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地人能聽得懂梅州的客家話嗎?

10 個回答
東沙直轄市
2019-09-12

梅縣、興寧、蕉嶺、平遠、大埔、豐順客家話,有一部分音調過於偏軟,不是分佈在各地廣大客家人能夠聽懂的。事實上對大多數梅州以外的客家人來說,最好聽懂的客家話是惠陽話。倒不是因為惠陽話混合比較多粵語才使得它更容易為廣大客家人聽懂,是由於惠陽話主要建基於五華。事實上現在國內,甚至是國外,大多數的客家文化脈絡都和五華有關聯,盡管表面上將祖籍追溯到五華的似乎不及追溯到寧化上杭,甚至是梅縣大埔的多,但五華確確實實曾經是客家移民分流的重要起點。當今潮汕地區客家話(饒平除外)、客語新惠小片、韶南小片、粵西艾話、廣西新民話的形成,都和五華有直接的關係。而江西懷遠聲則主要源出興寧,臺灣四縣話主要源出蕉嶺,馬來半島客家話主要源出大埔,緬甸印尼毛里求斯客家話主要源出梅縣。

惠陽話主要建基於五華,但由於清代“復界運動”,不單單一個五華移民至惠陽,彼時梅縣、大埔、紫金、河源、曲江、英德等地客家人也都移民至惠陽,迫於交流的需要,包括對內(其它地區客家)、對外(主要是指粵語白話人)的交流需要,惠陽話變得比五華話更淺白,土俗辭彙減少,共核辭彙增加,又混入了少量(準確地說是極少量)的粵語白話辭彙,造成惠陽話和它根植的五華話也有一定程度的差別。然而其以五華話為主體來源的痕跡,依舊是有跡可尋的。作為主要繼承五華話的惠陽話,也和五華話有一些最主要的共同特點,就是語調偏硬,語音比較平直,咬字比較清晰,但是發音規律不像梅縣話那麼系統、那麼字正腔圓,有一小部分字詞的讀音呈現無規律的特點,採取了習慣音。梅縣話雖然號稱字正腔圓,但事實上語音柔繞,並不如五華話那麼好分辨。

在海外,美洲華僑之中,北美主要為廣肇人所居,拉美主要為客家人所居。這裡提到的拉美客家人,其實主要是惠東寶籍,其次是增從花,但都是客家。增從花就是現在廣州市管轄的增城區、從化區、花都區,這3個縣的拉美華僑基本都是客家,是在清中後期廣東西路土客械鬥之後被迫外遷的一批廣州當地客家。追究起來,增城、從化、花縣一帶早在宋代已有客家散居,至明清之際,他們已然成為廣州的“第二本地族群”,深得廣府人接納,白、客相居數百年均無嫌隙。然而清初清政府為了維護滿族統治,挑動了廣州以至全廣東的土客矛盾,推行“以漢制漢”的政策。

“祖籍”這個概念習慣上以開基祖為衡量標準,一般都載入族譜。一個人從甲地遷到乙地,理論上他就成了乙地的開基祖,於是乙地的子孫就該以乙地為祖籍,實際上不是如此,事實是在乙地繁衍子孫仍舊會以甲地作為自己的祖籍。從這裡可以看出,籠統來說,祖籍應該以乙地開基祖的原籍為準,這是比較普遍的標準。

客家作為一個民系(注,即族群)登上歷史舞臺即是因就在廣東西路發生的土客械鬥。在那場曠日持久的土客械鬥之前,說粵語白話的廣府人並未將說惠、嘉、韶方言的人稱為客家,祇稱之為本省山民、粵中山民。清初因政治需要,以誘騙、強迫等方式吸引調度大批惠、嘉、韶民遷入近海的廣東西路等地,引發土客矛盾。彼時“土”、“客”相對,“土”是指廣東西路的早期漢族居民,“客”是指從惠、嘉、韶新遷入廣東西路的移民。可以看出,“客家”這個詞在誕生之初祇是以廣東西路作為參照物的命名,並非以全廣東省為標尺,客家人實際上是廣東惠、嘉、韶的本地人。換言之,如果當時是廣東西路的說粵語白話的民眾遷到惠、嘉、韶這些山地方言區,也會被惠、嘉、韶當地人喚為客,而惠、嘉、韶山民則會以土自居。

廣州的增從花早在宋代已有客家人定居,倘若清中期不發生土客械鬥,這些客語村民不會受到波及,可以一直定居在增從花。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這些在廣州已定居數百年的客家人不得不出逃避戰,那麼從廣州出逃的客家人,自然也就以廣州為祖籍地,不再往上追溯祖籍。從海外很多客家人將祖籍追溯到廣州(增從花)這一點,也可以反證這些客家僑民的先祖在廣州定居年代已經頗久遠。

當代客家語雖然在學術上以梅縣話為準,梅縣話發音規律中規中矩,多與古漢語典籍所載的發音相符。然而客家語畢竟不是化石,是實實在在存在、使用,並不斷變化中的語言。從發展的角度來探究,就會發現建基於五華話之後,又融合了多地口音而形成的更加淺白的惠陽話,才是客家話最廣泛使用,而且最通俗易懂的口音。不單在國內,在海外,環印度洋地方確實有很多梅縣裔的華僑,但由於環印度洋地方政治經濟發展相對緩慢,梅縣裔客家人在那些地方的繁衍生息也相對疲弱;環太平洋地區的客家華僑祖籍多為惠州府、廣州府、韶州府,幾乎沒有潮、嘉、汀籍;這樣的現實又造成惠陽話的通行程度大大超越梅縣話。

總的來說,梅縣話更能符合古漢語發音規律,同時臺灣客家又以祖籍梅州為主,故而學術上堅定確認梅縣話為客家話標準音;然而誰更大眾、誰更小眾,從現實的角度來看,也是一目瞭然的。

雨夜弹琴
2019-01-06

梅州是廣東乃至全球客家人的重要聚集地。梅州的客家話依然各有區別,並不是統一的口音。譬如梅縣與平遠較接近,興寧與五華較接近,豐順、大埔、蕉嶺各不相同。但作為地級市,解放後近七十年來,梅縣話成為了客家地區的官方標準語言。梅州市所在地是梅縣、梅江區,因此,也就有了梅州客家話相對標準的“正宗",即梅縣客家話。

中央電視臺、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均將梅縣客家話作為官方承認的主流客家話。客觀上也推廣了梅縣客家話,讓全球客家人都能聽得懂,儘管說起來不盡相同。

行摄梅州
2019-02-17

在粵語、潮州話、客家話這三種語言之中,客家話形成的時間最晚,最為接近今天的語言,最容易懂也最容易學。而客家話之中,梅州客家話又被認為是標準發音,因此更具有代表性。

從發音上來說,客家話大部分聲母與普通話相同,韻母也有許多相似之處,如果日常生活中多聽多揣摩,聽懂並不難。我認識許多外地朋友也多長時間才能基本聽懂客家話,有些比較年輕或者是比較有心的人還會講,個別的甚至完全聽不出來是外地人。

壮士床上半生死
2019-01-05

客家話乃貧困山區使用的鄉下方言,關於客家話,早在1920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烏爾葛德英文版《世界地理》說過:“ 吾粵客人,各屬皆有……分大種小種兩類,大種語言啁啾,不甚開化,小種語言文化,取法本地人。”


客家話乃貧困山區使用的鄉下方言,關於客家話,早在1920年商務印書館出版的烏爾葛德英文版《世界地理》說過:“ 吾粵客人,各屬皆有……分大種小種兩類,大種語言啁啾,不甚開化,小種語言文化,取法本地人。”


吸血巨头
2019-01-07

一般是可以的!客家話古漢血統最存證的一種,但是全國各地客家話難免會有觸族血統混入但是很少,客家古時行走的路線,都是先軍後民,基本血統是存正的。廣府人就是土著人難免會受到排斥,因為他是觸族,但是也有一小部份漢族人。廣府人基本漢血統是渺茫的。十個人,裡面也就有六個'不存在漢血統'香港澳門廣西跟他們還不是一路線上的人。香港漢人是後期移民的,以前香港是個漁村,跟深圳一樣的。大多都是民國時期,移民過的,上海浙江安徽人居多,但是有一部分廣府過去的人叫臺獨。這部分人大多數都是越佬族。這部分越佬族鬧騰了幾百年了。幻想著想拆散漢族,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拉攏各地的漢族分支。以及漢族主體,自誇自賣。拉攏名頭,虐殺漢族分支達百萬之多,做過的事叫人痛恨。痛之入骨,現在的百姓沒有學這方面的歷史。國家也是為了和諧長治久安,就沒有在課本上提起過這些事情。


一般是可以的!客家話古漢血統最存證的一種,但是全國各地客家話難免會有觸族血統混入但是很少,客家古時行走的路線,都是先軍後民,基本血統是存正的。廣府人就是土著人難免會受到排斥,因為他是觸族,但是也有一小部份漢族人。廣府人基本漢血統是渺茫的。十個人,裡面也就有六個'不存在漢血統'香港澳門廣西跟他們還不是一路線上的人。香港漢人是後期移民的,以前香港是個漁村,跟深圳一樣的。大多都是民國時期,移民過的,上海浙江安徽人居多,但是有一部分廣府過去的人叫臺獨。這部分人大多數都是越佬族。這部分越佬族鬧騰了幾百年了。幻想著想拆散漢族,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拉攏各地的漢族分支。以及漢族主體,自誇自賣。拉攏名頭,虐殺漢族分支達百萬之多,做過的事叫人痛恨。痛之入骨,現在的百姓沒有學這方面的歷史。國家也是為了和諧長治久安,就沒有在課本上提起過這些事情。


食在养生
2019-01-05

親!好感謝邀請!涯今講話汝明白麼?

梅州地區客家人是在北宋朝代中原南遷的漢族,客家圍龍屋是客家人在當時保護自己特有的建築物,翻開歷史有圍龍屋的地區都是客家人。歷史的變遷語言當然會有所變動,誰敢說哪個地方沒有方言的出現,梅州客家話是帶方言中比較接近普通話的那種,所以和外地人溝通純客家話都不是問題!

不怕你笑話,我上學那年代,教我們的老師都是赤腳老師,那個時代好多老師都是又要上課又要務農那種!我們那一代接受的都是客家普通話!

呵!有點偏題了!在梅州用客家話讀或唸書本文字保證你聽得明白!(方言除外)

好!想了解更多梅州!世界客都梅州歡迎你!

鸿儒传播
2019-01-05

我是四川儀隴客家,祖籍廣東韶關,去年應邀到梅州參加世界客商大會,和很多梅州客家一起聊天,我覺得和我們說話沒有多大區別,只不過音調有變化而已,在這裡我最想告訴所有客家人一句話,那就是天下客屬一家親

广东视讯
2019-01-05

聽的懂,都差不多,梅縣客家話和平遠客家話差不多,豐順是湯坑聲,五華客家話就比較不一樣,還有興寧客家話,興寧話聽起來比較軟一點,其他地方應該都差不多。喜歡可以點擊關注下廣東視訊哦,或者交流交流客家方言這塊。另外,廣西有一個縣講客家話聽起來和梅縣話差不多,應該是很早時候從梅州遷過去的吧

HONG283448906
2019-01-05

除了廣州話,什麼客家話都要滅種,這些科話人種少,下代人就沒有這種話

尚尚79884150
2019-01-05

惠州深圳的客家話最好聽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