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封疆大吏,就連看門的太監都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而不向李鴻章要,這是為什麼?

10 個回答
玄坤文史
2019-09-07

在中國古代,太監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他們專職服務於皇宮內庭,因此,也會有很多機會能夠和皇上,宮中的妃子們接觸。雖然在清朝,為了防止宦官擅權,宦官最高也只能做到四品官,但這些人,始終是伺候在皇帝身邊的,在外的大臣們,和太監接觸的時候,自然要小心謹慎,甚至不乏有大臣們,去費力巴結這些太監。

這些太監們,雖然沒有實權,但是仍然仗著皇帝,妃子們寵幸,作威作福。左宗棠和李鴻章,他們都是晚清中興四大名臣,為清朝江山穩固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在外為官期間都曾官至總督,是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曾被調回中央身居高位,但是即便這兩位封疆大吏,回京入宮的時候,也免不了會被太監們勒索一番。

在中國古代,太監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他們專職服務於皇宮內庭,因此,也會有很多機會能夠和皇上,宮中的妃子們接觸。雖然在清朝,為了防止宦官擅權,宦官最高也只能做到四品官,但這些人,始終是伺候在皇帝身邊的,在外的大臣們,和太監接觸的時候,自然要小心謹慎,甚至不乏有大臣們,去費力巴結這些太監。

這些太監們,雖然沒有實權,但是仍然仗著皇帝,妃子們寵幸,作威作福。左宗棠和李鴻章,他們都是晚清中興四大名臣,為清朝江山穩固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在外為官期間都曾官至總督,是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曾被調回中央身居高位,但是即便這兩位封疆大吏,回京入宮的時候,也免不了會被太監們勒索一番。

左宗棠

太監們敢找左宗棠索要過路費,卻不去找李鴻章要過路費。這主要還是因為左宗棠和李鴻章兩人的性格有很大區別的原因。在《清史稿》上,對左宗棠的評價是:“內行甚篤,剛峻自天性。”。而胡林翼則用四個字形容左宗棠的性格“剛直激烈”。光緒皇帝也稱讚左宗棠“秉性廉正,蒞事忠誠”。

所以總的來看左宗棠這個人剛正不阿。並且他是絕對不向要挾自己的人妥協的。這一點,從左宗棠用兵上就可以看出來,在收復新疆時和中法戰爭期間,他始終是主戰不主和的。題中所說的左宗棠回京後,看門太監找他索要過路費,就是發生在左宗棠收復新疆後,回京覆命時的事情。

在中國古代,太監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他們專職服務於皇宮內庭,因此,也會有很多機會能夠和皇上,宮中的妃子們接觸。雖然在清朝,為了防止宦官擅權,宦官最高也只能做到四品官,但這些人,始終是伺候在皇帝身邊的,在外的大臣們,和太監接觸的時候,自然要小心謹慎,甚至不乏有大臣們,去費力巴結這些太監。

這些太監們,雖然沒有實權,但是仍然仗著皇帝,妃子們寵幸,作威作福。左宗棠和李鴻章,他們都是晚清中興四大名臣,為清朝江山穩固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在外為官期間都曾官至總督,是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曾被調回中央身居高位,但是即便這兩位封疆大吏,回京入宮的時候,也免不了會被太監們勒索一番。

左宗棠

太監們敢找左宗棠索要過路費,卻不去找李鴻章要過路費。這主要還是因為左宗棠和李鴻章兩人的性格有很大區別的原因。在《清史稿》上,對左宗棠的評價是:“內行甚篤,剛峻自天性。”。而胡林翼則用四個字形容左宗棠的性格“剛直激烈”。光緒皇帝也稱讚左宗棠“秉性廉正,蒞事忠誠”。

所以總的來看左宗棠這個人剛正不阿。並且他是絕對不向要挾自己的人妥協的。這一點,從左宗棠用兵上就可以看出來,在收復新疆時和中法戰爭期間,他始終是主戰不主和的。題中所說的左宗棠回京後,看門太監找他索要過路費,就是發生在左宗棠收復新疆後,回京覆命時的事情。晚清太監總管李蓮英

這裡我要說明一下,這些太監向入宮的大臣們,索要過路費,這基本上是皇宮中默許了的行為,很多太監就指著這個發點小財。前面我們就說到,大多數官員還會去巴結這些太監。所以在京城的很多官員,平時就把這些太監們打點好了,所以他們不會特意來訛錢,左宗棠收復新疆後,立了大功一件,他回京覆命,入宮時,太監們向他索要過路費也就不難理解。

太監們無非是想著左宗棠入宮之後,很快就會得到封賞,那麼要點錢討個喜,也就顯得很正常了,結果這些太監沒想到,左宗棠是個非常耿直的官員。他根本就不理這些找他要錢的太監,這些太監平時哪見過這麼不懂人情世故的大臣,就攔著左宗棠不讓他進去,雙方就這樣僵持著。還好,這時李鴻章也要入宮,他看到左宗棠被太監攔在外面。就自己掏錢幫左宗棠出了過路費,左宗棠這才入宮進諫。

在中國古代,太監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他們專職服務於皇宮內庭,因此,也會有很多機會能夠和皇上,宮中的妃子們接觸。雖然在清朝,為了防止宦官擅權,宦官最高也只能做到四品官,但這些人,始終是伺候在皇帝身邊的,在外的大臣們,和太監接觸的時候,自然要小心謹慎,甚至不乏有大臣們,去費力巴結這些太監。

這些太監們,雖然沒有實權,但是仍然仗著皇帝,妃子們寵幸,作威作福。左宗棠和李鴻章,他們都是晚清中興四大名臣,為清朝江山穩固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在外為官期間都曾官至總督,是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曾被調回中央身居高位,但是即便這兩位封疆大吏,回京入宮的時候,也免不了會被太監們勒索一番。

左宗棠

太監們敢找左宗棠索要過路費,卻不去找李鴻章要過路費。這主要還是因為左宗棠和李鴻章兩人的性格有很大區別的原因。在《清史稿》上,對左宗棠的評價是:“內行甚篤,剛峻自天性。”。而胡林翼則用四個字形容左宗棠的性格“剛直激烈”。光緒皇帝也稱讚左宗棠“秉性廉正,蒞事忠誠”。

所以總的來看左宗棠這個人剛正不阿。並且他是絕對不向要挾自己的人妥協的。這一點,從左宗棠用兵上就可以看出來,在收復新疆時和中法戰爭期間,他始終是主戰不主和的。題中所說的左宗棠回京後,看門太監找他索要過路費,就是發生在左宗棠收復新疆後,回京覆命時的事情。晚清太監總管李蓮英

這裡我要說明一下,這些太監向入宮的大臣們,索要過路費,這基本上是皇宮中默許了的行為,很多太監就指著這個發點小財。前面我們就說到,大多數官員還會去巴結這些太監。所以在京城的很多官員,平時就把這些太監們打點好了,所以他們不會特意來訛錢,左宗棠收復新疆後,立了大功一件,他回京覆命,入宮時,太監們向他索要過路費也就不難理解。

太監們無非是想著左宗棠入宮之後,很快就會得到封賞,那麼要點錢討個喜,也就顯得很正常了,結果這些太監沒想到,左宗棠是個非常耿直的官員。他根本就不理這些找他要錢的太監,這些太監平時哪見過這麼不懂人情世故的大臣,就攔著左宗棠不讓他進去,雙方就這樣僵持著。還好,這時李鴻章也要入宮,他看到左宗棠被太監攔在外面。就自己掏錢幫左宗棠出了過路費,左宗棠這才入宮進諫。

左宗棠雕塑

但是這件事情還沒完,據說左宗棠的視力不太好,於是慈安太后就讓太監們把咸豐皇帝的眼鏡,送到左宗棠府上去,雖然是個小玩意,但也是御賜的,給左宗棠送眼鏡的,自然還是宮裡的太監。按照慣例,宮中賞賜大臣東西時,太監又會有一番吃拿卡要。左宗棠當然還是不願意給錢。最後他的下屬曾紀澤幫他給了錢,左宗棠才拿到慈安太后賞賜的眼鏡。

其實左宗棠不願意賄賂太監,也可以理解,他在外帶兵打仗,很多部隊不是正規軍,這一批部隊朝廷不撥錢,只能自己想辦法,所以左宗棠這些錢還得省著用,他也深知這些軍費來之不易,但進一次宮,太監隨便就要勒索幾百到幾千兩銀子,他自然對此深惡痛絕。

在中國古代,太監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他們專職服務於皇宮內庭,因此,也會有很多機會能夠和皇上,宮中的妃子們接觸。雖然在清朝,為了防止宦官擅權,宦官最高也只能做到四品官,但這些人,始終是伺候在皇帝身邊的,在外的大臣們,和太監接觸的時候,自然要小心謹慎,甚至不乏有大臣們,去費力巴結這些太監。

這些太監們,雖然沒有實權,但是仍然仗著皇帝,妃子們寵幸,作威作福。左宗棠和李鴻章,他們都是晚清中興四大名臣,為清朝江山穩固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在外為官期間都曾官至總督,是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曾被調回中央身居高位,但是即便這兩位封疆大吏,回京入宮的時候,也免不了會被太監們勒索一番。

左宗棠

太監們敢找左宗棠索要過路費,卻不去找李鴻章要過路費。這主要還是因為左宗棠和李鴻章兩人的性格有很大區別的原因。在《清史稿》上,對左宗棠的評價是:“內行甚篤,剛峻自天性。”。而胡林翼則用四個字形容左宗棠的性格“剛直激烈”。光緒皇帝也稱讚左宗棠“秉性廉正,蒞事忠誠”。

所以總的來看左宗棠這個人剛正不阿。並且他是絕對不向要挾自己的人妥協的。這一點,從左宗棠用兵上就可以看出來,在收復新疆時和中法戰爭期間,他始終是主戰不主和的。題中所說的左宗棠回京後,看門太監找他索要過路費,就是發生在左宗棠收復新疆後,回京覆命時的事情。晚清太監總管李蓮英

這裡我要說明一下,這些太監向入宮的大臣們,索要過路費,這基本上是皇宮中默許了的行為,很多太監就指著這個發點小財。前面我們就說到,大多數官員還會去巴結這些太監。所以在京城的很多官員,平時就把這些太監們打點好了,所以他們不會特意來訛錢,左宗棠收復新疆後,立了大功一件,他回京覆命,入宮時,太監們向他索要過路費也就不難理解。

太監們無非是想著左宗棠入宮之後,很快就會得到封賞,那麼要點錢討個喜,也就顯得很正常了,結果這些太監沒想到,左宗棠是個非常耿直的官員。他根本就不理這些找他要錢的太監,這些太監平時哪見過這麼不懂人情世故的大臣,就攔著左宗棠不讓他進去,雙方就這樣僵持著。還好,這時李鴻章也要入宮,他看到左宗棠被太監攔在外面。就自己掏錢幫左宗棠出了過路費,左宗棠這才入宮進諫。

左宗棠雕塑

但是這件事情還沒完,據說左宗棠的視力不太好,於是慈安太后就讓太監們把咸豐皇帝的眼鏡,送到左宗棠府上去,雖然是個小玩意,但也是御賜的,給左宗棠送眼鏡的,自然還是宮裡的太監。按照慣例,宮中賞賜大臣東西時,太監又會有一番吃拿卡要。左宗棠當然還是不願意給錢。最後他的下屬曾紀澤幫他給了錢,左宗棠才拿到慈安太后賞賜的眼鏡。

其實左宗棠不願意賄賂太監,也可以理解,他在外帶兵打仗,很多部隊不是正規軍,這一批部隊朝廷不撥錢,只能自己想辦法,所以左宗棠這些錢還得省著用,他也深知這些軍費來之不易,但進一次宮,太監隨便就要勒索幾百到幾千兩銀子,他自然對此深惡痛絕。

李鴻章也要拉攏這些太監

李鴻章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但是他處事比左宗棠圓滑很多,雖然李鴻章也很反感這些太監,但是他深知,在外當差的時候,要添置點東西時,這些待在皇帝,太后身邊的太監,就會派上大用場,雖然他們沒實權,但是平時卻能幫著說好話,所以他平時就會打點這些太監們,自然出入宮時沒有太監會去勒索他。

不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處事方法。像左宗棠的性格,讓他在軍事上很有成就,收復新疆,中法戰爭中小勝法國,但在官場上,左宗棠並不討喜,很多王宮大臣並不喜歡他。李鴻章就不同,在軍事上的成就比不上左宗棠,但在搞洋務和外交活動上,就乾得很好,慈禧太后,很多王爺們,滿族大臣就比較支持李鴻章,即便如此,李鴻章也免不了被太監勒索。

在中國古代,太監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存在。他們專職服務於皇宮內庭,因此,也會有很多機會能夠和皇上,宮中的妃子們接觸。雖然在清朝,為了防止宦官擅權,宦官最高也只能做到四品官,但這些人,始終是伺候在皇帝身邊的,在外的大臣們,和太監接觸的時候,自然要小心謹慎,甚至不乏有大臣們,去費力巴結這些太監。

這些太監們,雖然沒有實權,但是仍然仗著皇帝,妃子們寵幸,作威作福。左宗棠和李鴻章,他們都是晚清中興四大名臣,為清朝江山穩固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們在外為官期間都曾官至總督,是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曾被調回中央身居高位,但是即便這兩位封疆大吏,回京入宮的時候,也免不了會被太監們勒索一番。

左宗棠

太監們敢找左宗棠索要過路費,卻不去找李鴻章要過路費。這主要還是因為左宗棠和李鴻章兩人的性格有很大區別的原因。在《清史稿》上,對左宗棠的評價是:“內行甚篤,剛峻自天性。”。而胡林翼則用四個字形容左宗棠的性格“剛直激烈”。光緒皇帝也稱讚左宗棠“秉性廉正,蒞事忠誠”。

所以總的來看左宗棠這個人剛正不阿。並且他是絕對不向要挾自己的人妥協的。這一點,從左宗棠用兵上就可以看出來,在收復新疆時和中法戰爭期間,他始終是主戰不主和的。題中所說的左宗棠回京後,看門太監找他索要過路費,就是發生在左宗棠收復新疆後,回京覆命時的事情。晚清太監總管李蓮英

這裡我要說明一下,這些太監向入宮的大臣們,索要過路費,這基本上是皇宮中默許了的行為,很多太監就指著這個發點小財。前面我們就說到,大多數官員還會去巴結這些太監。所以在京城的很多官員,平時就把這些太監們打點好了,所以他們不會特意來訛錢,左宗棠收復新疆後,立了大功一件,他回京覆命,入宮時,太監們向他索要過路費也就不難理解。

太監們無非是想著左宗棠入宮之後,很快就會得到封賞,那麼要點錢討個喜,也就顯得很正常了,結果這些太監沒想到,左宗棠是個非常耿直的官員。他根本就不理這些找他要錢的太監,這些太監平時哪見過這麼不懂人情世故的大臣,就攔著左宗棠不讓他進去,雙方就這樣僵持著。還好,這時李鴻章也要入宮,他看到左宗棠被太監攔在外面。就自己掏錢幫左宗棠出了過路費,左宗棠這才入宮進諫。

左宗棠雕塑

但是這件事情還沒完,據說左宗棠的視力不太好,於是慈安太后就讓太監們把咸豐皇帝的眼鏡,送到左宗棠府上去,雖然是個小玩意,但也是御賜的,給左宗棠送眼鏡的,自然還是宮裡的太監。按照慣例,宮中賞賜大臣東西時,太監又會有一番吃拿卡要。左宗棠當然還是不願意給錢。最後他的下屬曾紀澤幫他給了錢,左宗棠才拿到慈安太后賞賜的眼鏡。

其實左宗棠不願意賄賂太監,也可以理解,他在外帶兵打仗,很多部隊不是正規軍,這一批部隊朝廷不撥錢,只能自己想辦法,所以左宗棠這些錢還得省著用,他也深知這些軍費來之不易,但進一次宮,太監隨便就要勒索幾百到幾千兩銀子,他自然對此深惡痛絕。

李鴻章也要拉攏這些太監

李鴻章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但是他處事比左宗棠圓滑很多,雖然李鴻章也很反感這些太監,但是他深知,在外當差的時候,要添置點東西時,這些待在皇帝,太后身邊的太監,就會派上大用場,雖然他們沒實權,但是平時卻能幫著說好話,所以他平時就會打點這些太監們,自然出入宮時沒有太監會去勒索他。

不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處事方法。像左宗棠的性格,讓他在軍事上很有成就,收復新疆,中法戰爭中小勝法國,但在官場上,左宗棠並不討喜,很多王宮大臣並不喜歡他。李鴻章就不同,在軍事上的成就比不上左宗棠,但在搞洋務和外交活動上,就乾得很好,慈禧太后,很多王爺們,滿族大臣就比較支持李鴻章,即便如此,李鴻章也免不了被太監勒索。左宗棠收復新疆

我是玄坤,一個熱愛並不斷學習歷史文化的求學者,每天一點分享,期待著朋友們的關注留言,能多和大家交流學習,感謝各位閱讀!

说史听涛
2019-07-07

不要小看慈禧身邊的這些太監,他們眼裡除了太后老佛爺之外,把別人還真沒放在眼裡。雖說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封疆大吏,為什麼太監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而不敢向李鴻章索要?其實這個問題不盡然,不是太監不敢向李鴻章索要,而是李鴻章早就提前主動打點好了,其實這主要是兩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風使然。

不要小看慈禧身邊的這些太監,他們眼裡除了太后老佛爺之外,把別人還真沒放在眼裡。雖說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封疆大吏,為什麼太監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而不敢向李鴻章索要?其實這個問題不盡然,不是太監不敢向李鴻章索要,而是李鴻章早就提前主動打點好了,其實這主要是兩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風使然。

左宗棠一直在外地為官,他主要在軍事上為清朝立下汗馬功勞,後經舉薦中年才被調入京城為官。官至軍機大臣兼大學士,大學士在清朝只是一個名譽官職,而軍機大臣兼大學士就厲害了,相當於宰相,屬一品大員。但他這人性格耿直,做事剛正不阿,最看不慣一些吃拿卡要的作風。

左宗棠收復新疆後,進京覷見皇太后。路過崇文門時,守門太監以為他立了這麼大功勞,又有大把軍費掌控,肯定撈了很多實惠,所以便向他索要過路費,左宗棠為人一根筋,要錢沒有,不讓見我就回去,還是李鴻章及時趕到,給了太監銀兩,才給左宗棠及時解了圍。皇太后也因他功勞大,總要有所賞賜,於是就把皇帝御用的眼鏡賞給他,可太后賞賜的東西都得太監送到府上。

不要小看慈禧身邊的這些太監,他們眼裡除了太后老佛爺之外,把別人還真沒放在眼裡。雖說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封疆大吏,為什麼太監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而不敢向李鴻章索要?其實這個問題不盡然,不是太監不敢向李鴻章索要,而是李鴻章早就提前主動打點好了,其實這主要是兩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風使然。

左宗棠一直在外地為官,他主要在軍事上為清朝立下汗馬功勞,後經舉薦中年才被調入京城為官。官至軍機大臣兼大學士,大學士在清朝只是一個名譽官職,而軍機大臣兼大學士就厲害了,相當於宰相,屬一品大員。但他這人性格耿直,做事剛正不阿,最看不慣一些吃拿卡要的作風。

左宗棠收復新疆後,進京覷見皇太后。路過崇文門時,守門太監以為他立了這麼大功勞,又有大把軍費掌控,肯定撈了很多實惠,所以便向他索要過路費,左宗棠為人一根筋,要錢沒有,不讓見我就回去,還是李鴻章及時趕到,給了太監銀兩,才給左宗棠及時解了圍。皇太后也因他功勞大,總要有所賞賜,於是就把皇帝御用的眼鏡賞給他,可太后賞賜的東西都得太監送到府上。

可送東西上門,總得給點跑腿費吧,可這左宗棠真夠直爽,要錢沒有,硬給懟了回去。還是曾國藩之子曾紀澤知道這其中的渠渠道,給了太監跑腿費,才拿回了這御賜眼鏡。

而李鴻章常年在京為官,他更清楚這當下的情況。那時候清朝貪腐成風,這種陋習也逐漸成為潛規則,所以李鴻章明白,只有打點好了慈禧身邊的這些人,說話辦事才會方便。所以不等太監們索要,該給的早都給了。李鴻章早年性格也很耿直,但是在聽了曾國藩的教誨後,此後變得圓滑多了。

不要小看慈禧身邊的這些太監,他們眼裡除了太后老佛爺之外,把別人還真沒放在眼裡。雖說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封疆大吏,為什麼太監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而不敢向李鴻章索要?其實這個問題不盡然,不是太監不敢向李鴻章索要,而是李鴻章早就提前主動打點好了,其實這主要是兩人的性格和行事作風使然。

左宗棠一直在外地為官,他主要在軍事上為清朝立下汗馬功勞,後經舉薦中年才被調入京城為官。官至軍機大臣兼大學士,大學士在清朝只是一個名譽官職,而軍機大臣兼大學士就厲害了,相當於宰相,屬一品大員。但他這人性格耿直,做事剛正不阿,最看不慣一些吃拿卡要的作風。

左宗棠收復新疆後,進京覷見皇太后。路過崇文門時,守門太監以為他立了這麼大功勞,又有大把軍費掌控,肯定撈了很多實惠,所以便向他索要過路費,左宗棠為人一根筋,要錢沒有,不讓見我就回去,還是李鴻章及時趕到,給了太監銀兩,才給左宗棠及時解了圍。皇太后也因他功勞大,總要有所賞賜,於是就把皇帝御用的眼鏡賞給他,可太后賞賜的東西都得太監送到府上。

可送東西上門,總得給點跑腿費吧,可這左宗棠真夠直爽,要錢沒有,硬給懟了回去。還是曾國藩之子曾紀澤知道這其中的渠渠道,給了太監跑腿費,才拿回了這御賜眼鏡。

而李鴻章常年在京為官,他更清楚這當下的情況。那時候清朝貪腐成風,這種陋習也逐漸成為潛規則,所以李鴻章明白,只有打點好了慈禧身邊的這些人,說話辦事才會方便。所以不等太監們索要,該給的早都給了。李鴻章早年性格也很耿直,但是在聽了曾國藩的教誨後,此後變得圓滑多了。

左宗棠常年在外帶兵打仗,所以養成了這種雷厲風行的性格。太監們敢向左宗棠索要過路費還有一個原因,李鴻章平時就和這些太監們關係處的比較好,再說李鴻章是慈禧面前的紅人,所以這些太監們要收斂一些。而左宗棠比起李鴻章在太監們面前要疏遠的多,行事風格又沒有李鴻章的圓滑,那太監跟他索要過路費也就不足為奇了。

青言论史
2019-11-13

首先,說什麼李鴻章在慈禧身邊、左宗棠是外臣的,基本都是對歷史一無所知的胡唚;其次,也不僅僅是要過路費的問題,太監還扣了左宗棠的御賜的東西。

首先,說什麼李鴻章在慈禧身邊、左宗棠是外臣的,基本都是對歷史一無所知的胡唚;其次,也不僅僅是要過路費的問題,太監還扣了左宗棠的御賜的東西。

很多人覺得李鴻章號稱李中堂,大概就是長期在中央任職的了;而左宗棠長期在外打仗,想必是外臣。其實,二者正好相反。李鴻章除了在甲午戰敗以後在京城做過一段時間沒有實權的大學士以外,其餘時間基本都在外地任職;反倒是左宗棠,在收復新疆以後就做了一段時間的軍機大臣兼協辦大學士。

首先,說什麼李鴻章在慈禧身邊、左宗棠是外臣的,基本都是對歷史一無所知的胡唚;其次,也不僅僅是要過路費的問題,太監還扣了左宗棠的御賜的東西。

很多人覺得李鴻章號稱李中堂,大概就是長期在中央任職的了;而左宗棠長期在外打仗,想必是外臣。其實,二者正好相反。李鴻章除了在甲午戰敗以後在京城做過一段時間沒有實權的大學士以外,其餘時間基本都在外地任職;反倒是左宗棠,在收復新疆以後就做了一段時間的軍機大臣兼協辦大學士。

而眾所周知,清朝的大學士是榮譽頭銜,軍機大臣加上大學士才是真宰相。因此,左宗棠才是真真正正的宰相,反倒是李鴻章成了外臣。

首先,說什麼李鴻章在慈禧身邊、左宗棠是外臣的,基本都是對歷史一無所知的胡唚;其次,也不僅僅是要過路費的問題,太監還扣了左宗棠的御賜的東西。

很多人覺得李鴻章號稱李中堂,大概就是長期在中央任職的了;而左宗棠長期在外打仗,想必是外臣。其實,二者正好相反。李鴻章除了在甲午戰敗以後在京城做過一段時間沒有實權的大學士以外,其餘時間基本都在外地任職;反倒是左宗棠,在收復新疆以後就做了一段時間的軍機大臣兼協辦大學士。

而眾所周知,清朝的大學士是榮譽頭銜,軍機大臣加上大學士才是真宰相。因此,左宗棠才是真真正正的宰相,反倒是李鴻章成了外臣。

而太監要左宗棠的錢,則是發生在左宗棠得勝回朝以後,路過崇文門的時候,看門的宦官找他要三千兩過路費。左宗棠沒有錢,乾脆也就不進宮朝見。最後,還是李鴻章給他打了圓場,把錢給了太監才進的門。

首先,說什麼李鴻章在慈禧身邊、左宗棠是外臣的,基本都是對歷史一無所知的胡唚;其次,也不僅僅是要過路費的問題,太監還扣了左宗棠的御賜的東西。

很多人覺得李鴻章號稱李中堂,大概就是長期在中央任職的了;而左宗棠長期在外打仗,想必是外臣。其實,二者正好相反。李鴻章除了在甲午戰敗以後在京城做過一段時間沒有實權的大學士以外,其餘時間基本都在外地任職;反倒是左宗棠,在收復新疆以後就做了一段時間的軍機大臣兼協辦大學士。

而眾所周知,清朝的大學士是榮譽頭銜,軍機大臣加上大學士才是真宰相。因此,左宗棠才是真真正正的宰相,反倒是李鴻章成了外臣。

而太監要左宗棠的錢,則是發生在左宗棠得勝回朝以後,路過崇文門的時候,看門的宦官找他要三千兩過路費。左宗棠沒有錢,乾脆也就不進宮朝見。最後,還是李鴻章給他打了圓場,把錢給了太監才進的門。

進宮以後,慈禧太后一高興就要給他賞東西,是咸豐御用的眼鏡。但是東西不可能從太后手裡給左宗棠,還是得宦官給左宗棠。結果,這一次宦官又要開口要錢,左宗棠還是僵著不給。最後,還是深諳宮中陋習的曾國藩之子、著名外交家曾紀澤幫他給了錢,才拿到御賜的眼鏡兒。

首先,說什麼李鴻章在慈禧身邊、左宗棠是外臣的,基本都是對歷史一無所知的胡唚;其次,也不僅僅是要過路費的問題,太監還扣了左宗棠的御賜的東西。

很多人覺得李鴻章號稱李中堂,大概就是長期在中央任職的了;而左宗棠長期在外打仗,想必是外臣。其實,二者正好相反。李鴻章除了在甲午戰敗以後在京城做過一段時間沒有實權的大學士以外,其餘時間基本都在外地任職;反倒是左宗棠,在收復新疆以後就做了一段時間的軍機大臣兼協辦大學士。

而眾所周知,清朝的大學士是榮譽頭銜,軍機大臣加上大學士才是真宰相。因此,左宗棠才是真真正正的宰相,反倒是李鴻章成了外臣。

而太監要左宗棠的錢,則是發生在左宗棠得勝回朝以後,路過崇文門的時候,看門的宦官找他要三千兩過路費。左宗棠沒有錢,乾脆也就不進宮朝見。最後,還是李鴻章給他打了圓場,把錢給了太監才進的門。

進宮以後,慈禧太后一高興就要給他賞東西,是咸豐御用的眼鏡。但是東西不可能從太后手裡給左宗棠,還是得宦官給左宗棠。結果,這一次宦官又要開口要錢,左宗棠還是僵著不給。最後,還是深諳宮中陋習的曾國藩之子、著名外交家曾紀澤幫他給了錢,才拿到御賜的眼鏡兒。


歡迎關注我的頭條號“青言論史”,也歡迎您的批評指正。

新知传习阁
2019-04-28




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身邊的幕僚在評比中興三傑,有人這樣解釋:左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公仁慈,人不忍欺。至於曾國藩是不是仁慈,我們暫且不論,今天重點來談一談左宗棠和李鴻章。

左宗棠以性格剛直著稱,幾乎罵遍了整個大清官場,自己爽的結果是最終沒朋友。李鴻章則不同,他的精明和圓滑在當時的官場無人可比,當然已經過世了的胡林翼除外。



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身邊的幕僚在評比中興三傑,有人這樣解釋:左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公仁慈,人不忍欺。至於曾國藩是不是仁慈,我們暫且不論,今天重點來談一談左宗棠和李鴻章。

左宗棠以性格剛直著稱,幾乎罵遍了整個大清官場,自己爽的結果是最終沒朋友。李鴻章則不同,他的精明和圓滑在當時的官場無人可比,當然已經過世了的胡林翼除外。

李鴻章曾經說過一句話:太后面前無小事。一人飛昇,仙及雞犬。慈禧太后獨攬朝政,權傾朝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狗仗人勢,利慾薰心。以李鴻章的聰明,不用太監向他索要過路費,他都會主動打點的。

李鴻章和李蓮英之間的關係一向交好,李蓮英有香港腳的毛病,一旦發作起來就難受的要死。有了這個毛病也不敢告訴慈禧太后,擔心太后膩歪這個。但細心的李鴻章還是從西洋人那裡搞到了治腳臭的藥,專門帶給了李蓮英。連這點小事都辦得這麼圓潤,過路費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




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身邊的幕僚在評比中興三傑,有人這樣解釋:左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公仁慈,人不忍欺。至於曾國藩是不是仁慈,我們暫且不論,今天重點來談一談左宗棠和李鴻章。

左宗棠以性格剛直著稱,幾乎罵遍了整個大清官場,自己爽的結果是最終沒朋友。李鴻章則不同,他的精明和圓滑在當時的官場無人可比,當然已經過世了的胡林翼除外。

李鴻章曾經說過一句話:太后面前無小事。一人飛昇,仙及雞犬。慈禧太后獨攬朝政,權傾朝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狗仗人勢,利慾薰心。以李鴻章的聰明,不用太監向他索要過路費,他都會主動打點的。

李鴻章和李蓮英之間的關係一向交好,李蓮英有香港腳的毛病,一旦發作起來就難受的要死。有了這個毛病也不敢告訴慈禧太后,擔心太后膩歪這個。但細心的李鴻章還是從西洋人那裡搞到了治腳臭的藥,專門帶給了李蓮英。連這點小事都辦得這麼圓潤,過路費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



左宗棠從來就是傲視天下的性格,老天爺老大,他就是老二。再加上他中年以後才步入大清官場,本來就對這些陋規看不慣,現在是更加無法容忍了。

話說左宗棠收復新疆伊犁以後,回到北京接受兩宮皇太后接見。太監們以為左宗棠辦了這麼大的一個差事,花掉了朝廷那麼多錢,自己應該從中撈了不少,就主動向左宗棠索要過路費。



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身邊的幕僚在評比中興三傑,有人這樣解釋:左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公仁慈,人不忍欺。至於曾國藩是不是仁慈,我們暫且不論,今天重點來談一談左宗棠和李鴻章。

左宗棠以性格剛直著稱,幾乎罵遍了整個大清官場,自己爽的結果是最終沒朋友。李鴻章則不同,他的精明和圓滑在當時的官場無人可比,當然已經過世了的胡林翼除外。

李鴻章曾經說過一句話:太后面前無小事。一人飛昇,仙及雞犬。慈禧太后獨攬朝政,權傾朝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狗仗人勢,利慾薰心。以李鴻章的聰明,不用太監向他索要過路費,他都會主動打點的。

李鴻章和李蓮英之間的關係一向交好,李蓮英有香港腳的毛病,一旦發作起來就難受的要死。有了這個毛病也不敢告訴慈禧太后,擔心太后膩歪這個。但細心的李鴻章還是從西洋人那裡搞到了治腳臭的藥,專門帶給了李蓮英。連這點小事都辦得這麼圓潤,過路費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



左宗棠從來就是傲視天下的性格,老天爺老大,他就是老二。再加上他中年以後才步入大清官場,本來就對這些陋規看不慣,現在是更加無法容忍了。

話說左宗棠收復新疆伊犁以後,回到北京接受兩宮皇太后接見。太監們以為左宗棠辦了這麼大的一個差事,花掉了朝廷那麼多錢,自己應該從中撈了不少,就主動向左宗棠索要過路費。

左宗棠從來就沒拿太監當人看,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你不讓我進皇宮,那我就回去了。正在這時李鴻章趕到,他幫助左宗棠給太監了一張價值幾千兩銀子的銀票,才沒有耽誤左宗棠覲見兩宮皇太后。

兩宮皇太后見左宗棠立了這麼大功,自然要追加封賞。慈安太后見左宗棠的眼睛不好,就把咸豐皇帝的眼鏡送給了左宗棠。但按照當時朝廷的規矩,這些禮物只能由太監從皇宮的倉庫中取出來後,送到大臣們的府上去。

當太監們把這些御賜禮物送到左宗棠府上後,自然又免不了索要孝敬。左宗棠早就對這個厭煩了,當場大發雷霆,表示堅決不給。最後還是左宗棠的幕僚拿了幾百兩銀子,把太監打發走了。




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身邊的幕僚在評比中興三傑,有人這樣解釋:左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公仁慈,人不忍欺。至於曾國藩是不是仁慈,我們暫且不論,今天重點來談一談左宗棠和李鴻章。

左宗棠以性格剛直著稱,幾乎罵遍了整個大清官場,自己爽的結果是最終沒朋友。李鴻章則不同,他的精明和圓滑在當時的官場無人可比,當然已經過世了的胡林翼除外。

李鴻章曾經說過一句話:太后面前無小事。一人飛昇,仙及雞犬。慈禧太后獨攬朝政,權傾朝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狗仗人勢,利慾薰心。以李鴻章的聰明,不用太監向他索要過路費,他都會主動打點的。

李鴻章和李蓮英之間的關係一向交好,李蓮英有香港腳的毛病,一旦發作起來就難受的要死。有了這個毛病也不敢告訴慈禧太后,擔心太后膩歪這個。但細心的李鴻章還是從西洋人那裡搞到了治腳臭的藥,專門帶給了李蓮英。連這點小事都辦得這麼圓潤,過路費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



左宗棠從來就是傲視天下的性格,老天爺老大,他就是老二。再加上他中年以後才步入大清官場,本來就對這些陋規看不慣,現在是更加無法容忍了。

話說左宗棠收復新疆伊犁以後,回到北京接受兩宮皇太后接見。太監們以為左宗棠辦了這麼大的一個差事,花掉了朝廷那麼多錢,自己應該從中撈了不少,就主動向左宗棠索要過路費。

左宗棠從來就沒拿太監當人看,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你不讓我進皇宮,那我就回去了。正在這時李鴻章趕到,他幫助左宗棠給太監了一張價值幾千兩銀子的銀票,才沒有耽誤左宗棠覲見兩宮皇太后。

兩宮皇太后見左宗棠立了這麼大功,自然要追加封賞。慈安太后見左宗棠的眼睛不好,就把咸豐皇帝的眼鏡送給了左宗棠。但按照當時朝廷的規矩,這些禮物只能由太監從皇宮的倉庫中取出來後,送到大臣們的府上去。

當太監們把這些御賜禮物送到左宗棠府上後,自然又免不了索要孝敬。左宗棠早就對這個厭煩了,當場大發雷霆,表示堅決不給。最後還是左宗棠的幕僚拿了幾百兩銀子,把太監打發走了。



左宗棠早在湖南巡撫張亮基的府上當幕僚時,就飛揚跋扈,獨斷專行。湖南官場就有了“只知道左宗棠,不知道張亮基”的傳聞和說法,張亮基聽了以後,大度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以他這樣的性格,幸虧當初沒有考中進士,否則在當時的官場上,早就被踩的七葷八素了。當他中年加入官場後,因為屢立大功,提拔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几年就晉升為閩浙總督,成為朝廷一品大員,別人就是想踩他,也沒那麼容易了。



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身邊的幕僚在評比中興三傑,有人這樣解釋:左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公仁慈,人不忍欺。至於曾國藩是不是仁慈,我們暫且不論,今天重點來談一談左宗棠和李鴻章。

左宗棠以性格剛直著稱,幾乎罵遍了整個大清官場,自己爽的結果是最終沒朋友。李鴻章則不同,他的精明和圓滑在當時的官場無人可比,當然已經過世了的胡林翼除外。

李鴻章曾經說過一句話:太后面前無小事。一人飛昇,仙及雞犬。慈禧太后獨攬朝政,權傾朝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狗仗人勢,利慾薰心。以李鴻章的聰明,不用太監向他索要過路費,他都會主動打點的。

李鴻章和李蓮英之間的關係一向交好,李蓮英有香港腳的毛病,一旦發作起來就難受的要死。有了這個毛病也不敢告訴慈禧太后,擔心太后膩歪這個。但細心的李鴻章還是從西洋人那裡搞到了治腳臭的藥,專門帶給了李蓮英。連這點小事都辦得這麼圓潤,過路費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



左宗棠從來就是傲視天下的性格,老天爺老大,他就是老二。再加上他中年以後才步入大清官場,本來就對這些陋規看不慣,現在是更加無法容忍了。

話說左宗棠收復新疆伊犁以後,回到北京接受兩宮皇太后接見。太監們以為左宗棠辦了這麼大的一個差事,花掉了朝廷那麼多錢,自己應該從中撈了不少,就主動向左宗棠索要過路費。

左宗棠從來就沒拿太監當人看,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你不讓我進皇宮,那我就回去了。正在這時李鴻章趕到,他幫助左宗棠給太監了一張價值幾千兩銀子的銀票,才沒有耽誤左宗棠覲見兩宮皇太后。

兩宮皇太后見左宗棠立了這麼大功,自然要追加封賞。慈安太后見左宗棠的眼睛不好,就把咸豐皇帝的眼鏡送給了左宗棠。但按照當時朝廷的規矩,這些禮物只能由太監從皇宮的倉庫中取出來後,送到大臣們的府上去。

當太監們把這些御賜禮物送到左宗棠府上後,自然又免不了索要孝敬。左宗棠早就對這個厭煩了,當場大發雷霆,表示堅決不給。最後還是左宗棠的幕僚拿了幾百兩銀子,把太監打發走了。



左宗棠早在湖南巡撫張亮基的府上當幕僚時,就飛揚跋扈,獨斷專行。湖南官場就有了“只知道左宗棠,不知道張亮基”的傳聞和說法,張亮基聽了以後,大度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以他這樣的性格,幸虧當初沒有考中進士,否則在當時的官場上,早就被踩的七葷八素了。當他中年加入官場後,因為屢立大功,提拔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几年就晉升為閩浙總督,成為朝廷一品大員,別人就是想踩他,也沒那麼容易了。

但左宗棠一生的政績基本上都在軍事上,在其他方面他的作為就比較少。很顯然像他這樣的性格,在推行政務時,很容易遭到別人的牴觸和陽奉陰違。

表面上看起來左宗棠雷厲風行,實際上像他這樣的性格很難有所作為。這是因為他有另外的一個毛病,那就是愛聽奉承話。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只要馬屁拍得好,都很容易得到左宗棠的重用。有一個愛聽馬屁的長官,下邊的管理自然都把心思放在拍馬屁上了,哪裡還有心思做正事。




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身邊的幕僚在評比中興三傑,有人這樣解釋:左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公仁慈,人不忍欺。至於曾國藩是不是仁慈,我們暫且不論,今天重點來談一談左宗棠和李鴻章。

左宗棠以性格剛直著稱,幾乎罵遍了整個大清官場,自己爽的結果是最終沒朋友。李鴻章則不同,他的精明和圓滑在當時的官場無人可比,當然已經過世了的胡林翼除外。

李鴻章曾經說過一句話:太后面前無小事。一人飛昇,仙及雞犬。慈禧太后獨攬朝政,權傾朝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狗仗人勢,利慾薰心。以李鴻章的聰明,不用太監向他索要過路費,他都會主動打點的。

李鴻章和李蓮英之間的關係一向交好,李蓮英有香港腳的毛病,一旦發作起來就難受的要死。有了這個毛病也不敢告訴慈禧太后,擔心太后膩歪這個。但細心的李鴻章還是從西洋人那裡搞到了治腳臭的藥,專門帶給了李蓮英。連這點小事都辦得這麼圓潤,過路費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



左宗棠從來就是傲視天下的性格,老天爺老大,他就是老二。再加上他中年以後才步入大清官場,本來就對這些陋規看不慣,現在是更加無法容忍了。

話說左宗棠收復新疆伊犁以後,回到北京接受兩宮皇太后接見。太監們以為左宗棠辦了這麼大的一個差事,花掉了朝廷那麼多錢,自己應該從中撈了不少,就主動向左宗棠索要過路費。

左宗棠從來就沒拿太監當人看,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你不讓我進皇宮,那我就回去了。正在這時李鴻章趕到,他幫助左宗棠給太監了一張價值幾千兩銀子的銀票,才沒有耽誤左宗棠覲見兩宮皇太后。

兩宮皇太后見左宗棠立了這麼大功,自然要追加封賞。慈安太后見左宗棠的眼睛不好,就把咸豐皇帝的眼鏡送給了左宗棠。但按照當時朝廷的規矩,這些禮物只能由太監從皇宮的倉庫中取出來後,送到大臣們的府上去。

當太監們把這些御賜禮物送到左宗棠府上後,自然又免不了索要孝敬。左宗棠早就對這個厭煩了,當場大發雷霆,表示堅決不給。最後還是左宗棠的幕僚拿了幾百兩銀子,把太監打發走了。



左宗棠早在湖南巡撫張亮基的府上當幕僚時,就飛揚跋扈,獨斷專行。湖南官場就有了“只知道左宗棠,不知道張亮基”的傳聞和說法,張亮基聽了以後,大度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以他這樣的性格,幸虧當初沒有考中進士,否則在當時的官場上,早就被踩的七葷八素了。當他中年加入官場後,因為屢立大功,提拔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几年就晉升為閩浙總督,成為朝廷一品大員,別人就是想踩他,也沒那麼容易了。

但左宗棠一生的政績基本上都在軍事上,在其他方面他的作為就比較少。很顯然像他這樣的性格,在推行政務時,很容易遭到別人的牴觸和陽奉陰違。

表面上看起來左宗棠雷厲風行,實際上像他這樣的性格很難有所作為。這是因為他有另外的一個毛病,那就是愛聽奉承話。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只要馬屁拍得好,都很容易得到左宗棠的重用。有一個愛聽馬屁的長官,下邊的管理自然都把心思放在拍馬屁上了,哪裡還有心思做正事。



李鴻章早年也是目空一切,但經過曾國藩的教誨後,改正了自己身上的很多毛病。這就讓他在精明之外又多了幾分厚重,為人處世都考慮得非常周到。

李鴻章明白滿清皇帝根本就不會完全信任漢人大臣,取得滿族官員的支持是做成大事的基本條件,皇太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要發展成自己的耳目。李鴻章在孝敬這兩類人時從來都不遺餘力,這也為他做事減少了不少麻煩。



早在曾國藩鎮壓太平天國時,身邊的幕僚在評比中興三傑,有人這樣解釋:左公威猛,人不敢欺;李公精明,人不能欺;曾公仁慈,人不忍欺。至於曾國藩是不是仁慈,我們暫且不論,今天重點來談一談左宗棠和李鴻章。

左宗棠以性格剛直著稱,幾乎罵遍了整個大清官場,自己爽的結果是最終沒朋友。李鴻章則不同,他的精明和圓滑在當時的官場無人可比,當然已經過世了的胡林翼除外。

李鴻章曾經說過一句話:太后面前無小事。一人飛昇,仙及雞犬。慈禧太后獨攬朝政,權傾朝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狗仗人勢,利慾薰心。以李鴻章的聰明,不用太監向他索要過路費,他都會主動打點的。

李鴻章和李蓮英之間的關係一向交好,李蓮英有香港腳的毛病,一旦發作起來就難受的要死。有了這個毛病也不敢告訴慈禧太后,擔心太后膩歪這個。但細心的李鴻章還是從西洋人那裡搞到了治腳臭的藥,專門帶給了李蓮英。連這點小事都辦得這麼圓潤,過路費什麼的就更不是問題了。



左宗棠從來就是傲視天下的性格,老天爺老大,他就是老二。再加上他中年以後才步入大清官場,本來就對這些陋規看不慣,現在是更加無法容忍了。

話說左宗棠收復新疆伊犁以後,回到北京接受兩宮皇太后接見。太監們以為左宗棠辦了這麼大的一個差事,花掉了朝廷那麼多錢,自己應該從中撈了不少,就主動向左宗棠索要過路費。

左宗棠從來就沒拿太監當人看,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你不讓我進皇宮,那我就回去了。正在這時李鴻章趕到,他幫助左宗棠給太監了一張價值幾千兩銀子的銀票,才沒有耽誤左宗棠覲見兩宮皇太后。

兩宮皇太后見左宗棠立了這麼大功,自然要追加封賞。慈安太后見左宗棠的眼睛不好,就把咸豐皇帝的眼鏡送給了左宗棠。但按照當時朝廷的規矩,這些禮物只能由太監從皇宮的倉庫中取出來後,送到大臣們的府上去。

當太監們把這些御賜禮物送到左宗棠府上後,自然又免不了索要孝敬。左宗棠早就對這個厭煩了,當場大發雷霆,表示堅決不給。最後還是左宗棠的幕僚拿了幾百兩銀子,把太監打發走了。



左宗棠早在湖南巡撫張亮基的府上當幕僚時,就飛揚跋扈,獨斷專行。湖南官場就有了“只知道左宗棠,不知道張亮基”的傳聞和說法,張亮基聽了以後,大度的笑了笑,不置可否。

以他這樣的性格,幸虧當初沒有考中進士,否則在當時的官場上,早就被踩的七葷八素了。當他中年加入官場後,因為屢立大功,提拔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几年就晉升為閩浙總督,成為朝廷一品大員,別人就是想踩他,也沒那麼容易了。

但左宗棠一生的政績基本上都在軍事上,在其他方面他的作為就比較少。很顯然像他這樣的性格,在推行政務時,很容易遭到別人的牴觸和陽奉陰違。

表面上看起來左宗棠雷厲風行,實際上像他這樣的性格很難有所作為。這是因為他有另外的一個毛病,那就是愛聽奉承話。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只要馬屁拍得好,都很容易得到左宗棠的重用。有一個愛聽馬屁的長官,下邊的管理自然都把心思放在拍馬屁上了,哪裡還有心思做正事。



李鴻章早年也是目空一切,但經過曾國藩的教誨後,改正了自己身上的很多毛病。這就讓他在精明之外又多了幾分厚重,為人處世都考慮得非常周到。

李鴻章明白滿清皇帝根本就不會完全信任漢人大臣,取得滿族官員的支持是做成大事的基本條件,皇太后身邊的太監自然也要發展成自己的耳目。李鴻章在孝敬這兩類人時從來都不遺餘力,這也為他做事減少了不少麻煩。

李鴻章晚年曾感慨的說,自己只是大清的一個裱糊匠,四處風雨飄搖,只能縫縫補補;當雨下大時卻只能於事無補。日本首相伊藤博文也這麼說,李鴻章是以一人之力與日本軍隊作鬥爭,他身邊從來就不乏那些與他勾心鬥角爭寵的人。

這就是李鴻章和左宗棠之間的區別,也導致了兩個人之間的成就不同。他們為大清帝國做的最大貢獻在於留下的東西不一樣,左宗棠為大清帝國保住了新疆的半壁江山,李鴻章卻為大清帝國留下了一個掘墓人袁世凱。

小小嬴政
2019-09-13

看到這個題目,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謠言,李鴻章和左宗棠是什麼人?那是晚清的重臣,會怕一個看門太監。清朝的太監再牛逼,也比不上李蓮英吧,李蓮英尚且不敢造次,更何況是一年看門的小太監。清朝初年就立下規矩,太監不能干預朝政,這是為了防止明朝太監專權的情況重演。

看到這個題目,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謠言,李鴻章和左宗棠是什麼人?那是晚清的重臣,會怕一個看門太監。清朝的太監再牛逼,也比不上李蓮英吧,李蓮英尚且不敢造次,更何況是一年看門的小太監。清朝初年就立下規矩,太監不能干預朝政,這是為了防止明朝太監專權的情況重演。

所以小小太監,是不可能向左宗棠要過路費的,他們有幾個腦袋,搞不好把自己的命給混沒了。那個這些個謠言是從哪裡來的呢?為什麼有人說太監只敢問左宗棠要,不敢問李鴻章要呢?顯然,這是為了離間兩人的關係。

曾國藩,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晚清重臣,在鎮壓太平天國的過程中,他們都掌握了大量的軍隊。曾國藩組建的湘軍,李鴻章組建的淮軍,左宗棠組建的楚軍,都在戰爭中越打越強,直接威脅了清廷的統計基礎。

再加上李鴻章主管的洋務運動,幾乎架空了清朝主要的政府部門,使得清廷從上到下,都對這三人感到十分害怕。只是這三人絲毫沒有任何要奪取清廷江山的意願,否則的話,就是一百個慈禧太后,也早就沒命了。

看到這個題目,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謠言,李鴻章和左宗棠是什麼人?那是晚清的重臣,會怕一個看門太監。清朝的太監再牛逼,也比不上李蓮英吧,李蓮英尚且不敢造次,更何況是一年看門的小太監。清朝初年就立下規矩,太監不能干預朝政,這是為了防止明朝太監專權的情況重演。

所以小小太監,是不可能向左宗棠要過路費的,他們有幾個腦袋,搞不好把自己的命給混沒了。那個這些個謠言是從哪裡來的呢?為什麼有人說太監只敢問左宗棠要,不敢問李鴻章要呢?顯然,這是為了離間兩人的關係。

曾國藩,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晚清重臣,在鎮壓太平天國的過程中,他們都掌握了大量的軍隊。曾國藩組建的湘軍,李鴻章組建的淮軍,左宗棠組建的楚軍,都在戰爭中越打越強,直接威脅了清廷的統計基礎。

再加上李鴻章主管的洋務運動,幾乎架空了清朝主要的政府部門,使得清廷從上到下,都對這三人感到十分害怕。只是這三人絲毫沒有任何要奪取清廷江山的意願,否則的話,就是一百個慈禧太后,也早就沒命了。

既然從外部打不破三人鐵桶一般的關係,那麼有人就想起了堡壘攻破易從內部開始的道理。很快,宮中就傳出了以上的謠言,說是什麼看門太監見了李鴻章連大氣不敢吭一聲,見了左宗棠則直白地索要過路費,而且一開口就是十萬兩。要知道左宗棠是清朝難得的清官,每年俸祿才白銀180兩,就這些錢,他還得養家餬口。

所以他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過路費來,相反,李鴻章財大氣粗,卻沒有人敢問他討要過路費。於是很快,兩人之間開始出現了嫌隙,這就是清末著名的“左李之爭”。

何謂“左李之爭”?就是兩人誰都看不上誰,雖然他們都是曾國藩舉薦提拔的,但是左宗棠看上不李鴻章,他認為李鴻章只是一個文官,在這清朝亂世之中根本不起作用。既不會帶兵打仗,也不會謀略策劃,整天就知道跟洋人鬥嘴皮子。

看到這個題目,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謠言,李鴻章和左宗棠是什麼人?那是晚清的重臣,會怕一個看門太監。清朝的太監再牛逼,也比不上李蓮英吧,李蓮英尚且不敢造次,更何況是一年看門的小太監。清朝初年就立下規矩,太監不能干預朝政,這是為了防止明朝太監專權的情況重演。

所以小小太監,是不可能向左宗棠要過路費的,他們有幾個腦袋,搞不好把自己的命給混沒了。那個這些個謠言是從哪裡來的呢?為什麼有人說太監只敢問左宗棠要,不敢問李鴻章要呢?顯然,這是為了離間兩人的關係。

曾國藩,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晚清重臣,在鎮壓太平天國的過程中,他們都掌握了大量的軍隊。曾國藩組建的湘軍,李鴻章組建的淮軍,左宗棠組建的楚軍,都在戰爭中越打越強,直接威脅了清廷的統計基礎。

再加上李鴻章主管的洋務運動,幾乎架空了清朝主要的政府部門,使得清廷從上到下,都對這三人感到十分害怕。只是這三人絲毫沒有任何要奪取清廷江山的意願,否則的話,就是一百個慈禧太后,也早就沒命了。

既然從外部打不破三人鐵桶一般的關係,那麼有人就想起了堡壘攻破易從內部開始的道理。很快,宮中就傳出了以上的謠言,說是什麼看門太監見了李鴻章連大氣不敢吭一聲,見了左宗棠則直白地索要過路費,而且一開口就是十萬兩。要知道左宗棠是清朝難得的清官,每年俸祿才白銀180兩,就這些錢,他還得養家餬口。

所以他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過路費來,相反,李鴻章財大氣粗,卻沒有人敢問他討要過路費。於是很快,兩人之間開始出現了嫌隙,這就是清末著名的“左李之爭”。

何謂“左李之爭”?就是兩人誰都看不上誰,雖然他們都是曾國藩舉薦提拔的,但是左宗棠看上不李鴻章,他認為李鴻章只是一個文官,在這清朝亂世之中根本不起作用。既不會帶兵打仗,也不會謀略策劃,整天就知道跟洋人鬥嘴皮子。

而李鴻章也看不上左宗棠,他說左宗棠不知道耍了什麼手段,一個舉人居然能當起軍機大臣。而清廷的最高統治者,樂得看見李鴻章和左宗棠兩人鬥來鬥去,於己無害,怎麼樣都行呀。

但是這種爭奪最終還是影響了國事,後來出現的“塞防和海防”之爭,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雙方為了爭奪1000萬兩白銀的軍費,險些撕破臉。現在你應該知道了,謠言的出現實際上就是計謀的運用,什麼小太監跟李鴻章、左宗棠要過路費,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會出現的。

看到這個題目,我的第一反應就是謠言,李鴻章和左宗棠是什麼人?那是晚清的重臣,會怕一個看門太監。清朝的太監再牛逼,也比不上李蓮英吧,李蓮英尚且不敢造次,更何況是一年看門的小太監。清朝初年就立下規矩,太監不能干預朝政,這是為了防止明朝太監專權的情況重演。

所以小小太監,是不可能向左宗棠要過路費的,他們有幾個腦袋,搞不好把自己的命給混沒了。那個這些個謠言是從哪裡來的呢?為什麼有人說太監只敢問左宗棠要,不敢問李鴻章要呢?顯然,這是為了離間兩人的關係。

曾國藩,左宗棠和李鴻章都是晚清重臣,在鎮壓太平天國的過程中,他們都掌握了大量的軍隊。曾國藩組建的湘軍,李鴻章組建的淮軍,左宗棠組建的楚軍,都在戰爭中越打越強,直接威脅了清廷的統計基礎。

再加上李鴻章主管的洋務運動,幾乎架空了清朝主要的政府部門,使得清廷從上到下,都對這三人感到十分害怕。只是這三人絲毫沒有任何要奪取清廷江山的意願,否則的話,就是一百個慈禧太后,也早就沒命了。

既然從外部打不破三人鐵桶一般的關係,那麼有人就想起了堡壘攻破易從內部開始的道理。很快,宮中就傳出了以上的謠言,說是什麼看門太監見了李鴻章連大氣不敢吭一聲,見了左宗棠則直白地索要過路費,而且一開口就是十萬兩。要知道左宗棠是清朝難得的清官,每年俸祿才白銀180兩,就這些錢,他還得養家餬口。

所以他根本拿不出這麼多過路費來,相反,李鴻章財大氣粗,卻沒有人敢問他討要過路費。於是很快,兩人之間開始出現了嫌隙,這就是清末著名的“左李之爭”。

何謂“左李之爭”?就是兩人誰都看不上誰,雖然他們都是曾國藩舉薦提拔的,但是左宗棠看上不李鴻章,他認為李鴻章只是一個文官,在這清朝亂世之中根本不起作用。既不會帶兵打仗,也不會謀略策劃,整天就知道跟洋人鬥嘴皮子。

而李鴻章也看不上左宗棠,他說左宗棠不知道耍了什麼手段,一個舉人居然能當起軍機大臣。而清廷的最高統治者,樂得看見李鴻章和左宗棠兩人鬥來鬥去,於己無害,怎麼樣都行呀。

但是這種爭奪最終還是影響了國事,後來出現的“塞防和海防”之爭,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雙方為了爭奪1000萬兩白銀的軍費,險些撕破臉。現在你應該知道了,謠言的出現實際上就是計謀的運用,什麼小太監跟李鴻章、左宗棠要過路費,這種情況根本不可能會出現的。

如果真出現的話,那就意味著太監的權力大到沒邊了,可以掌控大臣的生死了,這跟明末有何區別?清朝的太監說到底還是家奴,而家奴是不可能也不敢造次的。至於誰在使用這條計策,應該就是那高高在上的慈禧太后了,她是不願意看到漢臣強大的。


參考資料:《李鴻章全集》、《中國近代史資料叢刊之洋務運動》、《追尋真實的左宗棠》

【精彩原創,敬請關注,歡迎評論,點贊轉發】

缥缈峰下一粒沙
2019-09-08

我覺得這是種相當可笑的民間傳聞,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這太監膽子太肥了吧!

要知道左宗棠可是清朝出了名的主戰派,剛烈勇武,曾有人評價他“絕口不言和議事,千秋獨有左文襄!”

1867年阿古柏政權進犯新疆,當時清朝國力衰弱無力反擊,到了1876年才派出左宗棠,一年多時間就打敗了阿古柏。在這過程中,英國為了自己的利益,派使者不斷恫嚇清廷,讓清廷放棄新疆,清廷退步了,是左宗棠據理力佔,強硬主戰,才得以收復北疆、南疆。

我覺得這是種相當可笑的民間傳聞,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這太監膽子太肥了吧!

要知道左宗棠可是清朝出了名的主戰派,剛烈勇武,曾有人評價他“絕口不言和議事,千秋獨有左文襄!”

1867年阿古柏政權進犯新疆,當時清朝國力衰弱無力反擊,到了1876年才派出左宗棠,一年多時間就打敗了阿古柏。在這過程中,英國為了自己的利益,派使者不斷恫嚇清廷,讓清廷放棄新疆,清廷退步了,是左宗棠據理力佔,強硬主戰,才得以收復北疆、南疆。

但伊犁被俄國趁著阿古柏之亂佔去了,還宣佈“伊犁永遠歸俄國管轄”, 清廷便派出使者崇厚去俄國談判,崇厚在俄國的威逼下,簽訂了《里瓦幾亞條約》,對清朝非常不利,既割讓國土又要賠償大量白銀,是個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

左宗棠聞之大怒,極力說服清廷廢棄此條約,統治者也覺得這條約實在有損利益,就治了崇厚的罪,再次約談俄國。

這次派出的是曾紀澤,左宗棠也沒有乾等著,派出三路大軍向伊犁方向出發,並且抬著自己的棺材出戰,意思是“我不怕打戰,打死我有棺材”,收復伊犁血戰到底的意志十分堅定!

當時的沙俄剛和土耳其打過,其實也很虛弱,並不敢真的和清朝展開大戰,就是以“嚇”為主,嚇住了算賺到,眼看嚇不住便退步簽訂了《中俄伊犁條約》和《陸路通商章程》。

我覺得這是種相當可笑的民間傳聞,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這太監膽子太肥了吧!

要知道左宗棠可是清朝出了名的主戰派,剛烈勇武,曾有人評價他“絕口不言和議事,千秋獨有左文襄!”

1867年阿古柏政權進犯新疆,當時清朝國力衰弱無力反擊,到了1876年才派出左宗棠,一年多時間就打敗了阿古柏。在這過程中,英國為了自己的利益,派使者不斷恫嚇清廷,讓清廷放棄新疆,清廷退步了,是左宗棠據理力佔,強硬主戰,才得以收復北疆、南疆。

但伊犁被俄國趁著阿古柏之亂佔去了,還宣佈“伊犁永遠歸俄國管轄”, 清廷便派出使者崇厚去俄國談判,崇厚在俄國的威逼下,簽訂了《里瓦幾亞條約》,對清朝非常不利,既割讓國土又要賠償大量白銀,是個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

左宗棠聞之大怒,極力說服清廷廢棄此條約,統治者也覺得這條約實在有損利益,就治了崇厚的罪,再次約談俄國。

這次派出的是曾紀澤,左宗棠也沒有乾等著,派出三路大軍向伊犁方向出發,並且抬著自己的棺材出戰,意思是“我不怕打戰,打死我有棺材”,收復伊犁血戰到底的意志十分堅定!

當時的沙俄剛和土耳其打過,其實也很虛弱,並不敢真的和清朝展開大戰,就是以“嚇”為主,嚇住了算賺到,眼看嚇不住便退步簽訂了《中俄伊犁條約》和《陸路通商章程》。

和《里瓦幾亞條約》比起來,這條約對清廷有利得多,但還是要賠款割地,可這已經是最好的解決結果了。國家弱,就談不了公平!

左宗棠一方面覺得這是所能達到的最大效益了,一方面又為之恥辱悲痛。寫信給劉錦棠時說“伊犁僅得一塊荒土,各逆相芘以安,不料和議如此結局,言之腐心!”

但不管怎樣,在局勢危如累卵時還能收復新疆,在當時和現在看來都是個奇蹟。清廷對左宗棠也就越加看重,慈禧、光緒都視他為臂膀。

清朝統治者以及大臣們普遍對外國侵略者有著畏懼之心,只有左宗棠誰也不怵,敢和俄軍打,也敢和英軍、法軍打,主和派更是被他罵得灰頭土臉。

我覺得這是種相當可笑的民間傳聞,敢向左宗棠要過路費?這太監膽子太肥了吧!

要知道左宗棠可是清朝出了名的主戰派,剛烈勇武,曾有人評價他“絕口不言和議事,千秋獨有左文襄!”

1867年阿古柏政權進犯新疆,當時清朝國力衰弱無力反擊,到了1876年才派出左宗棠,一年多時間就打敗了阿古柏。在這過程中,英國為了自己的利益,派使者不斷恫嚇清廷,讓清廷放棄新疆,清廷退步了,是左宗棠據理力佔,強硬主戰,才得以收復北疆、南疆。

但伊犁被俄國趁著阿古柏之亂佔去了,還宣佈“伊犁永遠歸俄國管轄”, 清廷便派出使者崇厚去俄國談判,崇厚在俄國的威逼下,簽訂了《里瓦幾亞條約》,對清朝非常不利,既割讓國土又要賠償大量白銀,是個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

左宗棠聞之大怒,極力說服清廷廢棄此條約,統治者也覺得這條約實在有損利益,就治了崇厚的罪,再次約談俄國。

這次派出的是曾紀澤,左宗棠也沒有乾等著,派出三路大軍向伊犁方向出發,並且抬著自己的棺材出戰,意思是“我不怕打戰,打死我有棺材”,收復伊犁血戰到底的意志十分堅定!

當時的沙俄剛和土耳其打過,其實也很虛弱,並不敢真的和清朝展開大戰,就是以“嚇”為主,嚇住了算賺到,眼看嚇不住便退步簽訂了《中俄伊犁條約》和《陸路通商章程》。

和《里瓦幾亞條約》比起來,這條約對清廷有利得多,但還是要賠款割地,可這已經是最好的解決結果了。國家弱,就談不了公平!

左宗棠一方面覺得這是所能達到的最大效益了,一方面又為之恥辱悲痛。寫信給劉錦棠時說“伊犁僅得一塊荒土,各逆相芘以安,不料和議如此結局,言之腐心!”

但不管怎樣,在局勢危如累卵時還能收復新疆,在當時和現在看來都是個奇蹟。清廷對左宗棠也就越加看重,慈禧、光緒都視他為臂膀。

清朝統治者以及大臣們普遍對外國侵略者有著畏懼之心,只有左宗棠誰也不怵,敢和俄軍打,也敢和英軍、法軍打,主和派更是被他罵得灰頭土臉。

這樣一個人,慈禧光緒都不敢輕易得罪,以拉攏為主,看門的太監怎麼敢跟他要過路費?嫌命長嗎?再說了,清末的太監並沒那麼大權力,敲詐平民百姓或小官還行,對上手握大權的封疆大吏那是自尋死路。

不過,他們不敢主動要,左宗棠和李鴻章應該會給一些打賞,類似於現在的小費。

【我是一粒沙,喜歡就關注我吧!】

优己
2019-11-13

這個說法其實是錯的!太監不是向左宗棠要過路費而是要討賞。左宗棠當時是統兵出征,朝廷給撥發了大量的軍餉,而左宗棠又打贏了戰爭朝廷也有大量的獎勵。當時左宗棠出征的時候慈禧拿海關抵押給英國,向英國銀行借貸了2000萬兩白銀。而戰勝沙俄凱旋後慈禧還給左宗棠發了嘉獎令請功,這些都是很明擺在桌子上的事,這使得太監們以為左宗棠很有錢。因為按著當時的官府腐敗,貪汙剋扣軍餉是很正常的事,太監們計算著左宗棠應該也會貪汙個幾百萬兩銀子。

可惜左宗棠確實是沒錢!作為少有額清官,左宗棠當時拿的錢基本上都用到軍隊上去。買槍買炮買子彈買炮彈這都是幾百萬兩銀子花出去;左宗棠軍隊20000人左右,加上輔助的後勤部隊總共有100000多人左右,這些人的工資軍餉都得發放,左宗棠從來沒剋扣過一分錢;除了軍事開支外,當時打仗已經是熱戰了,大炮一響屋倒難民跑,左宗棠為了安撫地方百姓特地從剩餘的軍餉裡撥出一部分錢給這些人做安家費,甚至連朝廷撥付給他的獎賞都贈給了這些人。

暴雨狂风一片海
2019-09-06

呵呵!甲午戰爭,李鴻章說了打不過不能打,中國人說非打不可,還非得你李鴻章去打。

庚子國變,義和團和朝廷上端王等一幫蠢蛋玩意兒把國家禍害的七葷八素,把局面弄得糜爛不堪,這爛攤子沒人能收拾,也沒人願意收拾。

而李鴻章不惜抗拒朝廷詔令,挑頭搞個東南互保,才沒導致全國糜爛,到最後還得被逼著和列強談判,簽了賠款條約。

哼!中國人惹了滔天大禍,跑的跑,躲的躲,最後還得李鴻章給他們擦屁股,靠,到頭來,這些人倒打一耙,一切反倒成了李鴻章的不是,好像一切都是李鴻章造成的,惹禍的成了大英雄,收拾局面的成了漢奸賣國賊。

如此黑白顛倒,是非不分,當年中國不衰敗,天理都不容。

史之策
2019-04-28

這晚清有三傑:曾國潘,左宗棠和李鴻章。曾國潘創立了湘軍,平定了太平天國;左宗棠收復新疆平動亂;李鴻章洋務運動實業救國。

這晚清有三傑:曾國潘,左宗棠和李鴻章。曾國潘創立了湘軍,平定了太平天國;左宗棠收復新疆平動亂;李鴻章洋務運動實業救國。這三傑可不簡單,可以說沒有他們三個,大清亡的更早。至於這左宗棠被太監要過路費一事倒無從得知,被敲詐的傳說有一個,這裡簡單敘述一下。

左宗棠為何被太監敲詐幾萬兩?

相傳這1868年,欽差大臣左宗棠協助李鴻章剿滅了西捻軍(太平天國一部分軍隊),因為平定有功,左宗棠於中秋節奉旨進京覲見。

左宗棠雖說見過不少大場面,身份尊貴,可那些場合自己都是老大,不受拘束,也就自然張揚習慣了。

不過這進皇宮內廷還是頭一次,在去養心殿東暖閣的路上,他見大家畢恭畢敬,悄無聲息的貼著牆沿走,深覺皇家威嚴,便收斂不少。

總算小心翼翼的到了東暖閣,左宗棠趕緊取下官帽,跪下磕頭請安,許是太過緊張和小心翼翼,眼睛都沒敢往別處瞧。

這左宗棠磕完了頭就把這帽子給忘記了,在和慈安太后慈禧太后閒聊寒暄後,直性子的左宗棠也沒想起來,開開心心的就回去了住處。

這晚清有三傑:曾國潘,左宗棠和李鴻章。曾國潘創立了湘軍,平定了太平天國;左宗棠收復新疆平動亂;李鴻章洋務運動實業救國。這三傑可不簡單,可以說沒有他們三個,大清亡的更早。至於這左宗棠被太監要過路費一事倒無從得知,被敲詐的傳說有一個,這裡簡單敘述一下。

左宗棠為何被太監敲詐幾萬兩?

相傳這1868年,欽差大臣左宗棠協助李鴻章剿滅了西捻軍(太平天國一部分軍隊),因為平定有功,左宗棠於中秋節奉旨進京覲見。

左宗棠雖說見過不少大場面,身份尊貴,可那些場合自己都是老大,不受拘束,也就自然張揚習慣了。

不過這進皇宮內廷還是頭一次,在去養心殿東暖閣的路上,他見大家畢恭畢敬,悄無聲息的貼著牆沿走,深覺皇家威嚴,便收斂不少。

總算小心翼翼的到了東暖閣,左宗棠趕緊取下官帽,跪下磕頭請安,許是太過緊張和小心翼翼,眼睛都沒敢往別處瞧。

這左宗棠磕完了頭就把這帽子給忘記了,在和慈安太后慈禧太后閒聊寒暄後,直性子的左宗棠也沒想起來,開開心心的就回去了住處。

後宮太監安德海但是眼疾手快,趕緊給收起來了,慈安太后也發現左宗棠的帽子落下了,便命這安德海給送回去。

安德海送倒是送了,可人家可不白送,到了賢良寺(封疆大吏常住居所),見到了左宗棠的幕僚,暗示到“這左大人掉帽子的事兒還沒傳出去,你看這?”

言外之意,這丟人的事後患無窮,你不給我點封口費,可就不好說嘍。幕僚一聽,自然懂了這點小心思,但也不能不給啊。

一問,太監獅子大開口就是3000兩,要知道左宗棠身為一品大臣,每年俸祿也才180兩銀子啊。

可把柄在人手裡,也冒不起這風險。一咬牙,就當是賞這太監了,便給了這3000兩,將他打發走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則傳言,說是當時左宗棠進宮面見太后。但是在進崇文門的時候,太監就已經敲詐了10萬兩,說這10萬兩是過路費,不給就不讓進。但是左宗棠哪肯吃這個虧,說什麼都不願意給。

這晚清有三傑:曾國潘,左宗棠和李鴻章。曾國潘創立了湘軍,平定了太平天國;左宗棠收復新疆平動亂;李鴻章洋務運動實業救國。這三傑可不簡單,可以說沒有他們三個,大清亡的更早。至於這左宗棠被太監要過路費一事倒無從得知,被敲詐的傳說有一個,這裡簡單敘述一下。

左宗棠為何被太監敲詐幾萬兩?

相傳這1868年,欽差大臣左宗棠協助李鴻章剿滅了西捻軍(太平天國一部分軍隊),因為平定有功,左宗棠於中秋節奉旨進京覲見。

左宗棠雖說見過不少大場面,身份尊貴,可那些場合自己都是老大,不受拘束,也就自然張揚習慣了。

不過這進皇宮內廷還是頭一次,在去養心殿東暖閣的路上,他見大家畢恭畢敬,悄無聲息的貼著牆沿走,深覺皇家威嚴,便收斂不少。

總算小心翼翼的到了東暖閣,左宗棠趕緊取下官帽,跪下磕頭請安,許是太過緊張和小心翼翼,眼睛都沒敢往別處瞧。

這左宗棠磕完了頭就把這帽子給忘記了,在和慈安太后慈禧太后閒聊寒暄後,直性子的左宗棠也沒想起來,開開心心的就回去了住處。

後宮太監安德海但是眼疾手快,趕緊給收起來了,慈安太后也發現左宗棠的帽子落下了,便命這安德海給送回去。

安德海送倒是送了,可人家可不白送,到了賢良寺(封疆大吏常住居所),見到了左宗棠的幕僚,暗示到“這左大人掉帽子的事兒還沒傳出去,你看這?”

言外之意,這丟人的事後患無窮,你不給我點封口費,可就不好說嘍。幕僚一聽,自然懂了這點小心思,但也不能不給啊。

一問,太監獅子大開口就是3000兩,要知道左宗棠身為一品大臣,每年俸祿也才180兩銀子啊。

可把柄在人手裡,也冒不起這風險。一咬牙,就當是賞這太監了,便給了這3000兩,將他打發走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則傳言,說是當時左宗棠進宮面見太后。但是在進崇文門的時候,太監就已經敲詐了10萬兩,說這10萬兩是過路費,不給就不讓進。但是左宗棠哪肯吃這個虧,說什麼都不願意給。

最後還是太后身邊的貼身太監,過來催左宗棠的動作快一點,太監才不得不放人。後來太后賞賜左宗棠一副眼鏡,左宗棠出了門之後,太監竟然問他要了1萬兩辛苦費。

當時的藉口是幫你拿了這麼久的眼鏡,兩個胳膊有點酸了,讓他給點辛苦費。面對這種無理取鬧的要求,左宗棠當然是不予理會。可能也是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理要求,才讓左宗棠氣的帽子都忘記拿了。

傳言就是這麼個傳言,為什麼說難定真假呢,因為這晚清的太監權利並不大,清朝吸取了明朝宦官當道,自取滅亡的教訓。

所以,清朝太監的權利受到了很大制約,他們品階最高也只能為四品,俸祿也比較低,四品太監一個月的俸銀也就8兩。

而左宗棠李鴻章等封疆大吏的官階都是正一品,不說工資,這地位和影響都不是區區太監能得罪得起的。

這晚清有三傑:曾國潘,左宗棠和李鴻章。曾國潘創立了湘軍,平定了太平天國;左宗棠收復新疆平動亂;李鴻章洋務運動實業救國。這三傑可不簡單,可以說沒有他們三個,大清亡的更早。至於這左宗棠被太監要過路費一事倒無從得知,被敲詐的傳說有一個,這裡簡單敘述一下。

左宗棠為何被太監敲詐幾萬兩?

相傳這1868年,欽差大臣左宗棠協助李鴻章剿滅了西捻軍(太平天國一部分軍隊),因為平定有功,左宗棠於中秋節奉旨進京覲見。

左宗棠雖說見過不少大場面,身份尊貴,可那些場合自己都是老大,不受拘束,也就自然張揚習慣了。

不過這進皇宮內廷還是頭一次,在去養心殿東暖閣的路上,他見大家畢恭畢敬,悄無聲息的貼著牆沿走,深覺皇家威嚴,便收斂不少。

總算小心翼翼的到了東暖閣,左宗棠趕緊取下官帽,跪下磕頭請安,許是太過緊張和小心翼翼,眼睛都沒敢往別處瞧。

這左宗棠磕完了頭就把這帽子給忘記了,在和慈安太后慈禧太后閒聊寒暄後,直性子的左宗棠也沒想起來,開開心心的就回去了住處。

後宮太監安德海但是眼疾手快,趕緊給收起來了,慈安太后也發現左宗棠的帽子落下了,便命這安德海給送回去。

安德海送倒是送了,可人家可不白送,到了賢良寺(封疆大吏常住居所),見到了左宗棠的幕僚,暗示到“這左大人掉帽子的事兒還沒傳出去,你看這?”

言外之意,這丟人的事後患無窮,你不給我點封口費,可就不好說嘍。幕僚一聽,自然懂了這點小心思,但也不能不給啊。

一問,太監獅子大開口就是3000兩,要知道左宗棠身為一品大臣,每年俸祿也才180兩銀子啊。

可把柄在人手裡,也冒不起這風險。一咬牙,就當是賞這太監了,便給了這3000兩,將他打發走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則傳言,說是當時左宗棠進宮面見太后。但是在進崇文門的時候,太監就已經敲詐了10萬兩,說這10萬兩是過路費,不給就不讓進。但是左宗棠哪肯吃這個虧,說什麼都不願意給。

最後還是太后身邊的貼身太監,過來催左宗棠的動作快一點,太監才不得不放人。後來太后賞賜左宗棠一副眼鏡,左宗棠出了門之後,太監竟然問他要了1萬兩辛苦費。

當時的藉口是幫你拿了這麼久的眼鏡,兩個胳膊有點酸了,讓他給點辛苦費。面對這種無理取鬧的要求,左宗棠當然是不予理會。可能也是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理要求,才讓左宗棠氣的帽子都忘記拿了。

傳言就是這麼個傳言,為什麼說難定真假呢,因為這晚清的太監權利並不大,清朝吸取了明朝宦官當道,自取滅亡的教訓。

所以,清朝太監的權利受到了很大制約,他們品階最高也只能為四品,俸祿也比較低,四品太監一個月的俸銀也就8兩。

而左宗棠李鴻章等封疆大吏的官階都是正一品,不說工資,這地位和影響都不是區區太監能得罪得起的。

以上謠傳成立的條件是,走投無路的大膽太監為了銀子不擇手段去敲詐一品大員,這概率,在我看來微乎其微,就更別提索要過路費了,怕是伸手要,手都會抖。

太監不僅敲詐左宗棠,連李鴻章都要耍

相較於左宗棠,敲詐李鴻章顯然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因為李鴻章相對於左宗棠來說更像是一個文官,厲害的是在口舌上面。如果真的敲詐李鴻章,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被他說死了。

倒不如在左宗棠身上撈油水,大不了被他罵一頓。不過也有膽子大到敢戲耍李鴻章的,這個人就是晚清有名的大太監李蓮英。

李蓮英入宮多年,深得慈禧太后寵信,第一聲老佛爺,就是他帶的頭。其權勢和財富在晚清太監中是最高的,不過由於宦官制度的改革,他也並無實權。

戲耍一事還得從一塊玉說起,早年恭親王曾因覺得李鴻章他日必有成就,欣喜之下送了一塊寶玉給他,後來這塊寶玉被李鴻章鑲嵌在了帽子上。

此玉價值連城,李蓮英知道後多次暗示討要,李鴻章於國有功,官居一品,自然是瞧不上一個吃軟飯的大太監,但李蓮英終是太后身邊的紅人,不好得罪。

這晚清有三傑:曾國潘,左宗棠和李鴻章。曾國潘創立了湘軍,平定了太平天國;左宗棠收復新疆平動亂;李鴻章洋務運動實業救國。這三傑可不簡單,可以說沒有他們三個,大清亡的更早。至於這左宗棠被太監要過路費一事倒無從得知,被敲詐的傳說有一個,這裡簡單敘述一下。

左宗棠為何被太監敲詐幾萬兩?

相傳這1868年,欽差大臣左宗棠協助李鴻章剿滅了西捻軍(太平天國一部分軍隊),因為平定有功,左宗棠於中秋節奉旨進京覲見。

左宗棠雖說見過不少大場面,身份尊貴,可那些場合自己都是老大,不受拘束,也就自然張揚習慣了。

不過這進皇宮內廷還是頭一次,在去養心殿東暖閣的路上,他見大家畢恭畢敬,悄無聲息的貼著牆沿走,深覺皇家威嚴,便收斂不少。

總算小心翼翼的到了東暖閣,左宗棠趕緊取下官帽,跪下磕頭請安,許是太過緊張和小心翼翼,眼睛都沒敢往別處瞧。

這左宗棠磕完了頭就把這帽子給忘記了,在和慈安太后慈禧太后閒聊寒暄後,直性子的左宗棠也沒想起來,開開心心的就回去了住處。

後宮太監安德海但是眼疾手快,趕緊給收起來了,慈安太后也發現左宗棠的帽子落下了,便命這安德海給送回去。

安德海送倒是送了,可人家可不白送,到了賢良寺(封疆大吏常住居所),見到了左宗棠的幕僚,暗示到“這左大人掉帽子的事兒還沒傳出去,你看這?”

言外之意,這丟人的事後患無窮,你不給我點封口費,可就不好說嘍。幕僚一聽,自然懂了這點小心思,但也不能不給啊。

一問,太監獅子大開口就是3000兩,要知道左宗棠身為一品大臣,每年俸祿也才180兩銀子啊。

可把柄在人手裡,也冒不起這風險。一咬牙,就當是賞這太監了,便給了這3000兩,將他打發走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則傳言,說是當時左宗棠進宮面見太后。但是在進崇文門的時候,太監就已經敲詐了10萬兩,說這10萬兩是過路費,不給就不讓進。但是左宗棠哪肯吃這個虧,說什麼都不願意給。

最後還是太后身邊的貼身太監,過來催左宗棠的動作快一點,太監才不得不放人。後來太后賞賜左宗棠一副眼鏡,左宗棠出了門之後,太監竟然問他要了1萬兩辛苦費。

當時的藉口是幫你拿了這麼久的眼鏡,兩個胳膊有點酸了,讓他給點辛苦費。面對這種無理取鬧的要求,左宗棠當然是不予理會。可能也是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理要求,才讓左宗棠氣的帽子都忘記拿了。

傳言就是這麼個傳言,為什麼說難定真假呢,因為這晚清的太監權利並不大,清朝吸取了明朝宦官當道,自取滅亡的教訓。

所以,清朝太監的權利受到了很大制約,他們品階最高也只能為四品,俸祿也比較低,四品太監一個月的俸銀也就8兩。

而左宗棠李鴻章等封疆大吏的官階都是正一品,不說工資,這地位和影響都不是區區太監能得罪得起的。

以上謠傳成立的條件是,走投無路的大膽太監為了銀子不擇手段去敲詐一品大員,這概率,在我看來微乎其微,就更別提索要過路費了,怕是伸手要,手都會抖。

太監不僅敲詐左宗棠,連李鴻章都要耍

相較於左宗棠,敲詐李鴻章顯然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因為李鴻章相對於左宗棠來說更像是一個文官,厲害的是在口舌上面。如果真的敲詐李鴻章,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被他說死了。

倒不如在左宗棠身上撈油水,大不了被他罵一頓。不過也有膽子大到敢戲耍李鴻章的,這個人就是晚清有名的大太監李蓮英。

李蓮英入宮多年,深得慈禧太后寵信,第一聲老佛爺,就是他帶的頭。其權勢和財富在晚清太監中是最高的,不過由於宦官制度的改革,他也並無實權。

戲耍一事還得從一塊玉說起,早年恭親王曾因覺得李鴻章他日必有成就,欣喜之下送了一塊寶玉給他,後來這塊寶玉被李鴻章鑲嵌在了帽子上。

此玉價值連城,李蓮英知道後多次暗示討要,李鴻章於國有功,官居一品,自然是瞧不上一個吃軟飯的大太監,但李蓮英終是太后身邊的紅人,不好得罪。

所以瞧不上歸瞧不上,還是命人花重金買了一塊玉送給他,不過此玉非彼玉,李蓮英還是不甘心。但也沒辦法,就開始挑撥使詐。

一日李鴻章下了早朝,正要出宮,早就在那恭候多時的李蓮英神神叨叨的的說:老佛爺有心要收拾收拾頤和園,苦於資金有限,你何不帶個頭捐點?

李鴻章心中盤算,李蓮英一看魚上鉤了,又說:正好我有空,帶你先去踩踩點,你心裡也好有個數。(以上均為本人白話簡述,非原話)

隨後,李鴻章就信了,跟著來到了頤和園,李蓮英又藉機離開一陣,他趁此時機跑到了慈禧太后跟前告狀。

“今天李中堂奉了皇上旨意,不知到頤和園幹什麼去了。”慈禧一聽,這還了得,啥事還能揹著本太后說啊。

聽罷就火速趕往頤和園,慈禧先入為主,李鴻章百口莫辯,後來以擅闖皇家園林被光緒帝下令申飭。什麼是申飭?

這晚清有三傑:曾國潘,左宗棠和李鴻章。曾國潘創立了湘軍,平定了太平天國;左宗棠收復新疆平動亂;李鴻章洋務運動實業救國。這三傑可不簡單,可以說沒有他們三個,大清亡的更早。至於這左宗棠被太監要過路費一事倒無從得知,被敲詐的傳說有一個,這裡簡單敘述一下。

左宗棠為何被太監敲詐幾萬兩?

相傳這1868年,欽差大臣左宗棠協助李鴻章剿滅了西捻軍(太平天國一部分軍隊),因為平定有功,左宗棠於中秋節奉旨進京覲見。

左宗棠雖說見過不少大場面,身份尊貴,可那些場合自己都是老大,不受拘束,也就自然張揚習慣了。

不過這進皇宮內廷還是頭一次,在去養心殿東暖閣的路上,他見大家畢恭畢敬,悄無聲息的貼著牆沿走,深覺皇家威嚴,便收斂不少。

總算小心翼翼的到了東暖閣,左宗棠趕緊取下官帽,跪下磕頭請安,許是太過緊張和小心翼翼,眼睛都沒敢往別處瞧。

這左宗棠磕完了頭就把這帽子給忘記了,在和慈安太后慈禧太后閒聊寒暄後,直性子的左宗棠也沒想起來,開開心心的就回去了住處。

後宮太監安德海但是眼疾手快,趕緊給收起來了,慈安太后也發現左宗棠的帽子落下了,便命這安德海給送回去。

安德海送倒是送了,可人家可不白送,到了賢良寺(封疆大吏常住居所),見到了左宗棠的幕僚,暗示到“這左大人掉帽子的事兒還沒傳出去,你看這?”

言外之意,這丟人的事後患無窮,你不給我點封口費,可就不好說嘍。幕僚一聽,自然懂了這點小心思,但也不能不給啊。

一問,太監獅子大開口就是3000兩,要知道左宗棠身為一品大臣,每年俸祿也才180兩銀子啊。

可把柄在人手裡,也冒不起這風險。一咬牙,就當是賞這太監了,便給了這3000兩,將他打發走了。

當然還有另外一則傳言,說是當時左宗棠進宮面見太后。但是在進崇文門的時候,太監就已經敲詐了10萬兩,說這10萬兩是過路費,不給就不讓進。但是左宗棠哪肯吃這個虧,說什麼都不願意給。

最後還是太后身邊的貼身太監,過來催左宗棠的動作快一點,太監才不得不放人。後來太后賞賜左宗棠一副眼鏡,左宗棠出了門之後,太監竟然問他要了1萬兩辛苦費。

當時的藉口是幫你拿了這麼久的眼鏡,兩個胳膊有點酸了,讓他給點辛苦費。面對這種無理取鬧的要求,左宗棠當然是不予理會。可能也是這種一而再再而三的無理要求,才讓左宗棠氣的帽子都忘記拿了。

傳言就是這麼個傳言,為什麼說難定真假呢,因為這晚清的太監權利並不大,清朝吸取了明朝宦官當道,自取滅亡的教訓。

所以,清朝太監的權利受到了很大制約,他們品階最高也只能為四品,俸祿也比較低,四品太監一個月的俸銀也就8兩。

而左宗棠李鴻章等封疆大吏的官階都是正一品,不說工資,這地位和影響都不是區區太監能得罪得起的。

以上謠傳成立的條件是,走投無路的大膽太監為了銀子不擇手段去敲詐一品大員,這概率,在我看來微乎其微,就更別提索要過路費了,怕是伸手要,手都會抖。

太監不僅敲詐左宗棠,連李鴻章都要耍

相較於左宗棠,敲詐李鴻章顯然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因為李鴻章相對於左宗棠來說更像是一個文官,厲害的是在口舌上面。如果真的敲詐李鴻章,說不準什麼時候就被他說死了。

倒不如在左宗棠身上撈油水,大不了被他罵一頓。不過也有膽子大到敢戲耍李鴻章的,這個人就是晚清有名的大太監李蓮英。

李蓮英入宮多年,深得慈禧太后寵信,第一聲老佛爺,就是他帶的頭。其權勢和財富在晚清太監中是最高的,不過由於宦官制度的改革,他也並無實權。

戲耍一事還得從一塊玉說起,早年恭親王曾因覺得李鴻章他日必有成就,欣喜之下送了一塊寶玉給他,後來這塊寶玉被李鴻章鑲嵌在了帽子上。

此玉價值連城,李蓮英知道後多次暗示討要,李鴻章於國有功,官居一品,自然是瞧不上一個吃軟飯的大太監,但李蓮英終是太后身邊的紅人,不好得罪。

所以瞧不上歸瞧不上,還是命人花重金買了一塊玉送給他,不過此玉非彼玉,李蓮英還是不甘心。但也沒辦法,就開始挑撥使詐。

一日李鴻章下了早朝,正要出宮,早就在那恭候多時的李蓮英神神叨叨的的說:老佛爺有心要收拾收拾頤和園,苦於資金有限,你何不帶個頭捐點?

李鴻章心中盤算,李蓮英一看魚上鉤了,又說:正好我有空,帶你先去踩踩點,你心裡也好有個數。(以上均為本人白話簡述,非原話)

隨後,李鴻章就信了,跟著來到了頤和園,李蓮英又藉機離開一陣,他趁此時機跑到了慈禧太后跟前告狀。

“今天李中堂奉了皇上旨意,不知到頤和園幹什麼去了。”慈禧一聽,這還了得,啥事還能揹著本太后說啊。

聽罷就火速趕往頤和園,慈禧先入為主,李鴻章百口莫辯,後來以擅闖皇家園林被光緒帝下令申飭。什麼是申飭?

就是讓李鴻章跪在那裡,然後派過去一個太監去罵他。什麼東西難聽,就讓他罵什麼話。但是也不是沒有挽救的辦法,那就是拿錢。只要有錢就可以擺平,意思是花錢堵太監的嘴。

所以說不是太監問不問左宗棠或者是李鴻章要過路費的問題,這種假設根本就不成立。如果真的有的話,那麼清朝太監的權力太大了。上面這兩個故事也是野史,實際當中並沒有。

澳古说历史
2019-03-02

其實左宗棠和李鴻章到底有沒有被敲詐過,說實話無人可知。現在網上流傳的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可謂是多種多樣,有說在當年左宗棠因平定捻軍有功被詔進宮中之時,因太激動把官帽落在宮中的時候,然後慈安讓太監將官帽還給左宗棠的時候,左宗棠被敲詐了3000兩。

其實左宗棠和李鴻章到底有沒有被敲詐過,說實話無人可知。現在網上流傳的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可謂是多種多樣,有說在當年左宗棠因平定捻軍有功被詔進宮中之時,因太激動把官帽落在宮中的時候,然後慈安讓太監將官帽還給左宗棠的時候,左宗棠被敲詐了3000兩。



又有說當年左宗棠要進崇文門的時候,因被敲詐14萬兩左宗棠不給,後因太后急詔,太監無奈只能讓他進去,後來當太后賞給左宗棠一副眼鏡的時候,太監又敲詐他,後無奈左宗棠只能給他1萬兩。總之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是多種多樣的,而其實我們也不難看出來,其實這說實話幾乎不可能會發生。

其實左宗棠和李鴻章到底有沒有被敲詐過,說實話無人可知。現在網上流傳的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可謂是多種多樣,有說在當年左宗棠因平定捻軍有功被詔進宮中之時,因太激動把官帽落在宮中的時候,然後慈安讓太監將官帽還給左宗棠的時候,左宗棠被敲詐了3000兩。



又有說當年左宗棠要進崇文門的時候,因被敲詐14萬兩左宗棠不給,後因太后急詔,太監無奈只能讓他進去,後來當太后賞給左宗棠一副眼鏡的時候,太監又敲詐他,後無奈左宗棠只能給他1萬兩。總之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是多種多樣的,而其實我們也不難看出來,其實這說實話幾乎不可能會發生。



因為再怎樣左宗棠當時貴為總督,又是平定捻軍、收復新疆的大功臣,無論如何也不是一個太監能夠敲詐的。即使太監再受慈禧的恩寵,你覺得慈禧會因為一個太監去得罪左宗棠這個天下聞名的大能臣嗎?再者現在網上不也是流傳著李鴻章被李蓮英整的狼狽不堪的傳說嗎?話說當年李蓮英因李鴻章瞧不起他,所以就找了個機會讓李鴻章進了頤和園,而他就乘機找光緒帝打小報告,說李鴻章沒有經過同意就進皇家園林。最後光緒帝不明所以就讓李蓮英去申飭李鴻章,而李蓮英就狐假虎威大罵了李鴻章一頓。

其實左宗棠和李鴻章到底有沒有被敲詐過,說實話無人可知。現在網上流傳的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可謂是多種多樣,有說在當年左宗棠因平定捻軍有功被詔進宮中之時,因太激動把官帽落在宮中的時候,然後慈安讓太監將官帽還給左宗棠的時候,左宗棠被敲詐了3000兩。



又有說當年左宗棠要進崇文門的時候,因被敲詐14萬兩左宗棠不給,後因太后急詔,太監無奈只能讓他進去,後來當太后賞給左宗棠一副眼鏡的時候,太監又敲詐他,後無奈左宗棠只能給他1萬兩。總之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是多種多樣的,而其實我們也不難看出來,其實這說實話幾乎不可能會發生。



因為再怎樣左宗棠當時貴為總督,又是平定捻軍、收復新疆的大功臣,無論如何也不是一個太監能夠敲詐的。即使太監再受慈禧的恩寵,你覺得慈禧會因為一個太監去得罪左宗棠這個天下聞名的大能臣嗎?再者現在網上不也是流傳著李鴻章被李蓮英整的狼狽不堪的傳說嗎?話說當年李蓮英因李鴻章瞧不起他,所以就找了個機會讓李鴻章進了頤和園,而他就乘機找光緒帝打小報告,說李鴻章沒有經過同意就進皇家園林。最後光緒帝不明所以就讓李蓮英去申飭李鴻章,而李蓮英就狐假虎威大罵了李鴻章一頓。



所以說網上的那些傳言當不當真,就算當年慈禧如何的寵幸太監。別忘記在那個時候漢臣的勢力已經遍佈朝野,更何況左宗棠和李鴻章,一個是楚軍首領,另一個是淮軍的首領,他們的勢力早已通天,你說這些太監敢這樣嗎?

其實左宗棠和李鴻章到底有沒有被敲詐過,說實話無人可知。現在網上流傳的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可謂是多種多樣,有說在當年左宗棠因平定捻軍有功被詔進宮中之時,因太激動把官帽落在宮中的時候,然後慈安讓太監將官帽還給左宗棠的時候,左宗棠被敲詐了3000兩。



又有說當年左宗棠要進崇文門的時候,因被敲詐14萬兩左宗棠不給,後因太后急詔,太監無奈只能讓他進去,後來當太后賞給左宗棠一副眼鏡的時候,太監又敲詐他,後無奈左宗棠只能給他1萬兩。總之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是多種多樣的,而其實我們也不難看出來,其實這說實話幾乎不可能會發生。



因為再怎樣左宗棠當時貴為總督,又是平定捻軍、收復新疆的大功臣,無論如何也不是一個太監能夠敲詐的。即使太監再受慈禧的恩寵,你覺得慈禧會因為一個太監去得罪左宗棠這個天下聞名的大能臣嗎?再者現在網上不也是流傳著李鴻章被李蓮英整的狼狽不堪的傳說嗎?話說當年李蓮英因李鴻章瞧不起他,所以就找了個機會讓李鴻章進了頤和園,而他就乘機找光緒帝打小報告,說李鴻章沒有經過同意就進皇家園林。最後光緒帝不明所以就讓李蓮英去申飭李鴻章,而李蓮英就狐假虎威大罵了李鴻章一頓。



所以說網上的那些傳言當不當真,就算當年慈禧如何的寵幸太監。別忘記在那個時候漢臣的勢力已經遍佈朝野,更何況左宗棠和李鴻章,一個是楚軍首領,另一個是淮軍的首領,他們的勢力早已通天,你說這些太監敢這樣嗎?



不過我們不能否認的是李鴻章的確要比左宗棠圓滑的多。正如晚清教育家吳汝綸評價左宗棠所說“公性剛行峻,不為曲謹小讓”,他真的太剛正不阿,性格也太直。當年左宗棠意圖收復新疆之時,他就直接彈劾景廉、成祿等被任命收復新疆但作戰不利的人,要知道在當時景廉和成祿可是滿州上三旗的滿人高官,而左宗棠卻直言不諱的彈劾他們作戰不力,並最終導致成祿被撤職,景廉被調離。可以說從這件事我們就可以看出左宗棠是一個很容易得罪人的直臣。但是也正是因為他的直,才造就他的忠,最終也成為了名留青史的忠臣。

其實左宗棠和李鴻章到底有沒有被敲詐過,說實話無人可知。現在網上流傳的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可謂是多種多樣,有說在當年左宗棠因平定捻軍有功被詔進宮中之時,因太激動把官帽落在宮中的時候,然後慈安讓太監將官帽還給左宗棠的時候,左宗棠被敲詐了3000兩。



又有說當年左宗棠要進崇文門的時候,因被敲詐14萬兩左宗棠不給,後因太后急詔,太監無奈只能讓他進去,後來當太后賞給左宗棠一副眼鏡的時候,太監又敲詐他,後無奈左宗棠只能給他1萬兩。總之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是多種多樣的,而其實我們也不難看出來,其實這說實話幾乎不可能會發生。



因為再怎樣左宗棠當時貴為總督,又是平定捻軍、收復新疆的大功臣,無論如何也不是一個太監能夠敲詐的。即使太監再受慈禧的恩寵,你覺得慈禧會因為一個太監去得罪左宗棠這個天下聞名的大能臣嗎?再者現在網上不也是流傳著李鴻章被李蓮英整的狼狽不堪的傳說嗎?話說當年李蓮英因李鴻章瞧不起他,所以就找了個機會讓李鴻章進了頤和園,而他就乘機找光緒帝打小報告,說李鴻章沒有經過同意就進皇家園林。最後光緒帝不明所以就讓李蓮英去申飭李鴻章,而李蓮英就狐假虎威大罵了李鴻章一頓。



所以說網上的那些傳言當不當真,就算當年慈禧如何的寵幸太監。別忘記在那個時候漢臣的勢力已經遍佈朝野,更何況左宗棠和李鴻章,一個是楚軍首領,另一個是淮軍的首領,他們的勢力早已通天,你說這些太監敢這樣嗎?



不過我們不能否認的是李鴻章的確要比左宗棠圓滑的多。正如晚清教育家吳汝綸評價左宗棠所說“公性剛行峻,不為曲謹小讓”,他真的太剛正不阿,性格也太直。當年左宗棠意圖收復新疆之時,他就直接彈劾景廉、成祿等被任命收復新疆但作戰不利的人,要知道在當時景廉和成祿可是滿州上三旗的滿人高官,而左宗棠卻直言不諱的彈劾他們作戰不力,並最終導致成祿被撤職,景廉被調離。可以說從這件事我們就可以看出左宗棠是一個很容易得罪人的直臣。但是也正是因為他的直,才造就他的忠,最終也成為了名留青史的忠臣。



反觀李鴻章,正如《清史稿》評價所說“鴻章長軀疏髯,性恢廓,處榮悴顯晦及事之成敗,不易常度,時以詼笑解紛難。”李鴻章做人做事向來講究面面俱到,而且也識大體。當年李鴻章在與捻軍作戰之時,雖因左宗棠的關係導致作戰不力而被撤職,但是在為難之際,李鴻章並沒有不顧一切的去彈劾左宗棠,雖心裡還是有點恨,但他還是說服潘鼎新等人率兵北上救援。可以說正是因為李鴻章的這種性格,才讓他屹立朝廷數十年而不倒。

其實左宗棠和李鴻章到底有沒有被敲詐過,說實話無人可知。現在網上流傳的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可謂是多種多樣,有說在當年左宗棠因平定捻軍有功被詔進宮中之時,因太激動把官帽落在宮中的時候,然後慈安讓太監將官帽還給左宗棠的時候,左宗棠被敲詐了3000兩。



又有說當年左宗棠要進崇文門的時候,因被敲詐14萬兩左宗棠不給,後因太后急詔,太監無奈只能讓他進去,後來當太后賞給左宗棠一副眼鏡的時候,太監又敲詐他,後無奈左宗棠只能給他1萬兩。總之關於左宗棠被太監敲詐的版本是多種多樣的,而其實我們也不難看出來,其實這說實話幾乎不可能會發生。



因為再怎樣左宗棠當時貴為總督,又是平定捻軍、收復新疆的大功臣,無論如何也不是一個太監能夠敲詐的。即使太監再受慈禧的恩寵,你覺得慈禧會因為一個太監去得罪左宗棠這個天下聞名的大能臣嗎?再者現在網上不也是流傳著李鴻章被李蓮英整的狼狽不堪的傳說嗎?話說當年李蓮英因李鴻章瞧不起他,所以就找了個機會讓李鴻章進了頤和園,而他就乘機找光緒帝打小報告,說李鴻章沒有經過同意就進皇家園林。最後光緒帝不明所以就讓李蓮英去申飭李鴻章,而李蓮英就狐假虎威大罵了李鴻章一頓。



所以說網上的那些傳言當不當真,就算當年慈禧如何的寵幸太監。別忘記在那個時候漢臣的勢力已經遍佈朝野,更何況左宗棠和李鴻章,一個是楚軍首領,另一個是淮軍的首領,他們的勢力早已通天,你說這些太監敢這樣嗎?



不過我們不能否認的是李鴻章的確要比左宗棠圓滑的多。正如晚清教育家吳汝綸評價左宗棠所說“公性剛行峻,不為曲謹小讓”,他真的太剛正不阿,性格也太直。當年左宗棠意圖收復新疆之時,他就直接彈劾景廉、成祿等被任命收復新疆但作戰不利的人,要知道在當時景廉和成祿可是滿州上三旗的滿人高官,而左宗棠卻直言不諱的彈劾他們作戰不力,並最終導致成祿被撤職,景廉被調離。可以說從這件事我們就可以看出左宗棠是一個很容易得罪人的直臣。但是也正是因為他的直,才造就他的忠,最終也成為了名留青史的忠臣。



反觀李鴻章,正如《清史稿》評價所說“鴻章長軀疏髯,性恢廓,處榮悴顯晦及事之成敗,不易常度,時以詼笑解紛難。”李鴻章做人做事向來講究面面俱到,而且也識大體。當年李鴻章在與捻軍作戰之時,雖因左宗棠的關係導致作戰不力而被撤職,但是在為難之際,李鴻章並沒有不顧一切的去彈劾左宗棠,雖心裡還是有點恨,但他還是說服潘鼎新等人率兵北上救援。可以說正是因為李鴻章的這種性格,才讓他屹立朝廷數十年而不倒。



可以說再如何我們也不能否認的是晚清之所以能夠在多次的農民起義和列強的入侵當中繼續統治著天下近百年的時間。實實在在是離不開李鴻章、曾國藩和左宗棠這些漢臣,我想如果沒有他們恐怕清朝早就不存在了。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