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諾登為什麼想讓馬克龍庇護而不是別國?

海外網9月15日電,近日,在俄羅斯避難的前美國國家安全局僱員愛德華·斯諾登(Edward Snowden)表示,希望法國能夠為自己提供庇護。
3 個回答
胡家成hujc
2019-09-16

這次斯諾登要求庇護的不僅有法國,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也希望在德國申請避難,甚至還提出只要美國能夠公正審判,他願意回國接受審判。斯諾登之所以這時提出這個問題,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斯諾登的臨時居留證即將到期

這次斯諾登要求庇護的不僅有法國,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也希望在德國申請避難,甚至還提出只要美國能夠公正審判,他願意回國接受審判。斯諾登之所以這時提出這個問題,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斯諾登的臨時居留證即將到期



2013年,斯諾登在香港驚爆“稜鏡門”事件,揭露美國對全世界的政界、商界和其他組織實行監聽,甚至對個人的手機也不放過。美國惱羞成怒,以叛國罪等三項罪名通緝追殺。斯諾登乘飛機到俄羅斯,俄羅斯經過權衡再三,同意給予斯諾登避難,期限為一年,2014年延長臨時居住期三年,最後延長至2020年。俄羅斯給斯諾登的,一直是臨時居住證,這一點讓斯諾登不放心。

二、害怕與斯莫林科夫進行交換

斯莫林科夫是俄羅斯外交部僱員,被美國中央情報局收買,成為美國潛伏在俄羅斯的間諜,長期待在克里姆林宮普京身邊,知道許多重要的機密信息。然後把情報傳到美國,包括普京辦公桌上的文件。美國為他在加利福尼亞州買下了價值92.5萬美元的豪宅,斯莫林科夫嚴重威脅俄羅斯的情報安全,俄羅斯已經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在世界範圍內進行通緝。

這次斯諾登要求庇護的不僅有法國,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也希望在德國申請避難,甚至還提出只要美國能夠公正審判,他願意回國接受審判。斯諾登之所以這時提出這個問題,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斯諾登的臨時居留證即將到期



2013年,斯諾登在香港驚爆“稜鏡門”事件,揭露美國對全世界的政界、商界和其他組織實行監聽,甚至對個人的手機也不放過。美國惱羞成怒,以叛國罪等三項罪名通緝追殺。斯諾登乘飛機到俄羅斯,俄羅斯經過權衡再三,同意給予斯諾登避難,期限為一年,2014年延長臨時居住期三年,最後延長至2020年。俄羅斯給斯諾登的,一直是臨時居住證,這一點讓斯諾登不放心。

二、害怕與斯莫林科夫進行交換

斯莫林科夫是俄羅斯外交部僱員,被美國中央情報局收買,成為美國潛伏在俄羅斯的間諜,長期待在克里姆林宮普京身邊,知道許多重要的機密信息。然後把情報傳到美國,包括普京辦公桌上的文件。美國為他在加利福尼亞州買下了價值92.5萬美元的豪宅,斯莫林科夫嚴重威脅俄羅斯的情報安全,俄羅斯已經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在世界範圍內進行通緝。



最近有輿論甚囂塵上,傳說美俄兩國將對斯莫林科夫與斯諾登進行互換,信息真假難分,應該說斯諾登受到了震動。

三、斯諾登的利用價值趨向於零

斯諾登在俄羅斯已呆了6年,特工出身的普京很懂門道,對斯諾登好酒好招待,甚至還讓他結了婚。俄羅斯會使用所有的招數,軟硬兼施,相信斯諾登肚子裡的東西全部倒出,可能後期俄羅斯對斯諾登不像前期當作人權衛士對待,甚至逐漸冷落。斯諾登現在已沒有情報價值,只有政治價值,作為一張後手牌,隨時羞辱美國一把。如果西方願意接收,俄羅斯不會反對,至少是勉強接受。

這次斯諾登要求庇護的不僅有法國,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也希望在德國申請避難,甚至還提出只要美國能夠公正審判,他願意回國接受審判。斯諾登之所以這時提出這個問題,有以下幾個原因:

一、斯諾登的臨時居留證即將到期



2013年,斯諾登在香港驚爆“稜鏡門”事件,揭露美國對全世界的政界、商界和其他組織實行監聽,甚至對個人的手機也不放過。美國惱羞成怒,以叛國罪等三項罪名通緝追殺。斯諾登乘飛機到俄羅斯,俄羅斯經過權衡再三,同意給予斯諾登避難,期限為一年,2014年延長臨時居住期三年,最後延長至2020年。俄羅斯給斯諾登的,一直是臨時居住證,這一點讓斯諾登不放心。

二、害怕與斯莫林科夫進行交換

斯莫林科夫是俄羅斯外交部僱員,被美國中央情報局收買,成為美國潛伏在俄羅斯的間諜,長期待在克里姆林宮普京身邊,知道許多重要的機密信息。然後把情報傳到美國,包括普京辦公桌上的文件。美國為他在加利福尼亞州買下了價值92.5萬美元的豪宅,斯莫林科夫嚴重威脅俄羅斯的情報安全,俄羅斯已經通過國際刑警組織,在世界範圍內進行通緝。



最近有輿論甚囂塵上,傳說美俄兩國將對斯莫林科夫與斯諾登進行互換,信息真假難分,應該說斯諾登受到了震動。

三、斯諾登的利用價值趨向於零

斯諾登在俄羅斯已呆了6年,特工出身的普京很懂門道,對斯諾登好酒好招待,甚至還讓他結了婚。俄羅斯會使用所有的招數,軟硬兼施,相信斯諾登肚子裡的東西全部倒出,可能後期俄羅斯對斯諾登不像前期當作人權衛士對待,甚至逐漸冷落。斯諾登現在已沒有情報價值,只有政治價值,作為一張後手牌,隨時羞辱美國一把。如果西方願意接收,俄羅斯不會反對,至少是勉強接受。



不過,斯諾登要小心了,不要太天真,無論是法國還是德國,真接受了庇護,要不了多久,斯諾登就會坐在美國的審叛席上。

江淮圣手
2019-09-18

其實,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用排除法來分析一下,歡迎大家共同討論交流。

首先,斯諾登尋求庇護的國家必須是有足夠能力對他進行庇護的國家,而“有能力對他進行庇護”這一條件就足以排除世界上絕大多數中小國家。因為作為世界頭號經濟和軍事大國,一般的中小國家基本上毫無與美國硬扛的實力。斯諾登當然知道這一點,自然也不會向這些國家申請庇護。

其實,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用排除法來分析一下,歡迎大家共同討論交流。

首先,斯諾登尋求庇護的國家必須是有足夠能力對他進行庇護的國家,而“有能力對他進行庇護”這一條件就足以排除世界上絕大多數中小國家。因為作為世界頭號經濟和軍事大國,一般的中小國家基本上毫無與美國硬扛的實力。斯諾登當然知道這一點,自然也不會向這些國家申請庇護。

第2, 在有能力對斯諾登進行庇護的國家中,一些與美國關係過於緊密的國家需要排除。日本、韓國是一類,這些本身就有美國駐軍,甚至連國家軍事安全都受美國保護的國家自然不能讓斯諾登放心。另外一類是英國、加拿大。雖然這兩個國家偶爾也跟美國吵吵鬧鬧,但真涉及到美國在意的一些重要問題,這兩個國家基本上就跟美國完全穿的是同一條褲子,自然也會被斯諾登排除在外。

第3, 一些比較特別的國家也必須排除。比如伊朗、朝鮮。這些國家雖然與美國長期對立,積怨很深,但本身存在著很大的變數和特殊性,完全難以對未來做出有效預測和計劃,自然也會被斯諾登排除在外。

其實,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用排除法來分析一下,歡迎大家共同討論交流。

首先,斯諾登尋求庇護的國家必須是有足夠能力對他進行庇護的國家,而“有能力對他進行庇護”這一條件就足以排除世界上絕大多數中小國家。因為作為世界頭號經濟和軍事大國,一般的中小國家基本上毫無與美國硬扛的實力。斯諾登當然知道這一點,自然也不會向這些國家申請庇護。

第2, 在有能力對斯諾登進行庇護的國家中,一些與美國關係過於緊密的國家需要排除。日本、韓國是一類,這些本身就有美國駐軍,甚至連國家軍事安全都受美國保護的國家自然不能讓斯諾登放心。另外一類是英國、加拿大。雖然這兩個國家偶爾也跟美國吵吵鬧鬧,但真涉及到美國在意的一些重要問題,這兩個國家基本上就跟美國完全穿的是同一條褲子,自然也會被斯諾登排除在外。

第3, 一些比較特別的國家也必須排除。比如伊朗、朝鮮。這些國家雖然與美國長期對立,積怨很深,但本身存在著很大的變數和特殊性,完全難以對未來做出有效預測和計劃,自然也會被斯諾登排除在外。

第4, 除此之外,剩下可供選擇的國家其實已經很少。俄羅斯已經給予了其庇護,並將其在俄羅斯的居住許可延長到了2020年,對他的態度可能也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自然剩下的也就是隻有法國、德國了。事實上,這兩個國家也正是斯諾登希望提供庇護的國家。因為當時斯諾登稜鏡門事件就涉及到這些國家,他們也在人權問題上似乎展現的頗為“慷慨” ,因此斯諾登提出想要獲得這兩個國家的庇護也在情理之中。

其實,這個問題我們可以用排除法來分析一下,歡迎大家共同討論交流。

首先,斯諾登尋求庇護的國家必須是有足夠能力對他進行庇護的國家,而“有能力對他進行庇護”這一條件就足以排除世界上絕大多數中小國家。因為作為世界頭號經濟和軍事大國,一般的中小國家基本上毫無與美國硬扛的實力。斯諾登當然知道這一點,自然也不會向這些國家申請庇護。

第2, 在有能力對斯諾登進行庇護的國家中,一些與美國關係過於緊密的國家需要排除。日本、韓國是一類,這些本身就有美國駐軍,甚至連國家軍事安全都受美國保護的國家自然不能讓斯諾登放心。另外一類是英國、加拿大。雖然這兩個國家偶爾也跟美國吵吵鬧鬧,但真涉及到美國在意的一些重要問題,這兩個國家基本上就跟美國完全穿的是同一條褲子,自然也會被斯諾登排除在外。

第3, 一些比較特別的國家也必須排除。比如伊朗、朝鮮。這些國家雖然與美國長期對立,積怨很深,但本身存在著很大的變數和特殊性,完全難以對未來做出有效預測和計劃,自然也會被斯諾登排除在外。

第4, 除此之外,剩下可供選擇的國家其實已經很少。俄羅斯已經給予了其庇護,並將其在俄羅斯的居住許可延長到了2020年,對他的態度可能也有了一些微妙的變化。自然剩下的也就是隻有法國、德國了。事實上,這兩個國家也正是斯諾登希望提供庇護的國家。因為當時斯諾登稜鏡門事件就涉及到這些國家,他們也在人權問題上似乎展現的頗為“慷慨” ,因此斯諾登提出想要獲得這兩個國家的庇護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期望歸期望。在我個人看來,與其將希望放在這兩個國家身上,還不如更多的尋求與俄羅斯建立更深的關係。法國、德國雖然在國際世界確實有一定的話語權且比較看重自己在國際世界的自主地位,但如果要說真為了一個斯諾登而跟美國鬧得很不愉快,個人覺得這並不是他們所想要的結果。畢竟,稜鏡門都已經過去整整六年了。

明空奕奕
2019-09-16

按照斯諾登的說法,他並不是僅僅希望讓馬克龍接受自己的政治庇護請求,他意向中是包括 德國在內的老牌歐洲國家。當然了,斯諾登並沒有對大不列顛抱有任何希望。眾所周知,讓英國人庇護一個美國人想要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按照斯諾登的說法,他並不是僅僅希望讓馬克龍接受自己的政治庇護請求,他意向中是包括 德國在內的老牌歐洲國家。當然了,斯諾登並沒有對大不列顛抱有任何希望。眾所周知,讓英國人庇護一個美國人想要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斯諾登是“稜鏡門”事件的主角,他把美國政府在國際社會規模大,範圍廣,不擇手段的監聽計劃公之於眾。給美國造成極大的政治困擾和外交糾紛。雖然之後俄羅斯接受了斯諾登的政治庇護,但是斯諾登始終沒有放棄想要到歐洲國家進行政治避難抑或重返美國的希望。

按照斯諾登的說法,他並不是僅僅希望讓馬克龍接受自己的政治庇護請求,他意向中是包括 德國在內的老牌歐洲國家。當然了,斯諾登並沒有對大不列顛抱有任何希望。眾所周知,讓英國人庇護一個美國人想要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斯諾登是“稜鏡門”事件的主角,他把美國政府在國際社會規模大,範圍廣,不擇手段的監聽計劃公之於眾。給美國造成極大的政治困擾和外交糾紛。雖然之後俄羅斯接受了斯諾登的政治庇護,但是斯諾登始終沒有放棄想要到歐洲國家進行政治避難抑或重返美國的希望。



現實是斯諾登已經在俄羅斯結婚,難道他真的對這種悠哉悠哉的愜意生活不滿意,一心要到法國去?當然不是,其實斯諾登在國際社會不斷髮聲,隔空向德法等國拋出橄欖枝,還是想給自己解套。讓德法等國幫助自己順利擺脫被美國政府追剿的噩運。

德法等國素來對所謂“人權問題”比較關注,而且德法等國也是稜鏡門的受害者。按照這種因素來看,法國包括德國是最有可能對斯諾登伸出援手的國家。斯諾登對這兩國家是抱有很大希望的。

按照斯諾登的說法,他並不是僅僅希望讓馬克龍接受自己的政治庇護請求,他意向中是包括 德國在內的老牌歐洲國家。當然了,斯諾登並沒有對大不列顛抱有任何希望。眾所周知,讓英國人庇護一個美國人想要的人,那是不可能的。



斯諾登是“稜鏡門”事件的主角,他把美國政府在國際社會規模大,範圍廣,不擇手段的監聽計劃公之於眾。給美國造成極大的政治困擾和外交糾紛。雖然之後俄羅斯接受了斯諾登的政治庇護,但是斯諾登始終沒有放棄想要到歐洲國家進行政治避難抑或重返美國的希望。



現實是斯諾登已經在俄羅斯結婚,難道他真的對這種悠哉悠哉的愜意生活不滿意,一心要到法國去?當然不是,其實斯諾登在國際社會不斷髮聲,隔空向德法等國拋出橄欖枝,還是想給自己解套。讓德法等國幫助自己順利擺脫被美國政府追剿的噩運。

德法等國素來對所謂“人權問題”比較關注,而且德法等國也是稜鏡門的受害者。按照這種因素來看,法國包括德國是最有可能對斯諾登伸出援手的國家。斯諾登對這兩國家是抱有很大希望的。



不過,在美國人面前記吃不記打是德國和法國的“優良傳統”!雖然曾經是受害者,但是德法兩國還是會忌憚與美國的淫威而敢怒不敢言。斯諾登對法國寄希望過高,恐怕到最後是要失望了!(以上內容純屬個人觀點,歡迎大家瀏覽支持。同事大家也可以在評論區留言交流!)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