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雍正要殺張廷璐為什麼一定要等張廷玉的摺子,張廷玉不說話就不殺了嗎?

10 個回答
一贰一橙
2019-07-05

自從有了科舉,伴隨而來就是考試作弊的不良附屬效果。清朝一共有四大科舉案,每一件的處理結果都是主考和副考,要麼斬殺,要麼流放,像罷官免職的都算是祖宗十八代燒高香了。

所以張廷璐作為主考是非死不可的,要不國法難容。至於為什麼雍正要等到張廷玉的摺子上了之後才下令殺張廷璐於鬧市呢?

自從有了科舉,伴隨而來就是考試作弊的不良附屬效果。清朝一共有四大科舉案,每一件的處理結果都是主考和副考,要麼斬殺,要麼流放,像罷官免職的都算是祖宗十八代燒高香了。

所以張廷璐作為主考是非死不可的,要不國法難容。至於為什麼雍正要等到張廷玉的摺子上了之後才下令殺張廷璐於鬧市呢?

雍正之所以耐心地等到張廷玉上摺子,主要是因為要看看張廷玉的意見,看看張廷玉能不能和自己一條心

當時的雍正正值改正吏治,重振朝綱的時候,對於前朝遺留下來的國庫虧空和人員臃腫、辦事效率低的情況,雍正採取了兩大措施:追比欠款和特開恩科。

前者是為了追回之前官員所欠下的國家庫銀,以便能發展社會生產,後者則是為了選拔一批有志有能,而又沒被官場這個大染缸汙染的新秀人才,兩手出擊,是雍正之後實行新政的主要力量。可是欠款一事被諾敏欺上瞞下,居然拿山西等地富商的銀子來騙朝廷,而恩科這一塊又被張廷璐洩露了考題,將國家重器當做交易來自肥。

即使是自打嘴巴,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向上天請罪,即使冒著得罪輔政大臣隆科多、張廷玉的風險,雍正也是要殺掉諾敏和張廷璐兩人。只不過不同的是,諾敏好殺,可張廷璐是張廷玉的弟弟,論親論愛,自然比隆科多和諾敏兩人要近得多。

如果沒有張廷玉的首肯的話,雍正雖然也要殺張廷璐,但之後兩人能不能依舊那樣君臣共知,雍正還能不能信得過張廷玉,張廷玉還能不能盡心為雍正辦事,甚至最後還會不會在八王議政之時力挽狂瀾,就是埋藏在這對君臣心中的刺了。所以雍正必須等到張廷玉的摺子上來才殺張廷璐,既給了張廷玉面子,讓他得了大義滅親的美名,又保證了自己實行新政的決心。這順序一先一後,結局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自從有了科舉,伴隨而來就是考試作弊的不良附屬效果。清朝一共有四大科舉案,每一件的處理結果都是主考和副考,要麼斬殺,要麼流放,像罷官免職的都算是祖宗十八代燒高香了。

所以張廷璐作為主考是非死不可的,要不國法難容。至於為什麼雍正要等到張廷玉的摺子上了之後才下令殺張廷璐於鬧市呢?

雍正之所以耐心地等到張廷玉上摺子,主要是因為要看看張廷玉的意見,看看張廷玉能不能和自己一條心

當時的雍正正值改正吏治,重振朝綱的時候,對於前朝遺留下來的國庫虧空和人員臃腫、辦事效率低的情況,雍正採取了兩大措施:追比欠款和特開恩科。

前者是為了追回之前官員所欠下的國家庫銀,以便能發展社會生產,後者則是為了選拔一批有志有能,而又沒被官場這個大染缸汙染的新秀人才,兩手出擊,是雍正之後實行新政的主要力量。可是欠款一事被諾敏欺上瞞下,居然拿山西等地富商的銀子來騙朝廷,而恩科這一塊又被張廷璐洩露了考題,將國家重器當做交易來自肥。

即使是自打嘴巴,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向上天請罪,即使冒著得罪輔政大臣隆科多、張廷玉的風險,雍正也是要殺掉諾敏和張廷璐兩人。只不過不同的是,諾敏好殺,可張廷璐是張廷玉的弟弟,論親論愛,自然比隆科多和諾敏兩人要近得多。

如果沒有張廷玉的首肯的話,雍正雖然也要殺張廷璐,但之後兩人能不能依舊那樣君臣共知,雍正還能不能信得過張廷玉,張廷玉還能不能盡心為雍正辦事,甚至最後還會不會在八王議政之時力挽狂瀾,就是埋藏在這對君臣心中的刺了。所以雍正必須等到張廷玉的摺子上來才殺張廷璐,既給了張廷玉面子,讓他得了大義滅親的美名,又保證了自己實行新政的決心。這順序一先一後,結局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而且雍正此舉也要警示一下八爺黨,因為當時諾敏和張廷璐被下獄之時,八爺胤禩曾動員全體朝臣上摺子保奏諾敏和張廷璐,原因無他,只是為了拉攏隆科多和張廷玉而已。我們知道,雍正初期的上書房大臣有五個:八爺胤禩、十三爺胤祥、張廷玉、隆科多、馬齊。

如果八爺黨借這機會討好到張廷玉和隆科多的話,那胤禩在國家權力中心就佔據了三席位置,除去一個一貫中立的馬齊外,三人的力量這麼都要勝過十三爺胤祥一個人孤軍奮戰的。在百官上表保奏兩人時,雍正肯定是知道推動這百官背後的那三隻暗手。為了打擊八爺黨的氣焰,所以雍正特意等到八爺黨計劃中的一環,也就是張廷玉上表後才斬殺諾敏和張廷璐。

其目的就是要讓八爺黨看到:張廷璐是他哥哥親自要求殺的,兩朝重臣張廷玉是個舍小家顧大家的人,怎麼可能受你們這些人的蠱惑?最後張廷璐被殺,張廷玉雖然痛苦,但依舊站在了雍正這邊,八爺黨企圖孤立十三爺,折斷雍正臂膀的計劃泡了湯。

自從有了科舉,伴隨而來就是考試作弊的不良附屬效果。清朝一共有四大科舉案,每一件的處理結果都是主考和副考,要麼斬殺,要麼流放,像罷官免職的都算是祖宗十八代燒高香了。

所以張廷璐作為主考是非死不可的,要不國法難容。至於為什麼雍正要等到張廷玉的摺子上了之後才下令殺張廷璐於鬧市呢?

雍正之所以耐心地等到張廷玉上摺子,主要是因為要看看張廷玉的意見,看看張廷玉能不能和自己一條心

當時的雍正正值改正吏治,重振朝綱的時候,對於前朝遺留下來的國庫虧空和人員臃腫、辦事效率低的情況,雍正採取了兩大措施:追比欠款和特開恩科。

前者是為了追回之前官員所欠下的國家庫銀,以便能發展社會生產,後者則是為了選拔一批有志有能,而又沒被官場這個大染缸汙染的新秀人才,兩手出擊,是雍正之後實行新政的主要力量。可是欠款一事被諾敏欺上瞞下,居然拿山西等地富商的銀子來騙朝廷,而恩科這一塊又被張廷璐洩露了考題,將國家重器當做交易來自肥。

即使是自打嘴巴,當著文武百官的面向上天請罪,即使冒著得罪輔政大臣隆科多、張廷玉的風險,雍正也是要殺掉諾敏和張廷璐兩人。只不過不同的是,諾敏好殺,可張廷璐是張廷玉的弟弟,論親論愛,自然比隆科多和諾敏兩人要近得多。

如果沒有張廷玉的首肯的話,雍正雖然也要殺張廷璐,但之後兩人能不能依舊那樣君臣共知,雍正還能不能信得過張廷玉,張廷玉還能不能盡心為雍正辦事,甚至最後還會不會在八王議政之時力挽狂瀾,就是埋藏在這對君臣心中的刺了。所以雍正必須等到張廷玉的摺子上來才殺張廷璐,既給了張廷玉面子,讓他得了大義滅親的美名,又保證了自己實行新政的決心。這順序一先一後,結局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而且雍正此舉也要警示一下八爺黨,因為當時諾敏和張廷璐被下獄之時,八爺胤禩曾動員全體朝臣上摺子保奏諾敏和張廷璐,原因無他,只是為了拉攏隆科多和張廷玉而已。我們知道,雍正初期的上書房大臣有五個:八爺胤禩、十三爺胤祥、張廷玉、隆科多、馬齊。

如果八爺黨借這機會討好到張廷玉和隆科多的話,那胤禩在國家權力中心就佔據了三席位置,除去一個一貫中立的馬齊外,三人的力量這麼都要勝過十三爺胤祥一個人孤軍奮戰的。在百官上表保奏兩人時,雍正肯定是知道推動這百官背後的那三隻暗手。為了打擊八爺黨的氣焰,所以雍正特意等到八爺黨計劃中的一環,也就是張廷玉上表後才斬殺諾敏和張廷璐。

其目的就是要讓八爺黨看到:張廷璐是他哥哥親自要求殺的,兩朝重臣張廷玉是個舍小家顧大家的人,怎麼可能受你們這些人的蠱惑?最後張廷璐被殺,張廷玉雖然痛苦,但依舊站在了雍正這邊,八爺黨企圖孤立十三爺,折斷雍正臂膀的計劃泡了湯。

本文作者/狐史首丘:主寫三國,次寫明清,其餘百度,然後亂編,喜歡點贊!

链天绝
2019-07-13

張廷璐案本來是個單純的科場舞弊案。後來,老八利用了此案,想借此案將張廷璐、弘時和張廷玉綁上八爺黨的戰車。

張廷玉上摺子就是向雍正表明心跡,絕不接受老八的裹挾。雍正接到摺子後,心中釋然,更加敬重張廷玉這位前朝老臣,成就了君臣的一番風雲際會。

下面,圍繞著張廷璐案,來剖析一下每位涉事者內心深處的打算。

第一,案件本身很簡單







在張廷璐的案件中,考題是弘時洩露的,張廷璐本身也不乾淨,他私自夾帶了七名考生。

因為心虛,當科場舞弊案爆發以後,張廷璐利用職權阻撓過李紱查處伯倫樓的考題販賣者。

第二,八王爺借題發揮

老八是個嗅覺很敏感的人。案件發生以後,他覺得裡面有隱情,就偷偷前往監牢探視張廷璐。

老八起先恫嚇張廷璐,他說:你是主考官,你哥張廷玉是皇帝身邊的重臣,那麼,考題洩露必和張廷玉有關。






張廷璐害怕張廷玉受到牽連,就向老八坦白了案情的真相。

老八應變極快。他首先拿弘時逼迫張廷璐閉嘴,威脅說一旦攀咬出弘時,張家和張廷玉都會有危險。




然後,他說自古破壞國家的掄才大典,主考官必死無疑。這是告訴張廷璐,咬出弘時,你也難逃一死。

最後,他安慰張廷璐,自己會在皇帝面前盡力保全他。

那麼,老八為什麼費盡心機地力保弘時不漏和保全張廷璐呢?

老八的用意很深。

1,力保弘時不漏,是為了拿住他的把柄,便於日後要挾他。

2,保下張廷璐,把科場舞弊案的真相掩藏地下,一旦張廷璐起復,自然會上八王黨的賊船。

3,藉此賣人情給張廷玉,今後利用上了賊船的張廷璐來影響張廷玉。

第三,朝臣們輿情洶洶

張廷璐案本來是個單純的科場舞弊案。後來,老八利用了此案,想借此案將張廷璐、弘時和張廷玉綁上八爺黨的戰車。

張廷玉上摺子就是向雍正表明心跡,絕不接受老八的裹挾。雍正接到摺子後,心中釋然,更加敬重張廷玉這位前朝老臣,成就了君臣的一番風雲際會。

下面,圍繞著張廷璐案,來剖析一下每位涉事者內心深處的打算。

第一,案件本身很簡單







在張廷璐的案件中,考題是弘時洩露的,張廷璐本身也不乾淨,他私自夾帶了七名考生。

因為心虛,當科場舞弊案爆發以後,張廷璐利用職權阻撓過李紱查處伯倫樓的考題販賣者。

第二,八王爺借題發揮

老八是個嗅覺很敏感的人。案件發生以後,他覺得裡面有隱情,就偷偷前往監牢探視張廷璐。

老八起先恫嚇張廷璐,他說:你是主考官,你哥張廷玉是皇帝身邊的重臣,那麼,考題洩露必和張廷玉有關。






張廷璐害怕張廷玉受到牽連,就向老八坦白了案情的真相。

老八應變極快。他首先拿弘時逼迫張廷璐閉嘴,威脅說一旦攀咬出弘時,張家和張廷玉都會有危險。




然後,他說自古破壞國家的掄才大典,主考官必死無疑。這是告訴張廷璐,咬出弘時,你也難逃一死。

最後,他安慰張廷璐,自己會在皇帝面前盡力保全他。

那麼,老八為什麼費盡心機地力保弘時不漏和保全張廷璐呢?

老八的用意很深。

1,力保弘時不漏,是為了拿住他的把柄,便於日後要挾他。

2,保下張廷璐,把科場舞弊案的真相掩藏地下,一旦張廷璐起復,自然會上八王黨的賊船。

3,藉此賣人情給張廷玉,今後利用上了賊船的張廷璐來影響張廷玉。

第三,朝臣們輿情洶洶





以孫嘉淦為代表的清流,是主張嚴懲張廷璐的。他們這群人雖然人少,但態度堅決,甚至不惜用辭官來威脅。

有了科舉制度以後,作為國家選官的重要渠道,考場舞弊案歷來是萬眾注目的焦點。再加上涉案人張廷璐與朝廷重臣張廷玉的兄弟關係,清流們擔心雍正不能秉公處理,商量著用各種方法來施壓,最終保證案件得到公平的審理。

第四,雍正帝顧慮重重

張廷璐案本來是個單純的科場舞弊案。後來,老八利用了此案,想借此案將張廷璐、弘時和張廷玉綁上八爺黨的戰車。

張廷玉上摺子就是向雍正表明心跡,絕不接受老八的裹挾。雍正接到摺子後,心中釋然,更加敬重張廷玉這位前朝老臣,成就了君臣的一番風雲際會。

下面,圍繞著張廷璐案,來剖析一下每位涉事者內心深處的打算。

第一,案件本身很簡單







在張廷璐的案件中,考題是弘時洩露的,張廷璐本身也不乾淨,他私自夾帶了七名考生。

因為心虛,當科場舞弊案爆發以後,張廷璐利用職權阻撓過李紱查處伯倫樓的考題販賣者。

第二,八王爺借題發揮

老八是個嗅覺很敏感的人。案件發生以後,他覺得裡面有隱情,就偷偷前往監牢探視張廷璐。

老八起先恫嚇張廷璐,他說:你是主考官,你哥張廷玉是皇帝身邊的重臣,那麼,考題洩露必和張廷玉有關。






張廷璐害怕張廷玉受到牽連,就向老八坦白了案情的真相。

老八應變極快。他首先拿弘時逼迫張廷璐閉嘴,威脅說一旦攀咬出弘時,張家和張廷玉都會有危險。




然後,他說自古破壞國家的掄才大典,主考官必死無疑。這是告訴張廷璐,咬出弘時,你也難逃一死。

最後,他安慰張廷璐,自己會在皇帝面前盡力保全他。

那麼,老八為什麼費盡心機地力保弘時不漏和保全張廷璐呢?

老八的用意很深。

1,力保弘時不漏,是為了拿住他的把柄,便於日後要挾他。

2,保下張廷璐,把科場舞弊案的真相掩藏地下,一旦張廷璐起復,自然會上八王黨的賊船。

3,藉此賣人情給張廷玉,今後利用上了賊船的張廷璐來影響張廷玉。

第三,朝臣們輿情洶洶





以孫嘉淦為代表的清流,是主張嚴懲張廷璐的。他們這群人雖然人少,但態度堅決,甚至不惜用辭官來威脅。

有了科舉制度以後,作為國家選官的重要渠道,考場舞弊案歷來是萬眾注目的焦點。再加上涉案人張廷璐與朝廷重臣張廷玉的兄弟關係,清流們擔心雍正不能秉公處理,商量著用各種方法來施壓,最終保證案件得到公平的審理。

第四,雍正帝顧慮重重





雍正很明白當時的國情:國家表像很好,但官場貪腐、貧富分化日益嚴重。他的措施是推行新政,並且態度堅決。推行新政得靠官員的執行,所以整肅官場勢在必行。

但是,他登基不久,重臣隆科多首鼠兩端,八王黨蠢蠢欲動。

當時,擺在他御案上有兩件大事待處理,一份是諾敏的山西虧空欺瞞案,另一份是張廷璐的科場舞弊案。

依照他的秉性,他是一定要嚴辦這兩案,以達到殺雞駭猴、震懾官場的目的。而張廷璐,卻是他的左膀右臂張廷玉的親弟弟。

這樣,雍正就犯上顧慮了。

如果後來張廷玉不上拆子明確支持他,他可能會把張廷璐案擱置一段時間,作出相應的鋪墊以後,再選擇合適的時機從重辦理。

雍正的確很顧慮張廷玉的態度,一方面是因為朝局形勢並不樂觀;另一方面,張廷玉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張廷玉秉承康熙遺詔、輔佐雍正登基,同時,張廷玉謹慎為官、老成謀國。

雍正是多麼希望張廷玉能夠旗幟鮮明地支持自己啊!

第五,張廷玉忠親兩難

張廷璐案東窗事發,張廷玉選擇了深居避嫌。

張廷璐案本來是個單純的科場舞弊案。後來,老八利用了此案,想借此案將張廷璐、弘時和張廷玉綁上八爺黨的戰車。

張廷玉上摺子就是向雍正表明心跡,絕不接受老八的裹挾。雍正接到摺子後,心中釋然,更加敬重張廷玉這位前朝老臣,成就了君臣的一番風雲際會。

下面,圍繞著張廷璐案,來剖析一下每位涉事者內心深處的打算。

第一,案件本身很簡單







在張廷璐的案件中,考題是弘時洩露的,張廷璐本身也不乾淨,他私自夾帶了七名考生。

因為心虛,當科場舞弊案爆發以後,張廷璐利用職權阻撓過李紱查處伯倫樓的考題販賣者。

第二,八王爺借題發揮

老八是個嗅覺很敏感的人。案件發生以後,他覺得裡面有隱情,就偷偷前往監牢探視張廷璐。

老八起先恫嚇張廷璐,他說:你是主考官,你哥張廷玉是皇帝身邊的重臣,那麼,考題洩露必和張廷玉有關。






張廷璐害怕張廷玉受到牽連,就向老八坦白了案情的真相。

老八應變極快。他首先拿弘時逼迫張廷璐閉嘴,威脅說一旦攀咬出弘時,張家和張廷玉都會有危險。




然後,他說自古破壞國家的掄才大典,主考官必死無疑。這是告訴張廷璐,咬出弘時,你也難逃一死。

最後,他安慰張廷璐,自己會在皇帝面前盡力保全他。

那麼,老八為什麼費盡心機地力保弘時不漏和保全張廷璐呢?

老八的用意很深。

1,力保弘時不漏,是為了拿住他的把柄,便於日後要挾他。

2,保下張廷璐,把科場舞弊案的真相掩藏地下,一旦張廷璐起復,自然會上八王黨的賊船。

3,藉此賣人情給張廷玉,今後利用上了賊船的張廷璐來影響張廷玉。

第三,朝臣們輿情洶洶





以孫嘉淦為代表的清流,是主張嚴懲張廷璐的。他們這群人雖然人少,但態度堅決,甚至不惜用辭官來威脅。

有了科舉制度以後,作為國家選官的重要渠道,考場舞弊案歷來是萬眾注目的焦點。再加上涉案人張廷璐與朝廷重臣張廷玉的兄弟關係,清流們擔心雍正不能秉公處理,商量著用各種方法來施壓,最終保證案件得到公平的審理。

第四,雍正帝顧慮重重





雍正很明白當時的國情:國家表像很好,但官場貪腐、貧富分化日益嚴重。他的措施是推行新政,並且態度堅決。推行新政得靠官員的執行,所以整肅官場勢在必行。

但是,他登基不久,重臣隆科多首鼠兩端,八王黨蠢蠢欲動。

當時,擺在他御案上有兩件大事待處理,一份是諾敏的山西虧空欺瞞案,另一份是張廷璐的科場舞弊案。

依照他的秉性,他是一定要嚴辦這兩案,以達到殺雞駭猴、震懾官場的目的。而張廷璐,卻是他的左膀右臂張廷玉的親弟弟。

這樣,雍正就犯上顧慮了。

如果後來張廷玉不上拆子明確支持他,他可能會把張廷璐案擱置一段時間,作出相應的鋪墊以後,再選擇合適的時機從重辦理。

雍正的確很顧慮張廷玉的態度,一方面是因為朝局形勢並不樂觀;另一方面,張廷玉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張廷玉秉承康熙遺詔、輔佐雍正登基,同時,張廷玉謹慎為官、老成謀國。

雍正是多麼希望張廷玉能夠旗幟鮮明地支持自己啊!

第五,張廷玉忠親兩難

張廷璐案東窗事發,張廷玉選擇了深居避嫌。





這一招是官場的慣用手段,一方面遵循了迴避制度,另一方面也可以使自己儘量少地被攪和到案件的是是非非中。

更重要的是,張廷玉躲在了案件背後進行偷偷地觀察。

他是懂得雍正的決心的。因為親情,他也希望奇蹟在張廷璐身上發生。

然而,張廷璐認罪了,清流們鬧騰起來了,最後,老八居然死保張廷璐。

“糟糕!”

張廷玉暗道一聲。

老八和張廷玉是政敵,按照慣性思維,老八應該往死治理張廷璐。反常即妖,張廷玉似乎覺察到其中有陰謀。更壞的是,老八保全張廷璐這一舉動,客觀上刺激到了雍正,它成了張廷璐死亡的“催化劑”。

至此,張廷玉不能再放縱案件的惡化,否則會波及到自己。接下來,他就上了那份奏摺,要求嚴懲張廷璐。

奏摺一上,雍正那顆懸著的心放下了。

張廷璐案本來是個單純的科場舞弊案。後來,老八利用了此案,想借此案將張廷璐、弘時和張廷玉綁上八爺黨的戰車。

張廷玉上摺子就是向雍正表明心跡,絕不接受老八的裹挾。雍正接到摺子後,心中釋然,更加敬重張廷玉這位前朝老臣,成就了君臣的一番風雲際會。

下面,圍繞著張廷璐案,來剖析一下每位涉事者內心深處的打算。

第一,案件本身很簡單







在張廷璐的案件中,考題是弘時洩露的,張廷璐本身也不乾淨,他私自夾帶了七名考生。

因為心虛,當科場舞弊案爆發以後,張廷璐利用職權阻撓過李紱查處伯倫樓的考題販賣者。

第二,八王爺借題發揮

老八是個嗅覺很敏感的人。案件發生以後,他覺得裡面有隱情,就偷偷前往監牢探視張廷璐。

老八起先恫嚇張廷璐,他說:你是主考官,你哥張廷玉是皇帝身邊的重臣,那麼,考題洩露必和張廷玉有關。






張廷璐害怕張廷玉受到牽連,就向老八坦白了案情的真相。

老八應變極快。他首先拿弘時逼迫張廷璐閉嘴,威脅說一旦攀咬出弘時,張家和張廷玉都會有危險。




然後,他說自古破壞國家的掄才大典,主考官必死無疑。這是告訴張廷璐,咬出弘時,你也難逃一死。

最後,他安慰張廷璐,自己會在皇帝面前盡力保全他。

那麼,老八為什麼費盡心機地力保弘時不漏和保全張廷璐呢?

老八的用意很深。

1,力保弘時不漏,是為了拿住他的把柄,便於日後要挾他。

2,保下張廷璐,把科場舞弊案的真相掩藏地下,一旦張廷璐起復,自然會上八王黨的賊船。

3,藉此賣人情給張廷玉,今後利用上了賊船的張廷璐來影響張廷玉。

第三,朝臣們輿情洶洶





以孫嘉淦為代表的清流,是主張嚴懲張廷璐的。他們這群人雖然人少,但態度堅決,甚至不惜用辭官來威脅。

有了科舉制度以後,作為國家選官的重要渠道,考場舞弊案歷來是萬眾注目的焦點。再加上涉案人張廷璐與朝廷重臣張廷玉的兄弟關係,清流們擔心雍正不能秉公處理,商量著用各種方法來施壓,最終保證案件得到公平的審理。

第四,雍正帝顧慮重重





雍正很明白當時的國情:國家表像很好,但官場貪腐、貧富分化日益嚴重。他的措施是推行新政,並且態度堅決。推行新政得靠官員的執行,所以整肅官場勢在必行。

但是,他登基不久,重臣隆科多首鼠兩端,八王黨蠢蠢欲動。

當時,擺在他御案上有兩件大事待處理,一份是諾敏的山西虧空欺瞞案,另一份是張廷璐的科場舞弊案。

依照他的秉性,他是一定要嚴辦這兩案,以達到殺雞駭猴、震懾官場的目的。而張廷璐,卻是他的左膀右臂張廷玉的親弟弟。

這樣,雍正就犯上顧慮了。

如果後來張廷玉不上拆子明確支持他,他可能會把張廷璐案擱置一段時間,作出相應的鋪墊以後,再選擇合適的時機從重辦理。

雍正的確很顧慮張廷玉的態度,一方面是因為朝局形勢並不樂觀;另一方面,張廷玉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張廷玉秉承康熙遺詔、輔佐雍正登基,同時,張廷玉謹慎為官、老成謀國。

雍正是多麼希望張廷玉能夠旗幟鮮明地支持自己啊!

第五,張廷玉忠親兩難

張廷璐案東窗事發,張廷玉選擇了深居避嫌。





這一招是官場的慣用手段,一方面遵循了迴避制度,另一方面也可以使自己儘量少地被攪和到案件的是是非非中。

更重要的是,張廷玉躲在了案件背後進行偷偷地觀察。

他是懂得雍正的決心的。因為親情,他也希望奇蹟在張廷璐身上發生。

然而,張廷璐認罪了,清流們鬧騰起來了,最後,老八居然死保張廷璐。

“糟糕!”

張廷玉暗道一聲。

老八和張廷玉是政敵,按照慣性思維,老八應該往死治理張廷璐。反常即妖,張廷玉似乎覺察到其中有陰謀。更壞的是,老八保全張廷璐這一舉動,客觀上刺激到了雍正,它成了張廷璐死亡的“催化劑”。

至此,張廷玉不能再放縱案件的惡化,否則會波及到自己。接下來,他就上了那份奏摺,要求嚴懲張廷璐。

奏摺一上,雍正那顆懸著的心放下了。





雍正對張廷玉的表態很滿意,往後就更加敬重他了。

作者心語:如果您讀完到這裡,就請順手點個關注唄!

老罗侃史
2019-07-05

在雍正王朝中,張廷玉的弟弟張廷路作為主考官之一,參與雍正繼位後第一次科考的舞弊案(真實的歷史沒有這回事,電視劇歪曲了歷史),東窗事發後被羈押,按律當斬。

可雍正為什麼一定要等到張廷玉的摺子才殺張廷路呢?孫嘉誠又為什麼要到張廷玉家裡,建議他一定要上這樣一個主動提出斬殺自己弟弟的摺子呢?難道沒有這個摺子,張廷路的小命就能保住嗎?

這次科考是雍正繼位後的第一件大事,卻被張廷路搞砸了(當然背後還有大BOSS),以雍正的個性,豈能輕易饒了張廷路?殺他是必然的!之所以要等到張廷玉上了摺子後再殺,我覺得有三個原因:

一是東窗事發後,很多人懷疑張廷玉也參與了舞弊案,八爺黨的人也在看雍正器重的肱股之臣是否徇私,在這種情況下,為了使張廷玉撇清關係,也為了張廷玉在漢臣中的威望,使他成為漢臣之首,將來能夠更好的為自己所用,畢竟雍正需要張廷玉的地方很多。

二是雍正實際上發現了舞弊案幕後還有人指使,而且很可能是八爺黨的人。雍正繼位之初,自然需要更多人的支持。張廷玉上了摺子,就成為了八爺黨的眼中釘,只有完全倒向了雍正一邊。而如果張廷玉不上這個摺子,則會讓雍正懷疑自己有二心,所以他也不得不上這個摺子,反正他不上,他弟弟張廷路也死定了。

三是保護張廷路的家人(當然是給張廷玉面子),張廷玉上這個摺子,雍正看在張家幾代忠良的份上,看在張廷玉大義滅親的份上,很容易找個理由,只殺張廷路一人,而不殃及張廷路的家人。若是張廷玉不上這個摺子,或許雍正一怒之下,不僅殺了張廷路,張廷路全家發配充軍也是很可能的事情,雍正等張廷玉的摺子,無非是為保護張廷路(也是張廷玉)的家人找個理由,同時也是讓張廷玉死心塌地投靠自己的手段。

總之,這件事情看似不合情理或者多此一舉,但細細琢磨,可謂把雍正的帝王心術和超級手腕錶現的淋漓盡致。

达人饺子哥
2019-07-10

張廷璐是張廷玉的弟弟,張英的第三子。他的父親張英是雍正的老師,康熙朝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他的二哥就是大名鼎鼎的康雍乾三朝老臣張廷玉,在雍正朝曾出任禮部尚書、戶部尚書、吏部尚書、保和殿大學士(內閣首輔)、首席軍機大臣等要職!

張廷璐是張廷玉的弟弟,張英的第三子。他的父親張英是雍正的老師,康熙朝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他的二哥就是大名鼎鼎的康雍乾三朝老臣張廷玉,在雍正朝曾出任禮部尚書、戶部尚書、吏部尚書、保和殿大學士(內閣首輔)、首席軍機大臣等要職!



山西巡撫諾敏是隆科多舉薦的,其中意義不用多說,隆科多有擁立之功,是大清的肱骨重臣啊!而此次恩科主考是廉親王允禩舉薦的,自己的弟弟,朝廷的“八賢王”。但舉薦的這個主考恰恰又是另一個有擁立之功的張廷玉的親弟弟。

張廷璐是張廷玉的弟弟,張英的第三子。他的父親張英是雍正的老師,康熙朝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他的二哥就是大名鼎鼎的康雍乾三朝老臣張廷玉,在雍正朝曾出任禮部尚書、戶部尚書、吏部尚書、保和殿大學士(內閣首輔)、首席軍機大臣等要職!



山西巡撫諾敏是隆科多舉薦的,其中意義不用多說,隆科多有擁立之功,是大清的肱骨重臣啊!而此次恩科主考是廉親王允禩舉薦的,自己的弟弟,朝廷的“八賢王”。但舉薦的這個主考恰恰又是另一個有擁立之功的張廷玉的親弟弟。



背後還有更深一層意思,雍正皇帝也是在試探張廷玉。雖然案情在審理過程中,張廷玉迴避了。但在案情明瞭的時候,雍正皇帝還是想試探一下張廷玉的心。

張廷璐是張廷玉的弟弟,張英的第三子。他的父親張英是雍正的老師,康熙朝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他的二哥就是大名鼎鼎的康雍乾三朝老臣張廷玉,在雍正朝曾出任禮部尚書、戶部尚書、吏部尚書、保和殿大學士(內閣首輔)、首席軍機大臣等要職!



山西巡撫諾敏是隆科多舉薦的,其中意義不用多說,隆科多有擁立之功,是大清的肱骨重臣啊!而此次恩科主考是廉親王允禩舉薦的,自己的弟弟,朝廷的“八賢王”。但舉薦的這個主考恰恰又是另一個有擁立之功的張廷玉的親弟弟。



背後還有更深一層意思,雍正皇帝也是在試探張廷玉。雖然案情在審理過程中,張廷玉迴避了。但在案情明瞭的時候,雍正皇帝還是想試探一下張廷玉的心。



雍正帝等著張廷玉對殺他弟弟張廷璐的態度,這並不是雍正帝自己決定不了,而是張廷玉的態度能證明雍正皇帝對推行新政是堅定不移的,證明雍正皇帝不是一位糊塗的帝王。張廷玉最終奏摺來了,殺了諾敏與張廷璐不但震懾了大權在握的隆科多,也讓以八阿哥胤禩為代表的八爺黨及其貴族官僚資本感到雍正帝的治國方略堅定不移,所以張廷玉的態度意義重大。

張廷璐是張廷玉的弟弟,張英的第三子。他的父親張英是雍正的老師,康熙朝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他的二哥就是大名鼎鼎的康雍乾三朝老臣張廷玉,在雍正朝曾出任禮部尚書、戶部尚書、吏部尚書、保和殿大學士(內閣首輔)、首席軍機大臣等要職!



山西巡撫諾敏是隆科多舉薦的,其中意義不用多說,隆科多有擁立之功,是大清的肱骨重臣啊!而此次恩科主考是廉親王允禩舉薦的,自己的弟弟,朝廷的“八賢王”。但舉薦的這個主考恰恰又是另一個有擁立之功的張廷玉的親弟弟。



背後還有更深一層意思,雍正皇帝也是在試探張廷玉。雖然案情在審理過程中,張廷玉迴避了。但在案情明瞭的時候,雍正皇帝還是想試探一下張廷玉的心。



雍正帝等著張廷玉對殺他弟弟張廷璐的態度,這並不是雍正帝自己決定不了,而是張廷玉的態度能證明雍正皇帝對推行新政是堅定不移的,證明雍正皇帝不是一位糊塗的帝王。張廷玉最終奏摺來了,殺了諾敏與張廷璐不但震懾了大權在握的隆科多,也讓以八阿哥胤禩為代表的八爺黨及其貴族官僚資本感到雍正帝的治國方略堅定不移,所以張廷玉的態度意義重大。

雍亲王府
2019-07-07

“科場舞弊案”以及科舉前前後後的一些列事件的發生,都使得張廷璐是非死不可。

《雍正王朝》中,剛剛繼位的雍正為了挖掘新人充實官僚隊伍,同時培養一批忠於自己的青年才俊以推行新政,於是在其剛剛穩定了朝中的局勢後,就進行了開科取仕。由此可見,這次科舉考試,雍正非常的看重,對於雍正後續統治的意義也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次雍正非常重視的考試,卻發生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事件,這不僅僅是對與大清法律的觸犯,更是差點將雍正的計劃和安排全部打破,雍正的憤怒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經過調查,張廷璐僅僅是顧及人情,對於官場好友的子弟進行了照顧,情節不算嚴重,但是科場舞弊案前前後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卻讓張廷璐的這次違紀行為的嚴重危害性,被無限的放大。

“科場舞弊案”以及科舉前前後後的一些列事件的發生,都使得張廷璐是非死不可。

《雍正王朝》中,剛剛繼位的雍正為了挖掘新人充實官僚隊伍,同時培養一批忠於自己的青年才俊以推行新政,於是在其剛剛穩定了朝中的局勢後,就進行了開科取仕。由此可見,這次科舉考試,雍正非常的看重,對於雍正後續統治的意義也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次雍正非常重視的考試,卻發生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事件,這不僅僅是對與大清法律的觸犯,更是差點將雍正的計劃和安排全部打破,雍正的憤怒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經過調查,張廷璐僅僅是顧及人情,對於官場好友的子弟進行了照顧,情節不算嚴重,但是科場舞弊案前前後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卻讓張廷璐的這次違紀行為的嚴重危害性,被無限的放大。

首先是考題的洩露。

洩露考題與張廷璐無關,但是能夠窺測考題並且將其故意洩露出去的人一定是雍正身邊的人,而此時雍正也些許猜到是自己的兒子弘時所為,進而對於此事進行了調查,但是並不是進行徹查與嚴令追究。畢竟,對於這個時期的雍正,朝堂的穩定與皇位的安穩是他所面臨的首要任務,他不希望此事過多的牽扯進而掀起朝堂上的風暴,因而他才希望將張廷璐的罪過放大,進而將所有的事情在此實現終結。

其次就是諾敏案件的發生。

諾敏在隆科多的舉薦下被雍正任命為山西巡撫,而諾敏在任上用欺瞞的方式,謊稱山西幾十年的虧空都已經填補,而雍正卻非常欣喜的賜予了諾敏“天下第一巡撫”的牌匾以示推崇。然而事情敗露之後,雍正被無情打臉,顏面盡失,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在於雍正的用人不當。

而這一次,再一次出現了科場舞弊的問題,原因也是在於自己聽從建議選擇了使用張廷璐作為主考官,雍正再一次被打臉,雍正也需要採取手段來為自己找回面子,也需要來彌補自己的兩次錯誤。

再次就是百官無一例外的上奏保全諾敏和張廷璐。

諾敏欺君罔上,而張廷璐是執法犯法,雍正想要將其嚴懲,卻遭到了朝堂官員們的極力反對,這不僅讓雍正顏面盡失,更是對於雍正帝王威嚴的極度打擊。

“科場舞弊案”以及科舉前前後後的一些列事件的發生,都使得張廷璐是非死不可。

《雍正王朝》中,剛剛繼位的雍正為了挖掘新人充實官僚隊伍,同時培養一批忠於自己的青年才俊以推行新政,於是在其剛剛穩定了朝中的局勢後,就進行了開科取仕。由此可見,這次科舉考試,雍正非常的看重,對於雍正後續統治的意義也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次雍正非常重視的考試,卻發生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事件,這不僅僅是對與大清法律的觸犯,更是差點將雍正的計劃和安排全部打破,雍正的憤怒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經過調查,張廷璐僅僅是顧及人情,對於官場好友的子弟進行了照顧,情節不算嚴重,但是科場舞弊案前前後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卻讓張廷璐的這次違紀行為的嚴重危害性,被無限的放大。

首先是考題的洩露。

洩露考題與張廷璐無關,但是能夠窺測考題並且將其故意洩露出去的人一定是雍正身邊的人,而此時雍正也些許猜到是自己的兒子弘時所為,進而對於此事進行了調查,但是並不是進行徹查與嚴令追究。畢竟,對於這個時期的雍正,朝堂的穩定與皇位的安穩是他所面臨的首要任務,他不希望此事過多的牽扯進而掀起朝堂上的風暴,因而他才希望將張廷璐的罪過放大,進而將所有的事情在此實現終結。

其次就是諾敏案件的發生。

諾敏在隆科多的舉薦下被雍正任命為山西巡撫,而諾敏在任上用欺瞞的方式,謊稱山西幾十年的虧空都已經填補,而雍正卻非常欣喜的賜予了諾敏“天下第一巡撫”的牌匾以示推崇。然而事情敗露之後,雍正被無情打臉,顏面盡失,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在於雍正的用人不當。

而這一次,再一次出現了科場舞弊的問題,原因也是在於自己聽從建議選擇了使用張廷璐作為主考官,雍正再一次被打臉,雍正也需要採取手段來為自己找回面子,也需要來彌補自己的兩次錯誤。

再次就是百官無一例外的上奏保全諾敏和張廷璐。

諾敏欺君罔上,而張廷璐是執法犯法,雍正想要將其嚴懲,卻遭到了朝堂官員們的極力反對,這不僅讓雍正顏面盡失,更是對於雍正帝王威嚴的極度打擊。

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雍正必須要對諾敏和張廷璐做出一個裁決,一方面,是要表明自己整飭吏治,推進新政的決心,另一方面,也要藉此展示自己的鐵腕手段,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給朝中的反對者和保守派力量以敲山震虎的打擊和威懾。

從這個角度來看,張廷璐的死已經變成了必然,特別是越是有官員要保下張廷璐的性命,雍正越是會處死他,這一點已經是不可逆轉的。

“科場舞弊案”以及科舉前前後後的一些列事件的發生,都使得張廷璐是非死不可。

《雍正王朝》中,剛剛繼位的雍正為了挖掘新人充實官僚隊伍,同時培養一批忠於自己的青年才俊以推行新政,於是在其剛剛穩定了朝中的局勢後,就進行了開科取仕。由此可見,這次科舉考試,雍正非常的看重,對於雍正後續統治的意義也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次雍正非常重視的考試,卻發生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事件,這不僅僅是對與大清法律的觸犯,更是差點將雍正的計劃和安排全部打破,雍正的憤怒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經過調查,張廷璐僅僅是顧及人情,對於官場好友的子弟進行了照顧,情節不算嚴重,但是科場舞弊案前前後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卻讓張廷璐的這次違紀行為的嚴重危害性,被無限的放大。

首先是考題的洩露。

洩露考題與張廷璐無關,但是能夠窺測考題並且將其故意洩露出去的人一定是雍正身邊的人,而此時雍正也些許猜到是自己的兒子弘時所為,進而對於此事進行了調查,但是並不是進行徹查與嚴令追究。畢竟,對於這個時期的雍正,朝堂的穩定與皇位的安穩是他所面臨的首要任務,他不希望此事過多的牽扯進而掀起朝堂上的風暴,因而他才希望將張廷璐的罪過放大,進而將所有的事情在此實現終結。

其次就是諾敏案件的發生。

諾敏在隆科多的舉薦下被雍正任命為山西巡撫,而諾敏在任上用欺瞞的方式,謊稱山西幾十年的虧空都已經填補,而雍正卻非常欣喜的賜予了諾敏“天下第一巡撫”的牌匾以示推崇。然而事情敗露之後,雍正被無情打臉,顏面盡失,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在於雍正的用人不當。

而這一次,再一次出現了科場舞弊的問題,原因也是在於自己聽從建議選擇了使用張廷璐作為主考官,雍正再一次被打臉,雍正也需要採取手段來為自己找回面子,也需要來彌補自己的兩次錯誤。

再次就是百官無一例外的上奏保全諾敏和張廷璐。

諾敏欺君罔上,而張廷璐是執法犯法,雍正想要將其嚴懲,卻遭到了朝堂官員們的極力反對,這不僅讓雍正顏面盡失,更是對於雍正帝王威嚴的極度打擊。

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雍正必須要對諾敏和張廷璐做出一個裁決,一方面,是要表明自己整飭吏治,推進新政的決心,另一方面,也要藉此展示自己的鐵腕手段,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給朝中的反對者和保守派力量以敲山震虎的打擊和威懾。

從這個角度來看,張廷璐的死已經變成了必然,特別是越是有官員要保下張廷璐的性命,雍正越是會處死他,這一點已經是不可逆轉的。


雍正等著張廷玉的奏摺,更多的是想給張廷玉面子,也是給張廷玉一個臺階下。

張廷玉是康熙留給雍正的肱股之臣,早在康熙去世之前,張廷玉已經開始對於雍正的支持,而雍正即位後,對於張廷玉也予以了足夠了重視和器重,讓其繼續擔任上書房首輔大臣的職位。

然而這一次,是張廷玉的弟弟張廷璐犯下了如此罪責,正是因為張廷璐與張廷玉的這層關係,讓雍正在處理張廷璐的時候,不得不考慮到張廷玉。

“科場舞弊案”以及科舉前前後後的一些列事件的發生,都使得張廷璐是非死不可。

《雍正王朝》中,剛剛繼位的雍正為了挖掘新人充實官僚隊伍,同時培養一批忠於自己的青年才俊以推行新政,於是在其剛剛穩定了朝中的局勢後,就進行了開科取仕。由此可見,這次科舉考試,雍正非常的看重,對於雍正後續統治的意義也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次雍正非常重視的考試,卻發生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事件,這不僅僅是對與大清法律的觸犯,更是差點將雍正的計劃和安排全部打破,雍正的憤怒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經過調查,張廷璐僅僅是顧及人情,對於官場好友的子弟進行了照顧,情節不算嚴重,但是科場舞弊案前前後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卻讓張廷璐的這次違紀行為的嚴重危害性,被無限的放大。

首先是考題的洩露。

洩露考題與張廷璐無關,但是能夠窺測考題並且將其故意洩露出去的人一定是雍正身邊的人,而此時雍正也些許猜到是自己的兒子弘時所為,進而對於此事進行了調查,但是並不是進行徹查與嚴令追究。畢竟,對於這個時期的雍正,朝堂的穩定與皇位的安穩是他所面臨的首要任務,他不希望此事過多的牽扯進而掀起朝堂上的風暴,因而他才希望將張廷璐的罪過放大,進而將所有的事情在此實現終結。

其次就是諾敏案件的發生。

諾敏在隆科多的舉薦下被雍正任命為山西巡撫,而諾敏在任上用欺瞞的方式,謊稱山西幾十年的虧空都已經填補,而雍正卻非常欣喜的賜予了諾敏“天下第一巡撫”的牌匾以示推崇。然而事情敗露之後,雍正被無情打臉,顏面盡失,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在於雍正的用人不當。

而這一次,再一次出現了科場舞弊的問題,原因也是在於自己聽從建議選擇了使用張廷璐作為主考官,雍正再一次被打臉,雍正也需要採取手段來為自己找回面子,也需要來彌補自己的兩次錯誤。

再次就是百官無一例外的上奏保全諾敏和張廷璐。

諾敏欺君罔上,而張廷璐是執法犯法,雍正想要將其嚴懲,卻遭到了朝堂官員們的極力反對,這不僅讓雍正顏面盡失,更是對於雍正帝王威嚴的極度打擊。

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雍正必須要對諾敏和張廷璐做出一個裁決,一方面,是要表明自己整飭吏治,推進新政的決心,另一方面,也要藉此展示自己的鐵腕手段,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給朝中的反對者和保守派力量以敲山震虎的打擊和威懾。

從這個角度來看,張廷璐的死已經變成了必然,特別是越是有官員要保下張廷璐的性命,雍正越是會處死他,這一點已經是不可逆轉的。


雍正等著張廷玉的奏摺,更多的是想給張廷玉面子,也是給張廷玉一個臺階下。

張廷玉是康熙留給雍正的肱股之臣,早在康熙去世之前,張廷玉已經開始對於雍正的支持,而雍正即位後,對於張廷玉也予以了足夠了重視和器重,讓其繼續擔任上書房首輔大臣的職位。

然而這一次,是張廷玉的弟弟張廷璐犯下了如此罪責,正是因為張廷璐與張廷玉的這層關係,讓雍正在處理張廷璐的時候,不得不考慮到張廷玉。

一方面,雍正需要照顧的是張廷玉的感受,畢竟兩個人是親兄弟,有著濃厚的親情,這樣貿然的失去親人誰都會難以接受。

另一方面,雍正也希望將張廷璐的事情與張廷玉撇清關係。朝中有不少人希望藉著這件事情與張廷玉攀上關係,讓張廷玉欠下人情,這樣不僅不利於張廷玉自身在朝堂上的地位,同時也不利於雍正對於朝局的把控。更為重要的是,如果張廷玉默不作聲或者為其弟張廷璐求情,很有可能就是引火上身,將自己陷入其中,屆時不僅張廷玉自身也會遭受打擊,雍正也會損失朝中的棟樑,這些也是雍正所不希望看到的。

所以雍正希望的是張廷玉能夠“大義滅親”,既保全了張廷玉,同時,也能講這件事情後續的影響降到最低。

“科場舞弊案”以及科舉前前後後的一些列事件的發生,都使得張廷璐是非死不可。

《雍正王朝》中,剛剛繼位的雍正為了挖掘新人充實官僚隊伍,同時培養一批忠於自己的青年才俊以推行新政,於是在其剛剛穩定了朝中的局勢後,就進行了開科取仕。由此可見,這次科舉考試,雍正非常的看重,對於雍正後續統治的意義也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次雍正非常重視的考試,卻發生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事件,這不僅僅是對與大清法律的觸犯,更是差點將雍正的計劃和安排全部打破,雍正的憤怒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經過調查,張廷璐僅僅是顧及人情,對於官場好友的子弟進行了照顧,情節不算嚴重,但是科場舞弊案前前後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卻讓張廷璐的這次違紀行為的嚴重危害性,被無限的放大。

首先是考題的洩露。

洩露考題與張廷璐無關,但是能夠窺測考題並且將其故意洩露出去的人一定是雍正身邊的人,而此時雍正也些許猜到是自己的兒子弘時所為,進而對於此事進行了調查,但是並不是進行徹查與嚴令追究。畢竟,對於這個時期的雍正,朝堂的穩定與皇位的安穩是他所面臨的首要任務,他不希望此事過多的牽扯進而掀起朝堂上的風暴,因而他才希望將張廷璐的罪過放大,進而將所有的事情在此實現終結。

其次就是諾敏案件的發生。

諾敏在隆科多的舉薦下被雍正任命為山西巡撫,而諾敏在任上用欺瞞的方式,謊稱山西幾十年的虧空都已經填補,而雍正卻非常欣喜的賜予了諾敏“天下第一巡撫”的牌匾以示推崇。然而事情敗露之後,雍正被無情打臉,顏面盡失,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在於雍正的用人不當。

而這一次,再一次出現了科場舞弊的問題,原因也是在於自己聽從建議選擇了使用張廷璐作為主考官,雍正再一次被打臉,雍正也需要採取手段來為自己找回面子,也需要來彌補自己的兩次錯誤。

再次就是百官無一例外的上奏保全諾敏和張廷璐。

諾敏欺君罔上,而張廷璐是執法犯法,雍正想要將其嚴懲,卻遭到了朝堂官員們的極力反對,這不僅讓雍正顏面盡失,更是對於雍正帝王威嚴的極度打擊。

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雍正必須要對諾敏和張廷璐做出一個裁決,一方面,是要表明自己整飭吏治,推進新政的決心,另一方面,也要藉此展示自己的鐵腕手段,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給朝中的反對者和保守派力量以敲山震虎的打擊和威懾。

從這個角度來看,張廷璐的死已經變成了必然,特別是越是有官員要保下張廷璐的性命,雍正越是會處死他,這一點已經是不可逆轉的。


雍正等著張廷玉的奏摺,更多的是想給張廷玉面子,也是給張廷玉一個臺階下。

張廷玉是康熙留給雍正的肱股之臣,早在康熙去世之前,張廷玉已經開始對於雍正的支持,而雍正即位後,對於張廷玉也予以了足夠了重視和器重,讓其繼續擔任上書房首輔大臣的職位。

然而這一次,是張廷玉的弟弟張廷璐犯下了如此罪責,正是因為張廷璐與張廷玉的這層關係,讓雍正在處理張廷璐的時候,不得不考慮到張廷玉。

一方面,雍正需要照顧的是張廷玉的感受,畢竟兩個人是親兄弟,有著濃厚的親情,這樣貿然的失去親人誰都會難以接受。

另一方面,雍正也希望將張廷璐的事情與張廷玉撇清關係。朝中有不少人希望藉著這件事情與張廷玉攀上關係,讓張廷玉欠下人情,這樣不僅不利於張廷玉自身在朝堂上的地位,同時也不利於雍正對於朝局的把控。更為重要的是,如果張廷玉默不作聲或者為其弟張廷璐求情,很有可能就是引火上身,將自己陷入其中,屆時不僅張廷玉自身也會遭受打擊,雍正也會損失朝中的棟樑,這些也是雍正所不希望看到的。

所以雍正希望的是張廷玉能夠“大義滅親”,既保全了張廷玉,同時,也能講這件事情後續的影響降到最低。


不得不說的是,雍正等待張廷玉奏摺的同時,也是對於張廷玉的試探。

這是雍正對於張廷玉官品和人品的試探,也是對於張廷玉對於朝中大局觀的試探。

此時的張廷璐已經成為了八爺黨以及朝中眾多官員對抗雍正,對抗新政的工具,這個時候雍正需要的是張廷玉挺身而出,為自己去解圍,這樣才能更好的保全朝政的穩定,保證後續新政的執行。

“科場舞弊案”以及科舉前前後後的一些列事件的發生,都使得張廷璐是非死不可。

《雍正王朝》中,剛剛繼位的雍正為了挖掘新人充實官僚隊伍,同時培養一批忠於自己的青年才俊以推行新政,於是在其剛剛穩定了朝中的局勢後,就進行了開科取仕。由此可見,這次科舉考試,雍正非常的看重,對於雍正後續統治的意義也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次雍正非常重視的考試,卻發生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事件,這不僅僅是對與大清法律的觸犯,更是差點將雍正的計劃和安排全部打破,雍正的憤怒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經過調查,張廷璐僅僅是顧及人情,對於官場好友的子弟進行了照顧,情節不算嚴重,但是科場舞弊案前前後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卻讓張廷璐的這次違紀行為的嚴重危害性,被無限的放大。

首先是考題的洩露。

洩露考題與張廷璐無關,但是能夠窺測考題並且將其故意洩露出去的人一定是雍正身邊的人,而此時雍正也些許猜到是自己的兒子弘時所為,進而對於此事進行了調查,但是並不是進行徹查與嚴令追究。畢竟,對於這個時期的雍正,朝堂的穩定與皇位的安穩是他所面臨的首要任務,他不希望此事過多的牽扯進而掀起朝堂上的風暴,因而他才希望將張廷璐的罪過放大,進而將所有的事情在此實現終結。

其次就是諾敏案件的發生。

諾敏在隆科多的舉薦下被雍正任命為山西巡撫,而諾敏在任上用欺瞞的方式,謊稱山西幾十年的虧空都已經填補,而雍正卻非常欣喜的賜予了諾敏“天下第一巡撫”的牌匾以示推崇。然而事情敗露之後,雍正被無情打臉,顏面盡失,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在於雍正的用人不當。

而這一次,再一次出現了科場舞弊的問題,原因也是在於自己聽從建議選擇了使用張廷璐作為主考官,雍正再一次被打臉,雍正也需要採取手段來為自己找回面子,也需要來彌補自己的兩次錯誤。

再次就是百官無一例外的上奏保全諾敏和張廷璐。

諾敏欺君罔上,而張廷璐是執法犯法,雍正想要將其嚴懲,卻遭到了朝堂官員們的極力反對,這不僅讓雍正顏面盡失,更是對於雍正帝王威嚴的極度打擊。

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雍正必須要對諾敏和張廷璐做出一個裁決,一方面,是要表明自己整飭吏治,推進新政的決心,另一方面,也要藉此展示自己的鐵腕手段,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給朝中的反對者和保守派力量以敲山震虎的打擊和威懾。

從這個角度來看,張廷璐的死已經變成了必然,特別是越是有官員要保下張廷璐的性命,雍正越是會處死他,這一點已經是不可逆轉的。


雍正等著張廷玉的奏摺,更多的是想給張廷玉面子,也是給張廷玉一個臺階下。

張廷玉是康熙留給雍正的肱股之臣,早在康熙去世之前,張廷玉已經開始對於雍正的支持,而雍正即位後,對於張廷玉也予以了足夠了重視和器重,讓其繼續擔任上書房首輔大臣的職位。

然而這一次,是張廷玉的弟弟張廷璐犯下了如此罪責,正是因為張廷璐與張廷玉的這層關係,讓雍正在處理張廷璐的時候,不得不考慮到張廷玉。

一方面,雍正需要照顧的是張廷玉的感受,畢竟兩個人是親兄弟,有著濃厚的親情,這樣貿然的失去親人誰都會難以接受。

另一方面,雍正也希望將張廷璐的事情與張廷玉撇清關係。朝中有不少人希望藉著這件事情與張廷玉攀上關係,讓張廷玉欠下人情,這樣不僅不利於張廷玉自身在朝堂上的地位,同時也不利於雍正對於朝局的把控。更為重要的是,如果張廷玉默不作聲或者為其弟張廷璐求情,很有可能就是引火上身,將自己陷入其中,屆時不僅張廷玉自身也會遭受打擊,雍正也會損失朝中的棟樑,這些也是雍正所不希望看到的。

所以雍正希望的是張廷玉能夠“大義滅親”,既保全了張廷玉,同時,也能講這件事情後續的影響降到最低。


不得不說的是,雍正等待張廷玉奏摺的同時,也是對於張廷玉的試探。

這是雍正對於張廷玉官品和人品的試探,也是對於張廷玉對於朝中大局觀的試探。

此時的張廷璐已經成為了八爺黨以及朝中眾多官員對抗雍正,對抗新政的工具,這個時候雍正需要的是張廷玉挺身而出,為自己去解圍,這樣才能更好的保全朝政的穩定,保證後續新政的執行。

而張廷璐也就成為了張廷玉的“投名狀”,既要保全自己,也要保全雍正,同時也要維繫的是整個朝廷,而這對於張廷玉而言,已經是不得不做出的抉擇。

最終,曾受到張廷玉開導和提點的孫嘉誠,主動為張廷玉獻上了一份彈劾自己弟弟的奏摺,而張廷玉再將這份奏摺遞交給雍正的同時,也全然打消了雍正殺掉張廷璐的後顧之憂,也讓雍正對於張廷玉是更加的信任與器重。

“科場舞弊案”以及科舉前前後後的一些列事件的發生,都使得張廷璐是非死不可。

《雍正王朝》中,剛剛繼位的雍正為了挖掘新人充實官僚隊伍,同時培養一批忠於自己的青年才俊以推行新政,於是在其剛剛穩定了朝中的局勢後,就進行了開科取仕。由此可見,這次科舉考試,雍正非常的看重,對於雍正後續統治的意義也是至關重要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次雍正非常重視的考試,卻發生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事件,這不僅僅是對與大清法律的觸犯,更是差點將雍正的計劃和安排全部打破,雍正的憤怒之情是可想而知的。

儘管經過調查,張廷璐僅僅是顧及人情,對於官場好友的子弟進行了照顧,情節不算嚴重,但是科場舞弊案前前後後發生的一些列事情,卻讓張廷璐的這次違紀行為的嚴重危害性,被無限的放大。

首先是考題的洩露。

洩露考題與張廷璐無關,但是能夠窺測考題並且將其故意洩露出去的人一定是雍正身邊的人,而此時雍正也些許猜到是自己的兒子弘時所為,進而對於此事進行了調查,但是並不是進行徹查與嚴令追究。畢竟,對於這個時期的雍正,朝堂的穩定與皇位的安穩是他所面臨的首要任務,他不希望此事過多的牽扯進而掀起朝堂上的風暴,因而他才希望將張廷璐的罪過放大,進而將所有的事情在此實現終結。

其次就是諾敏案件的發生。

諾敏在隆科多的舉薦下被雍正任命為山西巡撫,而諾敏在任上用欺瞞的方式,謊稱山西幾十年的虧空都已經填補,而雍正卻非常欣喜的賜予了諾敏“天下第一巡撫”的牌匾以示推崇。然而事情敗露之後,雍正被無情打臉,顏面盡失,這一切的根源就是在於雍正的用人不當。

而這一次,再一次出現了科場舞弊的問題,原因也是在於自己聽從建議選擇了使用張廷璐作為主考官,雍正再一次被打臉,雍正也需要採取手段來為自己找回面子,也需要來彌補自己的兩次錯誤。

再次就是百官無一例外的上奏保全諾敏和張廷璐。

諾敏欺君罔上,而張廷璐是執法犯法,雍正想要將其嚴懲,卻遭到了朝堂官員們的極力反對,這不僅讓雍正顏面盡失,更是對於雍正帝王威嚴的極度打擊。

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雍正必須要對諾敏和張廷璐做出一個裁決,一方面,是要表明自己整飭吏治,推進新政的決心,另一方面,也要藉此展示自己的鐵腕手段,起到“殺雞儆猴”的效果,給朝中的反對者和保守派力量以敲山震虎的打擊和威懾。

從這個角度來看,張廷璐的死已經變成了必然,特別是越是有官員要保下張廷璐的性命,雍正越是會處死他,這一點已經是不可逆轉的。


雍正等著張廷玉的奏摺,更多的是想給張廷玉面子,也是給張廷玉一個臺階下。

張廷玉是康熙留給雍正的肱股之臣,早在康熙去世之前,張廷玉已經開始對於雍正的支持,而雍正即位後,對於張廷玉也予以了足夠了重視和器重,讓其繼續擔任上書房首輔大臣的職位。

然而這一次,是張廷玉的弟弟張廷璐犯下了如此罪責,正是因為張廷璐與張廷玉的這層關係,讓雍正在處理張廷璐的時候,不得不考慮到張廷玉。

一方面,雍正需要照顧的是張廷玉的感受,畢竟兩個人是親兄弟,有著濃厚的親情,這樣貿然的失去親人誰都會難以接受。

另一方面,雍正也希望將張廷璐的事情與張廷玉撇清關係。朝中有不少人希望藉著這件事情與張廷玉攀上關係,讓張廷玉欠下人情,這樣不僅不利於張廷玉自身在朝堂上的地位,同時也不利於雍正對於朝局的把控。更為重要的是,如果張廷玉默不作聲或者為其弟張廷璐求情,很有可能就是引火上身,將自己陷入其中,屆時不僅張廷玉自身也會遭受打擊,雍正也會損失朝中的棟樑,這些也是雍正所不希望看到的。

所以雍正希望的是張廷玉能夠“大義滅親”,既保全了張廷玉,同時,也能講這件事情後續的影響降到最低。


不得不說的是,雍正等待張廷玉奏摺的同時,也是對於張廷玉的試探。

這是雍正對於張廷玉官品和人品的試探,也是對於張廷玉對於朝中大局觀的試探。

此時的張廷璐已經成為了八爺黨以及朝中眾多官員對抗雍正,對抗新政的工具,這個時候雍正需要的是張廷玉挺身而出,為自己去解圍,這樣才能更好的保全朝政的穩定,保證後續新政的執行。

而張廷璐也就成為了張廷玉的“投名狀”,既要保全自己,也要保全雍正,同時也要維繫的是整個朝廷,而這對於張廷玉而言,已經是不得不做出的抉擇。

最終,曾受到張廷玉開導和提點的孫嘉誠,主動為張廷玉獻上了一份彈劾自己弟弟的奏摺,而張廷玉再將這份奏摺遞交給雍正的同時,也全然打消了雍正殺掉張廷璐的後顧之憂,也讓雍正對於張廷玉是更加的信任與器重。

步武堂
2019-07-09

電視劇《雍正王朝》當中,四阿哥胤禛經歷了驚險的危機四伏的“九子奪嫡”之後,再包括十三阿哥胤祥,九門提督隆科多,上書房大臣張廷玉以及封疆大吏年羹堯的鼎力支持和幫助下,登上了皇位,成為了雍正皇帝。

雍正登基之後,驚險是過去了,但是“危機四伏”還在。並且雍正的危機比起比起他當雍親王參與奪嫡的時候要嚴重的多。

在電視劇當中,雍正為了儘快的樹立自己的威信,坐穩皇位,他很匆忙的推出了幾件“新政”,其中就有“清理地方藩庫,限期清繳”和“開科取士為自己建立人才體系”。

這兩件事都是大事,都是決定雍正的皇位和天下的安定,影響朝廷政局的走向的大事。但是雍正辦這兩件大事的心態過於“操切”,導致這兩件大事基本上都辦砸了,都產生了相當大的負面影響。

隆科多推薦的諾敏被雍正任命為山西巡撫,主要的任務就是在兩年之內清繳山西藩庫三百多萬兩的虧空,結果,諾敏為了自己的政績,其實也是投雍正所好,勾結整個山西的大小官員用“借來的銀子”在半年的時間填補了藩庫的虧空,為此諾敏獲得了雍正親自授予“天下第一巡撫”的榮譽稱號和親筆手書“天下第一巡撫”的牌匾。

但是諾敏的欺君的把戲,被田文鏡給戳穿了(當然是在李衛和鄔思道的幫助下)。諾敏被押解進京。

諾敏的事還沒有審理完成,雍正的新政就又出事了:他登基後的第一次恩科考試,就爆出了“考題洩露,科場舞弊”的潑天大案。由八王爺廉親王允禩舉薦的恩科主考官張廷璐出事了,這位主考夾帶考生,徇私舞弊被副主考李紱揭發。

恩科的主考官張廷璐,是雍正最信任和重用的上書房首輔大臣張廷玉的弟弟。

這兩件案子的主犯,諾敏和張廷璐所犯的罪,應該都是屬於“罪不可赦”的重罪,諾敏是典型的“為沽名釣譽而欺君之罪”,張廷璐則是“貪贓枉法,監守自盜”。這兩位按慣例都是“十惡不赦”的死罪。

但是,在如何處置這兩位罪臣的問題上,朝廷卻出現了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保諾敏,保張廷璐的聲音和要求堅決處死諾敏張廷璐的聲音。

那個雍正皇帝的死對頭,廉親王允禩,通過他的八爺黨的勢力,糾集聯絡了一批大臣保諾敏包張廷璐,並且他們拉上了當初保舉諾敏的雍正的舅舅隆科多一起保諾敏,保張廷璐。八王爺廉親王允禩發動群臣保諾敏和張廷璐的用意,說起來有這麼幾個方面:

第一,是通過保諾敏和張廷璐給雍正一個難堪——這兩位本質上很優秀的“能員幹吏”之所以出問題,是因為你雍正的急功近利,急於樹立威望,急於出政績造成的,你雍正應該對此負主要責任。

第二,力保諾明張廷璐,也是拉攏人心之舉,保諾敏就是為隆科多舉薦人才的“識人不明”開脫,而包張廷璐其實就是討好張廷玉。同時也是想離間張廷玉和雍正之間的關係。

八王爺允禩組織的這一波保諾敏保張廷璐的操作,雍正的心裡非常的清楚,同時他也開始在十三阿哥胤祥的幫助下檢討自己的行為是否有因“急功近利”而忽略了“識人和用人”的“考察”,造成眼前的局面 ,雍正自己也認為作為皇上,他是要負很大責任的,但是,他的責任並不能減少和消除諾敏和張廷璐這兩個主要當事人的罪責。

雍正的主意很清楚,他自己錯誤可以承認,事實上他不惜為此下了“罪己詔”。但是這兩位罪臣必須要最嚴肅的處理,按照他們所犯罪名,肯定是死罪難逃。這是絕對不會做任何的妥協。

但是,儘管張廷璐必死無疑,無論張廷玉的意見如何這個結果不會改變。但是雍正還是很在乎張廷玉的態度,在處理張廷璐的時候,雍正遲遲沒有下旨,他一直在等張廷玉的奏摺,也就是在等張廷玉的態度。

那麼張廷玉的態度真的很重要嗎?回答是肯定的,在處理張廷璐的問題上張廷玉的態度非常重要。

張廷玉的態度對雍正很重要,對八王爺允禩很重要,對張廷玉自己也很重要。

首先,雍正希望他所倚重的和信任的上書房首輔大臣張廷玉沒有參與科場舞弊和考題洩露的大案,同時,也希望看到這位“肱骨之臣”對自己是否忠心,對新政是否擁護。

雍正心裡非常清楚,張廷璐夾帶考生也罷還是考題洩露也罷,最基本的判斷就是“這肯定不是張廷璐一人所為”,張廷璐是有同黨的,而作為哥哥的張廷玉的“嫌疑身份”還是比較重的,因為能夠讓張廷璐“死不開口”的就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是他要保的是一個和他有這極其密切的關係的人。第二就是他被威脅必須要保的“皇上身邊的人”。

所以,張廷玉的表態對於雍正來講很重要:第一,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得到像張廷玉這樣的“切身利益受到損害”的但是有大局觀的“有識之士”的支持的,張廷玉主動表態堅決支持從重處罰他的親弟弟張廷璐,讓雍正有了“理直氣壯”的資本——當事人的親哥哥都“深明大義”,其他的那些所謂的“保張廷玉”的人,就顯得“居心叵測”。

果然,張廷玉表態的摺子一到,那些所有保張廷璐的摺子就基本作廢了。

第二,張廷玉必須要表態,無論是為了自保還是為了“江山社稷”。在張廷璐這個案子上,張廷玉最初的態度其實是想“保持沉默”,不表態。對於張廷玉來講,表態支持處死他的親弟弟,充感情上講他做不到,或者說不想做——大義滅親,並且是在很多人“為他說話而包張廷璐”的情況下大義滅親,作為飽讀“聖賢之道”的張廷玉來講,很難。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 張廷玉選擇沉默,是想讓雍正放過他,他想用沉默表達自己默許雍正處死張廷璐。這樣他的心裡會得到些許的安慰,畢竟自己還沒“六親不認”。

但是,張廷玉的這種沉默實際上對他是十分危險的,這種沉默不僅不能對緩解張廷璐的死罪起到任何作用,相反,還會引起雍正對張廷玉的“猜忌”,這種猜忌來自於兩個方面,第一,在雍正的心裡,張廷玉參與,甚至是指使張廷璐夾帶考生進而洩露考題的嫌疑會不斷加深。第二,張廷玉在雍正心裡的地位會大大降低,雍正會對張廷玉失去信任。如此 ,張廷玉必然大禍臨頭。

所以,左都御史孫嘉誠會深夜堅持要求覲見,並替張廷玉擬好了給雍正的摺子——孫嘉誠的說法就是:張中堂對我有知遇之恩,現在我來“救你了!”

張廷玉是一個相當聰明的人,孫嘉誠的態度實際上就是朝廷“清流”的態度,作為清流領袖之一的李紱,因為是這起案子的當事人(揭發者)而必須選擇迴避,孫嘉誠作為另一個清流領袖覲見張廷玉,實際上是代表清流表明了態度:我們是支持處死張廷璐的,同時我們更不願意看到的是作為清流們看好的首輔大臣張廷玉(應該說是張老師或張導師)身陷此案不能自拔。

張廷玉不敢得罪清流,實際上就連雍正也知道得罪清流的後果。所以張廷玉向雍正上了摺子,請求嚴懲張廷璐。

其實,很關心張廷玉的表態的除了雍正和清流之外,還有一股勢力也在密切關注,這就是八爺黨。

八王爺允禩策劃了一場保諾敏保張廷璐的鬧劇,其目的就是讓雍正難堪下不來臺。同時也有向張廷玉示好以及離間張廷玉和雍正之間關係的用意。八王爺允禩肯定是希望他的一番苦心能夠有所收穫,所以在八王爺為首的八爺黨看來,只要張廷玉“保持沉默”就足夠了。

張廷玉的沉默,會導致雍正對張廷玉的猜忌和不滿,而這種猜忌喝不慢會因為張廷玉沉默的時間推移而越來越大,並且因為沉默而導致的不滿和猜忌很難消除。這一點相信很多的讀者都有深刻體會,歷史上的這種例子也是數不勝數。

所以,張廷玉必須表態,而雍正也必須等到張廷玉表態之後再做處死張廷璐的決定,張廷玉的這個奏摺,其實是決定雍正和張廷玉今後的關係性質的重要一環。

事實上 ,雍正還是對張廷玉表態有點晚,有點被動而感到了不滿,在宣佈所有的官員都去在執行對諾敏張廷璐死刑時“觀刑”的時候,故意忘了照顧張廷玉的感受而讓張廷玉現場“觀刑”。這其實算是個張廷玉一個教訓,但是雍正很快就做了自我批評,並安排張廷玉到最後面看不到刑場的位置上。說明他和張廷玉之間的關係性質已經是十分穩定的“鐵桿關係”了。

張廷玉的摺子,對他弟弟的死活起不了什麼作用,但是對於雍正和張廷玉來講都是非常必要的。雍正等張廷玉的摺子,其實是尊重張廷玉。而張廷玉最終選擇了“大義滅親”,也是選擇了尊重雍正。

不管是為君還是為臣,都是需要智慧的。

阙鱼肥
2019-07-09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於是李祓要求張廷璐一起上摺子稟報皇上,並終止本次考試。但是張廷璐因為夾帶了幾名考生入場,怕上報之後考題洩露之事被自己背鍋堅決不從。

李祓無奈找到三爺幫忙三爺提點李祓找進京的李衛借兵包圍考場,原本可以控制的事件就這樣被擴大化了。雖然張廷璐有罪,但考試題目並不是他洩露出去的,罪不至死。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於是李祓要求張廷璐一起上摺子稟報皇上,並終止本次考試。但是張廷璐因為夾帶了幾名考生入場,怕上報之後考題洩露之事被自己背鍋堅決不從。

李祓無奈找到三爺幫忙三爺提點李祓找進京的李衛借兵包圍考場,原本可以控制的事件就這樣被擴大化了。雖然張廷璐有罪,但考試題目並不是他洩露出去的,罪不至死。



為什麼雍正鐵了心要殺張廷璐

科場舞弊案發生後雍正爺下令調查,調查結果張廷璐和試題洩露事情無關,他察覺到可能是兒子弘時所為所以他收手了。並且這時的八爺黨也蠢蠢欲動,想利用科場舞弊案大做文章保下張廷璐,控制弘時讓雍正爺難堪打擊他的皇帝威嚴。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於是李祓要求張廷璐一起上摺子稟報皇上,並終止本次考試。但是張廷璐因為夾帶了幾名考生入場,怕上報之後考題洩露之事被自己背鍋堅決不從。

李祓無奈找到三爺幫忙三爺提點李祓找進京的李衛借兵包圍考場,原本可以控制的事件就這樣被擴大化了。雖然張廷璐有罪,但考試題目並不是他洩露出去的,罪不至死。



為什麼雍正鐵了心要殺張廷璐

科場舞弊案發生後雍正爺下令調查,調查結果張廷璐和試題洩露事情無關,他察覺到可能是兒子弘時所為所以他收手了。並且這時的八爺黨也蠢蠢欲動,想利用科場舞弊案大做文章保下張廷璐,控制弘時讓雍正爺難堪打擊他的皇帝威嚴。



皇位還沒坐穩此時不能出現太多波折,所以雍正爺選擇放大張廷璐的罪過,阻止八爺黨的陰謀得逞殺雞給猴看。山西藩銀欺瞞案和科場舞弊案讓雍正皇帝的威嚴受到打擊,所以他要採取極端手段絕不姑息,以此挽回自己的威嚴。

其次要嚴懲這兩個欺君的罪臣卻遭到反對,要是答應了豈不是說自己默認這種行為,不利於新政推行只能通過鐵腕處理。通過殺這兩個自己提拔看中的人,達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讓反對派和八爺黨掂量掂量和自己作對的後果。殺這兩個人為整頓吏治和推行新政,鋪路!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於是李祓要求張廷璐一起上摺子稟報皇上,並終止本次考試。但是張廷璐因為夾帶了幾名考生入場,怕上報之後考題洩露之事被自己背鍋堅決不從。

李祓無奈找到三爺幫忙三爺提點李祓找進京的李衛借兵包圍考場,原本可以控制的事件就這樣被擴大化了。雖然張廷璐有罪,但考試題目並不是他洩露出去的,罪不至死。



為什麼雍正鐵了心要殺張廷璐

科場舞弊案發生後雍正爺下令調查,調查結果張廷璐和試題洩露事情無關,他察覺到可能是兒子弘時所為所以他收手了。並且這時的八爺黨也蠢蠢欲動,想利用科場舞弊案大做文章保下張廷璐,控制弘時讓雍正爺難堪打擊他的皇帝威嚴。



皇位還沒坐穩此時不能出現太多波折,所以雍正爺選擇放大張廷璐的罪過,阻止八爺黨的陰謀得逞殺雞給猴看。山西藩銀欺瞞案和科場舞弊案讓雍正皇帝的威嚴受到打擊,所以他要採取極端手段絕不姑息,以此挽回自己的威嚴。

其次要嚴懲這兩個欺君的罪臣卻遭到反對,要是答應了豈不是說自己默認這種行為,不利於新政推行只能通過鐵腕處理。通過殺這兩個自己提拔看中的人,達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讓反對派和八爺黨掂量掂量和自己作對的後果。殺這兩個人為整頓吏治和推行新政,鋪路!



為什麼雍正要等張廷玉的摺子

需要強有說服力的支持者

面對群臣的集體反對和八爺黨的步步緊逼,在殺張廷璐這件事上雍正需要強有力的支持。張廷玉差身為百官之首,更是張廷璐的哥哥他的 態度可以堵住悠悠眾嘴,讓那些反對派和八爺黨無話可說,張廷玉都大義滅親了外人有什麼話可說,避免事態擴大化。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於是李祓要求張廷璐一起上摺子稟報皇上,並終止本次考試。但是張廷璐因為夾帶了幾名考生入場,怕上報之後考題洩露之事被自己背鍋堅決不從。

李祓無奈找到三爺幫忙三爺提點李祓找進京的李衛借兵包圍考場,原本可以控制的事件就這樣被擴大化了。雖然張廷璐有罪,但考試題目並不是他洩露出去的,罪不至死。



為什麼雍正鐵了心要殺張廷璐

科場舞弊案發生後雍正爺下令調查,調查結果張廷璐和試題洩露事情無關,他察覺到可能是兒子弘時所為所以他收手了。並且這時的八爺黨也蠢蠢欲動,想利用科場舞弊案大做文章保下張廷璐,控制弘時讓雍正爺難堪打擊他的皇帝威嚴。



皇位還沒坐穩此時不能出現太多波折,所以雍正爺選擇放大張廷璐的罪過,阻止八爺黨的陰謀得逞殺雞給猴看。山西藩銀欺瞞案和科場舞弊案讓雍正皇帝的威嚴受到打擊,所以他要採取極端手段絕不姑息,以此挽回自己的威嚴。

其次要嚴懲這兩個欺君的罪臣卻遭到反對,要是答應了豈不是說自己默認這種行為,不利於新政推行只能通過鐵腕處理。通過殺這兩個自己提拔看中的人,達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讓反對派和八爺黨掂量掂量和自己作對的後果。殺這兩個人為整頓吏治和推行新政,鋪路!



為什麼雍正要等張廷玉的摺子

需要強有說服力的支持者

面對群臣的集體反對和八爺黨的步步緊逼,在殺張廷璐這件事上雍正需要強有力的支持。張廷玉差身為百官之首,更是張廷璐的哥哥他的 態度可以堵住悠悠眾嘴,讓那些反對派和八爺黨無話可說,張廷玉都大義滅親了外人有什麼話可說,避免事態擴大化。


避免張廷玉受牽連

雍正雖然知道讓張廷玉遞上摺子很殘酷,但是政治鬥爭向來就是殘酷的。張廷玉作為雍正的得力干將,雍正希望他可以從這件事情上全身而退。因為要是他不表明態度在朝堂之上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雍正爺不希望張廷玉引火燒身,畢竟他還希望張廷玉為他穩住朝局,保住這個支持自己的國家棟梁。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於是李祓要求張廷璐一起上摺子稟報皇上,並終止本次考試。但是張廷璐因為夾帶了幾名考生入場,怕上報之後考題洩露之事被自己背鍋堅決不從。

李祓無奈找到三爺幫忙三爺提點李祓找進京的李衛借兵包圍考場,原本可以控制的事件就這樣被擴大化了。雖然張廷璐有罪,但考試題目並不是他洩露出去的,罪不至死。



為什麼雍正鐵了心要殺張廷璐

科場舞弊案發生後雍正爺下令調查,調查結果張廷璐和試題洩露事情無關,他察覺到可能是兒子弘時所為所以他收手了。並且這時的八爺黨也蠢蠢欲動,想利用科場舞弊案大做文章保下張廷璐,控制弘時讓雍正爺難堪打擊他的皇帝威嚴。



皇位還沒坐穩此時不能出現太多波折,所以雍正爺選擇放大張廷璐的罪過,阻止八爺黨的陰謀得逞殺雞給猴看。山西藩銀欺瞞案和科場舞弊案讓雍正皇帝的威嚴受到打擊,所以他要採取極端手段絕不姑息,以此挽回自己的威嚴。

其次要嚴懲這兩個欺君的罪臣卻遭到反對,要是答應了豈不是說自己默認這種行為,不利於新政推行只能通過鐵腕處理。通過殺這兩個自己提拔看中的人,達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讓反對派和八爺黨掂量掂量和自己作對的後果。殺這兩個人為整頓吏治和推行新政,鋪路!



為什麼雍正要等張廷玉的摺子

需要強有說服力的支持者

面對群臣的集體反對和八爺黨的步步緊逼,在殺張廷璐這件事上雍正需要強有力的支持。張廷玉差身為百官之首,更是張廷璐的哥哥他的 態度可以堵住悠悠眾嘴,讓那些反對派和八爺黨無話可說,張廷玉都大義滅親了外人有什麼話可說,避免事態擴大化。


避免張廷玉受牽連

雍正雖然知道讓張廷玉遞上摺子很殘酷,但是政治鬥爭向來就是殘酷的。張廷玉作為雍正的得力干將,雍正希望他可以從這件事情上全身而退。因為要是他不表明態度在朝堂之上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雍正爺不希望張廷玉引火燒身,畢竟他還希望張廷玉為他穩住朝局,保住這個支持自己的國家棟梁。



挽救張廷玉的政治生涯

在這樣的亂局之下張廷玉想明哲保身是不可能了,雍正需要張廷玉向自己表態,替自己解圍所謂板蕩識誠臣。在雍正需要張廷玉的時候他的出手與否,決定了雍正能否對張廷玉委以重任,推行自己的新政張廷玉在保全雍正的同時也是保全了自己。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於是李祓要求張廷璐一起上摺子稟報皇上,並終止本次考試。但是張廷璐因為夾帶了幾名考生入場,怕上報之後考題洩露之事被自己背鍋堅決不從。

李祓無奈找到三爺幫忙三爺提點李祓找進京的李衛借兵包圍考場,原本可以控制的事件就這樣被擴大化了。雖然張廷璐有罪,但考試題目並不是他洩露出去的,罪不至死。



為什麼雍正鐵了心要殺張廷璐

科場舞弊案發生後雍正爺下令調查,調查結果張廷璐和試題洩露事情無關,他察覺到可能是兒子弘時所為所以他收手了。並且這時的八爺黨也蠢蠢欲動,想利用科場舞弊案大做文章保下張廷璐,控制弘時讓雍正爺難堪打擊他的皇帝威嚴。



皇位還沒坐穩此時不能出現太多波折,所以雍正爺選擇放大張廷璐的罪過,阻止八爺黨的陰謀得逞殺雞給猴看。山西藩銀欺瞞案和科場舞弊案讓雍正皇帝的威嚴受到打擊,所以他要採取極端手段絕不姑息,以此挽回自己的威嚴。

其次要嚴懲這兩個欺君的罪臣卻遭到反對,要是答應了豈不是說自己默認這種行為,不利於新政推行只能通過鐵腕處理。通過殺這兩個自己提拔看中的人,達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讓反對派和八爺黨掂量掂量和自己作對的後果。殺這兩個人為整頓吏治和推行新政,鋪路!



為什麼雍正要等張廷玉的摺子

需要強有說服力的支持者

面對群臣的集體反對和八爺黨的步步緊逼,在殺張廷璐這件事上雍正需要強有力的支持。張廷玉差身為百官之首,更是張廷璐的哥哥他的 態度可以堵住悠悠眾嘴,讓那些反對派和八爺黨無話可說,張廷玉都大義滅親了外人有什麼話可說,避免事態擴大化。


避免張廷玉受牽連

雍正雖然知道讓張廷玉遞上摺子很殘酷,但是政治鬥爭向來就是殘酷的。張廷玉作為雍正的得力干將,雍正希望他可以從這件事情上全身而退。因為要是他不表明態度在朝堂之上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雍正爺不希望張廷玉引火燒身,畢竟他還希望張廷玉為他穩住朝局,保住這個支持自己的國家棟梁。



挽救張廷玉的政治生涯

在這樣的亂局之下張廷玉想明哲保身是不可能了,雍正需要張廷玉向自己表態,替自己解圍所謂板蕩識誠臣。在雍正需要張廷玉的時候他的出手與否,決定了雍正能否對張廷玉委以重任,推行自己的新政張廷玉在保全雍正的同時也是保全了自己。



最終孫嘉誠提醒了猶豫不決的張廷玉,保住了張廷玉的政治生命。還替他草擬好了奏摺,這讓雍正爺很滿意,更加把張廷玉當成自己人!!

古語有云“閻王要你三更死,誰人敢留你到五更”,封建王朝的皇帝殺人不需要看人臉色,而電視劇《雍正王朝》裡,雍正爺要殺張廷璐為什麼非得等張廷雨的摺子。雖然說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必死無疑,但是雍正希望給張廷玉臺階下挽救他的政治生命避免張廷玉受到牽連?




雍正剛當皇帝就辦砸兩件事

話說四爺通過多年的謀劃,終於在質疑聲中繼承大統。雍正在大多數朝臣不看好的情況下,開始了整頓吏治,推行新政的艱難征程,最終為乾隆留下了豐厚的家底。

雍正當了皇帝后先幹了兩件大事,一任用隆科多舉薦的諾敏追繳山西欠國庫藩銀,為西北用兵籌措銀子。二任用張廷璐主持新朝首場恩科,為新政選拔屬於自己的人才。結果前者出了諾敏藩銀欺瞞案,後者出了科場舞弊案,想數立威信的兩件事都搞砸了



張廷璐只是夾帶考生並不是首惡

作為雍正繼位後的首場恩科,關乎自己這個皇帝的威嚴,所以雍正很重視這次考試。 科舉考試,是當時選拔人才的正規途徑。所以,雍正帝對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視的。

首次恩科考試考題由他親自書寫密封和存放入金殿的櫃子中,櫃子的鑰匙他隨身攜帶。但就算是他親力親為,試題還是洩露出去了。 考官李祓在大街上碰到有人兜售考題,好奇買下結果考試開始時發現考題真的洩露。



於是李祓要求張廷璐一起上摺子稟報皇上,並終止本次考試。但是張廷璐因為夾帶了幾名考生入場,怕上報之後考題洩露之事被自己背鍋堅決不從。

李祓無奈找到三爺幫忙三爺提點李祓找進京的李衛借兵包圍考場,原本可以控制的事件就這樣被擴大化了。雖然張廷璐有罪,但考試題目並不是他洩露出去的,罪不至死。



為什麼雍正鐵了心要殺張廷璐

科場舞弊案發生後雍正爺下令調查,調查結果張廷璐和試題洩露事情無關,他察覺到可能是兒子弘時所為所以他收手了。並且這時的八爺黨也蠢蠢欲動,想利用科場舞弊案大做文章保下張廷璐,控制弘時讓雍正爺難堪打擊他的皇帝威嚴。



皇位還沒坐穩此時不能出現太多波折,所以雍正爺選擇放大張廷璐的罪過,阻止八爺黨的陰謀得逞殺雞給猴看。山西藩銀欺瞞案和科場舞弊案讓雍正皇帝的威嚴受到打擊,所以他要採取極端手段絕不姑息,以此挽回自己的威嚴。

其次要嚴懲這兩個欺君的罪臣卻遭到反對,要是答應了豈不是說自己默認這種行為,不利於新政推行只能通過鐵腕處理。通過殺這兩個自己提拔看中的人,達到敲山震虎的效果,讓反對派和八爺黨掂量掂量和自己作對的後果。殺這兩個人為整頓吏治和推行新政,鋪路!



為什麼雍正要等張廷玉的摺子

需要強有說服力的支持者

面對群臣的集體反對和八爺黨的步步緊逼,在殺張廷璐這件事上雍正需要強有力的支持。張廷玉差身為百官之首,更是張廷璐的哥哥他的 態度可以堵住悠悠眾嘴,讓那些反對派和八爺黨無話可說,張廷玉都大義滅親了外人有什麼話可說,避免事態擴大化。


避免張廷玉受牽連

雍正雖然知道讓張廷玉遞上摺子很殘酷,但是政治鬥爭向來就是殘酷的。張廷玉作為雍正的得力干將,雍正希望他可以從這件事情上全身而退。因為要是他不表明態度在朝堂之上就容易被人抓住把柄,雍正爺不希望張廷玉引火燒身,畢竟他還希望張廷玉為他穩住朝局,保住這個支持自己的國家棟梁。



挽救張廷玉的政治生涯

在這樣的亂局之下張廷玉想明哲保身是不可能了,雍正需要張廷玉向自己表態,替自己解圍所謂板蕩識誠臣。在雍正需要張廷玉的時候他的出手與否,決定了雍正能否對張廷玉委以重任,推行自己的新政張廷玉在保全雍正的同時也是保全了自己。



最終孫嘉誠提醒了猶豫不決的張廷玉,保住了張廷玉的政治生命。還替他草擬好了奏摺,這讓雍正爺很滿意,更加把張廷玉當成自己人!!

达摩说
2019-07-11

無論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是要死的。

無論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是要死的。



雍正之所以殺張廷璐,並不是因為他真的犯下了殺頭的罪過,而是文官集團力保張廷璐的行為觸動了雍正作為君主的權威。如果這次屈從於群臣,放過了張廷璐,那麼此先例一開,雍正就徹底被這種輿論所綁架了,以後無論誰犯了錯,只要他能掀起輿論對皇權的反彈,就可以免死。可以設想,在這種政治生態下,群臣被慣出了毛病,肯定是這也不讓碰,那也不讓動,雍正又怎能大刀闊斧地整頓吏治,推行新政呢?而這正是八爺胤禩所願意看到的結果。

但是,這麼多人力保張廷璐,讓雍正也著實看到了文官集團力量之大,想要處置張廷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畢竟一國之君統治萬方還是要靠大大小小的官吏的。所以,他想到了文官集團的領袖、張廷璐的哥哥張廷玉。

無論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是要死的。



雍正之所以殺張廷璐,並不是因為他真的犯下了殺頭的罪過,而是文官集團力保張廷璐的行為觸動了雍正作為君主的權威。如果這次屈從於群臣,放過了張廷璐,那麼此先例一開,雍正就徹底被這種輿論所綁架了,以後無論誰犯了錯,只要他能掀起輿論對皇權的反彈,就可以免死。可以設想,在這種政治生態下,群臣被慣出了毛病,肯定是這也不讓碰,那也不讓動,雍正又怎能大刀闊斧地整頓吏治,推行新政呢?而這正是八爺胤禩所願意看到的結果。

但是,這麼多人力保張廷璐,讓雍正也著實看到了文官集團力量之大,想要處置張廷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畢竟一國之君統治萬方還是要靠大大小小的官吏的。所以,他想到了文官集團的領袖、張廷璐的哥哥張廷玉。



雍正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動,等著張廷玉請殺親弟弟的摺子,就是在暗示張廷玉站隊。因為張廷玉的背後是文官集團,代表的是文官集團的傾向,他的選擇從某種意義上對文官集團具有決定性的影響。說白了,大家都在看張廷玉的立場,張廷玉如果站在雍正這邊,大義滅親支持殺張廷璐,那文官集團也就支持雍正;如果張廷玉遲遲默不作聲,那文官集團就會堅持原來的輿論,久而久之胤禩也就會在朝廷上佔據上風,雍正的處境就會越來越不利。

於是我們看,最後殺諾敏、張廷璐的時候,雍正主動拉著張廷玉的手說,朕陪著你。這不就是在向百官表示,張廷玉是我的人,是站在我這邊的。

無論張廷玉說不說話,張廷璐都是要死的。



雍正之所以殺張廷璐,並不是因為他真的犯下了殺頭的罪過,而是文官集團力保張廷璐的行為觸動了雍正作為君主的權威。如果這次屈從於群臣,放過了張廷璐,那麼此先例一開,雍正就徹底被這種輿論所綁架了,以後無論誰犯了錯,只要他能掀起輿論對皇權的反彈,就可以免死。可以設想,在這種政治生態下,群臣被慣出了毛病,肯定是這也不讓碰,那也不讓動,雍正又怎能大刀闊斧地整頓吏治,推行新政呢?而這正是八爺胤禩所願意看到的結果。

但是,這麼多人力保張廷璐,讓雍正也著實看到了文官集團力量之大,想要處置張廷璐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畢竟一國之君統治萬方還是要靠大大小小的官吏的。所以,他想到了文官集團的領袖、張廷璐的哥哥張廷玉。



雍正之所以一直按兵不動,等著張廷玉請殺親弟弟的摺子,就是在暗示張廷玉站隊。因為張廷玉的背後是文官集團,代表的是文官集團的傾向,他的選擇從某種意義上對文官集團具有決定性的影響。說白了,大家都在看張廷玉的立場,張廷玉如果站在雍正這邊,大義滅親支持殺張廷璐,那文官集團也就支持雍正;如果張廷玉遲遲默不作聲,那文官集團就會堅持原來的輿論,久而久之胤禩也就會在朝廷上佔據上風,雍正的處境就會越來越不利。

於是我們看,最後殺諾敏、張廷璐的時候,雍正主動拉著張廷玉的手說,朕陪著你。這不就是在向百官表示,張廷玉是我的人,是站在我這邊的。



當然,雍正一直等張廷玉上折,也是在等一個殺張廷璐的契機。你想,別人非親非故,一個勁兒地上摺子說饒張廷璐一死,結果他親哥哥卻站出來說支持皇帝大義滅親,那些保張廷璐的人還能再說些什麼呢?誰還能比得上他親哥哥的話有分量呢?

月晓YB
2019-07-06

張廷玉表態與否,雍正都會把張廷璐問斬的。因為科舉,關係著這個國家的根本。如果科舉壞了,國家也就壞了。殺張廷璐,不代表著雍正想對這一科的科舉有什麼反思,更重要的是告誡以後的人,不要以身試法。

張廷玉表態與否,雍正都會把張廷璐問斬的。因為科舉,關係著這個國家的根本。如果科舉壞了,國家也就壞了。殺張廷璐,不代表著雍正想對這一科的科舉有什麼反思,更重要的是告誡以後的人,不要以身試法。

其次,張廷璐是雍正選的,而且還是登基之後第一次科舉的主考官。所以說,張廷璐是他雍正皇帝的臉面,張廷璐如此給雍正打臉,再不殺了張廷璐,難道讓雍正戴上一個任人唯親的帽子麼?

雍正深知此事利弊,所以張廷璐必死無疑。但是,他為什麼還要等呢?

主要因為八爺,當八爺得知張廷璐的背後站著弘時的時候,他就要下定決心保下張廷璐。一來控制弘時,讓弘時為自己所用。二來要讓雍正帶著這塊遮羞布過一輩子。當然,不光是張廷璐,還有諾敏。這和日後八爺鼓動群臣參奏田文鏡是一個道理。

張廷玉表態與否,雍正都會把張廷璐問斬的。因為科舉,關係著這個國家的根本。如果科舉壞了,國家也就壞了。殺張廷璐,不代表著雍正想對這一科的科舉有什麼反思,更重要的是告誡以後的人,不要以身試法。

其次,張廷璐是雍正選的,而且還是登基之後第一次科舉的主考官。所以說,張廷璐是他雍正皇帝的臉面,張廷璐如此給雍正打臉,再不殺了張廷璐,難道讓雍正戴上一個任人唯親的帽子麼?

雍正深知此事利弊,所以張廷璐必死無疑。但是,他為什麼還要等呢?

主要因為八爺,當八爺得知張廷璐的背後站著弘時的時候,他就要下定決心保下張廷璐。一來控制弘時,讓弘時為自己所用。二來要讓雍正帶著這塊遮羞布過一輩子。當然,不光是張廷璐,還有諾敏。這和日後八爺鼓動群臣參奏田文鏡是一個道理。

保下諾敏和張廷璐,雍正就會永遠留下任人唯親的帽子,而且還告訴世人,雍正這人好大喜功,並非明君。

所以說,雍正在張廷璐這件事情上,不得已要與整個八爺黨為敵。八爺黨人多勢眾,佔據了道德制高點,民心不可違。

雍正還是老練,他不急於求成。他在等,他在等一手棋來扭轉劣勢。因為如果張廷玉都主張殺張廷璐了,八爺黨還有什麼理由保張廷璐呢?

但此時的張廷玉缺陷入到了糾結之中,那是自己的弟弟,自己怎麼忍心做殺自己弟弟的劊子手?在親情面前他不忍。

而此時的形勢,雍正看得明白,八爺看得明白,張廷玉假裝糊塗,需要一個人來敲打一下張廷玉。

最後,直臣孫嘉誠扮演了這一角色。很難說孫嘉誠的行為沒有雍正的授意。被點撥後的張廷玉馬上清楚站隊。之後,張廷璐順理成章的被殺了。

張廷玉表態與否,雍正都會把張廷璐問斬的。因為科舉,關係著這個國家的根本。如果科舉壞了,國家也就壞了。殺張廷璐,不代表著雍正想對這一科的科舉有什麼反思,更重要的是告誡以後的人,不要以身試法。

其次,張廷璐是雍正選的,而且還是登基之後第一次科舉的主考官。所以說,張廷璐是他雍正皇帝的臉面,張廷璐如此給雍正打臉,再不殺了張廷璐,難道讓雍正戴上一個任人唯親的帽子麼?

雍正深知此事利弊,所以張廷璐必死無疑。但是,他為什麼還要等呢?

主要因為八爺,當八爺得知張廷璐的背後站著弘時的時候,他就要下定決心保下張廷璐。一來控制弘時,讓弘時為自己所用。二來要讓雍正帶著這塊遮羞布過一輩子。當然,不光是張廷璐,還有諾敏。這和日後八爺鼓動群臣參奏田文鏡是一個道理。

保下諾敏和張廷璐,雍正就會永遠留下任人唯親的帽子,而且還告訴世人,雍正這人好大喜功,並非明君。

所以說,雍正在張廷璐這件事情上,不得已要與整個八爺黨為敵。八爺黨人多勢眾,佔據了道德制高點,民心不可違。

雍正還是老練,他不急於求成。他在等,他在等一手棋來扭轉劣勢。因為如果張廷玉都主張殺張廷璐了,八爺黨還有什麼理由保張廷璐呢?

但此時的張廷玉缺陷入到了糾結之中,那是自己的弟弟,自己怎麼忍心做殺自己弟弟的劊子手?在親情面前他不忍。

而此時的形勢,雍正看得明白,八爺看得明白,張廷玉假裝糊塗,需要一個人來敲打一下張廷玉。

最後,直臣孫嘉誠扮演了這一角色。很難說孫嘉誠的行為沒有雍正的授意。被點撥後的張廷玉馬上清楚站隊。之後,張廷璐順理成章的被殺了。
雍正這麼做,無非是不想與八爺黨或者說眾臣鬧翻,可憐了張廷玉,居然親眼目睹了自己弟弟的死刑。

用户3261914738256
2019-07-05

你要知道張廷玉為啥被配置享太廟嗎?人是在許多關口檢驗過的,此事與得失無關,與你曾經站在什麼高度上有關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