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為讓患重病的外孫有錢治病,老人每日打4份工,4個月掙了6萬
黑土影像
1/9 “有人勸我們放棄,說孩子這種病治療費用大,有可能人財兩空。看到診斷結果時,當時就忍不住哭了起來,把孩子交給他的媽媽後,我跑出醫院,顫抖的給遠在老家的丈母孃撥打了一個電話。她聽完病情沉靜了幾秒,說孩子既然來到我們家就要治,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能放棄。錢的事她說她想辦法,便匆匆掛了電話。”北京兒童醫院附近的出租房裡蔡龍飛說著說著幾乎要哭出來。四個月他的賬戶上陸續多了6萬塊錢,這是他丈母孃給的。
2/9 蔡龍飛一家來自安徽亳州市譙城區譙東鎮,兒子蔡佳譽今年剛滿五歲。2018年11月份蔡佳譽因突發腹疼連夜送當地華佗中醫院診治,在醫院簡單的輸液後,蔡龍飛看著兒子的疼痛有所減輕就開點藥回家了。本以為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可是沒想到回到家後的第三天,佳譽肚子又開始出現劇烈疼痛,而且臉和脖子莫名的腫起來。
3/9 為了緩解蔡龍飛緊張的情緒,當時醫生還安慰他說,現在只是懷疑還沒有確診,有可能不是呢?建議他帶著孩子去北京兒童醫院再確診一下。聽了醫生的話,也抱著最後一絲希望,蔡龍飛回到家後和妻子東拼西湊帶了十萬塊錢,次日就把佳譽帶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
4/9 然而,來到了北京兒童醫院後,二十多天各種檢查,醫生也只能初步懷疑是神經母細胞瘤,依然確診不了,因為佳譽的腫瘤長在腎上腺,腫瘤包著動脈血管沒有位置下針,無法做穿刺。如果要確診,只能做開腹活檢。蔡龍飛說,別人做一個活檢確定病情只需要幾千元,他們家卻花了三萬,而且最終佳譽還是被確診為:神經母細胞瘤。
5/9 最後一絲希望化為泡影,蔡龍飛一家一下子都陷入了崩潰的邊緣。隨後他給兩邊的老人各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完實情後,爺爺奶奶這邊是哭成一團,而孩子外婆那頭卻異常沉靜,說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能放棄,錢的事讓我們不要擔心。
6/9 佳譽順利的入住了醫院的血液科,開始接受化療。因為佳譽在做活檢時刺激了腫瘤,腫瘤增長很快,腫瘤又是被動脈血管包圍著,導致佳譽的血壓很高,每天需要吃三到四種降壓藥。醫生不能手術,只能一邊降壓一邊接受化療。三次化療後,佳譽的腫瘤縮小了一半,醫生告訴蔡龍飛孩子對化療藥物很敏感化療效果不錯,但是手術難做,建議他們去新加坡做手術。國外的費用太高了,蔡龍飛實在無法承擔,國內的治療費都是找親戚朋友們借的。
7/9 兒子看病的日子裡,蔡龍飛說他要感謝一個人,就是孩子的姥姥李淑敏。自從孩子確診後,姥姥李淑敏在四個月的時間裡給蔡龍飛寄了6萬塊錢。事後蔡龍飛才知道孩子姥姥凌晨三點起來做環衛工,中午十二點去附近學校食堂洗刷快餐,下午五點左右開始在街道賣菜,晚上9點拿了個大編織袋出去撿廢品。蔡龍飛說,對於普通工人四個月掙六萬不算什麼,可對於一個環衛工人而言,這個錢老人是用命掙來的。
8/9 以前蔡飛龍夫妻倆在常州服裝廠打零工,一個月倆人還能有六七千的收入,可現在孩子住院,血項要三天查一次,蔡飛龍跑裡跑外也走不開,媽媽也需要時刻陪在病房,收入來源徹底斷了。佳譽的爺爺奶奶常年需要吃藥打針,為了給孫子看病,自己養老金都拿了出來。從佳譽來北京治療,已經7個月了,蔡龍飛說他們已經花了30多萬,並欠了親戚朋友27萬多。
9/9 目前孩子孩子手術後的恢復中,手術恢復好了可能立馬就又要去做化療。孩子的腫瘤是四期晚期,醫生說,後續還有三到四次化療放療,可能還會需要移植,一個移植就需要準備30多萬。”蔡飛龍無奈地說,現在的他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2019-08-08

更多精彩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