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為何打蔣門神前要把自己灌醉?真的是因為喝多了比較能打嗎?

10 個回答
嵩山派左盟主
2019-08-01

尋常人喝多了酒一般腳步虛浮,難以掌握平衡,連走路都走不穩,更別說跟人動手了。

別說是普通人,便是武藝高強之人醉了也影響發揮,三國演義裡的張飛喝醉了酒,都不敢和呂布硬拼,放在平時他怕過哪個?許褚醉酒之後戰鬥力也是直線下降,戰了幾合就被張飛一矛刺中肩膀。

尋常人喝多了酒一般腳步虛浮,難以掌握平衡,連走路都走不穩,更別說跟人動手了。

別說是普通人,便是武藝高強之人醉了也影響發揮,三國演義裡的張飛喝醉了酒,都不敢和呂布硬拼,放在平時他怕過哪個?許褚醉酒之後戰鬥力也是直線下降,戰了幾合就被張飛一矛刺中肩膀。

可水滸裡有兩個好漢卻與眾不同,顯得十分任性,人家是酒喝得越多越厲害。

魯智深道:“灑家一分酒只有一分本事,十分酒便有十分的氣力。——《水滸傳》·第五回

武松大笑道:“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若不是酒醉後了膽大,景陽岡上如何打得這隻大蟲!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水滸傳》·第二十九回

乍一看也確實是這樣,魯智深喝醉了酒一招打斷了山腰涼亭的柱子,武松喝多了酒打死了老虎,幾招打得蔣門神爬不起來。

尋常人喝多了酒一般腳步虛浮,難以掌握平衡,連走路都走不穩,更別說跟人動手了。

別說是普通人,便是武藝高強之人醉了也影響發揮,三國演義裡的張飛喝醉了酒,都不敢和呂布硬拼,放在平時他怕過哪個?許褚醉酒之後戰鬥力也是直線下降,戰了幾合就被張飛一矛刺中肩膀。

可水滸裡有兩個好漢卻與眾不同,顯得十分任性,人家是酒喝得越多越厲害。

魯智深道:“灑家一分酒只有一分本事,十分酒便有十分的氣力。——《水滸傳》·第五回

武松大笑道:“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若不是酒醉後了膽大,景陽岡上如何打得這隻大蟲!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水滸傳》·第二十九回

乍一看也確實是這樣,魯智深喝醉了酒一招打斷了山腰涼亭的柱子,武松喝多了酒打死了老虎,幾招打得蔣門神爬不起來。

武松先把兩個拳頭去蔣門神臉上虛影一影,忽地轉身便走。蔣門神大怒,搶將來。被武松一飛腳踢起,踢中蔣門神小腹上。雙手按了,便蹲下去。——《水滸傳》·第二十九回

可再仔細看看,就發現魯智深和武松喝酒越多越厲害的說法也不盡然。

林沖逃出大軍草料場之後曾經搶了一群農戶的酒,他喝多了之後被冷風一吹直接醉倒在雪地裡,被幾個尋常的村漢擒住了。

武松在孔家莊附近喝多了酒,腳步不穩跌入了小溪裡,之後被涼水一激上了酒勁,直接趴在小溪裡起不來。

由此可見這些好漢也不是酒喝得越多越厲害,喝過頭了站起來都困難,哪還能和人動手。

所以我認為武松收拾蔣門神之前喝酒不是為了增加戰力,他純粹就是好酒,遇到高興事情了就來些酒

其實武松打蔣門神前喝酒這個事挺好理解,他是在給自己助興。

武松是個愛表現,愛面子的人。

尋常人喝多了酒一般腳步虛浮,難以掌握平衡,連走路都走不穩,更別說跟人動手了。

別說是普通人,便是武藝高強之人醉了也影響發揮,三國演義裡的張飛喝醉了酒,都不敢和呂布硬拼,放在平時他怕過哪個?許褚醉酒之後戰鬥力也是直線下降,戰了幾合就被張飛一矛刺中肩膀。

可水滸裡有兩個好漢卻與眾不同,顯得十分任性,人家是酒喝得越多越厲害。

魯智深道:“灑家一分酒只有一分本事,十分酒便有十分的氣力。——《水滸傳》·第五回

武松大笑道:“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若不是酒醉後了膽大,景陽岡上如何打得這隻大蟲!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水滸傳》·第二十九回

乍一看也確實是這樣,魯智深喝醉了酒一招打斷了山腰涼亭的柱子,武松喝多了酒打死了老虎,幾招打得蔣門神爬不起來。

武松先把兩個拳頭去蔣門神臉上虛影一影,忽地轉身便走。蔣門神大怒,搶將來。被武松一飛腳踢起,踢中蔣門神小腹上。雙手按了,便蹲下去。——《水滸傳》·第二十九回

可再仔細看看,就發現魯智深和武松喝酒越多越厲害的說法也不盡然。

林沖逃出大軍草料場之後曾經搶了一群農戶的酒,他喝多了之後被冷風一吹直接醉倒在雪地裡,被幾個尋常的村漢擒住了。

武松在孔家莊附近喝多了酒,腳步不穩跌入了小溪裡,之後被涼水一激上了酒勁,直接趴在小溪裡起不來。

由此可見這些好漢也不是酒喝得越多越厲害,喝過頭了站起來都困難,哪還能和人動手。

所以我認為武松收拾蔣門神之前喝酒不是為了增加戰力,他純粹就是好酒,遇到高興事情了就來些酒

其實武松打蔣門神前喝酒這個事挺好理解,他是在給自己助興。

武松是個愛表現,愛面子的人。

他有信心能在眾人面前輕鬆打敗蔣門神,在他看來,這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能給他贏來鮮花和掌聲。

這等好事,如果不配上點佐料就太乏味了,所以武松就喝酒。

有些朋友看電影時喜歡買點零食,飲料。

球迷們看比賽時通常會喝點酒,或者備點冰鎮飲料,難道吃吃喝喝會使電影和球賽更好看?顯然不能,坐在那兒乾巴巴的看未免閒得無聊。

這和武松打人前喝酒道理差不多。

施恩父子顯然對武松的實力不太放心,怕他喝酒誤事,武松偏偏不服,要做給他們看

武松是打虎英雄,他在江湖中鼎鼎大名。

尋常人喝多了酒一般腳步虛浮,難以掌握平衡,連走路都走不穩,更別說跟人動手了。

別說是普通人,便是武藝高強之人醉了也影響發揮,三國演義裡的張飛喝醉了酒,都不敢和呂布硬拼,放在平時他怕過哪個?許褚醉酒之後戰鬥力也是直線下降,戰了幾合就被張飛一矛刺中肩膀。

可水滸裡有兩個好漢卻與眾不同,顯得十分任性,人家是酒喝得越多越厲害。

魯智深道:“灑家一分酒只有一分本事,十分酒便有十分的氣力。——《水滸傳》·第五回

武松大笑道:“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若不是酒醉後了膽大,景陽岡上如何打得這隻大蟲!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水滸傳》·第二十九回

乍一看也確實是這樣,魯智深喝醉了酒一招打斷了山腰涼亭的柱子,武松喝多了酒打死了老虎,幾招打得蔣門神爬不起來。

武松先把兩個拳頭去蔣門神臉上虛影一影,忽地轉身便走。蔣門神大怒,搶將來。被武松一飛腳踢起,踢中蔣門神小腹上。雙手按了,便蹲下去。——《水滸傳》·第二十九回

可再仔細看看,就發現魯智深和武松喝酒越多越厲害的說法也不盡然。

林沖逃出大軍草料場之後曾經搶了一群農戶的酒,他喝多了之後被冷風一吹直接醉倒在雪地裡,被幾個尋常的村漢擒住了。

武松在孔家莊附近喝多了酒,腳步不穩跌入了小溪裡,之後被涼水一激上了酒勁,直接趴在小溪裡起不來。

由此可見這些好漢也不是酒喝得越多越厲害,喝過頭了站起來都困難,哪還能和人動手。

所以我認為武松收拾蔣門神之前喝酒不是為了增加戰力,他純粹就是好酒,遇到高興事情了就來些酒

其實武松打蔣門神前喝酒這個事挺好理解,他是在給自己助興。

武松是個愛表現,愛面子的人。

他有信心能在眾人面前輕鬆打敗蔣門神,在他看來,這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能給他贏來鮮花和掌聲。

這等好事,如果不配上點佐料就太乏味了,所以武松就喝酒。

有些朋友看電影時喜歡買點零食,飲料。

球迷們看比賽時通常會喝點酒,或者備點冰鎮飲料,難道吃吃喝喝會使電影和球賽更好看?顯然不能,坐在那兒乾巴巴的看未免閒得無聊。

這和武松打人前喝酒道理差不多。

施恩父子顯然對武松的實力不太放心,怕他喝酒誤事,武松偏偏不服,要做給他們看

武松是打虎英雄,他在江湖中鼎鼎大名。

施恩早聞武松大名,他正是看中了武松的本事才對他禮遇有加,整日好酒好菜的招待,他需要武松當打手。

可是聞名不如見面,施恩父子畢竟沒有見過武松的真本事,而且蔣門神確實有點門道,所以他們擔心武松不是蔣門神對手,這其實是人之常情。

施恩向武松說出自己目的的當天,武松喝了個大罪,第二天施恩擔心武松酒未醒不是蔣門神對手,便找了個理由搪塞武松,不讓他去。

武松本來憋了一股子勁要一展身手卻被施恩給阻止了,他十分鬱悶。

所以第三天一早他就迫不及待的找到了施恩,表示自己今天要去打蔣門神,還得喝酒,他就是要給施恩看看,自己絕非浪得虛名之徒,收拾個蔣門神簡直如同探囊取物。

武松把話說那麼直白,施恩不好意思再拒絕,他只好答應。

可是施恩的老爹施老官營還是不放心,他暗自安排了十來個大漢跟著武松。

武松何等精明,施恩父子的一言一行都在逃不過他的眼睛,他向來是個刺頭,哪肯輕易聽從別人的,你們不是不讓我喝酒嗎,我偏喝給你們看,喝少了就算不得好漢,你們不是擔心我醉了打不贏蔣門神嗎?我偏要喝醉了再打得他服服帖帖,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從此不敢再看扁了我。

說到底,武松能輕鬆殺死蔣門神還在於他本事過硬,而不在於酒,換了施恩就不行,憑他那幾招花拳繡腿,就算喝再多酒也是被蔣門神打斷胳膊的料。

梦露居士
2019-02-16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

武松到了快活林,是一上來對蔣門神揮拳就打嗎?並不是。他來到蔣門神的店中,先是嫌酒不好,接著風言風語調戲蔣門神的小妾,最後被小妾扔到酒缸裡,又把店夥計都打了。這才惹惱了蔣門神,跑過來跟武松打了一架,被武松輕鬆打敗。

看到這一段,居士我想起了魯達拳打鎮關西的情節。魯達要打鎮關西為金翠蓮父女出氣,但他也不是見到鎮關西就打,而是先讓鎮關西切瘦肉、切肥肉、切脆骨,成功激怒了鎮關西,最後才三拳K.O.

武松和魯智深的這種行為,用一個詞就可以概括:找茬。中國有一句古話:“伸手不打笑臉人。”一般人很難在平白無故的情況下,突然猛揍另一個人,能這麼做的人都是心理不正常的人,比如李逵。這就像《魔獸世界》中的戰士,在發招之前要積攢怒氣。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

武松到了快活林,是一上來對蔣門神揮拳就打嗎?並不是。他來到蔣門神的店中,先是嫌酒不好,接著風言風語調戲蔣門神的小妾,最後被小妾扔到酒缸裡,又把店夥計都打了。這才惹惱了蔣門神,跑過來跟武松打了一架,被武松輕鬆打敗。

看到這一段,居士我想起了魯達拳打鎮關西的情節。魯達要打鎮關西為金翠蓮父女出氣,但他也不是見到鎮關西就打,而是先讓鎮關西切瘦肉、切肥肉、切脆骨,成功激怒了鎮關西,最後才三拳K.O.

武松和魯智深的這種行為,用一個詞就可以概括:找茬。中國有一句古話:“伸手不打笑臉人。”一般人很難在平白無故的情況下,突然猛揍另一個人,能這麼做的人都是心理不正常的人,比如李逵。這就像《魔獸世界》中的戰士,在發招之前要積攢怒氣。

現實中的衝突也是這樣,在打架之前兩個人都會有語言上的衝突,把憤怒的情緒積累起來,才會動手,比如:“你瞅啥?”“瞅你咋地?”“再瞅一下試!”然後才開幹。不可能出現兩個人走路上相互一瞪眼就動手的情況。

武松在動手之前,先喝了很多酒,把自己喝到八九分醉,其實正是為了接下來的找茬做準備。因為武松雖然武力很高,也曾殺過潘金蓮、西門慶,但他是一個極其冷靜的人,只會對付有仇之人。武松跟蔣門神無冤無仇,絕對不可能上來就動手。所以他等到喝醉之後,再借著醉意調戲蔣門神小妾,引動蔣門神的怒火,才好動手。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

武松到了快活林,是一上來對蔣門神揮拳就打嗎?並不是。他來到蔣門神的店中,先是嫌酒不好,接著風言風語調戲蔣門神的小妾,最後被小妾扔到酒缸裡,又把店夥計都打了。這才惹惱了蔣門神,跑過來跟武松打了一架,被武松輕鬆打敗。

看到這一段,居士我想起了魯達拳打鎮關西的情節。魯達要打鎮關西為金翠蓮父女出氣,但他也不是見到鎮關西就打,而是先讓鎮關西切瘦肉、切肥肉、切脆骨,成功激怒了鎮關西,最後才三拳K.O.

武松和魯智深的這種行為,用一個詞就可以概括:找茬。中國有一句古話:“伸手不打笑臉人。”一般人很難在平白無故的情況下,突然猛揍另一個人,能這麼做的人都是心理不正常的人,比如李逵。這就像《魔獸世界》中的戰士,在發招之前要積攢怒氣。

現實中的衝突也是這樣,在打架之前兩個人都會有語言上的衝突,把憤怒的情緒積累起來,才會動手,比如:“你瞅啥?”“瞅你咋地?”“再瞅一下試!”然後才開幹。不可能出現兩個人走路上相互一瞪眼就動手的情況。

武松在動手之前,先喝了很多酒,把自己喝到八九分醉,其實正是為了接下來的找茬做準備。因為武松雖然武力很高,也曾殺過潘金蓮、西門慶,但他是一個極其冷靜的人,只會對付有仇之人。武松跟蔣門神無冤無仇,絕對不可能上來就動手。所以他等到喝醉之後,再借著醉意調戲蔣門神小妾,引動蔣門神的怒火,才好動手。

一切有為法,如夢亦如露。我是夢露居士,為你解讀金庸武俠。歡迎關注,閱讀系列文章。

其實這個問題很簡單。

武松到了快活林,是一上來對蔣門神揮拳就打嗎?並不是。他來到蔣門神的店中,先是嫌酒不好,接著風言風語調戲蔣門神的小妾,最後被小妾扔到酒缸裡,又把店夥計都打了。這才惹惱了蔣門神,跑過來跟武松打了一架,被武松輕鬆打敗。

看到這一段,居士我想起了魯達拳打鎮關西的情節。魯達要打鎮關西為金翠蓮父女出氣,但他也不是見到鎮關西就打,而是先讓鎮關西切瘦肉、切肥肉、切脆骨,成功激怒了鎮關西,最後才三拳K.O.

武松和魯智深的這種行為,用一個詞就可以概括:找茬。中國有一句古話:“伸手不打笑臉人。”一般人很難在平白無故的情況下,突然猛揍另一個人,能這麼做的人都是心理不正常的人,比如李逵。這就像《魔獸世界》中的戰士,在發招之前要積攢怒氣。

現實中的衝突也是這樣,在打架之前兩個人都會有語言上的衝突,把憤怒的情緒積累起來,才會動手,比如:“你瞅啥?”“瞅你咋地?”“再瞅一下試!”然後才開幹。不可能出現兩個人走路上相互一瞪眼就動手的情況。

武松在動手之前,先喝了很多酒,把自己喝到八九分醉,其實正是為了接下來的找茬做準備。因為武松雖然武力很高,也曾殺過潘金蓮、西門慶,但他是一個極其冷靜的人,只會對付有仇之人。武松跟蔣門神無冤無仇,絕對不可能上來就動手。所以他等到喝醉之後,再借著醉意調戲蔣門神小妾,引動蔣門神的怒火,才好動手。

一切有為法,如夢亦如露。我是夢露居士,為你解讀金庸武俠。歡迎關注,閱讀系列文章。

乔鞅
2019-07-24

武松為何打蔣門神前要把自己灌醉?真的是因為喝多了比較能打嗎?

武松打蔣門神之前,並沒有把自己灌醉,只不過是五七分的酒意,武松故意裝作十分醉意,是因為武松另有深意: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第二,施恩患有“蔣門神恐懼症”,懷疑武松不是蔣門神的對手,這惹惱了武松,武松索性以這種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第三,武松藉著偽裝出來的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麻痺蔣門神。

武松為何打蔣門神前要把自己灌醉?真的是因為喝多了比較能打嗎?

武松打蔣門神之前,並沒有把自己灌醉,只不過是五七分的酒意,武松故意裝作十分醉意,是因為武松另有深意: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第二,施恩患有“蔣門神恐懼症”,懷疑武松不是蔣門神的對手,這惹惱了武松,武松索性以這種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第三,武松藉著偽裝出來的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麻痺蔣門神。

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

《水滸傳》中把酒視若性命的好漢至少有兩位,這兩位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是魯智深,另一位就是武松。武松的酒量是驚人的,第一次展現他酒量的就是在景陽岡下的酒家,這個酒家的酒明顯是屬於上乘的,而且後勁比較足,所以才會一再強調,不管你是誰,喝了三碗酒就絕對不可以上景陽岡了。但武松這個天神,居然喝了十八碗酒,還上了景陽岡,更令人叫絕的是居然還把那頭猛虎給活活打死了。讓人誤以為喝酒後的武松果然更加神勇。其實並非如此,武松酒量奇大,他真要做重要事情的時候,一定會控制好量。所以,這次打蔣門神,武松一個店裡喝三碗酒,一路經過十幾家酒店,少說也喝了將近四十碗酒,他故意裝作有了十分的醉意,其實他壓根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

此時已有午牌時分,天色正熱,卻有些微風。武松酒卻湧上來,把布衫攤開。雖然帶著五七分酒,卻裝做十分醉的, 前顛後偃,東倒西歪。

武松為何打蔣門神前要把自己灌醉?真的是因為喝多了比較能打嗎?

武松打蔣門神之前,並沒有把自己灌醉,只不過是五七分的酒意,武松故意裝作十分醉意,是因為武松另有深意: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第二,施恩患有“蔣門神恐懼症”,懷疑武松不是蔣門神的對手,這惹惱了武松,武松索性以這種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第三,武松藉著偽裝出來的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麻痺蔣門神。

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

《水滸傳》中把酒視若性命的好漢至少有兩位,這兩位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是魯智深,另一位就是武松。武松的酒量是驚人的,第一次展現他酒量的就是在景陽岡下的酒家,這個酒家的酒明顯是屬於上乘的,而且後勁比較足,所以才會一再強調,不管你是誰,喝了三碗酒就絕對不可以上景陽岡了。但武松這個天神,居然喝了十八碗酒,還上了景陽岡,更令人叫絕的是居然還把那頭猛虎給活活打死了。讓人誤以為喝酒後的武松果然更加神勇。其實並非如此,武松酒量奇大,他真要做重要事情的時候,一定會控制好量。所以,這次打蔣門神,武松一個店裡喝三碗酒,一路經過十幾家酒店,少說也喝了將近四十碗酒,他故意裝作有了十分的醉意,其實他壓根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

此時已有午牌時分,天色正熱,卻有些微風。武松酒卻湧上來,把布衫攤開。雖然帶著五七分酒,卻裝做十分醉的, 前顛後偃,東倒西歪。

第二,施恩患有“蔣門神恐懼症”,懷疑武松不是蔣門神的對手,這惹惱了武松,武松索性以這種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

施恩其實是個本事平庸、武功稀鬆的普通人,只不過仗著他老爹是孟州牢城營的管營相公,施恩父子倆便把這份權力用到了極致,居然利用牢城營的囚徒來賺錢,拉著上百名囚徒為他的“快活林”打工,白白剝削這些囚徒。張團練見“快活林”獲利豐厚,自然垂涎,於是請來蔣門神做打手,趕跑了施恩,霸佔了“快活林”。施恩被蔣門神打得很慘,兩個月臥床不起,因而他患有“蔣門神恐懼症”,覺得這個身長九尺、滿身橫肉的人實在難以戰勝。這蔣門神不只是身材高大、一身橫肉,更有一身好本事,使得好槍棒,拽拳飛腳,相撲為最。蔣門神給施恩留下太深重的陰影,讓他擔心武松也不是蔣門神的對手。武松對施恩的這種懷疑感到惱怒,索性以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故意編了一段話糊弄施恩。

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若不是酒醉後了膽大,景陽岡上如何打得這隻大蟲?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

武松為何打蔣門神前要把自己灌醉?真的是因為喝多了比較能打嗎?

武松打蔣門神之前,並沒有把自己灌醉,只不過是五七分的酒意,武松故意裝作十分醉意,是因為武松另有深意: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第二,施恩患有“蔣門神恐懼症”,懷疑武松不是蔣門神的對手,這惹惱了武松,武松索性以這種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第三,武松藉著偽裝出來的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麻痺蔣門神。

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

《水滸傳》中把酒視若性命的好漢至少有兩位,這兩位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是魯智深,另一位就是武松。武松的酒量是驚人的,第一次展現他酒量的就是在景陽岡下的酒家,這個酒家的酒明顯是屬於上乘的,而且後勁比較足,所以才會一再強調,不管你是誰,喝了三碗酒就絕對不可以上景陽岡了。但武松這個天神,居然喝了十八碗酒,還上了景陽岡,更令人叫絕的是居然還把那頭猛虎給活活打死了。讓人誤以為喝酒後的武松果然更加神勇。其實並非如此,武松酒量奇大,他真要做重要事情的時候,一定會控制好量。所以,這次打蔣門神,武松一個店裡喝三碗酒,一路經過十幾家酒店,少說也喝了將近四十碗酒,他故意裝作有了十分的醉意,其實他壓根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

此時已有午牌時分,天色正熱,卻有些微風。武松酒卻湧上來,把布衫攤開。雖然帶著五七分酒,卻裝做十分醉的, 前顛後偃,東倒西歪。

第二,施恩患有“蔣門神恐懼症”,懷疑武松不是蔣門神的對手,這惹惱了武松,武松索性以這種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

施恩其實是個本事平庸、武功稀鬆的普通人,只不過仗著他老爹是孟州牢城營的管營相公,施恩父子倆便把這份權力用到了極致,居然利用牢城營的囚徒來賺錢,拉著上百名囚徒為他的“快活林”打工,白白剝削這些囚徒。張團練見“快活林”獲利豐厚,自然垂涎,於是請來蔣門神做打手,趕跑了施恩,霸佔了“快活林”。施恩被蔣門神打得很慘,兩個月臥床不起,因而他患有“蔣門神恐懼症”,覺得這個身長九尺、滿身橫肉的人實在難以戰勝。這蔣門神不只是身材高大、一身橫肉,更有一身好本事,使得好槍棒,拽拳飛腳,相撲為最。蔣門神給施恩留下太深重的陰影,讓他擔心武松也不是蔣門神的對手。武松對施恩的這種懷疑感到惱怒,索性以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故意編了一段話糊弄施恩。

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若不是酒醉後了膽大,景陽岡上如何打得這隻大蟲?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

第三,武松藉著偽裝出來的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麻痺蔣門神。

武松不僅是力大無比、武藝高強,更極有智謀,做事非常精細、謹慎。當初武松為哥哥武大郎報仇,明明找到了潘金蓮和西門慶毒殺哥哥的物證和人證,告到縣衙,卻被知縣駁回。如果武松不是極有智謀,做事精細,換作一般人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而武松卻先逼問出王婆和潘金蓮的口供,再殺了潘金蓮和西門慶,這件看似沒辦法破解的問題,就這樣被武松撕開一道口子,成功破解,以最小的代價為哥哥武大郎報了仇。而這一次打蔣門神,武松也是極其精細、謹慎的,他藉著五七分的酒意,故意裝作十分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故意說酒家主人卻如何不姓李?又非要店家女主人陪他喝酒,有意激怒酒店裡的人,終於雙方打起來,挑釁蔣門神成功;另一方面,武松裝作十分醉意,成功麻痺了蔣門神,料想這塊頭比自己小的醉漢何足道哉,誰料被武松三拳兩腳打倒在地,只得求饒。

武松先把兩個拳頭去蔣門神臉上虛影一影,忽地轉身便走。蔣門神大怒,搶將來,被武松一飛腳踢起,踢中蔣門神小腹上,雙手按了,便蹲下去。武松一踅,踅將過來,那隻右腳早踢起,直飛在蔣門神額角上,踢著正中,望後便倒。 武松追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這醋缽兒大小拳頭,望蔣門神臉上便打。

武松為何打蔣門神前要把自己灌醉?真的是因為喝多了比較能打嗎?

武松打蔣門神之前,並沒有把自己灌醉,只不過是五七分的酒意,武松故意裝作十分醉意,是因為武松另有深意: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第二,施恩患有“蔣門神恐懼症”,懷疑武松不是蔣門神的對手,這惹惱了武松,武松索性以這種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第三,武松藉著偽裝出來的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麻痺蔣門神。

第一,武松一路喝了幾十碗酒並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

《水滸傳》中把酒視若性命的好漢至少有兩位,這兩位也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位是魯智深,另一位就是武松。武松的酒量是驚人的,第一次展現他酒量的就是在景陽岡下的酒家,這個酒家的酒明顯是屬於上乘的,而且後勁比較足,所以才會一再強調,不管你是誰,喝了三碗酒就絕對不可以上景陽岡了。但武松這個天神,居然喝了十八碗酒,還上了景陽岡,更令人叫絕的是居然還把那頭猛虎給活活打死了。讓人誤以為喝酒後的武松果然更加神勇。其實並非如此,武松酒量奇大,他真要做重要事情的時候,一定會控制好量。所以,這次打蔣門神,武松一個店裡喝三碗酒,一路經過十幾家酒店,少說也喝了將近四十碗酒,他故意裝作有了十分的醉意,其實他壓根沒有醉,只有五、七分酒意而已。

此時已有午牌時分,天色正熱,卻有些微風。武松酒卻湧上來,把布衫攤開。雖然帶著五七分酒,卻裝做十分醉的, 前顛後偃,東倒西歪。

第二,施恩患有“蔣門神恐懼症”,懷疑武松不是蔣門神的對手,這惹惱了武松,武松索性以這種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

施恩其實是個本事平庸、武功稀鬆的普通人,只不過仗著他老爹是孟州牢城營的管營相公,施恩父子倆便把這份權力用到了極致,居然利用牢城營的囚徒來賺錢,拉著上百名囚徒為他的“快活林”打工,白白剝削這些囚徒。張團練見“快活林”獲利豐厚,自然垂涎,於是請來蔣門神做打手,趕跑了施恩,霸佔了“快活林”。施恩被蔣門神打得很慘,兩個月臥床不起,因而他患有“蔣門神恐懼症”,覺得這個身長九尺、滿身橫肉的人實在難以戰勝。這蔣門神不只是身材高大、一身橫肉,更有一身好本事,使得好槍棒,拽拳飛腳,相撲為最。蔣門神給施恩留下太深重的陰影,讓他擔心武松也不是蔣門神的對手。武松對施恩的這種懷疑感到惱怒,索性以戲謔的方式向施恩展示自己的實力,故意編了一段話糊弄施恩。

你怕我醉了沒本事,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若不是酒醉後了膽大,景陽岡上如何打得這隻大蟲?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

第三,武松藉著偽裝出來的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麻痺蔣門神。

武松不僅是力大無比、武藝高強,更極有智謀,做事非常精細、謹慎。當初武松為哥哥武大郎報仇,明明找到了潘金蓮和西門慶毒殺哥哥的物證和人證,告到縣衙,卻被知縣駁回。如果武松不是極有智謀,做事精細,換作一般人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而武松卻先逼問出王婆和潘金蓮的口供,再殺了潘金蓮和西門慶,這件看似沒辦法破解的問題,就這樣被武松撕開一道口子,成功破解,以最小的代價為哥哥武大郎報了仇。而這一次打蔣門神,武松也是極其精細、謹慎的,他藉著五七分的酒意,故意裝作十分醉意,一方面是方便挑釁蔣門神:故意說酒家主人卻如何不姓李?又非要店家女主人陪他喝酒,有意激怒酒店裡的人,終於雙方打起來,挑釁蔣門神成功;另一方面,武松裝作十分醉意,成功麻痺了蔣門神,料想這塊頭比自己小的醉漢何足道哉,誰料被武松三拳兩腳打倒在地,只得求饒。

武松先把兩個拳頭去蔣門神臉上虛影一影,忽地轉身便走。蔣門神大怒,搶將來,被武松一飛腳踢起,踢中蔣門神小腹上,雙手按了,便蹲下去。武松一踅,踅將過來,那隻右腳早踢起,直飛在蔣門神額角上,踢著正中,望後便倒。 武松追入一步,踏住胸脯,提起這醋缽兒大小拳頭,望蔣門神臉上便打。

綜上所述,打蔣門神前,武松喝了許多酒並沒有喝醉,只不過是故意以這種方式向施恩展示他的實力,也是為了挑釁蔣門神,並麻痺蔣門神,並不表示他喝多了就特別能打。

逻辑文史游
2019-07-08

邏輯文史姨覺得施公安排武松一路喝那麼多酒大致可以歸結為三點原因:一是武松就是嘴饞,就想喝點酒,你想怎麼著吧,好不容易來趟孟州,還不讓品嚐下當地的美酒啊;二是施公想用武松的一系列行動讓他和蔣門神這種無賴有一個很好的區分,並且也用諸多細節體現出了專屬武松的特有“行為藝術”;三是想通過武松一系列的格鬥招式想告訴大家我施耐庵也是懂武功的,或者說我施耐庵也是打過架的(或者捱過打…)。

邏輯文史姨覺得施公安排武松一路喝那麼多酒大致可以歸結為三點原因:一是武松就是嘴饞,就想喝點酒,你想怎麼著吧,好不容易來趟孟州,還不讓品嚐下當地的美酒啊;二是施公想用武松的一系列行動讓他和蔣門神這種無賴有一個很好的區分,並且也用諸多細節體現出了專屬武松的特有“行為藝術”;三是想通過武松一系列的格鬥招式想告訴大家我施耐庵也是懂武功的,或者說我施耐庵也是打過架的(或者捱過打…)。

先說下武松品酒這個點。單說酒的品級,《水滸傳》中就出現了好多種,我們知道宋朝的酒都是發酵榨製出來的,《水滸傳》中的榨制酒也是以各種各樣的名稱出現的。從酒的清濁純度和質量優劣看,文中出現的酒有“白”、“清”、“渾”、“老”、“ 水”等區別,那麼這些酒的品級除了沒毒的御酒外,應該就是武松當年在景陽岡喝的“三碗不過岡”了,而白勝黃泥岡的白酒從價格來看的話品質也應該不錯,最差的酒就是王倫招待晁蓋他們的水酒了。從這個層面來講,不同地界不同材料不同特殊工藝釀出的酒味道也大不相同,武松是好酒之人,酒對他來講就是美食,自然要在這個環節上品遍當地“佳釀”。所以走一路喝一路,完全是嘴饞。

而武松喝了一路喝醉了嗎?原著中可沒說武二哥此時已醉,儘管電視劇中為了讓武松的打戲更具藝術感,往往都讓他以醉酒的狀態用醉拳的方式痛打蔣門神。但原著中武松不僅沒醉,連醉拳都沒打。而講到這裡就引出了武松喝酒的第二個點,就是行為藝術。按照電影裡一般的情節來看,武松是替施恩討公道的,所以他大可以一進快活林看見蔣忠就打,或者直接進門先學烏鴉掀個桌子製造下動靜,但是,武松並沒有這麼做。

邏輯文史姨覺得施公安排武松一路喝那麼多酒大致可以歸結為三點原因:一是武松就是嘴饞,就想喝點酒,你想怎麼著吧,好不容易來趟孟州,還不讓品嚐下當地的美酒啊;二是施公想用武松的一系列行動讓他和蔣門神這種無賴有一個很好的區分,並且也用諸多細節體現出了專屬武松的特有“行為藝術”;三是想通過武松一系列的格鬥招式想告訴大家我施耐庵也是懂武功的,或者說我施耐庵也是打過架的(或者捱過打…)。

先說下武松品酒這個點。單說酒的品級,《水滸傳》中就出現了好多種,我們知道宋朝的酒都是發酵榨製出來的,《水滸傳》中的榨制酒也是以各種各樣的名稱出現的。從酒的清濁純度和質量優劣看,文中出現的酒有“白”、“清”、“渾”、“老”、“ 水”等區別,那麼這些酒的品級除了沒毒的御酒外,應該就是武松當年在景陽岡喝的“三碗不過岡”了,而白勝黃泥岡的白酒從價格來看的話品質也應該不錯,最差的酒就是王倫招待晁蓋他們的水酒了。從這個層面來講,不同地界不同材料不同特殊工藝釀出的酒味道也大不相同,武松是好酒之人,酒對他來講就是美食,自然要在這個環節上品遍當地“佳釀”。所以走一路喝一路,完全是嘴饞。

而武松喝了一路喝醉了嗎?原著中可沒說武二哥此時已醉,儘管電視劇中為了讓武松的打戲更具藝術感,往往都讓他以醉酒的狀態用醉拳的方式痛打蔣門神。但原著中武松不僅沒醉,連醉拳都沒打。而講到這裡就引出了武松喝酒的第二個點,就是行為藝術。按照電影裡一般的情節來看,武松是替施恩討公道的,所以他大可以一進快活林看見蔣忠就打,或者直接進門先學烏鴉掀個桌子製造下動靜,但是,武松並沒有這麼做。

武松進門先向小二要了一碗酒,這酒剛端上來武松就說酒不好,於是小二換了一碗,武松還說不好,小二認栽,這時小二上來一碗上等好酒,武松喝過之後,對這碗酒有了讚賞。其實我們知道武松就是來找茬的,就像之前魯達讓鄭屠切肉,無論鄭屠切多少,魯達都不會滿意,所以按照一般劇情來講無論小二上多少酒,武松理論上應該都不滿意。可在真正的好酒面前,武松這等懂酒之人也沒有違心的說這酒不好,從這一層面我們也能看出在來快活林的路上武松也是喝了各種不同級別的酒,因此快活林的頭兩碗,並不稱他意。這樣一個簡單的品酒描寫,施公就讓武松和那些誠心找茬無理取鬧的P民們劃開了分界線,這是一種境界,更是一種行為藝術。

邏輯文史姨覺得施公安排武松一路喝那麼多酒大致可以歸結為三點原因:一是武松就是嘴饞,就想喝點酒,你想怎麼著吧,好不容易來趟孟州,還不讓品嚐下當地的美酒啊;二是施公想用武松的一系列行動讓他和蔣門神這種無賴有一個很好的區分,並且也用諸多細節體現出了專屬武松的特有“行為藝術”;三是想通過武松一系列的格鬥招式想告訴大家我施耐庵也是懂武功的,或者說我施耐庵也是打過架的(或者捱過打…)。

先說下武松品酒這個點。單說酒的品級,《水滸傳》中就出現了好多種,我們知道宋朝的酒都是發酵榨製出來的,《水滸傳》中的榨制酒也是以各種各樣的名稱出現的。從酒的清濁純度和質量優劣看,文中出現的酒有“白”、“清”、“渾”、“老”、“ 水”等區別,那麼這些酒的品級除了沒毒的御酒外,應該就是武松當年在景陽岡喝的“三碗不過岡”了,而白勝黃泥岡的白酒從價格來看的話品質也應該不錯,最差的酒就是王倫招待晁蓋他們的水酒了。從這個層面來講,不同地界不同材料不同特殊工藝釀出的酒味道也大不相同,武松是好酒之人,酒對他來講就是美食,自然要在這個環節上品遍當地“佳釀”。所以走一路喝一路,完全是嘴饞。

而武松喝了一路喝醉了嗎?原著中可沒說武二哥此時已醉,儘管電視劇中為了讓武松的打戲更具藝術感,往往都讓他以醉酒的狀態用醉拳的方式痛打蔣門神。但原著中武松不僅沒醉,連醉拳都沒打。而講到這裡就引出了武松喝酒的第二個點,就是行為藝術。按照電影裡一般的情節來看,武松是替施恩討公道的,所以他大可以一進快活林看見蔣忠就打,或者直接進門先學烏鴉掀個桌子製造下動靜,但是,武松並沒有這麼做。

武松進門先向小二要了一碗酒,這酒剛端上來武松就說酒不好,於是小二換了一碗,武松還說不好,小二認栽,這時小二上來一碗上等好酒,武松喝過之後,對這碗酒有了讚賞。其實我們知道武松就是來找茬的,就像之前魯達讓鄭屠切肉,無論鄭屠切多少,魯達都不會滿意,所以按照一般劇情來講無論小二上多少酒,武松理論上應該都不滿意。可在真正的好酒面前,武松這等懂酒之人也沒有違心的說這酒不好,從這一層面我們也能看出在來快活林的路上武松也是喝了各種不同級別的酒,因此快活林的頭兩碗,並不稱他意。這樣一個簡單的品酒描寫,施公就讓武松和那些誠心找茬無理取鬧的P民們劃開了分界線,這是一種境界,更是一種行為藝術。

第三點,我們從武松打蔣門神的過程中也能看出施公並非一文弱書生,武松剛進快活林時就看到了蔣忠,但他沒有直接過去打他,而是裝成醉漢先進了店。為什麼先要玩這麼一出,首先武松和蔣忠並不熟,他對蔣忠的瞭解只侷限於施恩的描述,施恩說蔣忠自誇自己相撲很厲害,在泰嶽相撲榜上牢牢的佔據了三年C位,並且蔣忠把自己打了一頓,他門下又有不少弟子,是個狠角色。單憑施恩的口述,武松並不能確定自己有穩贏蔣忠的把握,所以他決定先觀察一番。武松為什麼要裝醉,理由也很簡單,他就是想讓蔣忠放鬆警惕,讓他覺得一個醉漢根本就沒什麼戰鬥力。所以當武松開始表演時先把蔣忠的小妾和幾個小二扔進了酒缸裡,等到引起蔣忠注意時,二人在街頭開始了遭遇戰。

在蔣忠眼裡,武松就是個鬧事的醉漢罷了,自己行走江湖這麼些年應該也見過不少這樣的人,可武松是假醉,在蔣忠還沒做出反應時,武松先以醉漢的手勢把兩個拳頭往蔣門神臉上虛晃一下,然後轉身便走。蔣忠見這個醉鬼如此囂張,就去捉他,結果武松先是一記飛腿踢在蔣忠肚上,蔣忠負痛跪地,再用一腳踢其額頭,蔣忠轟然倒下,然後武松的拳頭在蔣忠頭上猛打,打的他直喊救命。

邏輯文史姨覺得施公安排武松一路喝那麼多酒大致可以歸結為三點原因:一是武松就是嘴饞,就想喝點酒,你想怎麼著吧,好不容易來趟孟州,還不讓品嚐下當地的美酒啊;二是施公想用武松的一系列行動讓他和蔣門神這種無賴有一個很好的區分,並且也用諸多細節體現出了專屬武松的特有“行為藝術”;三是想通過武松一系列的格鬥招式想告訴大家我施耐庵也是懂武功的,或者說我施耐庵也是打過架的(或者捱過打…)。

先說下武松品酒這個點。單說酒的品級,《水滸傳》中就出現了好多種,我們知道宋朝的酒都是發酵榨製出來的,《水滸傳》中的榨制酒也是以各種各樣的名稱出現的。從酒的清濁純度和質量優劣看,文中出現的酒有“白”、“清”、“渾”、“老”、“ 水”等區別,那麼這些酒的品級除了沒毒的御酒外,應該就是武松當年在景陽岡喝的“三碗不過岡”了,而白勝黃泥岡的白酒從價格來看的話品質也應該不錯,最差的酒就是王倫招待晁蓋他們的水酒了。從這個層面來講,不同地界不同材料不同特殊工藝釀出的酒味道也大不相同,武松是好酒之人,酒對他來講就是美食,自然要在這個環節上品遍當地“佳釀”。所以走一路喝一路,完全是嘴饞。

而武松喝了一路喝醉了嗎?原著中可沒說武二哥此時已醉,儘管電視劇中為了讓武松的打戲更具藝術感,往往都讓他以醉酒的狀態用醉拳的方式痛打蔣門神。但原著中武松不僅沒醉,連醉拳都沒打。而講到這裡就引出了武松喝酒的第二個點,就是行為藝術。按照電影裡一般的情節來看,武松是替施恩討公道的,所以他大可以一進快活林看見蔣忠就打,或者直接進門先學烏鴉掀個桌子製造下動靜,但是,武松並沒有這麼做。

武松進門先向小二要了一碗酒,這酒剛端上來武松就說酒不好,於是小二換了一碗,武松還說不好,小二認栽,這時小二上來一碗上等好酒,武松喝過之後,對這碗酒有了讚賞。其實我們知道武松就是來找茬的,就像之前魯達讓鄭屠切肉,無論鄭屠切多少,魯達都不會滿意,所以按照一般劇情來講無論小二上多少酒,武松理論上應該都不滿意。可在真正的好酒面前,武松這等懂酒之人也沒有違心的說這酒不好,從這一層面我們也能看出在來快活林的路上武松也是喝了各種不同級別的酒,因此快活林的頭兩碗,並不稱他意。這樣一個簡單的品酒描寫,施公就讓武松和那些誠心找茬無理取鬧的P民們劃開了分界線,這是一種境界,更是一種行為藝術。

第三點,我們從武松打蔣門神的過程中也能看出施公並非一文弱書生,武松剛進快活林時就看到了蔣忠,但他沒有直接過去打他,而是裝成醉漢先進了店。為什麼先要玩這麼一出,首先武松和蔣忠並不熟,他對蔣忠的瞭解只侷限於施恩的描述,施恩說蔣忠自誇自己相撲很厲害,在泰嶽相撲榜上牢牢的佔據了三年C位,並且蔣忠把自己打了一頓,他門下又有不少弟子,是個狠角色。單憑施恩的口述,武松並不能確定自己有穩贏蔣忠的把握,所以他決定先觀察一番。武松為什麼要裝醉,理由也很簡單,他就是想讓蔣忠放鬆警惕,讓他覺得一個醉漢根本就沒什麼戰鬥力。所以當武松開始表演時先把蔣忠的小妾和幾個小二扔進了酒缸裡,等到引起蔣忠注意時,二人在街頭開始了遭遇戰。

在蔣忠眼裡,武松就是個鬧事的醉漢罷了,自己行走江湖這麼些年應該也見過不少這樣的人,可武松是假醉,在蔣忠還沒做出反應時,武松先以醉漢的手勢把兩個拳頭往蔣門神臉上虛晃一下,然後轉身便走。蔣忠見這個醉鬼如此囂張,就去捉他,結果武松先是一記飛腿踢在蔣忠肚上,蔣忠負痛跪地,再用一腳踢其額頭,蔣忠轟然倒下,然後武松的拳頭在蔣忠頭上猛打,打的他直喊救命。

施公給武松這招起名為“鴛鴦腿”,這個鴛鴦腿的“施法”全過程頗為華麗,且在實戰中也頗為實用。在蔣忠追武松時,武松先後蹬左腿踢蔣忠肚,這時跪地的蔣忠已沒有了防禦能力,而命中之後武松整個身體向左傾斜,這時剛剛踢中別人的左腿落地做為支撐腿,右腳又藉助著往左扭腰的一個鞭腿,直奔蔣門神的額頭而去。武松的招式很簡單,但對付蔣門神也綽綽有餘。如果沒有佯醉做鋪墊,武松的這個招式未必有效,因為在對方不輕敵且沒被酒色掏空身體的情況下,面對一個背身準備扭腰的時候,應戰者完全可以在擺腿瞬間衝到你面前,這樣一來你的腿還沒落地,應戰者已經在你面前可以選擇多種攻擊方式了。

所以結合這三點,武松這酒必須得喝,自然是喝了不白喝。


文/邏輯文史游

所以我是武黑嗎?

杜远山
2019-07-28

武松是小說《水滸傳》中一個很重要人物,作者施耐庵在原著中不惜篇幅對武松的事蹟進行了詳細的描寫,將這個人物塑造得非常豐滿,其中武松在快活林醉打蔣門神這個部分很出彩,那麼武松在打蔣門神之前為什麼要喝醉呢?我認為原因主要有如下三點:

1、為了增加小說的戲劇性和可觀賞性,施耐庵特意安排了這樣的情節。

《水滸傳》是一部小說,而不是紀實文學,既然是小說就需要適當的誇張和虛構,從而增加小說的戲劇衝突和可觀賞性。如果一部小說平淡無奇讀者們閱讀起來是多麼的無趣啊,武松喝了大量的酒,酒後醉打蔣門神,這就增加小說的趣味性和戲劇性,這樣的情節設計一方面使小說更加出彩,另一方面突出了武松酒量驚人、武功高超的的特點,這是施耐庵的高明之處。

武松是小說《水滸傳》中一個很重要人物,作者施耐庵在原著中不惜篇幅對武松的事蹟進行了詳細的描寫,將這個人物塑造得非常豐滿,其中武松在快活林醉打蔣門神這個部分很出彩,那麼武松在打蔣門神之前為什麼要喝醉呢?我認為原因主要有如下三點:

1、為了增加小說的戲劇性和可觀賞性,施耐庵特意安排了這樣的情節。

《水滸傳》是一部小說,而不是紀實文學,既然是小說就需要適當的誇張和虛構,從而增加小說的戲劇衝突和可觀賞性。如果一部小說平淡無奇讀者們閱讀起來是多麼的無趣啊,武松喝了大量的酒,酒後醉打蔣門神,這就增加小說的趣味性和戲劇性,這樣的情節設計一方面使小說更加出彩,另一方面突出了武松酒量驚人、武功高超的的特點,這是施耐庵的高明之處。

2、武松醉酒突出了武松的性格特點,與武松的人設非常吻合。

武松是個嫉惡如仇的俠膽英雄,他有兩個愛好,一是習武,二是嗜酒,這兩個愛好是武松的標籤,武松在整部小說中的活動都離不開這兩個標籤。

武松因為殺了西門慶和潘金蓮吃了官司,被髮配到孟州,他一路輾轉,吃了很多苦頭,後來因為施恩的幫助才暫時安定下來,就在這時施恩的快活林酒店被蔣門神霸佔了,施恩不得已求到了武松。武松很長時間都沒有痛飲一番了,他正好藉著打蔣門神的時機好好喝一頓,原著中說武松每經過一家酒店就喝三碗酒,一路上他經過了十來家酒店,算起來他一共喝了三四十碗酒,這些酒對武松來說並不至於喝醉,但足以讓他很滿足。

之後發生的武松醉打蔣門神事件與武松的習武和嗜酒兩個標籤緊密的聯繫在一起,更加突出了武松的個人特點,讓讀者印象深刻。

武松是小說《水滸傳》中一個很重要人物,作者施耐庵在原著中不惜篇幅對武松的事蹟進行了詳細的描寫,將這個人物塑造得非常豐滿,其中武松在快活林醉打蔣門神這個部分很出彩,那麼武松在打蔣門神之前為什麼要喝醉呢?我認為原因主要有如下三點:

1、為了增加小說的戲劇性和可觀賞性,施耐庵特意安排了這樣的情節。

《水滸傳》是一部小說,而不是紀實文學,既然是小說就需要適當的誇張和虛構,從而增加小說的戲劇衝突和可觀賞性。如果一部小說平淡無奇讀者們閱讀起來是多麼的無趣啊,武松喝了大量的酒,酒後醉打蔣門神,這就增加小說的趣味性和戲劇性,這樣的情節設計一方面使小說更加出彩,另一方面突出了武松酒量驚人、武功高超的的特點,這是施耐庵的高明之處。

2、武松醉酒突出了武松的性格特點,與武松的人設非常吻合。

武松是個嫉惡如仇的俠膽英雄,他有兩個愛好,一是習武,二是嗜酒,這兩個愛好是武松的標籤,武松在整部小說中的活動都離不開這兩個標籤。

武松因為殺了西門慶和潘金蓮吃了官司,被髮配到孟州,他一路輾轉,吃了很多苦頭,後來因為施恩的幫助才暫時安定下來,就在這時施恩的快活林酒店被蔣門神霸佔了,施恩不得已求到了武松。武松很長時間都沒有痛飲一番了,他正好藉著打蔣門神的時機好好喝一頓,原著中說武松每經過一家酒店就喝三碗酒,一路上他經過了十來家酒店,算起來他一共喝了三四十碗酒,這些酒對武松來說並不至於喝醉,但足以讓他很滿足。

之後發生的武松醉打蔣門神事件與武松的習武和嗜酒兩個標籤緊密的聯繫在一起,更加突出了武松的個人特點,讓讀者印象深刻。

3、武松醉酒是高智商和高情商的表現,是對付蔣門神的利器。

單從武功來說武松比蔣門神高出一大截,他之所以喝下那麼多酒是他高智商和高情商的表現。

他醉酒的好處主要有三點:

1、為自己打蔣門神找到一個很好的理由。醉酒的人容易鬧事這是人人皆知的常識,武松來到快活林酒店後先是嫌酒不好,後來調戲蔣門神的小妾,這些事惹怒了蔣門神,最終成為他們交手的直接原因,這也為武松打蔣門神提供了很好的藉口。

2、麻痺對手。武松練過醉拳,在實戰中醉拳的好處顯而易見,它很容易矇蔽敵人,讓對手放鬆警惕,事實證明武松醉酒起到了這樣的效果,蔣門神稀裡糊塗就被武松制服了。

3、為自己開脫找到一個很好的理由。蔣門神是一個很有背景的人,要打他需要提前找好後路,醉酒就是一個很好的開脫理由。武松打蔣門神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當時他是醉酒狀態,即便他因此被告上公堂也會從輕發落。

武松是小說《水滸傳》中一個很重要人物,作者施耐庵在原著中不惜篇幅對武松的事蹟進行了詳細的描寫,將這個人物塑造得非常豐滿,其中武松在快活林醉打蔣門神這個部分很出彩,那麼武松在打蔣門神之前為什麼要喝醉呢?我認為原因主要有如下三點:

1、為了增加小說的戲劇性和可觀賞性,施耐庵特意安排了這樣的情節。

《水滸傳》是一部小說,而不是紀實文學,既然是小說就需要適當的誇張和虛構,從而增加小說的戲劇衝突和可觀賞性。如果一部小說平淡無奇讀者們閱讀起來是多麼的無趣啊,武松喝了大量的酒,酒後醉打蔣門神,這就增加小說的趣味性和戲劇性,這樣的情節設計一方面使小說更加出彩,另一方面突出了武松酒量驚人、武功高超的的特點,這是施耐庵的高明之處。

2、武松醉酒突出了武松的性格特點,與武松的人設非常吻合。

武松是個嫉惡如仇的俠膽英雄,他有兩個愛好,一是習武,二是嗜酒,這兩個愛好是武松的標籤,武松在整部小說中的活動都離不開這兩個標籤。

武松因為殺了西門慶和潘金蓮吃了官司,被髮配到孟州,他一路輾轉,吃了很多苦頭,後來因為施恩的幫助才暫時安定下來,就在這時施恩的快活林酒店被蔣門神霸佔了,施恩不得已求到了武松。武松很長時間都沒有痛飲一番了,他正好藉著打蔣門神的時機好好喝一頓,原著中說武松每經過一家酒店就喝三碗酒,一路上他經過了十來家酒店,算起來他一共喝了三四十碗酒,這些酒對武松來說並不至於喝醉,但足以讓他很滿足。

之後發生的武松醉打蔣門神事件與武松的習武和嗜酒兩個標籤緊密的聯繫在一起,更加突出了武松的個人特點,讓讀者印象深刻。

3、武松醉酒是高智商和高情商的表現,是對付蔣門神的利器。

單從武功來說武松比蔣門神高出一大截,他之所以喝下那麼多酒是他高智商和高情商的表現。

他醉酒的好處主要有三點:

1、為自己打蔣門神找到一個很好的理由。醉酒的人容易鬧事這是人人皆知的常識,武松來到快活林酒店後先是嫌酒不好,後來調戲蔣門神的小妾,這些事惹怒了蔣門神,最終成為他們交手的直接原因,這也為武松打蔣門神提供了很好的藉口。

2、麻痺對手。武松練過醉拳,在實戰中醉拳的好處顯而易見,它很容易矇蔽敵人,讓對手放鬆警惕,事實證明武松醉酒起到了這樣的效果,蔣門神稀裡糊塗就被武松制服了。

3、為自己開脫找到一個很好的理由。蔣門神是一個很有背景的人,要打他需要提前找好後路,醉酒就是一個很好的開脫理由。武松打蔣門神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當時他是醉酒狀態,即便他因此被告上公堂也會從輕發落。

結語

武松之所以打蔣門神前喝下那麼多酒,首先是為了增加小說的戲劇性和可觀賞性,其次是為了突出武松的性格特點,最後武松這樣做是高智商和高情商的表現。

指动济南
2019-03-03

武松醉打蔣門神,是《水滸傳》裡讓人最津津樂道的情節之一。大塊吃肉、大口喝酒是梁山好漢普遍擁有的個性標籤, 那麼為什麼武松要喝醉了再打,難道是喝醉更能打?還是隻有喝醉了才能打出醉拳?

其實,武松醉打蔣門神的原因有如下三個:

1、讓“金眼彪”施恩開開眼

武松被押送到安平寨後,被蔣門神奪了活快林酒家的“金眼彪”施恩,好吃好喝的一番招待,拜了把子,把奪回快活林的計劃託付給武松。兩人當夜大喝一場,見武松大醉,原本計劃次日的行動,施恩父子商量後決定推遲一天。

武松醉打蔣門神,是《水滸傳》裡讓人最津津樂道的情節之一。大塊吃肉、大口喝酒是梁山好漢普遍擁有的個性標籤, 那麼為什麼武松要喝醉了再打,難道是喝醉更能打?還是隻有喝醉了才能打出醉拳?

其實,武松醉打蔣門神的原因有如下三個:

1、讓“金眼彪”施恩開開眼

武松被押送到安平寨後,被蔣門神奪了活快林酒家的“金眼彪”施恩,好吃好喝的一番招待,拜了把子,把奪回快活林的計劃託付給武松。兩人當夜大喝一場,見武松大醉,原本計劃次日的行動,施恩父子商量後決定推遲一天。

所以再吃飯時只有大塊的肉,卻不給大碗的酒喝。武松非常不高興,後來詢問侍候自己洗澡的兩個僕人,才知道“明日正要央都頭去幹正事”。武松能服氣嗎?怕我喝醉誤事?好吧!我偏偏要喝醉幹大事,讓你施恩看看我的能耐。

2、難度比打老虎小多了

武松怎麼出名的——在景陽崗上打死了一隻吊睛白額大虎!打虎前做了什麼預習功課——在“三碗不過崗”酒家喝了十八碗酒。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喝了酒,頭腦清醒的武松應該不敢冒險跟老虎過招。酒壯雄膽,仗著酒勁武松才闖上了景陽崗。

武松醉打蔣門神,是《水滸傳》裡讓人最津津樂道的情節之一。大塊吃肉、大口喝酒是梁山好漢普遍擁有的個性標籤, 那麼為什麼武松要喝醉了再打,難道是喝醉更能打?還是隻有喝醉了才能打出醉拳?

其實,武松醉打蔣門神的原因有如下三個:

1、讓“金眼彪”施恩開開眼

武松被押送到安平寨後,被蔣門神奪了活快林酒家的“金眼彪”施恩,好吃好喝的一番招待,拜了把子,把奪回快活林的計劃託付給武松。兩人當夜大喝一場,見武松大醉,原本計劃次日的行動,施恩父子商量後決定推遲一天。

所以再吃飯時只有大塊的肉,卻不給大碗的酒喝。武松非常不高興,後來詢問侍候自己洗澡的兩個僕人,才知道“明日正要央都頭去幹正事”。武松能服氣嗎?怕我喝醉誤事?好吧!我偏偏要喝醉幹大事,讓你施恩看看我的能耐。

2、難度比打老虎小多了

武松怎麼出名的——在景陽崗上打死了一隻吊睛白額大虎!打虎前做了什麼預習功課——在“三碗不過崗”酒家喝了十八碗酒。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喝了酒,頭腦清醒的武松應該不敢冒險跟老虎過招。酒壯雄膽,仗著酒勁武松才闖上了景陽崗。

毫無疑問,打蔣門神的難度打老虎小多了。也許武松是想複製一次景陽崗的成功,或者是想重溫一遍景陽崗的成功。所以,他才把序幕拉得很長,步行前往快活林,每經過一處酒家就喝上三碗,用自己最熟悉的套路,來一場醉打蔣門神的大戲。

3、兵不厭詐,麻痺對手

喝上一路酒去幹架,以武松的酒量只當是喝水消暑了。在武松自立的“無三不過望”規矩下,喝了二十多碗酒。然後就東倒西歪,“雖然帶著五七分酒,卻裝做十分醉的”,喝過“三碗不過崗”酒的武松,用醉酒來麻痺對手,三下五除二就把蔣門神收拾了。

《隋唐演義》、《水滸傳》等小說給英雄好漢貼上了一個標籤:大口喝酒大塊吃肉的男人才是好漢,不喝酒的英雄算不上真英雄。所以武松才自稱“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

武松醉打蔣門神,是《水滸傳》裡讓人最津津樂道的情節之一。大塊吃肉、大口喝酒是梁山好漢普遍擁有的個性標籤, 那麼為什麼武松要喝醉了再打,難道是喝醉更能打?還是隻有喝醉了才能打出醉拳?

其實,武松醉打蔣門神的原因有如下三個:

1、讓“金眼彪”施恩開開眼

武松被押送到安平寨後,被蔣門神奪了活快林酒家的“金眼彪”施恩,好吃好喝的一番招待,拜了把子,把奪回快活林的計劃託付給武松。兩人當夜大喝一場,見武松大醉,原本計劃次日的行動,施恩父子商量後決定推遲一天。

所以再吃飯時只有大塊的肉,卻不給大碗的酒喝。武松非常不高興,後來詢問侍候自己洗澡的兩個僕人,才知道“明日正要央都頭去幹正事”。武松能服氣嗎?怕我喝醉誤事?好吧!我偏偏要喝醉幹大事,讓你施恩看看我的能耐。

2、難度比打老虎小多了

武松怎麼出名的——在景陽崗上打死了一隻吊睛白額大虎!打虎前做了什麼預習功課——在“三碗不過崗”酒家喝了十八碗酒。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喝了酒,頭腦清醒的武松應該不敢冒險跟老虎過招。酒壯雄膽,仗著酒勁武松才闖上了景陽崗。

毫無疑問,打蔣門神的難度打老虎小多了。也許武松是想複製一次景陽崗的成功,或者是想重溫一遍景陽崗的成功。所以,他才把序幕拉得很長,步行前往快活林,每經過一處酒家就喝上三碗,用自己最熟悉的套路,來一場醉打蔣門神的大戲。

3、兵不厭詐,麻痺對手

喝上一路酒去幹架,以武松的酒量只當是喝水消暑了。在武松自立的“無三不過望”規矩下,喝了二十多碗酒。然後就東倒西歪,“雖然帶著五七分酒,卻裝做十分醉的”,喝過“三碗不過崗”酒的武松,用醉酒來麻痺對手,三下五除二就把蔣門神收拾了。

《隋唐演義》、《水滸傳》等小說給英雄好漢貼上了一個標籤:大口喝酒大塊吃肉的男人才是好漢,不喝酒的英雄算不上真英雄。所以武松才自稱“我卻是沒酒沒本事。帶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這氣力不知從何而來。“

而酒後打虎的武松,也才放言:“若不是酒醉後了膽大,景陽岡上如何打得這隻大蟲!那時節,我須爛醉了好下手。又有力,又有勢!”

所以,用現代酒場上的流行語“酒品即人品”來評價武松,醉打蔣門神最能表現武松的灑脫和真性情,人品那是槓槓滴硬啊。

最後要說的是,系列電影《醉拳》把醉拳這一中華功夫傳播的家喻戶曉,醉打蔣門神的武松也成了醉拳的開山鼻祖。其實,仔細讀完《水滸傳》你會發現,武松醉打蔣門神使用的是“玉環步,鴛鴦腳”,是武松的平生絕學,跟醉拳沒有半點關係。

也許,民間演繹出來的醉拳,才是醉打蔣門神的樂趣所在吧。

指動濟南原創,轉載請註明

一览众河小
2019-02-17

喝多不喝多,武松一樣能打,關鍵是要吃飽。武松喝酒跟其他好漢一樣,天生愛好。他打蔣門神前喝那麼多酒一來是天生好這口,二來是憋屈長久要徹底釋放一下。

武松雖然出身市井,但是天生神力,武藝超群,而且性格敏感,特別自尊,在成名之前,武松因為喝醉酒打人,誤以為自己殺了人,逃在柴大官人府上,但是他在那仍舊喝醉鬧事,不受待見,這才沒得酒吃。後來宋江去了,看他威武雄壯,十分看重,柴進才重視起他來,從此武松不缺了酒肉。看得出來,武松幾次遭遇,都是因為醉酒,但他絕不悔改,堪稱嗜酒如命。

與宋江結識之後,雖然喝了幾天酒,但是當著宋江柴進兩個大佬的面,武松還是懂得剋制的。分別以後,武松從宋江那得了些錢財,路過景陽岡,終於可以開懷暢飲一番,那景陽岡的酒不同尋常,叫透瓶香,勁力強悍,平常人三碗就是極限,但武松硬是生生喝了十五碗,還吃了四斤牛肉。在這種情況下,武松打死了景陽岡上的老虎,而且自己毫髮無傷,從此聲名遠播。

喝多不喝多,武松一樣能打,關鍵是要吃飽。武松喝酒跟其他好漢一樣,天生愛好。他打蔣門神前喝那麼多酒一來是天生好這口,二來是憋屈長久要徹底釋放一下。

武松雖然出身市井,但是天生神力,武藝超群,而且性格敏感,特別自尊,在成名之前,武松因為喝醉酒打人,誤以為自己殺了人,逃在柴大官人府上,但是他在那仍舊喝醉鬧事,不受待見,這才沒得酒吃。後來宋江去了,看他威武雄壯,十分看重,柴進才重視起他來,從此武松不缺了酒肉。看得出來,武松幾次遭遇,都是因為醉酒,但他絕不悔改,堪稱嗜酒如命。

與宋江結識之後,雖然喝了幾天酒,但是當著宋江柴進兩個大佬的面,武松還是懂得剋制的。分別以後,武松從宋江那得了些錢財,路過景陽岡,終於可以開懷暢飲一番,那景陽岡的酒不同尋常,叫透瓶香,勁力強悍,平常人三碗就是極限,但武松硬是生生喝了十五碗,還吃了四斤牛肉。在這種情況下,武松打死了景陽岡上的老虎,而且自己毫髮無傷,從此聲名遠播。

打虎一事對武松的影響是巨大的,他不僅因此獲得了名聲,還當了陽谷縣都頭,還有一點,就是讓武松對自己的武力值有了全新的認識。他可以赤手空拳打死老虎,而且喝多了酒對自己武力值沒有絲毫影響。

在這以後,武松因為給哥哥報仇,打死了西門慶潘金蓮,吃了官司被髮配,這對武松來說這也沒什麼大不了,唯有一件不好,那就是沒法痛快暢飲了。儘管一路上公差對他很客氣,到了施恩地盤也給他好酒好菜招呼,但是那點酒對武松來說太少了,不夠塞牙縫的,而且武松性子敏感,施恩這番禮遇不明不白,他也吃喝不痛快。直到後來施恩說明情況,武松這才有機會暢飲一番,但是憋了那麼久,一頓哪能夠啊。

喝多不喝多,武松一樣能打,關鍵是要吃飽。武松喝酒跟其他好漢一樣,天生愛好。他打蔣門神前喝那麼多酒一來是天生好這口,二來是憋屈長久要徹底釋放一下。

武松雖然出身市井,但是天生神力,武藝超群,而且性格敏感,特別自尊,在成名之前,武松因為喝醉酒打人,誤以為自己殺了人,逃在柴大官人府上,但是他在那仍舊喝醉鬧事,不受待見,這才沒得酒吃。後來宋江去了,看他威武雄壯,十分看重,柴進才重視起他來,從此武松不缺了酒肉。看得出來,武松幾次遭遇,都是因為醉酒,但他絕不悔改,堪稱嗜酒如命。

與宋江結識之後,雖然喝了幾天酒,但是當著宋江柴進兩個大佬的面,武松還是懂得剋制的。分別以後,武松從宋江那得了些錢財,路過景陽岡,終於可以開懷暢飲一番,那景陽岡的酒不同尋常,叫透瓶香,勁力強悍,平常人三碗就是極限,但武松硬是生生喝了十五碗,還吃了四斤牛肉。在這種情況下,武松打死了景陽岡上的老虎,而且自己毫髮無傷,從此聲名遠播。

打虎一事對武松的影響是巨大的,他不僅因此獲得了名聲,還當了陽谷縣都頭,還有一點,就是讓武松對自己的武力值有了全新的認識。他可以赤手空拳打死老虎,而且喝多了酒對自己武力值沒有絲毫影響。

在這以後,武松因為給哥哥報仇,打死了西門慶潘金蓮,吃了官司被髮配,這對武松來說這也沒什麼大不了,唯有一件不好,那就是沒法痛快暢飲了。儘管一路上公差對他很客氣,到了施恩地盤也給他好酒好菜招呼,但是那點酒對武松來說太少了,不夠塞牙縫的,而且武松性子敏感,施恩這番禮遇不明不白,他也吃喝不痛快。直到後來施恩說明情況,武松這才有機會暢飲一番,但是憋了那麼久,一頓哪能夠啊。

施恩要打蔣門神的事說開了以後,武松是渾然不放心上,老虎都打死了,區區一個凡人,還不是幾下子的事。但是施恩可是在蔣門神手上吃過大虧,對武松這種態度始終心存疑慮,而且常言說喝酒誤事,所以不敢多給他酒喝。武松一看著急了,怎麼你是心疼酒還是咋滴,一問才知道施恩的疑慮。武松說我從不怕酒多,我打老虎就是喝醉時候乾的呢。所以呢,武松一來是想在施恩面前表現一番自己喝酒從來不誤事,二來也是之前長時間不能痛快暢飲,心裡憋屈,因此給施恩說了個要求“無三不過望”,原來離施恩到蔣門神那有些距離,武松要求一路走過去,但凡遇見酒家就要喝三碗。施恩心裡嘀咕,也只得答應了,結果呢,武松這頓好喝,一路上喝了三十幾碗,也有了幾分醉意。

施恩這時候其實忐忑的不得了,普通人喝這麼多酒估計都醉死了,武松看樣子也是半醉不醉的,還能行嗎。結果武松不僅沒事,還到店裡故意挑釁一番,惹得蔣門神主動出手。戰鬥是很快的,只打了幾下子,武松剛剛亮出絕招玉環步鴛鴦腳,蔣門神就被打得趕緊求饒。

要說沒喝酒,武松能否打過蔣門神,那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同樣的是十分輕鬆。但是武松好酒啊,藉此機會開懷暢飲,打起人來越打越高興,那更是輕鬆加愉快。

想想宋朝那時候酒度數普遍不高,估計口感跟今天的黃酒一樣,對於好酒之人來說,簡直就是糖水一般的存在。大碗大碗的酒喝著,大塊大塊的肉撕吧著吃,真是爽歪歪啊。武松的這番經歷不得不讓人感慨,真正有本事的人真是哪裡都吃得開啊,就算當了囚犯,一樣的好酒好肉。

步武堂
2019-08-10

在小說《水滸傳》當中,武松是作者重點刻畫的一個非常生動的,有故事的典型人物,俗稱“武十回”,其中“武松醉打蔣門神”這一段寫的尤其傳神,這一段把武松的性格和本事表現的淋漓盡致。

所謂武松醉打蔣門神,就是武松喝醉的情況下痛打了蔣門神,幫施恩奪回了快活林。那麼武松去收拾蔣門神的時候為什麼一定要喝酒呢?難道不喝醉就打不過那個蔣門神了嗎?

其實,並非如此,武松在教訓蔣門神之前喝酒,是有他自己的打算的,並非不喝酒打不過蔣門神。說到底,他是有目的的。

首先,是為了造勢。武松教訓蔣門神的目的,是為了幫施恩奪回快活林,假如武松單槍匹馬二話不說徑直奔快活林找蔣忠蔣門神打鬥,似乎是“師出無名”並且有“搶佔”快活林的嫌疑。所以他必須要製造輿論,把事情搞大,他必須在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教訓蔣門神,奪回快活林,造成他“義奪快活林”的輿論。

所以,武松在收拾蔣門神之前,給施恩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無酒不過望”。所謂的“望”就是酒館的“幌子”。武松的意思是:我現在步行去快活林,沿路只要是遇到酒館就必須進去喝一碗酒,不然我就不走了!

可以想象這個過程時間不會短,並且很快就會成為一個孟州城的熱點,看熱鬧的人不會太少,一大群人遠遠觀望,看看這位喝的醉醺醺的“英雄”究竟如何打鬥蔣門神。

第二,武松也想借著這個事兒的機會,表現一下自己,甚至是炫耀一下自己的本事,告訴孟州的老少爺們,武松打虎就是這麼幹的!算是給自己做個廣告。

武松是一個表現欲很強的的人,也非常的爭強好勝好面子,喜歡出人頭地,表現出自己的與眾不同和本領高強,當初在景陽岡打虎,武松就是因為不服那個“三碗不過崗”的“酒望”而逞強,這才一口氣喝了十八碗,並且堅決的不聽勸阻,獨自一人去過景陽崗。

但是,武松這個人與眾不同的是,他的本事真的能撐起他的面子,無論吹多大的牛,他都有本事吹不破。吹牛自己不怕什麼猛虎,但是真的遇見了,他就能證明自己就是不怕猛虎,不但不怕 ,還能赤手空拳的打死他。這一點著實厲害,不愧為“武英雄”。

所以,他想趁機演一場“真人秀”。為了讓這個真人秀更加有觀賞性,他在痛打蔣門神之前特意玩了一次“戲耍小娘子”的開場戲,給這場表演增加一些喜劇色彩。

不僅如此,武松在痛打蔣門神的時候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鴛鴦腿”,讓打鬥過程更加的瀟灑更加的精彩,他知道觀眾不少。

第三,武松一路上喝了很多酒,並且是以酒醉的狀態去找蔣門神“尋釁滋事”,他這麼做還有一層意思,就是為他可能出現的不理後果預留臺階。

一旦失手打不過蔣門神,他儘可以以醉遮臉,為下一次交手找到藉口。畢竟他和那個蔣門神素不相識,對方的實力究竟如何他心裡不太有底。

假如他自己萬一失手打死了蔣門神,那麼酒醉失手就是最好的減罪甚至脫罪的理由,畢竟武松的身份是個“賊配軍”,清醒狀態故意殺人肯定要掉腦袋,施恩也保不了他。

他必須要“有所防備”。

縱觀武松在上水泊梁山之前乾的幾件事,他都是心裡有計劃有目的的實施,拿捏的比較到位。

武十回不是白當的。

艾洛布
2019-07-11

許多人不聯繫前後文。

在這之前,武松的大哥被潘金蓮毒死,自己親自報仇,之後還主動自首,如此才能來到這裡。

長兄如父的大哥死了,仇也報了,在這裡武松的“心”已經死了,才會自首。

這也與前文武松喝醉酒,打死人,逃到柴進莊園來避亂,得已結識宋江相照應。

武松能答應施恩打蔣門神,且一路喝一路打,基本原因是發洩情緒。

在這裡,我覺得新水滸做得很好,

這版本的武松不像是來打架的,更像是一種洩私憤。

能不能打贏,他不管;要是能被打死,那也無所謂,反正在世上也沒有值得牽掛的親人,反而能提早去見哥哥。

用這種心態去看武松的打鬥,會發現他完全在玩,在耍,完全不把蔣門神放眼裡,這與老版狠,快不同。更能表現武松此此刻的心態,這場架也是唯數好過98版水滸的地方。


許多人不聯繫前後文。

在這之前,武松的大哥被潘金蓮毒死,自己親自報仇,之後還主動自首,如此才能來到這裡。

長兄如父的大哥死了,仇也報了,在這裡武松的“心”已經死了,才會自首。

這也與前文武松喝醉酒,打死人,逃到柴進莊園來避亂,得已結識宋江相照應。

武松能答應施恩打蔣門神,且一路喝一路打,基本原因是發洩情緒。

在這裡,我覺得新水滸做得很好,

這版本的武松不像是來打架的,更像是一種洩私憤。

能不能打贏,他不管;要是能被打死,那也無所謂,反正在世上也沒有值得牽掛的親人,反而能提早去見哥哥。

用這種心態去看武松的打鬥,會發現他完全在玩,在耍,完全不把蔣門神放眼裡,這與老版狠,快不同。更能表現武松此此刻的心態,這場架也是唯數好過98版水滸的地方。



許多人不聯繫前後文。

在這之前,武松的大哥被潘金蓮毒死,自己親自報仇,之後還主動自首,如此才能來到這裡。

長兄如父的大哥死了,仇也報了,在這裡武松的“心”已經死了,才會自首。

這也與前文武松喝醉酒,打死人,逃到柴進莊園來避亂,得已結識宋江相照應。

武松能答應施恩打蔣門神,且一路喝一路打,基本原因是發洩情緒。

在這裡,我覺得新水滸做得很好,

這版本的武松不像是來打架的,更像是一種洩私憤。

能不能打贏,他不管;要是能被打死,那也無所謂,反正在世上也沒有值得牽掛的親人,反而能提早去見哥哥。

用這種心態去看武松的打鬥,會發現他完全在玩,在耍,完全不把蔣門神放眼裡,這與老版狠,快不同。更能表現武松此此刻的心態,這場架也是唯數好過98版水滸的地方。



张生全精彩历史
2019-12-18

武松把自己灌醉才去打蔣門神的事,《水滸傳》是這樣寫的:去的時候,武松給施恩提了要求,“每遇見一個酒店,你必須請我喝三碗酒。”當時施恩有些擔心,說,這裡到快活林有十二三家酒店,要這麼喝下去,就醉了。武松說,你別怕,我是“一分酒一分氣力”。

武松把自己灌醉才去打蔣門神的事,《水滸傳》是這樣寫的:去的時候,武松給施恩提了要求,“每遇見一個酒店,你必須請我喝三碗酒。”當時施恩有些擔心,說,這裡到快活林有十二三家酒店,要這麼喝下去,就醉了。武松說,你別怕,我是“一分酒一分氣力”。

(武松劇照)

武松真的是喝醉酒以後,膽量才更大,打起來才更厲害嗎?

顯然不是的。

有一個例子可以證明。就是武松打虎的時候,他喝了酒,到山上去,躺在青石板上休息。當老虎來的時候,武松先是“啊呀”叫了一聲。接著,老虎往他身上一撲,“武松被那一驚,酒都作冷汗出了”。這說明,武松並不因為喝了酒,就壯了膽。

接著,當老虎一撲,一掀,一剪後,武松才回過神來還擊。但是他一棒卻打在枯樹上,把哨棒打成了兩截。這說明什麼?一是說明武松心裡慌亂害怕;二是說明武松喝了酒,沒有準星,所以沒打著。

由此可見,武松喝了酒後,既不是膽子變得更大,也不是打起來才更厲害。

再說了,《水滸傳》是文學作品,描寫的是武松的英雄豪傑行為。卻把他這種英雄豪傑行為,寫成了喝了酒的原因。這可不是對武松的表揚,反而是對武松的諷刺啊。

武松把自己灌醉才去打蔣門神的事,《水滸傳》是這樣寫的:去的時候,武松給施恩提了要求,“每遇見一個酒店,你必須請我喝三碗酒。”當時施恩有些擔心,說,這裡到快活林有十二三家酒店,要這麼喝下去,就醉了。武松說,你別怕,我是“一分酒一分氣力”。

(武松劇照)

武松真的是喝醉酒以後,膽量才更大,打起來才更厲害嗎?

顯然不是的。

有一個例子可以證明。就是武松打虎的時候,他喝了酒,到山上去,躺在青石板上休息。當老虎來的時候,武松先是“啊呀”叫了一聲。接著,老虎往他身上一撲,“武松被那一驚,酒都作冷汗出了”。這說明,武松並不因為喝了酒,就壯了膽。

接著,當老虎一撲,一掀,一剪後,武松才回過神來還擊。但是他一棒卻打在枯樹上,把哨棒打成了兩截。這說明什麼?一是說明武松心裡慌亂害怕;二是說明武松喝了酒,沒有準星,所以沒打著。

由此可見,武松喝了酒後,既不是膽子變得更大,也不是打起來才更厲害。

再說了,《水滸傳》是文學作品,描寫的是武松的英雄豪傑行為。卻把他這種英雄豪傑行為,寫成了喝了酒的原因。這可不是對武松的表揚,反而是對武松的諷刺啊。

(武松喝酒)

那麼,武松在打蔣門神之前,為什麼要喝酒呢?

我覺得,主要有這幾方面的考慮。

一是用智。

武松不是粗人,他做事是有智慧的。要知道,蔣門神之所以能把施恩的快活林給搶去,沒有點本事是辦不到的。畢竟施恩號稱“金眼彪”,還“使得一身好拳棒”,尚且那樣被蔣門神欺負,可見蔣門神的實力。再說了,蔣門神身長“九尺多”,武松和他打,鬧不好,被蔣門神反打,那臉就丟大了。

所以武松必須用智。用什麼“智”呢?就是要讓蔣門神輕敵。顯然,自己喝得醉醺醺,“東倒西歪”的,是很容易讓蔣門神輕敵的。而且武松讓蔣門神輕敵,還不是隻用了喝醉這一招。他在打的時候,還在繼續實施。他趁蔣門神冷不防,上去就是一拳,打完後,轉身就跑。蔣門神肯定以為武松只會打冷拳,所以毫不防備地跟著武松追。結果武松回身攻擊他的下三路(蔣門神高,顯然攻下三路最適合),一招“玉環步,鴛鴦腳”,把蔣門神踹倒。倒在地上的蔣門神,就再也沒有優勢,只能仍由武松老拳飽打了。

武松把自己灌醉才去打蔣門神的事,《水滸傳》是這樣寫的:去的時候,武松給施恩提了要求,“每遇見一個酒店,你必須請我喝三碗酒。”當時施恩有些擔心,說,這裡到快活林有十二三家酒店,要這麼喝下去,就醉了。武松說,你別怕,我是“一分酒一分氣力”。

(武松劇照)

武松真的是喝醉酒以後,膽量才更大,打起來才更厲害嗎?

顯然不是的。

有一個例子可以證明。就是武松打虎的時候,他喝了酒,到山上去,躺在青石板上休息。當老虎來的時候,武松先是“啊呀”叫了一聲。接著,老虎往他身上一撲,“武松被那一驚,酒都作冷汗出了”。這說明,武松並不因為喝了酒,就壯了膽。

接著,當老虎一撲,一掀,一剪後,武松才回過神來還擊。但是他一棒卻打在枯樹上,把哨棒打成了兩截。這說明什麼?一是說明武松心裡慌亂害怕;二是說明武松喝了酒,沒有準星,所以沒打著。

由此可見,武松喝了酒後,既不是膽子變得更大,也不是打起來才更厲害。

再說了,《水滸傳》是文學作品,描寫的是武松的英雄豪傑行為。卻把他這種英雄豪傑行為,寫成了喝了酒的原因。這可不是對武松的表揚,反而是對武松的諷刺啊。

(武松喝酒)

那麼,武松在打蔣門神之前,為什麼要喝酒呢?

我覺得,主要有這幾方面的考慮。

一是用智。

武松不是粗人,他做事是有智慧的。要知道,蔣門神之所以能把施恩的快活林給搶去,沒有點本事是辦不到的。畢竟施恩號稱“金眼彪”,還“使得一身好拳棒”,尚且那樣被蔣門神欺負,可見蔣門神的實力。再說了,蔣門神身長“九尺多”,武松和他打,鬧不好,被蔣門神反打,那臉就丟大了。

所以武松必須用智。用什麼“智”呢?就是要讓蔣門神輕敵。顯然,自己喝得醉醺醺,“東倒西歪”的,是很容易讓蔣門神輕敵的。而且武松讓蔣門神輕敵,還不是隻用了喝醉這一招。他在打的時候,還在繼續實施。他趁蔣門神冷不防,上去就是一拳,打完後,轉身就跑。蔣門神肯定以為武松只會打冷拳,所以毫不防備地跟著武松追。結果武松回身攻擊他的下三路(蔣門神高,顯然攻下三路最適合),一招“玉環步,鴛鴦腳”,把蔣門神踹倒。倒在地上的蔣門神,就再也沒有優勢,只能仍由武松老拳飽打了。

(痛打蔣門神)

二是報恩。

武松打蔣門神,幫助施恩奪回快活林,那是因為施恩天天請他喝酒吃肉,而且還說要請他吃喝半年。這就是施恩給武松的恩情。“施恩”這個名字,顯然施耐庵在取名的時候,就考慮過的。施耐庵怕我們讀者不明白,特地在名字上進行了設計。

我們看歷史上的人物,專諸幫公子光刺殺吳王僚,專諸明知道是要命的事情,為什麼還要去幹?就是公子光對他好,專諸要報恩。荊軻幫助燕太子丹刺殺秦王,也是因為燕太子丹天天好酒好肉招待他,他得拿自己的性命來回報。

武松讓施恩請他喝酒,而且不是在一個酒店喝,是走一路喝一路,明顯的,就是一種宣傳,就是表明施恩對他有恩,所以要需要回報施恩。他打蔣門神,是報恩的行為。

武松把自己灌醉才去打蔣門神的事,《水滸傳》是這樣寫的:去的時候,武松給施恩提了要求,“每遇見一個酒店,你必須請我喝三碗酒。”當時施恩有些擔心,說,這裡到快活林有十二三家酒店,要這麼喝下去,就醉了。武松說,你別怕,我是“一分酒一分氣力”。

(武松劇照)

武松真的是喝醉酒以後,膽量才更大,打起來才更厲害嗎?

顯然不是的。

有一個例子可以證明。就是武松打虎的時候,他喝了酒,到山上去,躺在青石板上休息。當老虎來的時候,武松先是“啊呀”叫了一聲。接著,老虎往他身上一撲,“武松被那一驚,酒都作冷汗出了”。這說明,武松並不因為喝了酒,就壯了膽。

接著,當老虎一撲,一掀,一剪後,武松才回過神來還擊。但是他一棒卻打在枯樹上,把哨棒打成了兩截。這說明什麼?一是說明武松心裡慌亂害怕;二是說明武松喝了酒,沒有準星,所以沒打著。

由此可見,武松喝了酒後,既不是膽子變得更大,也不是打起來才更厲害。

再說了,《水滸傳》是文學作品,描寫的是武松的英雄豪傑行為。卻把他這種英雄豪傑行為,寫成了喝了酒的原因。這可不是對武松的表揚,反而是對武松的諷刺啊。

(武松喝酒)

那麼,武松在打蔣門神之前,為什麼要喝酒呢?

我覺得,主要有這幾方面的考慮。

一是用智。

武松不是粗人,他做事是有智慧的。要知道,蔣門神之所以能把施恩的快活林給搶去,沒有點本事是辦不到的。畢竟施恩號稱“金眼彪”,還“使得一身好拳棒”,尚且那樣被蔣門神欺負,可見蔣門神的實力。再說了,蔣門神身長“九尺多”,武松和他打,鬧不好,被蔣門神反打,那臉就丟大了。

所以武松必須用智。用什麼“智”呢?就是要讓蔣門神輕敵。顯然,自己喝得醉醺醺,“東倒西歪”的,是很容易讓蔣門神輕敵的。而且武松讓蔣門神輕敵,還不是隻用了喝醉這一招。他在打的時候,還在繼續實施。他趁蔣門神冷不防,上去就是一拳,打完後,轉身就跑。蔣門神肯定以為武松只會打冷拳,所以毫不防備地跟著武松追。結果武松回身攻擊他的下三路(蔣門神高,顯然攻下三路最適合),一招“玉環步,鴛鴦腳”,把蔣門神踹倒。倒在地上的蔣門神,就再也沒有優勢,只能仍由武松老拳飽打了。

(痛打蔣門神)

二是報恩。

武松打蔣門神,幫助施恩奪回快活林,那是因為施恩天天請他喝酒吃肉,而且還說要請他吃喝半年。這就是施恩給武松的恩情。“施恩”這個名字,顯然施耐庵在取名的時候,就考慮過的。施耐庵怕我們讀者不明白,特地在名字上進行了設計。

我們看歷史上的人物,專諸幫公子光刺殺吳王僚,專諸明知道是要命的事情,為什麼還要去幹?就是公子光對他好,專諸要報恩。荊軻幫助燕太子丹刺殺秦王,也是因為燕太子丹天天好酒好肉招待他,他得拿自己的性命來回報。

武松讓施恩請他喝酒,而且不是在一個酒店喝,是走一路喝一路,明顯的,就是一種宣傳,就是表明施恩對他有恩,所以要需要回報施恩。他打蔣門神,是報恩的行為。

(武松和施恩)

三是攬責。

要知道,那蔣門神可不是一般的地痞流氓,他是張團練門下的人。蔣門神霸佔快活林,實際上是張團練在背後指使。而施恩是牢裡的“小管營”,是吃公家飯的。在宋代,團練使是副縣級幹部,而且是管軍隊的。你一個小牢頭,竟敢和團練使對抗,那不是太歲頭上動土嗎?

施恩的快活林被奪去以後,一直拿不回來,不一定是他打不過蔣門神,最根本的原因,還是他不敢和張團練對抗。

既然如此,武松在打蔣門神的時候,就要儘量少地牽涉到施恩。他之所以把自己灌得爛醉,就是想表明,這樣做,是他醉酒後的行為,同時也是他報恩的行為,與施恩沒關係。冤有頭,債有主,要報仇衝我來,別去找施恩。

武松這樣做,正是他“義薄雲天”的表現。

(參考資料:《水滸傳》《宋史》《史記》)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