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式相聲不好笑?李宏燁“彩排評審沒觀眾所以不好笑,上場有觀眾就好笑”,你怎麼看?

上海交大博士夫妻的“公式相聲”,一直倍受爭議。近日,李宏燁發文表示,公式相聲被質疑不好笑,是因為排練時沒有觀眾,他們的相聲觀眾的表現才是主角,只在有現場觀眾的時候好看,有了觀眾就變成獨一檔的節目。上海交大博士夫妻的“公式相聲”,一直倍受爭議。近日,李宏燁發文表示,公式相聲被質疑不好笑,是因為排練時沒有觀眾,他們的相聲觀眾的表現才是主角,只在有現場觀眾的時候好看,有了觀眾就變成獨一檔的節目。
10 個回答
礼部尚殳
2019-09-04

要是能關注一下再往下看就更好了。

相聲講究說學逗唱,這個博士哥們兒知道嗎?

說,是什麼?是說北京音兒的普通話。您兩口子說的是哪裡方言啊?我不知道,但是,根本就聽不清楚。

學,是什麼?學一個天上飛的,水裡遊的,草科裡蹦的,繞口令兒,您會那樣?

逗,是什麼?逗樂,通過一些包袱給觀眾逗樂。您那個公式形式的逗樂是什麼?我還真不知道,反正我看您逗樂的水平,也就是學校聯歡會的水平。這樣的玩意兒放在學校就行了,怎麼地,非要上北展劇場演去呀?您打聽一下,就是很多藝術家敢嗎?您算哪根蔥啊?

唱,是什麼?本門唱是太平歌詞, 您會嗎?甭說會,您聽說過嗎?行,就算是好多人跟郭德綱抬槓,說唱就是唱歌,也行,我不跟您抬槓,唱歌您會嗎?您這兩口子會唱什麼呀?

作為一個相聲愛好者,真的忍不了這麼詆譭相聲。

假如說,您老家有一門藝術形式,比如花鼓戲,打個比方啊,我也不知道這二位老家是哪的。

我們北京人非要用北京兒化音給您唱一遍,您樂意嘛?

是吧,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比如人家春晚上的小品演員,對吧。

人家有時候也是兩個人演,人家就叫小品,人家就不叫相聲。

為什麼呢?

人家知道,相聲首先是要有手藝,其次要有師傅。

不是隻會逗樂就叫相聲。

王自健出身相聲演員,他在東方衛視都只是敢叫《八零後脫口秀》。

他都不敢叫相聲。

您是怎麼了,您是長著犄角哪?

不要再禍害相聲了,好嗎?

您又說了,我自己高興,就叫。

你們管得著嗎?

那我勸您一句,禍害一下別的類別去,別按著一門藝術死磕。

好不好。

您可以叫公式小品,公式歌舞,公式脫口秀。

不是都聽著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嘛。

是不是。

求您了,不要再欺負我們相聲了。

郭德綱的熱度您也蹭完了,哪涼快哪呆著去吧。

有什麼不同見解,期待您的交流。

歡迎關注,歡迎點贊。

济州府大鹏哥
2019-09-04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李宏燁拿六個大一新生,以軍訓為主題的群口形式“相聲”舉例,力圖證明公式相聲搞笑,他幕後彩排的相聲搞笑。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李宏燁拿六個大一新生,以軍訓為主題的群口形式“相聲”舉例,力圖證明公式相聲搞笑,他幕後彩排的相聲搞笑。

為此,鵬哥我專門看了幾個大一新生的表演,不能算作相聲,因為表演很稚嫩,算是脫口秀加PP表演,受眾都是軍訓的學生。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李宏燁拿六個大一新生,以軍訓為主題的群口形式“相聲”舉例,力圖證明公式相聲搞笑,他幕後彩排的相聲搞笑。

為此,鵬哥我專門看了幾個大一新生的表演,不能算作相聲,因為表演很稚嫩,算是脫口秀加PP表演,受眾都是軍訓的學生。

看完這段視頻,我很“欣慰”,李宏燁的“公式相聲”可算有突破口了,他們夫妻來雖然不搞笑,可他的徒子徒孫身體力行的用軍訓的題材,引起了學生們的共鳴,可算是達到一定的笑果了。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李宏燁拿六個大一新生,以軍訓為主題的群口形式“相聲”舉例,力圖證明公式相聲搞笑,他幕後彩排的相聲搞笑。

為此,鵬哥我專門看了幾個大一新生的表演,不能算作相聲,因為表演很稚嫩,算是脫口秀加PP表演,受眾都是軍訓的學生。

看完這段視頻,我很“欣慰”,李宏燁的“公式相聲”可算有突破口了,他們夫妻來雖然不搞笑,可他的徒子徒孫身體力行的用軍訓的題材,引起了學生們的共鳴,可算是達到一定的笑果了。

但,李宏燁所謂的觀眾,是學生觀眾,並不代表普羅大眾,甚至是來說,是小眾。我們的社會,除了象牙塔裡稚嫩的學生,還有我們這些社會各階層,水深火熱的群眾,我聽了學生的相聲,真的笑不出來,因為沒有共鳴,因為郭德綱,德雲社的人們相聲多了,笑點高了。

這就跟食客似的,吃好東西多了,嘴就叼了,好東西一嘗就能知道;李宏燁徒子徒孫的表演不能算好東西,這就比方是快餐,學生們喜聞樂見,但卻不是好飯。

李宏燁口中的學生表演,就是一種快餐,應景,卻不當飯。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李宏燁拿六個大一新生,以軍訓為主題的群口形式“相聲”舉例,力圖證明公式相聲搞笑,他幕後彩排的相聲搞笑。

為此,鵬哥我專門看了幾個大一新生的表演,不能算作相聲,因為表演很稚嫩,算是脫口秀加PP表演,受眾都是軍訓的學生。

看完這段視頻,我很“欣慰”,李宏燁的“公式相聲”可算有突破口了,他們夫妻來雖然不搞笑,可他的徒子徒孫身體力行的用軍訓的題材,引起了學生們的共鳴,可算是達到一定的笑果了。

但,李宏燁所謂的觀眾,是學生觀眾,並不代表普羅大眾,甚至是來說,是小眾。我們的社會,除了象牙塔裡稚嫩的學生,還有我們這些社會各階層,水深火熱的群眾,我聽了學生的相聲,真的笑不出來,因為沒有共鳴,因為郭德綱,德雲社的人們相聲多了,笑點高了。

這就跟食客似的,吃好東西多了,嘴就叼了,好東西一嘗就能知道;李宏燁徒子徒孫的表演不能算好東西,這就比方是快餐,學生們喜聞樂見,但卻不是好飯。

李宏燁口中的學生表演,就是一種快餐,應景,卻不當飯。

李宏燁口中的“彩排評審沒觀眾所以不好笑,上場有觀眾就好笑”,就是典型的以偏概全,拿著雞毛當令箭。

明明是特例,他當成了普遍規律。其實,他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死豬不怕開水燙,也是死鴨子,嘴硬。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李宏燁拿六個大一新生,以軍訓為主題的群口形式“相聲”舉例,力圖證明公式相聲搞笑,他幕後彩排的相聲搞笑。

為此,鵬哥我專門看了幾個大一新生的表演,不能算作相聲,因為表演很稚嫩,算是脫口秀加PP表演,受眾都是軍訓的學生。

看完這段視頻,我很“欣慰”,李宏燁的“公式相聲”可算有突破口了,他們夫妻來雖然不搞笑,可他的徒子徒孫身體力行的用軍訓的題材,引起了學生們的共鳴,可算是達到一定的笑果了。

但,李宏燁所謂的觀眾,是學生觀眾,並不代表普羅大眾,甚至是來說,是小眾。我們的社會,除了象牙塔裡稚嫩的學生,還有我們這些社會各階層,水深火熱的群眾,我聽了學生的相聲,真的笑不出來,因為沒有共鳴,因為郭德綱,德雲社的人們相聲多了,笑點高了。

這就跟食客似的,吃好東西多了,嘴就叼了,好東西一嘗就能知道;李宏燁徒子徒孫的表演不能算好東西,這就比方是快餐,學生們喜聞樂見,但卻不是好飯。

李宏燁口中的學生表演,就是一種快餐,應景,卻不當飯。

李宏燁口中的“彩排評審沒觀眾所以不好笑,上場有觀眾就好笑”,就是典型的以偏概全,拿著雞毛當令箭。

明明是特例,他當成了普遍規律。其實,他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死豬不怕開水燙,也是死鴨子,嘴硬。

我其實不想並再看到他拙劣的表演,俗話說,相由心生,李宏燁的面相,就是一幅心機深沉,還掛著臉上的模樣。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李宏燁拿六個大一新生,以軍訓為主題的群口形式“相聲”舉例,力圖證明公式相聲搞笑,他幕後彩排的相聲搞笑。

為此,鵬哥我專門看了幾個大一新生的表演,不能算作相聲,因為表演很稚嫩,算是脫口秀加PP表演,受眾都是軍訓的學生。

看完這段視頻,我很“欣慰”,李宏燁的“公式相聲”可算有突破口了,他們夫妻來雖然不搞笑,可他的徒子徒孫身體力行的用軍訓的題材,引起了學生們的共鳴,可算是達到一定的笑果了。

但,李宏燁所謂的觀眾,是學生觀眾,並不代表普羅大眾,甚至是來說,是小眾。我們的社會,除了象牙塔裡稚嫩的學生,還有我們這些社會各階層,水深火熱的群眾,我聽了學生的相聲,真的笑不出來,因為沒有共鳴,因為郭德綱,德雲社的人們相聲多了,笑點高了。

這就跟食客似的,吃好東西多了,嘴就叼了,好東西一嘗就能知道;李宏燁徒子徒孫的表演不能算好東西,這就比方是快餐,學生們喜聞樂見,但卻不是好飯。

李宏燁口中的學生表演,就是一種快餐,應景,卻不當飯。

李宏燁口中的“彩排評審沒觀眾所以不好笑,上場有觀眾就好笑”,就是典型的以偏概全,拿著雞毛當令箭。

明明是特例,他當成了普遍規律。其實,他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死豬不怕開水燙,也是死鴨子,嘴硬。

我其實不想並再看到他拙劣的表演,俗話說,相由心生,李宏燁的面相,就是一幅心機深沉,還掛著臉上的模樣。

他把全部的慾望,都赤裸裸寫在了臉上,貪婪,企圖心,金錢。為了出名,不惜蹭任何有熱度人的流量。

這個問題再次證明了,李宏燁的公式相聲確實不好笑。

李宏燁拿六個大一新生,以軍訓為主題的群口形式“相聲”舉例,力圖證明公式相聲搞笑,他幕後彩排的相聲搞笑。

為此,鵬哥我專門看了幾個大一新生的表演,不能算作相聲,因為表演很稚嫩,算是脫口秀加PP表演,受眾都是軍訓的學生。

看完這段視頻,我很“欣慰”,李宏燁的“公式相聲”可算有突破口了,他們夫妻來雖然不搞笑,可他的徒子徒孫身體力行的用軍訓的題材,引起了學生們的共鳴,可算是達到一定的笑果了。

但,李宏燁所謂的觀眾,是學生觀眾,並不代表普羅大眾,甚至是來說,是小眾。我們的社會,除了象牙塔裡稚嫩的學生,還有我們這些社會各階層,水深火熱的群眾,我聽了學生的相聲,真的笑不出來,因為沒有共鳴,因為郭德綱,德雲社的人們相聲多了,笑點高了。

這就跟食客似的,吃好東西多了,嘴就叼了,好東西一嘗就能知道;李宏燁徒子徒孫的表演不能算好東西,這就比方是快餐,學生們喜聞樂見,但卻不是好飯。

李宏燁口中的學生表演,就是一種快餐,應景,卻不當飯。

李宏燁口中的“彩排評審沒觀眾所以不好笑,上場有觀眾就好笑”,就是典型的以偏概全,拿著雞毛當令箭。

明明是特例,他當成了普遍規律。其實,他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死豬不怕開水燙,也是死鴨子,嘴硬。

我其實不想並再看到他拙劣的表演,俗話說,相由心生,李宏燁的面相,就是一幅心機深沉,還掛著臉上的模樣。

他把全部的慾望,都赤裸裸寫在了臉上,貪婪,企圖心,金錢。為了出名,不惜蹭任何有熱度人的流量。

這樣的人我們經常見,但相對來說,還是他,臉皮更厚,不厭其煩,一遍又一遍的炒作自己,意圖謀取更大的利益。

總之,一句話,李宏燁的吃相太難看。

你說呢?

我是大鵬哥,喜歡就關注我。

得着说
2019-09-05

我是得著,有話直說。

因為有了“公式相聲”,李宏燁從默默無聞的交大博士變成了“名人”,充滿自信的宣佈自己是“相聲有新人”,企圖以一己之力“顛覆”相聲這門傳統藝術,進而引發了太多的爭議,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也是情理之中。

我是得著,有話直說。

因為有了“公式相聲”,李宏燁從默默無聞的交大博士變成了“名人”,充滿自信的宣佈自己是“相聲有新人”,企圖以一己之力“顛覆”相聲這門傳統藝術,進而引發了太多的爭議,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也是情理之中。

“公式相聲”到底好不好笑,新語相聲社的作品到底成不成功?李宏燁在微博留言中,已經給出了答案。翻翻李博士對“因為沒觀眾,所以不好笑”的一番高論,坦率的講,說得有一定道理,但這個“理”只講對了一半,問題就在於“以偏概全”。

事情的起因是,李博士和新語相聲社為軍訓兩週的新生創作了一個校園相聲作品,與其說是“相聲”,不如說是三句半式的脫口秀。作品質量先放在一邊,但李博士自信的表示,這部作品是“軍訓兩週點點滴滴的濃縮”,這句話確實說到點上了。

我是得著,有話直說。

因為有了“公式相聲”,李宏燁從默默無聞的交大博士變成了“名人”,充滿自信的宣佈自己是“相聲有新人”,企圖以一己之力“顛覆”相聲這門傳統藝術,進而引發了太多的爭議,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也是情理之中。

“公式相聲”到底好不好笑,新語相聲社的作品到底成不成功?李宏燁在微博留言中,已經給出了答案。翻翻李博士對“因為沒觀眾,所以不好笑”的一番高論,坦率的講,說得有一定道理,但這個“理”只講對了一半,問題就在於“以偏概全”。

事情的起因是,李博士和新語相聲社為軍訓兩週的新生創作了一個校園相聲作品,與其說是“相聲”,不如說是三句半式的脫口秀。作品質量先放在一邊,但李博士自信的表示,這部作品是“軍訓兩週點點滴滴的濃縮”,這句話確實說到點上了。

觀眾這才恍然大悟,李宏燁的這個作品,面對的觀眾其實是校內大學生,他終於間接承認了一點——“公式相聲”不過是“校園相聲”的範疇。

說到底,李博士用他的幾段微博高論,間接的證明了一件事:只有學校這樣一個特定的環境下、學生這樣一個特定的群體內,“公式相聲”創作的作品才可能是成功的、有趣的、引人發笑的。

我是得著,有話直說。

因為有了“公式相聲”,李宏燁從默默無聞的交大博士變成了“名人”,充滿自信的宣佈自己是“相聲有新人”,企圖以一己之力“顛覆”相聲這門傳統藝術,進而引發了太多的爭議,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也是情理之中。

“公式相聲”到底好不好笑,新語相聲社的作品到底成不成功?李宏燁在微博留言中,已經給出了答案。翻翻李博士對“因為沒觀眾,所以不好笑”的一番高論,坦率的講,說得有一定道理,但這個“理”只講對了一半,問題就在於“以偏概全”。

事情的起因是,李博士和新語相聲社為軍訓兩週的新生創作了一個校園相聲作品,與其說是“相聲”,不如說是三句半式的脫口秀。作品質量先放在一邊,但李博士自信的表示,這部作品是“軍訓兩週點點滴滴的濃縮”,這句話確實說到點上了。

觀眾這才恍然大悟,李宏燁的這個作品,面對的觀眾其實是校內大學生,他終於間接承認了一點——“公式相聲”不過是“校園相聲”的範疇。

說到底,李博士用他的幾段微博高論,間接的證明了一件事:只有學校這樣一個特定的環境下、學生這樣一個特定的群體內,“公式相聲”創作的作品才可能是成功的、有趣的、引人發笑的。

按照李宏燁博士的高論,“公式相聲”的受眾群體確實有點窄。畢竟,交大在校生外加教職工也就幾千上萬人,咱就默認大家都認可李博士和新語相聲社;但若要廣大觀眾的層面,讓“公式相聲”在大庭廣眾之下經受考驗,那就是強人所難了。

李宏燁博士也不是沒想過辦商演、搞巡演,最後的結果大家不用想都猜得到。連李宏燁博士自己都清楚(微博上白紙黑字),他的“公式相聲”也只能在小範圍才能“玩得轉”,脫離了校園生活這個“創作土壤”,脫離了學校師生這個“觀眾群體”,剩下的就是一地雞毛。

我是得著,有話直說。

因為有了“公式相聲”,李宏燁從默默無聞的交大博士變成了“名人”,充滿自信的宣佈自己是“相聲有新人”,企圖以一己之力“顛覆”相聲這門傳統藝術,進而引發了太多的爭議,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也是情理之中。

“公式相聲”到底好不好笑,新語相聲社的作品到底成不成功?李宏燁在微博留言中,已經給出了答案。翻翻李博士對“因為沒觀眾,所以不好笑”的一番高論,坦率的講,說得有一定道理,但這個“理”只講對了一半,問題就在於“以偏概全”。

事情的起因是,李博士和新語相聲社為軍訓兩週的新生創作了一個校園相聲作品,與其說是“相聲”,不如說是三句半式的脫口秀。作品質量先放在一邊,但李博士自信的表示,這部作品是“軍訓兩週點點滴滴的濃縮”,這句話確實說到點上了。

觀眾這才恍然大悟,李宏燁的這個作品,面對的觀眾其實是校內大學生,他終於間接承認了一點——“公式相聲”不過是“校園相聲”的範疇。

說到底,李博士用他的幾段微博高論,間接的證明了一件事:只有學校這樣一個特定的環境下、學生這樣一個特定的群體內,“公式相聲”創作的作品才可能是成功的、有趣的、引人發笑的。

按照李宏燁博士的高論,“公式相聲”的受眾群體確實有點窄。畢竟,交大在校生外加教職工也就幾千上萬人,咱就默認大家都認可李博士和新語相聲社;但若要廣大觀眾的層面,讓“公式相聲”在大庭廣眾之下經受考驗,那就是強人所難了。

李宏燁博士也不是沒想過辦商演、搞巡演,最後的結果大家不用想都猜得到。連李宏燁博士自己都清楚(微博上白紙黑字),他的“公式相聲”也只能在小範圍才能“玩得轉”,脫離了校園生活這個“創作土壤”,脫離了學校師生這個“觀眾群體”,剩下的就是一地雞毛。

看到這裡,大家都明白了。因為受眾面太窄、內容限制也太多,“公式相聲”在大眾面前,就是一個笑不出來的悲劇。

多說一句,主流相聲群體力推只能在校園打轉轉的李宏燁博士和新語相聲社,不是為了挾私報復,吃瓜群眾能信服嗎?

我是得著,有話直說。

因為有了“公式相聲”,李宏燁從默默無聞的交大博士變成了“名人”,充滿自信的宣佈自己是“相聲有新人”,企圖以一己之力“顛覆”相聲這門傳統藝術,進而引發了太多的爭議,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也是情理之中。

“公式相聲”到底好不好笑,新語相聲社的作品到底成不成功?李宏燁在微博留言中,已經給出了答案。翻翻李博士對“因為沒觀眾,所以不好笑”的一番高論,坦率的講,說得有一定道理,但這個“理”只講對了一半,問題就在於“以偏概全”。

事情的起因是,李博士和新語相聲社為軍訓兩週的新生創作了一個校園相聲作品,與其說是“相聲”,不如說是三句半式的脫口秀。作品質量先放在一邊,但李博士自信的表示,這部作品是“軍訓兩週點點滴滴的濃縮”,這句話確實說到點上了。

觀眾這才恍然大悟,李宏燁的這個作品,面對的觀眾其實是校內大學生,他終於間接承認了一點——“公式相聲”不過是“校園相聲”的範疇。

說到底,李博士用他的幾段微博高論,間接的證明了一件事:只有學校這樣一個特定的環境下、學生這樣一個特定的群體內,“公式相聲”創作的作品才可能是成功的、有趣的、引人發笑的。

按照李宏燁博士的高論,“公式相聲”的受眾群體確實有點窄。畢竟,交大在校生外加教職工也就幾千上萬人,咱就默認大家都認可李博士和新語相聲社;但若要廣大觀眾的層面,讓“公式相聲”在大庭廣眾之下經受考驗,那就是強人所難了。

李宏燁博士也不是沒想過辦商演、搞巡演,最後的結果大家不用想都猜得到。連李宏燁博士自己都清楚(微博上白紙黑字),他的“公式相聲”也只能在小範圍才能“玩得轉”,脫離了校園生活這個“創作土壤”,脫離了學校師生這個“觀眾群體”,剩下的就是一地雞毛。

看到這裡,大家都明白了。因為受眾面太窄、內容限制也太多,“公式相聲”在大眾面前,就是一個笑不出來的悲劇。

多說一句,主流相聲群體力推只能在校園打轉轉的李宏燁博士和新語相聲社,不是為了挾私報復,吃瓜群眾能信服嗎?

闲白社
2019-09-04

現在罵李宏燁還有人贊嗎?

我並不是要來罵人,只是看見李宏燁之後我就只能想到這麼一個標題。

在悟空問答,回答這麼多道題,基本都是圍繞著相聲相關領域的問題來回答。多多少少也經常聊一下李宏燁這個人。

“公式相聲”雖然備受爭議,但是一直以來的討論其實已經很明白了,公式相聲不是相聲,這是李宏燁自己也承認的,看見他我好煩啊。

最近李宏燁也是墮落了

以前討論李宏燁多少還跟相聲沾點邊。

不管是罵李宏燁這個不是相聲,相聲應該是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的。

還是罵李宏燁趁著《相聲有新人》的熱度自己去商演,票賣不出去就送書。

不管以前關於李宏燁討論的是什麼內容,都沒有現在這麼墮落到我會在意一個大學的一個晚會裡面的一個小節目效果怎麼樣?

除了交大別的學校不搞晚會不演節目還是怎麼啊。

以前好歹聊的還是相聲、商演這些話題。李宏燁現在墮落到學校的一個晚會也這麼吹半天了?

學校的晚會,觀眾都是自己的同學。

你站在臺上打個嗝都有人鼓掌,有人笑。

演砸了也不會有人哄你下臺,大家臺上不見臺下見的同學啊。

怪不得這樣的演出彩排的時候不好笑,只有見到觀眾才好笑啊。

因為段子確實不好笑。好笑的是,你看,我們班那個傢伙在臺上跟個傻子一樣,你說好不好笑。

不知道按著公式笑的時候,除了熱值有沒有涉及到演員和觀眾熟悉程度的相關參數值。

刘军易溯科技
2019-09-06

人都是有理想的,而且能為理想去執著的奮鬥和付出是難能可貴的。李博士夫妻的公式相聲不管觀眾和網友們認不認可,反正他們自己認可了,而且完全沉浸在自我欣賞的狀態裡難以自拔。公式相聲話題能火爆到現在這個程度,讓一對博士夫婦丟人現眼到家,引起這麼大爭議,這不是他們的錯,而是全網民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用理智去判斷一下,李博士的所謂公式相聲到底是不是相聲,就跟一加一等不等於二的問題一樣,沒有任何爭議,這根本就是譁眾取寵的噱頭。苗阜曾在一個綜藝節目裡給了李博士夫妻一個非常精準的定位,相聲愛好者。只是愛好者,連業餘都談不上。像他們夫妻一樣熱愛表演的人多了去了,達不到專業水平就自娛自樂得了,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網友非要跟著一起起鬨,把話題擴大升級。面對這種跳樑小醜,一笑了之,智者學會沉默,只要大家都保持沉默,不轉發,不迴應,不關注,用不了多長時間,李博士的公式相聲就會慢慢冷卻下來,回到大學裡變成學生劇社的小娛樂活動,一切順其自然不好嗎?

南瓜报告
2019-09-05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李宏燁的“公式相聲”肯定有人愛聽,不然“公式相聲”早就無影無蹤了。但喜歡聽“公式相聲”的人有多少?我感覺只佔中國相聲聽眾的一小部分,與德雲社、青曲社、嘻哈包袱鋪、天津相聲等相聲演出團體的龐大受眾相比,這“一小部分”在中國相聲圈微乎其微。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李宏燁的“公式相聲”肯定有人愛聽,不然“公式相聲”早就無影無蹤了。但喜歡聽“公式相聲”的人有多少?我感覺只佔中國相聲聽眾的一小部分,與德雲社、青曲社、嘻哈包袱鋪、天津相聲等相聲演出團體的龐大受眾相比,這“一小部分”在中國相聲圈微乎其微。



但我依然覺得甭管算不算受眾數量,只要有人聽,有人愛聽,那就說明“公式相聲”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我理解的李宏燁的觀點是:“公式相聲”理應有龐大的受眾群,只不過總受到質疑,影響了“公式相聲”的受眾擴大化和發展。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李宏燁的“公式相聲”肯定有人愛聽,不然“公式相聲”早就無影無蹤了。但喜歡聽“公式相聲”的人有多少?我感覺只佔中國相聲聽眾的一小部分,與德雲社、青曲社、嘻哈包袱鋪、天津相聲等相聲演出團體的龐大受眾相比,這“一小部分”在中國相聲圈微乎其微。



但我依然覺得甭管算不算受眾數量,只要有人聽,有人愛聽,那就說明“公式相聲”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我理解的李宏燁的觀點是:“公式相聲”理應有龐大的受眾群,只不過總受到質疑,影響了“公式相聲”的受眾擴大化和發展。



李宏燁為此還舉了參加央視相聲大賽時的例子。下午彩排時,評委們都覺得“公式相聲”不好笑,認為晚上正賽的效果也不會好,結果晚上現場四千多觀眾笑得很開心。李宏燁覺得如果彩排有觀眾,評委們最初的觀點一定會改變。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李宏燁的“公式相聲”肯定有人愛聽,不然“公式相聲”早就無影無蹤了。但喜歡聽“公式相聲”的人有多少?我感覺只佔中國相聲聽眾的一小部分,與德雲社、青曲社、嘻哈包袱鋪、天津相聲等相聲演出團體的龐大受眾相比,這“一小部分”在中國相聲圈微乎其微。



但我依然覺得甭管算不算受眾數量,只要有人聽,有人愛聽,那就說明“公式相聲”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我理解的李宏燁的觀點是:“公式相聲”理應有龐大的受眾群,只不過總受到質疑,影響了“公式相聲”的受眾擴大化和發展。



李宏燁為此還舉了參加央視相聲大賽時的例子。下午彩排時,評委們都覺得“公式相聲”不好笑,認為晚上正賽的效果也不會好,結果晚上現場四千多觀眾笑得很開心。李宏燁覺得如果彩排有觀眾,評委們最初的觀點一定會改變。



說白了,李宏燁就是覺得“公式相聲”本身是好笑的,而且是“很好笑”的級別,但無奈某些主辦方和組織機構無法正視“公式相聲”,影響了受眾的增加。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李宏燁的“公式相聲”肯定有人愛聽,不然“公式相聲”早就無影無蹤了。但喜歡聽“公式相聲”的人有多少?我感覺只佔中國相聲聽眾的一小部分,與德雲社、青曲社、嘻哈包袱鋪、天津相聲等相聲演出團體的龐大受眾相比,這“一小部分”在中國相聲圈微乎其微。



但我依然覺得甭管算不算受眾數量,只要有人聽,有人愛聽,那就說明“公式相聲”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我理解的李宏燁的觀點是:“公式相聲”理應有龐大的受眾群,只不過總受到質疑,影響了“公式相聲”的受眾擴大化和發展。



李宏燁為此還舉了參加央視相聲大賽時的例子。下午彩排時,評委們都覺得“公式相聲”不好笑,認為晚上正賽的效果也不會好,結果晚上現場四千多觀眾笑得很開心。李宏燁覺得如果彩排有觀眾,評委們最初的觀點一定會改變。



說白了,李宏燁就是覺得“公式相聲”本身是好笑的,而且是“很好笑”的級別,但無奈某些主辦方和組織機構無法正視“公式相聲”,影響了受眾的增加。



我個人覺得,“公式相聲”要想成為真正受歡迎的相聲,那就必須經過商演的考驗。只要市場、觀眾認可了,那“公式相聲”必然自成一派。到那時,沒有人能夠成為“公式相聲”的阻礙。

首先需要肯定的是,李宏燁的“公式相聲”肯定有人愛聽,不然“公式相聲”早就無影無蹤了。但喜歡聽“公式相聲”的人有多少?我感覺只佔中國相聲聽眾的一小部分,與德雲社、青曲社、嘻哈包袱鋪、天津相聲等相聲演出團體的龐大受眾相比,這“一小部分”在中國相聲圈微乎其微。



但我依然覺得甭管算不算受眾數量,只要有人聽,有人愛聽,那就說明“公式相聲”有存在的合理性。但我理解的李宏燁的觀點是:“公式相聲”理應有龐大的受眾群,只不過總受到質疑,影響了“公式相聲”的受眾擴大化和發展。



李宏燁為此還舉了參加央視相聲大賽時的例子。下午彩排時,評委們都覺得“公式相聲”不好笑,認為晚上正賽的效果也不會好,結果晚上現場四千多觀眾笑得很開心。李宏燁覺得如果彩排有觀眾,評委們最初的觀點一定會改變。



說白了,李宏燁就是覺得“公式相聲”本身是好笑的,而且是“很好笑”的級別,但無奈某些主辦方和組織機構無法正視“公式相聲”,影響了受眾的增加。



我個人覺得,“公式相聲”要想成為真正受歡迎的相聲,那就必須經過商演的考驗。只要市場、觀眾認可了,那“公式相聲”必然自成一派。到那時,沒有人能夠成為“公式相聲”的阻礙。



相反,不把心思用在相聲創作上,只知道怨天尤人,經不起種種考驗,那“公式相聲”最後也只能停步於“校園相聲”水準。

我金牛我傲娇
2019-09-04

看見沒,姜主席,你還捧他,他都已經開始質疑你們的評審制度了,在他眼裡他的什麼狗屁公式相聲才是最好的,其他的什麼的都不是

醉言南行
2019-09-05

人若無皮,天下無敵;

有的人狠起來真得連自己都騙,關鍵是把自己騙的都相信了;

聯歡會上表演的東東愣敢去央視相聲大賽,而且還真的能去,不得不懷疑幕後的力量之強大!為了對付郭德綱,拿起不是槍的槍!

相聲就是相聲,別搞個新名詞就往相聲上靠,也別換個馬甲就愣充新物種。以前央視搞了個相聲TV,後來也絕跡了;馮鞏很多年春晚演小品卻硬要領相聲類的獎,都是笑料。

新語相聲不是正兒八經的相聲,只是一種語言秀,算不上藝術,不管臺上說的尷不尷尬,反正聽的一身雞皮疙瘩,冷!

陳忠實說過一個事:他很後悔的一件事,一個年輕人曾拿自己寫的一個短篇讓陳忠實點評,陳忠實閱後發現很一般,但出於禮貌對年輕人表示了讚揚和肯定。十年過去後,陳忠實又見到這個人,他始終在堅持自己的文學夢,卻毫無突破,落魄潦倒。陳忠實後悔不已,覺得自己的禮貌害了這個年輕人!

李博士的相聲否定者眾,讚揚者肯定有,是誰,大家都知道,其實這在一定程度上害了李博士,不好好搞研究,自己反倒是很執著於公式相聲,弄得自我感覺良好,好像要成一代宗師似的……

前尘忆梦追不尽
2019-09-04

不知道這個公式是怎麼研究出來的,總覺得語言、動作、表情、節奏千變萬化,這麼多不穩定因素放進公式裡,如何求解呀!

不知道這個公式是怎麼研究出來的,總覺得語言、動作、表情、節奏千變萬化,這麼多不穩定因素放進公式裡,如何求解呀!

眾所周知,相聲是一門傳統藝術,是中華民族文化、智慧的結晶,講究四門功課,說學逗唱,是需要深厚的功底的,需要經年累月、孜孜不倦的練習,練習之後還要不斷的上臺表演磨合,掌握包袱的節奏,說話的輕重快慢和表情動作的配合等等,想說好相聲,影響的因素太多了,人的專業功底、表情、動作、節奏、個性、綜合素質等等,所有因素結合在一起,火候拿捏得正合適才能引人發笑,包袱才能抖得響,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同樣的相聲有的人說很可笑,而有的人說就差強人意了,那就是因為有些火候沒準確拿捏。

不知道這個公式是怎麼研究出來的,總覺得語言、動作、表情、節奏千變萬化,這麼多不穩定因素放進公式裡,如何求解呀!

眾所周知,相聲是一門傳統藝術,是中華民族文化、智慧的結晶,講究四門功課,說學逗唱,是需要深厚的功底的,需要經年累月、孜孜不倦的練習,練習之後還要不斷的上臺表演磨合,掌握包袱的節奏,說話的輕重快慢和表情動作的配合等等,想說好相聲,影響的因素太多了,人的專業功底、表情、動作、節奏、個性、綜合素質等等,所有因素結合在一起,火候拿捏得正合適才能引人發笑,包袱才能抖得響,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同樣的相聲有的人說很可笑,而有的人說就差強人意了,那就是因為有些火候沒準確拿捏。

如此複雜而又系統的相聲藝術,真的能夠通過公式算出來嗎?我表示懷疑,正如郭先生說的,商演是檢驗相聲人成功的標準,只有商演成功,票都賣出去了,才能證明老百姓真的喜歡、認可,這句話我很認同。從明清時期的相聲老藝術家們經過一代又一代的傳承,相聲這門藝術不就是為豐富人們的精神生活服務的嗎,如果人家都不喜歡、都不買賬,那還說個什麼勁!

不知道這個公式是怎麼研究出來的,總覺得語言、動作、表情、節奏千變萬化,這麼多不穩定因素放進公式裡,如何求解呀!

眾所周知,相聲是一門傳統藝術,是中華民族文化、智慧的結晶,講究四門功課,說學逗唱,是需要深厚的功底的,需要經年累月、孜孜不倦的練習,練習之後還要不斷的上臺表演磨合,掌握包袱的節奏,說話的輕重快慢和表情動作的配合等等,想說好相聲,影響的因素太多了,人的專業功底、表情、動作、節奏、個性、綜合素質等等,所有因素結合在一起,火候拿捏得正合適才能引人發笑,包袱才能抖得響,差之毫釐謬以千里,同樣的相聲有的人說很可笑,而有的人說就差強人意了,那就是因為有些火候沒準確拿捏。

如此複雜而又系統的相聲藝術,真的能夠通過公式算出來嗎?我表示懷疑,正如郭先生說的,商演是檢驗相聲人成功的標準,只有商演成功,票都賣出去了,才能證明老百姓真的喜歡、認可,這句話我很認同。從明清時期的相聲老藝術家們經過一代又一代的傳承,相聲這門藝術不就是為豐富人們的精神生活服務的嗎,如果人家都不喜歡、都不買賬,那還說個什麼勁!

90zjx
2019-09-04

他們這段話的邏輯其實和老郭的差不多:在合適的場合說合適的段子,每次表演都對現場的觀眾負責。那就請辦幾場大型商演,或是開個小園子,觀眾會買票去聽,聽完出來不罵街這才是得到市場的認可,才是真的成功的。


他們這段話的邏輯其實和老郭的差不多:在合適的場合說合適的段子,每次表演都對現場的觀眾負責。那就請辦幾場大型商演,或是開個小園子,觀眾會買票去聽,聽完出來不罵街這才是得到市場的認可,才是真的成功的。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