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新政府名單獲批:副總理28歲,國防部長41歲,怎樣看待西方政壇年輕化的現象?

2 個回答
心有主宰33
2019-09-04

感謝“悟空小祕書”的邀請!


烏克蘭新政府名單獲批: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28歲,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38歲,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國防部長41歲。由此可以看出,澤連斯基的這屆政府,年輕化、專業化是其最大的特點。


感謝“悟空小祕書”的邀請!


烏克蘭新政府名單獲批: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28歲,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38歲,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國防部長41歲。由此可以看出,澤連斯基的這屆政府,年輕化、專業化是其最大的特點。



烏克蘭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


自廣場革命後,波羅申科當選烏克蘭總統,其一心向往西方,想加入北約和歐盟,甚至不惜以挑釁俄羅斯作為投名狀,結果非但受到普京的打壓,克里米亞歸入俄羅斯,在克赤海峽事件中,連人帶艦全部被扣,而且最終也沒有能夠加入歐盟或北約。


關鍵是經過波羅申科幾年的折騰,烏克蘭變成了一個貧窮的國家,經濟發展倒退,人民生活貧困。在這樣的背景下,人民希望通過改變領導來改變國家的命運,所以澤連斯基能夠當選總統。


感謝“悟空小祕書”的邀請!


烏克蘭新政府名單獲批: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28歲,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38歲,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國防部長41歲。由此可以看出,澤連斯基的這屆政府,年輕化、專業化是其最大的特點。



烏克蘭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


自廣場革命後,波羅申科當選烏克蘭總統,其一心向往西方,想加入北約和歐盟,甚至不惜以挑釁俄羅斯作為投名狀,結果非但受到普京的打壓,克里米亞歸入俄羅斯,在克赤海峽事件中,連人帶艦全部被扣,而且最終也沒有能夠加入歐盟或北約。


關鍵是經過波羅申科幾年的折騰,烏克蘭變成了一個貧窮的國家,經濟發展倒退,人民生活貧困。在這樣的背景下,人民希望通過改變領導來改變國家的命運,所以澤連斯基能夠當選總統。



總統需要一套班子,原來波羅申科的班子肯定不能用,既然重新組建班子,年輕化專業化是必然的趨勢,從目前人員的名單中可以看出。


年輕人有創新精神,面對前任留下的爛攤子,澤連斯基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而新組建的年輕班子不會被原來的制度規則所限制,具有創新力,能夠利用現的資源發揮出更大的效能。


如在國際關係上,既不完全投靠歐洲和北約,也不排斥美國和歐盟,對俄羅斯,既要爭取自己的利益,也不與其搞僵關係。能夠讓烏克蘭在歐洲和俄羅斯之間遊刃有餘。


感謝“悟空小祕書”的邀請!


烏克蘭新政府名單獲批: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28歲,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38歲,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國防部長41歲。由此可以看出,澤連斯基的這屆政府,年輕化、專業化是其最大的特點。



烏克蘭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


自廣場革命後,波羅申科當選烏克蘭總統,其一心向往西方,想加入北約和歐盟,甚至不惜以挑釁俄羅斯作為投名狀,結果非但受到普京的打壓,克里米亞歸入俄羅斯,在克赤海峽事件中,連人帶艦全部被扣,而且最終也沒有能夠加入歐盟或北約。


關鍵是經過波羅申科幾年的折騰,烏克蘭變成了一個貧窮的國家,經濟發展倒退,人民生活貧困。在這樣的背景下,人民希望通過改變領導來改變國家的命運,所以澤連斯基能夠當選總統。



總統需要一套班子,原來波羅申科的班子肯定不能用,既然重新組建班子,年輕化專業化是必然的趨勢,從目前人員的名單中可以看出。


年輕人有創新精神,面對前任留下的爛攤子,澤連斯基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而新組建的年輕班子不會被原來的制度規則所限制,具有創新力,能夠利用現的資源發揮出更大的效能。


如在國際關係上,既不完全投靠歐洲和北約,也不排斥美國和歐盟,對俄羅斯,既要爭取自己的利益,也不與其搞僵關係。能夠讓烏克蘭在歐洲和俄羅斯之間遊刃有餘。



西方國家領導人年輕化是一種趨勢


近五年來,歐洲的國家領導人有年輕化的趨勢,希臘阿萊克斯·齊普拉斯當選總理時41歲,庫爾茨當選奧地利總理時31歲,馬克龍當選法國總統時39歲,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年輕化,將使這個國家富有朝氣,敢於改革,但年輕人也有其弱點,容易衝動,決策比較匆忙,往往會出現決策失誤,從而給社會帶來不穩定的情況。


感謝“悟空小祕書”的邀請!


烏克蘭新政府名單獲批: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28歲,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38歲,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國防部長41歲。由此可以看出,澤連斯基的這屆政府,年輕化、專業化是其最大的特點。



烏克蘭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


自廣場革命後,波羅申科當選烏克蘭總統,其一心向往西方,想加入北約和歐盟,甚至不惜以挑釁俄羅斯作為投名狀,結果非但受到普京的打壓,克里米亞歸入俄羅斯,在克赤海峽事件中,連人帶艦全部被扣,而且最終也沒有能夠加入歐盟或北約。


關鍵是經過波羅申科幾年的折騰,烏克蘭變成了一個貧窮的國家,經濟發展倒退,人民生活貧困。在這樣的背景下,人民希望通過改變領導來改變國家的命運,所以澤連斯基能夠當選總統。



總統需要一套班子,原來波羅申科的班子肯定不能用,既然重新組建班子,年輕化專業化是必然的趨勢,從目前人員的名單中可以看出。


年輕人有創新精神,面對前任留下的爛攤子,澤連斯基需要大刀闊斧的改革,而新組建的年輕班子不會被原來的制度規則所限制,具有創新力,能夠利用現的資源發揮出更大的效能。


如在國際關係上,既不完全投靠歐洲和北約,也不排斥美國和歐盟,對俄羅斯,既要爭取自己的利益,也不與其搞僵關係。能夠讓烏克蘭在歐洲和俄羅斯之間遊刃有餘。



西方國家領導人年輕化是一種趨勢


近五年來,歐洲的國家領導人有年輕化的趨勢,希臘阿萊克斯·齊普拉斯當選總理時41歲,庫爾茨當選奧地利總理時31歲,馬克龍當選法國總統時39歲,


一個國家的領導人年輕化,將使這個國家富有朝氣,敢於改革,但年輕人也有其弱點,容易衝動,決策比較匆忙,往往會出現決策失誤,從而給社會帶來不穩定的情況。



如去年下半年,因法國總統馬克龍的燃油稅等政策出現失誤,法國連續出現黃馬甲運動,給法國社會帶來了巨大影響,給國家造成巨大的損失。這也是年輕領導付出的學費和代價。


所以在看到西方領導年輕化優勢的同時,也應看到其存在的弊端,如何揚長避短是這些國家領導人應該著重考慮的問題。


心有主宰33 真誠期待你的 關注

鹰视国际
2019-09-03

近日烏克蘭議會批准了一份新政府名單引發了關注:他們大多沒有光鮮的履歷,雄厚的背景,甚至毫無執政經驗。更讓人大跌眼鏡、不可思議的是本該在基層摸爬滾打的年紀,卻一個個位列中樞,手握重權。烏克蘭人民除了眼前一亮,是否有擔憂他們能不能玩轉這個千瘡百孔的國家?

近日烏克蘭議會批准了一份新政府名單引發了關注:他們大多沒有光鮮的履歷,雄厚的背景,甚至毫無執政經驗。更讓人大跌眼鏡、不可思議的是本該在基層摸爬滾打的年紀,卻一個個位列中樞,手握重權。烏克蘭人民除了眼前一亮,是否有擔憂他們能不能玩轉這個千瘡百孔的國家?


這次議會投票確定了烏克蘭兩名副總理和15名部長的新政府成員名單。其中,庫列巴出任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現年38歲;費奧多羅夫擔任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現年28歲;普里斯泰科擔任外交部長,49歲;扎戈羅德紐克擔任國防部長,41歲;貢恰魯克擔任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

近日烏克蘭議會批准了一份新政府名單引發了關注:他們大多沒有光鮮的履歷,雄厚的背景,甚至毫無執政經驗。更讓人大跌眼鏡、不可思議的是本該在基層摸爬滾打的年紀,卻一個個位列中樞,手握重權。烏克蘭人民除了眼前一亮,是否有擔憂他們能不能玩轉這個千瘡百孔的國家?


這次議會投票確定了烏克蘭兩名副總理和15名部長的新政府成員名單。其中,庫列巴出任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現年38歲;費奧多羅夫擔任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現年28歲;普里斯泰科擔任外交部長,49歲;扎戈羅德紐克擔任國防部長,41歲;貢恰魯克擔任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


烏克蘭草根總統澤連斯基上臺後,激情澎湃,想有所作為。他認為新政府要與舊政府做一個徹底切割,劃清界限,上任政府成員只留下了兩位,其餘全部由專家型、學著型的大咖組成。例如 28歲的副總理費奧多羅夫是IT領域的專家,38歲的庫列巴是外交領域學者。澤連斯基敢於用新人,不以年齡、政治資源和經驗作為考量標準,本身已是跨出了一大步。這樣的安排符合澤連斯基的預想,也給國民注入了一劑強心劑,給國家輸入了新鮮血液。

近年來,歐洲政壇年輕化頻現,而且在不斷刷新記錄。

列幾個數據:2017年5月,39歲的馬克龍當選法國新一任總統,是僅次於戴高樂的最年輕法國總統。2017年10月年僅31歲的庫爾茨當選奧地利總理,這是二戰大戰以來歐洲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2016年11月39歲的拉塔斯當選愛沙尼亞總理;2015年當選希臘總理的阿萊克斯·齊普拉斯,41歲;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2015年當選時也僅44歲。

近日烏克蘭議會批准了一份新政府名單引發了關注:他們大多沒有光鮮的履歷,雄厚的背景,甚至毫無執政經驗。更讓人大跌眼鏡、不可思議的是本該在基層摸爬滾打的年紀,卻一個個位列中樞,手握重權。烏克蘭人民除了眼前一亮,是否有擔憂他們能不能玩轉這個千瘡百孔的國家?


這次議會投票確定了烏克蘭兩名副總理和15名部長的新政府成員名單。其中,庫列巴出任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現年38歲;費奧多羅夫擔任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現年28歲;普里斯泰科擔任外交部長,49歲;扎戈羅德紐克擔任國防部長,41歲;貢恰魯克擔任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


烏克蘭草根總統澤連斯基上臺後,激情澎湃,想有所作為。他認為新政府要與舊政府做一個徹底切割,劃清界限,上任政府成員只留下了兩位,其餘全部由專家型、學著型的大咖組成。例如 28歲的副總理費奧多羅夫是IT領域的專家,38歲的庫列巴是外交領域學者。澤連斯基敢於用新人,不以年齡、政治資源和經驗作為考量標準,本身已是跨出了一大步。這樣的安排符合澤連斯基的預想,也給國民注入了一劑強心劑,給國家輸入了新鮮血液。

近年來,歐洲政壇年輕化頻現,而且在不斷刷新記錄。

列幾個數據:2017年5月,39歲的馬克龍當選法國新一任總統,是僅次於戴高樂的最年輕法國總統。2017年10月年僅31歲的庫爾茨當選奧地利總理,這是二戰大戰以來歐洲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2016年11月39歲的拉塔斯當選愛沙尼亞總理;2015年當選希臘總理的阿萊克斯·齊普拉斯,41歲;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2015年當選時也僅44歲。


領導年輕化是個趨勢,年輕有活力有幹勁有想法肯犧牲。但被詬病的是年輕象徵著經驗缺乏,沒有幾十年的歷練在國際舞臺上很難立穩腳跟。而西方國家不但沒有這方面的擔憂,還不斷突破年齡下限,這次烏克蘭副總理更是驚人的28歲。如此,西方政壇年輕化的原因是什麼?

近日烏克蘭議會批准了一份新政府名單引發了關注:他們大多沒有光鮮的履歷,雄厚的背景,甚至毫無執政經驗。更讓人大跌眼鏡、不可思議的是本該在基層摸爬滾打的年紀,卻一個個位列中樞,手握重權。烏克蘭人民除了眼前一亮,是否有擔憂他們能不能玩轉這個千瘡百孔的國家?


這次議會投票確定了烏克蘭兩名副總理和15名部長的新政府成員名單。其中,庫列巴出任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現年38歲;費奧多羅夫擔任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現年28歲;普里斯泰科擔任外交部長,49歲;扎戈羅德紐克擔任國防部長,41歲;貢恰魯克擔任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


烏克蘭草根總統澤連斯基上臺後,激情澎湃,想有所作為。他認為新政府要與舊政府做一個徹底切割,劃清界限,上任政府成員只留下了兩位,其餘全部由專家型、學著型的大咖組成。例如 28歲的副總理費奧多羅夫是IT領域的專家,38歲的庫列巴是外交領域學者。澤連斯基敢於用新人,不以年齡、政治資源和經驗作為考量標準,本身已是跨出了一大步。這樣的安排符合澤連斯基的預想,也給國民注入了一劑強心劑,給國家輸入了新鮮血液。

近年來,歐洲政壇年輕化頻現,而且在不斷刷新記錄。

列幾個數據:2017年5月,39歲的馬克龍當選法國新一任總統,是僅次於戴高樂的最年輕法國總統。2017年10月年僅31歲的庫爾茨當選奧地利總理,這是二戰大戰以來歐洲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2016年11月39歲的拉塔斯當選愛沙尼亞總理;2015年當選希臘總理的阿萊克斯·齊普拉斯,41歲;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2015年當選時也僅44歲。


領導年輕化是個趨勢,年輕有活力有幹勁有想法肯犧牲。但被詬病的是年輕象徵著經驗缺乏,沒有幾十年的歷練在國際舞臺上很難立穩腳跟。而西方國家不但沒有這方面的擔憂,還不斷突破年齡下限,這次烏克蘭副總理更是驚人的28歲。如此,西方政壇年輕化的原因是什麼?


其一,西方國家選民對領導人的選擇越來越包容。按照傳統界定,領導人應該是履歷光鮮,橫跨多領域,一路披荊斬棘,到了白髮蒼蒼的時候終於可以做國家領導人了。但隨著社會發展,西方又多是移民國家,多元化日益明顯,選民慢慢有了自己的“意中人”領袖。經驗再也不是第一考量標準,對年齡也越來越包容。他們渴望有新面孔、新主張,年輕有活力、有創新思維的新生代政客趁勢而崛起。這是西方政壇年輕化的基礎。

其二,選民對輪流坐莊的現狀不滿。西方大多是兩黨制國家,兩黨輪流坐莊,而同一黨派又論資排輩。這樣,選民投票的都是克隆出來的政客,講話模式一樣,重承諾輕實現,政治理念一成不變。年齡又多偏大,與年輕選民有隔閡,與基層群眾有距離。時間一長,民眾越來越不滿,渴望有新鮮血液的輸入,讓這個國家不要那麼死氣沉沉。這是西方政壇年輕化的根源。

其三,年輕政客有魅力,能吸引眼球。比如法國總統馬克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都非常的年輕帥氣,舉手投足盡顯紳士風度,言語幽默風趣。這肯定不是巧合,當選民對一成不變的選舉已經厭煩了,出來了一位帥氣參選人,與眾不同有主見,出口成章又得體,年輕選民們的投票激情便會被重新點燃。 年輕、顏值、有魅力,這絕對是加分項,特別是對異性選民而言,至於執政能力並不是選民關心的事。因此西方政壇出了一大批“小鮮肉”領導人,不是巧合,而是有他的必然性。這也是西方政壇年輕化的推動力。

近日烏克蘭議會批准了一份新政府名單引發了關注:他們大多沒有光鮮的履歷,雄厚的背景,甚至毫無執政經驗。更讓人大跌眼鏡、不可思議的是本該在基層摸爬滾打的年紀,卻一個個位列中樞,手握重權。烏克蘭人民除了眼前一亮,是否有擔憂他們能不能玩轉這個千瘡百孔的國家?


這次議會投票確定了烏克蘭兩名副總理和15名部長的新政府成員名單。其中,庫列巴出任分管歐洲事務的副總理,現年38歲;費奧多羅夫擔任副總理兼數字技術改革部長,現年28歲;普里斯泰科擔任外交部長,49歲;扎戈羅德紐克擔任國防部長,41歲;貢恰魯克擔任總統辦公室副主任,35歲。


烏克蘭草根總統澤連斯基上臺後,激情澎湃,想有所作為。他認為新政府要與舊政府做一個徹底切割,劃清界限,上任政府成員只留下了兩位,其餘全部由專家型、學著型的大咖組成。例如 28歲的副總理費奧多羅夫是IT領域的專家,38歲的庫列巴是外交領域學者。澤連斯基敢於用新人,不以年齡、政治資源和經驗作為考量標準,本身已是跨出了一大步。這樣的安排符合澤連斯基的預想,也給國民注入了一劑強心劑,給國家輸入了新鮮血液。

近年來,歐洲政壇年輕化頻現,而且在不斷刷新記錄。

列幾個數據:2017年5月,39歲的馬克龍當選法國新一任總統,是僅次於戴高樂的最年輕法國總統。2017年10月年僅31歲的庫爾茨當選奧地利總理,這是二戰大戰以來歐洲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2016年11月39歲的拉塔斯當選愛沙尼亞總理;2015年當選希臘總理的阿萊克斯·齊普拉斯,41歲;加拿大總理賈斯廷·特魯多2015年當選時也僅44歲。


領導年輕化是個趨勢,年輕有活力有幹勁有想法肯犧牲。但被詬病的是年輕象徵著經驗缺乏,沒有幾十年的歷練在國際舞臺上很難立穩腳跟。而西方國家不但沒有這方面的擔憂,還不斷突破年齡下限,這次烏克蘭副總理更是驚人的28歲。如此,西方政壇年輕化的原因是什麼?


其一,西方國家選民對領導人的選擇越來越包容。按照傳統界定,領導人應該是履歷光鮮,橫跨多領域,一路披荊斬棘,到了白髮蒼蒼的時候終於可以做國家領導人了。但隨著社會發展,西方又多是移民國家,多元化日益明顯,選民慢慢有了自己的“意中人”領袖。經驗再也不是第一考量標準,對年齡也越來越包容。他們渴望有新面孔、新主張,年輕有活力、有創新思維的新生代政客趁勢而崛起。這是西方政壇年輕化的基礎。

其二,選民對輪流坐莊的現狀不滿。西方大多是兩黨制國家,兩黨輪流坐莊,而同一黨派又論資排輩。這樣,選民投票的都是克隆出來的政客,講話模式一樣,重承諾輕實現,政治理念一成不變。年齡又多偏大,與年輕選民有隔閡,與基層群眾有距離。時間一長,民眾越來越不滿,渴望有新鮮血液的輸入,讓這個國家不要那麼死氣沉沉。這是西方政壇年輕化的根源。

其三,年輕政客有魅力,能吸引眼球。比如法國總統馬克龍、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都非常的年輕帥氣,舉手投足盡顯紳士風度,言語幽默風趣。這肯定不是巧合,當選民對一成不變的選舉已經厭煩了,出來了一位帥氣參選人,與眾不同有主見,出口成章又得體,年輕選民們的投票激情便會被重新點燃。 年輕、顏值、有魅力,這絕對是加分項,特別是對異性選民而言,至於執政能力並不是選民關心的事。因此西方政壇出了一大批“小鮮肉”領導人,不是巧合,而是有他的必然性。這也是西方政壇年輕化的推動力。

以上三點基本可以解釋西方政壇年輕化相較於全世界最為突出的原因,君主制國家除外。當然,有利必有弊,年輕領導人容易喜怒哀樂形於色,給國家帶來更多的不確定因素。年輕化可能利於選舉,但是後期如何執政才不負選民重託,也是他們該考慮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