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一開始也是靠紙上談兵打動蕭何,可他為何就能一路開掛,卻不像趙括、馬謖一樣一敗塗地?

10 個回答
叶子写实
2019-07-18

有時候我們真的應該相信有天才,他們在不同的時期出現在歷史的長河中,成就了華夏的歷史。

漢初三傑中韓信就是其中一個,韓信在跟隨劉邦之前,的確是沒有帶過兵。他曾經在項羽的軍隊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地位很低的兵。韓信被劉邦拜為大將軍時,正值劉邦入川。然後韓信採用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策,迅速佔領了三秦之地,讓劉邦反擊成功。

有時候我們真的應該相信有天才,他們在不同的時期出現在歷史的長河中,成就了華夏的歷史。

漢初三傑中韓信就是其中一個,韓信在跟隨劉邦之前,的確是沒有帶過兵。他曾經在項羽的軍隊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地位很低的兵。韓信被劉邦拜為大將軍時,正值劉邦入川。然後韓信採用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策,迅速佔領了三秦之地,讓劉邦反擊成功。

接著韓信一路東進,打敗魏豹,陳餘,最後又平定齊國,攻打齊國時並不光彩,是犧牲了酈食其換來的勝利。接著韓信又戰勝了項羽最得力的助手龍且,然後揮師垓下,四面楚歌,最後逼得項羽自刎烏江。說句實話,漢朝的江山真的是靠韓信打下來的。

而在戰國時期的馬伕子趙括,成為成語紙上談兵的代言人,最後卻斷送了趙國40萬將士的生命,同時也把趙國拉下了強國的位置。而三國時期的馬謖,也因為街亭之戰戰敗導致蜀漢部隊受到嚴重挫傷,最後被諸葛亮正法。

那為什麼同樣是學兵法,紙上談兵之輩。最後的結果卻完全不一樣呢。這跟“天才”有的絕對的關係。

有時候我們真的應該相信有天才,他們在不同的時期出現在歷史的長河中,成就了華夏的歷史。

漢初三傑中韓信就是其中一個,韓信在跟隨劉邦之前,的確是沒有帶過兵。他曾經在項羽的軍隊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地位很低的兵。韓信被劉邦拜為大將軍時,正值劉邦入川。然後韓信採用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策,迅速佔領了三秦之地,讓劉邦反擊成功。

接著韓信一路東進,打敗魏豹,陳餘,最後又平定齊國,攻打齊國時並不光彩,是犧牲了酈食其換來的勝利。接著韓信又戰勝了項羽最得力的助手龍且,然後揮師垓下,四面楚歌,最後逼得項羽自刎烏江。說句實話,漢朝的江山真的是靠韓信打下來的。

而在戰國時期的馬伕子趙括,成為成語紙上談兵的代言人,最後卻斷送了趙國40萬將士的生命,同時也把趙國拉下了強國的位置。而三國時期的馬謖,也因為街亭之戰戰敗導致蜀漢部隊受到嚴重挫傷,最後被諸葛亮正法。

那為什麼同樣是學兵法,紙上談兵之輩。最後的結果卻完全不一樣呢。這跟“天才”有的絕對的關係。

作為“漢初三傑”之一的韓信在軍事方面的確有著天賦,一生無敗績。暗度陳倉出關中很快就戰勝了秦末名將章邯,佔領了三秦之地。接著又戰勝魏豹,陳餘奪得了魏地和趙地。平定齊國,又戰勝了項羽軍中著名的大將龍且,消滅了項羽的有生力量,讓項羽的實力不能再翻盤。接著韓信又參加了該下之戰,採用四面楚歌的策略讓項羽的部隊迅速的瓦解,最終逼得項羽烏江自刎。

韓信成功絕對不只是好運氣,首先,韓信不是一個死讀兵書的人。兵書雲: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韓信在用兵時這一點就做的絕對到位。就拿背水之戰來說,韓信只有新招募來的一萬餘人,(經過訓練的3萬人馬,剛被劉邦帶走)而且經過長途奔襲,人馬本身就很疲憊,當然處於劣勢。而陳餘卻是率領著20萬趙國精銳部隊。

有時候我們真的應該相信有天才,他們在不同的時期出現在歷史的長河中,成就了華夏的歷史。

漢初三傑中韓信就是其中一個,韓信在跟隨劉邦之前,的確是沒有帶過兵。他曾經在項羽的軍隊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地位很低的兵。韓信被劉邦拜為大將軍時,正值劉邦入川。然後韓信採用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策,迅速佔領了三秦之地,讓劉邦反擊成功。

接著韓信一路東進,打敗魏豹,陳餘,最後又平定齊國,攻打齊國時並不光彩,是犧牲了酈食其換來的勝利。接著韓信又戰勝了項羽最得力的助手龍且,然後揮師垓下,四面楚歌,最後逼得項羽自刎烏江。說句實話,漢朝的江山真的是靠韓信打下來的。

而在戰國時期的馬伕子趙括,成為成語紙上談兵的代言人,最後卻斷送了趙國40萬將士的生命,同時也把趙國拉下了強國的位置。而三國時期的馬謖,也因為街亭之戰戰敗導致蜀漢部隊受到嚴重挫傷,最後被諸葛亮正法。

那為什麼同樣是學兵法,紙上談兵之輩。最後的結果卻完全不一樣呢。這跟“天才”有的絕對的關係。

作為“漢初三傑”之一的韓信在軍事方面的確有著天賦,一生無敗績。暗度陳倉出關中很快就戰勝了秦末名將章邯,佔領了三秦之地。接著又戰勝魏豹,陳餘奪得了魏地和趙地。平定齊國,又戰勝了項羽軍中著名的大將龍且,消滅了項羽的有生力量,讓項羽的實力不能再翻盤。接著韓信又參加了該下之戰,採用四面楚歌的策略讓項羽的部隊迅速的瓦解,最終逼得項羽烏江自刎。

韓信成功絕對不只是好運氣,首先,韓信不是一個死讀兵書的人。兵書雲: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韓信在用兵時這一點就做的絕對到位。就拿背水之戰來說,韓信只有新招募來的一萬餘人,(經過訓練的3萬人馬,剛被劉邦帶走)而且經過長途奔襲,人馬本身就很疲憊,當然處於劣勢。而陳餘卻是率領著20萬趙國精銳部隊。

韓信深謀遠慮,自知雙方兵力相差懸殊,如採用強攻,必會受挫,於是決定在離井陘口很遠地方駐紮下來,反覆研究地形地勢和趙軍部署。當韓信探知李左車的計策沒有被採納,趙軍主帥陳餘有輕敵情緒和希圖速決的情況後,立即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三十里遠地方紮下營來。半夜時分,韓信選拔了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的紅旗,乘天黑悄悄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等翌日見趙軍出動,營壘空虛之時,攻入趙軍大營,把趙軍旗幟拔下,插上漢軍旗幟。之後又派出一支萬人的隊伍在河邊背水列陣,營壘上的趙軍遠遠見漢軍背水列陣,無路可退,紛紛譏笑韓信不懂兵法。

第二天趙軍來進攻,要活捉韓信。韓信則帶領兵士背水一戰,韓信的兵士因為被水而戰,沒有退路,個個奮勇廝殺,殺了半天,趙軍沒有佔到便宜。這時趙軍的營壘已經空虛,韓信事先派去的部隊卻在趙軍的營壘內插上了漢軍的旗幟。趙軍見後方都被漢軍佔領,不戰而自亂,韓信就這樣殺的趙軍大敗,斬首陳餘浮虜趙王歇。

有時候我們真的應該相信有天才,他們在不同的時期出現在歷史的長河中,成就了華夏的歷史。

漢初三傑中韓信就是其中一個,韓信在跟隨劉邦之前,的確是沒有帶過兵。他曾經在項羽的軍隊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地位很低的兵。韓信被劉邦拜為大將軍時,正值劉邦入川。然後韓信採用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策,迅速佔領了三秦之地,讓劉邦反擊成功。

接著韓信一路東進,打敗魏豹,陳餘,最後又平定齊國,攻打齊國時並不光彩,是犧牲了酈食其換來的勝利。接著韓信又戰勝了項羽最得力的助手龍且,然後揮師垓下,四面楚歌,最後逼得項羽自刎烏江。說句實話,漢朝的江山真的是靠韓信打下來的。

而在戰國時期的馬伕子趙括,成為成語紙上談兵的代言人,最後卻斷送了趙國40萬將士的生命,同時也把趙國拉下了強國的位置。而三國時期的馬謖,也因為街亭之戰戰敗導致蜀漢部隊受到嚴重挫傷,最後被諸葛亮正法。

那為什麼同樣是學兵法,紙上談兵之輩。最後的結果卻完全不一樣呢。這跟“天才”有的絕對的關係。

作為“漢初三傑”之一的韓信在軍事方面的確有著天賦,一生無敗績。暗度陳倉出關中很快就戰勝了秦末名將章邯,佔領了三秦之地。接著又戰勝魏豹,陳餘奪得了魏地和趙地。平定齊國,又戰勝了項羽軍中著名的大將龍且,消滅了項羽的有生力量,讓項羽的實力不能再翻盤。接著韓信又參加了該下之戰,採用四面楚歌的策略讓項羽的部隊迅速的瓦解,最終逼得項羽烏江自刎。

韓信成功絕對不只是好運氣,首先,韓信不是一個死讀兵書的人。兵書雲: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韓信在用兵時這一點就做的絕對到位。就拿背水之戰來說,韓信只有新招募來的一萬餘人,(經過訓練的3萬人馬,剛被劉邦帶走)而且經過長途奔襲,人馬本身就很疲憊,當然處於劣勢。而陳餘卻是率領著20萬趙國精銳部隊。

韓信深謀遠慮,自知雙方兵力相差懸殊,如採用強攻,必會受挫,於是決定在離井陘口很遠地方駐紮下來,反覆研究地形地勢和趙軍部署。當韓信探知李左車的計策沒有被採納,趙軍主帥陳餘有輕敵情緒和希圖速決的情況後,立即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三十里遠地方紮下營來。半夜時分,韓信選拔了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的紅旗,乘天黑悄悄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等翌日見趙軍出動,營壘空虛之時,攻入趙軍大營,把趙軍旗幟拔下,插上漢軍旗幟。之後又派出一支萬人的隊伍在河邊背水列陣,營壘上的趙軍遠遠見漢軍背水列陣,無路可退,紛紛譏笑韓信不懂兵法。

第二天趙軍來進攻,要活捉韓信。韓信則帶領兵士背水一戰,韓信的兵士因為被水而戰,沒有退路,個個奮勇廝殺,殺了半天,趙軍沒有佔到便宜。這時趙軍的營壘已經空虛,韓信事先派去的部隊卻在趙軍的營壘內插上了漢軍的旗幟。趙軍見後方都被漢軍佔領,不戰而自亂,韓信就這樣殺的趙軍大敗,斬首陳餘浮虜趙王歇。

戰後,漢軍將士們飲宴相賀,他們紛紛問韓信:“將軍叫我們背水列陣,這是有悖兵法的啊,為什麼竟然能取勝呢?”韓信哈哈大笑:“兵法上不是都說了嗎?置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而我的部隊都是些沒怎麼經過訓練的新兵。如果我給你們一條生路,士卒們能拼死作戰嗎?”諸將這才領悟了背水列陣致勝之奧妙,對韓信大為欽服。

由此可以看出韓信對對手和自己分析到位,對兵法的運用也是機動靈活,不愧是中國歷史上的軍事天才——兵仙。

戰國時期的趙括,在剛替換廉頗的時候,你也曾經打了幾個漂亮的勝仗,於是秦昭襄王把主將換成了白起,並封鎖了消息。趙括死時都不知道自己的住對手是誰。而三國時期的馬謖,更是不值一提,他只是一味的迷信兵法。

有時候我們真的應該相信有天才,他們在不同的時期出現在歷史的長河中,成就了華夏的歷史。

漢初三傑中韓信就是其中一個,韓信在跟隨劉邦之前,的確是沒有帶過兵。他曾經在項羽的軍隊中,也只不過是一個地位很低的兵。韓信被劉邦拜為大將軍時,正值劉邦入川。然後韓信採用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策,迅速佔領了三秦之地,讓劉邦反擊成功。

接著韓信一路東進,打敗魏豹,陳餘,最後又平定齊國,攻打齊國時並不光彩,是犧牲了酈食其換來的勝利。接著韓信又戰勝了項羽最得力的助手龍且,然後揮師垓下,四面楚歌,最後逼得項羽自刎烏江。說句實話,漢朝的江山真的是靠韓信打下來的。

而在戰國時期的馬伕子趙括,成為成語紙上談兵的代言人,最後卻斷送了趙國40萬將士的生命,同時也把趙國拉下了強國的位置。而三國時期的馬謖,也因為街亭之戰戰敗導致蜀漢部隊受到嚴重挫傷,最後被諸葛亮正法。

那為什麼同樣是學兵法,紙上談兵之輩。最後的結果卻完全不一樣呢。這跟“天才”有的絕對的關係。

作為“漢初三傑”之一的韓信在軍事方面的確有著天賦,一生無敗績。暗度陳倉出關中很快就戰勝了秦末名將章邯,佔領了三秦之地。接著又戰勝魏豹,陳餘奪得了魏地和趙地。平定齊國,又戰勝了項羽軍中著名的大將龍且,消滅了項羽的有生力量,讓項羽的實力不能再翻盤。接著韓信又參加了該下之戰,採用四面楚歌的策略讓項羽的部隊迅速的瓦解,最終逼得項羽烏江自刎。

韓信成功絕對不只是好運氣,首先,韓信不是一個死讀兵書的人。兵書雲: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韓信在用兵時這一點就做的絕對到位。就拿背水之戰來說,韓信只有新招募來的一萬餘人,(經過訓練的3萬人馬,剛被劉邦帶走)而且經過長途奔襲,人馬本身就很疲憊,當然處於劣勢。而陳餘卻是率領著20萬趙國精銳部隊。

韓信深謀遠慮,自知雙方兵力相差懸殊,如採用強攻,必會受挫,於是決定在離井陘口很遠地方駐紮下來,反覆研究地形地勢和趙軍部署。當韓信探知李左車的計策沒有被採納,趙軍主帥陳餘有輕敵情緒和希圖速決的情況後,立即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三十里遠地方紮下營來。半夜時分,韓信選拔了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的紅旗,乘天黑悄悄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等翌日見趙軍出動,營壘空虛之時,攻入趙軍大營,把趙軍旗幟拔下,插上漢軍旗幟。之後又派出一支萬人的隊伍在河邊背水列陣,營壘上的趙軍遠遠見漢軍背水列陣,無路可退,紛紛譏笑韓信不懂兵法。

第二天趙軍來進攻,要活捉韓信。韓信則帶領兵士背水一戰,韓信的兵士因為被水而戰,沒有退路,個個奮勇廝殺,殺了半天,趙軍沒有佔到便宜。這時趙軍的營壘已經空虛,韓信事先派去的部隊卻在趙軍的營壘內插上了漢軍的旗幟。趙軍見後方都被漢軍佔領,不戰而自亂,韓信就這樣殺的趙軍大敗,斬首陳餘浮虜趙王歇。

戰後,漢軍將士們飲宴相賀,他們紛紛問韓信:“將軍叫我們背水列陣,這是有悖兵法的啊,為什麼竟然能取勝呢?”韓信哈哈大笑:“兵法上不是都說了嗎?置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而我的部隊都是些沒怎麼經過訓練的新兵。如果我給你們一條生路,士卒們能拼死作戰嗎?”諸將這才領悟了背水列陣致勝之奧妙,對韓信大為欽服。

由此可以看出韓信對對手和自己分析到位,對兵法的運用也是機動靈活,不愧是中國歷史上的軍事天才——兵仙。

戰國時期的趙括,在剛替換廉頗的時候,你也曾經打了幾個漂亮的勝仗,於是秦昭襄王把主將換成了白起,並封鎖了消息。趙括死時都不知道自己的住對手是誰。而三國時期的馬謖,更是不值一提,他只是一味的迷信兵法。

戰國時期戰爭,主要還是在消滅對手的有生力量上。例如秦國戰神白起的一生就曾經斬殺100多萬人。韓信卻認為上兵伐謀,他曾經說過,白起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不值得提倡。他認為最好的勝利是用最小的損失取得最大的成果,也就是“不戰而屈人之兵”。而他一生中也都遵循著這樣戰爭的謀略。

更多見解敬請留言,期待您的關注和轉發!

爱吃辣条的巴哥
2019-04-07

韓信在歷史上是一個軍事天才,與旁人不同,他似乎沒有經過歷練,從名不經傳的投靠者,到一躍成為大將軍,差的只是一個蕭何的推薦。但是事實上,蕭何也只是與韓信聊得過來,認為韓信是個大才,這個時候韓信根本沒有證實自己,所以一開始劉邦根本就不在意。在歷史上,韓信的前期和許多人都很像,比如趙括,比如馬謖,但是韓信與他們不同的是,韓信做到了活學活用,而其他兩位只能死讀兵法。

韓信影視形象

韓信在歷史上是一個軍事天才,與旁人不同,他似乎沒有經過歷練,從名不經傳的投靠者,到一躍成為大將軍,差的只是一個蕭何的推薦。但是事實上,蕭何也只是與韓信聊得過來,認為韓信是個大才,這個時候韓信根本沒有證實自己,所以一開始劉邦根本就不在意。在歷史上,韓信的前期和許多人都很像,比如趙括,比如馬謖,但是韓信與他們不同的是,韓信做到了活學活用,而其他兩位只能死讀兵法。

韓信影視形象

因此,對於韓信沒有領兵打仗的經驗,為什麼後期打仗卻那麼厲害,小編認為正是天賦加努力。韓信幼年時家貧,甚至一度還依靠洗衣服的老婆婆施捨,但是儘管如此,他還是苦讀兵書,這樣他日後才有機會折服蕭何,才有機會一展才華。所以在成功之前,他寧願承受胯下之辱,也不肯動手反抗。

馬謖影視形象

韓信在歷史上是一個軍事天才,與旁人不同,他似乎沒有經過歷練,從名不經傳的投靠者,到一躍成為大將軍,差的只是一個蕭何的推薦。但是事實上,蕭何也只是與韓信聊得過來,認為韓信是個大才,這個時候韓信根本沒有證實自己,所以一開始劉邦根本就不在意。在歷史上,韓信的前期和許多人都很像,比如趙括,比如馬謖,但是韓信與他們不同的是,韓信做到了活學活用,而其他兩位只能死讀兵法。

韓信影視形象

因此,對於韓信沒有領兵打仗的經驗,為什麼後期打仗卻那麼厲害,小編認為正是天賦加努力。韓信幼年時家貧,甚至一度還依靠洗衣服的老婆婆施捨,但是儘管如此,他還是苦讀兵書,這樣他日後才有機會折服蕭何,才有機會一展才華。所以在成功之前,他寧願承受胯下之辱,也不肯動手反抗。

馬謖影視形象

韓信比趙括和馬謖幸運,因為他有很多機會改變或者實行自己的戰略。比如他在拜將之後的首戰,就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並以此打敗了原秦國老將後來被項羽封在關中之地看牢劉邦的章邯。這既證實了韓信的能力,也證實了蕭何的眼光。小編也不得不說,韓信就是一個天才,而且天才得很沒道理。

而趙括呢,他面對的卻是秦國戰神白起,而他本人並沒有單獨率軍打仗的經驗,甚至他的父親也在兵法上不如他,但是他卻毫無帶兵經驗,第一次率大軍單獨作戰就遇到了白起,這是何其不幸。可如果但凡他有一點真正的統兵打仗能力,他又何至於讓秦國坑殺40萬趙卒。同理,馬謖也是一樣,論兵法不輸於蜀國的很多人,不然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時也不會讓他鎮守街亭,可惜他只是死讀兵法,說說還行,但是並不會利用兵法。放在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很多帶兵打仗的將軍都是軍校出身,可最後還是敗給瞭解放軍,甚至還有人不服氣說解放軍不按規矩打仗,這就是死讀兵法的壞處。而恰恰,韓信並非是死讀兵法的人。

趙括影視形象

韓信在歷史上是一個軍事天才,與旁人不同,他似乎沒有經過歷練,從名不經傳的投靠者,到一躍成為大將軍,差的只是一個蕭何的推薦。但是事實上,蕭何也只是與韓信聊得過來,認為韓信是個大才,這個時候韓信根本沒有證實自己,所以一開始劉邦根本就不在意。在歷史上,韓信的前期和許多人都很像,比如趙括,比如馬謖,但是韓信與他們不同的是,韓信做到了活學活用,而其他兩位只能死讀兵法。

韓信影視形象

因此,對於韓信沒有領兵打仗的經驗,為什麼後期打仗卻那麼厲害,小編認為正是天賦加努力。韓信幼年時家貧,甚至一度還依靠洗衣服的老婆婆施捨,但是儘管如此,他還是苦讀兵書,這樣他日後才有機會折服蕭何,才有機會一展才華。所以在成功之前,他寧願承受胯下之辱,也不肯動手反抗。

馬謖影視形象

韓信比趙括和馬謖幸運,因為他有很多機會改變或者實行自己的戰略。比如他在拜將之後的首戰,就是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並以此打敗了原秦國老將後來被項羽封在關中之地看牢劉邦的章邯。這既證實了韓信的能力,也證實了蕭何的眼光。小編也不得不說,韓信就是一個天才,而且天才得很沒道理。

而趙括呢,他面對的卻是秦國戰神白起,而他本人並沒有單獨率軍打仗的經驗,甚至他的父親也在兵法上不如他,但是他卻毫無帶兵經驗,第一次率大軍單獨作戰就遇到了白起,這是何其不幸。可如果但凡他有一點真正的統兵打仗能力,他又何至於讓秦國坑殺40萬趙卒。同理,馬謖也是一樣,論兵法不輸於蜀國的很多人,不然諸葛亮第一次北伐時也不會讓他鎮守街亭,可惜他只是死讀兵法,說說還行,但是並不會利用兵法。放在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很多帶兵打仗的將軍都是軍校出身,可最後還是敗給瞭解放軍,甚至還有人不服氣說解放軍不按規矩打仗,這就是死讀兵法的壞處。而恰恰,韓信並非是死讀兵法的人。

趙括影視形象

綜上,我認為韓信在兵法上也未必會比趙括和馬謖這樣的失敗者強多少,只是他能夠做到活學活用。其實,這些人的事例告訴我們,這個世界上是存在著一些不能以常理理解的天才,但更多的人次還是要經過歷練,不然驟然得到高位,只能是害了他們,比如趙括,比如馬謖。如果他們能夠得到很好的歷練,一個何至於兵敗身亡,一個何至於被待他如子的諸葛亮含淚斬首。這都是血淋淋的教訓,在今天企業或者組織用人時,即便是一些在開始就展現出才華的人,也要認真培養從而給予他們鍛鍊的機會,另外也要給予他們犯錯誤並且還有能改正的機會。

庄呕
2019-04-05

我就不信這些司馬遷的忽悠。縱觀古今軍事家履歷,從來就沒有從基層小幹部一躍成三軍統帥。即使戰神霍去病靠裙帶關係起家,也是在戰場上用業績換來的驃騎大將軍,白起,李牧,王翦,周亞夫,曹操,李靖,蘇定方,岳飛,哲別,伯顏,徐達,常遇春,藍玉,多爾袞等名將,哪個不是從基層開始。所以,韓信肯定在哪個時代已經戰功累累,只是不得志,又靠三寸之舍使得劉邦,蕭何的認同才成為三軍統帥。否則一個小屁兵,啥都沒有,突然成大帥,劉邦小弟不反啊?將士能認同嗎?要知道戰爭將帥意志和指揮藝術固然重要,但士氣和團結更重要,劉邦如果連這個都不懂,還打屁江山。

一国之君历史研究
2019-04-05

衡量一個將領的能力,得看他的對手是誰?

而韓信之所以能一路開掛,除了本身的能力外,還與韓信的對手非常弱有關,而正是由於韓信的對手弱,而讓韓信得以施展計謀,一路收穫經驗,一路開掛,越戰越強。

趙括的對手是白起,戰國四大名將之一,而趙括本人卻是初出茅廬的新手,白起身經百戰,頗有才能,對付一個新兵蛋子的趙括,白起綽綽有餘。

衡量一個將領的能力,得看他的對手是誰?

而韓信之所以能一路開掛,除了本身的能力外,還與韓信的對手非常弱有關,而正是由於韓信的對手弱,而讓韓信得以施展計謀,一路收穫經驗,一路開掛,越戰越強。

趙括的對手是白起,戰國四大名將之一,而趙括本人卻是初出茅廬的新手,白起身經百戰,頗有才能,對付一個新兵蛋子的趙括,白起綽綽有餘。



馬謖的對手是張郃,張郃是當時魏國五子良將碩果僅存的良將,當世名將,身經百戰,從軍三十多年,而馬謖呢?只有軍事理論,沒有軍事實踐,再加上馬謖在戰場上犯了很大的錯誤 ,馬上被張郃抓住機會擊敗。

而韓信的對手呢?首先是魏豹。

魏豹是原魏國的貴族,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中,依靠借來的數千士兵,佔了原來魏國的一些地區,魏豹基本就是牆頭草一樣的存在,劉邦強就投靠劉邦,項羽強就投靠項羽,你要說魏豹多麼有才能,恐怕誰也不會相信。

衡量一個將領的能力,得看他的對手是誰?

而韓信之所以能一路開掛,除了本身的能力外,還與韓信的對手非常弱有關,而正是由於韓信的對手弱,而讓韓信得以施展計謀,一路收穫經驗,一路開掛,越戰越強。

趙括的對手是白起,戰國四大名將之一,而趙括本人卻是初出茅廬的新手,白起身經百戰,頗有才能,對付一個新兵蛋子的趙括,白起綽綽有餘。



馬謖的對手是張郃,張郃是當時魏國五子良將碩果僅存的良將,當世名將,身經百戰,從軍三十多年,而馬謖呢?只有軍事理論,沒有軍事實踐,再加上馬謖在戰場上犯了很大的錯誤 ,馬上被張郃抓住機會擊敗。

而韓信的對手呢?首先是魏豹。

魏豹是原魏國的貴族,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中,依靠借來的數千士兵,佔了原來魏國的一些地區,魏豹基本就是牆頭草一樣的存在,劉邦強就投靠劉邦,項羽強就投靠項羽,你要說魏豹多麼有才能,恐怕誰也不會相信。



韓信破魏豹用的就是聲東擊西之計,把重兵陳與一處假意要渡河,然後以奇兵從另一處渡河,魏豹就上當了,然後大敗被擒。

韓信的第二戰是陳餘。

陳餘是什麼人?陳餘是原六國中魏國的名士,性格高傲,最初與張耳為刎頸之交,參與秦末農民大起義,成為趙國的上將軍,後來因為鉅鹿之戰未主動救援鉅鹿城與張耳鬧翻,兩人互相攻擊。

衡量一個將領的能力,得看他的對手是誰?

而韓信之所以能一路開掛,除了本身的能力外,還與韓信的對手非常弱有關,而正是由於韓信的對手弱,而讓韓信得以施展計謀,一路收穫經驗,一路開掛,越戰越強。

趙括的對手是白起,戰國四大名將之一,而趙括本人卻是初出茅廬的新手,白起身經百戰,頗有才能,對付一個新兵蛋子的趙括,白起綽綽有餘。



馬謖的對手是張郃,張郃是當時魏國五子良將碩果僅存的良將,當世名將,身經百戰,從軍三十多年,而馬謖呢?只有軍事理論,沒有軍事實踐,再加上馬謖在戰場上犯了很大的錯誤 ,馬上被張郃抓住機會擊敗。

而韓信的對手呢?首先是魏豹。

魏豹是原魏國的貴族,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中,依靠借來的數千士兵,佔了原來魏國的一些地區,魏豹基本就是牆頭草一樣的存在,劉邦強就投靠劉邦,項羽強就投靠項羽,你要說魏豹多麼有才能,恐怕誰也不會相信。



韓信破魏豹用的就是聲東擊西之計,把重兵陳與一處假意要渡河,然後以奇兵從另一處渡河,魏豹就上當了,然後大敗被擒。

韓信的第二戰是陳餘。

陳餘是什麼人?陳餘是原六國中魏國的名士,性格高傲,最初與張耳為刎頸之交,參與秦末農民大起義,成為趙國的上將軍,後來因為鉅鹿之戰未主動救援鉅鹿城與張耳鬧翻,兩人互相攻擊。



陳餘身上有很多戰國時期的貴族行為,例如陳餘認為正義之師不用奇謀詭計,死記硬搬照抄兵書的計謀,不是說陳餘是個庸才完全沒有能力,只能說陳餘有一定的侷限性,至少陳餘不如李左車。

韓信破陳餘是用背水列陣、奇兵易幟擊敗陳餘的,陳餘完全沒有察覺韓信的計謀,因此大敗丟了性命,如果換做李左車,估計韓信就不一定能贏了。

衡量一個將領的能力,得看他的對手是誰?

而韓信之所以能一路開掛,除了本身的能力外,還與韓信的對手非常弱有關,而正是由於韓信的對手弱,而讓韓信得以施展計謀,一路收穫經驗,一路開掛,越戰越強。

趙括的對手是白起,戰國四大名將之一,而趙括本人卻是初出茅廬的新手,白起身經百戰,頗有才能,對付一個新兵蛋子的趙括,白起綽綽有餘。



馬謖的對手是張郃,張郃是當時魏國五子良將碩果僅存的良將,當世名將,身經百戰,從軍三十多年,而馬謖呢?只有軍事理論,沒有軍事實踐,再加上馬謖在戰場上犯了很大的錯誤 ,馬上被張郃抓住機會擊敗。

而韓信的對手呢?首先是魏豹。

魏豹是原魏國的貴族,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中,依靠借來的數千士兵,佔了原來魏國的一些地區,魏豹基本就是牆頭草一樣的存在,劉邦強就投靠劉邦,項羽強就投靠項羽,你要說魏豹多麼有才能,恐怕誰也不會相信。



韓信破魏豹用的就是聲東擊西之計,把重兵陳與一處假意要渡河,然後以奇兵從另一處渡河,魏豹就上當了,然後大敗被擒。

韓信的第二戰是陳餘。

陳餘是什麼人?陳餘是原六國中魏國的名士,性格高傲,最初與張耳為刎頸之交,參與秦末農民大起義,成為趙國的上將軍,後來因為鉅鹿之戰未主動救援鉅鹿城與張耳鬧翻,兩人互相攻擊。



陳餘身上有很多戰國時期的貴族行為,例如陳餘認為正義之師不用奇謀詭計,死記硬搬照抄兵書的計謀,不是說陳餘是個庸才完全沒有能力,只能說陳餘有一定的侷限性,至少陳餘不如李左車。

韓信破陳餘是用背水列陣、奇兵易幟擊敗陳餘的,陳餘完全沒有察覺韓信的計謀,因此大敗丟了性命,如果換做李左車,估計韓信就不一定能贏了。



計謀的使用是要看對手的,從不否認韓信確實是天下奇才,善於使用計謀,但韓信運氣也確實好,遇到的對手都是一些超級弱的對手,如果韓信遇到白起和張郃這樣的名將,聲東擊西和背水一戰,能成功嗎?我看不能,在名將面前,那些計謀可能根本就施展不了。

不是人人都能使用背水一戰取勝的,計謀的使用還要看對手和當時的環境,不能照搬硬抄,韓信是謀戰派的傑出代表,和別的武將不同,不會出現在戰場上和你硬拼的,韓信總是使用各種各樣的計謀來取勝,想想看,如果韓信遇到一個精通計謀的名將,這些計謀如果被看穿,那麼韓信如何取勝呢?

衡量一個將領的能力,得看他的對手是誰?

而韓信之所以能一路開掛,除了本身的能力外,還與韓信的對手非常弱有關,而正是由於韓信的對手弱,而讓韓信得以施展計謀,一路收穫經驗,一路開掛,越戰越強。

趙括的對手是白起,戰國四大名將之一,而趙括本人卻是初出茅廬的新手,白起身經百戰,頗有才能,對付一個新兵蛋子的趙括,白起綽綽有餘。



馬謖的對手是張郃,張郃是當時魏國五子良將碩果僅存的良將,當世名將,身經百戰,從軍三十多年,而馬謖呢?只有軍事理論,沒有軍事實踐,再加上馬謖在戰場上犯了很大的錯誤 ,馬上被張郃抓住機會擊敗。

而韓信的對手呢?首先是魏豹。

魏豹是原魏國的貴族,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中,依靠借來的數千士兵,佔了原來魏國的一些地區,魏豹基本就是牆頭草一樣的存在,劉邦強就投靠劉邦,項羽強就投靠項羽,你要說魏豹多麼有才能,恐怕誰也不會相信。



韓信破魏豹用的就是聲東擊西之計,把重兵陳與一處假意要渡河,然後以奇兵從另一處渡河,魏豹就上當了,然後大敗被擒。

韓信的第二戰是陳餘。

陳餘是什麼人?陳餘是原六國中魏國的名士,性格高傲,最初與張耳為刎頸之交,參與秦末農民大起義,成為趙國的上將軍,後來因為鉅鹿之戰未主動救援鉅鹿城與張耳鬧翻,兩人互相攻擊。



陳餘身上有很多戰國時期的貴族行為,例如陳餘認為正義之師不用奇謀詭計,死記硬搬照抄兵書的計謀,不是說陳餘是個庸才完全沒有能力,只能說陳餘有一定的侷限性,至少陳餘不如李左車。

韓信破陳餘是用背水列陣、奇兵易幟擊敗陳餘的,陳餘完全沒有察覺韓信的計謀,因此大敗丟了性命,如果換做李左車,估計韓信就不一定能贏了。



計謀的使用是要看對手的,從不否認韓信確實是天下奇才,善於使用計謀,但韓信運氣也確實好,遇到的對手都是一些超級弱的對手,如果韓信遇到白起和張郃這樣的名將,聲東擊西和背水一戰,能成功嗎?我看不能,在名將面前,那些計謀可能根本就施展不了。

不是人人都能使用背水一戰取勝的,計謀的使用還要看對手和當時的環境,不能照搬硬抄,韓信是謀戰派的傑出代表,和別的武將不同,不會出現在戰場上和你硬拼的,韓信總是使用各種各樣的計謀來取勝,想想看,如果韓信遇到一個精通計謀的名將,這些計謀如果被看穿,那麼韓信如何取勝呢?



韓信打龍且也是這樣,不跟你力戰,而是使用半渡而擊的計謀,如果識別不了韓信的計謀,基本上就會失敗的。

韓信就是這樣靠計謀一步一步打出經驗,一步一步一路開掛,再加上韓信遇到的對方都不夠強,才讓韓信成就了千古名將,如果把韓信放在三國時代那個人才輩出、名將如雲的時代,韓信能不能取勝就難說了。

衡量一個將領的能力,得看他的對手是誰?

而韓信之所以能一路開掛,除了本身的能力外,還與韓信的對手非常弱有關,而正是由於韓信的對手弱,而讓韓信得以施展計謀,一路收穫經驗,一路開掛,越戰越強。

趙括的對手是白起,戰國四大名將之一,而趙括本人卻是初出茅廬的新手,白起身經百戰,頗有才能,對付一個新兵蛋子的趙括,白起綽綽有餘。



馬謖的對手是張郃,張郃是當時魏國五子良將碩果僅存的良將,當世名將,身經百戰,從軍三十多年,而馬謖呢?只有軍事理論,沒有軍事實踐,再加上馬謖在戰場上犯了很大的錯誤 ,馬上被張郃抓住機會擊敗。

而韓信的對手呢?首先是魏豹。

魏豹是原魏國的貴族,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中,依靠借來的數千士兵,佔了原來魏國的一些地區,魏豹基本就是牆頭草一樣的存在,劉邦強就投靠劉邦,項羽強就投靠項羽,你要說魏豹多麼有才能,恐怕誰也不會相信。



韓信破魏豹用的就是聲東擊西之計,把重兵陳與一處假意要渡河,然後以奇兵從另一處渡河,魏豹就上當了,然後大敗被擒。

韓信的第二戰是陳餘。

陳餘是什麼人?陳餘是原六國中魏國的名士,性格高傲,最初與張耳為刎頸之交,參與秦末農民大起義,成為趙國的上將軍,後來因為鉅鹿之戰未主動救援鉅鹿城與張耳鬧翻,兩人互相攻擊。



陳餘身上有很多戰國時期的貴族行為,例如陳餘認為正義之師不用奇謀詭計,死記硬搬照抄兵書的計謀,不是說陳餘是個庸才完全沒有能力,只能說陳餘有一定的侷限性,至少陳餘不如李左車。

韓信破陳餘是用背水列陣、奇兵易幟擊敗陳餘的,陳餘完全沒有察覺韓信的計謀,因此大敗丟了性命,如果換做李左車,估計韓信就不一定能贏了。



計謀的使用是要看對手的,從不否認韓信確實是天下奇才,善於使用計謀,但韓信運氣也確實好,遇到的對手都是一些超級弱的對手,如果韓信遇到白起和張郃這樣的名將,聲東擊西和背水一戰,能成功嗎?我看不能,在名將面前,那些計謀可能根本就施展不了。

不是人人都能使用背水一戰取勝的,計謀的使用還要看對手和當時的環境,不能照搬硬抄,韓信是謀戰派的傑出代表,和別的武將不同,不會出現在戰場上和你硬拼的,韓信總是使用各種各樣的計謀來取勝,想想看,如果韓信遇到一個精通計謀的名將,這些計謀如果被看穿,那麼韓信如何取勝呢?



韓信打龍且也是這樣,不跟你力戰,而是使用半渡而擊的計謀,如果識別不了韓信的計謀,基本上就會失敗的。

韓信就是這樣靠計謀一步一步打出經驗,一步一步一路開掛,再加上韓信遇到的對方都不夠強,才讓韓信成就了千古名將,如果把韓信放在三國時代那個人才輩出、名將如雲的時代,韓信能不能取勝就難說了。



就是在楚漢戰爭中,重大的戰役基本上都是劉邦領導的,如還定三秦,是劉邦領導的,彭城之戰,也是劉邦領導,另外劉邦是在正面戰場對抗強大的項羽,而韓信則是偏師,對付一些弱小的對手,如果一開始就讓韓信去打項羽,很難說韓信打得能比劉邦好多少,因為對手太強了。

衡量一個將領的能力,得看他的對手是誰?

而韓信之所以能一路開掛,除了本身的能力外,還與韓信的對手非常弱有關,而正是由於韓信的對手弱,而讓韓信得以施展計謀,一路收穫經驗,一路開掛,越戰越強。

趙括的對手是白起,戰國四大名將之一,而趙括本人卻是初出茅廬的新手,白起身經百戰,頗有才能,對付一個新兵蛋子的趙括,白起綽綽有餘。



馬謖的對手是張郃,張郃是當時魏國五子良將碩果僅存的良將,當世名將,身經百戰,從軍三十多年,而馬謖呢?只有軍事理論,沒有軍事實踐,再加上馬謖在戰場上犯了很大的錯誤 ,馬上被張郃抓住機會擊敗。

而韓信的對手呢?首先是魏豹。

魏豹是原魏國的貴族,在秦末農民大起義中,依靠借來的數千士兵,佔了原來魏國的一些地區,魏豹基本就是牆頭草一樣的存在,劉邦強就投靠劉邦,項羽強就投靠項羽,你要說魏豹多麼有才能,恐怕誰也不會相信。



韓信破魏豹用的就是聲東擊西之計,把重兵陳與一處假意要渡河,然後以奇兵從另一處渡河,魏豹就上當了,然後大敗被擒。

韓信的第二戰是陳餘。

陳餘是什麼人?陳餘是原六國中魏國的名士,性格高傲,最初與張耳為刎頸之交,參與秦末農民大起義,成為趙國的上將軍,後來因為鉅鹿之戰未主動救援鉅鹿城與張耳鬧翻,兩人互相攻擊。



陳餘身上有很多戰國時期的貴族行為,例如陳餘認為正義之師不用奇謀詭計,死記硬搬照抄兵書的計謀,不是說陳餘是個庸才完全沒有能力,只能說陳餘有一定的侷限性,至少陳餘不如李左車。

韓信破陳餘是用背水列陣、奇兵易幟擊敗陳餘的,陳餘完全沒有察覺韓信的計謀,因此大敗丟了性命,如果換做李左車,估計韓信就不一定能贏了。



計謀的使用是要看對手的,從不否認韓信確實是天下奇才,善於使用計謀,但韓信運氣也確實好,遇到的對手都是一些超級弱的對手,如果韓信遇到白起和張郃這樣的名將,聲東擊西和背水一戰,能成功嗎?我看不能,在名將面前,那些計謀可能根本就施展不了。

不是人人都能使用背水一戰取勝的,計謀的使用還要看對手和當時的環境,不能照搬硬抄,韓信是謀戰派的傑出代表,和別的武將不同,不會出現在戰場上和你硬拼的,韓信總是使用各種各樣的計謀來取勝,想想看,如果韓信遇到一個精通計謀的名將,這些計謀如果被看穿,那麼韓信如何取勝呢?



韓信打龍且也是這樣,不跟你力戰,而是使用半渡而擊的計謀,如果識別不了韓信的計謀,基本上就會失敗的。

韓信就是這樣靠計謀一步一步打出經驗,一步一步一路開掛,再加上韓信遇到的對方都不夠強,才讓韓信成就了千古名將,如果把韓信放在三國時代那個人才輩出、名將如雲的時代,韓信能不能取勝就難說了。



就是在楚漢戰爭中,重大的戰役基本上都是劉邦領導的,如還定三秦,是劉邦領導的,彭城之戰,也是劉邦領導,另外劉邦是在正面戰場對抗強大的項羽,而韓信則是偏師,對付一些弱小的對手,如果一開始就讓韓信去打項羽,很難說韓信打得能比劉邦好多少,因為對手太強了。



成就英雄是需要時勢的,當然了英雄本身也要有強大的能力,韓信能夠成就軍事大的巨大聲望,一是本身能力出眾,二是對手太弱,時勢對韓信有益,原來的六國各自為戰,也是讓韓信一一擊破的原因。

如果把韓信放在三國時期,那麼韓信就有可能只是三國名將之中一員,成就不了大的事業,因為時勢不同。

一卷青史
2019-06-21

歷史上的名將有兩種,一種是經過不斷學習,在戰爭中總結經驗,最後成為名將。這條路也是大多數名將走過的路,這裡就不舉例了,因為例子實在太多了。另一種就是戰爭天才,這類人似乎就是為戰爭而生的,他們一出山,就能達到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打的仗也都是常人看不懂的“神仙仗”,這類人比較少見,歷史上也寥寥無幾。霍去病,韓信,就是這種人。

歷史上的名將有兩種,一種是經過不斷學習,在戰爭中總結經驗,最後成為名將。這條路也是大多數名將走過的路,這裡就不舉例了,因為例子實在太多了。另一種就是戰爭天才,這類人似乎就是為戰爭而生的,他們一出山,就能達到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打的仗也都是常人看不懂的“神仙仗”,這類人比較少見,歷史上也寥寥無幾。霍去病,韓信,就是這種人。

的確,韓信也熟讀兵書,但是,與趙括,馬謖之流不同的是,韓信從來不把兵書奉為圭臬,在他眼裡,所謂兵書,陣法,都是他手中的工具而已。而且,就算“孫子兵法”這樣偉大的兵書,雖然裡面教授了很多面對不同敵人、地形、環境的應對之法,但是也沒說這些應對之法是可以機械套用的,"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這句話才是孫子兵法的精髓,可惜,很多將領並不能達到這麼高深的境界。

下面,為了更好地說明韓信的用兵藝術及其與《孫子兵法》之間的關係,我們以其指揮的井陘之戰作為經典戰例,進行深入分析。這一戰例之所以堪稱經典,是因為韓信乃是在己方各方面條件都極端惡劣的條件下取勝的,此戰中,他的軍事天賦可謂發揮的淋漓盡致,達到了其用兵藝術的巔峰狀態。

歷史上的名將有兩種,一種是經過不斷學習,在戰爭中總結經驗,最後成為名將。這條路也是大多數名將走過的路,這裡就不舉例了,因為例子實在太多了。另一種就是戰爭天才,這類人似乎就是為戰爭而生的,他們一出山,就能達到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打的仗也都是常人看不懂的“神仙仗”,這類人比較少見,歷史上也寥寥無幾。霍去病,韓信,就是這種人。

的確,韓信也熟讀兵書,但是,與趙括,馬謖之流不同的是,韓信從來不把兵書奉為圭臬,在他眼裡,所謂兵書,陣法,都是他手中的工具而已。而且,就算“孫子兵法”這樣偉大的兵書,雖然裡面教授了很多面對不同敵人、地形、環境的應對之法,但是也沒說這些應對之法是可以機械套用的,"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這句話才是孫子兵法的精髓,可惜,很多將領並不能達到這麼高深的境界。

下面,為了更好地說明韓信的用兵藝術及其與《孫子兵法》之間的關係,我們以其指揮的井陘之戰作為經典戰例,進行深入分析。這一戰例之所以堪稱經典,是因為韓信乃是在己方各方面條件都極端惡劣的條件下取勝的,此戰中,他的軍事天賦可謂發揮的淋漓盡致,達到了其用兵藝術的巔峰狀態。

01 用探子摸清趙軍情況,知己知彼

當時趙軍的統兵將領是陳餘,陳餘賬下有個謀士叫李左車。陳餘並沒有什麼厲害之處,但是李左車卻通曉兵法,頗有謀略。當得知韓信要來北上攻趙時,李左車就建議陳餘在井阱口設伏,伏擊韓信的後勤,讓他不能深入作戰,然後在一舉擊之。這也是韓信最擔憂的地方,如果陳餘按照李左車的計劃行事,那麼歷史有可能要改寫了。但是陳餘仗著自己兵力遠多於韓信,而且是防守方,根本不會李左車的建議,準備把韓信放進井阱

通道,直接從正面擊垮韓信。韓信派探子查明這一情況後,才大鬆一口氣,令全軍向井阱口進發。其實,韓信每次用兵前,都會做足情報工作,這也是他能取勝的重要原因。

02 背水列陣誘敵,轉化攻守形態

韓信北上擊趙,是典型的進攻作戰,趙軍駐防井陘口,是防禦作戰。按照兵法的基本原則,進攻作戰一方的兵力一定要大大超出對方兵力,孫臏說的 “客倍主人半”就是這個意思。然而,從當時雙方的兵力對比來看,韓信軍約3 萬人, 趙軍 20 萬人, 大致是 1 :7 的比例,且韓信軍隊多是剛招募的新兵,既無作戰經驗,也缺乏作戰能力。顯然,如果韓信作為攻方對趙軍發起強攻,其結果肯定是凶多吉少的,那怎麼辦呢?

孫子兵法又講到 :“守則有餘,攻則不足”。(《形篇》)。既然形勢對自己不利,那就創造形勢,變易主客、化攻為守。於是,韓信背水列陣,引趙軍前來進攻,這樣一來,自己就變成了守方,而趙軍變成了攻方。這顯然是違背兵法常識的,所以趙軍看見韓信的列陣後,都哈哈大笑。當然,如果只是這樣,那遠遠贏不了的,充其量也只是馬謖之流的水平,那麼韓信還做了什麼呢?接著往下看。

歷史上的名將有兩種,一種是經過不斷學習,在戰爭中總結經驗,最後成為名將。這條路也是大多數名將走過的路,這裡就不舉例了,因為例子實在太多了。另一種就是戰爭天才,這類人似乎就是為戰爭而生的,他們一出山,就能達到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打的仗也都是常人看不懂的“神仙仗”,這類人比較少見,歷史上也寥寥無幾。霍去病,韓信,就是這種人。

的確,韓信也熟讀兵書,但是,與趙括,馬謖之流不同的是,韓信從來不把兵書奉為圭臬,在他眼裡,所謂兵書,陣法,都是他手中的工具而已。而且,就算“孫子兵法”這樣偉大的兵書,雖然裡面教授了很多面對不同敵人、地形、環境的應對之法,但是也沒說這些應對之法是可以機械套用的,"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這句話才是孫子兵法的精髓,可惜,很多將領並不能達到這麼高深的境界。

下面,為了更好地說明韓信的用兵藝術及其與《孫子兵法》之間的關係,我們以其指揮的井陘之戰作為經典戰例,進行深入分析。這一戰例之所以堪稱經典,是因為韓信乃是在己方各方面條件都極端惡劣的條件下取勝的,此戰中,他的軍事天賦可謂發揮的淋漓盡致,達到了其用兵藝術的巔峰狀態。

01 用探子摸清趙軍情況,知己知彼

當時趙軍的統兵將領是陳餘,陳餘賬下有個謀士叫李左車。陳餘並沒有什麼厲害之處,但是李左車卻通曉兵法,頗有謀略。當得知韓信要來北上攻趙時,李左車就建議陳餘在井阱口設伏,伏擊韓信的後勤,讓他不能深入作戰,然後在一舉擊之。這也是韓信最擔憂的地方,如果陳餘按照李左車的計劃行事,那麼歷史有可能要改寫了。但是陳餘仗著自己兵力遠多於韓信,而且是防守方,根本不會李左車的建議,準備把韓信放進井阱

通道,直接從正面擊垮韓信。韓信派探子查明這一情況後,才大鬆一口氣,令全軍向井阱口進發。其實,韓信每次用兵前,都會做足情報工作,這也是他能取勝的重要原因。

02 背水列陣誘敵,轉化攻守形態

韓信北上擊趙,是典型的進攻作戰,趙軍駐防井陘口,是防禦作戰。按照兵法的基本原則,進攻作戰一方的兵力一定要大大超出對方兵力,孫臏說的 “客倍主人半”就是這個意思。然而,從當時雙方的兵力對比來看,韓信軍約3 萬人, 趙軍 20 萬人, 大致是 1 :7 的比例,且韓信軍隊多是剛招募的新兵,既無作戰經驗,也缺乏作戰能力。顯然,如果韓信作為攻方對趙軍發起強攻,其結果肯定是凶多吉少的,那怎麼辦呢?

孫子兵法又講到 :“守則有餘,攻則不足”。(《形篇》)。既然形勢對自己不利,那就創造形勢,變易主客、化攻為守。於是,韓信背水列陣,引趙軍前來進攻,這樣一來,自己就變成了守方,而趙軍變成了攻方。這顯然是違背兵法常識的,所以趙軍看見韓信的列陣後,都哈哈大笑。當然,如果只是這樣,那遠遠贏不了的,充其量也只是馬謖之流的水平,那麼韓信還做了什麼呢?接著往下看。

03 分批次渡河,留後隊壓陣

背水一戰,其實遠沒有想的那麼簡單,首先,韓信已經知道了陳餘的意圖,那就是要從正面一舉擊垮自己,所以,韓信充分利用了這個信息。在韓信與井阱口之間有一條河,叫綿蔓水。韓信先派一萬人過河,當然,這一萬人肯定是萬分不情願的,脫離了大部隊,明擺著上去就是送菜。但是韓信跟他們說:我留在最後渡河,你們先過和,放心,在沒看見我的旗號之前,趙軍肯定不會向你們發起進攻的。果然,事情就像韓信預想的那樣,趙軍沒有發起進攻,而是在靜悄悄的等待韓信的大部隊全部過河,然後一舉殲滅。韓信殿後,在所有的部隊都過河後,他馬上下令原先過河的一萬人原地不動,然後帶剩下的人衝殺過去。陳餘一看,我不打你你反倒主動來打我,於是率軍出戰。正面接敵後,韓信軍隊畢竟數量、士兵素質都不如趙軍,很快落於下風,於是,韓信命令往回撤退。由於有之前的一萬人壓陣,退兵會並沒有陣腳大亂,被衝到河裡。這,正是韓信想要的結果。

04 神來之筆,偷襲後方

韓信背水列陣的同時,派出兩千輕騎,各持漢軍赤旗一面,埋伏於敵人大營附近的山中。背水列陣的部隊,用以正面防禦,是謂“正兵”,預先埋伏的兩千騎兵伺機出擊,是謂“奇兵”。當趙軍全軍追擊韓信部隊時,原先埋伏在山上的兩千精銳迅速出擊,一舉奪下趙軍此時已經是空蕩蕩的大營,拔下趙軍旗幟,換上漢軍旗幟。而那邊,由於韓信的軍隊已經被壓縮到了河邊,退無可退,韓信高聲大喊:“退無可退,諸君何不奮力二戰”。於是,全軍死戰,趙軍始終不能擊垮韓信。終於,趙軍沒有耐心了,準備收兵。但這時候回頭一看,頓時呆住,大營怎麼被漢軍佔領了。

而這邊漢軍看到這個情況,頓時信心大增,奮勇追擊,一下趙軍變成逃跑的一方了。而井阱口的兩千漢軍也趁勢出擊,陷於兩面夾擊的趙軍終於崩潰,被韓信擊潰,隨後,趙國滅亡。

歷史上的名將有兩種,一種是經過不斷學習,在戰爭中總結經驗,最後成為名將。這條路也是大多數名將走過的路,這裡就不舉例了,因為例子實在太多了。另一種就是戰爭天才,這類人似乎就是為戰爭而生的,他們一出山,就能達到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打的仗也都是常人看不懂的“神仙仗”,這類人比較少見,歷史上也寥寥無幾。霍去病,韓信,就是這種人。

的確,韓信也熟讀兵書,但是,與趙括,馬謖之流不同的是,韓信從來不把兵書奉為圭臬,在他眼裡,所謂兵書,陣法,都是他手中的工具而已。而且,就算“孫子兵法”這樣偉大的兵書,雖然裡面教授了很多面對不同敵人、地形、環境的應對之法,但是也沒說這些應對之法是可以機械套用的,"夫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趨下;兵之形,避實而擊虛。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故兵無常勢,水無常形;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謂之神。"兵無常勢,水無常形,這句話才是孫子兵法的精髓,可惜,很多將領並不能達到這麼高深的境界。

下面,為了更好地說明韓信的用兵藝術及其與《孫子兵法》之間的關係,我們以其指揮的井陘之戰作為經典戰例,進行深入分析。這一戰例之所以堪稱經典,是因為韓信乃是在己方各方面條件都極端惡劣的條件下取勝的,此戰中,他的軍事天賦可謂發揮的淋漓盡致,達到了其用兵藝術的巔峰狀態。

01 用探子摸清趙軍情況,知己知彼

當時趙軍的統兵將領是陳餘,陳餘賬下有個謀士叫李左車。陳餘並沒有什麼厲害之處,但是李左車卻通曉兵法,頗有謀略。當得知韓信要來北上攻趙時,李左車就建議陳餘在井阱口設伏,伏擊韓信的後勤,讓他不能深入作戰,然後在一舉擊之。這也是韓信最擔憂的地方,如果陳餘按照李左車的計劃行事,那麼歷史有可能要改寫了。但是陳餘仗著自己兵力遠多於韓信,而且是防守方,根本不會李左車的建議,準備把韓信放進井阱

通道,直接從正面擊垮韓信。韓信派探子查明這一情況後,才大鬆一口氣,令全軍向井阱口進發。其實,韓信每次用兵前,都會做足情報工作,這也是他能取勝的重要原因。

02 背水列陣誘敵,轉化攻守形態

韓信北上擊趙,是典型的進攻作戰,趙軍駐防井陘口,是防禦作戰。按照兵法的基本原則,進攻作戰一方的兵力一定要大大超出對方兵力,孫臏說的 “客倍主人半”就是這個意思。然而,從當時雙方的兵力對比來看,韓信軍約3 萬人, 趙軍 20 萬人, 大致是 1 :7 的比例,且韓信軍隊多是剛招募的新兵,既無作戰經驗,也缺乏作戰能力。顯然,如果韓信作為攻方對趙軍發起強攻,其結果肯定是凶多吉少的,那怎麼辦呢?

孫子兵法又講到 :“守則有餘,攻則不足”。(《形篇》)。既然形勢對自己不利,那就創造形勢,變易主客、化攻為守。於是,韓信背水列陣,引趙軍前來進攻,這樣一來,自己就變成了守方,而趙軍變成了攻方。這顯然是違背兵法常識的,所以趙軍看見韓信的列陣後,都哈哈大笑。當然,如果只是這樣,那遠遠贏不了的,充其量也只是馬謖之流的水平,那麼韓信還做了什麼呢?接著往下看。

03 分批次渡河,留後隊壓陣

背水一戰,其實遠沒有想的那麼簡單,首先,韓信已經知道了陳餘的意圖,那就是要從正面一舉擊垮自己,所以,韓信充分利用了這個信息。在韓信與井阱口之間有一條河,叫綿蔓水。韓信先派一萬人過河,當然,這一萬人肯定是萬分不情願的,脫離了大部隊,明擺著上去就是送菜。但是韓信跟他們說:我留在最後渡河,你們先過和,放心,在沒看見我的旗號之前,趙軍肯定不會向你們發起進攻的。果然,事情就像韓信預想的那樣,趙軍沒有發起進攻,而是在靜悄悄的等待韓信的大部隊全部過河,然後一舉殲滅。韓信殿後,在所有的部隊都過河後,他馬上下令原先過河的一萬人原地不動,然後帶剩下的人衝殺過去。陳餘一看,我不打你你反倒主動來打我,於是率軍出戰。正面接敵後,韓信軍隊畢竟數量、士兵素質都不如趙軍,很快落於下風,於是,韓信命令往回撤退。由於有之前的一萬人壓陣,退兵會並沒有陣腳大亂,被衝到河裡。這,正是韓信想要的結果。

04 神來之筆,偷襲後方

韓信背水列陣的同時,派出兩千輕騎,各持漢軍赤旗一面,埋伏於敵人大營附近的山中。背水列陣的部隊,用以正面防禦,是謂“正兵”,預先埋伏的兩千騎兵伺機出擊,是謂“奇兵”。當趙軍全軍追擊韓信部隊時,原先埋伏在山上的兩千精銳迅速出擊,一舉奪下趙軍此時已經是空蕩蕩的大營,拔下趙軍旗幟,換上漢軍旗幟。而那邊,由於韓信的軍隊已經被壓縮到了河邊,退無可退,韓信高聲大喊:“退無可退,諸君何不奮力二戰”。於是,全軍死戰,趙軍始終不能擊垮韓信。終於,趙軍沒有耐心了,準備收兵。但這時候回頭一看,頓時呆住,大營怎麼被漢軍佔領了。

而這邊漢軍看到這個情況,頓時信心大增,奮勇追擊,一下趙軍變成逃跑的一方了。而井阱口的兩千漢軍也趁勢出擊,陷於兩面夾擊的趙軍終於崩潰,被韓信擊潰,隨後,趙國滅亡。

結語

縱觀整個戰役,各個環節可謂是環環相扣。首先,在探明瞭趙軍不會攻擊後勤部隊後,韓信才敢進軍。其次,韓信背水列陣之處,左右兩面皆是河流,背後是綿蔓水和太行山,這就使周圍的地形成為輔助韓信防守的有利條件,即趙軍無法從側翼和背後迂迴進攻,而只能強攻正面。再者,韓信背水一戰前,是留下了一萬部隊留守岸邊,以便接應退回來的大部隊,韓信也想到了,正面接敵肯定頂不住趙軍的攻擊,正是由於這一萬人,韓信的部隊才沒有敗沖垮。最後,派出兩千奇兵襲擊趙軍大營,最後形成兩面夾擊之勢,大敗趙軍。

沈沦
2019-08-18

韓信第一仗是做副手,對手章邯,預擬計劃是暗渡陳倉。結果不幸的是此計策被章邯識破,漢軍被堵在了陳倉,漢軍屢攻不下,劉邦打算退軍了,這時候趙衍獻了一條小路(他因此功封侯),漢軍繞過陳倉前後夾擊,破章邯。韓信獨當一面應該是京索之戰,彭城之戰後以敗軍擊退了項羽的少量追兵,其後對手也是小諸侯一路練級,方成名將。

趙括是否做過副手已不可考(應該沒有),第一次獨當一面就是白起;馬謖僅僅一個幕僚,第一次獨當一面遇到的是張郃。可能因為是第一次吧,均獨斷專行不採納宿將意見,於是立僕。

农夫说历史
2019-07-31

韓信,西漢初比較牛的人物,有人說是劉邦成就了韓信,反過來說沒有韓信的鼎立匡扶,焉能有劉邦的大漢天下?應該說他們是成就了彼此,韓信是秦末尋求明主的遊俠,先從項羽再侍劉邦,他的人生之路從此就像開了掛,封為大將軍,封侯,是不是很好奇韓信未參加過戰事,為何他能靠著紙上談兵打動蕭何,成就不朽功業,而趙括,馬謖也在紙上談兵,卻一敗塗地,細細研究發現,確實有他韓信成功的理由,不妨一起看看。

韓信,西漢初比較牛的人物,有人說是劉邦成就了韓信,反過來說沒有韓信的鼎立匡扶,焉能有劉邦的大漢天下?應該說他們是成就了彼此,韓信是秦末尋求明主的遊俠,先從項羽再侍劉邦,他的人生之路從此就像開了掛,封為大將軍,封侯,是不是很好奇韓信未參加過戰事,為何他能靠著紙上談兵打動蕭何,成就不朽功業,而趙括,馬謖也在紙上談兵,卻一敗塗地,細細研究發現,確實有他韓信成功的理由,不妨一起看看。


首先,對兵法的理解與運用不同。

韓信對兵法的理解是熟讀之後的分析與運用,典型的理論結合實際,如背水一戰的典故中,他這麼做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絕,不是生硬的搬用兵法,再如韓信拔旗易幟的故事,說韓信北上滅趙的一個計謀,拔掉別人的旗子,換上自己的旗子,典型的無間道。而趙括呢,是趙奢之子,父輩的光環一直籠罩這他,趙括是聰明的,有著先天的學習環境,兵法書籍他閱讀更為便利,而他自認為打仗和書本寫的應該是一回事,雖然其父輩不願意讓趙括帶兵出征,可是還是替換廉頗出戰白起,而馬謖這位仁兄,比趙括能有便利,他就是他的師父是諸葛亮,東漢末年頂尖的謀士,是近乎於神的存在,覺得名師出高徒,自己跟師父學的應該是沒有偏差的,這點不僅他本人是這麼認為的,連諸葛亮同意他守街亭就看出,他對這位徒弟的所學還是給予認可的,可是結果卻打臉了,街亭一失,諸葛亮北伐的戰機也瞬間化為烏有。

韓信,西漢初比較牛的人物,有人說是劉邦成就了韓信,反過來說沒有韓信的鼎立匡扶,焉能有劉邦的大漢天下?應該說他們是成就了彼此,韓信是秦末尋求明主的遊俠,先從項羽再侍劉邦,他的人生之路從此就像開了掛,封為大將軍,封侯,是不是很好奇韓信未參加過戰事,為何他能靠著紙上談兵打動蕭何,成就不朽功業,而趙括,馬謖也在紙上談兵,卻一敗塗地,細細研究發現,確實有他韓信成功的理由,不妨一起看看。


首先,對兵法的理解與運用不同。

韓信對兵法的理解是熟讀之後的分析與運用,典型的理論結合實際,如背水一戰的典故中,他這麼做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絕,不是生硬的搬用兵法,再如韓信拔旗易幟的故事,說韓信北上滅趙的一個計謀,拔掉別人的旗子,換上自己的旗子,典型的無間道。而趙括呢,是趙奢之子,父輩的光環一直籠罩這他,趙括是聰明的,有著先天的學習環境,兵法書籍他閱讀更為便利,而他自認為打仗和書本寫的應該是一回事,雖然其父輩不願意讓趙括帶兵出征,可是還是替換廉頗出戰白起,而馬謖這位仁兄,比趙括能有便利,他就是他的師父是諸葛亮,東漢末年頂尖的謀士,是近乎於神的存在,覺得名師出高徒,自己跟師父學的應該是沒有偏差的,這點不僅他本人是這麼認為的,連諸葛亮同意他守街亭就看出,他對這位徒弟的所學還是給予認可的,可是結果卻打臉了,街亭一失,諸葛亮北伐的戰機也瞬間化為烏有。


其次,遇到的對手情況不一樣。

韓信在與陳餘對戰時,其實是沒有把握的,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弊端在哪,可是陳餘覺得韓信籍籍無名,況且其兵力遠遠弱於自己,自然不會把韓信放在眼裡,結果韓信採取階梯性的佈陣,打得陳餘懷疑人生了,雖然與陳餘對戰韓信看似是僥倖,其實是必然,因為韓信在對戰之時會研究對方的將領,會提前排除斥候做打探,做到心中有乾坤,在趙括呢,在這方面似乎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至少比馬謖做的要好,可是趙括與馬謖都同樣的會犯輕敵的毛病,覺得學習了兵法就天下無敵了,可是他們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你在學習兵法,難道對方的將軍都是臨時抓來頂數的草包?不做好戰時分析,兵力佈局,敵我的優劣勢,想靠著書本上所看到的東西一戰成名,不是他想的太天真,就是他運氣太好了。

韓信,西漢初比較牛的人物,有人說是劉邦成就了韓信,反過來說沒有韓信的鼎立匡扶,焉能有劉邦的大漢天下?應該說他們是成就了彼此,韓信是秦末尋求明主的遊俠,先從項羽再侍劉邦,他的人生之路從此就像開了掛,封為大將軍,封侯,是不是很好奇韓信未參加過戰事,為何他能靠著紙上談兵打動蕭何,成就不朽功業,而趙括,馬謖也在紙上談兵,卻一敗塗地,細細研究發現,確實有他韓信成功的理由,不妨一起看看。


首先,對兵法的理解與運用不同。

韓信對兵法的理解是熟讀之後的分析與運用,典型的理論結合實際,如背水一戰的典故中,他這麼做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絕,不是生硬的搬用兵法,再如韓信拔旗易幟的故事,說韓信北上滅趙的一個計謀,拔掉別人的旗子,換上自己的旗子,典型的無間道。而趙括呢,是趙奢之子,父輩的光環一直籠罩這他,趙括是聰明的,有著先天的學習環境,兵法書籍他閱讀更為便利,而他自認為打仗和書本寫的應該是一回事,雖然其父輩不願意讓趙括帶兵出征,可是還是替換廉頗出戰白起,而馬謖這位仁兄,比趙括能有便利,他就是他的師父是諸葛亮,東漢末年頂尖的謀士,是近乎於神的存在,覺得名師出高徒,自己跟師父學的應該是沒有偏差的,這點不僅他本人是這麼認為的,連諸葛亮同意他守街亭就看出,他對這位徒弟的所學還是給予認可的,可是結果卻打臉了,街亭一失,諸葛亮北伐的戰機也瞬間化為烏有。


其次,遇到的對手情況不一樣。

韓信在與陳餘對戰時,其實是沒有把握的,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弊端在哪,可是陳餘覺得韓信籍籍無名,況且其兵力遠遠弱於自己,自然不會把韓信放在眼裡,結果韓信採取階梯性的佈陣,打得陳餘懷疑人生了,雖然與陳餘對戰韓信看似是僥倖,其實是必然,因為韓信在對戰之時會研究對方的將領,會提前排除斥候做打探,做到心中有乾坤,在趙括呢,在這方面似乎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至少比馬謖做的要好,可是趙括與馬謖都同樣的會犯輕敵的毛病,覺得學習了兵法就天下無敵了,可是他們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你在學習兵法,難道對方的將軍都是臨時抓來頂數的草包?不做好戰時分析,兵力佈局,敵我的優劣勢,想靠著書本上所看到的東西一戰成名,不是他想的太天真,就是他運氣太好了。


最後,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對戰雙方的心態。

都說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說的就是軍隊中將領心態的重要性,看看韓信吧,他從項羽那邊不得志,到劉邦初也是碰壁了,做了治粟都尉,用大白話來說就是糧倉管理員,蕭何知道後覺得韓信確實是人才,奈何劉邦輕視,於是就有了蕭何月下追韓信的典故,最後證明蕭何這麼做對大漢的建立功勞巨大,彼時的劉邦相對於項羽而言,對手都稱不上,可是韓信的到來鼓勵了不僅僅是劉邦,更是漢王帳下所有將士的信心,在韓信登臺拜將的那一刻,他們深深覺得項羽並非不可戰勝,再到後來劉邦的屢敗屢戰,韓信給予的鼓勵是最直接的,極大的牽制住項羽,而趙括對陣白起,是廉頗換下來的,長時間的與秦國消耗戰,已經極大的打掉了將士們的耐心與銳氣,趙括也未能做好鼓舞士氣的工作就開始與秦軍開撕了,結果戰敗,被白起活生生屠戮四十萬之眾,太慘烈了,而馬謖呢,他士氣倒是挺高的,壞就壞在他的士氣過於高上面了,他的狀態叫驕兵,所謂驕兵必敗,結果自恃棋高一著的馬謖,得到的卻不是他想要的,兵敗街亭,回到自己陣營後,被推出軍營外軍法從事了,所以心態在對戰很重要,不僅自己而且還包括下面的將士,這點韓信遠遠要勝於趙括與馬謖。

韓信,西漢初比較牛的人物,有人說是劉邦成就了韓信,反過來說沒有韓信的鼎立匡扶,焉能有劉邦的大漢天下?應該說他們是成就了彼此,韓信是秦末尋求明主的遊俠,先從項羽再侍劉邦,他的人生之路從此就像開了掛,封為大將軍,封侯,是不是很好奇韓信未參加過戰事,為何他能靠著紙上談兵打動蕭何,成就不朽功業,而趙括,馬謖也在紙上談兵,卻一敗塗地,細細研究發現,確實有他韓信成功的理由,不妨一起看看。


首先,對兵法的理解與運用不同。

韓信對兵法的理解是熟讀之後的分析與運用,典型的理論結合實際,如背水一戰的典故中,他這麼做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決絕,不是生硬的搬用兵法,再如韓信拔旗易幟的故事,說韓信北上滅趙的一個計謀,拔掉別人的旗子,換上自己的旗子,典型的無間道。而趙括呢,是趙奢之子,父輩的光環一直籠罩這他,趙括是聰明的,有著先天的學習環境,兵法書籍他閱讀更為便利,而他自認為打仗和書本寫的應該是一回事,雖然其父輩不願意讓趙括帶兵出征,可是還是替換廉頗出戰白起,而馬謖這位仁兄,比趙括能有便利,他就是他的師父是諸葛亮,東漢末年頂尖的謀士,是近乎於神的存在,覺得名師出高徒,自己跟師父學的應該是沒有偏差的,這點不僅他本人是這麼認為的,連諸葛亮同意他守街亭就看出,他對這位徒弟的所學還是給予認可的,可是結果卻打臉了,街亭一失,諸葛亮北伐的戰機也瞬間化為烏有。


其次,遇到的對手情況不一樣。

韓信在與陳餘對戰時,其實是沒有把握的,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弊端在哪,可是陳餘覺得韓信籍籍無名,況且其兵力遠遠弱於自己,自然不會把韓信放在眼裡,結果韓信採取階梯性的佈陣,打得陳餘懷疑人生了,雖然與陳餘對戰韓信看似是僥倖,其實是必然,因為韓信在對戰之時會研究對方的將領,會提前排除斥候做打探,做到心中有乾坤,在趙括呢,在這方面似乎也沒有什麼大的問題,至少比馬謖做的要好,可是趙括與馬謖都同樣的會犯輕敵的毛病,覺得學習了兵法就天下無敵了,可是他們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你在學習兵法,難道對方的將軍都是臨時抓來頂數的草包?不做好戰時分析,兵力佈局,敵我的優劣勢,想靠著書本上所看到的東西一戰成名,不是他想的太天真,就是他運氣太好了。


最後,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對戰雙方的心態。

都說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說的就是軍隊中將領心態的重要性,看看韓信吧,他從項羽那邊不得志,到劉邦初也是碰壁了,做了治粟都尉,用大白話來說就是糧倉管理員,蕭何知道後覺得韓信確實是人才,奈何劉邦輕視,於是就有了蕭何月下追韓信的典故,最後證明蕭何這麼做對大漢的建立功勞巨大,彼時的劉邦相對於項羽而言,對手都稱不上,可是韓信的到來鼓勵了不僅僅是劉邦,更是漢王帳下所有將士的信心,在韓信登臺拜將的那一刻,他們深深覺得項羽並非不可戰勝,再到後來劉邦的屢敗屢戰,韓信給予的鼓勵是最直接的,極大的牽制住項羽,而趙括對陣白起,是廉頗換下來的,長時間的與秦國消耗戰,已經極大的打掉了將士們的耐心與銳氣,趙括也未能做好鼓舞士氣的工作就開始與秦軍開撕了,結果戰敗,被白起活生生屠戮四十萬之眾,太慘烈了,而馬謖呢,他士氣倒是挺高的,壞就壞在他的士氣過於高上面了,他的狀態叫驕兵,所謂驕兵必敗,結果自恃棋高一著的馬謖,得到的卻不是他想要的,兵敗街亭,回到自己陣營後,被推出軍營外軍法從事了,所以心態在對戰很重要,不僅自己而且還包括下面的將士,這點韓信遠遠要勝於趙括與馬謖。

三只脚的大大乌鸦
2019-04-06

韓信並不是紙上談兵,而是有打仗的經驗的,而且資歷不淺。

1、韓信有實戰經驗。

韓信在投奔劉邦之前就在項軍中幹了好幾年了,而且還是執戟郎,雖然現代人看這個名字就好像是看大門的,但實際上執戟郎是項羽的貼身侍衛,這說明韓信一方面肯定會隨著項羽一起衝鋒陷陣參加戰鬥,一方面也能夠接觸到楚軍的高層謀劃。從史書上記載韓信曾向項羽提出幾次建議但未被採納來看,執戟郎實際也相當於現代軍隊中的參謀,也就是說韓信在加入漢軍之前不僅參加了戰鬥,也已經接觸了很多戰略級別的軍事謀劃。韓信年少時雖窮,但他識字懂數學,所以不可能是一般家庭出身,肯定是韓國貴族出身,這種人投奔項羽不可能只當個小兵。項羽手下幾十萬大軍,一般士兵別說給項羽提建議,面都不一定見的到。

所以,韓信和趙括、馬謖存在本質上的不同,他不僅是參謀,也參加過真正的戰鬥,知道帶兵打仗是怎麼一回事。

2、韓信也有足夠的資歷領軍。

韓信在被劉邦任命為大將軍之前就是漢軍的治粟都尉,雖然是管後勤的,但都尉已經是領軍的中級軍官,再往上就是將軍,陳勝起義時就是陳勝自立為將軍而吳廣為都尉,陳平投漢一開始也是都尉。這個職位已經說明韓信完全有單獨領軍的資歷。後來韓信直接被劉邦任命為大將軍屬於越級提拔,但其實也就越了兩級而已,因為就算不越級,都尉再往上升也是中郎將了。

因為史書對韓信在成為漢軍大將之前的歷史寫的很少而且寫的很慘,所以導致很多人有誤解,以為韓信是從一個小兵一步登天的,實際上韓信在拜將之前就已經憑能力和資歷一步步升到一個比較高的位置了。

Mer86
2019-07-21

韓信、趙括、馬謖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

韓信、趙括、馬謖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

首先,趙括和馬謖對戰爭的心態不端正,韓信沒有這個毛病

這裡要先糾正一個錯誤的觀念:趙括和馬謖不是沒有作戰經驗,而是沒有獨立領兵作戰的經驗。趙奢的兩場著名戰役,閼與之戰和麥丘之戰,趙括都有參與,甚至在麥丘之戰中,趙括還獻計取城,立了大功;諸葛亮平南中,馬謖也隨軍參加了,也獻計立了大功。所以他也不是沒有戰場經驗。

趙括和馬謖的問題,不是紙上談兵,而是他們在獨立領兵作戰之前,沒有受過挫折,順風仗打得太多了,心態過於膨脹,以至於他們把戰爭視為了兒戲。總以為對手一定會跟著自己的節奏走。

相比之下,韓信就沒有心態不正的毛病。他打仗的作戰準則就是必須要先保證自己處於不敗的境地,而後尋求與敵軍作戰(勝兵先勝而後求戰)。

就拿井陘之戰來說,很多人認為此戰是韓信軍事生涯的一次大冒險,但其實井陘之戰跟長平和街亭相比,還真不算上是冒險。

當時韓信軍三萬,攻打附屬項羽的趙國。前往趙國,韓信要經過井陘隘口。而在井陘隘口以西有一條長約百里的狹窄驛道,易守難攻,不利於大部隊行動。趙軍統帥陳餘集中二十萬兵力守候在井陘,佔據有利地形,準備與韓信決戰。如果趙軍正面堅守不戰,派兵繞到韓信背後,切斷韓信糧道,然後再前後夾擊,韓信必敗。

從戰局上看,韓信的處境和趙括當年在長平的情況很像,並且事實上,趙軍的軍師李左車也向陳餘獻上了這樣的計謀。

但是,韓信就是韓信,他不是趙括。他在對形勢做了基本瞭解後,沒有采用“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口號來激勵士兵一鼓作氣衝出井陘,擊敗趙軍,而是在離井陘很遠的地方駐紮下來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韓信、趙括、馬謖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

首先,趙括和馬謖對戰爭的心態不端正,韓信沒有這個毛病

這裡要先糾正一個錯誤的觀念:趙括和馬謖不是沒有作戰經驗,而是沒有獨立領兵作戰的經驗。趙奢的兩場著名戰役,閼與之戰和麥丘之戰,趙括都有參與,甚至在麥丘之戰中,趙括還獻計取城,立了大功;諸葛亮平南中,馬謖也隨軍參加了,也獻計立了大功。所以他也不是沒有戰場經驗。

趙括和馬謖的問題,不是紙上談兵,而是他們在獨立領兵作戰之前,沒有受過挫折,順風仗打得太多了,心態過於膨脹,以至於他們把戰爭視為了兒戲。總以為對手一定會跟著自己的節奏走。

相比之下,韓信就沒有心態不正的毛病。他打仗的作戰準則就是必須要先保證自己處於不敗的境地,而後尋求與敵軍作戰(勝兵先勝而後求戰)。

就拿井陘之戰來說,很多人認為此戰是韓信軍事生涯的一次大冒險,但其實井陘之戰跟長平和街亭相比,還真不算上是冒險。

當時韓信軍三萬,攻打附屬項羽的趙國。前往趙國,韓信要經過井陘隘口。而在井陘隘口以西有一條長約百里的狹窄驛道,易守難攻,不利於大部隊行動。趙軍統帥陳餘集中二十萬兵力守候在井陘,佔據有利地形,準備與韓信決戰。如果趙軍正面堅守不戰,派兵繞到韓信背後,切斷韓信糧道,然後再前後夾擊,韓信必敗。

從戰局上看,韓信的處境和趙括當年在長平的情況很像,並且事實上,趙軍的軍師李左車也向陳餘獻上了這樣的計謀。

但是,韓信就是韓信,他不是趙括。他在對形勢做了基本瞭解後,沒有采用“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口號來激勵士兵一鼓作氣衝出井陘,擊敗趙軍,而是在離井陘很遠的地方駐紮下來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這就是韓信的高明之處,打不過敵人,就先不打,即便對手是陳餘那種二逼,他也不能輕視了對手。

後來,當韓信得知李左車的計謀沒有被陳餘採納後,他立即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30裡遠的地方紮下營來。但韓信還是沒有發動進攻,而是繼續等。(害怕被趙軍伏擊而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再後來,韓信確認了趙軍沒有伏擊後,派出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的紅旗,乘天黑悄悄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而後,韓信在反覆探明井陘隘口附近確實沒有埋伏後,他才迅速指揮部隊通過井陘隘口,在河邊背水列陣。

接下來,就是真刀真槍了。背水一戰的漢軍和趙軍主力死磕,先前被韓信派出去的兩千輕騎兵趁趙軍營壘空虛時,順利攻入趙軍大營,拔下趙軍旗幟,插上漢軍旗幟。趙軍見大本營被抄,且營壘插滿漢旗,頓時軍心大亂。韓信見勢,指揮漢軍發動反攻,將20萬趙軍殺得丟盔棄甲。

此一戰,韓信背水列陣固然是冒險,但他派出奇兵偷襲趙軍營寨,用換軍旗的方法來動搖趙軍軍心,這才是取勝最重要的一招。

慢慢下套,讓對手失去主動權,把對手帶入自己的節奏,這是韓信;完全不管對手是怎麼排兵佈陣,自以為是的認為對手會按照自己的設想來行動,這是趙括和馬謖。

如果說趙括和馬謖是紙上談兵,韓信還真不是紙上談兵。

韓信、趙括、馬謖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

首先,趙括和馬謖對戰爭的心態不端正,韓信沒有這個毛病

這裡要先糾正一個錯誤的觀念:趙括和馬謖不是沒有作戰經驗,而是沒有獨立領兵作戰的經驗。趙奢的兩場著名戰役,閼與之戰和麥丘之戰,趙括都有參與,甚至在麥丘之戰中,趙括還獻計取城,立了大功;諸葛亮平南中,馬謖也隨軍參加了,也獻計立了大功。所以他也不是沒有戰場經驗。

趙括和馬謖的問題,不是紙上談兵,而是他們在獨立領兵作戰之前,沒有受過挫折,順風仗打得太多了,心態過於膨脹,以至於他們把戰爭視為了兒戲。總以為對手一定會跟著自己的節奏走。

相比之下,韓信就沒有心態不正的毛病。他打仗的作戰準則就是必須要先保證自己處於不敗的境地,而後尋求與敵軍作戰(勝兵先勝而後求戰)。

就拿井陘之戰來說,很多人認為此戰是韓信軍事生涯的一次大冒險,但其實井陘之戰跟長平和街亭相比,還真不算上是冒險。

當時韓信軍三萬,攻打附屬項羽的趙國。前往趙國,韓信要經過井陘隘口。而在井陘隘口以西有一條長約百里的狹窄驛道,易守難攻,不利於大部隊行動。趙軍統帥陳餘集中二十萬兵力守候在井陘,佔據有利地形,準備與韓信決戰。如果趙軍正面堅守不戰,派兵繞到韓信背後,切斷韓信糧道,然後再前後夾擊,韓信必敗。

從戰局上看,韓信的處境和趙括當年在長平的情況很像,並且事實上,趙軍的軍師李左車也向陳餘獻上了這樣的計謀。

但是,韓信就是韓信,他不是趙括。他在對形勢做了基本瞭解後,沒有采用“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口號來激勵士兵一鼓作氣衝出井陘,擊敗趙軍,而是在離井陘很遠的地方駐紮下來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這就是韓信的高明之處,打不過敵人,就先不打,即便對手是陳餘那種二逼,他也不能輕視了對手。

後來,當韓信得知李左車的計謀沒有被陳餘採納後,他立即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30裡遠的地方紮下營來。但韓信還是沒有發動進攻,而是繼續等。(害怕被趙軍伏擊而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再後來,韓信確認了趙軍沒有伏擊後,派出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的紅旗,乘天黑悄悄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而後,韓信在反覆探明井陘隘口附近確實沒有埋伏後,他才迅速指揮部隊通過井陘隘口,在河邊背水列陣。

接下來,就是真刀真槍了。背水一戰的漢軍和趙軍主力死磕,先前被韓信派出去的兩千輕騎兵趁趙軍營壘空虛時,順利攻入趙軍大營,拔下趙軍旗幟,插上漢軍旗幟。趙軍見大本營被抄,且營壘插滿漢旗,頓時軍心大亂。韓信見勢,指揮漢軍發動反攻,將20萬趙軍殺得丟盔棄甲。

此一戰,韓信背水列陣固然是冒險,但他派出奇兵偷襲趙軍營寨,用換軍旗的方法來動搖趙軍軍心,這才是取勝最重要的一招。

慢慢下套,讓對手失去主動權,把對手帶入自己的節奏,這是韓信;完全不管對手是怎麼排兵佈陣,自以為是的認為對手會按照自己的設想來行動,這是趙括和馬謖。

如果說趙括和馬謖是紙上談兵,韓信還真不是紙上談兵。



第二,對手不一樣。韓信的首戰對手是閹割版的章邯,而趙括、馬謖的首戰對手是處於巔峰狀態的白起和張郃。

有很多人說章邯也是名將,不能因為他被漢軍消滅了,就否認他的軍事才能。

這裡我強調一點:我不否認章邯很厲害,但是高手和高手,是有差距的。

就拿諸葛亮和司馬懿來說,都是高手吧?司馬懿只要不跟諸葛亮打,不管是伐吳,還是伐遼東,他簡直就是戰神。沒吃過虧。但他只要跟諸葛亮打野戰,那就是被暴打。

同理,章邯是高手,王離也是高手,但他們碰見“我是高手高高手”的項羽,那就是被項羽一通暴打。

所以不要因為章邯是名將,就把他捧到跟白起一個水平。事實上就以他的戰績來說,他跟白起的差距還真不小。

(鉅鹿之戰前,別看章邯把起義軍打的雞飛狗跳,但其實他的勝仗大多都是擊潰戰,沒有多少殲滅戰。他到處給秦二世撲火,表面上看,好像很忙,然則起義軍數量不僅沒減少,反倒越來越多,他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無用功。等到鉅鹿之戰敗給項羽後,他就徹底涼了)

韓信、趙括、馬謖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

首先,趙括和馬謖對戰爭的心態不端正,韓信沒有這個毛病

這裡要先糾正一個錯誤的觀念:趙括和馬謖不是沒有作戰經驗,而是沒有獨立領兵作戰的經驗。趙奢的兩場著名戰役,閼與之戰和麥丘之戰,趙括都有參與,甚至在麥丘之戰中,趙括還獻計取城,立了大功;諸葛亮平南中,馬謖也隨軍參加了,也獻計立了大功。所以他也不是沒有戰場經驗。

趙括和馬謖的問題,不是紙上談兵,而是他們在獨立領兵作戰之前,沒有受過挫折,順風仗打得太多了,心態過於膨脹,以至於他們把戰爭視為了兒戲。總以為對手一定會跟著自己的節奏走。

相比之下,韓信就沒有心態不正的毛病。他打仗的作戰準則就是必須要先保證自己處於不敗的境地,而後尋求與敵軍作戰(勝兵先勝而後求戰)。

就拿井陘之戰來說,很多人認為此戰是韓信軍事生涯的一次大冒險,但其實井陘之戰跟長平和街亭相比,還真不算上是冒險。

當時韓信軍三萬,攻打附屬項羽的趙國。前往趙國,韓信要經過井陘隘口。而在井陘隘口以西有一條長約百里的狹窄驛道,易守難攻,不利於大部隊行動。趙軍統帥陳餘集中二十萬兵力守候在井陘,佔據有利地形,準備與韓信決戰。如果趙軍正面堅守不戰,派兵繞到韓信背後,切斷韓信糧道,然後再前後夾擊,韓信必敗。

從戰局上看,韓信的處境和趙括當年在長平的情況很像,並且事實上,趙軍的軍師李左車也向陳餘獻上了這樣的計謀。

但是,韓信就是韓信,他不是趙括。他在對形勢做了基本瞭解後,沒有采用“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口號來激勵士兵一鼓作氣衝出井陘,擊敗趙軍,而是在離井陘很遠的地方駐紮下來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這就是韓信的高明之處,打不過敵人,就先不打,即便對手是陳餘那種二逼,他也不能輕視了對手。

後來,當韓信得知李左車的計謀沒有被陳餘採納後,他立即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30裡遠的地方紮下營來。但韓信還是沒有發動進攻,而是繼續等。(害怕被趙軍伏擊而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再後來,韓信確認了趙軍沒有伏擊後,派出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的紅旗,乘天黑悄悄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而後,韓信在反覆探明井陘隘口附近確實沒有埋伏後,他才迅速指揮部隊通過井陘隘口,在河邊背水列陣。

接下來,就是真刀真槍了。背水一戰的漢軍和趙軍主力死磕,先前被韓信派出去的兩千輕騎兵趁趙軍營壘空虛時,順利攻入趙軍大營,拔下趙軍旗幟,插上漢軍旗幟。趙軍見大本營被抄,且營壘插滿漢旗,頓時軍心大亂。韓信見勢,指揮漢軍發動反攻,將20萬趙軍殺得丟盔棄甲。

此一戰,韓信背水列陣固然是冒險,但他派出奇兵偷襲趙軍營寨,用換軍旗的方法來動搖趙軍軍心,這才是取勝最重要的一招。

慢慢下套,讓對手失去主動權,把對手帶入自己的節奏,這是韓信;完全不管對手是怎麼排兵佈陣,自以為是的認為對手會按照自己的設想來行動,這是趙括和馬謖。

如果說趙括和馬謖是紙上談兵,韓信還真不是紙上談兵。



第二,對手不一樣。韓信的首戰對手是閹割版的章邯,而趙括、馬謖的首戰對手是處於巔峰狀態的白起和張郃。

有很多人說章邯也是名將,不能因為他被漢軍消滅了,就否認他的軍事才能。

這裡我強調一點:我不否認章邯很厲害,但是高手和高手,是有差距的。

就拿諸葛亮和司馬懿來說,都是高手吧?司馬懿只要不跟諸葛亮打,不管是伐吳,還是伐遼東,他簡直就是戰神。沒吃過虧。但他只要跟諸葛亮打野戰,那就是被暴打。

同理,章邯是高手,王離也是高手,但他們碰見“我是高手高高手”的項羽,那就是被項羽一通暴打。

所以不要因為章邯是名將,就把他捧到跟白起一個水平。事實上就以他的戰績來說,他跟白起的差距還真不小。

(鉅鹿之戰前,別看章邯把起義軍打的雞飛狗跳,但其實他的勝仗大多都是擊潰戰,沒有多少殲滅戰。他到處給秦二世撲火,表面上看,好像很忙,然則起義軍數量不僅沒減少,反倒越來越多,他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無用功。等到鉅鹿之戰敗給項羽後,他就徹底涼了)



並且,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項羽分封后,章邯其實是個被“閹割”的廢人

鉅鹿之戰後,項羽坑殺秦降卒二十多萬。儘管這事不是章邯乾的,但這筆爛賬被算在他的頭上,秦地父老沒有不恨他的,他在秦地就跟過街老鼠一樣,沒有多少支持者。

所以,當劉邦和他決戰時,韓信面對的章邯,早就不是當年追著起義軍跑的章邯了。

另外,韓信也沒有跟章邯硬碰硬,他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先是把章邯調走後,才策劃了漢軍入秦。並且入秦之後,韓信玩的是運動戰,沒直接跟章邯決戰。待把章邯累了個半死,才突然開戰。相當於是遛狗一樣,用套路把章邯打蒙了。

蒙了之後的章邯退守孤城,心態加上實力的總崩盤,最後被徹底擊垮。

韓信、趙括、馬謖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

首先,趙括和馬謖對戰爭的心態不端正,韓信沒有這個毛病

這裡要先糾正一個錯誤的觀念:趙括和馬謖不是沒有作戰經驗,而是沒有獨立領兵作戰的經驗。趙奢的兩場著名戰役,閼與之戰和麥丘之戰,趙括都有參與,甚至在麥丘之戰中,趙括還獻計取城,立了大功;諸葛亮平南中,馬謖也隨軍參加了,也獻計立了大功。所以他也不是沒有戰場經驗。

趙括和馬謖的問題,不是紙上談兵,而是他們在獨立領兵作戰之前,沒有受過挫折,順風仗打得太多了,心態過於膨脹,以至於他們把戰爭視為了兒戲。總以為對手一定會跟著自己的節奏走。

相比之下,韓信就沒有心態不正的毛病。他打仗的作戰準則就是必須要先保證自己處於不敗的境地,而後尋求與敵軍作戰(勝兵先勝而後求戰)。

就拿井陘之戰來說,很多人認為此戰是韓信軍事生涯的一次大冒險,但其實井陘之戰跟長平和街亭相比,還真不算上是冒險。

當時韓信軍三萬,攻打附屬項羽的趙國。前往趙國,韓信要經過井陘隘口。而在井陘隘口以西有一條長約百里的狹窄驛道,易守難攻,不利於大部隊行動。趙軍統帥陳餘集中二十萬兵力守候在井陘,佔據有利地形,準備與韓信決戰。如果趙軍正面堅守不戰,派兵繞到韓信背後,切斷韓信糧道,然後再前後夾擊,韓信必敗。

從戰局上看,韓信的處境和趙括當年在長平的情況很像,並且事實上,趙軍的軍師李左車也向陳餘獻上了這樣的計謀。

但是,韓信就是韓信,他不是趙括。他在對形勢做了基本瞭解後,沒有采用“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口號來激勵士兵一鼓作氣衝出井陘,擊敗趙軍,而是在離井陘很遠的地方駐紮下來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這就是韓信的高明之處,打不過敵人,就先不打,即便對手是陳餘那種二逼,他也不能輕視了對手。

後來,當韓信得知李左車的計謀沒有被陳餘採納後,他立即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30裡遠的地方紮下營來。但韓信還是沒有發動進攻,而是繼續等。(害怕被趙軍伏擊而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再後來,韓信確認了趙軍沒有伏擊後,派出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的紅旗,乘天黑悄悄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而後,韓信在反覆探明井陘隘口附近確實沒有埋伏後,他才迅速指揮部隊通過井陘隘口,在河邊背水列陣。

接下來,就是真刀真槍了。背水一戰的漢軍和趙軍主力死磕,先前被韓信派出去的兩千輕騎兵趁趙軍營壘空虛時,順利攻入趙軍大營,拔下趙軍旗幟,插上漢軍旗幟。趙軍見大本營被抄,且營壘插滿漢旗,頓時軍心大亂。韓信見勢,指揮漢軍發動反攻,將20萬趙軍殺得丟盔棄甲。

此一戰,韓信背水列陣固然是冒險,但他派出奇兵偷襲趙軍營寨,用換軍旗的方法來動搖趙軍軍心,這才是取勝最重要的一招。

慢慢下套,讓對手失去主動權,把對手帶入自己的節奏,這是韓信;完全不管對手是怎麼排兵佈陣,自以為是的認為對手會按照自己的設想來行動,這是趙括和馬謖。

如果說趙括和馬謖是紙上談兵,韓信還真不是紙上談兵。



第二,對手不一樣。韓信的首戰對手是閹割版的章邯,而趙括、馬謖的首戰對手是處於巔峰狀態的白起和張郃。

有很多人說章邯也是名將,不能因為他被漢軍消滅了,就否認他的軍事才能。

這裡我強調一點:我不否認章邯很厲害,但是高手和高手,是有差距的。

就拿諸葛亮和司馬懿來說,都是高手吧?司馬懿只要不跟諸葛亮打,不管是伐吳,還是伐遼東,他簡直就是戰神。沒吃過虧。但他只要跟諸葛亮打野戰,那就是被暴打。

同理,章邯是高手,王離也是高手,但他們碰見“我是高手高高手”的項羽,那就是被項羽一通暴打。

所以不要因為章邯是名將,就把他捧到跟白起一個水平。事實上就以他的戰績來說,他跟白起的差距還真不小。

(鉅鹿之戰前,別看章邯把起義軍打的雞飛狗跳,但其實他的勝仗大多都是擊潰戰,沒有多少殲滅戰。他到處給秦二世撲火,表面上看,好像很忙,然則起義軍數量不僅沒減少,反倒越來越多,他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無用功。等到鉅鹿之戰敗給項羽後,他就徹底涼了)



並且,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項羽分封后,章邯其實是個被“閹割”的廢人

鉅鹿之戰後,項羽坑殺秦降卒二十多萬。儘管這事不是章邯乾的,但這筆爛賬被算在他的頭上,秦地父老沒有不恨他的,他在秦地就跟過街老鼠一樣,沒有多少支持者。

所以,當劉邦和他決戰時,韓信面對的章邯,早就不是當年追著起義軍跑的章邯了。

另外,韓信也沒有跟章邯硬碰硬,他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先是把章邯調走後,才策劃了漢軍入秦。並且入秦之後,韓信玩的是運動戰,沒直接跟章邯決戰。待把章邯累了個半死,才突然開戰。相當於是遛狗一樣,用套路把章邯打蒙了。

蒙了之後的章邯退守孤城,心態加上實力的總崩盤,最後被徹底擊垮。

最後說說馬謖。

馬謖這個人其實挺有能力的,他比趙括那種人要強。他的問題主要是兩點:一是搞錯了自己的定位;二是運氣不好

先說定位問題。馬謖的理政理能力很強,作為隨軍參謀也非常稱職,統籌軍中事物,出謀劃策都非常優秀,是個人才。但是他非要揚短避長,不當參謀,要跑到一線部隊指揮作戰,並且首戰對手還是身為“五子良將”的張郃,真是想不輸也難吶。(出謀劃策,決勝千里之外的人,未必就能勝任掌握戰場態勢,隨機應變的將領工作。讓張良去一線部隊指揮打仗,估計也跟馬謖一樣)

再說運氣不好。漢末三國,打敗仗是很正常的事,當時根本就沒有常勝將軍

曹操、司馬懿、關羽、張飛,包括張郃,都打過敗仗。敗了沒事,以後找機會補回來就可以了。但馬謖點背,他在街亭兵敗,直接就輸掉了整個人生。諸葛亮需要拿他的人頭穩定漢軍軍心。於是乎,他想找機會證明自己,都沒有機會了。

韓信、趙括、馬謖的情況完全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

首先,趙括和馬謖對戰爭的心態不端正,韓信沒有這個毛病

這裡要先糾正一個錯誤的觀念:趙括和馬謖不是沒有作戰經驗,而是沒有獨立領兵作戰的經驗。趙奢的兩場著名戰役,閼與之戰和麥丘之戰,趙括都有參與,甚至在麥丘之戰中,趙括還獻計取城,立了大功;諸葛亮平南中,馬謖也隨軍參加了,也獻計立了大功。所以他也不是沒有戰場經驗。

趙括和馬謖的問題,不是紙上談兵,而是他們在獨立領兵作戰之前,沒有受過挫折,順風仗打得太多了,心態過於膨脹,以至於他們把戰爭視為了兒戲。總以為對手一定會跟著自己的節奏走。

相比之下,韓信就沒有心態不正的毛病。他打仗的作戰準則就是必須要先保證自己處於不敗的境地,而後尋求與敵軍作戰(勝兵先勝而後求戰)。

就拿井陘之戰來說,很多人認為此戰是韓信軍事生涯的一次大冒險,但其實井陘之戰跟長平和街亭相比,還真不算上是冒險。

當時韓信軍三萬,攻打附屬項羽的趙國。前往趙國,韓信要經過井陘隘口。而在井陘隘口以西有一條長約百里的狹窄驛道,易守難攻,不利於大部隊行動。趙軍統帥陳餘集中二十萬兵力守候在井陘,佔據有利地形,準備與韓信決戰。如果趙軍正面堅守不戰,派兵繞到韓信背後,切斷韓信糧道,然後再前後夾擊,韓信必敗。

從戰局上看,韓信的處境和趙括當年在長平的情況很像,並且事實上,趙軍的軍師李左車也向陳餘獻上了這樣的計謀。

但是,韓信就是韓信,他不是趙括。他在對形勢做了基本瞭解後,沒有采用“狹路相逢勇者勝”的口號來激勵士兵一鼓作氣衝出井陘,擊敗趙軍,而是在離井陘很遠的地方駐紮下來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這就是韓信的高明之處,打不過敵人,就先不打,即便對手是陳餘那種二逼,他也不能輕視了對手。

後來,當韓信得知李左車的計謀沒有被陳餘採納後,他立即指揮部隊進到離井陘口30裡遠的地方紮下營來。但韓信還是沒有發動進攻,而是繼續等。(害怕被趙軍伏擊而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再後來,韓信確認了趙軍沒有伏擊後,派出兩千輕騎,每人帶一面漢軍的紅旗,乘天黑悄悄從山間小道迂迴到趙軍大營的側後方埋伏。而後,韓信在反覆探明井陘隘口附近確實沒有埋伏後,他才迅速指揮部隊通過井陘隘口,在河邊背水列陣。

接下來,就是真刀真槍了。背水一戰的漢軍和趙軍主力死磕,先前被韓信派出去的兩千輕騎兵趁趙軍營壘空虛時,順利攻入趙軍大營,拔下趙軍旗幟,插上漢軍旗幟。趙軍見大本營被抄,且營壘插滿漢旗,頓時軍心大亂。韓信見勢,指揮漢軍發動反攻,將20萬趙軍殺得丟盔棄甲。

此一戰,韓信背水列陣固然是冒險,但他派出奇兵偷襲趙軍營寨,用換軍旗的方法來動搖趙軍軍心,這才是取勝最重要的一招。

慢慢下套,讓對手失去主動權,把對手帶入自己的節奏,這是韓信;完全不管對手是怎麼排兵佈陣,自以為是的認為對手會按照自己的設想來行動,這是趙括和馬謖。

如果說趙括和馬謖是紙上談兵,韓信還真不是紙上談兵。



第二,對手不一樣。韓信的首戰對手是閹割版的章邯,而趙括、馬謖的首戰對手是處於巔峰狀態的白起和張郃。

有很多人說章邯也是名將,不能因為他被漢軍消滅了,就否認他的軍事才能。

這裡我強調一點:我不否認章邯很厲害,但是高手和高手,是有差距的。

就拿諸葛亮和司馬懿來說,都是高手吧?司馬懿只要不跟諸葛亮打,不管是伐吳,還是伐遼東,他簡直就是戰神。沒吃過虧。但他只要跟諸葛亮打野戰,那就是被暴打。

同理,章邯是高手,王離也是高手,但他們碰見“我是高手高高手”的項羽,那就是被項羽一通暴打。

所以不要因為章邯是名將,就把他捧到跟白起一個水平。事實上就以他的戰績來說,他跟白起的差距還真不小。

(鉅鹿之戰前,別看章邯把起義軍打的雞飛狗跳,但其實他的勝仗大多都是擊潰戰,沒有多少殲滅戰。他到處給秦二世撲火,表面上看,好像很忙,然則起義軍數量不僅沒減少,反倒越來越多,他所做的一切其實都是無用功。等到鉅鹿之戰敗給項羽後,他就徹底涼了)



並且,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項羽分封后,章邯其實是個被“閹割”的廢人

鉅鹿之戰後,項羽坑殺秦降卒二十多萬。儘管這事不是章邯乾的,但這筆爛賬被算在他的頭上,秦地父老沒有不恨他的,他在秦地就跟過街老鼠一樣,沒有多少支持者。

所以,當劉邦和他決戰時,韓信面對的章邯,早就不是當年追著起義軍跑的章邯了。

另外,韓信也沒有跟章邯硬碰硬,他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先是把章邯調走後,才策劃了漢軍入秦。並且入秦之後,韓信玩的是運動戰,沒直接跟章邯決戰。待把章邯累了個半死,才突然開戰。相當於是遛狗一樣,用套路把章邯打蒙了。

蒙了之後的章邯退守孤城,心態加上實力的總崩盤,最後被徹底擊垮。

最後說說馬謖。

馬謖這個人其實挺有能力的,他比趙括那種人要強。他的問題主要是兩點:一是搞錯了自己的定位;二是運氣不好

先說定位問題。馬謖的理政理能力很強,作為隨軍參謀也非常稱職,統籌軍中事物,出謀劃策都非常優秀,是個人才。但是他非要揚短避長,不當參謀,要跑到一線部隊指揮作戰,並且首戰對手還是身為“五子良將”的張郃,真是想不輸也難吶。(出謀劃策,決勝千里之外的人,未必就能勝任掌握戰場態勢,隨機應變的將領工作。讓張良去一線部隊指揮打仗,估計也跟馬謖一樣)

再說運氣不好。漢末三國,打敗仗是很正常的事,當時根本就沒有常勝將軍

曹操、司馬懿、關羽、張飛,包括張郃,都打過敗仗。敗了沒事,以後找機會補回來就可以了。但馬謖點背,他在街亭兵敗,直接就輸掉了整個人生。諸葛亮需要拿他的人頭穩定漢軍軍心。於是乎,他想找機會證明自己,都沒有機會了。

如果說韓信是千年難得一見的軍事天才,後天又通過嚴謹的態度,在實戰當中慢慢成長起來的“兵仙”;那麼趙括就是先天條件很好,但態度不端正的浮誇之輩;而馬謖則是手上一把好牌不打,自己把自己作死,而且還沒有翻盤機會的倒黴蛋。

人文历史深谈
2019-07-18

分享專業知識,奉獻原創精品,我是人文歷史深談,歡迎關注!韓信,漢初三傑之一。野史記載,師從王翦。韓信一生創造了三十多個四字和多字成語。其中最出名的如: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背水一戰。馬謖在街亭一戰,用的戰法大致和背水一戰差不多,都是孫子兵法中的-置之死地而後生。而趙括長平之戰慘敗,一是因為對手是白起,二是因為國力問題,再加上秦國對趙國的反間。趙括這個人是最不好評價的,或者說趙括不適合帶兵四十萬打大規模的野戰。孫子兵法中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兵者,詭道也。因時制宜,因地制宜。說白了就是讓你腦袋瓜放靈活一點。不能啥都照著書上做。馬謖失街亭完全就是沒摸透張郃,沒摸透這個“詭”字的真正含義。就是照書搬做,失街亭完全是馬謖一人之過,說明馬謖根本不是將才,諸葛亮用人不查。而韓信他自己就是兵書,對兵家四勢有自己犀利的見解和判斷。該圍的時候圍-垓下之戰。該戰的時候戰-背水一戰兩萬打二十萬。所以說韓信帶兵,多多益善。實至名歸的帥才。


分享專業知識,奉獻原創精品,我是人文歷史深談,歡迎關注!韓信,漢初三傑之一。野史記載,師從王翦。韓信一生創造了三十多個四字和多字成語。其中最出名的如: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背水一戰。馬謖在街亭一戰,用的戰法大致和背水一戰差不多,都是孫子兵法中的-置之死地而後生。而趙括長平之戰慘敗,一是因為對手是白起,二是因為國力問題,再加上秦國對趙國的反間。趙括這個人是最不好評價的,或者說趙括不適合帶兵四十萬打大規模的野戰。孫子兵法中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兵者,詭道也。因時制宜,因地制宜。說白了就是讓你腦袋瓜放靈活一點。不能啥都照著書上做。馬謖失街亭完全就是沒摸透張郃,沒摸透這個“詭”字的真正含義。就是照書搬做,失街亭完全是馬謖一人之過,說明馬謖根本不是將才,諸葛亮用人不查。而韓信他自己就是兵書,對兵家四勢有自己犀利的見解和判斷。該圍的時候圍-垓下之戰。該戰的時候戰-背水一戰兩萬打二十萬。所以說韓信帶兵,多多益善。實至名歸的帥才。



分享專業知識,奉獻原創精品,我是人文歷史深談,歡迎關注!韓信,漢初三傑之一。野史記載,師從王翦。韓信一生創造了三十多個四字和多字成語。其中最出名的如: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背水一戰。馬謖在街亭一戰,用的戰法大致和背水一戰差不多,都是孫子兵法中的-置之死地而後生。而趙括長平之戰慘敗,一是因為對手是白起,二是因為國力問題,再加上秦國對趙國的反間。趙括這個人是最不好評價的,或者說趙括不適合帶兵四十萬打大規模的野戰。孫子兵法中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兵者,詭道也。因時制宜,因地制宜。說白了就是讓你腦袋瓜放靈活一點。不能啥都照著書上做。馬謖失街亭完全就是沒摸透張郃,沒摸透這個“詭”字的真正含義。就是照書搬做,失街亭完全是馬謖一人之過,說明馬謖根本不是將才,諸葛亮用人不查。而韓信他自己就是兵書,對兵家四勢有自己犀利的見解和判斷。該圍的時候圍-垓下之戰。該戰的時候戰-背水一戰兩萬打二十萬。所以說韓信帶兵,多多益善。實至名歸的帥才。




分享專業知識,奉獻原創精品,我是人文歷史深談,歡迎關注!韓信,漢初三傑之一。野史記載,師從王翦。韓信一生創造了三十多個四字和多字成語。其中最出名的如:明修棧道,暗度陳倉。背水一戰。馬謖在街亭一戰,用的戰法大致和背水一戰差不多,都是孫子兵法中的-置之死地而後生。而趙括長平之戰慘敗,一是因為對手是白起,二是因為國力問題,再加上秦國對趙國的反間。趙括這個人是最不好評價的,或者說趙括不適合帶兵四十萬打大規模的野戰。孫子兵法中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兵者,詭道也。因時制宜,因地制宜。說白了就是讓你腦袋瓜放靈活一點。不能啥都照著書上做。馬謖失街亭完全就是沒摸透張郃,沒摸透這個“詭”字的真正含義。就是照書搬做,失街亭完全是馬謖一人之過,說明馬謖根本不是將才,諸葛亮用人不查。而韓信他自己就是兵書,對兵家四勢有自己犀利的見解和判斷。該圍的時候圍-垓下之戰。該戰的時候戰-背水一戰兩萬打二十萬。所以說韓信帶兵,多多益善。實至名歸的帥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