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她拍攝的照片,讓我們一窺19世紀末的寺廟建築
中國攝影出版社
1/13 寺廟,寺和廟的通稱。所以寺廟,包括祠堂皆是敬順仰止之地,得妙法真如之地,當頂禮。寺廟莊嚴,神聖不可侵犯,寸土之間,可隨順而不可隨意更改,敬順即得妙法。1894年至1896年間,女攝影師伊莎貝拉·露西·伯德在中國探險,拍攝下了各地形式各異的寺廟建築。圖為李鴻章位於芝罘的寺廟,1894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2/13 奉天的狐仙廟,狐仙廟是中國官吏經常光顧的寺廟,照片中間坐著的一群人就是官吏,1894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3/13 上海城隍廟,1895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4/13 杭州嶽王廟,1895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5/13 寺廟裡三面觀的戲臺,戲臺通常是寺廟的一個組成部分。這些古老的充滿歷史的戲臺具有重大的文化意義,戲臺的樣式多種多樣,最古老的戲臺只有一層,1895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6/13 紹興一座古廟的入口,1895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7/13 紹興古廟,1895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8/13 紹興孔廟,1895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9/13 寧波周邊的天童寺裡的天王殿,1895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10/13 寧波天童寺佛教高僧的墓塔,其歷史可追溯至公元300年左右,1895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11/13 夔府一座正面貼瓷的寺廟,1896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12/13 萬縣的寺廟,1896年,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
13/13 圖文摘自《伊莎貝拉·伯德:中國影像之旅1894-1896》中國攝影出版社2018年10月第1版。
2019-04-19

更多精彩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