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對《我的莫格利男孩》白藝凌這個角色怎麼看?

2 個回答
娱乐有你说
2019-09-06

這個角色其實是全劇最不討喜的一個角色,該角色的扮演者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正好也是七月熱播劇《親愛的,熱愛的》劇中的艾情,和劇中韓商言的弟弟吳白是CP,吳白則是由胡一天飾演,然而這部劇開始大家就覺得兩人沒有什麼CP感,反而吳白的感覺更像是喜歡女主的,哈哈,相信不少人也有嗑“梧桐CP”的吧。

這個角色其實是全劇最不討喜的一個角色,該角色的扮演者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正好也是七月熱播劇《親愛的,熱愛的》劇中的艾情,和劇中韓商言的弟弟吳白是CP,吳白則是由胡一天飾演,然而這部劇開始大家就覺得兩人沒有什麼CP感,反而吳白的感覺更像是喜歡女主的,哈哈,相信不少人也有嗑“梧桐CP”的吧。

雖然劇情是姐弟戀,但是兩人之間沒有那種戀愛的小火花的感覺,也許是因為配角戲份不多吧。

這個角色其實是全劇最不討喜的一個角色,該角色的扮演者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正好也是七月熱播劇《親愛的,熱愛的》劇中的艾情,和劇中韓商言的弟弟吳白是CP,吳白則是由胡一天飾演,然而這部劇開始大家就覺得兩人沒有什麼CP感,反而吳白的感覺更像是喜歡女主的,哈哈,相信不少人也有嗑“梧桐CP”的吧。

雖然劇情是姐弟戀,但是兩人之間沒有那種戀愛的小火花的感覺,也許是因為配角戲份不多吧。

而在《我的莫格利男孩》中相信大家都是衝著楊紫、馬天宇而去看的,結果到了後面有點失望,這部劇男女主角的戲份太少了,配角的戲份都快多於主角了,很明顯是一部捧新人的劇,雖說這部劇是有四對CP的故事發展,但主次讓人有些模糊不清了。

這個角色其實是全劇最不討喜的一個角色,該角色的扮演者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正好也是七月熱播劇《親愛的,熱愛的》劇中的艾情,和劇中韓商言的弟弟吳白是CP,吳白則是由胡一天飾演,然而這部劇開始大家就覺得兩人沒有什麼CP感,反而吳白的感覺更像是喜歡女主的,哈哈,相信不少人也有嗑“梧桐CP”的吧。

雖然劇情是姐弟戀,但是兩人之間沒有那種戀愛的小火花的感覺,也許是因為配角戲份不多吧。

而在《我的莫格利男孩》中相信大家都是衝著楊紫、馬天宇而去看的,結果到了後面有點失望,這部劇男女主角的戲份太少了,配角的戲份都快多於主角了,很明顯是一部捧新人的劇,雖說這部劇是有四對CP的故事發展,但主次讓人有些模糊不清了。

為什麼說白藝凌這個角色不討喜呢?首先這個角色一出場就是一個不能生小孩而被自己的初戀男友並結婚了的老公拋棄,之後通過朋友關係到了男二的公司上班病擔任助理職位,劇中鄭理喜歡白藝凌這一點太突兀了,莫名其妙的就喜歡了,讓人不解,甚至在鄭理像白藝凌示好並各種幫忙,作為一個結婚那麼多年的女人居然不拒絕,有種心安理得的感覺,特別是鄭理送鞋子的那一段,一開始白藝凌並沒有想接受,在鄭理的一番解釋下,白藝凌出門就換上了讓人不解。

這個角色其實是全劇最不討喜的一個角色,該角色的扮演者相信大家都不陌生,正好也是七月熱播劇《親愛的,熱愛的》劇中的艾情,和劇中韓商言的弟弟吳白是CP,吳白則是由胡一天飾演,然而這部劇開始大家就覺得兩人沒有什麼CP感,反而吳白的感覺更像是喜歡女主的,哈哈,相信不少人也有嗑“梧桐CP”的吧。

雖然劇情是姐弟戀,但是兩人之間沒有那種戀愛的小火花的感覺,也許是因為配角戲份不多吧。

而在《我的莫格利男孩》中相信大家都是衝著楊紫、馬天宇而去看的,結果到了後面有點失望,這部劇男女主角的戲份太少了,配角的戲份都快多於主角了,很明顯是一部捧新人的劇,雖說這部劇是有四對CP的故事發展,但主次讓人有些模糊不清了。

為什麼說白藝凌這個角色不討喜呢?首先這個角色一出場就是一個不能生小孩而被自己的初戀男友並結婚了的老公拋棄,之後通過朋友關係到了男二的公司上班病擔任助理職位,劇中鄭理喜歡白藝凌這一點太突兀了,莫名其妙的就喜歡了,讓人不解,甚至在鄭理像白藝凌示好並各種幫忙,作為一個結婚那麼多年的女人居然不拒絕,有種心安理得的感覺,特別是鄭理送鞋子的那一段,一開始白藝凌並沒有想接受,在鄭理的一番解釋下,白藝凌出門就換上了讓人不解。
再加上這對CP組合對劇情發展似乎並沒有太大作用,也難怪網友粉絲不喜歡這對CP,認為這對可以刪除了,不過這也是導演的這樣設定的,演員也就是照著演了,期待《我的莫格利男孩》後期楊紫、馬天宇的戲多一點吧。

影视口碑榜
2019-09-04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渣男前夫說她沒有工作能力是靠關係進了公司,雖然屢屢出錯,但她脫口而出的那句“中間沒人拿回扣應該不會賠”暴露了她的工作能力,說明她不是真的完全居家不諳世事的那種。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渣男前夫說她沒有工作能力是靠關係進了公司,雖然屢屢出錯,但她脫口而出的那句“中間沒人拿回扣應該不會賠”暴露了她的工作能力,說明她不是真的完全居家不諳世事的那種。

那麼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實力再次站起來,卻始終躲在鄭理的身後,關鍵時刻只會掉眼淚,到底是為什麼呢?很簡單,這是一種柔弱戰術。口口聲聲自稱姐姐,但卻總會莫名落淚,在處理離婚案件時手足無措,無非都是想換來周圍人的同情。於是帥氣又多金的小鄭總上鉤了,主動幫忙搬家、處理離婚訴訟還送鞋子。天真無邪的凌熙也中招了,拉著莫格利一幅要為民除害的模樣砸了渣男的家。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渣男前夫說她沒有工作能力是靠關係進了公司,雖然屢屢出錯,但她脫口而出的那句“中間沒人拿回扣應該不會賠”暴露了她的工作能力,說明她不是真的完全居家不諳世事的那種。

那麼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實力再次站起來,卻始終躲在鄭理的身後,關鍵時刻只會掉眼淚,到底是為什麼呢?很簡單,這是一種柔弱戰術。口口聲聲自稱姐姐,但卻總會莫名落淚,在處理離婚案件時手足無措,無非都是想換來周圍人的同情。於是帥氣又多金的小鄭總上鉤了,主動幫忙搬家、處理離婚訴訟還送鞋子。天真無邪的凌熙也中招了,拉著莫格利一幅要為民除害的模樣砸了渣男的家。

但白藝凌真的如表現的這麼無力與無助麼?幾個細節能說明她的心機。不知道是導演和編劇的故意還是人物角色本就如此,白藝凌的眼淚幾乎都給了鄭理,三番兩次在辦公室被羞辱都讓鄭理盡收眼底。但轉身再有第三人在場的情況,她就如女戰士一般的堅強。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渣男前夫說她沒有工作能力是靠關係進了公司,雖然屢屢出錯,但她脫口而出的那句“中間沒人拿回扣應該不會賠”暴露了她的工作能力,說明她不是真的完全居家不諳世事的那種。

那麼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實力再次站起來,卻始終躲在鄭理的身後,關鍵時刻只會掉眼淚,到底是為什麼呢?很簡單,這是一種柔弱戰術。口口聲聲自稱姐姐,但卻總會莫名落淚,在處理離婚案件時手足無措,無非都是想換來周圍人的同情。於是帥氣又多金的小鄭總上鉤了,主動幫忙搬家、處理離婚訴訟還送鞋子。天真無邪的凌熙也中招了,拉著莫格利一幅要為民除害的模樣砸了渣男的家。

但白藝凌真的如表現的這麼無力與無助麼?幾個細節能說明她的心機。不知道是導演和編劇的故意還是人物角色本就如此,白藝凌的眼淚幾乎都給了鄭理,三番兩次在辦公室被羞辱都讓鄭理盡收眼底。但轉身再有第三人在場的情況,她就如女戰士一般的堅強。

搬家的兩處小細節也能看出她的心機。助理搬家需要老闆陪著看房子,這絕對是少見。不僅如此,還心安理得讓老闆收拾屋子自己去睡覺,這樣的女人實在不能讓人小覷。關鍵是這一切她處理的滴水不漏,欲拒還迎的模樣讓人慾罷不能。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渣男前夫說她沒有工作能力是靠關係進了公司,雖然屢屢出錯,但她脫口而出的那句“中間沒人拿回扣應該不會賠”暴露了她的工作能力,說明她不是真的完全居家不諳世事的那種。

那麼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實力再次站起來,卻始終躲在鄭理的身後,關鍵時刻只會掉眼淚,到底是為什麼呢?很簡單,這是一種柔弱戰術。口口聲聲自稱姐姐,但卻總會莫名落淚,在處理離婚案件時手足無措,無非都是想換來周圍人的同情。於是帥氣又多金的小鄭總上鉤了,主動幫忙搬家、處理離婚訴訟還送鞋子。天真無邪的凌熙也中招了,拉著莫格利一幅要為民除害的模樣砸了渣男的家。

但白藝凌真的如表現的這麼無力與無助麼?幾個細節能說明她的心機。不知道是導演和編劇的故意還是人物角色本就如此,白藝凌的眼淚幾乎都給了鄭理,三番兩次在辦公室被羞辱都讓鄭理盡收眼底。但轉身再有第三人在場的情況,她就如女戰士一般的堅強。

搬家的兩處小細節也能看出她的心機。助理搬家需要老闆陪著看房子,這絕對是少見。不僅如此,還心安理得讓老闆收拾屋子自己去睡覺,這樣的女人實在不能讓人小覷。關鍵是這一切她處理的滴水不漏,欲拒還迎的模樣讓人慾罷不能。

另外在鄭理將出差買的高跟鞋送給他時,她禮貌表示不想收但出了小鄭總辦公室的門就迫不及待換上的舉動實在是高得很,這種段位雖然不如《我的前半生》裡的凌玲那麼做作,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渣男前夫說她沒有工作能力是靠關係進了公司,雖然屢屢出錯,但她脫口而出的那句“中間沒人拿回扣應該不會賠”暴露了她的工作能力,說明她不是真的完全居家不諳世事的那種。

那麼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實力再次站起來,卻始終躲在鄭理的身後,關鍵時刻只會掉眼淚,到底是為什麼呢?很簡單,這是一種柔弱戰術。口口聲聲自稱姐姐,但卻總會莫名落淚,在處理離婚案件時手足無措,無非都是想換來周圍人的同情。於是帥氣又多金的小鄭總上鉤了,主動幫忙搬家、處理離婚訴訟還送鞋子。天真無邪的凌熙也中招了,拉著莫格利一幅要為民除害的模樣砸了渣男的家。

但白藝凌真的如表現的這麼無力與無助麼?幾個細節能說明她的心機。不知道是導演和編劇的故意還是人物角色本就如此,白藝凌的眼淚幾乎都給了鄭理,三番兩次在辦公室被羞辱都讓鄭理盡收眼底。但轉身再有第三人在場的情況,她就如女戰士一般的堅強。

搬家的兩處小細節也能看出她的心機。助理搬家需要老闆陪著看房子,這絕對是少見。不僅如此,還心安理得讓老闆收拾屋子自己去睡覺,這樣的女人實在不能讓人小覷。關鍵是這一切她處理的滴水不漏,欲拒還迎的模樣讓人慾罷不能。

另外在鄭理將出差買的高跟鞋送給他時,她禮貌表示不想收但出了小鄭總辦公室的門就迫不及待換上的舉動實在是高得很,這種段位雖然不如《我的前半生》裡的凌玲那麼做作,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再者,如果她真的如自己描述的那樣,把婚姻和家庭當做最深切的心靈港灣,那麼家沒了,曾經一起生活的男人如此噁心,為了擺脫陰影不是該很快融入到新的生活中去麼?尤其是在沒有能力周旋的情況下還一直死磕,除了讓自己一再陷入過去的痛苦中無可自拔,根本無濟於事。可她並沒有這麼做,一面糾結於過去,一面又靠賣慘和裝堅強維護人設,實在是上不了檯面,歸根到底無非是因為找到了新的靠山罷了。

這樣打著離婚的幌子博同情,靠著男人上位又極力打造自己勵志的模樣,像極了《我的前半生》裡的羅子君。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渣男前夫說她沒有工作能力是靠關係進了公司,雖然屢屢出錯,但她脫口而出的那句“中間沒人拿回扣應該不會賠”暴露了她的工作能力,說明她不是真的完全居家不諳世事的那種。

那麼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實力再次站起來,卻始終躲在鄭理的身後,關鍵時刻只會掉眼淚,到底是為什麼呢?很簡單,這是一種柔弱戰術。口口聲聲自稱姐姐,但卻總會莫名落淚,在處理離婚案件時手足無措,無非都是想換來周圍人的同情。於是帥氣又多金的小鄭總上鉤了,主動幫忙搬家、處理離婚訴訟還送鞋子。天真無邪的凌熙也中招了,拉著莫格利一幅要為民除害的模樣砸了渣男的家。

但白藝凌真的如表現的這麼無力與無助麼?幾個細節能說明她的心機。不知道是導演和編劇的故意還是人物角色本就如此,白藝凌的眼淚幾乎都給了鄭理,三番兩次在辦公室被羞辱都讓鄭理盡收眼底。但轉身再有第三人在場的情況,她就如女戰士一般的堅強。

搬家的兩處小細節也能看出她的心機。助理搬家需要老闆陪著看房子,這絕對是少見。不僅如此,還心安理得讓老闆收拾屋子自己去睡覺,這樣的女人實在不能讓人小覷。關鍵是這一切她處理的滴水不漏,欲拒還迎的模樣讓人慾罷不能。

另外在鄭理將出差買的高跟鞋送給他時,她禮貌表示不想收但出了小鄭總辦公室的門就迫不及待換上的舉動實在是高得很,這種段位雖然不如《我的前半生》裡的凌玲那麼做作,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再者,如果她真的如自己描述的那樣,把婚姻和家庭當做最深切的心靈港灣,那麼家沒了,曾經一起生活的男人如此噁心,為了擺脫陰影不是該很快融入到新的生活中去麼?尤其是在沒有能力周旋的情況下還一直死磕,除了讓自己一再陷入過去的痛苦中無可自拔,根本無濟於事。可她並沒有這麼做,一面糾結於過去,一面又靠賣慘和裝堅強維護人設,實在是上不了檯面,歸根到底無非是因為找到了新的靠山罷了。

這樣打著離婚的幌子博同情,靠著男人上位又極力打造自己勵志的模樣,像極了《我的前半生》裡的羅子君。

羅子君的前半生也如白藝凌一樣縮在婚姻的殼裡不肯出來,靠著丈夫的打拼維繫著表面的繁華,當有一天丈夫不再是丈夫,一切便轟然倒塌。羅子君的出走同樣是被逼無奈,但因為有好閨蜜唐晶和賀涵的存在,她的奮鬥只徒有了表面的努力。骨子裡依然是靠著別人上位罷了,不過以前是靠著別人維持生活,離婚後是靠著別人有了尊嚴。

楊紫、馬天宇等主演的《我的莫格利男孩》如果單純當成甜寵偶像劇來看還是不錯的,不論是外強中乾的凌熙+呆萌莫格利,還是花心奔放女唐澄+優雅紳士的路子曰都很有看點。但因為女配白藝凌的存在,分分鐘把人拉回《我的前半生》大型演藝現場,瞬間跳戲。

白藝凌的人設是因不能生育而被渣男前夫拋棄的中年離婚女,賦閒在家多年靠著朋友關係進了大公司做助理,又被霸道總裁愛上的故事。到目前為止,乍一看去白藝凌給人的感覺都是柔弱而堅強,想靠自己的能力重新站起來的勵志女性。但細究下來,這種人設根本站不住腳。

渣男前夫說她沒有工作能力是靠關係進了公司,雖然屢屢出錯,但她脫口而出的那句“中間沒人拿回扣應該不會賠”暴露了她的工作能力,說明她不是真的完全居家不諳世事的那種。

那麼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實力再次站起來,卻始終躲在鄭理的身後,關鍵時刻只會掉眼淚,到底是為什麼呢?很簡單,這是一種柔弱戰術。口口聲聲自稱姐姐,但卻總會莫名落淚,在處理離婚案件時手足無措,無非都是想換來周圍人的同情。於是帥氣又多金的小鄭總上鉤了,主動幫忙搬家、處理離婚訴訟還送鞋子。天真無邪的凌熙也中招了,拉著莫格利一幅要為民除害的模樣砸了渣男的家。

但白藝凌真的如表現的這麼無力與無助麼?幾個細節能說明她的心機。不知道是導演和編劇的故意還是人物角色本就如此,白藝凌的眼淚幾乎都給了鄭理,三番兩次在辦公室被羞辱都讓鄭理盡收眼底。但轉身再有第三人在場的情況,她就如女戰士一般的堅強。

搬家的兩處小細節也能看出她的心機。助理搬家需要老闆陪著看房子,這絕對是少見。不僅如此,還心安理得讓老闆收拾屋子自己去睡覺,這樣的女人實在不能讓人小覷。關鍵是這一切她處理的滴水不漏,欲拒還迎的模樣讓人慾罷不能。

另外在鄭理將出差買的高跟鞋送給他時,她禮貌表示不想收但出了小鄭總辦公室的門就迫不及待換上的舉動實在是高得很,這種段位雖然不如《我的前半生》裡的凌玲那麼做作,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再者,如果她真的如自己描述的那樣,把婚姻和家庭當做最深切的心靈港灣,那麼家沒了,曾經一起生活的男人如此噁心,為了擺脫陰影不是該很快融入到新的生活中去麼?尤其是在沒有能力周旋的情況下還一直死磕,除了讓自己一再陷入過去的痛苦中無可自拔,根本無濟於事。可她並沒有這麼做,一面糾結於過去,一面又靠賣慘和裝堅強維護人設,實在是上不了檯面,歸根到底無非是因為找到了新的靠山罷了。

這樣打著離婚的幌子博同情,靠著男人上位又極力打造自己勵志的模樣,像極了《我的前半生》裡的羅子君。

羅子君的前半生也如白藝凌一樣縮在婚姻的殼裡不肯出來,靠著丈夫的打拼維繫著表面的繁華,當有一天丈夫不再是丈夫,一切便轟然倒塌。羅子君的出走同樣是被逼無奈,但因為有好閨蜜唐晶和賀涵的存在,她的奮鬥只徒有了表面的努力。骨子裡依然是靠著別人上位罷了,不過以前是靠著別人維持生活,離婚後是靠著別人有了尊嚴。

不明白為什麼現在電視劇都喜歡做這樣討巧的人物設計,忽略女性本身的能動性和行動力,實在是很可悲。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