導彈,我相信那麼果決的一次軍事報復肯定也是出自於博爾頓之手,不過特朗普最後還是決定放棄軍事行動,他差一點又上了博爾頓當。

說到底博爾頓是一個戰爭狂人,目中無人,曾說“美國想打誰就打誰”,這樣的人痴心戰爭,多次讚揚美國對外發動的幾次戰爭!可是特朗普對戰爭是排斥的,他不止一次公開說“美國對伊拉克戰爭,特別是阿富汗戰爭是愚蠢的決定”,因為兩次戰爭掏空了政府國庫,欠下一屁股債。



博爾頓不走,特朗普就無法貫徹自己的政治主張,因為博爾頓就知道用軍事手段解決問題,這樣美國遲早要被拖入一場戰爭,而這不是特朗普願意看到的,所以特朗普要解僱博爾頓。

我驚訝的是特朗普為什麼等到今天才下手,可能美國政界的鬥爭相當複雜吧,特朗普也不是想幹嘛就幹嘛,掣肘的東西很多啊,今天特朗普要不就是和某些集團撕破臉皮了,要不就是達成了另外的妥協,誰知道呢?

我們拭目以待,等待它們更有趣的消息吧。

大国纵横
2019-09-12

2019年9月10日,在東方大國馬雲老師光榮退休的同時,在遙遠的西方大國美利堅合眾國,有一位叱吒風雲的老鷹——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退休了,不同的是馬雲是光榮引退,而博爾頓是被辭退的,辭退的他的老闆不是別人,正是美國總統特朗普。

2019年9月10日,在東方大國馬雲老師光榮退休的同時,在遙遠的西方大國美利堅合眾國,有一位叱吒風雲的老鷹——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退休了,不同的是馬雲是光榮引退,而博爾頓是被辭退的,辭退的他的老闆不是別人,正是美國總統特朗普。

眾所周知,美國白宮運轉的核心是三駕馬車,即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由此可見,博爾頓在特朗普政府中的地位。特朗普執政2年多時間內,蓬佩奧和博爾頓這兩位哼哈二將,在重大國際問題上,與特朗普遙一唱一和,相互配合默契,共同打造出了具有特朗普特色的國家外交格局。

博爾頓在美國一直是強硬派的代表人物,是鷹派中的鷹派。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才,擁有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曾在里根和布什父子內閣中擔任要職,去年3月份,博爾頓被特朗普任命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能夠受到這麼多總統的信任,說明博爾頓這個人很有才華,但博爾頓也有致命的缺點,他的缺點就是剛性有餘,柔性不足,就是俗話說的不會拐彎。

2019年9月10日,在東方大國馬雲老師光榮退休的同時,在遙遠的西方大國美利堅合眾國,有一位叱吒風雲的老鷹——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退休了,不同的是馬雲是光榮引退,而博爾頓是被辭退的,辭退的他的老闆不是別人,正是美國總統特朗普。

眾所周知,美國白宮運轉的核心是三駕馬車,即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由此可見,博爾頓在特朗普政府中的地位。特朗普執政2年多時間內,蓬佩奧和博爾頓這兩位哼哈二將,在重大國際問題上,與特朗普遙一唱一和,相互配合默契,共同打造出了具有特朗普特色的國家外交格局。

博爾頓在美國一直是強硬派的代表人物,是鷹派中的鷹派。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才,擁有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曾在里根和布什父子內閣中擔任要職,去年3月份,博爾頓被特朗普任命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能夠受到這麼多總統的信任,說明博爾頓這個人很有才華,但博爾頓也有致命的缺點,他的缺點就是剛性有餘,柔性不足,就是俗話說的不會拐彎。

關於博爾頓的缺點,特朗普點評得非常到位:

特朗普說,在我的身邊既需要鴿派人物,也需要鷹派人物,其中博爾頓就是個絕對的鷹派任務,如果有他來做決定,他能夠與整個世界為敵。

特朗普一語成讖,作為國家顧問,最主要的職責就是為總統提供國家安全方面的建議,在這方面博爾頓多有建樹,比如對委內瑞拉馬杜羅政府打壓問題上,對伊朗實施極限施壓問題上,在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問題上,背後都有博爾頓的身影,而美國上次對伊朗差點動武的事件,大概率也是出自博爾頓的傑作。

從博爾頓的眾多傑作看,其實博爾頓的套路非常簡單,就是懟懟懟、打打打,能用槍解決的,堅決不用嘴解決。由於博爾頓在美國白宮內很有影響力,並且還很有感染力,導致特朗普的決策受到了博爾頓的很大影響。5月1日,美國《華盛頓郵報》援引特朗普的兩名顧問的消息,稱特朗普偶爾會沉思對著其他人稱,“博爾頓會將其帶入戰爭”,然而他並不想讓美國捲入任何長期衝突。

這就是兩者之間最大的矛盾,特朗普的打壓是為了獲取更多的利益,本質上並不想打。但博爾頓的打壓是為了發動戰爭,本質上就是為打仗而打壓,這就是博爾頓和特朗普兩人的本質區別,特朗普雖然有時會利用博爾頓來恐嚇打壓對手,但以博爾頓耿直的特性和特朗普眼裡容不下沙子的性格,註定兩人不可能最終走到頭,這就是所謂的道不同不相與謀。

2019年9月10日,在東方大國馬雲老師光榮退休的同時,在遙遠的西方大國美利堅合眾國,有一位叱吒風雲的老鷹——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也退休了,不同的是馬雲是光榮引退,而博爾頓是被辭退的,辭退的他的老闆不是別人,正是美國總統特朗普。

眾所周知,美國白宮運轉的核心是三駕馬車,即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由此可見,博爾頓在特朗普政府中的地位。特朗普執政2年多時間內,蓬佩奧和博爾頓這兩位哼哈二將,在重大國際問題上,與特朗普遙一唱一和,相互配合默契,共同打造出了具有特朗普特色的國家外交格局。

博爾頓在美國一直是強硬派的代表人物,是鷹派中的鷹派。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人才,擁有耶魯大學法學博士學位,曾在里根和布什父子內閣中擔任要職,去年3月份,博爾頓被特朗普任命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能夠受到這麼多總統的信任,說明博爾頓這個人很有才華,但博爾頓也有致命的缺點,他的缺點就是剛性有餘,柔性不足,就是俗話說的不會拐彎。

關於博爾頓的缺點,特朗普點評得非常到位:

特朗普說,在我的身邊既需要鴿派人物,也需要鷹派人物,其中博爾頓就是個絕對的鷹派任務,如果有他來做決定,他能夠與整個世界為敵。

特朗普一語成讖,作為國家顧問,最主要的職責就是為總統提供國家安全方面的建議,在這方面博爾頓多有建樹,比如對委內瑞拉馬杜羅政府打壓問題上,對伊朗實施極限施壓問題上,在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問題上,背後都有博爾頓的身影,而美國上次對伊朗差點動武的事件,大概率也是出自博爾頓的傑作。

從博爾頓的眾多傑作看,其實博爾頓的套路非常簡單,就是懟懟懟、打打打,能用槍解決的,堅決不用嘴解決。由於博爾頓在美國白宮內很有影響力,並且還很有感染力,導致特朗普的決策受到了博爾頓的很大影響。5月1日,美國《華盛頓郵報》援引特朗普的兩名顧問的消息,稱特朗普偶爾會沉思對著其他人稱,“博爾頓會將其帶入戰爭”,然而他並不想讓美國捲入任何長期衝突。

這就是兩者之間最大的矛盾,特朗普的打壓是為了獲取更多的利益,本質上並不想打。但博爾頓的打壓是為了發動戰爭,本質上就是為打仗而打壓,這就是博爾頓和特朗普兩人的本質區別,特朗普雖然有時會利用博爾頓來恐嚇打壓對手,但以博爾頓耿直的特性和特朗普眼裡容不下沙子的性格,註定兩人不可能最終走到頭,這就是所謂的道不同不相與謀。

最近,博爾頓和特朗普的衝突開始逐漸白熱化,在敘利亞、伊朗、委內瑞拉問題上,博爾頓多次力勸特朗普不要心慈手軟,但都被特朗普給拒絕了。尤其是在塔利班問題上,兩人的衝突更為激烈。特朗普一直對美國在阿富汗問題上的政策多有怨言,因此,在他上任後,多次表達了要從阿富汗撤軍的想法,而要想從阿富汗撤軍,就必須與塔利班武裝組織達成和平協議,否則美國無法從阿富汗全身而退。為此,特朗普把與塔利班進行交涉的重任交給了博爾頓,但博爾頓懟懟懟的性格,讓塔利班很生氣,最終雙方談判失敗。為此,特朗普將上述問題歸咎於博爾頓。

新仇加舊恨,最終特朗普爆發了,他下定決心開除博爾頓,而博爾頓也受夠了特朗普,最終兩人分道揚鑣。失去了博爾頓的特朗普,猶如失去了一個左膀右臂,可以預計未來美國在國際問題上將表現的偏向軟弱,看來,下一屆諾貝爾和平獎真的可能是特朗普。

虎贲军huben
2019-09-12

虎賁(文)2019/9/11


一個是保守鷹派,一個是激進鷹派!道不同,不相為謀!

首先,堅持自己的看法,不去過度解讀這件事情。博爾頓被解僱並不會改變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大方向,反而是由於博爾頓阻礙了特朗普外交政策大方向,因此被特朗普“冷落”,以至於主動辭職(博爾頓是主動提出辭職,昨天晚上特朗普批准後,第一時間發佈推文宣佈)。


虎賁(文)2019/9/11


一個是保守鷹派,一個是激進鷹派!道不同,不相為謀!

首先,堅持自己的看法,不去過度解讀這件事情。博爾頓被解僱並不會改變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大方向,反而是由於博爾頓阻礙了特朗普外交政策大方向,因此被特朗普“冷落”,以至於主動辭職(博爾頓是主動提出辭職,昨天晚上特朗普批准後,第一時間發佈推文宣佈)。


距離不僅會產生美,還有可能被炒魷魚(圖片來源於Google)

先解釋一下文初的一段話,“保守”與“激進”鷹派,博爾頓與特朗普同屬於鷹派,這一點毫無疑問。博爾頓履歷如何,里根時期進入政壇核心,兩位布什總統時期成為了對外軍事政策的重要人物,特別是小布什時期,博爾頓名聲大噪,因此被戲稱為“瘋狗”。

而小布什時期的美國對外政策如何?“布什主義”,虎賁以前在文章中多次提到,2001-2009年,蘇聯解體後美國進入了空前強盛的狀態,“強勢、主動出擊”成為了這一時間美國對外政策的代名詞,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均在這一時間爆發。

那麼換句話說,博爾頓可以在這一時期名聲大噪,是否可以說明他是這個時期美國對外政策的產物?如果這個推測成立,那麼顯而易見,博爾頓毫無疑問是“激進”鷹派。而特朗普是什麼?妥妥的“保守”鷹派!

表面上特朗普政府對外強硬,到處整加關稅、修建邊境牆。但宏觀來看,從敘利亞撤兵、阿富汗談判,到貿易保護主義,特朗普對“布什主義”時期的強勢對外政策完全不感興趣,甚至對於這些“燒錢”的行為十分反感!


虎賁(文)2019/9/11


一個是保守鷹派,一個是激進鷹派!道不同,不相為謀!

首先,堅持自己的看法,不去過度解讀這件事情。博爾頓被解僱並不會改變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大方向,反而是由於博爾頓阻礙了特朗普外交政策大方向,因此被特朗普“冷落”,以至於主動辭職(博爾頓是主動提出辭職,昨天晚上特朗普批准後,第一時間發佈推文宣佈)。


距離不僅會產生美,還有可能被炒魷魚(圖片來源於Google)

先解釋一下文初的一段話,“保守”與“激進”鷹派,博爾頓與特朗普同屬於鷹派,這一點毫無疑問。博爾頓履歷如何,里根時期進入政壇核心,兩位布什總統時期成為了對外軍事政策的重要人物,特別是小布什時期,博爾頓名聲大噪,因此被戲稱為“瘋狗”。

而小布什時期的美國對外政策如何?“布什主義”,虎賁以前在文章中多次提到,2001-2009年,蘇聯解體後美國進入了空前強盛的狀態,“強勢、主動出擊”成為了這一時間美國對外政策的代名詞,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均在這一時間爆發。

那麼換句話說,博爾頓可以在這一時期名聲大噪,是否可以說明他是這個時期美國對外政策的產物?如果這個推測成立,那麼顯而易見,博爾頓毫無疑問是“激進”鷹派。而特朗普是什麼?妥妥的“保守”鷹派!

表面上特朗普政府對外強硬,到處整加關稅、修建邊境牆。但宏觀來看,從敘利亞撤兵、阿富汗談判,到貿易保護主義,特朗普對“布什主義”時期的強勢對外政策完全不感興趣,甚至對於這些“燒錢”的行為十分反感!


美國白宮自2017年離職的51名高級官員明細(圖片來源於Google)

虎賁前面的推測,在今天早上《美聯社》的報道中同樣可以印證。美聯社消息稱,特朗普與博爾頓早有矛盾,在敘利亞問題上,特朗普更加願意早點擺脫這個泥潭,但博爾頓卻執著於與俄羅斯一較高低。阿富汗問題上,特朗普已經促使了上週末在戴維營與塔利班舉行的週末會議(雖然沒有成功),但博爾頓卻持堅決的反對態度。伊朗問題上同樣如此。

兩人雖然同屬鷹派,但在具體問題的處理方式上完全不同!重點:特朗普並不是奧巴馬那樣的“弱勢總統”,固執己見幾乎已經成為了標籤,因此博爾頓不可避免的備受冷落。後來媒體也已經證實,是博爾頓首先提出的辭職,八層是已經對特朗普心灰意冷,不如體面的離開。畢竟現在的國際形勢已經不是美國一家獨大的單極化國際格局,美國也已經不是小布什總統而是特朗普,美國的執政理念也已經不是“布什主義”而是“美國第一”的保守政策。

時勢造英雄!雖然他外號“瘋狗”,不是什麼英雄,但不可否認,發起瘋來,的確是個不容小覷的存在。博爾頓的主動離去,是時代的選擇,也是美國對外政策的選擇,也是美國的實力已經不允許這樣的人物繼續執掌大權!或許也是博爾頓看透了這些,屬於他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因此主動離職!


虎賁(文)2019/9/11


一個是保守鷹派,一個是激進鷹派!道不同,不相為謀!

首先,堅持自己的看法,不去過度解讀這件事情。博爾頓被解僱並不會改變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大方向,反而是由於博爾頓阻礙了特朗普外交政策大方向,因此被特朗普“冷落”,以至於主動辭職(博爾頓是主動提出辭職,昨天晚上特朗普批准後,第一時間發佈推文宣佈)。


距離不僅會產生美,還有可能被炒魷魚(圖片來源於Google)

先解釋一下文初的一段話,“保守”與“激進”鷹派,博爾頓與特朗普同屬於鷹派,這一點毫無疑問。博爾頓履歷如何,里根時期進入政壇核心,兩位布什總統時期成為了對外軍事政策的重要人物,特別是小布什時期,博爾頓名聲大噪,因此被戲稱為“瘋狗”。

而小布什時期的美國對外政策如何?“布什主義”,虎賁以前在文章中多次提到,2001-2009年,蘇聯解體後美國進入了空前強盛的狀態,“強勢、主動出擊”成為了這一時間美國對外政策的代名詞,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均在這一時間爆發。

那麼換句話說,博爾頓可以在這一時期名聲大噪,是否可以說明他是這個時期美國對外政策的產物?如果這個推測成立,那麼顯而易見,博爾頓毫無疑問是“激進”鷹派。而特朗普是什麼?妥妥的“保守”鷹派!

表面上特朗普政府對外強硬,到處整加關稅、修建邊境牆。但宏觀來看,從敘利亞撤兵、阿富汗談判,到貿易保護主義,特朗普對“布什主義”時期的強勢對外政策完全不感興趣,甚至對於這些“燒錢”的行為十分反感!


美國白宮自2017年離職的51名高級官員明細(圖片來源於Google)

虎賁前面的推測,在今天早上《美聯社》的報道中同樣可以印證。美聯社消息稱,特朗普與博爾頓早有矛盾,在敘利亞問題上,特朗普更加願意早點擺脫這個泥潭,但博爾頓卻執著於與俄羅斯一較高低。阿富汗問題上,特朗普已經促使了上週末在戴維營與塔利班舉行的週末會議(雖然沒有成功),但博爾頓卻持堅決的反對態度。伊朗問題上同樣如此。

兩人雖然同屬鷹派,但在具體問題的處理方式上完全不同!重點:特朗普並不是奧巴馬那樣的“弱勢總統”,固執己見幾乎已經成為了標籤,因此博爾頓不可避免的備受冷落。後來媒體也已經證實,是博爾頓首先提出的辭職,八層是已經對特朗普心灰意冷,不如體面的離開。畢竟現在的國際形勢已經不是美國一家獨大的單極化國際格局,美國也已經不是小布什總統而是特朗普,美國的執政理念也已經不是“布什主義”而是“美國第一”的保守政策。

時勢造英雄!雖然他外號“瘋狗”,不是什麼英雄,但不可否認,發起瘋來,的確是個不容小覷的存在。博爾頓的主動離去,是時代的選擇,也是美國對外政策的選擇,也是美國的實力已經不允許這樣的人物繼續執掌大權!或許也是博爾頓看透了這些,屬於他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因此主動離職!


譯文:週一陪同特朗普出訪的南卡羅來納州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表示,有關博爾頓反對週末在戴維營(Camp David)與塔利班(Taliban)會面的報道,對特朗普來說,是兩人難以逾越的鴻溝。

最後,特朗普政府自2017年便有“炒魷魚”的傳統,博爾頓是第51個離職的白宮高級官員,但博爾頓的離職與其他官員略有不同。這不僅僅是因為特朗普政府的風格,也不僅僅是因為博爾頓與特朗普執政理念的不同,而是標誌著博爾頓揮斥方遒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昨思今明未武
2019-09-12

從特朗普的性格來說,博爾頓的離職其實是必然。特朗普總統雖然強硬的推行著美國優先戰略,但是更多的是著眼美國的經濟利益,而不是政治、軍事利益。反觀博爾頓,其一直推行著美國單邊軍事行動及顛覆他國政權的理念,這些行動及理念在美國對伊朗的各種行動表現的非常明顯。其實也正是在一次一次的交鋒及衝突的過程中,雙方的矛盾及問題越積越多,最終全面爆發,博爾頓直接出局。

從特朗普的性格來說,博爾頓的離職其實是必然。特朗普總統雖然強硬的推行著美國優先戰略,但是更多的是著眼美國的經濟利益,而不是政治、軍事利益。反觀博爾頓,其一直推行著美國單邊軍事行動及顛覆他國政權的理念,這些行動及理念在美國對伊朗的各種行動表現的非常明顯。其實也正是在一次一次的交鋒及衝突的過程中,雙方的矛盾及問題越積越多,最終全面爆發,博爾頓直接出局。

特朗普作為一位商人總統,其理念就是可以用軍事、政治等方面的讓步來為美國獲取更多的經濟利益;而博爾頓恰恰相反,美國可以在經濟領域遭受一定的經濟損失,但一定要確保美國在政治、軍事等領域的優勢。由於雙方在最基本觀點上的分歧,讓兩者的關係越來越糟糕,美國總統特朗普甚至在多個場合公開反駁博爾頓的政策,讓盟友及美國民眾對國家對外政策的認知充滿混亂,這非常不利於特朗普向外接傳達自己的外交理念。

從特朗普的性格來說,博爾頓的離職其實是必然。特朗普總統雖然強硬的推行著美國優先戰略,但是更多的是著眼美國的經濟利益,而不是政治、軍事利益。反觀博爾頓,其一直推行著美國單邊軍事行動及顛覆他國政權的理念,這些行動及理念在美國對伊朗的各種行動表現的非常明顯。其實也正是在一次一次的交鋒及衝突的過程中,雙方的矛盾及問題越積越多,最終全面爆發,博爾頓直接出局。

特朗普作為一位商人總統,其理念就是可以用軍事、政治等方面的讓步來為美國獲取更多的經濟利益;而博爾頓恰恰相反,美國可以在經濟領域遭受一定的經濟損失,但一定要確保美國在政治、軍事等領域的優勢。由於雙方在最基本觀點上的分歧,讓兩者的關係越來越糟糕,美國總統特朗普甚至在多個場合公開反駁博爾頓的政策,讓盟友及美國民眾對國家對外政策的認知充滿混亂,這非常不利於特朗普向外接傳達自己的外交理念。

雖然特朗普已經解僱了博爾頓,但是不否認在特朗普執政早期美國鷹派或者說極端、強硬的鷹派對特朗普執政的支持,其實從現在特朗普的政府構來看,白宮仍然可以說是鷹派政府,像蓬佩奧等鷹派人士仍然控制著特朗普政府的關鍵職位,只是與博爾頓相比,這些鷹派更像鴿派。不過隨著極端強硬派博爾頓的離職,特朗普政府的結構和對外政策可能會發生微調,畢竟解除博爾頓的掣肘,特朗普可發揮的空間將變得更大。

從特朗普的性格來說,博爾頓的離職其實是必然。特朗普總統雖然強硬的推行著美國優先戰略,但是更多的是著眼美國的經濟利益,而不是政治、軍事利益。反觀博爾頓,其一直推行著美國單邊軍事行動及顛覆他國政權的理念,這些行動及理念在美國對伊朗的各種行動表現的非常明顯。其實也正是在一次一次的交鋒及衝突的過程中,雙方的矛盾及問題越積越多,最終全面爆發,博爾頓直接出局。

特朗普作為一位商人總統,其理念就是可以用軍事、政治等方面的讓步來為美國獲取更多的經濟利益;而博爾頓恰恰相反,美國可以在經濟領域遭受一定的經濟損失,但一定要確保美國在政治、軍事等領域的優勢。由於雙方在最基本觀點上的分歧,讓兩者的關係越來越糟糕,美國總統特朗普甚至在多個場合公開反駁博爾頓的政策,讓盟友及美國民眾對國家對外政策的認知充滿混亂,這非常不利於特朗普向外接傳達自己的外交理念。

雖然特朗普已經解僱了博爾頓,但是不否認在特朗普執政早期美國鷹派或者說極端、強硬的鷹派對特朗普執政的支持,其實從現在特朗普的政府構來看,白宮仍然可以說是鷹派政府,像蓬佩奧等鷹派人士仍然控制著特朗普政府的關鍵職位,只是與博爾頓相比,這些鷹派更像鴿派。不過隨著極端強硬派博爾頓的離職,特朗普政府的結構和對外政策可能會發生微調,畢竟解除博爾頓的掣肘,特朗普可發揮的空間將變得更大。

不過這次博爾頓被解職的導火索是否是因為阿富汗問題,因為近期特朗普取消了與塔利班領導人的直接會談,而博爾頓一直強調對阿富汗等國實施強硬。極有可能就是博爾頓的強硬措施讓塔利班認為是挑釁,從而發動對美國的襲擊,讓美國與塔利班的談判重回原點。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特朗普只能解除博爾頓的職務來防止博爾頓破壞更多的談判,這可能也是特朗普無奈的決定。

從特朗普的性格來說,博爾頓的離職其實是必然。特朗普總統雖然強硬的推行著美國優先戰略,但是更多的是著眼美國的經濟利益,而不是政治、軍事利益。反觀博爾頓,其一直推行著美國單邊軍事行動及顛覆他國政權的理念,這些行動及理念在美國對伊朗的各種行動表現的非常明顯。其實也正是在一次一次的交鋒及衝突的過程中,雙方的矛盾及問題越積越多,最終全面爆發,博爾頓直接出局。

特朗普作為一位商人總統,其理念就是可以用軍事、政治等方面的讓步來為美國獲取更多的經濟利益;而博爾頓恰恰相反,美國可以在經濟領域遭受一定的經濟損失,但一定要確保美國在政治、軍事等領域的優勢。由於雙方在最基本觀點上的分歧,讓兩者的關係越來越糟糕,美國總統特朗普甚至在多個場合公開反駁博爾頓的政策,讓盟友及美國民眾對國家對外政策的認知充滿混亂,這非常不利於特朗普向外接傳達自己的外交理念。

雖然特朗普已經解僱了博爾頓,但是不否認在特朗普執政早期美國鷹派或者說極端、強硬的鷹派對特朗普執政的支持,其實從現在特朗普的政府構來看,白宮仍然可以說是鷹派政府,像蓬佩奧等鷹派人士仍然控制著特朗普政府的關鍵職位,只是與博爾頓相比,這些鷹派更像鴿派。不過隨著極端強硬派博爾頓的離職,特朗普政府的結構和對外政策可能會發生微調,畢竟解除博爾頓的掣肘,特朗普可發揮的空間將變得更大。

不過這次博爾頓被解職的導火索是否是因為阿富汗問題,因為近期特朗普取消了與塔利班領導人的直接會談,而博爾頓一直強調對阿富汗等國實施強硬。極有可能就是博爾頓的強硬措施讓塔利班認為是挑釁,從而發動對美國的襲擊,讓美國與塔利班的談判重回原點。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特朗普只能解除博爾頓的職務來防止博爾頓破壞更多的談判,這可能也是特朗普無奈的決定。

因此,博爾頓的出局預示著特朗普對外戰略的調整,但是由於美國的對外政策一直都是以特朗普為中心的,這就造成美國調整對外戰略的幅度不會太大。

高峰军事观察
2019-09-12

特朗普9月10在發佈的推特上稱:白宮已經不再需要約翰·博爾頓,我昨晚已經通知他了。因為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中的其他人也是如此。因此我要求他辭職,但我非常感謝他的服務。下週我將任命一名新的國家安全顧問。然而博爾特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堅持稱是自己主動辭職,而不是被開除。

特朗普9月10在發佈的推特上稱:白宮已經不再需要約翰·博爾頓,我昨晚已經通知他了。因為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中的其他人也是如此。因此我要求他辭職,但我非常感謝他的服務。下週我將任命一名新的國家安全顧問。然而博爾特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堅持稱是自己主動辭職,而不是被開除。

乍一看起來,是博爾頓在為自己掙面子,是他炒了白宮的魷魚,而不是他被特朗普炒了魷魚。作為白宮著名的鷹派人物,博爾頓走到今天是必然的結果。因為不管是炒還是被炒,他都要離開白宮和特朗普的核心團隊了。很顯然,博爾頓只是步了班農、蒂勒森、馬蒂斯這些鷹派人物的後塵而已。

如今博爾頓的離開,有一個問題也是顯而易見的,就是特朗普要在當選前一年調整策略了。毫不客氣地說,特朗普現在只關心兩個問題,一個是國內經濟數據,二是國際戰略環境對美國的影響。而這兩個問題交匯的焦點是2020年的大選。特朗普對2020年大選連任是志在必得的,但現在他擔憂國內經濟數據和國際戰略環境會影響到他的大選得票率。

特朗普9月10在發佈的推特上稱:白宮已經不再需要約翰·博爾頓,我昨晚已經通知他了。因為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中的其他人也是如此。因此我要求他辭職,但我非常感謝他的服務。下週我將任命一名新的國家安全顧問。然而博爾特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堅持稱是自己主動辭職,而不是被開除。

乍一看起來,是博爾頓在為自己掙面子,是他炒了白宮的魷魚,而不是他被特朗普炒了魷魚。作為白宮著名的鷹派人物,博爾頓走到今天是必然的結果。因為不管是炒還是被炒,他都要離開白宮和特朗普的核心團隊了。很顯然,博爾頓只是步了班農、蒂勒森、馬蒂斯這些鷹派人物的後塵而已。

如今博爾頓的離開,有一個問題也是顯而易見的,就是特朗普要在當選前一年調整策略了。毫不客氣地說,特朗普現在只關心兩個問題,一個是國內經濟數據,二是國際戰略環境對美國的影響。而這兩個問題交匯的焦點是2020年的大選。特朗普對2020年大選連任是志在必得的,但現在他擔憂國內經濟數據和國際戰略環境會影響到他的大選得票率。

俄衛星網9月8日報道稱,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幾周與其親信進行了多次交談,對該國經濟形勢的惡化趨勢表示擔憂。據說白宮內許多人擔心這可能會對特朗普在第二任期的再次當選的機會產生負面影響。特朗普一直希望美國三大股指能夠堅挺向上,因為這位商人出身的總統更相信股市是美國經濟的晴雨表,以至於他為此多次向美聯儲施加壓力,敦促其採取有利於股市的貨幣寬鬆政策。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民調顯示,十分之六的美國人認為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不應該連任,現在更多的人認為他在履行重要競選承諾方面做得不夠好。而競爭對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和桑德斯以及沃倫民調支持率領先,都有可能在2020年大選中終結特朗普的總統之路。所以特朗普要做的就是趕緊改頭換面,以新的形象和姿態迎接明年大選考驗。

特朗普9月10在發佈的推特上稱:白宮已經不再需要約翰·博爾頓,我昨晚已經通知他了。因為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中的其他人也是如此。因此我要求他辭職,但我非常感謝他的服務。下週我將任命一名新的國家安全顧問。然而博爾特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堅持稱是自己主動辭職,而不是被開除。

乍一看起來,是博爾頓在為自己掙面子,是他炒了白宮的魷魚,而不是他被特朗普炒了魷魚。作為白宮著名的鷹派人物,博爾頓走到今天是必然的結果。因為不管是炒還是被炒,他都要離開白宮和特朗普的核心團隊了。很顯然,博爾頓只是步了班農、蒂勒森、馬蒂斯這些鷹派人物的後塵而已。

如今博爾頓的離開,有一個問題也是顯而易見的,就是特朗普要在當選前一年調整策略了。毫不客氣地說,特朗普現在只關心兩個問題,一個是國內經濟數據,二是國際戰略環境對美國的影響。而這兩個問題交匯的焦點是2020年的大選。特朗普對2020年大選連任是志在必得的,但現在他擔憂國內經濟數據和國際戰略環境會影響到他的大選得票率。

俄衛星網9月8日報道稱,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幾周與其親信進行了多次交談,對該國經濟形勢的惡化趨勢表示擔憂。據說白宮內許多人擔心這可能會對特朗普在第二任期的再次當選的機會產生負面影響。特朗普一直希望美國三大股指能夠堅挺向上,因為這位商人出身的總統更相信股市是美國經濟的晴雨表,以至於他為此多次向美聯儲施加壓力,敦促其採取有利於股市的貨幣寬鬆政策。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民調顯示,十分之六的美國人認為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不應該連任,現在更多的人認為他在履行重要競選承諾方面做得不夠好。而競爭對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和桑德斯以及沃倫民調支持率領先,都有可能在2020年大選中終結特朗普的總統之路。所以特朗普要做的就是趕緊改頭換面,以新的形象和姿態迎接明年大選考驗。

博爾頓是特朗普政府“強硬的符號”,不管是在伊朗核問題、委內瑞拉問題,還是全球貿易戰問題上,博爾頓所能提供的意見和和建議都是對抗性的。這樣以來,美國在不斷地實現不當得利的同時也逐漸陷入孤立。從踢走班農、蒂勒森和馬蒂斯到現在高調解僱博爾頓,是特朗普由強硬路線逐步轉向溫和路線的信號。

博爾頓下臺後,首先得到改善的將會是世界安全環境,包括拉美、中東和東歐在內的對抗前沿,戰略矛盾都會得到不同程度的緩解,尤其是美俄關係將極有可能獲得近十年來最大的突破。而且美國與北約和其他區域盟友的關係也將得以修復,特朗普按照博爾頓的建議,已經基本實現了對盟友的敲竹槓目標,現在是給盟友兄弟們發甜棗的時候了,炒掉博爾頓就是第一顆甜棗。

特朗普9月10在發佈的推特上稱:白宮已經不再需要約翰·博爾頓,我昨晚已經通知他了。因為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中的其他人也是如此。因此我要求他辭職,但我非常感謝他的服務。下週我將任命一名新的國家安全顧問。然而博爾特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堅持稱是自己主動辭職,而不是被開除。

乍一看起來,是博爾頓在為自己掙面子,是他炒了白宮的魷魚,而不是他被特朗普炒了魷魚。作為白宮著名的鷹派人物,博爾頓走到今天是必然的結果。因為不管是炒還是被炒,他都要離開白宮和特朗普的核心團隊了。很顯然,博爾頓只是步了班農、蒂勒森、馬蒂斯這些鷹派人物的後塵而已。

如今博爾頓的離開,有一個問題也是顯而易見的,就是特朗普要在當選前一年調整策略了。毫不客氣地說,特朗普現在只關心兩個問題,一個是國內經濟數據,二是國際戰略環境對美國的影響。而這兩個問題交匯的焦點是2020年的大選。特朗普對2020年大選連任是志在必得的,但現在他擔憂國內經濟數據和國際戰略環境會影響到他的大選得票率。

俄衛星網9月8日報道稱,美國總統特朗普最近幾周與其親信進行了多次交談,對該國經濟形勢的惡化趨勢表示擔憂。據說白宮內許多人擔心這可能會對特朗普在第二任期的再次當選的機會產生負面影響。特朗普一直希望美國三大股指能夠堅挺向上,因為這位商人出身的總統更相信股市是美國經濟的晴雨表,以至於他為此多次向美聯儲施加壓力,敦促其採取有利於股市的貨幣寬鬆政策。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民調顯示,十分之六的美國人認為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不應該連任,現在更多的人認為他在履行重要競選承諾方面做得不夠好。而競爭對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和桑德斯以及沃倫民調支持率領先,都有可能在2020年大選中終結特朗普的總統之路。所以特朗普要做的就是趕緊改頭換面,以新的形象和姿態迎接明年大選考驗。

博爾頓是特朗普政府“強硬的符號”,不管是在伊朗核問題、委內瑞拉問題,還是全球貿易戰問題上,博爾頓所能提供的意見和和建議都是對抗性的。這樣以來,美國在不斷地實現不當得利的同時也逐漸陷入孤立。從踢走班農、蒂勒森和馬蒂斯到現在高調解僱博爾頓,是特朗普由強硬路線逐步轉向溫和路線的信號。

博爾頓下臺後,首先得到改善的將會是世界安全環境,包括拉美、中東和東歐在內的對抗前沿,戰略矛盾都會得到不同程度的緩解,尤其是美俄關係將極有可能獲得近十年來最大的突破。而且美國與北約和其他區域盟友的關係也將得以修復,特朗普按照博爾頓的建議,已經基本實現了對盟友的敲竹槓目標,現在是給盟友兄弟們發甜棗的時候了,炒掉博爾頓就是第一顆甜棗。

其二是,博爾頓為首的硬派主導的世界貿易戰,現在應該隨著博爾頓的離去而停戰了。這場涵蓋美中、美歐、美日和美韓等重要方向的全面貿易戰,美國可謂傷敵一千自損八百。未來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還會越來越明顯。特朗普現在已經認識到了這種不利局面對其政治生命的危害性,所以只能找一個“夠份量的”背鍋俠,這個人非博爾頓莫屬。

行学组
2019-09-14

大統領的目標是要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怎麼可能任憑這樣一個胡作非為的博爾頓,破壞自己美好的計劃呢?

大統領的目標是要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怎麼可能任憑這樣一個胡作非為的博爾頓,破壞自己美好的計劃呢?

博爾頓,美國最大的鷹派,在他的狹隘的思維裡,唯有美國才是天下第一,任何其他國家和國家集團,都只能是美國的附庸。他甚至認為,聯合國安理會,只需要美國一個常任理事國就夠了,絕對是當皇帝的趕腳,在世界進入現代社會以來,還從來沒有如此狂妄的人,進入過美國權力的核心。

大統領所需要的,與博爾頓能夠提供的,當然不可能完全吻合。

大統領只是想讓美國偉大,讓美國賺錢,同時,順便著混一個諾貝爾和平獎,這才是大統領的心思。

打打殺殺的,並不符合大統領的胃口。

大統領的目標是要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怎麼可能任憑這樣一個胡作非為的博爾頓,破壞自己美好的計劃呢?

博爾頓,美國最大的鷹派,在他的狹隘的思維裡,唯有美國才是天下第一,任何其他國家和國家集團,都只能是美國的附庸。他甚至認為,聯合國安理會,只需要美國一個常任理事國就夠了,絕對是當皇帝的趕腳,在世界進入現代社會以來,還從來沒有如此狂妄的人,進入過美國權力的核心。

大統領所需要的,與博爾頓能夠提供的,當然不可能完全吻合。

大統領只是想讓美國偉大,讓美國賺錢,同時,順便著混一個諾貝爾和平獎,這才是大統領的心思。

打打殺殺的,並不符合大統領的胃口。

自從美國建國以來,到目前為止,大統領是唯一一個沒有發動戰爭的總統,至於他以後會不會發動戰爭,我們不得而知,但是至少到目前為止,他還能夠按捺得住。

一心想揮舞戰爭大棒的博爾頓,完全不懂老闆的心思,哪怕你先幫著老闆混到諾貝爾獎,然後再四處賣弄你的大棒也好。

但是博爾頓根本沒有考慮這些,他置大統領的偉大構想於不顧,想要拿大統領才應該拿的主意,想在做大統領才應該做的決策,所以,他被踢開了,根本不奇怪。

大統領的目標是要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他怎麼可能任憑這樣一個胡作非為的博爾頓,破壞自己美好的計劃呢?

博爾頓,美國最大的鷹派,在他的狹隘的思維裡,唯有美國才是天下第一,任何其他國家和國家集團,都只能是美國的附庸。他甚至認為,聯合國安理會,只需要美國一個常任理事國就夠了,絕對是當皇帝的趕腳,在世界進入現代社會以來,還從來沒有如此狂妄的人,進入過美國權力的核心。

大統領所需要的,與博爾頓能夠提供的,當然不可能完全吻合。

大統領只是想讓美國偉大,讓美國賺錢,同時,順便著混一個諾貝爾和平獎,這才是大統領的心思。

打打殺殺的,並不符合大統領的胃口。

自從美國建國以來,到目前為止,大統領是唯一一個沒有發動戰爭的總統,至於他以後會不會發動戰爭,我們不得而知,但是至少到目前為止,他還能夠按捺得住。

一心想揮舞戰爭大棒的博爾頓,完全不懂老闆的心思,哪怕你先幫著老闆混到諾貝爾獎,然後再四處賣弄你的大棒也好。

但是博爾頓根本沒有考慮這些,他置大統領的偉大構想於不顧,想要拿大統領才應該拿的主意,想在做大統領才應該做的決策,所以,他被踢開了,根本不奇怪。

在大統領的圈子裡,混的最好的就是彭斯,你看看人家多乖,領導說什麼,就是什麼,領導就怎麼幹,就怎麼幹。

自以為是、剛愎自用的博爾頓,還是回家,好好過中秋節吧。

世界因沒有你而更加和諧。


關注行學組,給你不一樣的觀點。

国宝看世界
2019-09-12

可以肯定的說,特朗普已經破了一項世界記錄,那就是用最短最快的速度,幾乎把內閣成員統統換一遍。國務卿,國防部長,司法部長,白宮辦公廳主任,中情局局長,國家安全顧問等等,有些是一輪換,有些應該是二輪換了吧。現在除了聽話,懂事的副總統彭斯,還搖搖擺擺的待在特朗普身邊,要不是美國憲法規定總統不能解僱副總統,不然彭斯也懸得很。

可以肯定的說,特朗普已經破了一項世界記錄,那就是用最短最快的速度,幾乎把內閣成員統統換一遍。國務卿,國防部長,司法部長,白宮辦公廳主任,中情局局長,國家安全顧問等等,有些是一輪換,有些應該是二輪換了吧。現在除了聽話,懂事的副總統彭斯,還搖搖擺擺的待在特朗普身邊,要不是美國憲法規定總統不能解僱副總統,不然彭斯也懸得很。
那特朗普為什麼要頻繁的換身邊的人呢?

原因是這樣的,因為特朗普是地產商人出身,任何事情快速見效是他必須要達到的目標。而政治行為和商業行為是相反的,政治多講戰略需要一個時間過程去達到目的,商業多講戰術,用最短的時間獲取最大的利潤是其的根本。所以特朗普任命的任何政治精英,如果在短時間內達不到,他提出的想要達到的目標,那麼被解僱是肯定的。

可以肯定的說,特朗普已經破了一項世界記錄,那就是用最短最快的速度,幾乎把內閣成員統統換一遍。國務卿,國防部長,司法部長,白宮辦公廳主任,中情局局長,國家安全顧問等等,有些是一輪換,有些應該是二輪換了吧。現在除了聽話,懂事的副總統彭斯,還搖搖擺擺的待在特朗普身邊,要不是美國憲法規定總統不能解僱副總統,不然彭斯也懸得很。
那特朗普為什麼要頻繁的換身邊的人呢?

原因是這樣的,因為特朗普是地產商人出身,任何事情快速見效是他必須要達到的目標。而政治行為和商業行為是相反的,政治多講戰略需要一個時間過程去達到目的,商業多講戰術,用最短的時間獲取最大的利潤是其的根本。所以特朗普任命的任何政治精英,如果在短時間內達不到,他提出的想要達到的目標,那麼被解僱是肯定的。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很顯然,博爾頓起碼有兩件事沒有幫特朗普處理好。

第一件事,在委內瑞拉問題上,博爾頓沒有為美國掃清南美這個後院。特朗普承認瓜伊多領導的反對派為委內瑞拉合法政府,並依照博爾頓的意見,為瓜伊多提供了多方面的資源。可如今馬杜羅政權還穩穩地掌控著委內瑞拉,這對特朗普來說,博爾頓在處理委內瑞拉這件事上是失敗的,是無能的。

第二件事,那就是處理伊朗伊核協議的問題,身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未能為美國在極限施壓下,從伊朗身上獲取最大的利益。還差點引起美伊大規模戰爭,讓特朗普政府跳火坑。

可以肯定的說,特朗普已經破了一項世界記錄,那就是用最短最快的速度,幾乎把內閣成員統統換一遍。國務卿,國防部長,司法部長,白宮辦公廳主任,中情局局長,國家安全顧問等等,有些是一輪換,有些應該是二輪換了吧。現在除了聽話,懂事的副總統彭斯,還搖搖擺擺的待在特朗普身邊,要不是美國憲法規定總統不能解僱副總統,不然彭斯也懸得很。
那特朗普為什麼要頻繁的換身邊的人呢?

原因是這樣的,因為特朗普是地產商人出身,任何事情快速見效是他必須要達到的目標。而政治行為和商業行為是相反的,政治多講戰略需要一個時間過程去達到目的,商業多講戰術,用最短的時間獲取最大的利潤是其的根本。所以特朗普任命的任何政治精英,如果在短時間內達不到,他提出的想要達到的目標,那麼被解僱是肯定的。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很顯然,博爾頓起碼有兩件事沒有幫特朗普處理好。

第一件事,在委內瑞拉問題上,博爾頓沒有為美國掃清南美這個後院。特朗普承認瓜伊多領導的反對派為委內瑞拉合法政府,並依照博爾頓的意見,為瓜伊多提供了多方面的資源。可如今馬杜羅政權還穩穩地掌控著委內瑞拉,這對特朗普來說,博爾頓在處理委內瑞拉這件事上是失敗的,是無能的。

第二件事,那就是處理伊朗伊核協議的問題,身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未能為美國在極限施壓下,從伊朗身上獲取最大的利益。還差點引起美伊大規模戰爭,讓特朗普政府跳火坑。
既然身為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不能為美國帶來實際和看得見的利益,那麼解僱博爾頓就成了特朗普理所當然的事了。反正美國的政治精英多的很,你博爾頓不行,我特朗普完全可以讓能行的上。

可以肯定的說,特朗普已經破了一項世界記錄,那就是用最短最快的速度,幾乎把內閣成員統統換一遍。國務卿,國防部長,司法部長,白宮辦公廳主任,中情局局長,國家安全顧問等等,有些是一輪換,有些應該是二輪換了吧。現在除了聽話,懂事的副總統彭斯,還搖搖擺擺的待在特朗普身邊,要不是美國憲法規定總統不能解僱副總統,不然彭斯也懸得很。
那特朗普為什麼要頻繁的換身邊的人呢?

原因是這樣的,因為特朗普是地產商人出身,任何事情快速見效是他必須要達到的目標。而政治行為和商業行為是相反的,政治多講戰略需要一個時間過程去達到目的,商業多講戰術,用最短的時間獲取最大的利潤是其的根本。所以特朗普任命的任何政治精英,如果在短時間內達不到,他提出的想要達到的目標,那麼被解僱是肯定的。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很顯然,博爾頓起碼有兩件事沒有幫特朗普處理好。

第一件事,在委內瑞拉問題上,博爾頓沒有為美國掃清南美這個後院。特朗普承認瓜伊多領導的反對派為委內瑞拉合法政府,並依照博爾頓的意見,為瓜伊多提供了多方面的資源。可如今馬杜羅政權還穩穩地掌控著委內瑞拉,這對特朗普來說,博爾頓在處理委內瑞拉這件事上是失敗的,是無能的。

第二件事,那就是處理伊朗伊核協議的問題,身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未能為美國在極限施壓下,從伊朗身上獲取最大的利益。還差點引起美伊大規模戰爭,讓特朗普政府跳火坑。
既然身為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不能為美國帶來實際和看得見的利益,那麼解僱博爾頓就成了特朗普理所當然的事了。反正美國的政治精英多的很,你博爾頓不行,我特朗普完全可以讓能行的上。



(美國總統特朗普)

總的來講美國政府就是美國人民的管家,而美國總統是美國人民的大管家。如果大管家覺得手底下的人幹活不行,解僱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雖然有時候特朗普這個人給人的感覺有點太急功近利了,但特朗普是美國人民自己選的,特朗普的權利也是美國人民和美國憲法給的,所以特朗普解僱博爾頓也是正常範圍內的一件正常事情。

可以肯定的說,特朗普已經破了一項世界記錄,那就是用最短最快的速度,幾乎把內閣成員統統換一遍。國務卿,國防部長,司法部長,白宮辦公廳主任,中情局局長,國家安全顧問等等,有些是一輪換,有些應該是二輪換了吧。現在除了聽話,懂事的副總統彭斯,還搖搖擺擺的待在特朗普身邊,要不是美國憲法規定總統不能解僱副總統,不然彭斯也懸得很。
那特朗普為什麼要頻繁的換身邊的人呢?

原因是這樣的,因為特朗普是地產商人出身,任何事情快速見效是他必須要達到的目標。而政治行為和商業行為是相反的,政治多講戰略需要一個時間過程去達到目的,商業多講戰術,用最短的時間獲取最大的利潤是其的根本。所以特朗普任命的任何政治精英,如果在短時間內達不到,他提出的想要達到的目標,那麼被解僱是肯定的。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很顯然,博爾頓起碼有兩件事沒有幫特朗普處理好。

第一件事,在委內瑞拉問題上,博爾頓沒有為美國掃清南美這個後院。特朗普承認瓜伊多領導的反對派為委內瑞拉合法政府,並依照博爾頓的意見,為瓜伊多提供了多方面的資源。可如今馬杜羅政權還穩穩地掌控著委內瑞拉,這對特朗普來說,博爾頓在處理委內瑞拉這件事上是失敗的,是無能的。

第二件事,那就是處理伊朗伊核協議的問題,身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未能為美國在極限施壓下,從伊朗身上獲取最大的利益。還差點引起美伊大規模戰爭,讓特朗普政府跳火坑。
既然身為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不能為美國帶來實際和看得見的利益,那麼解僱博爾頓就成了特朗普理所當然的事了。反正美國的政治精英多的很,你博爾頓不行,我特朗普完全可以讓能行的上。



(美國總統特朗普)

總的來講美國政府就是美國人民的管家,而美國總統是美國人民的大管家。如果大管家覺得手底下的人幹活不行,解僱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雖然有時候特朗普這個人給人的感覺有點太急功近利了,但特朗普是美國人民自己選的,特朗普的權利也是美國人民和美國憲法給的,所以特朗普解僱博爾頓也是正常範圍內的一件正常事情。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