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硬盤深處】2002年三峽蓄水 即將淹沒千年古城 最後的殘缺影像
郭鐵流
1/16 2002年10月的最後一天,重慶雲陽縣老城,一塊巨大的一塊巨大的“屏風”上寫著“148.4”這是一個水位標誌,卻像一個城市的墓碑。雲陽縣城是三峽庫區被淹沒的城市之一,雲陽有17萬人告別故里遠走他鄉。本期作者蘇冠名老師,是我多年的好友,也是本欄目的特約作者。本期主題是雲陽老城最後的影像,圖片都是拍攝於2002年10月下旬,如今已被淹沒了17年的雲縣老縣城。
2/16 最後的撤離期就要到來,廢墟上一名男子正安然入睡。沒人去打擾他,這可能是他最後的鄉夢了。
3/16 兩名收廢鋼筋的男子,正挑著自己的戰利品,撤離這座即將被淹沒的城市。
4/16 廢墟上砸開水泥收廢鋼筋的人。曾經繁華的城市裡,只有建築廢料裡還有些有價值的東西。
5/16 手工拆卸一棟大樓,就是為了收取鋼筋。據說當時還有人為此發財了。
6/16 危險的屋頂上,掄著大錘的工人。
7/16 2002年10月下旬,城市裡居民已經撤離差不多,留下的大多是想從建築廢料中,找點營生的人。
8/16 2002年10月下旬,撤離指揮部,安排工人到路口限制人們進入了。
9/16 一些工人在做爆破前的準備。
10/16 扛著扁擔的中年男子。這是重慶“棒棒軍”的標準形態。城市沒了,要換個地方謀生了。
11/16 一戶正在撤離的一家人。
12/16 碼頭上滿載移民的客船正要離港,小販還在向船上的人兜售家鄉的柑橘。
13/16 長江中心,一條飄零的小船。
14/16 陽光從厚厚的雲層中透下,而下面的城市已經是一片廢墟。這可能是有千年歷史的雲陽古城,最後一次在陽光下了。或許下一次陽光照耀到這裡時,這裡已經是一片水域。
15/16 2002年10月下旬,三峽工程工地。
16/16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李白\n自然面前,人類渺小。感謝您耐心閱讀原創欄目【硬盤深處】,本期作者蘇冠名。
2019-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