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大山裡的農村信貸員,幫農戶賣掉養一年的豬,趕豬翻一座山20裡
M河洛鄉村
1/14 我叫李建軍,我是河南省嵩縣農商銀行黃莊鄉分行的一名內勤。建國初期,父親作為我們當地為數不多的“文化人”,參與了嵩縣農村信用聯社的組建,受父親影響,我們兄妹幾個高中畢業後,也進入農村金融系統工作。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我是在大山裡面,那時候沒有路,為了幫助儲戶銷售養的豬,我和他們一起趕著40多頭豬,翻越20多裡大山去賣。我也曾自己養一對兒犁地的牛,免費給山裡農戶犁地……#自拍我的故事#
2/14 我出生在嵩縣和欒川縣交界的蒲池村,順著沿河公路到達鄉政府所在地,大約30多公里。在我上學的時候,全靠肩挑步行,有的地方能過去牛車,很多地方連牛拉的板車也無法通過。50年代初期,接受鄉政府的調用,在村裡擔任會計的父親參與了我們縣農村信用聯社的組建,我們兄妹五個在父親的影響下,都通過上學,走出深山,大哥和我、小妹子承父業,繼續農村金融事業,二哥選擇了農村教育。這是我們家第一次在照相館拍的合影。
3/14 父親當時每個月有二十多元錢的工資,在當時也算是高收入的人,發完工資以後需要補償虧欠的工分,還需要供我們幾個上學,也就從來沒有存過錢。高中畢業後,我跑到湖北襄樊,想著販運一些大米,能夠掙一些錢,幫父親減輕家裡的負擔,被父親阻攔。父親更希望我能夠參與家鄉的農村金融建設,當時農村能讀完高中的人並不多,父親幫我申請到禪堂村駐村信用站站乾的職務。
4/14 農村信用站站幹,其實就是現在說的“信貸員”。因為以前交通很不方便,農戶也沒有到銀行存錢的習慣,信用站站幹需要在村子裡動員農戶存款,發放和收繳貸款。這間房子是我最早的“辦公室”,回村的時候手裡也沒有一分錢的本金,加上上一任站乾的信用出了點問題,鄉親們寧可把錢壓在床頭荊笆裡,或者塞在牆洞裡,也不願意交給信用站站幹。
5/14 禪堂村四面環山,到鄉里開會,走路需要三個小時左右。村裡交公糧,都是一個人背一袋子糧食,排成長隊,趟著溝底的河水,到鄉糧站。如果翻山到臨近的欒川縣合峪鄉,就近的多,只需要翻越一座大山,10公里左右就能見到公路。參加工作之後,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帶著村裡老鄉們,趕了幾十頭豬,翻山賣掉。
6/14 1980年,我聯繫合峪食品公司,他們在山的另一邊等著,我在這邊組織村民趕豬。用一根繩子拴住豬腿,我在前面開路,他們在後面驅趕。那時候家裡養頭豬,一年最多也就是200來斤,這一趟二十多裡山林爬過來,很多人家的豬跑的口吐白沫。有些細心的人,在家裡已經稱過,到食品公司採購員再稱的時候,往往相差二三十斤。但是沒有辦法,豬養大了,總得賣掉。豬賣了,也就有錢了,大家承我情,自然也就把賣豬的錢,存到我這兒。
7/14 我們農村信用站站乾的收入主要來自於存款提成,弟弟說我是一個“趕豬的站幹”,上學時曾經寫過一篇作文,就講了我趕豬的事,據說當時不管學生還是老師都笑,見過放牛、趕羊的,趕豬的信用站站幹,還真是新鮮。以後有些村裡人見我,就跟我開玩笑,叫我:“趕豬的”。趕了好幾年,最多的時候我們趕著40來頭豬翻山,少的也有20來頭。賣豬都是冬天,平時咋辦?我想了個別的辦法。(這是我們三兄弟)
8/14 大食堂結束的時候,家裡分了一頭牛。大哥出去工作了,家裡缺勞力,乾脆又買了一頭牛。原本是打算自己耕地方便,經過大哥的提醒,我開始給村裡幫忙耕地,天一亮就到地裡,天黑黑才回家。做我們這一行,有一個原則,不吃別人的,哪怕給他犁一天地,還是得吃自己的,要不然落下話柄,不利於工作。我背的黃軍包裡面,總是備著幾塊紅薯。幹了兩年,山那邊合峪、舊縣兩個鄉不少村子裡的人,也都把錢存這兒了。
9/14 這是我老幹爹給做的辦公桌,桌子兩邊刻著“毫不利己,專門利人”幾個字。原話是說白求恩醫生的,我是為了工作,不能說“毫不利己”,這句話也就算是用來勤勉自己了吧。一直到現在,這張桌子還在用,不過家裡人都搬出來了,我原來的“辦公室”成了廚房,我們兄弟姐妹誰回家了,還能用。
10/14 1997年,我們在老家拍了最後一張全家福,之後大家都離開了山裡。孩子們上學,我們兄妹幾個到不同的單位上班。隨著孩子們慢慢長大,紛紛外出工作,我們再拍合影的機會也小了很多。
11/14 我媳婦是山那邊大章鄉的,也是拉存款認識的。跟著我以後,吃了不少苦。生老大的時候難產,可是抬到鄉醫院得多半天時間,路上還怕出意外,村裡的老中醫給她煎中藥,守了三天,孩子才降生。我當時心疼,也幫不上一點忙。後來我給女兒開玩笑:“你媽生你的時候,我都擔心是個哪吒,三天生不下來……”知道山裡看病難,後來女兒學了醫生,在縣醫院工作,也經常參與下鄉義診。
12/14 在山裡呆了近20年,取消信用站的時候,我來到黃莊鄉信用社。能分一間兩居室的樓房,收入也穩定了很多,我把媳婦接過來。白天我在櫃檯裡面工作,她帶外孫,也去街上打聽打聽本地有錢人。有一年,年底開會的時候,我們行長說:“你去把嫂子叫過來!”我說:“她又不是咱員工,過來幹啥呢?”行長眼紅了,說:“你以為我不知道?咱一有啥活動,她都出去發傳單,你敢說你拉的存款,沒有她的功勞?”
13/14 來黃莊也已經十幾年了,是分行裡年齡和工齡都最老的一個,幾乎街上每一個商戶,都認識我。也許是我長了一張平凡的臉,不少本地人來銀行指名點姓要我辦理。今年二月二,回家上墳,回來後一個大娘等了我兩天,一見我就問:“建軍,你去哪兒了?我還以為你不在這兒上班了呢。”
14/14 再有幾年就要退休了,想一想這半輩子,除了跟錢打交道,也沒有幾件能記住的事情。唯一值得驕傲的,就算是我沒學過拼音,也會使用電腦了,一根指頭打字雖然慢,眼睛和大腦能跟得上,不至於出錯。和我一樣,把青春獻給山區金融事業的人還有很多,也有不少令我欽佩的同行,我們算是通過自己微不足道的工作,見證了農村經濟的發展,經歷了國家的逐步富強。講述\/李建軍 攝影\/王懷卓 編輯\/韓延昭
2019-08-02

更多精彩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