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爾頓就是一個安全顧問,哪有權利向伊朗派遣航母。為何說特朗普這次甩鍋有點狠?

10 個回答
神碼人生
2019-09-13

向伊朗派遣航母和戰略轟炸機正是博爾頓的傑作,只是特朗普沒膽子打罷了。當然,特朗普作為三軍總司令才有權下令調兵遣將,但這主要是軍師博爾頓的主意。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權利是很大的,屬於白宮三號人物,如果他發表與總統政策相左的言論,總統就被民眾懷疑為架空民意、獨斷專行的人,這樣總統就很難推行自己的政策。

本來同跑一條道的白宮“三駕馬車”之一的博爾頓與美國一號、二號吵翻了,博爾頓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和蓬佩奧說話,博爾頓還乾脆“不上朝面聖”。

正當博爾頓與白宮幕僚談論工作時,“推特令”來了。當然,博爾頓對這位古怪總統早有防備,畢竟“伴君如伴虎”。

向伊朗派遣航母和戰略轟炸機正是博爾頓的傑作,只是特朗普沒膽子打罷了。當然,特朗普作為三軍總司令才有權下令調兵遣將,但這主要是軍師博爾頓的主意。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權利是很大的,屬於白宮三號人物,如果他發表與總統政策相左的言論,總統就被民眾懷疑為架空民意、獨斷專行的人,這樣總統就很難推行自己的政策。

本來同跑一條道的白宮“三駕馬車”之一的博爾頓與美國一號、二號吵翻了,博爾頓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和蓬佩奧說話,博爾頓還乾脆“不上朝面聖”。

正當博爾頓與白宮幕僚談論工作時,“推特令”來了。當然,博爾頓對這位古怪總統早有防備,畢竟“伴君如伴虎”。

美國鷹派大人物、美國首席大軍師約翰.博爾頓“落馬”了,用民間語言說就是“掛”了。特朗普本意只是用著名戰爭狂徒約翰.博爾頓來嚇唬美國“敵人”的。現在特朗普的嚇唬政策(也稱極限施壓政策)失敗了,所以約翰也沒有了“利用價值”,解僱約翰的意思是讓約翰替特朗普的失敗對外政策背黑鍋,難怪約翰如此不服氣。約翰差一點就罵“甩鍋俠”的娘了,他非常生氣,特朗普這奸詐的傢伙竟然敢玩弄他,讓他“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伊朗、委內瑞拉都鬆了一口氣!對於主戰派博爾頓被迫辭職,伊朗政府發言人拉比埃嘲諷道:幾個月前,博爾頓曾表示,德黑蘭政府挺不過三個月(軍事打擊),現在伊朗還沒倒(特朗普不敢動手),博爾頓卻先“倒”了。 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也暗諷說:博爾頓離任是美國內政,俄羅斯並沒有插手。

博爾頓的辭職信只有兩行,稱呼上也不用“尊敬的總統先生”而是“親愛的總統先生”。 美國當地時間9月9日晚,推特治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佈瞭解除“大軍師”博爾頓的命令,博爾頓則在特朗普發文數分鐘後,通過推特稱表示:“我昨晚提辭職,特朗普總統說,我們明天再說吧”。 對於心高氣傲、雷厲風行的博爾頓來說,個人尊嚴是第一位的,他並不承認自己是特朗普開除的第三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當然,他不承認他遭特朗普免職是因為他從心底瞧不起這位“昏君”。在博爾頓的眼裡,特朗普不過是個懦弱而目光短淺的,自以為是的混球。

9月10日“早朝”,曾經不可一世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助理、白宮三號人物,“山羊鬍”——白宮軍機大臣約翰.博爾頓向美國大統領特朗普遞交了辭職信。 他信中只有兩行簡短的話:“親愛的總統先生,我在此請辭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職務,並立即生效。感謝你給我這個為國服務的機會”。

向伊朗派遣航母和戰略轟炸機正是博爾頓的傑作,只是特朗普沒膽子打罷了。當然,特朗普作為三軍總司令才有權下令調兵遣將,但這主要是軍師博爾頓的主意。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權利是很大的,屬於白宮三號人物,如果他發表與總統政策相左的言論,總統就被民眾懷疑為架空民意、獨斷專行的人,這樣總統就很難推行自己的政策。

本來同跑一條道的白宮“三駕馬車”之一的博爾頓與美國一號、二號吵翻了,博爾頓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和蓬佩奧說話,博爾頓還乾脆“不上朝面聖”。

正當博爾頓與白宮幕僚談論工作時,“推特令”來了。當然,博爾頓對這位古怪總統早有防備,畢竟“伴君如伴虎”。

美國鷹派大人物、美國首席大軍師約翰.博爾頓“落馬”了,用民間語言說就是“掛”了。特朗普本意只是用著名戰爭狂徒約翰.博爾頓來嚇唬美國“敵人”的。現在特朗普的嚇唬政策(也稱極限施壓政策)失敗了,所以約翰也沒有了“利用價值”,解僱約翰的意思是讓約翰替特朗普的失敗對外政策背黑鍋,難怪約翰如此不服氣。約翰差一點就罵“甩鍋俠”的娘了,他非常生氣,特朗普這奸詐的傢伙竟然敢玩弄他,讓他“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伊朗、委內瑞拉都鬆了一口氣!對於主戰派博爾頓被迫辭職,伊朗政府發言人拉比埃嘲諷道:幾個月前,博爾頓曾表示,德黑蘭政府挺不過三個月(軍事打擊),現在伊朗還沒倒(特朗普不敢動手),博爾頓卻先“倒”了。 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也暗諷說:博爾頓離任是美國內政,俄羅斯並沒有插手。

博爾頓的辭職信只有兩行,稱呼上也不用“尊敬的總統先生”而是“親愛的總統先生”。 美國當地時間9月9日晚,推特治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佈瞭解除“大軍師”博爾頓的命令,博爾頓則在特朗普發文數分鐘後,通過推特稱表示:“我昨晚提辭職,特朗普總統說,我們明天再說吧”。 對於心高氣傲、雷厲風行的博爾頓來說,個人尊嚴是第一位的,他並不承認自己是特朗普開除的第三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當然,他不承認他遭特朗普免職是因為他從心底瞧不起這位“昏君”。在博爾頓的眼裡,特朗普不過是個懦弱而目光短淺的,自以為是的混球。

9月10日“早朝”,曾經不可一世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助理、白宮三號人物,“山羊鬍”——白宮軍機大臣約翰.博爾頓向美國大統領特朗普遞交了辭職信。 他信中只有兩行簡短的話:“親愛的總統先生,我在此請辭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職務,並立即生效。感謝你給我這個為國服務的機會”。

(博爾頓的辭職信)

著名鷹派人物博爾頓“被辭職”,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雖然走了,但並不代表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就會有什麼改變,因為任職1年5個月的博爾頓根本就影響不了特朗普的主要決策。

博爾頓充其量只能算是特朗普的替罪羊。之前特朗普想軍事顛覆委內瑞拉和伊朗政權而起用博爾頓,但後來又不想打了,所以博爾頓就再也沒有什麼價值。 特朗普主張“極限施壓”的方式處理敵對國的關係,但博爾頓卻主張用“武力手段”解決問題。特朗普是商人,習慣於“放長線,釣大魚”,後來特朗普又認為“戰爭手段是賠本生意”。

二人政見不同,而且特朗普還公開稱“約翰誤朕”,企圖把他引向戰爭。的確,博爾頓不但主張武力解決委內瑞拉和伊朗,而且還主張對俄朝採取強硬政策。但是,如果是以前特朗普會欣賞他的“建議”,但現在嚇唬政策已經失效,而博爾頓又不願意揣摩“聖意”當跟屁蟲。

特朗普這個人很狡詐,他想利用博爾頓來襯托他的偉大,因為他突然想拿諾貝爾和平獎來掩蓋他欺顛覆敵國的野心。

對於解僱博爾頓特朗普的解釋是:“我昨晚通知博爾頓,白宮不再需要他的服務了。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其他人也和我一樣,因此我要求約翰(博爾頓)辭職。我將在下週任命新的國家安全顧問”。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是為自己的外交失敗尋找替罪羊。

向伊朗派遣航母和戰略轟炸機正是博爾頓的傑作,只是特朗普沒膽子打罷了。當然,特朗普作為三軍總司令才有權下令調兵遣將,但這主要是軍師博爾頓的主意。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權利是很大的,屬於白宮三號人物,如果他發表與總統政策相左的言論,總統就被民眾懷疑為架空民意、獨斷專行的人,這樣總統就很難推行自己的政策。

本來同跑一條道的白宮“三駕馬車”之一的博爾頓與美國一號、二號吵翻了,博爾頓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和蓬佩奧說話,博爾頓還乾脆“不上朝面聖”。

正當博爾頓與白宮幕僚談論工作時,“推特令”來了。當然,博爾頓對這位古怪總統早有防備,畢竟“伴君如伴虎”。

美國鷹派大人物、美國首席大軍師約翰.博爾頓“落馬”了,用民間語言說就是“掛”了。特朗普本意只是用著名戰爭狂徒約翰.博爾頓來嚇唬美國“敵人”的。現在特朗普的嚇唬政策(也稱極限施壓政策)失敗了,所以約翰也沒有了“利用價值”,解僱約翰的意思是讓約翰替特朗普的失敗對外政策背黑鍋,難怪約翰如此不服氣。約翰差一點就罵“甩鍋俠”的娘了,他非常生氣,特朗普這奸詐的傢伙竟然敢玩弄他,讓他“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伊朗、委內瑞拉都鬆了一口氣!對於主戰派博爾頓被迫辭職,伊朗政府發言人拉比埃嘲諷道:幾個月前,博爾頓曾表示,德黑蘭政府挺不過三個月(軍事打擊),現在伊朗還沒倒(特朗普不敢動手),博爾頓卻先“倒”了。 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也暗諷說:博爾頓離任是美國內政,俄羅斯並沒有插手。

博爾頓的辭職信只有兩行,稱呼上也不用“尊敬的總統先生”而是“親愛的總統先生”。 美國當地時間9月9日晚,推特治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佈瞭解除“大軍師”博爾頓的命令,博爾頓則在特朗普發文數分鐘後,通過推特稱表示:“我昨晚提辭職,特朗普總統說,我們明天再說吧”。 對於心高氣傲、雷厲風行的博爾頓來說,個人尊嚴是第一位的,他並不承認自己是特朗普開除的第三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當然,他不承認他遭特朗普免職是因為他從心底瞧不起這位“昏君”。在博爾頓的眼裡,特朗普不過是個懦弱而目光短淺的,自以為是的混球。

9月10日“早朝”,曾經不可一世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助理、白宮三號人物,“山羊鬍”——白宮軍機大臣約翰.博爾頓向美國大統領特朗普遞交了辭職信。 他信中只有兩行簡短的話:“親愛的總統先生,我在此請辭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職務,並立即生效。感謝你給我這個為國服務的機會”。

(博爾頓的辭職信)

著名鷹派人物博爾頓“被辭職”,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雖然走了,但並不代表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就會有什麼改變,因為任職1年5個月的博爾頓根本就影響不了特朗普的主要決策。

博爾頓充其量只能算是特朗普的替罪羊。之前特朗普想軍事顛覆委內瑞拉和伊朗政權而起用博爾頓,但後來又不想打了,所以博爾頓就再也沒有什麼價值。 特朗普主張“極限施壓”的方式處理敵對國的關係,但博爾頓卻主張用“武力手段”解決問題。特朗普是商人,習慣於“放長線,釣大魚”,後來特朗普又認為“戰爭手段是賠本生意”。

二人政見不同,而且特朗普還公開稱“約翰誤朕”,企圖把他引向戰爭。的確,博爾頓不但主張武力解決委內瑞拉和伊朗,而且還主張對俄朝採取強硬政策。但是,如果是以前特朗普會欣賞他的“建議”,但現在嚇唬政策已經失效,而博爾頓又不願意揣摩“聖意”當跟屁蟲。

特朗普這個人很狡詐,他想利用博爾頓來襯托他的偉大,因為他突然想拿諾貝爾和平獎來掩蓋他欺顛覆敵國的野心。

對於解僱博爾頓特朗普的解釋是:“我昨晚通知博爾頓,白宮不再需要他的服務了。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其他人也和我一樣,因此我要求約翰(博爾頓)辭職。我將在下週任命新的國家安全顧問”。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是為自己的外交失敗尋找替罪羊。

特朗普之前想經濟軍事手段並用,後來特朗普為了執行“美國優先政策”經濟政策和害怕失去進任又改軍事手段為“極限施壓”的最後王牌。他的政策是矛盾,他也一直在矛盾中緋徊。訴諸武力原本是二人的一致觀點,但後來特朗普又途中改變了主意,戰鬥機都起飛十幾分鍾了還取消進攻的命令,為了掩飾對伊俄的恐懼,約翰自然就變成了進讒言、唱反調的大“奸臣”。當然,認為用武力解決伊核和“專制”政權,一勞永逸一直是博爾頓的觀點。所以約翰的建議也成了特朗普對外政策有效執行的障礙。

約翰不會轉彎,不屑配合,讓特朗普大發雷霆。其實兩人的矛盾從博爾頓一上臺開始就註定了,就其根本原因就是特朗普朝令夕改,猶柔寡斷。 博爾頓還與二號人物蓬佩奧意見相左,兩人甚至好幾個星期不說一句話。據說約翰走人後,蓬佩奧把自己的門生胡克推薦給特朗普。蓬佩奧與特朗普的政見非常一致,忠實地執行特朗普“美國優先”陰謀的所有政策。

目前,特朗普的“軍事極限施壓”和“貿易極限施壓”政策在全球範圍之內都遭到了失敗。博爾頓作為替罪羊走了,但也無助於提升特朗普政府糟糕的國際形象。

向伊朗派遣航母和戰略轟炸機正是博爾頓的傑作,只是特朗普沒膽子打罷了。當然,特朗普作為三軍總司令才有權下令調兵遣將,但這主要是軍師博爾頓的主意。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權利是很大的,屬於白宮三號人物,如果他發表與總統政策相左的言論,總統就被民眾懷疑為架空民意、獨斷專行的人,這樣總統就很難推行自己的政策。

本來同跑一條道的白宮“三駕馬車”之一的博爾頓與美國一號、二號吵翻了,博爾頓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和蓬佩奧說話,博爾頓還乾脆“不上朝面聖”。

正當博爾頓與白宮幕僚談論工作時,“推特令”來了。當然,博爾頓對這位古怪總統早有防備,畢竟“伴君如伴虎”。

美國鷹派大人物、美國首席大軍師約翰.博爾頓“落馬”了,用民間語言說就是“掛”了。特朗普本意只是用著名戰爭狂徒約翰.博爾頓來嚇唬美國“敵人”的。現在特朗普的嚇唬政策(也稱極限施壓政策)失敗了,所以約翰也沒有了“利用價值”,解僱約翰的意思是讓約翰替特朗普的失敗對外政策背黑鍋,難怪約翰如此不服氣。約翰差一點就罵“甩鍋俠”的娘了,他非常生氣,特朗普這奸詐的傢伙竟然敢玩弄他,讓他“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伊朗、委內瑞拉都鬆了一口氣!對於主戰派博爾頓被迫辭職,伊朗政府發言人拉比埃嘲諷道:幾個月前,博爾頓曾表示,德黑蘭政府挺不過三個月(軍事打擊),現在伊朗還沒倒(特朗普不敢動手),博爾頓卻先“倒”了。 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也暗諷說:博爾頓離任是美國內政,俄羅斯並沒有插手。

博爾頓的辭職信只有兩行,稱呼上也不用“尊敬的總統先生”而是“親愛的總統先生”。 美國當地時間9月9日晚,推特治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佈瞭解除“大軍師”博爾頓的命令,博爾頓則在特朗普發文數分鐘後,通過推特稱表示:“我昨晚提辭職,特朗普總統說,我們明天再說吧”。 對於心高氣傲、雷厲風行的博爾頓來說,個人尊嚴是第一位的,他並不承認自己是特朗普開除的第三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當然,他不承認他遭特朗普免職是因為他從心底瞧不起這位“昏君”。在博爾頓的眼裡,特朗普不過是個懦弱而目光短淺的,自以為是的混球。

9月10日“早朝”,曾經不可一世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助理、白宮三號人物,“山羊鬍”——白宮軍機大臣約翰.博爾頓向美國大統領特朗普遞交了辭職信。 他信中只有兩行簡短的話:“親愛的總統先生,我在此請辭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職務,並立即生效。感謝你給我這個為國服務的機會”。

(博爾頓的辭職信)

著名鷹派人物博爾頓“被辭職”,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雖然走了,但並不代表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就會有什麼改變,因為任職1年5個月的博爾頓根本就影響不了特朗普的主要決策。

博爾頓充其量只能算是特朗普的替罪羊。之前特朗普想軍事顛覆委內瑞拉和伊朗政權而起用博爾頓,但後來又不想打了,所以博爾頓就再也沒有什麼價值。 特朗普主張“極限施壓”的方式處理敵對國的關係,但博爾頓卻主張用“武力手段”解決問題。特朗普是商人,習慣於“放長線,釣大魚”,後來特朗普又認為“戰爭手段是賠本生意”。

二人政見不同,而且特朗普還公開稱“約翰誤朕”,企圖把他引向戰爭。的確,博爾頓不但主張武力解決委內瑞拉和伊朗,而且還主張對俄朝採取強硬政策。但是,如果是以前特朗普會欣賞他的“建議”,但現在嚇唬政策已經失效,而博爾頓又不願意揣摩“聖意”當跟屁蟲。

特朗普這個人很狡詐,他想利用博爾頓來襯托他的偉大,因為他突然想拿諾貝爾和平獎來掩蓋他欺顛覆敵國的野心。

對於解僱博爾頓特朗普的解釋是:“我昨晚通知博爾頓,白宮不再需要他的服務了。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其他人也和我一樣,因此我要求約翰(博爾頓)辭職。我將在下週任命新的國家安全顧問”。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是為自己的外交失敗尋找替罪羊。

特朗普之前想經濟軍事手段並用,後來特朗普為了執行“美國優先政策”經濟政策和害怕失去進任又改軍事手段為“極限施壓”的最後王牌。他的政策是矛盾,他也一直在矛盾中緋徊。訴諸武力原本是二人的一致觀點,但後來特朗普又途中改變了主意,戰鬥機都起飛十幾分鍾了還取消進攻的命令,為了掩飾對伊俄的恐懼,約翰自然就變成了進讒言、唱反調的大“奸臣”。當然,認為用武力解決伊核和“專制”政權,一勞永逸一直是博爾頓的觀點。所以約翰的建議也成了特朗普對外政策有效執行的障礙。

約翰不會轉彎,不屑配合,讓特朗普大發雷霆。其實兩人的矛盾從博爾頓一上臺開始就註定了,就其根本原因就是特朗普朝令夕改,猶柔寡斷。 博爾頓還與二號人物蓬佩奧意見相左,兩人甚至好幾個星期不說一句話。據說約翰走人後,蓬佩奧把自己的門生胡克推薦給特朗普。蓬佩奧與特朗普的政見非常一致,忠實地執行特朗普“美國優先”陰謀的所有政策。

目前,特朗普的“軍事極限施壓”和“貿易極限施壓”政策在全球範圍之內都遭到了失敗。博爾頓作為替罪羊走了,但也無助於提升特朗普政府糟糕的國際形象。

可以預見,特朗普的下一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也可能幹不長,因為根據美國多家民意調查機構的報告顯示,特朗普目前的平均支持率只有38%,這意味著他連任基本無望。特朗普現在還有一年多的任職時間。他現在的成績離他“讓美國再次偉”的夢想還非常遙遠。

戰爭販子博爾頓走了,走得比較落寞。他不知道的是美國已經打不起大仗了,因為美國已經沒有錢打了。欠了那麼多賬,22.4億美元,比自家家底GDP還高呢。美國如果打伊朗,不管打贏打不贏,都得花上萬億美元。特朗普想玩經濟霸權,也想玩軍事霸權,可惜美國已經沒有這樣的絕對實力。昔日大帝國,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這是為什麼呢?

記得美國從二戰後每打一場大仗都得拉上盟友和北約,朝鮮戰爭、南斯拉夫戰爭、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爭都讓盟友分攤軍費,現在不行了,盟友日子都難過,沒餘錢打仗了。所以北約主要國家和美國盟友都拒絕了博爾頓和特朗普的動武方案。

向伊朗派遣航母和戰略轟炸機正是博爾頓的傑作,只是特朗普沒膽子打罷了。當然,特朗普作為三軍總司令才有權下令調兵遣將,但這主要是軍師博爾頓的主意。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權利是很大的,屬於白宮三號人物,如果他發表與總統政策相左的言論,總統就被民眾懷疑為架空民意、獨斷專行的人,這樣總統就很難推行自己的政策。

本來同跑一條道的白宮“三駕馬車”之一的博爾頓與美國一號、二號吵翻了,博爾頓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和蓬佩奧說話,博爾頓還乾脆“不上朝面聖”。

正當博爾頓與白宮幕僚談論工作時,“推特令”來了。當然,博爾頓對這位古怪總統早有防備,畢竟“伴君如伴虎”。

美國鷹派大人物、美國首席大軍師約翰.博爾頓“落馬”了,用民間語言說就是“掛”了。特朗普本意只是用著名戰爭狂徒約翰.博爾頓來嚇唬美國“敵人”的。現在特朗普的嚇唬政策(也稱極限施壓政策)失敗了,所以約翰也沒有了“利用價值”,解僱約翰的意思是讓約翰替特朗普的失敗對外政策背黑鍋,難怪約翰如此不服氣。約翰差一點就罵“甩鍋俠”的娘了,他非常生氣,特朗普這奸詐的傢伙竟然敢玩弄他,讓他“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伊朗、委內瑞拉都鬆了一口氣!對於主戰派博爾頓被迫辭職,伊朗政府發言人拉比埃嘲諷道:幾個月前,博爾頓曾表示,德黑蘭政府挺不過三個月(軍事打擊),現在伊朗還沒倒(特朗普不敢動手),博爾頓卻先“倒”了。 普京發言人佩斯科夫也暗諷說:博爾頓離任是美國內政,俄羅斯並沒有插手。

博爾頓的辭職信只有兩行,稱呼上也不用“尊敬的總統先生”而是“親愛的總統先生”。 美國當地時間9月9日晚,推特治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佈瞭解除“大軍師”博爾頓的命令,博爾頓則在特朗普發文數分鐘後,通過推特稱表示:“我昨晚提辭職,特朗普總統說,我們明天再說吧”。 對於心高氣傲、雷厲風行的博爾頓來說,個人尊嚴是第一位的,他並不承認自己是特朗普開除的第三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當然,他不承認他遭特朗普免職是因為他從心底瞧不起這位“昏君”。在博爾頓的眼裡,特朗普不過是個懦弱而目光短淺的,自以為是的混球。

9月10日“早朝”,曾經不可一世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助理、白宮三號人物,“山羊鬍”——白宮軍機大臣約翰.博爾頓向美國大統領特朗普遞交了辭職信。 他信中只有兩行簡短的話:“親愛的總統先生,我在此請辭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職務,並立即生效。感謝你給我這個為國服務的機會”。

(博爾頓的辭職信)

著名鷹派人物博爾頓“被辭職”,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美國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約翰.博爾頓雖然走了,但並不代表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就會有什麼改變,因為任職1年5個月的博爾頓根本就影響不了特朗普的主要決策。

博爾頓充其量只能算是特朗普的替罪羊。之前特朗普想軍事顛覆委內瑞拉和伊朗政權而起用博爾頓,但後來又不想打了,所以博爾頓就再也沒有什麼價值。 特朗普主張“極限施壓”的方式處理敵對國的關係,但博爾頓卻主張用“武力手段”解決問題。特朗普是商人,習慣於“放長線,釣大魚”,後來特朗普又認為“戰爭手段是賠本生意”。

二人政見不同,而且特朗普還公開稱“約翰誤朕”,企圖把他引向戰爭。的確,博爾頓不但主張武力解決委內瑞拉和伊朗,而且還主張對俄朝採取強硬政策。但是,如果是以前特朗普會欣賞他的“建議”,但現在嚇唬政策已經失效,而博爾頓又不願意揣摩“聖意”當跟屁蟲。

特朗普這個人很狡詐,他想利用博爾頓來襯托他的偉大,因為他突然想拿諾貝爾和平獎來掩蓋他欺顛覆敵國的野心。

對於解僱博爾頓特朗普的解釋是:“我昨晚通知博爾頓,白宮不再需要他的服務了。我強烈反對他的許多建議,政府其他人也和我一樣,因此我要求約翰(博爾頓)辭職。我將在下週任命新的國家安全顧問”。可是,全世界都知道特朗普是為自己的外交失敗尋找替罪羊。

特朗普之前想經濟軍事手段並用,後來特朗普為了執行“美國優先政策”經濟政策和害怕失去進任又改軍事手段為“極限施壓”的最後王牌。他的政策是矛盾,他也一直在矛盾中緋徊。訴諸武力原本是二人的一致觀點,但後來特朗普又途中改變了主意,戰鬥機都起飛十幾分鍾了還取消進攻的命令,為了掩飾對伊俄的恐懼,約翰自然就變成了進讒言、唱反調的大“奸臣”。當然,認為用武力解決伊核和“專制”政權,一勞永逸一直是博爾頓的觀點。所以約翰的建議也成了特朗普對外政策有效執行的障礙。

約翰不會轉彎,不屑配合,讓特朗普大發雷霆。其實兩人的矛盾從博爾頓一上臺開始就註定了,就其根本原因就是特朗普朝令夕改,猶柔寡斷。 博爾頓還與二號人物蓬佩奧意見相左,兩人甚至好幾個星期不說一句話。據說約翰走人後,蓬佩奧把自己的門生胡克推薦給特朗普。蓬佩奧與特朗普的政見非常一致,忠實地執行特朗普“美國優先”陰謀的所有政策。

目前,特朗普的“軍事極限施壓”和“貿易極限施壓”政策在全球範圍之內都遭到了失敗。博爾頓作為替罪羊走了,但也無助於提升特朗普政府糟糕的國際形象。

可以預見,特朗普的下一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也可能幹不長,因為根據美國多家民意調查機構的報告顯示,特朗普目前的平均支持率只有38%,這意味著他連任基本無望。特朗普現在還有一年多的任職時間。他現在的成績離他“讓美國再次偉”的夢想還非常遙遠。

戰爭販子博爾頓走了,走得比較落寞。他不知道的是美國已經打不起大仗了,因為美國已經沒有錢打了。欠了那麼多賬,22.4億美元,比自家家底GDP還高呢。美國如果打伊朗,不管打贏打不贏,都得花上萬億美元。特朗普想玩經濟霸權,也想玩軍事霸權,可惜美國已經沒有這樣的絕對實力。昔日大帝國,落到今天這個地步,這是為什麼呢?

記得美國從二戰後每打一場大仗都得拉上盟友和北約,朝鮮戰爭、南斯拉夫戰爭、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利比亞戰爭都讓盟友分攤軍費,現在不行了,盟友日子都難過,沒餘錢打仗了。所以北約主要國家和美國盟友都拒絕了博爾頓和特朗普的動武方案。

說實話,最想發動對委對伊戰爭的其實是特朗普而不是博爾頓,博爾頓本身就是一個戰爭主義者(戰爭販子),特朗普不是不知道,所以特朗普用他目的就是為了發動戰爭。 但是,特朗普最終沒有膽量發動無義戰,據說是為了省錢,但實際上他是害怕美國因好戰的衰亡,而不是他熱愛什麼世界和平,這一點一定要分清楚。 一句話,美國霸權的衰落才是博爾頓最終被炒的根本原因!

附博爾頓簡歷: 約翰·羅伯特·博爾頓(生於1948年11月20日,英文名字John Robert Bolton),美國著名鷹派政治人物,耶魯大學法學博士,曾是執業律師。1985年-1989年,在羅納德·里根政府擔任助理司法部長;1989年-1993年,在老布什政府擔任主管國際組織事務的助理國務卿;2001年-2005年,在小布什政府中出任美國副國務卿,主管軍控事務;2005年,接替約翰·丹福斯出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 2018年3月22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約翰·博爾頓將取代麥克馬斯特,出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

金眼看世界
2019-09-12


為什麼說特朗普給博爾頓甩鍋比較狠?因為博爾頓只是特朗普政府的一個安全顧問而已,所謂顧問,顧得上就問。


為什麼說特朗普給博爾頓甩鍋比較狠?因為博爾頓只是特朗普政府的一個安全顧問而已,所謂顧問,顧得上就問。

博爾頓加入特朗普政府任安全顧問不過一年多時間,而在他加入之前,特朗普特色的外交政策已經定型。

特朗普自己都說了,他的政府很多人都對博爾頓的建議進行了反對,也就是說,博爾頓在他的團隊中根本不被重視。既然不被重視,自然也不可能產生多少影響力。所以如果這個時候特朗普把一切外交問題都推給博爾頓,這個鍋確實甩的比較狠。


為什麼說特朗普給博爾頓甩鍋比較狠?因為博爾頓只是特朗普政府的一個安全顧問而已,所謂顧問,顧得上就問。

博爾頓加入特朗普政府任安全顧問不過一年多時間,而在他加入之前,特朗普特色的外交政策已經定型。

特朗普自己都說了,他的政府很多人都對博爾頓的建議進行了反對,也就是說,博爾頓在他的團隊中根本不被重視。既然不被重視,自然也不可能產生多少影響力。所以如果這個時候特朗普把一切外交問題都推給博爾頓,這個鍋確實甩的比較狠。

比如伊朗問題,撕毀伊核協議的是特朗普,可不是博爾頓,這個世人都心知肚明。再有朝鮮問題,是特朗普玩他那套出爾反爾的套路搞砸了的,也不關博爾頓的事情。


為什麼說特朗普給博爾頓甩鍋比較狠?因為博爾頓只是特朗普政府的一個安全顧問而已,所謂顧問,顧得上就問。

博爾頓加入特朗普政府任安全顧問不過一年多時間,而在他加入之前,特朗普特色的外交政策已經定型。

特朗普自己都說了,他的政府很多人都對博爾頓的建議進行了反對,也就是說,博爾頓在他的團隊中根本不被重視。既然不被重視,自然也不可能產生多少影響力。所以如果這個時候特朗普把一切外交問題都推給博爾頓,這個鍋確實甩的比較狠。

比如伊朗問題,撕毀伊核協議的是特朗普,可不是博爾頓,這個世人都心知肚明。再有朝鮮問題,是特朗普玩他那套出爾反爾的套路搞砸了的,也不關博爾頓的事情。

實際上,特朗普才是美國外交政策的最高決策者,博爾頓最多隻能算是他的謀士。他幹掉博爾頓並讓他背鍋的目的,可能是為了在大選去急於獲得外交突破,只是找個人背鍋,給自己走進死衚衕的外交模式找個臺階下而已。

淡然小司
2019-09-12

隨著博爾頓的離職,也讓美國政府內部出現了劇烈的震動,這也讓國際社會一片震驚。其實,博爾頓本身就是特朗普政府當中的強硬鷹派人物,在2018年5月,博爾頓正式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成為特朗普身邊的左右手。隨後在博爾頓的慫恿下,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伊朗危機正式爆發。

隨著博爾頓的離職,也讓美國政府內部出現了劇烈的震動,這也讓國際社會一片震驚。其實,博爾頓本身就是特朗普政府當中的強硬鷹派人物,在2018年5月,博爾頓正式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成為特朗普身邊的左右手。隨後在博爾頓的慫恿下,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伊朗危機正式爆發。

而第二階段的伊朗危機,而是在今年的5月2日開始,美國暫停了對世界八個國家和地區的原油豁免權。美國開始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從而伊朗危機再次爆發。而到了5月8日,在博爾頓的慫恿下,特朗普簽署了向伊朗周邊的海域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和戰略轟炸機等大型軍事作兵器。這一點的確是博爾頓在背後慫恿特朗,而此時特朗普甩鍋給博爾頓也不算為過。

隨著博爾頓的離職,也讓美國政府內部出現了劇烈的震動,這也讓國際社會一片震驚。其實,博爾頓本身就是特朗普政府當中的強硬鷹派人物,在2018年5月,博爾頓正式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成為特朗普身邊的左右手。隨後在博爾頓的慫恿下,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伊朗危機正式爆發。

而第二階段的伊朗危機,而是在今年的5月2日開始,美國暫停了對世界八個國家和地區的原油豁免權。美國開始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從而伊朗危機再次爆發。而到了5月8日,在博爾頓的慫恿下,特朗普簽署了向伊朗周邊的海域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和戰略轟炸機等大型軍事作兵器。這一點的確是博爾頓在背後慫恿特朗,而此時特朗普甩鍋給博爾頓也不算為過。

早在今年的5月9日,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拉凡奇就指責博爾頓捏造情報,欺騙美國總統,慫恿特朗普向中東地區部署航母打擊群和轟炸機。因此,美國在5月8日派遣了4架B-52戰略轟炸機抵達卡塔爾的烏代德空軍基地,讓林肯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在5月16日抵達到了阿曼灣海域。這一系列的軍事調動,的確是在博爾頓的簇擁下,最終得以成行。

隨著博爾頓的離職,也讓美國政府內部出現了劇烈的震動,這也讓國際社會一片震驚。其實,博爾頓本身就是特朗普政府當中的強硬鷹派人物,在2018年5月,博爾頓正式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成為特朗普身邊的左右手。隨後在博爾頓的慫恿下,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伊朗危機正式爆發。

而第二階段的伊朗危機,而是在今年的5月2日開始,美國暫停了對世界八個國家和地區的原油豁免權。美國開始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從而伊朗危機再次爆發。而到了5月8日,在博爾頓的慫恿下,特朗普簽署了向伊朗周邊的海域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和戰略轟炸機等大型軍事作兵器。這一點的確是博爾頓在背後慫恿特朗,而此時特朗普甩鍋給博爾頓也不算為過。

早在今年的5月9日,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拉凡奇就指責博爾頓捏造情報,欺騙美國總統,慫恿特朗普向中東地區部署航母打擊群和轟炸機。因此,美國在5月8日派遣了4架B-52戰略轟炸機抵達卡塔爾的烏代德空軍基地,讓林肯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在5月16日抵達到了阿曼灣海域。這一系列的軍事調動,的確是在博爾頓的簇擁下,最終得以成行。

而對於博爾頓當時的所作所為,就連美國民主黨一些議員對博爾頓也是多加指責。他們一致認為博爾頓激化伊朗的緊張局勢,可能引發美國與伊朗之間的戰爭。這對於當時的特朗普卻認為,

博爾頓在某些問題上很強硬“沒有問題”,“我的團隊裡面也有鴿派,但最終都由我來做出決定”。

隨著博爾頓的離職,也讓美國政府內部出現了劇烈的震動,這也讓國際社會一片震驚。其實,博爾頓本身就是特朗普政府當中的強硬鷹派人物,在2018年5月,博爾頓正式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成為特朗普身邊的左右手。隨後在博爾頓的慫恿下,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伊朗危機正式爆發。

而第二階段的伊朗危機,而是在今年的5月2日開始,美國暫停了對世界八個國家和地區的原油豁免權。美國開始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從而伊朗危機再次爆發。而到了5月8日,在博爾頓的慫恿下,特朗普簽署了向伊朗周邊的海域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和戰略轟炸機等大型軍事作兵器。這一點的確是博爾頓在背後慫恿特朗,而此時特朗普甩鍋給博爾頓也不算為過。

早在今年的5月9日,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拉凡奇就指責博爾頓捏造情報,欺騙美國總統,慫恿特朗普向中東地區部署航母打擊群和轟炸機。因此,美國在5月8日派遣了4架B-52戰略轟炸機抵達卡塔爾的烏代德空軍基地,讓林肯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在5月16日抵達到了阿曼灣海域。這一系列的軍事調動,的確是在博爾頓的簇擁下,最終得以成行。

而對於博爾頓當時的所作所為,就連美國民主黨一些議員對博爾頓也是多加指責。他們一致認為博爾頓激化伊朗的緊張局勢,可能引發美國與伊朗之間的戰爭。這對於當時的特朗普卻認為,

博爾頓在某些問題上很強硬“沒有問題”,“我的團隊裡面也有鴿派,但最終都由我來做出決定”。

顯然,按照當時特朗普對於民主黨議員指責博爾頓的言論,顯然,特朗普是在袒護著博爾頓。特朗普的言語當中,我們可以看到這一點,但是現在看特朗普將鍋甩給博爾頓,顯然是有些在推脫責任。畢竟目前伊朗局勢已經讓美國騎虎難下,特朗普政府又不想與伊朗爆發直接的軍事衝突,那麼必須給自己找一個臺階。既然博爾頓已經辭職,那麼讓博爾頓背更多的黑鍋,顯然就是必須的了。

隨著博爾頓的離職,也讓美國政府內部出現了劇烈的震動,這也讓國際社會一片震驚。其實,博爾頓本身就是特朗普政府當中的強硬鷹派人物,在2018年5月,博爾頓正式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成為特朗普身邊的左右手。隨後在博爾頓的慫恿下,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伊朗危機正式爆發。

而第二階段的伊朗危機,而是在今年的5月2日開始,美國暫停了對世界八個國家和地區的原油豁免權。美國開始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從而伊朗危機再次爆發。而到了5月8日,在博爾頓的慫恿下,特朗普簽署了向伊朗周邊的海域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和戰略轟炸機等大型軍事作兵器。這一點的確是博爾頓在背後慫恿特朗,而此時特朗普甩鍋給博爾頓也不算為過。

早在今年的5月9日,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拉凡奇就指責博爾頓捏造情報,欺騙美國總統,慫恿特朗普向中東地區部署航母打擊群和轟炸機。因此,美國在5月8日派遣了4架B-52戰略轟炸機抵達卡塔爾的烏代德空軍基地,讓林肯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在5月16日抵達到了阿曼灣海域。這一系列的軍事調動,的確是在博爾頓的簇擁下,最終得以成行。

而對於博爾頓當時的所作所為,就連美國民主黨一些議員對博爾頓也是多加指責。他們一致認為博爾頓激化伊朗的緊張局勢,可能引發美國與伊朗之間的戰爭。這對於當時的特朗普卻認為,

博爾頓在某些問題上很強硬“沒有問題”,“我的團隊裡面也有鴿派,但最終都由我來做出決定”。

顯然,按照當時特朗普對於民主黨議員指責博爾頓的言論,顯然,特朗普是在袒護著博爾頓。特朗普的言語當中,我們可以看到這一點,但是現在看特朗普將鍋甩給博爾頓,顯然是有些在推脫責任。畢竟目前伊朗局勢已經讓美國騎虎難下,特朗普政府又不想與伊朗爆發直接的軍事衝突,那麼必須給自己找一個臺階。既然博爾頓已經辭職,那麼讓博爾頓背更多的黑鍋,顯然就是必須的了。

畢竟現在的特朗普,其目的是要想辦法解決尷尬的伊朗局勢,同時,為了迴應美國選民對此的關注。只有很好的解決了伊朗危機,特朗普才能夠有機會獲得更多選民的支持。按按照博爾頓的言論,與伊朗開戰,只會讓特朗普斷送這次總統連任的機會。那麼開除博爾頓就成為特朗普的必然,而博爾頓要為特朗普背一些黑鍋也是避免不了。

隨著博爾頓的離職,也讓美國政府內部出現了劇烈的震動,這也讓國際社會一片震驚。其實,博爾頓本身就是特朗普政府當中的強硬鷹派人物,在2018年5月,博爾頓正式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成為特朗普身邊的左右手。隨後在博爾頓的慫恿下,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伊朗危機正式爆發。

而第二階段的伊朗危機,而是在今年的5月2日開始,美國暫停了對世界八個國家和地區的原油豁免權。美國開始對伊朗實施石油禁運,從而伊朗危機再次爆發。而到了5月8日,在博爾頓的慫恿下,特朗普簽署了向伊朗周邊的海域派遣航空母艦戰鬥群和戰略轟炸機等大型軍事作兵器。這一點的確是博爾頓在背後慫恿特朗,而此時特朗普甩鍋給博爾頓也不算為過。

早在今年的5月9日,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拉凡奇就指責博爾頓捏造情報,欺騙美國總統,慫恿特朗普向中東地區部署航母打擊群和轟炸機。因此,美國在5月8日派遣了4架B-52戰略轟炸機抵達卡塔爾的烏代德空軍基地,讓林肯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在5月16日抵達到了阿曼灣海域。這一系列的軍事調動,的確是在博爾頓的簇擁下,最終得以成行。

而對於博爾頓當時的所作所為,就連美國民主黨一些議員對博爾頓也是多加指責。他們一致認為博爾頓激化伊朗的緊張局勢,可能引發美國與伊朗之間的戰爭。這對於當時的特朗普卻認為,

博爾頓在某些問題上很強硬“沒有問題”,“我的團隊裡面也有鴿派,但最終都由我來做出決定”。

顯然,按照當時特朗普對於民主黨議員指責博爾頓的言論,顯然,特朗普是在袒護著博爾頓。特朗普的言語當中,我們可以看到這一點,但是現在看特朗普將鍋甩給博爾頓,顯然是有些在推脫責任。畢竟目前伊朗局勢已經讓美國騎虎難下,特朗普政府又不想與伊朗爆發直接的軍事衝突,那麼必須給自己找一個臺階。既然博爾頓已經辭職,那麼讓博爾頓背更多的黑鍋,顯然就是必須的了。

畢竟現在的特朗普,其目的是要想辦法解決尷尬的伊朗局勢,同時,為了迴應美國選民對此的關注。只有很好的解決了伊朗危機,特朗普才能夠有機會獲得更多選民的支持。按按照博爾頓的言論,與伊朗開戰,只會讓特朗普斷送這次總統連任的機會。那麼開除博爾頓就成為特朗普的必然,而博爾頓要為特朗普背一些黑鍋也是避免不了。

因此,只能說特朗普為了能夠獲得連任,而且也需要解決目前的伊朗危機。那麼特朗普在與博爾頓在阿富汗撤軍問題,伊朗問題等熱點上的分歧,再加上特朗普獨斷專行,自以為是的性格,那麼博爾頓被炒魷魚就是必然。而博爾頓在伊朗問題上的黑鍋只是大小的問題,畢竟這背後的主謀依然是博爾頓,他是一個最喜歡軍事顛覆他國政權的傢伙!(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淡然小司原創!)

谌人
2019-09-12

戰爭販子“博爾頓”已經告別白宮,不會再有故事了。現在筆者再搗鼓一下“博爾頓那些事兒”,算是歡送他失業!

戰爭販子“博爾頓”已經告別白宮,不會再有故事了。現在筆者再搗鼓一下“博爾頓那些事兒”,算是歡送他失業!

博爾頓步前任班農後塵,上任白宮總統安全顧問後,一直在越權做特朗普總統的主。

總統安全顧問;就是一個在總統身後就安全問題給總統出謀劃策的參謀,採不採納建議是總統的權利,有關決定是總統決定並做出安排部署。

參謀要當司令員博爾頓不但有越權行為(後面舉3例),還有要挾總統按他的意志辦事的嫌疑(後面也舉3例),被特朗普開除屬於咎由自取。

博爾頓越權行為

①,搶先宣佈“美國向波斯灣派遣“林肯號”航母戰鬥群,部署轟炸機群”應對伊朗威脅。

戰爭販子“博爾頓”已經告別白宮,不會再有故事了。現在筆者再搗鼓一下“博爾頓那些事兒”,算是歡送他失業!

博爾頓步前任班農後塵,上任白宮總統安全顧問後,一直在越權做特朗普總統的主。

總統安全顧問;就是一個在總統身後就安全問題給總統出謀劃策的參謀,採不採納建議是總統的權利,有關決定是總統決定並做出安排部署。

參謀要當司令員博爾頓不但有越權行為(後面舉3例),還有要挾總統按他的意志辦事的嫌疑(後面也舉3例),被特朗普開除屬於咎由自取。

博爾頓越權行為

①,搶先宣佈“美國向波斯灣派遣“林肯號”航母戰鬥群,部署轟炸機群”應對伊朗威脅。

這項重大軍事部署調動,是美國軍方安排,由總統批准後的行動。要對外公佈,完全輪不到博爾頓露臉。博爾頓趾高氣揚第一個出面公佈;彷彿是他做出的安排,這藐視的不僅僅是總統,還藐視了美軍的統帥部(國防部)和指揮部(參謀長聯席會議)。

②,透漏美國要軍事入侵委內瑞拉。

在美國扶持的傀儡瓜伊多奪取馬杜羅總統權力受阻時。特朗普只說過;美國對(干預)委內瑞拉保留各種選擇”。可博爾頓在電視上露出他在筆記本文件書寫的“向哥倫比亞派兵5000人”字樣(注;哥倫比亞追隨美國收拾馬杜羅政府),透漏特朗普已選擇動武!

戰爭販子“博爾頓”已經告別白宮,不會再有故事了。現在筆者再搗鼓一下“博爾頓那些事兒”,算是歡送他失業!

博爾頓步前任班農後塵,上任白宮總統安全顧問後,一直在越權做特朗普總統的主。

總統安全顧問;就是一個在總統身後就安全問題給總統出謀劃策的參謀,採不採納建議是總統的權利,有關決定是總統決定並做出安排部署。

參謀要當司令員博爾頓不但有越權行為(後面舉3例),還有要挾總統按他的意志辦事的嫌疑(後面也舉3例),被特朗普開除屬於咎由自取。

博爾頓越權行為

①,搶先宣佈“美國向波斯灣派遣“林肯號”航母戰鬥群,部署轟炸機群”應對伊朗威脅。

這項重大軍事部署調動,是美國軍方安排,由總統批准後的行動。要對外公佈,完全輪不到博爾頓露臉。博爾頓趾高氣揚第一個出面公佈;彷彿是他做出的安排,這藐視的不僅僅是總統,還藐視了美軍的統帥部(國防部)和指揮部(參謀長聯席會議)。

②,透漏美國要軍事入侵委內瑞拉。

在美國扶持的傀儡瓜伊多奪取馬杜羅總統權力受阻時。特朗普只說過;美國對(干預)委內瑞拉保留各種選擇”。可博爾頓在電視上露出他在筆記本文件書寫的“向哥倫比亞派兵5000人”字樣(注;哥倫比亞追隨美國收拾馬杜羅政府),透漏特朗普已選擇動武!


事實上特朗普至今也沒有作出動武選擇,完全是博爾頓的一廂情願。

③,擅自贊揚英國對伊朗動粗。

英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留了伊朗油輪,美國總統、美國國務院(外交部)還沒有吭聲,博爾頓已經在推特上支持叫好。(後來的事實證明,這是博爾頓熱臉貼冷屁股,英國人並不買美國的賬)。

博爾頓要挾總統

①,博爾頓決意阻止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

國防部長馬蒂斯反對總統從敘利亞撤軍,被總統免職。博爾頓不為所動,仍然上書總統反對美軍撤出敘利亞。逼得特朗普放棄“聖誕”休假,出訪伊拉克美軍基地安撫美軍、安撫美國鷹派;表示美軍撤出敘利亞,並不意味他要將美軍撤出中東。這解釋工作本來應該由博爾頓做,可博爾頓無動於衷。

②,博爾頓抓住一切機會阻止特朗普與金正恩改善關係。

今年2月,特朗普赴越南會晤金正恩不成功;(客觀原因是“特金會”期間,佩洛西在眾議院舉行聽證會,傳訊特朗普被判處有罪的前私人律師科恩,旨在搞臭特朗普。特朗普怒氣衝衝中斷“特金會”提前回國)。

朗普回國後情緒不穩發晚上發推特;“考慮對朝鮮追加制裁”。博爾頓如獲至寶,迅速大加讚賞,逼特朗普說話要算數。特朗普一覺醒來大怒,早晨發推特取消了晚上時的想法。

③,博爾頓逼特朗普對伊朗動武。

波斯灣發生油輪被蓄意破壞事件,博爾頓第一時間說是伊朗乾的,並信誓旦旦說要在一週之內將證據提交了聯合國(至今也沒有提供),博爾頓還說特朗普告訴過他;“任何針對美國利益的攻擊,都將得到“無情力量”的反擊!”這是博爾頓把特朗普架在火上烤。

博爾頓的教訓是;作為共和黨資深元老自恃清高,不把政治素人特朗普看在眼裡,把特朗普作為實現他“鞭打世界”理想的利用工具。

戰爭販子“博爾頓”已經告別白宮,不會再有故事了。現在筆者再搗鼓一下“博爾頓那些事兒”,算是歡送他失業!

博爾頓步前任班農後塵,上任白宮總統安全顧問後,一直在越權做特朗普總統的主。

總統安全顧問;就是一個在總統身後就安全問題給總統出謀劃策的參謀,採不採納建議是總統的權利,有關決定是總統決定並做出安排部署。

參謀要當司令員博爾頓不但有越權行為(後面舉3例),還有要挾總統按他的意志辦事的嫌疑(後面也舉3例),被特朗普開除屬於咎由自取。

博爾頓越權行為

①,搶先宣佈“美國向波斯灣派遣“林肯號”航母戰鬥群,部署轟炸機群”應對伊朗威脅。

這項重大軍事部署調動,是美國軍方安排,由總統批准後的行動。要對外公佈,完全輪不到博爾頓露臉。博爾頓趾高氣揚第一個出面公佈;彷彿是他做出的安排,這藐視的不僅僅是總統,還藐視了美軍的統帥部(國防部)和指揮部(參謀長聯席會議)。

②,透漏美國要軍事入侵委內瑞拉。

在美國扶持的傀儡瓜伊多奪取馬杜羅總統權力受阻時。特朗普只說過;美國對(干預)委內瑞拉保留各種選擇”。可博爾頓在電視上露出他在筆記本文件書寫的“向哥倫比亞派兵5000人”字樣(注;哥倫比亞追隨美國收拾馬杜羅政府),透漏特朗普已選擇動武!


事實上特朗普至今也沒有作出動武選擇,完全是博爾頓的一廂情願。

③,擅自贊揚英國對伊朗動粗。

英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留了伊朗油輪,美國總統、美國國務院(外交部)還沒有吭聲,博爾頓已經在推特上支持叫好。(後來的事實證明,這是博爾頓熱臉貼冷屁股,英國人並不買美國的賬)。

博爾頓要挾總統

①,博爾頓決意阻止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

國防部長馬蒂斯反對總統從敘利亞撤軍,被總統免職。博爾頓不為所動,仍然上書總統反對美軍撤出敘利亞。逼得特朗普放棄“聖誕”休假,出訪伊拉克美軍基地安撫美軍、安撫美國鷹派;表示美軍撤出敘利亞,並不意味他要將美軍撤出中東。這解釋工作本來應該由博爾頓做,可博爾頓無動於衷。

②,博爾頓抓住一切機會阻止特朗普與金正恩改善關係。

今年2月,特朗普赴越南會晤金正恩不成功;(客觀原因是“特金會”期間,佩洛西在眾議院舉行聽證會,傳訊特朗普被判處有罪的前私人律師科恩,旨在搞臭特朗普。特朗普怒氣衝衝中斷“特金會”提前回國)。

朗普回國後情緒不穩發晚上發推特;“考慮對朝鮮追加制裁”。博爾頓如獲至寶,迅速大加讚賞,逼特朗普說話要算數。特朗普一覺醒來大怒,早晨發推特取消了晚上時的想法。

③,博爾頓逼特朗普對伊朗動武。

波斯灣發生油輪被蓄意破壞事件,博爾頓第一時間說是伊朗乾的,並信誓旦旦說要在一週之內將證據提交了聯合國(至今也沒有提供),博爾頓還說特朗普告訴過他;“任何針對美國利益的攻擊,都將得到“無情力量”的反擊!”這是博爾頓把特朗普架在火上烤。

博爾頓的教訓是;作為共和黨資深元老自恃清高,不把政治素人特朗普看在眼裡,把特朗普作為實現他“鞭打世界”理想的利用工具。

博爾頓擅自(或者是特朗普有意“挖坑”讓他)宣佈美軍在波斯灣重大軍事部署,與他的身份不符,這是典型的僭越權力!

博爾頓大概忘了麥克阿瑟被撤職的教訓?

當年威風八面的美國二戰神話英雄麥克阿瑟,為了實現“把朝鮮戰爭打大”的個人意願,逼杜魯門打核戰未果,既然斥責白宮團隊“重歐輕亞”。“作為一個戰區軍事指揮官,如此干預美國國家政策,挑戰總統權威”,被杜魯門不假思索撤職。

博爾頓遠遠不比麥克阿瑟牛,而特朗普比杜魯門更牛!

戰爭販子“博爾頓”已經告別白宮,不會再有故事了。現在筆者再搗鼓一下“博爾頓那些事兒”,算是歡送他失業!

博爾頓步前任班農後塵,上任白宮總統安全顧問後,一直在越權做特朗普總統的主。

總統安全顧問;就是一個在總統身後就安全問題給總統出謀劃策的參謀,採不採納建議是總統的權利,有關決定是總統決定並做出安排部署。

參謀要當司令員博爾頓不但有越權行為(後面舉3例),還有要挾總統按他的意志辦事的嫌疑(後面也舉3例),被特朗普開除屬於咎由自取。

博爾頓越權行為

①,搶先宣佈“美國向波斯灣派遣“林肯號”航母戰鬥群,部署轟炸機群”應對伊朗威脅。

這項重大軍事部署調動,是美國軍方安排,由總統批准後的行動。要對外公佈,完全輪不到博爾頓露臉。博爾頓趾高氣揚第一個出面公佈;彷彿是他做出的安排,這藐視的不僅僅是總統,還藐視了美軍的統帥部(國防部)和指揮部(參謀長聯席會議)。

②,透漏美國要軍事入侵委內瑞拉。

在美國扶持的傀儡瓜伊多奪取馬杜羅總統權力受阻時。特朗普只說過;美國對(干預)委內瑞拉保留各種選擇”。可博爾頓在電視上露出他在筆記本文件書寫的“向哥倫比亞派兵5000人”字樣(注;哥倫比亞追隨美國收拾馬杜羅政府),透漏特朗普已選擇動武!


事實上特朗普至今也沒有作出動武選擇,完全是博爾頓的一廂情願。

③,擅自贊揚英國對伊朗動粗。

英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留了伊朗油輪,美國總統、美國國務院(外交部)還沒有吭聲,博爾頓已經在推特上支持叫好。(後來的事實證明,這是博爾頓熱臉貼冷屁股,英國人並不買美國的賬)。

博爾頓要挾總統

①,博爾頓決意阻止特朗普從敘利亞撤軍。

國防部長馬蒂斯反對總統從敘利亞撤軍,被總統免職。博爾頓不為所動,仍然上書總統反對美軍撤出敘利亞。逼得特朗普放棄“聖誕”休假,出訪伊拉克美軍基地安撫美軍、安撫美國鷹派;表示美軍撤出敘利亞,並不意味他要將美軍撤出中東。這解釋工作本來應該由博爾頓做,可博爾頓無動於衷。

②,博爾頓抓住一切機會阻止特朗普與金正恩改善關係。

今年2月,特朗普赴越南會晤金正恩不成功;(客觀原因是“特金會”期間,佩洛西在眾議院舉行聽證會,傳訊特朗普被判處有罪的前私人律師科恩,旨在搞臭特朗普。特朗普怒氣衝衝中斷“特金會”提前回國)。

朗普回國後情緒不穩發晚上發推特;“考慮對朝鮮追加制裁”。博爾頓如獲至寶,迅速大加讚賞,逼特朗普說話要算數。特朗普一覺醒來大怒,早晨發推特取消了晚上時的想法。

③,博爾頓逼特朗普對伊朗動武。

波斯灣發生油輪被蓄意破壞事件,博爾頓第一時間說是伊朗乾的,並信誓旦旦說要在一週之內將證據提交了聯合國(至今也沒有提供),博爾頓還說特朗普告訴過他;“任何針對美國利益的攻擊,都將得到“無情力量”的反擊!”這是博爾頓把特朗普架在火上烤。

博爾頓的教訓是;作為共和黨資深元老自恃清高,不把政治素人特朗普看在眼裡,把特朗普作為實現他“鞭打世界”理想的利用工具。

博爾頓擅自(或者是特朗普有意“挖坑”讓他)宣佈美軍在波斯灣重大軍事部署,與他的身份不符,這是典型的僭越權力!

博爾頓大概忘了麥克阿瑟被撤職的教訓?

當年威風八面的美國二戰神話英雄麥克阿瑟,為了實現“把朝鮮戰爭打大”的個人意願,逼杜魯門打核戰未果,既然斥責白宮團隊“重歐輕亞”。“作為一個戰區軍事指揮官,如此干預美國國家政策,挑戰總統權威”,被杜魯門不假思索撤職。

博爾頓遠遠不比麥克阿瑟牛,而特朗普比杜魯門更牛!

特朗普沒有在5月5日(博爾頓以“總統模樣”宣佈美海空軍派往波斯灣)時迅速將博爾頓踢走,已算意外?而現在踢走,卻沒有人感到意外!

飞翼点通
2019-09-13

博爾頓號稱鷹派中的鷹派,鷹派分正邪,特朗普身邊的人都是鷹派,而且都屬於邪惡的鷹派。

我國曆史上著名的鷹派就是陳湯,敢犯強漢者雖遠必誅,這句話已傳了兩千年,直到今天仍然會令每一箇中國人熱血沸騰。

二戰期間各國都出了一大堆鷹派名人,比如希特勒、東條英機、墨索里尼等屬於軸心邪惡陣營。丘吉爾、羅斯福等屬於協約正義陣營。

當今世界已經分裂為東西方兩大陣營,以特朗普為代表的邪惡陣營和與普京為代表的正義陣營。中國的鷹派有戴旭將軍,他早就看穿了美國的伎倆。

博爾頓的名言就是美國是錘子,世界是釘子。他說出了美國國家的本質,他就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恐怖分子,不過特朗普喜歡,總統希望通過極限施壓來達到目的,但是他們目前收穫的僅僅是狂妄,付出的則是美國納稅人的代價。

中國硬抗貿易戰兩年,全世界都看在眼裡,特朗普明顯沒有開始那麼囂張。伊朗、委內瑞拉、朝鮮、俄羅斯、阿富汗、敘利亞等問題特朗普希望儘快了結,他可不想拿什麼諾貝爾和平獎,他的最終目的是要集中精力對付中國。

但是博爾頓的真正後臺老闆是美國軍工企業的資本家,沒有仗打就沒有利益。事實上特朗普也是這些軍火商的代言人,他反對控槍以及大幅提升軍費已經做出了很大努力。

開除博爾頓不代表特朗普討厭他,相反特朗普其實很喜歡這些愛幹仗的人,比如班龍也算一個。這是一種常見姿態,我們國家的幹部也經常會免職再調派到其他地方供職是一個道理,當然博爾頓可能沒那麼好命,基本失業了,不過他賦閒在家寫個回憶錄還是能賺很多錢。

国士春秋
2019-09-13

特朗普就像夫差,博爾頓是他的伍子胥,蓬佩奧就是個伯嚭。特朗普罷黜博爾頓,是他失敗的開始。不客氣地說,川普的智商不夠應對美國當前的面臨的複雜局面,而博爾頓就是他的智商補丁,沒了博爾頓,川普將顧此失彼,國際大局方面基本不會成功了,而且我斷定他將不會繼續當選美國總統。

难明我心
2019-09-12

印度最近的風頭現在完全被特朗普給搶去了,特朗普任性開除美國安全部門的人又不是第一次了,這一次開除博爾頓是第三次。

博爾頓做為美國軍事戰略派的強硬人物,其主張美國全球戰略強硬化,給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博爾頓的軍略風格與特朗普卻有點格格不入,一個老謀深算,好像世界都欠他錢似的,另一個嘻嘻哈哈,像極了鄰家小男孩,而且還是不容沙子的小男孩。

印度最近的風頭現在完全被特朗普給搶去了,特朗普任性開除美國安全部門的人又不是第一次了,這一次開除博爾頓是第三次。

博爾頓做為美國軍事戰略派的強硬人物,其主張美國全球戰略強硬化,給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博爾頓的軍略風格與特朗普卻有點格格不入,一個老謀深算,好像世界都欠他錢似的,另一個嘻嘻哈哈,像極了鄰家小男孩,而且還是不容沙子的小男孩。



在去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博爾頓正式開始主持美國軍略大局,自博爾頓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後,特朗普和博爾頓有過一段時間的蜜月期,而這一段蜜月期正是博爾頓剛剛上任後一段時間。

在今年的5月2日後開始,美國開始對伊朗施行嚴格的經濟貿易管控對伊朗石油進行封鎖,同時博爾頓還慫恿特朗普對伊朗採取強硬手段實施軍事打擊,但是特朗普並沒有同意直接動用軍事手段,而是採取了軍事極限施壓的辦法。

對於美國採取的軍事手段,伊朗方面則表現出了強烈的反對,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拉凡奇就指責博爾頓捏造伊朗方面的情報欺騙特朗普,達到出兵伊朗的軍事目的。

印度最近的風頭現在完全被特朗普給搶去了,特朗普任性開除美國安全部門的人又不是第一次了,這一次開除博爾頓是第三次。

博爾頓做為美國軍事戰略派的強硬人物,其主張美國全球戰略強硬化,給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時博爾頓的軍略風格與特朗普卻有點格格不入,一個老謀深算,好像世界都欠他錢似的,另一個嘻嘻哈哈,像極了鄰家小男孩,而且還是不容沙子的小男孩。



在去年5月8日特朗普宣佈退出《伊核協議》,博爾頓正式開始主持美國軍略大局,自博爾頓接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後,特朗普和博爾頓有過一段時間的蜜月期,而這一段蜜月期正是博爾頓剛剛上任後一段時間。

在今年的5月2日後開始,美國開始對伊朗施行嚴格的經濟貿易管控對伊朗石油進行封鎖,同時博爾頓還慫恿特朗普對伊朗採取強硬手段實施軍事打擊,但是特朗普並沒有同意直接動用軍事手段,而是採取了軍事極限施壓的辦法。

對於美國採取的軍事手段,伊朗方面則表現出了強烈的反對,伊朗常駐聯合國代表拉凡奇就指責博爾頓捏造伊朗方面的情報欺騙特朗普,達到出兵伊朗的軍事目的。



美國戰略隱形轟炸機,高空無人機、航母編隊等戰略武器,都是在博爾頓的說服下才得以實施,伊朗如今面臨的軍事困境,在很大程度上博爾頓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畢竟作為一個國家的首席軍師,在軍事戰略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特朗普開除博爾頓很大原因是伊朗問題和阿富汗上的問題,有媒體公開報道稱,特朗普在開除博爾頓前一天,兩個人大吵了一架,而且特朗普還要和伊朗總統魯哈尼進行會面,緩解伊朗的關係。

博爾頓軍事戰略雖然佈置精妙,但是也遭到了一系列的反彈,轟炸敘利亞導致了美國在敘利亞局勢上處於被動,雲集航母編隊對伊朗進行軍事極限施壓,並沒有實質性的效果,反而將美國拖去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2020年美國大選馬上就要到了,特朗普此時開除博爾頓,也是有意把所有美國對外不利因素全部推給博爾頓,好讓自己脫離治理無方這頂大帽子,為大選營造一個較好的氛圍。

(圖片來源於網絡由難明我心創作)

南雷霆峰
2019-09-12

就知道某些自媒體會對特朗普炒博爾頓的魷魚解讀過度的。

小編的看法和題主完全不一樣。

博爾頓在特朗普眼裡其實只是一個戲中配角,棋局中一個擺拍的棋子,沒有你們說得如此之重要。

唱戲講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那麼博爾頓就是唱紅臉的,充當惡魔角色。特朗普就是唱白臉的,大唱和平讚歌,在美國人民面大大地扮演“和平總統”的角色,搏眼球,討美國民眾的歡心,實際上就是騙人民手裡的選票,其心可誅啊!

二個人的戲演得太好了,旁人深陷其中而不知也。

可惜博爾頓入戲太深,“強硬派”的戲分演過頭了,準確地說,他已經在搶主角的戲分了,毫無棋子的覺悟,被炒魷魚也是活該。

只有特朗普下棋真的厲害,他炒博爾頓魷魚就是再一次向美國人宣示,他和美國人民一樣,是熱愛和平的。你們看,我把戰爭販子,“攪屎棍”博爾頓踢出白宮了,他影響不了我當和平總統的。

牛逼,連炒魷魚也在撈選票,特朗普是真正的牛逼人物啊!

可憐博爾頓當了配角,還得“背鍋”!


就知道某些自媒體會對特朗普炒博爾頓的魷魚解讀過度的。

小編的看法和題主完全不一樣。

博爾頓在特朗普眼裡其實只是一個戲中配角,棋局中一個擺拍的棋子,沒有你們說得如此之重要。

唱戲講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那麼博爾頓就是唱紅臉的,充當惡魔角色。特朗普就是唱白臉的,大唱和平讚歌,在美國人民面大大地扮演“和平總統”的角色,搏眼球,討美國民眾的歡心,實際上就是騙人民手裡的選票,其心可誅啊!

二個人的戲演得太好了,旁人深陷其中而不知也。

可惜博爾頓入戲太深,“強硬派”的戲分演過頭了,準確地說,他已經在搶主角的戲分了,毫無棋子的覺悟,被炒魷魚也是活該。

只有特朗普下棋真的厲害,他炒博爾頓魷魚就是再一次向美國人宣示,他和美國人民一樣,是熱愛和平的。你們看,我把戰爭販子,“攪屎棍”博爾頓踢出白宮了,他影響不了我當和平總統的。

牛逼,連炒魷魚也在撈選票,特朗普是真正的牛逼人物啊!

可憐博爾頓當了配角,還得“背鍋”!



就知道某些自媒體會對特朗普炒博爾頓的魷魚解讀過度的。

小編的看法和題主完全不一樣。

博爾頓在特朗普眼裡其實只是一個戲中配角,棋局中一個擺拍的棋子,沒有你們說得如此之重要。

唱戲講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那麼博爾頓就是唱紅臉的,充當惡魔角色。特朗普就是唱白臉的,大唱和平讚歌,在美國人民面大大地扮演“和平總統”的角色,搏眼球,討美國民眾的歡心,實際上就是騙人民手裡的選票,其心可誅啊!

二個人的戲演得太好了,旁人深陷其中而不知也。

可惜博爾頓入戲太深,“強硬派”的戲分演過頭了,準確地說,他已經在搶主角的戲分了,毫無棋子的覺悟,被炒魷魚也是活該。

只有特朗普下棋真的厲害,他炒博爾頓魷魚就是再一次向美國人宣示,他和美國人民一樣,是熱愛和平的。你們看,我把戰爭販子,“攪屎棍”博爾頓踢出白宮了,他影響不了我當和平總統的。

牛逼,連炒魷魚也在撈選票,特朗普是真正的牛逼人物啊!

可憐博爾頓當了配角,還得“背鍋”!



吉祥如意170587193
2019-09-12

博爾頓在一片罵聲中揹著一口超級沉重的大鍋走了,這也應了那句“人怕出名豬怕壯”的名言。也難怪,必定博爾頓被貼上了鷹派狂人、戰爭犯子的標籤,而戰爭並非是大多數人喜歡的東西。

博爾頓在一片罵聲中揹著一口超級沉重的大鍋走了,這也應了那句“人怕出名豬怕壯”的名言。也難怪,必定博爾頓被貼上了鷹派狂人、戰爭犯子的標籤,而戰爭並非是大多數人喜歡的東西。

究其一生,博爾頓最高的職位也就是個總統安全顧問,用普通人的眼光看屬於瞎參謀爛幹事一類,是個有功勞為領導的,有責任是下面的不討好的角色。按理說這不是個出“彩”的活兒,但卻被博爾頓乾的風聲水起或臭名遠揚,確實不那麼簡單。

首先,得益於美國的鷹派與鴿派兩大政壇勢力這個大背景,博爾頓不但是鷹派,還是鷹派的代表人物即所謂鷹派中的鷹派,其特點是用戰爭擺評一切。好在他不是總統,也就是出出謀劃劃策,聽不聽完全取決於大掌拒的,最其碼在特朗普任下沒有打起來。不過,博爾頓的固執,嚴肅內斂和滿臉別人欠他幾百塊錢的面象以及古怪的小鬍子並不為人喜歡,不合群加上不適時宜的鼓吹武力和戰爭,使其大多數時候處於孤家寡人的地步。所謂的出名也就是在這獨特的組合中形成的。

有人說伊拉克戰爭的幕後黑手就是博爾頓,是他一手策劃的。其實,這只不過是巧合,在當時聯合國連續八年對伊拉克武器核查和國際反恐的大環境下以及老布什打贏第一次海灣戰爭卻遭選舉失敗,他的兒子小布什恰巧又掌權的背景下,沒有博爾頓戰爭也會打起來。博爾頓只不過是許多叫囂戰爭的人中叫的最凶的其中一個罷了,多他不顯得多少他不顯得少,只是安全顧問這個角色使他沒逃脫背禍俠的命運。

博爾頓在一片罵聲中揹著一口超級沉重的大鍋走了,這也應了那句“人怕出名豬怕壯”的名言。也難怪,必定博爾頓被貼上了鷹派狂人、戰爭犯子的標籤,而戰爭並非是大多數人喜歡的東西。

究其一生,博爾頓最高的職位也就是個總統安全顧問,用普通人的眼光看屬於瞎參謀爛幹事一類,是個有功勞為領導的,有責任是下面的不討好的角色。按理說這不是個出“彩”的活兒,但卻被博爾頓乾的風聲水起或臭名遠揚,確實不那麼簡單。

首先,得益於美國的鷹派與鴿派兩大政壇勢力這個大背景,博爾頓不但是鷹派,還是鷹派的代表人物即所謂鷹派中的鷹派,其特點是用戰爭擺評一切。好在他不是總統,也就是出出謀劃劃策,聽不聽完全取決於大掌拒的,最其碼在特朗普任下沒有打起來。不過,博爾頓的固執,嚴肅內斂和滿臉別人欠他幾百塊錢的面象以及古怪的小鬍子並不為人喜歡,不合群加上不適時宜的鼓吹武力和戰爭,使其大多數時候處於孤家寡人的地步。所謂的出名也就是在這獨特的組合中形成的。

有人說伊拉克戰爭的幕後黑手就是博爾頓,是他一手策劃的。其實,這只不過是巧合,在當時聯合國連續八年對伊拉克武器核查和國際反恐的大環境下以及老布什打贏第一次海灣戰爭卻遭選舉失敗,他的兒子小布什恰巧又掌權的背景下,沒有博爾頓戰爭也會打起來。博爾頓只不過是許多叫囂戰爭的人中叫的最凶的其中一個罷了,多他不顯得多少他不顯得少,只是安全顧問這個角色使他沒逃脫背禍俠的命運。

據說特朗普就特別欣賞博爾頓死硬的作風,沒當總統之前曾對博爾頓讚不絕口。但是,他當了總統後並沒有立即提撥博爾頓,只是在換了兩任安全顧問之後才把博爾頓提在這個位置上來。而這個時間段極為敏感,正是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前後。可以肯定,退出伊核協議與博爾頓無關,特朗普在競選中就對伊核協議持否定態度,並承諾他當選後會廢掉伊核協議。

退出伊核協議如何應對伊朗以及默克爾、馬克龍輪翻上門勸解的局面恐怕是那時候特朗普尤先要考慮的問題。經濟制裁訛詐這些手段特朗普輕車熟路,但是這些肯定還不夠。伊朗的強硬以及在中東擴張成型的什葉派之弧和眾多小兄弟武裝團伙並不好惹,這就需要美軍上陣。而炫耀武力莫過於戰爭狂人博爾頓,於是為了打鬼藉助鍾魁的大戲上演了。

要說特朗普是為了戰爭啟用博爾頓的,這完全與事實不符。特朗普的美國優先首先就是收縮對外政策,避免過度使用武力,甚至連敘利亞和阿富汗的駐軍都要撤回來。博爾頓上任以來,實際上達到了特朗普的某些預期,無論在伊朗還是委內瑞拉制裁加軍事威脅中上演的均有聲有色,極限施壓確實給對方造成了極大壓力。只不過特朗普是用他來嚇唬人的,但這老先生卻當了真,反而在特朗普根本不準備打仗這個問題上無謂地進行“打與不打”的爭論。

荒堂的是,美國不會真打已經是全世界的普遍共識,連伊朗都早已識破,而這位老先生卻仍然固執己見不放。戰爭的威脅不在,博爾頓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義,於是老折套又上演了。連特朗普都開始甩鍋,防佛伊朗、委內瑞拉問題,半島問題,甚至連貿易戰都巴不得甩給博爾頓。

博爾頓在一片罵聲中揹著一口超級沉重的大鍋走了,這也應了那句“人怕出名豬怕壯”的名言。也難怪,必定博爾頓被貼上了鷹派狂人、戰爭犯子的標籤,而戰爭並非是大多數人喜歡的東西。

究其一生,博爾頓最高的職位也就是個總統安全顧問,用普通人的眼光看屬於瞎參謀爛幹事一類,是個有功勞為領導的,有責任是下面的不討好的角色。按理說這不是個出“彩”的活兒,但卻被博爾頓乾的風聲水起或臭名遠揚,確實不那麼簡單。

首先,得益於美國的鷹派與鴿派兩大政壇勢力這個大背景,博爾頓不但是鷹派,還是鷹派的代表人物即所謂鷹派中的鷹派,其特點是用戰爭擺評一切。好在他不是總統,也就是出出謀劃劃策,聽不聽完全取決於大掌拒的,最其碼在特朗普任下沒有打起來。不過,博爾頓的固執,嚴肅內斂和滿臉別人欠他幾百塊錢的面象以及古怪的小鬍子並不為人喜歡,不合群加上不適時宜的鼓吹武力和戰爭,使其大多數時候處於孤家寡人的地步。所謂的出名也就是在這獨特的組合中形成的。

有人說伊拉克戰爭的幕後黑手就是博爾頓,是他一手策劃的。其實,這只不過是巧合,在當時聯合國連續八年對伊拉克武器核查和國際反恐的大環境下以及老布什打贏第一次海灣戰爭卻遭選舉失敗,他的兒子小布什恰巧又掌權的背景下,沒有博爾頓戰爭也會打起來。博爾頓只不過是許多叫囂戰爭的人中叫的最凶的其中一個罷了,多他不顯得多少他不顯得少,只是安全顧問這個角色使他沒逃脫背禍俠的命運。

據說特朗普就特別欣賞博爾頓死硬的作風,沒當總統之前曾對博爾頓讚不絕口。但是,他當了總統後並沒有立即提撥博爾頓,只是在換了兩任安全顧問之後才把博爾頓提在這個位置上來。而這個時間段極為敏感,正是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前後。可以肯定,退出伊核協議與博爾頓無關,特朗普在競選中就對伊核協議持否定態度,並承諾他當選後會廢掉伊核協議。

退出伊核協議如何應對伊朗以及默克爾、馬克龍輪翻上門勸解的局面恐怕是那時候特朗普尤先要考慮的問題。經濟制裁訛詐這些手段特朗普輕車熟路,但是這些肯定還不夠。伊朗的強硬以及在中東擴張成型的什葉派之弧和眾多小兄弟武裝團伙並不好惹,這就需要美軍上陣。而炫耀武力莫過於戰爭狂人博爾頓,於是為了打鬼藉助鍾魁的大戲上演了。

要說特朗普是為了戰爭啟用博爾頓的,這完全與事實不符。特朗普的美國優先首先就是收縮對外政策,避免過度使用武力,甚至連敘利亞和阿富汗的駐軍都要撤回來。博爾頓上任以來,實際上達到了特朗普的某些預期,無論在伊朗還是委內瑞拉制裁加軍事威脅中上演的均有聲有色,極限施壓確實給對方造成了極大壓力。只不過特朗普是用他來嚇唬人的,但這老先生卻當了真,反而在特朗普根本不準備打仗這個問題上無謂地進行“打與不打”的爭論。

荒堂的是,美國不會真打已經是全世界的普遍共識,連伊朗都早已識破,而這位老先生卻仍然固執己見不放。戰爭的威脅不在,博爾頓的存在也就失去了意義,於是老折套又上演了。連特朗普都開始甩鍋,防佛伊朗、委內瑞拉問題,半島問題,甚至連貿易戰都巴不得甩給博爾頓。

難道特朗普要改弦更張重新做人?錯了,直到博爾頓下臺也是在被利用,他希望趕走搏爾頓被外界誤解為他的外交政策有所鬆動,從而為談判留出餘地。其實,他的訛詐式外交政策根本不會變,對伊朗和委內瑞拉的打壓制裁也不會放棄,直到達到他想要的目的,那怕是談判也是如此。

博爾頓走了,連同戰爭狂人的標籤也被帶走了。當然,還有背鍋俠的命運也一併被帶走了。戰爭狂人註定成了一個悲劇。

儒道之主
2019-09-13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是沒有對伊朗制裁、向波斯灣地區派兵的權利,但卻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白宮的對外政策,就國家安全問題為總統提供一系列的方案,還可與國務卿、國防部長共同主持國安會的會議。實事求是的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以及國務卿的人選已經成為了美國政府的風向標,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反映出了白宮的對外政策。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是沒有對伊朗制裁、向波斯灣地區派兵的權利,但卻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白宮的對外政策,就國家安全問題為總統提供一系列的方案,還可與國務卿、國防部長共同主持國安會的會議。實事求是的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以及國務卿的人選已經成為了美國政府的風向標,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反映出了白宮的對外政策。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哈德利(2005—2009年)曾說過“國家安全顧問能參與涉及全球或影響整個世界的至關重要的事務當中”,可見國家安全顧問的重要性及其職權。但不管怎麼說,博爾頓都只是一名首席國家安全事務顧問而已,最終的決定權在特朗普或是美國國會的手裡。因此,儘管博爾頓是鷹派中的鷹派,但不能把白宮所有對外強硬的政策都歸咎於博爾頓的身上——特朗普才是老闆,博爾頓就是一打工仔。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是沒有對伊朗制裁、向波斯灣地區派兵的權利,但卻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白宮的對外政策,就國家安全問題為總統提供一系列的方案,還可與國務卿、國防部長共同主持國安會的會議。實事求是的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以及國務卿的人選已經成為了美國政府的風向標,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反映出了白宮的對外政策。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哈德利(2005—2009年)曾說過“國家安全顧問能參與涉及全球或影響整個世界的至關重要的事務當中”,可見國家安全顧問的重要性及其職權。但不管怎麼說,博爾頓都只是一名首席國家安全事務顧問而已,最終的決定權在特朗普或是美國國會的手裡。因此,儘管博爾頓是鷹派中的鷹派,但不能把白宮所有對外強硬的政策都歸咎於博爾頓的身上——特朗普才是老闆,博爾頓就是一打工仔。

打個比方來說,老闆若是不簽字或者不發話,哪個部門經理能夠掌控整個公司的運作?特朗普把目前緊張的美伊局勢等歸咎於博爾頓的強硬,實是一種甩鍋行為——功勞是自己的,責任是大家的。特朗普把前國務卿蒂勒森、前國防部長馬蒂斯等與自己政見不合者全部換掉,整個白宮此後就成了鷹巢,也成了特朗普的“一言堂”——特朗普是整個鷹巢的頭,而博爾頓不過就是他扔出的一隻替罪羊。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是沒有對伊朗制裁、向波斯灣地區派兵的權利,但卻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白宮的對外政策,就國家安全問題為總統提供一系列的方案,還可與國務卿、國防部長共同主持國安會的會議。實事求是的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以及國務卿的人選已經成為了美國政府的風向標,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反映出了白宮的對外政策。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哈德利(2005—2009年)曾說過“國家安全顧問能參與涉及全球或影響整個世界的至關重要的事務當中”,可見國家安全顧問的重要性及其職權。但不管怎麼說,博爾頓都只是一名首席國家安全事務顧問而已,最終的決定權在特朗普或是美國國會的手裡。因此,儘管博爾頓是鷹派中的鷹派,但不能把白宮所有對外強硬的政策都歸咎於博爾頓的身上——特朗普才是老闆,博爾頓就是一打工仔。

打個比方來說,老闆若是不簽字或者不發話,哪個部門經理能夠掌控整個公司的運作?特朗普把目前緊張的美伊局勢等歸咎於博爾頓的強硬,實是一種甩鍋行為——功勞是自己的,責任是大家的。特朗普把前國務卿蒂勒森、前國防部長馬蒂斯等與自己政見不合者全部換掉,整個白宮此後就成了鷹巢,也成了特朗普的“一言堂”——特朗普是整個鷹巢的頭,而博爾頓不過就是他扔出的一隻替罪羊。

2018年3月22日,博爾頓被特朗普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確實是對美國的對外政策起著獨一無二的作用,但畢竟決定權不在他的手裡。比如退出伊核協議、以色列遷都耶路撒冷、向阿富汗以及波斯灣地區增兵等問題上,博爾頓不過就是在按照特朗普的旨意辦事罷了。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對外極限施壓政策,需要博爾頓、蓬佩奧這樣的鷹派人物,而在2020年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之前,博爾頓反而會對特朗普的選情有負面影響。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是沒有對伊朗制裁、向波斯灣地區派兵的權利,但卻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白宮的對外政策,就國家安全問題為總統提供一系列的方案,還可與國務卿、國防部長共同主持國安會的會議。實事求是的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以及國務卿的人選已經成為了美國政府的風向標,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反映出了白宮的對外政策。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哈德利(2005—2009年)曾說過“國家安全顧問能參與涉及全球或影響整個世界的至關重要的事務當中”,可見國家安全顧問的重要性及其職權。但不管怎麼說,博爾頓都只是一名首席國家安全事務顧問而已,最終的決定權在特朗普或是美國國會的手裡。因此,儘管博爾頓是鷹派中的鷹派,但不能把白宮所有對外強硬的政策都歸咎於博爾頓的身上——特朗普才是老闆,博爾頓就是一打工仔。

打個比方來說,老闆若是不簽字或者不發話,哪個部門經理能夠掌控整個公司的運作?特朗普把目前緊張的美伊局勢等歸咎於博爾頓的強硬,實是一種甩鍋行為——功勞是自己的,責任是大家的。特朗普把前國務卿蒂勒森、前國防部長馬蒂斯等與自己政見不合者全部換掉,整個白宮此後就成了鷹巢,也成了特朗普的“一言堂”——特朗普是整個鷹巢的頭,而博爾頓不過就是他扔出的一隻替罪羊。

2018年3月22日,博爾頓被特朗普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確實是對美國的對外政策起著獨一無二的作用,但畢竟決定權不在他的手裡。比如退出伊核協議、以色列遷都耶路撒冷、向阿富汗以及波斯灣地區增兵等問題上,博爾頓不過就是在按照特朗普的旨意辦事罷了。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對外極限施壓政策,需要博爾頓、蓬佩奧這樣的鷹派人物,而在2020年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之前,博爾頓反而會對特朗普的選情有負面影響。

特朗普一系列的對外政策都遭到了國際和國內的廣泛批評,這是他目前支持率落後於幾位民主黨候選人的主要原因,把鍋甩給博爾頓,無非是想把自己摘出來罷了,以便能夠獲得中間選民的支持。況且,對伊朗的極限施壓政策遠未取到預期效果,反而讓美國的信譽掃地,也讓美國開始變得孤立,無論是找人為此負責,還是緩和與伊朗的關係,拿博爾頓開刀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是沒有對伊朗制裁、向波斯灣地區派兵的權利,但卻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白宮的對外政策,就國家安全問題為總統提供一系列的方案,還可與國務卿、國防部長共同主持國安會的會議。實事求是的說,美國國家安全顧問以及國務卿的人選已經成為了美國政府的風向標,在相當大的程度上反映出了白宮的對外政策。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斯蒂芬·哈德利(2005—2009年)曾說過“國家安全顧問能參與涉及全球或影響整個世界的至關重要的事務當中”,可見國家安全顧問的重要性及其職權。但不管怎麼說,博爾頓都只是一名首席國家安全事務顧問而已,最終的決定權在特朗普或是美國國會的手裡。因此,儘管博爾頓是鷹派中的鷹派,但不能把白宮所有對外強硬的政策都歸咎於博爾頓的身上——特朗普才是老闆,博爾頓就是一打工仔。

打個比方來說,老闆若是不簽字或者不發話,哪個部門經理能夠掌控整個公司的運作?特朗普把目前緊張的美伊局勢等歸咎於博爾頓的強硬,實是一種甩鍋行為——功勞是自己的,責任是大家的。特朗普把前國務卿蒂勒森、前國防部長馬蒂斯等與自己政見不合者全部換掉,整個白宮此後就成了鷹巢,也成了特朗普的“一言堂”——特朗普是整個鷹巢的頭,而博爾頓不過就是他扔出的一隻替罪羊。

2018年3月22日,博爾頓被特朗普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確實是對美國的對外政策起著獨一無二的作用,但畢竟決定權不在他的手裡。比如退出伊核協議、以色列遷都耶路撒冷、向阿富汗以及波斯灣地區增兵等問題上,博爾頓不過就是在按照特朗普的旨意辦事罷了。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對外極限施壓政策,需要博爾頓、蓬佩奧這樣的鷹派人物,而在2020年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之前,博爾頓反而會對特朗普的選情有負面影響。

特朗普一系列的對外政策都遭到了國際和國內的廣泛批評,這是他目前支持率落後於幾位民主黨候選人的主要原因,把鍋甩給博爾頓,無非是想把自己摘出來罷了,以便能夠獲得中間選民的支持。況且,對伊朗的極限施壓政策遠未取到預期效果,反而讓美國的信譽掃地,也讓美國開始變得孤立,無論是找人為此負責,還是緩和與伊朗的關係,拿博爾頓開刀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