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一場戰爭嗎,還是會因為發動一場戰爭而使美元失去通用地位?

10 個回答
淡然小司
2019-09-16

其時兩個問題只是一個先後的關係,美國為了保證美元成為世界通用的結算貨幣,已經發動了不止一次戰爭。比如,美國在1999年發動的科索沃戰爭,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在2011年發動的利比亞戰爭,包括現在的伊朗危機,都可以說是美國為了保證美元世界結算地位的戰爭。

其時兩個問題只是一個先後的關係,美國為了保證美元成為世界通用的結算貨幣,已經發動了不止一次戰爭。比如,美國在1999年發動的科索沃戰爭,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在2011年發動的利比亞戰爭,包括現在的伊朗危機,都可以說是美國為了保證美元世界結算地位的戰爭。

但是在這幾場戰爭當中,顯然,美國都獲得了絕對的勝利,而且捍衛住了美元的統治地位。據說美國為了美元的統治地位而發動的戰爭還沒有經歷過失敗,一旦美國因為美元而發動的戰爭導致失敗,那麼,必然會導致美元主導地位的喪失。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因為維護美國霸權的四個主要因素就是高科技、軍事力量、美元地位、國際影響力。

其時兩個問題只是一個先後的關係,美國為了保證美元成為世界通用的結算貨幣,已經發動了不止一次戰爭。比如,美國在1999年發動的科索沃戰爭,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在2011年發動的利比亞戰爭,包括現在的伊朗危機,都可以說是美國為了保證美元世界結算地位的戰爭。

但是在這幾場戰爭當中,顯然,美國都獲得了絕對的勝利,而且捍衛住了美元的統治地位。據說美國為了美元的統治地位而發動的戰爭還沒有經歷過失敗,一旦美國因為美元而發動的戰爭導致失敗,那麼,必然會導致美元主導地位的喪失。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因為維護美國霸權的四個主要因素就是高科技、軍事力量、美元地位、國際影響力。

而目前美國的狀態已經逐漸失去了眾多的國際影響力,尤其是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推行的美國優先政策,這已經嚴重的損害了美國的盟友體系,更是影響了美國在國際上的信譽。一說美國霸權的四根支柱,顯然國際影響力這一根已經出現了瓦解。隨之而來的就是美元地位和軍事力量,還有高科技領域的壟斷,一旦這些環節當中最關鍵的高科技壟斷背剝奪,那麼就意味著美國軍事力量和美元地位將會受到嚴重的挑戰。

其時兩個問題只是一個先後的關係,美國為了保證美元成為世界通用的結算貨幣,已經發動了不止一次戰爭。比如,美國在1999年發動的科索沃戰爭,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在2011年發動的利比亞戰爭,包括現在的伊朗危機,都可以說是美國為了保證美元世界結算地位的戰爭。

但是在這幾場戰爭當中,顯然,美國都獲得了絕對的勝利,而且捍衛住了美元的統治地位。據說美國為了美元的統治地位而發動的戰爭還沒有經歷過失敗,一旦美國因為美元而發動的戰爭導致失敗,那麼,必然會導致美元主導地位的喪失。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因為維護美國霸權的四個主要因素就是高科技、軍事力量、美元地位、國際影響力。

而目前美國的狀態已經逐漸失去了眾多的國際影響力,尤其是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推行的美國優先政策,這已經嚴重的損害了美國的盟友體系,更是影響了美國在國際上的信譽。一說美國霸權的四根支柱,顯然國際影響力這一根已經出現了瓦解。隨之而來的就是美元地位和軍事力量,還有高科技領域的壟斷,一旦這些環節當中最關鍵的高科技壟斷背剝奪,那麼就意味著美國軍事力量和美元地位將會受到嚴重的挑戰。

正是看到這樣的威脅,因此瘋狂的美國才對世界上他所認為的對手採取極為卑劣的手段,甚至都會以莫須有的罪名給予國家級的打壓。這也是我們看到特朗普瘋狂的所在,甚至不惜動用任何手段來實現美國齷齪的目的。一是歸根結底還是為了維護美國全球霸權統治地位,尤其是美國的利益所在,美元的主導地位。因此,美國為了美元的地位而發動戰爭,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只不過是美國所選擇的挑戰對手不同會導致美國所採取的行動不同。

其時兩個問題只是一個先後的關係,美國為了保證美元成為世界通用的結算貨幣,已經發動了不止一次戰爭。比如,美國在1999年發動的科索沃戰爭,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在2011年發動的利比亞戰爭,包括現在的伊朗危機,都可以說是美國為了保證美元世界結算地位的戰爭。

但是在這幾場戰爭當中,顯然,美國都獲得了絕對的勝利,而且捍衛住了美元的統治地位。據說美國為了美元的統治地位而發動的戰爭還沒有經歷過失敗,一旦美國因為美元而發動的戰爭導致失敗,那麼,必然會導致美元主導地位的喪失。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因為維護美國霸權的四個主要因素就是高科技、軍事力量、美元地位、國際影響力。

而目前美國的狀態已經逐漸失去了眾多的國際影響力,尤其是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推行的美國優先政策,這已經嚴重的損害了美國的盟友體系,更是影響了美國在國際上的信譽。一說美國霸權的四根支柱,顯然國際影響力這一根已經出現了瓦解。隨之而來的就是美元地位和軍事力量,還有高科技領域的壟斷,一旦這些環節當中最關鍵的高科技壟斷背剝奪,那麼就意味著美國軍事力量和美元地位將會受到嚴重的挑戰。

正是看到這樣的威脅,因此瘋狂的美國才對世界上他所認為的對手採取極為卑劣的手段,甚至都會以莫須有的罪名給予國家級的打壓。這也是我們看到特朗普瘋狂的所在,甚至不惜動用任何手段來實現美國齷齪的目的。一是歸根結底還是為了維護美國全球霸權統治地位,尤其是美國的利益所在,美元的主導地位。因此,美國為了美元的地位而發動戰爭,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只不過是美國所選擇的挑戰對手不同會導致美國所採取的行動不同。

簡單的例子就是目前的伊朗危機,雖然表面上看伊朗危機是特朗普為了自私的目的而主動挑起,但是歸根結底,還是伊朗將石油結算改為歐元和其他主流貨幣,這直接動搖了美元結算地位。那麼,作為美國的傳統事例將要對伊朗進行軍事終結,顯然這就是美國的一種冒險手段。畢竟伊朗不是伊拉克,也不是利比亞,軍事攻打伊朗帶來的潛在風險是非常巨大。

其時兩個問題只是一個先後的關係,美國為了保證美元成為世界通用的結算貨幣,已經發動了不止一次戰爭。比如,美國在1999年發動的科索沃戰爭,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在2011年發動的利比亞戰爭,包括現在的伊朗危機,都可以說是美國為了保證美元世界結算地位的戰爭。

但是在這幾場戰爭當中,顯然,美國都獲得了絕對的勝利,而且捍衛住了美元的統治地位。據說美國為了美元的統治地位而發動的戰爭還沒有經歷過失敗,一旦美國因為美元而發動的戰爭導致失敗,那麼,必然會導致美元主導地位的喪失。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因為維護美國霸權的四個主要因素就是高科技、軍事力量、美元地位、國際影響力。

而目前美國的狀態已經逐漸失去了眾多的國際影響力,尤其是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推行的美國優先政策,這已經嚴重的損害了美國的盟友體系,更是影響了美國在國際上的信譽。一說美國霸權的四根支柱,顯然國際影響力這一根已經出現了瓦解。隨之而來的就是美元地位和軍事力量,還有高科技領域的壟斷,一旦這些環節當中最關鍵的高科技壟斷背剝奪,那麼就意味著美國軍事力量和美元地位將會受到嚴重的挑戰。

正是看到這樣的威脅,因此瘋狂的美國才對世界上他所認為的對手採取極為卑劣的手段,甚至都會以莫須有的罪名給予國家級的打壓。這也是我們看到特朗普瘋狂的所在,甚至不惜動用任何手段來實現美國齷齪的目的。一是歸根結底還是為了維護美國全球霸權統治地位,尤其是美國的利益所在,美元的主導地位。因此,美國為了美元的地位而發動戰爭,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只不過是美國所選擇的挑戰對手不同會導致美國所採取的行動不同。

簡單的例子就是目前的伊朗危機,雖然表面上看伊朗危機是特朗普為了自私的目的而主動挑起,但是歸根結底,還是伊朗將石油結算改為歐元和其他主流貨幣,這直接動搖了美元結算地位。那麼,作為美國的傳統事例將要對伊朗進行軍事終結,顯然這就是美國的一種冒險手段。畢竟伊朗不是伊拉克,也不是利比亞,軍事攻打伊朗帶來的潛在風險是非常巨大。

一旦這場戰爭失敗,那麼就意味著美元將會失去更大的統治地位,甚至會出現美國無法攔截更強大的對手。畢竟伊朗戰爭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結束,就會讓美國陷入長達至少10年的戰爭泥潭。這顯然給了其他主流貨幣更多的空間,一旦其他國家完成高科技領域的主導,那麼美國失去霸權,就將成為必然。美元對於當時依然是主流貨幣,可是失去核心霸權的美國,其美元必將會被世界各國所拋棄。

其時兩個問題只是一個先後的關係,美國為了保證美元成為世界通用的結算貨幣,已經發動了不止一次戰爭。比如,美國在1999年發動的科索沃戰爭,在2003年發動的伊拉克戰爭在2011年發動的利比亞戰爭,包括現在的伊朗危機,都可以說是美國為了保證美元世界結算地位的戰爭。

但是在這幾場戰爭當中,顯然,美國都獲得了絕對的勝利,而且捍衛住了美元的統治地位。據說美國為了美元的統治地位而發動的戰爭還沒有經歷過失敗,一旦美國因為美元而發動的戰爭導致失敗,那麼,必然會導致美元主導地位的喪失。這是一個必然的過程,因為維護美國霸權的四個主要因素就是高科技、軍事力量、美元地位、國際影響力。

而目前美國的狀態已經逐漸失去了眾多的國際影響力,尤其是特朗普在2017年上臺以後推行的美國優先政策,這已經嚴重的損害了美國的盟友體系,更是影響了美國在國際上的信譽。一說美國霸權的四根支柱,顯然國際影響力這一根已經出現了瓦解。隨之而來的就是美元地位和軍事力量,還有高科技領域的壟斷,一旦這些環節當中最關鍵的高科技壟斷背剝奪,那麼就意味著美國軍事力量和美元地位將會受到嚴重的挑戰。

正是看到這樣的威脅,因此瘋狂的美國才對世界上他所認為的對手採取極為卑劣的手段,甚至都會以莫須有的罪名給予國家級的打壓。這也是我們看到特朗普瘋狂的所在,甚至不惜動用任何手段來實現美國齷齪的目的。一是歸根結底還是為了維護美國全球霸權統治地位,尤其是美國的利益所在,美元的主導地位。因此,美國為了美元的地位而發動戰爭,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只不過是美國所選擇的挑戰對手不同會導致美國所採取的行動不同。

簡單的例子就是目前的伊朗危機,雖然表面上看伊朗危機是特朗普為了自私的目的而主動挑起,但是歸根結底,還是伊朗將石油結算改為歐元和其他主流貨幣,這直接動搖了美元結算地位。那麼,作為美國的傳統事例將要對伊朗進行軍事終結,顯然這就是美國的一種冒險手段。畢竟伊朗不是伊拉克,也不是利比亞,軍事攻打伊朗帶來的潛在風險是非常巨大。

一旦這場戰爭失敗,那麼就意味著美元將會失去更大的統治地位,甚至會出現美國無法攔截更強大的對手。畢竟伊朗戰爭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結束,就會讓美國陷入長達至少10年的戰爭泥潭。這顯然給了其他主流貨幣更多的空間,一旦其他國家完成高科技領域的主導,那麼美國失去霸權,就將成為必然。美元對於當時依然是主流貨幣,可是失去核心霸權的美國,其美元必將會被世界各國所拋棄。

因此說,無論美國是為了美元而發動戰爭,還是因為發動戰爭而失去美元霸權,這都是雙重風險而存在。只是很簡單的一句話就是,美國能夠贏得戰爭,美元將繼續稱霸世界,美國一旦失去了戰爭當中的價值,那麼就意味著美元也失去了世界霸主地位。顯然這一把雙刃劍,美國能夠用到什麼程度,完全取決於美國是採取何種戰略,以及何種手段?不過現在看來,美國無論採取哪一種手段,顯然都已經晚了!(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淡然小司原創,歡迎大家留言評論!)

落下m
2019-09-19

美國會不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答案是會,一定會。原因其實也很簡單,維護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是美國國家利益的核心部分。

美國人通過兩場世界大戰,才達到了這個目標,同時還在後來發動了大大小小的各種軍事戰爭和經濟戰爭,才好不容易才維持住了這個局面,因此美國是不可能放棄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的,為此美國人可以賭上一切。

從美元誕生的那一天起,美元作為美國的國家主權貨幣,就承載齊了美國崛起的全部希望,在美國建國之後,美國國內所有的經濟活動,都開始以黃金和美元作為主要的結算貨幣。

美國會不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答案是會,一定會。原因其實也很簡單,維護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是美國國家利益的核心部分。

美國人通過兩場世界大戰,才達到了這個目標,同時還在後來發動了大大小小的各種軍事戰爭和經濟戰爭,才好不容易才維持住了這個局面,因此美國是不可能放棄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的,為此美國人可以賭上一切。

從美元誕生的那一天起,美元作為美國的國家主權貨幣,就承載齊了美國崛起的全部希望,在美國建國之後,美國國內所有的經濟活動,都開始以黃金和美元作為主要的結算貨幣。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973年美元“佈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之後,由於美國此時的美元已經與黃金的匯兌脫鉤,導致整個美元因缺乏足夠的價值支撐快速貶值。對於這樣的結果,美國政府肯定是不願意看到的,所以美國最終選擇將石油與美元捆綁起來,通過強化對全球石油交易領域的壟斷,來實現鞏固和強化美元貨幣價值的目的。

美國會不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答案是會,一定會。原因其實也很簡單,維護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是美國國家利益的核心部分。

美國人通過兩場世界大戰,才達到了這個目標,同時還在後來發動了大大小小的各種軍事戰爭和經濟戰爭,才好不容易才維持住了這個局面,因此美國是不可能放棄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的,為此美國人可以賭上一切。

從美元誕生的那一天起,美元作為美國的國家主權貨幣,就承載齊了美國崛起的全部希望,在美國建國之後,美國國內所有的經濟活動,都開始以黃金和美元作為主要的結算貨幣。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973年美元“佈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之後,由於美國此時的美元已經與黃金的匯兌脫鉤,導致整個美元因缺乏足夠的價值支撐快速貶值。對於這樣的結果,美國政府肯定是不願意看到的,所以美國最終選擇將石油與美元捆綁起來,通過強化對全球石油交易領域的壟斷,來實現鞏固和強化美元貨幣價值的目的。

因此我們就可以看到,從上世紀90年代之後,美國不斷地強化對中東地區石油國家的控制,比如在1991年和2003年兩次發動伊拉克戰爭,以及在2011年發動利比亞戰爭和敘利亞內戰,包括在2018年發動針對委內瑞拉以及伊朗的經濟制裁,其目的都是為了實現對全球石油輸出和貿易領域的壟斷。

可以說,美國為了鞏固美元在全球貿經濟活動中的統治地位,從來都不會害怕對其他國家發動軍事戰爭,當然了,如果美國人面對的國家太強,或者通過軍事手段不足以獲得最大的利益,美國也會選擇通過其他的方式,對其他國家的經濟體發動打擊。

美國會不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答案是會,一定會。原因其實也很簡單,維護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是美國國家利益的核心部分。

美國人通過兩場世界大戰,才達到了這個目標,同時還在後來發動了大大小小的各種軍事戰爭和經濟戰爭,才好不容易才維持住了這個局面,因此美國是不可能放棄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的,為此美國人可以賭上一切。

從美元誕生的那一天起,美元作為美國的國家主權貨幣,就承載齊了美國崛起的全部希望,在美國建國之後,美國國內所有的經濟活動,都開始以黃金和美元作為主要的結算貨幣。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973年美元“佈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之後,由於美國此時的美元已經與黃金的匯兌脫鉤,導致整個美元因缺乏足夠的價值支撐快速貶值。對於這樣的結果,美國政府肯定是不願意看到的,所以美國最終選擇將石油與美元捆綁起來,通過強化對全球石油交易領域的壟斷,來實現鞏固和強化美元貨幣價值的目的。

因此我們就可以看到,從上世紀90年代之後,美國不斷地強化對中東地區石油國家的控制,比如在1991年和2003年兩次發動伊拉克戰爭,以及在2011年發動利比亞戰爭和敘利亞內戰,包括在2018年發動針對委內瑞拉以及伊朗的經濟制裁,其目的都是為了實現對全球石油輸出和貿易領域的壟斷。

可以說,美國為了鞏固美元在全球貿經濟活動中的統治地位,從來都不會害怕對其他國家發動軍事戰爭,當然了,如果美國人面對的國家太強,或者通過軍事手段不足以獲得最大的利益,美國也會選擇通過其他的方式,對其他國家的經濟體發動打擊。

比如在2004年歐盟成立之後,為了實現在經濟領域和美國的較量,歐盟也發行了自己的主權貨幣---歐元,希望通過歐元和美元爭奪全球貿易中的貨幣結算份額,以此達到擊敗美國的目的。

此時的美國面對自己曾經的盟友時,很顯然是不適合為了打敗歐元而根歐洲開戰的,所以美國政府選擇通過經濟手段來打擊歐元的價值。

因此在2010年前後,美國利用歐盟內部各國經濟不平衡的矛盾,通過降低實力較弱的歐洲國家主權信用等級的方式,誘發這些國家發生主權債務危機,結果導致這些國家經濟發展陷入困頓,這就從整體上破壞了歐盟內部經濟協調的局面,同時還降低了歐盟整體經濟發展的速度。

經過美歐的一番對抗之後,歐元在國際上對美元的比例,開始出現大幅度的下降,從最高2008年的1.485,跌落到了今年的1.1,美元在這場對抗中大獲全勝,但是也導致歐盟與美國從此走向了決裂。

美國會不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答案是會,一定會。原因其實也很簡單,維護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是美國國家利益的核心部分。

美國人通過兩場世界大戰,才達到了這個目標,同時還在後來發動了大大小小的各種軍事戰爭和經濟戰爭,才好不容易才維持住了這個局面,因此美國是不可能放棄美元的貨幣結算統治地位的,為此美國人可以賭上一切。

從美元誕生的那一天起,美元作為美國的國家主權貨幣,就承載齊了美國崛起的全部希望,在美國建國之後,美國國內所有的經濟活動,都開始以黃金和美元作為主要的結算貨幣。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1973年美元“佈雷頓森林體系”崩潰之後,由於美國此時的美元已經與黃金的匯兌脫鉤,導致整個美元因缺乏足夠的價值支撐快速貶值。對於這樣的結果,美國政府肯定是不願意看到的,所以美國最終選擇將石油與美元捆綁起來,通過強化對全球石油交易領域的壟斷,來實現鞏固和強化美元貨幣價值的目的。

因此我們就可以看到,從上世紀90年代之後,美國不斷地強化對中東地區石油國家的控制,比如在1991年和2003年兩次發動伊拉克戰爭,以及在2011年發動利比亞戰爭和敘利亞內戰,包括在2018年發動針對委內瑞拉以及伊朗的經濟制裁,其目的都是為了實現對全球石油輸出和貿易領域的壟斷。

可以說,美國為了鞏固美元在全球貿經濟活動中的統治地位,從來都不會害怕對其他國家發動軍事戰爭,當然了,如果美國人面對的國家太強,或者通過軍事手段不足以獲得最大的利益,美國也會選擇通過其他的方式,對其他國家的經濟體發動打擊。

比如在2004年歐盟成立之後,為了實現在經濟領域和美國的較量,歐盟也發行了自己的主權貨幣---歐元,希望通過歐元和美元爭奪全球貿易中的貨幣結算份額,以此達到擊敗美國的目的。

此時的美國面對自己曾經的盟友時,很顯然是不適合為了打敗歐元而根歐洲開戰的,所以美國政府選擇通過經濟手段來打擊歐元的價值。

因此在2010年前後,美國利用歐盟內部各國經濟不平衡的矛盾,通過降低實力較弱的歐洲國家主權信用等級的方式,誘發這些國家發生主權債務危機,結果導致這些國家經濟發展陷入困頓,這就從整體上破壞了歐盟內部經濟協調的局面,同時還降低了歐盟整體經濟發展的速度。

經過美歐的一番對抗之後,歐元在國際上對美元的比例,開始出現大幅度的下降,從最高2008年的1.485,跌落到了今年的1.1,美元在這場對抗中大獲全勝,但是也導致歐盟與美國從此走向了決裂。

對於美國人而言,美國維護和鞏固美元的霸權地位,是其政府對外政策的長期核心任務,所以美國人絕對不會坐視美元失去全球貿易貨幣統治地位的, 因為這無異於自掘墳墓,只要美國擁有捍衛美元的決心,那麼美國無論是發動軍事戰爭,還是發動經濟戰爭,其實都是一個可以預想的結果。

老鳄鱼观天下
2019-09-16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二戰後建立起來的,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之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因為這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金本位制,以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為中心,持有美元相當於持有黃金,實行可調整的固定匯率制。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二戰後建立起來的,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之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因為這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金本位制,以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為中心,持有美元相當於持有黃金,實行可調整的固定匯率制。

佈雷頓森林體系有很多弊端,美元和黃金掛鉤,對美國最有利,增強了美國的國際地位,美國就可以通過打開印鈔機對外進行經濟擴張和經濟掠奪。其次,黃金的儲備量有限,當世界各國持有過多的美元之後,法國總統戴高樂覺得持有美元很吃虧,就帶頭要換回黃金,這樣一來,美國的黃金儲備馬上就會被世界各國運光,再加上固定匯率制不符合現狀 。1971年,美國背信棄義,美國總統尼克松決定,停止世界各國用美元兌換黃金,宣佈黃金和美元脫鉤,讓美元以石油為錨,建立“美元石油”,尼克松保住了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二戰後建立起來的,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之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因為這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金本位制,以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為中心,持有美元相當於持有黃金,實行可調整的固定匯率制。

佈雷頓森林體系有很多弊端,美元和黃金掛鉤,對美國最有利,增強了美國的國際地位,美國就可以通過打開印鈔機對外進行經濟擴張和經濟掠奪。其次,黃金的儲備量有限,當世界各國持有過多的美元之後,法國總統戴高樂覺得持有美元很吃虧,就帶頭要換回黃金,這樣一來,美國的黃金儲備馬上就會被世界各國運光,再加上固定匯率制不符合現狀 。1971年,美國背信棄義,美國總統尼克松決定,停止世界各國用美元兌換黃金,宣佈黃金和美元脫鉤,讓美元以石油為錨,建立“美元石油”,尼克松保住了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

尼克松之後,美元再次遭遇“去美元化危機”,1999年1月1日,作為美國的盟友,歐盟推出了“歐元”,歐盟推出“歐元”,是來者不善,是法國總統戴高樂狙擊“美元霸權”的延續。歐元問世的時候,歐元和美元平起平坐,美國總統克林頓看著歐元來勢洶洶,再不出手對付歐元,歐元很快就會取締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克林頓思考再三,決定帶著北約一起發動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歐盟完全不知道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就是美國佈下的一個局,就傻乎乎的和美國一起開戰,把南斯拉夫聯盟軍隊趕出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歐盟徹底傻眼了,原本和美元平起平坐的歐元貶值30%,歐元從此低美元一等。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二戰後建立起來的,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之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因為這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金本位制,以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為中心,持有美元相當於持有黃金,實行可調整的固定匯率制。

佈雷頓森林體系有很多弊端,美元和黃金掛鉤,對美國最有利,增強了美國的國際地位,美國就可以通過打開印鈔機對外進行經濟擴張和經濟掠奪。其次,黃金的儲備量有限,當世界各國持有過多的美元之後,法國總統戴高樂覺得持有美元很吃虧,就帶頭要換回黃金,這樣一來,美國的黃金儲備馬上就會被世界各國運光,再加上固定匯率制不符合現狀 。1971年,美國背信棄義,美國總統尼克松決定,停止世界各國用美元兌換黃金,宣佈黃金和美元脫鉤,讓美元以石油為錨,建立“美元石油”,尼克松保住了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

尼克松之後,美元再次遭遇“去美元化危機”,1999年1月1日,作為美國的盟友,歐盟推出了“歐元”,歐盟推出“歐元”,是來者不善,是法國總統戴高樂狙擊“美元霸權”的延續。歐元問世的時候,歐元和美元平起平坐,美國總統克林頓看著歐元來勢洶洶,再不出手對付歐元,歐元很快就會取締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克林頓思考再三,決定帶著北約一起發動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歐盟完全不知道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就是美國佈下的一個局,就傻乎乎的和美國一起開戰,把南斯拉夫聯盟軍隊趕出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歐盟徹底傻眼了,原本和美元平起平坐的歐元貶值30%,歐元從此低美元一等。

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克林頓2001年卸任美國總統一職,把美國交給了小布什,小布什成為美國總統之後,時運不濟,內憂外患,還遭受了震驚世界的“911恐怖襲擊事件”,小布什以此為藉口對阿富汗發動戰爭,並以此為契機對美國內部進行重大改革,調整美國的戰略部署。小布什和尼克松一樣,和克林頓一樣,運氣不好,也遭遇“去美元化危機”,去美元化的國家不是別人,就是伊拉克, 是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下的命令,用歐元來進行石油交易,拒絕用美元支付,這是薩達姆最偉大的決策。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二戰後建立起來的,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之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因為這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金本位制,以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為中心,持有美元相當於持有黃金,實行可調整的固定匯率制。

佈雷頓森林體系有很多弊端,美元和黃金掛鉤,對美國最有利,增強了美國的國際地位,美國就可以通過打開印鈔機對外進行經濟擴張和經濟掠奪。其次,黃金的儲備量有限,當世界各國持有過多的美元之後,法國總統戴高樂覺得持有美元很吃虧,就帶頭要換回黃金,這樣一來,美國的黃金儲備馬上就會被世界各國運光,再加上固定匯率制不符合現狀 。1971年,美國背信棄義,美國總統尼克松決定,停止世界各國用美元兌換黃金,宣佈黃金和美元脫鉤,讓美元以石油為錨,建立“美元石油”,尼克松保住了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

尼克松之後,美元再次遭遇“去美元化危機”,1999年1月1日,作為美國的盟友,歐盟推出了“歐元”,歐盟推出“歐元”,是來者不善,是法國總統戴高樂狙擊“美元霸權”的延續。歐元問世的時候,歐元和美元平起平坐,美國總統克林頓看著歐元來勢洶洶,再不出手對付歐元,歐元很快就會取締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克林頓思考再三,決定帶著北約一起發動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歐盟完全不知道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就是美國佈下的一個局,就傻乎乎的和美國一起開戰,把南斯拉夫聯盟軍隊趕出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歐盟徹底傻眼了,原本和美元平起平坐的歐元貶值30%,歐元從此低美元一等。

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克林頓2001年卸任美國總統一職,把美國交給了小布什,小布什成為美國總統之後,時運不濟,內憂外患,還遭受了震驚世界的“911恐怖襲擊事件”,小布什以此為藉口對阿富汗發動戰爭,並以此為契機對美國內部進行重大改革,調整美國的戰略部署。小布什和尼克松一樣,和克林頓一樣,運氣不好,也遭遇“去美元化危機”,去美元化的國家不是別人,就是伊拉克, 是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下的命令,用歐元來進行石油交易,拒絕用美元支付,這是薩達姆最偉大的決策。

薩達姆沒有那麼幸運,薩達姆和布什家族有一定的恩怨,“去美元化”又成了美國最大的危機,小布什下令對伊拉克開戰,顛覆了薩達姆的政權,組織伊拉克用歐元代替美元,史稱“伊拉克戰爭”。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也遇到尼克松、克林頓、小布什一樣的難題,伊朗“去美元化危機”,同樣是在狙擊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特朗普又該如何解決這一難題呢?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二戰後建立起來的,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之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因為這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金本位制,以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為中心,持有美元相當於持有黃金,實行可調整的固定匯率制。

佈雷頓森林體系有很多弊端,美元和黃金掛鉤,對美國最有利,增強了美國的國際地位,美國就可以通過打開印鈔機對外進行經濟擴張和經濟掠奪。其次,黃金的儲備量有限,當世界各國持有過多的美元之後,法國總統戴高樂覺得持有美元很吃虧,就帶頭要換回黃金,這樣一來,美國的黃金儲備馬上就會被世界各國運光,再加上固定匯率制不符合現狀 。1971年,美國背信棄義,美國總統尼克松決定,停止世界各國用美元兌換黃金,宣佈黃金和美元脫鉤,讓美元以石油為錨,建立“美元石油”,尼克松保住了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

尼克松之後,美元再次遭遇“去美元化危機”,1999年1月1日,作為美國的盟友,歐盟推出了“歐元”,歐盟推出“歐元”,是來者不善,是法國總統戴高樂狙擊“美元霸權”的延續。歐元問世的時候,歐元和美元平起平坐,美國總統克林頓看著歐元來勢洶洶,再不出手對付歐元,歐元很快就會取締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克林頓思考再三,決定帶著北約一起發動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歐盟完全不知道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就是美國佈下的一個局,就傻乎乎的和美國一起開戰,把南斯拉夫聯盟軍隊趕出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歐盟徹底傻眼了,原本和美元平起平坐的歐元貶值30%,歐元從此低美元一等。

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克林頓2001年卸任美國總統一職,把美國交給了小布什,小布什成為美國總統之後,時運不濟,內憂外患,還遭受了震驚世界的“911恐怖襲擊事件”,小布什以此為藉口對阿富汗發動戰爭,並以此為契機對美國內部進行重大改革,調整美國的戰略部署。小布什和尼克松一樣,和克林頓一樣,運氣不好,也遭遇“去美元化危機”,去美元化的國家不是別人,就是伊拉克, 是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下的命令,用歐元來進行石油交易,拒絕用美元支付,這是薩達姆最偉大的決策。

薩達姆沒有那麼幸運,薩達姆和布什家族有一定的恩怨,“去美元化”又成了美國最大的危機,小布什下令對伊拉克開戰,顛覆了薩達姆的政權,組織伊拉克用歐元代替美元,史稱“伊拉克戰爭”。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也遇到尼克松、克林頓、小布什一樣的難題,伊朗“去美元化危機”,同樣是在狙擊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特朗普又該如何解決這一難題呢?

特朗普沒有尼克松、克林頓、小布什那麼幸運,現在的時局對美國非常不利,伊朗並不是單純地使用歐元進行國際貿易結算,而是同時使用歐元、盧布、人民幣進行國際貿易結算,伊朗這樣一來,美國阻止伊朗去美元化,歐盟、俄羅斯、東方大國就會幫助伊朗,特朗普想要替美國解圍,有兩個選擇,第一,學習小布什和克林頓,直接對伊朗開戰,只要顛覆伊朗的反美政權,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就會迎刃而解,但是特朗普辦不到,開戰的代價太大,世界各國正愁找不到機會把美國拖下水,就把伊朗作為一個餌,看美國入不入局,特朗普也明白這是普京設的一個局,想打又不敢打。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二戰後建立起來的,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之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因為這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金本位制,以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為中心,持有美元相當於持有黃金,實行可調整的固定匯率制。

佈雷頓森林體系有很多弊端,美元和黃金掛鉤,對美國最有利,增強了美國的國際地位,美國就可以通過打開印鈔機對外進行經濟擴張和經濟掠奪。其次,黃金的儲備量有限,當世界各國持有過多的美元之後,法國總統戴高樂覺得持有美元很吃虧,就帶頭要換回黃金,這樣一來,美國的黃金儲備馬上就會被世界各國運光,再加上固定匯率制不符合現狀 。1971年,美國背信棄義,美國總統尼克松決定,停止世界各國用美元兌換黃金,宣佈黃金和美元脫鉤,讓美元以石油為錨,建立“美元石油”,尼克松保住了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

尼克松之後,美元再次遭遇“去美元化危機”,1999年1月1日,作為美國的盟友,歐盟推出了“歐元”,歐盟推出“歐元”,是來者不善,是法國總統戴高樂狙擊“美元霸權”的延續。歐元問世的時候,歐元和美元平起平坐,美國總統克林頓看著歐元來勢洶洶,再不出手對付歐元,歐元很快就會取締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克林頓思考再三,決定帶著北約一起發動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歐盟完全不知道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就是美國佈下的一個局,就傻乎乎的和美國一起開戰,把南斯拉夫聯盟軍隊趕出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歐盟徹底傻眼了,原本和美元平起平坐的歐元貶值30%,歐元從此低美元一等。

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克林頓2001年卸任美國總統一職,把美國交給了小布什,小布什成為美國總統之後,時運不濟,內憂外患,還遭受了震驚世界的“911恐怖襲擊事件”,小布什以此為藉口對阿富汗發動戰爭,並以此為契機對美國內部進行重大改革,調整美國的戰略部署。小布什和尼克松一樣,和克林頓一樣,運氣不好,也遭遇“去美元化危機”,去美元化的國家不是別人,就是伊拉克, 是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下的命令,用歐元來進行石油交易,拒絕用美元支付,這是薩達姆最偉大的決策。

薩達姆沒有那麼幸運,薩達姆和布什家族有一定的恩怨,“去美元化”又成了美國最大的危機,小布什下令對伊拉克開戰,顛覆了薩達姆的政權,組織伊拉克用歐元代替美元,史稱“伊拉克戰爭”。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也遇到尼克松、克林頓、小布什一樣的難題,伊朗“去美元化危機”,同樣是在狙擊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特朗普又該如何解決這一難題呢?

特朗普沒有尼克松、克林頓、小布什那麼幸運,現在的時局對美國非常不利,伊朗並不是單純地使用歐元進行國際貿易結算,而是同時使用歐元、盧布、人民幣進行國際貿易結算,伊朗這樣一來,美國阻止伊朗去美元化,歐盟、俄羅斯、東方大國就會幫助伊朗,特朗普想要替美國解圍,有兩個選擇,第一,學習小布什和克林頓,直接對伊朗開戰,只要顛覆伊朗的反美政權,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就會迎刃而解,但是特朗普辦不到,開戰的代價太大,世界各國正愁找不到機會把美國拖下水,就把伊朗作為一個餌,看美國入不入局,特朗普也明白這是普京設的一個局,想打又不敢打。

第二,美國不敢對伊朗開戰,美國可以從歐盟下手,可以從俄羅斯下手,可以從東方大國下手,特朗普一直遊說這些國家,讓這些國家停止和伊朗進行貿易往來,停止購買石油,停止用本幣結算,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也可以迎刃而解。但是,天下苦美久矣,早就想推翻美國霸權,特朗普沒有辦法,軟的不行就來硬的,特朗普支持英國儘快硬脫歐,就是狙擊歐盟,只要歐盟四分五裂,歐元就會消失,特朗普阻止伊朗“去美元化”就成功了30%。所以,脫歐沒有那麼簡單,脫歐就是特朗普維護“美元國際通用地位”的重要一環,最大受益者就是美國。

美元是美國的死穴,是美國的七寸,沒有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美國將會失去世界第一經濟大國的寶座,將會失去第一的稱號,當世界各國“去美元化”的時候,都是美國的劫難,美國的總統和官員都會為此感到緊張和不安,他會想方設法確保美元的國際流通貨幣的地位,尼克松的方法是讓黃金和美元脫鉤,小布什是方法是發動戰爭來達到阻止非美國家“去美元化”的目的,都是英雄好漢,現在特朗普又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解決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呢?

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的二戰後建立起來的,1944年7月,西方主要國家在聯合國國際貨幣金融會議上確立了佈雷頓森林體系,之所以稱之為佈雷頓森林體系,是因為這次會議是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佈雷頓森林舉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以美元和黃金為基礎的金本位制,以美元這個國際通用貨幣為中心,持有美元相當於持有黃金,實行可調整的固定匯率制。

佈雷頓森林體系有很多弊端,美元和黃金掛鉤,對美國最有利,增強了美國的國際地位,美國就可以通過打開印鈔機對外進行經濟擴張和經濟掠奪。其次,黃金的儲備量有限,當世界各國持有過多的美元之後,法國總統戴高樂覺得持有美元很吃虧,就帶頭要換回黃金,這樣一來,美國的黃金儲備馬上就會被世界各國運光,再加上固定匯率制不符合現狀 。1971年,美國背信棄義,美國總統尼克松決定,停止世界各國用美元兌換黃金,宣佈黃金和美元脫鉤,讓美元以石油為錨,建立“美元石油”,尼克松保住了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

尼克松之後,美元再次遭遇“去美元化危機”,1999年1月1日,作為美國的盟友,歐盟推出了“歐元”,歐盟推出“歐元”,是來者不善,是法國總統戴高樂狙擊“美元霸權”的延續。歐元問世的時候,歐元和美元平起平坐,美國總統克林頓看著歐元來勢洶洶,再不出手對付歐元,歐元很快就會取締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克林頓思考再三,決定帶著北約一起發動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歐盟完全不知道科索沃戰爭(Kosovo War)就是美國佈下的一個局,就傻乎乎的和美國一起開戰,把南斯拉夫聯盟軍隊趕出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歐盟徹底傻眼了,原本和美元平起平坐的歐元貶值30%,歐元從此低美元一等。

科索沃戰爭結束之後,克林頓2001年卸任美國總統一職,把美國交給了小布什,小布什成為美國總統之後,時運不濟,內憂外患,還遭受了震驚世界的“911恐怖襲擊事件”,小布什以此為藉口對阿富汗發動戰爭,並以此為契機對美國內部進行重大改革,調整美國的戰略部署。小布什和尼克松一樣,和克林頓一樣,運氣不好,也遭遇“去美元化危機”,去美元化的國家不是別人,就是伊拉克, 是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下的命令,用歐元來進行石油交易,拒絕用美元支付,這是薩達姆最偉大的決策。

薩達姆沒有那麼幸運,薩達姆和布什家族有一定的恩怨,“去美元化”又成了美國最大的危機,小布什下令對伊拉克開戰,顛覆了薩達姆的政權,組織伊拉克用歐元代替美元,史稱“伊拉克戰爭”。現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也遇到尼克松、克林頓、小布什一樣的難題,伊朗“去美元化危機”,同樣是在狙擊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的地位,特朗普又該如何解決這一難題呢?

特朗普沒有尼克松、克林頓、小布什那麼幸運,現在的時局對美國非常不利,伊朗並不是單純地使用歐元進行國際貿易結算,而是同時使用歐元、盧布、人民幣進行國際貿易結算,伊朗這樣一來,美國阻止伊朗去美元化,歐盟、俄羅斯、東方大國就會幫助伊朗,特朗普想要替美國解圍,有兩個選擇,第一,學習小布什和克林頓,直接對伊朗開戰,只要顛覆伊朗的反美政權,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就會迎刃而解,但是特朗普辦不到,開戰的代價太大,世界各國正愁找不到機會把美國拖下水,就把伊朗作為一個餌,看美國入不入局,特朗普也明白這是普京設的一個局,想打又不敢打。

第二,美國不敢對伊朗開戰,美國可以從歐盟下手,可以從俄羅斯下手,可以從東方大國下手,特朗普一直遊說這些國家,讓這些國家停止和伊朗進行貿易往來,停止購買石油,停止用本幣結算,美國的“去美元化危機”也可以迎刃而解。但是,天下苦美久矣,早就想推翻美國霸權,特朗普沒有辦法,軟的不行就來硬的,特朗普支持英國儘快硬脫歐,就是狙擊歐盟,只要歐盟四分五裂,歐元就會消失,特朗普阻止伊朗“去美元化”就成功了30%。所以,脫歐沒有那麼簡單,脫歐就是特朗普維護“美元國際通用地位”的重要一環,最大受益者就是美國。

特朗普是商人總統,他的思想和觀點都比較另類,處理事情的方式也很另類,戰爭對於他來說,只是其中的一個選項,特朗普最擅長的,還是經濟上的擴張和掠奪,不過不得不防,特朗普剛剛換掉一個主張常規戰爭來維護“美元國際通用貨幣地位”的博爾頓,又換上了一個主張“核戰”的查爾斯庫普曼,此人和博爾頓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真不知道特朗普實現連任之後,還會幹出什麼出格的事來!

亦新湖
2019-09-17

美國會因為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利用一切手段打壓對方,其中包括使用戰爭手段。眾所周知,美國的全球霸權主要來自於強大的軍事力量,以及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當然也包括政治、外交、經濟和科技等其它方面的力量。美國的軍事力量世界第一,僅核動力航母就有11艘,具有壓倒優勢沒人敢惹。但是美國的美元地位有點隱形,有時候還溫情脈脈受到世人的喜歡和追捧。

美國會因為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利用一切手段打壓對方,其中包括使用戰爭手段。眾所周知,美國的全球霸權主要來自於強大的軍事力量,以及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當然也包括政治、外交、經濟和科技等其它方面的力量。美國的軍事力量世界第一,僅核動力航母就有11艘,具有壓倒優勢沒人敢惹。但是美國的美元地位有點隱形,有時候還溫情脈脈受到世人的喜歡和追捧。


二戰結束前美國經濟總量佔全世界經濟的50%,美國經濟空前發達,1944年美國學習18世紀時的英國,建立了佈雷頓森林金本位體系,以35美元兌換一盎司黃金。當年以美國強大的經濟和美元穩定地位,而且是以黃金為後盾的金本位制,美元成為世界爭搶儲備的國際貨幣。但是由於美國實行全球霸權主義,不時為了對外爭奪利益而發動戰爭,使得美元的發行大量超過黃金儲備。

美國會因為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利用一切手段打壓對方,其中包括使用戰爭手段。眾所周知,美國的全球霸權主要來自於強大的軍事力量,以及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當然也包括政治、外交、經濟和科技等其它方面的力量。美國的軍事力量世界第一,僅核動力航母就有11艘,具有壓倒優勢沒人敢惹。但是美國的美元地位有點隱形,有時候還溫情脈脈受到世人的喜歡和追捧。


二戰結束前美國經濟總量佔全世界經濟的50%,美國經濟空前發達,1944年美國學習18世紀時的英國,建立了佈雷頓森林金本位體系,以35美元兌換一盎司黃金。當年以美國強大的經濟和美元穩定地位,而且是以黃金為後盾的金本位制,美元成為世界爭搶儲備的國際貨幣。但是由於美國實行全球霸權主義,不時為了對外爭奪利益而發動戰爭,使得美元的發行大量超過黃金儲備。

美國終於因為陷入越南戰爭,發生經濟危機和通貨膨脹,在1971年退出了佈雷頓森林體系與黃金掛鉤。爾後美元連連貶值而黃金價格瘋長,如今的黃金價格已經超過1500美元/盎司。不過,美元在與黃金脫鉤之後,美國為了維護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盯上了石油貿易。美國憑藉自己的世界軍事霸權影響力,推行世界石油貿易必須使用美元結算的要求,再次支撐住了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美元仍然是世界唯一通用貨幣。

美國會因為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利用一切手段打壓對方,其中包括使用戰爭手段。眾所周知,美國的全球霸權主要來自於強大的軍事力量,以及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當然也包括政治、外交、經濟和科技等其它方面的力量。美國的軍事力量世界第一,僅核動力航母就有11艘,具有壓倒優勢沒人敢惹。但是美國的美元地位有點隱形,有時候還溫情脈脈受到世人的喜歡和追捧。


二戰結束前美國經濟總量佔全世界經濟的50%,美國經濟空前發達,1944年美國學習18世紀時的英國,建立了佈雷頓森林金本位體系,以35美元兌換一盎司黃金。當年以美國強大的經濟和美元穩定地位,而且是以黃金為後盾的金本位制,美元成為世界爭搶儲備的國際貨幣。但是由於美國實行全球霸權主義,不時為了對外爭奪利益而發動戰爭,使得美元的發行大量超過黃金儲備。

美國終於因為陷入越南戰爭,發生經濟危機和通貨膨脹,在1971年退出了佈雷頓森林體系與黃金掛鉤。爾後美元連連貶值而黃金價格瘋長,如今的黃金價格已經超過1500美元/盎司。不過,美元在與黃金脫鉤之後,美國為了維護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盯上了石油貿易。美國憑藉自己的世界軍事霸權影響力,推行世界石油貿易必須使用美元結算的要求,再次支撐住了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美元仍然是世界唯一通用貨幣。

從此以後,美元就附在世界石油貿易上,世界上每天有多少石油貿易,就需要多少美元來結算,美元依靠石油貿易結算大量超發。美國絕對不能允許石油輸出國在石油貿易上放棄美元結算,這也是對美元霸權的支撐。美國在地緣政治上十分重視中東地區,中東有著全世界最大的石油貿易,這也是美元的利益所在。為了維護美元地位, 美國會不惜利用任何藉口,發動戰爭以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

美國會因為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利用一切手段打壓對方,其中包括使用戰爭手段。眾所周知,美國的全球霸權主要來自於強大的軍事力量,以及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當然也包括政治、外交、經濟和科技等其它方面的力量。美國的軍事力量世界第一,僅核動力航母就有11艘,具有壓倒優勢沒人敢惹。但是美國的美元地位有點隱形,有時候還溫情脈脈受到世人的喜歡和追捧。


二戰結束前美國經濟總量佔全世界經濟的50%,美國經濟空前發達,1944年美國學習18世紀時的英國,建立了佈雷頓森林金本位體系,以35美元兌換一盎司黃金。當年以美國強大的經濟和美元穩定地位,而且是以黃金為後盾的金本位制,美元成為世界爭搶儲備的國際貨幣。但是由於美國實行全球霸權主義,不時為了對外爭奪利益而發動戰爭,使得美元的發行大量超過黃金儲備。

美國終於因為陷入越南戰爭,發生經濟危機和通貨膨脹,在1971年退出了佈雷頓森林體系與黃金掛鉤。爾後美元連連貶值而黃金價格瘋長,如今的黃金價格已經超過1500美元/盎司。不過,美元在與黃金脫鉤之後,美國為了維護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盯上了石油貿易。美國憑藉自己的世界軍事霸權影響力,推行世界石油貿易必須使用美元結算的要求,再次支撐住了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美元仍然是世界唯一通用貨幣。

從此以後,美元就附在世界石油貿易上,世界上每天有多少石油貿易,就需要多少美元來結算,美元依靠石油貿易結算大量超發。美國絕對不能允許石油輸出國在石油貿易上放棄美元結算,這也是對美元霸權的支撐。美國在地緣政治上十分重視中東地區,中東有著全世界最大的石油貿易,這也是美元的利益所在。為了維護美元地位, 美國會不惜利用任何藉口,發動戰爭以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

中東的所有產油國都受制於美國,一旦有試圖放棄美元的動向,美國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就會訴諸武力。美國以莫須有發動了伊拉克戰爭,以及利比亞轟炸,其幕後都是這兩個國家試圖繞開美元結算。薩達姆和卡扎菲這兩個政治強人,也是因為挑戰石油美元霸權一先一後死於美國之手。美國為了維護美元地位,不僅僅在石油貿易結算上,而且在其它形式上挑戰美元霸權地位,也不能允許。

美國的歐洲盟友歐盟,根據自身的經濟總量在1999年1月發行歐元,動搖了美元世界獨一無二的霸權地位,構成了對美元的威脅觸動了美國的神經。1999年3月,美國北約以科索沃人權問題為藉口轟炸南聯盟,使得上市不到三個月的歐元急跌30%。科索沃和歐盟並沒有石油,但是歐元作為世界貨幣威脅和挑戰了美元,美國通過轟炸南聯盟使得歐洲不穩定,歐洲資金外流削弱新生的歐元。

總而言之,美國為了維護美元霸權地位,將會不惜一切手段打擊或者整垮對手。即便不是石油貿易,美國也不會放過,戰爭歷來是美國對外政策的選項之一。 從目前的形勢來看,美國政府不會願意放棄美元的霸權地位。

财经宋建文
2019-09-17

兩者都不太可能。

第一,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嗎?

如果美元不再通用,那麼說明美國已經失去了全球金融軸心的地位,美元變成了一種附屬貨幣,美國不能再通過貨幣政策對其他國家剪羊毛。

兩者都不太可能。

第一,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嗎?

如果美元不再通用,那麼說明美國已經失去了全球金融軸心的地位,美元變成了一種附屬貨幣,美國不能再通過貨幣政策對其他國家剪羊毛。

要發生這種情況,說其他貨幣取代了美國成為新的通用貨幣,說明這個國家的科技、經濟、金融實力已經輾壓了美國,美國已經徹底衰敗了。那時候,美國就很難再通過發債的方式來分享全球低廉勞動力紅利,而自己可能就成低廉勞動力了。

那麼美國此時已經無力去發動一場戰場了,畢竟美國是號稱民主的國家,決策需要經過議會,在美國已經成為主導國家之後,民眾的生活水平早已不復當年,更多精力需要用來搞好經濟,提高收入。

當然,目前來看,美元與石油深度捆綁,成為國際貿易結算貨幣,不太可能有其他國家能取代美元。歐元區隨著英國脫歐,亦難成大器。中國的人民幣,國際化才剛剛起步,現在談取代美元,那就有點夜朗自大了。

兩者都不太可能。

第一,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嗎?

如果美元不再通用,那麼說明美國已經失去了全球金融軸心的地位,美元變成了一種附屬貨幣,美國不能再通過貨幣政策對其他國家剪羊毛。

要發生這種情況,說其他貨幣取代了美國成為新的通用貨幣,說明這個國家的科技、經濟、金融實力已經輾壓了美國,美國已經徹底衰敗了。那時候,美國就很難再通過發債的方式來分享全球低廉勞動力紅利,而自己可能就成低廉勞動力了。

那麼美國此時已經無力去發動一場戰場了,畢竟美國是號稱民主的國家,決策需要經過議會,在美國已經成為主導國家之後,民眾的生活水平早已不復當年,更多精力需要用來搞好經濟,提高收入。

當然,目前來看,美元與石油深度捆綁,成為國際貿易結算貨幣,不太可能有其他國家能取代美元。歐元區隨著英國脫歐,亦難成大器。中國的人民幣,國際化才剛剛起步,現在談取代美元,那就有點夜朗自大了。

第二,美國已經發動了很多場戰爭也沒失去通用地位

美國已經發動了很多次戰爭,比如對敘利亞、對伊拉克等,號稱五年一小打,八年一大打。但是這麼多年來,美元依然是全球通用貨幣。

反而美國通過發動這些戰爭不斷斂財,製造全球軍事緊張局面,向各國出售美國的武器,大發橫財。同時也可以藉助局部戰爭之名,不斷擴張軍費,用於提升軍事力量,而軍事力量的強大,又反過來穩固了美元的基軸地位。

兩者都不太可能。

第一,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嗎?

如果美元不再通用,那麼說明美國已經失去了全球金融軸心的地位,美元變成了一種附屬貨幣,美國不能再通過貨幣政策對其他國家剪羊毛。

要發生這種情況,說其他貨幣取代了美國成為新的通用貨幣,說明這個國家的科技、經濟、金融實力已經輾壓了美國,美國已經徹底衰敗了。那時候,美國就很難再通過發債的方式來分享全球低廉勞動力紅利,而自己可能就成低廉勞動力了。

那麼美國此時已經無力去發動一場戰場了,畢竟美國是號稱民主的國家,決策需要經過議會,在美國已經成為主導國家之後,民眾的生活水平早已不復當年,更多精力需要用來搞好經濟,提高收入。

當然,目前來看,美元與石油深度捆綁,成為國際貿易結算貨幣,不太可能有其他國家能取代美元。歐元區隨著英國脫歐,亦難成大器。中國的人民幣,國際化才剛剛起步,現在談取代美元,那就有點夜朗自大了。

第二,美國已經發動了很多場戰爭也沒失去通用地位

美國已經發動了很多次戰爭,比如對敘利亞、對伊拉克等,號稱五年一小打,八年一大打。但是這麼多年來,美元依然是全球通用貨幣。

反而美國通過發動這些戰爭不斷斂財,製造全球軍事緊張局面,向各國出售美國的武器,大發橫財。同時也可以藉助局部戰爭之名,不斷擴張軍費,用於提升軍事力量,而軍事力量的強大,又反過來穩固了美元的基軸地位。

因此,這問題,其實是相互矛盾的,美國不會為了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戰爭,因為就算是美元通用,美國也一直在發動戰爭。同時,美國不斷髮動戰爭,也沒有失去美元的通用地位。美元的通用地位是由美國經濟、軍事、科技多領域強大所造就的。

西北老张看世界
2019-09-13

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一場戰爭嗎?這個問題我來回答!

美國之所以能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其命脈所在我認為就是美元,而美國在近二十年,包括上個世紀,每一屆總統都為了美元能成為世界通用貨幣,更是打了無數次戰爭。

所以說美國不會因為一場戰爭失去美元的通用地位,相反,美國會為了讓美元永遠成為世界通用貨幣,不惜發動一切戰爭,或許大家對於美元的價值還不是很熟悉,下面我便給大家介紹一下美元究竟給美國帶來了什麼。

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一場戰爭嗎?這個問題我來回答!

美國之所以能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其命脈所在我認為就是美元,而美國在近二十年,包括上個世紀,每一屆總統都為了美元能成為世界通用貨幣,更是打了無數次戰爭。

所以說美國不會因為一場戰爭失去美元的通用地位,相反,美國會為了讓美元永遠成為世界通用貨幣,不惜發動一切戰爭,或許大家對於美元的價值還不是很熟悉,下面我便給大家介紹一下美元究竟給美國帶來了什麼。



在當今世界上,有三樣東西是硬通貨,這便是黃金、石油、美元,而這三樣東西之間的關係也是很複雜的。首先大家要明白,石油對於現代社會來說,必不可少,要是沒有石油,別說工業無法運轉,汽車飛機沒有動力,就是好一部分人都沒有衣服穿。

所以石油對於任何國家來說,都是必不可少的,而美國石油資源一般,相反離美國比較遠的中東地區,才是盛產石油的地方,也就是因為這裡盛產石油,美國更是在這裡發動了無數次戰爭,那麼目的又是什麼呢?其實很簡單,美國為了讓美元成為世界通用貨幣,就得用石油做計價單位,所以中東地區必然會遭受美國的霸權,例如伊拉克戰爭,還有入侵科威特,都是美國霸權的體現。

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一場戰爭嗎?這個問題我來回答!

美國之所以能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其命脈所在我認為就是美元,而美國在近二十年,包括上個世紀,每一屆總統都為了美元能成為世界通用貨幣,更是打了無數次戰爭。

所以說美國不會因為一場戰爭失去美元的通用地位,相反,美國會為了讓美元永遠成為世界通用貨幣,不惜發動一切戰爭,或許大家對於美元的價值還不是很熟悉,下面我便給大家介紹一下美元究竟給美國帶來了什麼。



在當今世界上,有三樣東西是硬通貨,這便是黃金、石油、美元,而這三樣東西之間的關係也是很複雜的。首先大家要明白,石油對於現代社會來說,必不可少,要是沒有石油,別說工業無法運轉,汽車飛機沒有動力,就是好一部分人都沒有衣服穿。

所以石油對於任何國家來說,都是必不可少的,而美國石油資源一般,相反離美國比較遠的中東地區,才是盛產石油的地方,也就是因為這裡盛產石油,美國更是在這裡發動了無數次戰爭,那麼目的又是什麼呢?其實很簡單,美國為了讓美元成為世界通用貨幣,就得用石油做計價單位,所以中東地區必然會遭受美國的霸權,例如伊拉克戰爭,還有入侵科威特,都是美國霸權的體現。



當然霸權是帶有目的性的,中東國家想要實現石油自主的願望,可是隻要誰有這個想法,美國就打誰,因為這種想法對於美國來說就是致命一擊,也由此,美國在世界上,建立了美元石油貨幣體系。也就是說,石油和美元掛鉤,美元貶值,石油必然會上漲,石油下跌,美元則會升值,大家試想一下,美元是美國的法定貨幣,可是石油是世界硬通貨,當美元和石油掛鉤,就給了美元成為全世界通用貨幣的機會,這也是美元值錢的一大原因。

當然美元成為了通用貨幣,也開始用美元來衡量黃金,也就是說,美國通過石油,將美元變為了世界通用貨幣,更讓美元成為了黃金的計量貨幣單位。

美國會因為美元不再通用而發動一場戰爭嗎?這個問題我來回答!

美國之所以能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其命脈所在我認為就是美元,而美國在近二十年,包括上個世紀,每一屆總統都為了美元能成為世界通用貨幣,更是打了無數次戰爭。

所以說美國不會因為一場戰爭失去美元的通用地位,相反,美國會為了讓美元永遠成為世界通用貨幣,不惜發動一切戰爭,或許大家對於美元的價值還不是很熟悉,下面我便給大家介紹一下美元究竟給美國帶來了什麼。



在當今世界上,有三樣東西是硬通貨,這便是黃金、石油、美元,而這三樣東西之間的關係也是很複雜的。首先大家要明白,石油對於現代社會來說,必不可少,要是沒有石油,別說工業無法運轉,汽車飛機沒有動力,就是好一部分人都沒有衣服穿。

所以石油對於任何國家來說,都是必不可少的,而美國石油資源一般,相反離美國比較遠的中東地區,才是盛產石油的地方,也就是因為這裡盛產石油,美國更是在這裡發動了無數次戰爭,那麼目的又是什麼呢?其實很簡單,美國為了讓美元成為世界通用貨幣,就得用石油做計價單位,所以中東地區必然會遭受美國的霸權,例如伊拉克戰爭,還有入侵科威特,都是美國霸權的體現。



當然霸權是帶有目的性的,中東國家想要實現石油自主的願望,可是隻要誰有這個想法,美國就打誰,因為這種想法對於美國來說就是致命一擊,也由此,美國在世界上,建立了美元石油貨幣體系。也就是說,石油和美元掛鉤,美元貶值,石油必然會上漲,石油下跌,美元則會升值,大家試想一下,美元是美國的法定貨幣,可是石油是世界硬通貨,當美元和石油掛鉤,就給了美元成為全世界通用貨幣的機會,這也是美元值錢的一大原因。

當然美元成為了通用貨幣,也開始用美元來衡量黃金,也就是說,美國通過石油,將美元變為了世界通用貨幣,更讓美元成為了黃金的計量貨幣單位。



綜上所述,我認為美元是美國經濟強大的最大原因,美國寧可多打幾次仗,多花一點軍費開支,也會讓美元保持通用貨幣的地位。

以上就是我的看法,歡迎大家留言評論!

老虎208626539
2019-09-04

美國在特郎普總統的領導下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正在發動一場世界大戰,而這次戰爭不象之前一二次世界大戰,動用飛機大炮坦克軍事力量,而是在經濟層面發動一次點燃世界的經濟貿易大戰,這種不見硝煙的戰爭平民百姓眼裡,就象一個拔河的遊戲無傷大雅,而對一個國家的經濟體制來說卻是致命的挑戰,貿易戰就象一把魔鬼的刀在人的體內遊走,不管是主動脈血管還是各條神經,只要是捱上一刀都會對人體造成極大的傷害,輕者傷筋動骨,重者全身癱瘓,唯有強者才能抵禦外敵侵襲,美國建國二百年,只有二十一沒有參予戰爭,一個從十三個州擴張到現五十個州的移民國家,如果不靠戰爭來獲取財富,用什麼來養活靠福利生存的國民,戰爭分為政治戰,經濟戰,網絡戰,軍事戰等多種形式存在,現在全球都在美國的經濟貿易戰中尋求生存之道。丟棄幻想,準備戰鬥,認清形勢,才能戰勝敵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只有同心協力,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國在特郎普總統的領導下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正在發動一場世界大戰,而這次戰爭不象之前一二次世界大戰,動用飛機大炮坦克軍事力量,而是在經濟層面發動一次點燃世界的經濟貿易大戰,這種不見硝煙的戰爭平民百姓眼裡,就象一個拔河的遊戲無傷大雅,而對一個國家的經濟體制來說卻是致命的挑戰,貿易戰就象一把魔鬼的刀在人的體內遊走,不管是主動脈血管還是各條神經,只要是捱上一刀都會對人體造成極大的傷害,輕者傷筋動骨,重者全身癱瘓,唯有強者才能抵禦外敵侵襲,美國建國二百年,只有二十一沒有參予戰爭,一個從十三個州擴張到現五十個州的移民國家,如果不靠戰爭來獲取財富,用什麼來養活靠福利生存的國民,戰爭分為政治戰,經濟戰,網絡戰,軍事戰等多種形式存在,現在全球都在美國的經濟貿易戰中尋求生存之道。丟棄幻想,準備戰鬥,認清形勢,才能戰勝敵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只有同心協力,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國在特郎普總統的領導下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正在發動一場世界大戰,而這次戰爭不象之前一二次世界大戰,動用飛機大炮坦克軍事力量,而是在經濟層面發動一次點燃世界的經濟貿易大戰,這種不見硝煙的戰爭平民百姓眼裡,就象一個拔河的遊戲無傷大雅,而對一個國家的經濟體制來說卻是致命的挑戰,貿易戰就象一把魔鬼的刀在人的體內遊走,不管是主動脈血管還是各條神經,只要是捱上一刀都會對人體造成極大的傷害,輕者傷筋動骨,重者全身癱瘓,唯有強者才能抵禦外敵侵襲,美國建國二百年,只有二十一沒有參予戰爭,一個從十三個州擴張到現五十個州的移民國家,如果不靠戰爭來獲取財富,用什麼來養活靠福利生存的國民,戰爭分為政治戰,經濟戰,網絡戰,軍事戰等多種形式存在,現在全球都在美國的經濟貿易戰中尋求生存之道。丟棄幻想,準備戰鬥,認清形勢,才能戰勝敵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只有同心協力,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圖片來源於網絡)




美國在特郎普總統的領導下為了讓美國再次偉大,正在發動一場世界大戰,而這次戰爭不象之前一二次世界大戰,動用飛機大炮坦克軍事力量,而是在經濟層面發動一次點燃世界的經濟貿易大戰,這種不見硝煙的戰爭平民百姓眼裡,就象一個拔河的遊戲無傷大雅,而對一個國家的經濟體制來說卻是致命的挑戰,貿易戰就象一把魔鬼的刀在人的體內遊走,不管是主動脈血管還是各條神經,只要是捱上一刀都會對人體造成極大的傷害,輕者傷筋動骨,重者全身癱瘓,唯有強者才能抵禦外敵侵襲,美國建國二百年,只有二十一沒有參予戰爭,一個從十三個州擴張到現五十個州的移民國家,如果不靠戰爭來獲取財富,用什麼來養活靠福利生存的國民,戰爭分為政治戰,經濟戰,網絡戰,軍事戰等多種形式存在,現在全球都在美國的經濟貿易戰中尋求生存之道。丟棄幻想,準備戰鬥,認清形勢,才能戰勝敵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只有同心協力,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

(圖片來源於網絡)




风云一点通
2019-09-17

不能說美元不會再通用,美元的地位就算動搖,也不會到北淘汰的地步,美國發動戰爭,是為了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美元霸權是維持美國如今經濟高度發達的重要因素,倘若美元體系崩塌,相信不止是對美國,對全世界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許多國家的金融體系還可能會崩潰,所以美元不是不再通用,而是地位不再是唯一國際貨幣,這是有本質區別的。

不能說美元不會再通用,美元的地位就算動搖,也不會到北淘汰的地步,美國發動戰爭,是為了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美元霸權是維持美國如今經濟高度發達的重要因素,倘若美元體系崩塌,相信不止是對美國,對全世界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許多國家的金融體系還可能會崩潰,所以美元不是不再通用,而是地位不再是唯一國際貨幣,這是有本質區別的。



美國還欠著很多國家的外債,如果美元發生問題,美國無力償還那些外債,對他們不是好消息,有許多國家將自己的黃金儲備運到美國,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於美國本身並沒有遭到戰火的洗禮,而且經過二戰,美國的國際地位大為提高,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而它是和美元是掛鉤的,而美元又和黃金掛鉤,其他貨幣和美元掛鉤,這樣一來其他國家從美國可以用美元兌換黃金。

但是後來佈雷頓森林體系崩塌,美元貶值,同樣的價格買不到之前等量的黃金,許多國家開始想要把自己國家的黃金運回國,但是被美國拒絕,所以美國手裡是有把柄的,世界各國也絕不會讓美元崩潰。

不能說美元不會再通用,美元的地位就算動搖,也不會到北淘汰的地步,美國發動戰爭,是為了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美元霸權是維持美國如今經濟高度發達的重要因素,倘若美元體系崩塌,相信不止是對美國,對全世界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許多國家的金融體系還可能會崩潰,所以美元不是不再通用,而是地位不再是唯一國際貨幣,這是有本質區別的。



美國還欠著很多國家的外債,如果美元發生問題,美國無力償還那些外債,對他們不是好消息,有許多國家將自己的黃金儲備運到美國,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於美國本身並沒有遭到戰火的洗禮,而且經過二戰,美國的國際地位大為提高,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而它是和美元是掛鉤的,而美元又和黃金掛鉤,其他貨幣和美元掛鉤,這樣一來其他國家從美國可以用美元兌換黃金。

但是後來佈雷頓森林體系崩塌,美元貶值,同樣的價格買不到之前等量的黃金,許多國家開始想要把自己國家的黃金運回國,但是被美國拒絕,所以美國手裡是有把柄的,世界各國也絕不會讓美元崩潰。



美國也不是沒有因為保衛美元的國際地位打過仗,只不過所付出的代價著實不小,而且這還只是暫時的,美元將來的地位一定會受到影響,國際貨幣多元化已經成為國際趨勢,美國就算通過戰爭也無法阻止這個偉大的變革。

之前的伊拉克戰爭,雖然是美國為了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而發動的,但更深層次的原因,還是想要把伊拉克打造成一個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盟友範本,擴大自己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和俄羅斯爭地盤,這會影響雙方在全球的戰略分佈。

不能說美元不會再通用,美元的地位就算動搖,也不會到北淘汰的地步,美國發動戰爭,是為了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美元霸權是維持美國如今經濟高度發達的重要因素,倘若美元體系崩塌,相信不止是對美國,對全世界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許多國家的金融體系還可能會崩潰,所以美元不是不再通用,而是地位不再是唯一國際貨幣,這是有本質區別的。



美國還欠著很多國家的外債,如果美元發生問題,美國無力償還那些外債,對他們不是好消息,有許多國家將自己的黃金儲備運到美國,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於美國本身並沒有遭到戰火的洗禮,而且經過二戰,美國的國際地位大為提高,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而它是和美元是掛鉤的,而美元又和黃金掛鉤,其他貨幣和美元掛鉤,這樣一來其他國家從美國可以用美元兌換黃金。

但是後來佈雷頓森林體系崩塌,美元貶值,同樣的價格買不到之前等量的黃金,許多國家開始想要把自己國家的黃金運回國,但是被美國拒絕,所以美國手裡是有把柄的,世界各國也絕不會讓美元崩潰。



美國也不是沒有因為保衛美元的國際地位打過仗,只不過所付出的代價著實不小,而且這還只是暫時的,美元將來的地位一定會受到影響,國際貨幣多元化已經成為國際趨勢,美國就算通過戰爭也無法阻止這個偉大的變革。

之前的伊拉克戰爭,雖然是美國為了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而發動的,但更深層次的原因,還是想要把伊拉克打造成一個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盟友範本,擴大自己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和俄羅斯爭地盤,這會影響雙方在全球的戰略分佈。



美元的霸權地位並不是美國發動一場戰爭就會崩潰的,現在的國際趨勢就是多國經濟共同發展,現在是一超多強的國際局面,美國仍然是超級強國,但是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慢慢變得強大,美國無法阻止這些國家的崛起,儘管美國想盡辦法遏制對手的發展,但是美國只能暫時延緩對手的發展,卻無法掩飾對手的蓬勃和自己的衰弱。

不能說美元不會再通用,美元的地位就算動搖,也不會到北淘汰的地步,美國發動戰爭,是為了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美元霸權是維持美國如今經濟高度發達的重要因素,倘若美元體系崩塌,相信不止是對美國,對全世界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許多國家的金融體系還可能會崩潰,所以美元不是不再通用,而是地位不再是唯一國際貨幣,這是有本質區別的。



美國還欠著很多國家的外債,如果美元發生問題,美國無力償還那些外債,對他們不是好消息,有許多國家將自己的黃金儲備運到美國,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由於美國本身並沒有遭到戰火的洗禮,而且經過二戰,美國的國際地位大為提高,佈雷頓森林體系建立,而它是和美元是掛鉤的,而美元又和黃金掛鉤,其他貨幣和美元掛鉤,這樣一來其他國家從美國可以用美元兌換黃金。

但是後來佈雷頓森林體系崩塌,美元貶值,同樣的價格買不到之前等量的黃金,許多國家開始想要把自己國家的黃金運回國,但是被美國拒絕,所以美國手裡是有把柄的,世界各國也絕不會讓美元崩潰。



美國也不是沒有因為保衛美元的國際地位打過仗,只不過所付出的代價著實不小,而且這還只是暫時的,美元將來的地位一定會受到影響,國際貨幣多元化已經成為國際趨勢,美國就算通過戰爭也無法阻止這個偉大的變革。

之前的伊拉克戰爭,雖然是美國為了維護美元的霸權地位而發動的,但更深層次的原因,還是想要把伊拉克打造成一個美國在中東地區的盟友範本,擴大自己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和俄羅斯爭地盤,這會影響雙方在全球的戰略分佈。



美元的霸權地位並不是美國發動一場戰爭就會崩潰的,現在的國際趨勢就是多國經濟共同發展,現在是一超多強的國際局面,美國仍然是超級強國,但是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慢慢變得強大,美國無法阻止這些國家的崛起,儘管美國想盡辦法遏制對手的發展,但是美國只能暫時延緩對手的發展,卻無法掩飾對手的蓬勃和自己的衰弱。

美國發動戰爭是為了維護美國的霸權地位,而且美國打仗絕不會自己單打獨鬥的浪費美國的錢和士兵,大多數時候他都會和盟友一起聯合作戰,在這種情況之下,美國一般不會慘敗,美國國會更不會允許美國以舉國之力去打一場戰爭,這樣美國就不會傷到底子,美國就不會徹底衰弱,那麼美國強大的工業體系和金融體系,一定會讓美國東山再起,戰爭的損失是暫時的,畢竟戰爭沒有發生在美國本土,其工業能力還是有目共睹的,而現代社會有工業就意味著經濟發展,所以美國發動戰爭不會讓美元失去霸權地位。

【本文由風雲一點通原創】

梅丝露
2019-09-15

倘若戰爭可以保護美元的國際地位,美國會毫不猶豫地發動戰爭!美國最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美元垮臺,看著美國的軍事力量隨著美元的垮臺而一瀉千里。戰爭,救不了美元!

美國要維護自己的霸權地位,必須保住美元雖然在理論上,美國的軍事、美元、和科技是美國獨霸全球的支柱。但是,歸根結底,軍事和科技的強大是建立在強大的美元基礎上的。美國7000億的軍費,完全是依靠向全球發行美債,借錢維持的。如果有一天美國突然借不到錢了,美軍也許連撤回美國的機票都要靠沿街乞討。

倘若戰爭可以保護美元的國際地位,美國會毫不猶豫地發動戰爭!美國最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美元垮臺,看著美國的軍事力量隨著美元的垮臺而一瀉千里。戰爭,救不了美元!

美國要維護自己的霸權地位,必須保住美元雖然在理論上,美國的軍事、美元、和科技是美國獨霸全球的支柱。但是,歸根結底,軍事和科技的強大是建立在強大的美元基礎上的。美國7000億的軍費,完全是依靠向全球發行美債,借錢維持的。如果有一天美國突然借不到錢了,美軍也許連撤回美國的機票都要靠沿街乞討。

以目前美元的國際通用地位,美國不怕借不到錢。換任何一個國家,如此龐大的債務,如此龐大地發行貨幣,早已經應該破產了。津巴布韋、西班牙、希臘等等,都曾經經歷過。但是美國不怕。如果美國發行國債沒有人接盤,美聯儲就會自己給自己的賬戶上“加”一筆錢,隨後用這筆“天上掉下來”的錢買下財政部的債券。這樣,這筆“電子貨幣”進入財政部的賬號,就可以為美國政府支付日常開銷、軍費軍火等等。而這些“憑空”發行的電子貨幣,被亟需購買原油的各國買入,在國際市場上消化掉,並不會影響美國本土的通脹。美國美聯儲以這種方式至少“發行”了4萬億電子貨幣,購買了美國全部22萬億美債中的4萬億美債。

因此,美國需要維持強大的美軍,必須保住美元的國際通用地位。為了保住美元,美國確實不惜發動戰爭。

縱觀美國在全球各地的軍事打擊行為,相當大一部分美國採取的軍事行動,都是和美國為了保護美元的國際地位。

伊拉克的薩達姆在受到聯合國制裁情況下,依然堅持伊拉克原油換食品計劃以歐元計算;利比亞前領導人卡扎菲在非洲國家組織中提出建立以黃金儲備為基礎的“金元”體系,來取代美元作為原油貿易的結算貨幣;伊朗建立了全球第一個非美元原油報價體系;委內瑞拉也在推行非美元原油貿易機制。。。。。。而美軍毫無例外地開赴了這些國家,發動了大大小小的戰爭。

但是,美國無力發起最關鍵的那一場美元保衛戰

全世界公認美元最大的威脅是來自於東亞地區。取代美元的貨幣如果不是來自於歐洲,那就是來自於亞洲。美國會不會為了保衛美元,像對付中東諸國那樣,向歐洲,或者亞洲宣戰?

要判斷美國會不會為了美元而發動一場戰爭,就要回顧歷史。二戰之後,美國通過其在戰爭中向各國大賣軍火積累的超級財富,以及全球“僅剩”的強大軍事實力,輕而易舉把歐洲的叔伯兄弟“血親們”召集到一起,建立了以美國為中心對抗前蘇聯的世界新軍事秩序;並以此為基礎,確立了美元在世界經濟中的主導地位。1991年,前蘇聯垮臺後,美國更成為全球獨一無二的軍事強國。

如果我們分析一下美軍的軍事行動,就可以發現,從二戰結束到前蘇聯垮臺,40年間美軍總共向國外出動了40-50次軍事行動;而1991年之後,短短二十多年,美軍在全球各地有規模的軍事行動已經高達100-135次,是冷戰階段的3倍。

這些數據顯示,在面對前蘇聯制約的情況下,美國不得不相對剋制自己的行動;一旦唯一可以制約美國的力量消失後,美軍的行動就變得肆無忌憚。美軍,說到底還是一支欺軟怕硬的部隊。

隨著俄羅斯的復興,以及東亞地區的崛起,加上美國本身的衰落,美國已經一步步走向“不再是全球唯一強大的軍事力量”。美國可以為了保護美元的地位打擊敘利亞、利比亞、伊拉克、伊朗等等中小國家,但是面對真正崛起的力量,美國沒有一擊必勝的把握。

發動一場關鍵的美元保衛戰,美國將會同歸於盡,就此滅亡。美國沒有這個魄力開打這樣一場戰爭。而不發動戰爭,美國只能眼看著美元垮臺,國力衰敗,淪為加拿大、澳洲這樣的三流小國。

兵器世界
2019-09-17

戰爭曾經是美國維護全球利益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涉及到美國人最重視的石油美元霸權,美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話雖如此,現在的美國已經江河日下,該國雖有實力暫且保住超級大國的地位,但如果想要通過戰爭來維護美元的全球通用貨幣地位顯然不現實,如果強行發動戰爭的話,美國的國際地位或許會一落千丈,美元要想繼續擔當全球通用貨幣的角色恐怕難上加難。

戰爭曾經是美國維護全球利益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涉及到美國人最重視的石油美元霸權,美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話雖如此,現在的美國已經江河日下,該國雖有實力暫且保住超級大國的地位,但如果想要通過戰爭來維護美元的全球通用貨幣地位顯然不現實,如果強行發動戰爭的話,美國的國際地位或許會一落千丈,美元要想繼續擔當全球通用貨幣的角色恐怕難上加難。

美國維護美元的歷史堪稱是一部罪惡史

事實上,從二戰結束前後起,美國就意圖通過美元來主宰世界,無論是佈雷頓森林體系確立金本位制,把黃金與美元掛鉤;還是日後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鉤,建立美元石油霸權;亦或是小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阻止薩達姆“去美元化”;這些實際上都是美國為維護美元通用貨幣所做出的“努力”。

戰爭曾經是美國維護全球利益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涉及到美國人最重視的石油美元霸權,美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話雖如此,現在的美國已經江河日下,該國雖有實力暫且保住超級大國的地位,但如果想要通過戰爭來維護美元的全球通用貨幣地位顯然不現實,如果強行發動戰爭的話,美國的國際地位或許會一落千丈,美元要想繼續擔當全球通用貨幣的角色恐怕難上加難。

美國維護美元的歷史堪稱是一部罪惡史

事實上,從二戰結束前後起,美國就意圖通過美元來主宰世界,無論是佈雷頓森林體系確立金本位制,把黃金與美元掛鉤;還是日後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鉤,建立美元石油霸權;亦或是小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阻止薩達姆“去美元化”;這些實際上都是美國為維護美元通用貨幣所做出的“努力”。

局勢改變,美國當下“處境艱難”

如今,美國再次面臨挑戰,與小布什執政的時候一樣,特朗普總統再次遇到了中東國家的“去美元化”,只不過他的對手不容小視,而美國自身卻在走下坡路。目前來看,美國仍然擁有全球最強大的武裝力量,但盲目開戰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各國持續發力的情況下,美國更是不敢妄用武力,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從特朗普採取的措施中看清一二。

戰爭曾經是美國維護全球利益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涉及到美國人最重視的石油美元霸權,美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話雖如此,現在的美國已經江河日下,該國雖有實力暫且保住超級大國的地位,但如果想要通過戰爭來維護美元的全球通用貨幣地位顯然不現實,如果強行發動戰爭的話,美國的國際地位或許會一落千丈,美元要想繼續擔當全球通用貨幣的角色恐怕難上加難。

美國維護美元的歷史堪稱是一部罪惡史

事實上,從二戰結束前後起,美國就意圖通過美元來主宰世界,無論是佈雷頓森林體系確立金本位制,把黃金與美元掛鉤;還是日後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鉤,建立美元石油霸權;亦或是小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阻止薩達姆“去美元化”;這些實際上都是美國為維護美元通用貨幣所做出的“努力”。

局勢改變,美國當下“處境艱難”

如今,美國再次面臨挑戰,與小布什執政的時候一樣,特朗普總統再次遇到了中東國家的“去美元化”,只不過他的對手不容小視,而美國自身卻在走下坡路。目前來看,美國仍然擁有全球最強大的武裝力量,但盲目開戰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各國持續發力的情況下,美國更是不敢妄用武力,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從特朗普採取的措施中看清一二。

美國現階段為阻止“去美元化”所做出的努力

與伊拉克等國不同,現在的伊朗正在尋求採用多種貨幣來進行石油結算,像歐元、盧布以及人民幣全部包括在內,這意味著如果美國想要阻止伊朗“去美元化”,那只有從三個方面努力。第一,與伊朗開戰;第二,遊說與上述貨幣相關的國家;第三,高度制裁伊朗。目前來看,特朗普總統已經採用了後兩種方式。

戰爭曾經是美國維護全球利益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涉及到美國人最重視的石油美元霸權,美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話雖如此,現在的美國已經江河日下,該國雖有實力暫且保住超級大國的地位,但如果想要通過戰爭來維護美元的全球通用貨幣地位顯然不現實,如果強行發動戰爭的話,美國的國際地位或許會一落千丈,美元要想繼續擔當全球通用貨幣的角色恐怕難上加難。

美國維護美元的歷史堪稱是一部罪惡史

事實上,從二戰結束前後起,美國就意圖通過美元來主宰世界,無論是佈雷頓森林體系確立金本位制,把黃金與美元掛鉤;還是日後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鉤,建立美元石油霸權;亦或是小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阻止薩達姆“去美元化”;這些實際上都是美國為維護美元通用貨幣所做出的“努力”。

局勢改變,美國當下“處境艱難”

如今,美國再次面臨挑戰,與小布什執政的時候一樣,特朗普總統再次遇到了中東國家的“去美元化”,只不過他的對手不容小視,而美國自身卻在走下坡路。目前來看,美國仍然擁有全球最強大的武裝力量,但盲目開戰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各國持續發力的情況下,美國更是不敢妄用武力,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從特朗普採取的措施中看清一二。

美國現階段為阻止“去美元化”所做出的努力

與伊拉克等國不同,現在的伊朗正在尋求採用多種貨幣來進行石油結算,像歐元、盧布以及人民幣全部包括在內,這意味著如果美國想要阻止伊朗“去美元化”,那只有從三個方面努力。第一,與伊朗開戰;第二,遊說與上述貨幣相關的國家;第三,高度制裁伊朗。目前來看,特朗普總統已經採用了後兩種方式。

拋開俄羅斯與我國不談,美國也懂得柿子撿軟的捏的道理。畢竟,北約涵蓋了大部分歐洲強國,美國與盟友談判也更加容易。不過,歐盟早已有自己的打算,如果不是為了壯大自身,德法等國又怎會推出歐元體系,又意圖打造獨立的防衛體系呢?基於此,特朗普便積極策動英國儘快實現“硬脫歐”,實話說,約翰遜上臺多少與美國有關聯,早年間,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就曾拉攏歐洲國家盲目打了一場科索沃戰爭,導致歐元地位下跌,如今,特朗普再次把矛頭指向歐洲令人唏噓。

戰爭曾經是美國維護全球利益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涉及到美國人最重視的石油美元霸權,美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話雖如此,現在的美國已經江河日下,該國雖有實力暫且保住超級大國的地位,但如果想要通過戰爭來維護美元的全球通用貨幣地位顯然不現實,如果強行發動戰爭的話,美國的國際地位或許會一落千丈,美元要想繼續擔當全球通用貨幣的角色恐怕難上加難。

美國維護美元的歷史堪稱是一部罪惡史

事實上,從二戰結束前後起,美國就意圖通過美元來主宰世界,無論是佈雷頓森林體系確立金本位制,把黃金與美元掛鉤;還是日後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鉤,建立美元石油霸權;亦或是小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阻止薩達姆“去美元化”;這些實際上都是美國為維護美元通用貨幣所做出的“努力”。

局勢改變,美國當下“處境艱難”

如今,美國再次面臨挑戰,與小布什執政的時候一樣,特朗普總統再次遇到了中東國家的“去美元化”,只不過他的對手不容小視,而美國自身卻在走下坡路。目前來看,美國仍然擁有全球最強大的武裝力量,但盲目開戰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各國持續發力的情況下,美國更是不敢妄用武力,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從特朗普採取的措施中看清一二。

美國現階段為阻止“去美元化”所做出的努力

與伊拉克等國不同,現在的伊朗正在尋求採用多種貨幣來進行石油結算,像歐元、盧布以及人民幣全部包括在內,這意味著如果美國想要阻止伊朗“去美元化”,那只有從三個方面努力。第一,與伊朗開戰;第二,遊說與上述貨幣相關的國家;第三,高度制裁伊朗。目前來看,特朗普總統已經採用了後兩種方式。

拋開俄羅斯與我國不談,美國也懂得柿子撿軟的捏的道理。畢竟,北約涵蓋了大部分歐洲強國,美國與盟友談判也更加容易。不過,歐盟早已有自己的打算,如果不是為了壯大自身,德法等國又怎會推出歐元體系,又意圖打造獨立的防衛體系呢?基於此,特朗普便積極策動英國儘快實現“硬脫歐”,實話說,約翰遜上臺多少與美國有關聯,早年間,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就曾拉攏歐洲國家盲目打了一場科索沃戰爭,導致歐元地位下跌,如今,特朗普再次把矛頭指向歐洲令人唏噓。

除了遊說諸國,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可謂是全方位的。特朗普上臺後,廢除了《伊核協議》,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系列軍事以及經濟制裁。此外,禁油令生效則讓伊朗在國際社會上步履維艱,話雖如此,除了一些國家不再從伊朗購買石油外,大國該買還是買,明面上看,伊朗石油出口量驟減,但那其實是伊朗方面的瞞天過海之計罷了。另外,從去年5月起,美伊之間的關係緊張到了極點,但終究沒有發生什麼質的變化,從這些事實來看的話,特朗普之前採取的措施恐怕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戰爭曾經是美國維護全球利益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涉及到美國人最重視的石油美元霸權,美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話雖如此,現在的美國已經江河日下,該國雖有實力暫且保住超級大國的地位,但如果想要通過戰爭來維護美元的全球通用貨幣地位顯然不現實,如果強行發動戰爭的話,美國的國際地位或許會一落千丈,美元要想繼續擔當全球通用貨幣的角色恐怕難上加難。

美國維護美元的歷史堪稱是一部罪惡史

事實上,從二戰結束前後起,美國就意圖通過美元來主宰世界,無論是佈雷頓森林體系確立金本位制,把黃金與美元掛鉤;還是日後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鉤,建立美元石油霸權;亦或是小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阻止薩達姆“去美元化”;這些實際上都是美國為維護美元通用貨幣所做出的“努力”。

局勢改變,美國當下“處境艱難”

如今,美國再次面臨挑戰,與小布什執政的時候一樣,特朗普總統再次遇到了中東國家的“去美元化”,只不過他的對手不容小視,而美國自身卻在走下坡路。目前來看,美國仍然擁有全球最強大的武裝力量,但盲目開戰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各國持續發力的情況下,美國更是不敢妄用武力,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從特朗普採取的措施中看清一二。

美國現階段為阻止“去美元化”所做出的努力

與伊拉克等國不同,現在的伊朗正在尋求採用多種貨幣來進行石油結算,像歐元、盧布以及人民幣全部包括在內,這意味著如果美國想要阻止伊朗“去美元化”,那只有從三個方面努力。第一,與伊朗開戰;第二,遊說與上述貨幣相關的國家;第三,高度制裁伊朗。目前來看,特朗普總統已經採用了後兩種方式。

拋開俄羅斯與我國不談,美國也懂得柿子撿軟的捏的道理。畢竟,北約涵蓋了大部分歐洲強國,美國與盟友談判也更加容易。不過,歐盟早已有自己的打算,如果不是為了壯大自身,德法等國又怎會推出歐元體系,又意圖打造獨立的防衛體系呢?基於此,特朗普便積極策動英國儘快實現“硬脫歐”,實話說,約翰遜上臺多少與美國有關聯,早年間,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就曾拉攏歐洲國家盲目打了一場科索沃戰爭,導致歐元地位下跌,如今,特朗普再次把矛頭指向歐洲令人唏噓。

除了遊說諸國,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可謂是全方位的。特朗普上臺後,廢除了《伊核協議》,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系列軍事以及經濟制裁。此外,禁油令生效則讓伊朗在國際社會上步履維艱,話雖如此,除了一些國家不再從伊朗購買石油外,大國該買還是買,明面上看,伊朗石油出口量驟減,但那其實是伊朗方面的瞞天過海之計罷了。另外,從去年5月起,美伊之間的關係緊張到了極點,但終究沒有發生什麼質的變化,從這些事實來看的話,特朗普之前採取的措施恐怕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雖然美國採取的手段無效,但開戰仍然不是最好選擇,加上美國大選來臨,美國最終決定撲朔迷離

而這也從側面印證了美國不想與伊朗開戰的事實。遊說無效,極限施壓也無效,問題是特朗普現在也只是想把軍事手段當成一種威懾,而並非真正向伊朗訴諸武力行動,總統先生辭退戰爭狂人博爾頓就是最明顯的證明。美國自己也知道,但凡與伊朗這樣的中東大國開戰多少存在風險,如果能速戰速決還好,萬一陷入戰爭泥潭,那麼,美國被甩成二流國家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戰爭曾經是美國維護全球利益最有效的手段,尤其是涉及到美國人最重視的石油美元霸權,美國更是無所不用其極。話雖如此,現在的美國已經江河日下,該國雖有實力暫且保住超級大國的地位,但如果想要通過戰爭來維護美元的全球通用貨幣地位顯然不現實,如果強行發動戰爭的話,美國的國際地位或許會一落千丈,美元要想繼續擔當全球通用貨幣的角色恐怕難上加難。

美國維護美元的歷史堪稱是一部罪惡史

事實上,從二戰結束前後起,美國就意圖通過美元來主宰世界,無論是佈雷頓森林體系確立金本位制,把黃金與美元掛鉤;還是日後尼克松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鉤,建立美元石油霸權;亦或是小布什發動伊拉克戰爭,阻止薩達姆“去美元化”;這些實際上都是美國為維護美元通用貨幣所做出的“努力”。

局勢改變,美國當下“處境艱難”

如今,美國再次面臨挑戰,與小布什執政的時候一樣,特朗普總統再次遇到了中東國家的“去美元化”,只不過他的對手不容小視,而美國自身卻在走下坡路。目前來看,美國仍然擁有全球最強大的武裝力量,但盲目開戰顯然不是最好的選擇,尤其是各國持續發力的情況下,美國更是不敢妄用武力,這一點,我們完全可以從特朗普採取的措施中看清一二。

美國現階段為阻止“去美元化”所做出的努力

與伊拉克等國不同,現在的伊朗正在尋求採用多種貨幣來進行石油結算,像歐元、盧布以及人民幣全部包括在內,這意味著如果美國想要阻止伊朗“去美元化”,那只有從三個方面努力。第一,與伊朗開戰;第二,遊說與上述貨幣相關的國家;第三,高度制裁伊朗。目前來看,特朗普總統已經採用了後兩種方式。

拋開俄羅斯與我國不談,美國也懂得柿子撿軟的捏的道理。畢竟,北約涵蓋了大部分歐洲強國,美國與盟友談判也更加容易。不過,歐盟早已有自己的打算,如果不是為了壯大自身,德法等國又怎會推出歐元體系,又意圖打造獨立的防衛體系呢?基於此,特朗普便積極策動英國儘快實現“硬脫歐”,實話說,約翰遜上臺多少與美國有關聯,早年間,美國時任總統克林頓就曾拉攏歐洲國家盲目打了一場科索沃戰爭,導致歐元地位下跌,如今,特朗普再次把矛頭指向歐洲令人唏噓。

除了遊說諸國,美國對伊朗的制裁可謂是全方位的。特朗普上臺後,廢除了《伊核協議》,隨之而來的就是一系列軍事以及經濟制裁。此外,禁油令生效則讓伊朗在國際社會上步履維艱,話雖如此,除了一些國家不再從伊朗購買石油外,大國該買還是買,明面上看,伊朗石油出口量驟減,但那其實是伊朗方面的瞞天過海之計罷了。另外,從去年5月起,美伊之間的關係緊張到了極點,但終究沒有發生什麼質的變化,從這些事實來看的話,特朗普之前採取的措施恐怕要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雖然美國採取的手段無效,但開戰仍然不是最好選擇,加上美國大選來臨,美國最終決定撲朔迷離

而這也從側面印證了美國不想與伊朗開戰的事實。遊說無效,極限施壓也無效,問題是特朗普現在也只是想把軍事手段當成一種威懾,而並非真正向伊朗訴諸武力行動,總統先生辭退戰爭狂人博爾頓就是最明顯的證明。美國自己也知道,但凡與伊朗這樣的中東大國開戰多少存在風險,如果能速戰速決還好,萬一陷入戰爭泥潭,那麼,美國被甩成二流國家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話雖如此,我認為,美國現階段炒掉博爾頓只是為了平復國內外的反戰情緒,由於美國大選即將來臨,特朗普最重要的任務是尋求連任,基於此,他才把博爾頓推出去成了“替罪羊”,而一旦總統先生再次粉墨登場,萬般無奈之下,他或許會孤注一擲,與伊朗爆發武力衝突,畢竟,“核實戰派”任務庫普曼不是已經接替博爾頓的職位了麼?

結論

從這些方面考慮,我認為,為了維護美元通用貨幣的地位,美國不願意但卻很有可能不得不與伊朗開戰,至於結果,美國恐怕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並且美元的國際通用貨幣地位將很有可能保不住。

尊重客觀事實,探究事件真相,我是兵器世界,歡迎關注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