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打鐵66年,千錘百煉的菜刀售價親民,天天為最後的心願發愁
老人打鐵66年,千錘百煉的菜刀售價親民,天天為最後的心願發愁
老人打鐵66年,千錘百煉的菜刀售價親民,天天為最後的心願發愁
老人打鐵66年,千錘百煉的菜刀售價親民,天天為最後的心願發愁
老人打鐵66年,千錘百煉的菜刀售價親民,天天為最後的心願發愁
老人打鐵66年,千錘百煉的菜刀售價親民,天天為最後的心願發愁
老人打鐵66年,千錘百煉的菜刀售價親民,天天為最後的心願發愁
老人打鐵66年,千錘百煉的菜刀售價親民,天天為最後的心願發愁
華源攝影
1/7 圖中82歲的孫殿臣和66歲的弟弟孫喜臣正在為顧客打菜刀。哥哥孫殿臣從16歲開始隨著父親打鐵,到現在已經幹了66年時間,弟弟孫喜臣因患小兒麻痺症導致一隻手殘疾,走路也和別人不同。現在這種打鐵的技藝已經很少見了,為了將這項技能發揮作用,現在哥倆專門打菜刀,想讓老百姓都用上好刀,一些廚師都會在他們這預定菜刀。(圖片來自東方IC)
2/7 “我們的菜刀必須要做的精緻,一把好刀要經過十幾道工序,需要30多次火,打磨、開刃等等,都是我哥倆做的,一把刀下來大概需要兩天時間。”孫殿臣介紹。(圖片來自東方IC)
3/7 “我們用的鐵都是自己去外面收回來的,然後高溫進行熔化。”孫喜臣介紹說,他們一天基本上都很忙,很少休息。(圖片來自東方IC)
4/7 好鐵才能打出好刀,收每一塊鐵的時候,他們都會仔細的看,爛鐵他們很少用,因為做一把刀不容易,必須要顧客用的舒心。(圖片來自東方IC)
5/7 “我們一把刀只賣260塊錢,就只掙個辛苦錢,也是為了讓大家都用上我們的菜刀,肯定比其它的菜刀好很多倍。”孫殿臣說。(圖片來自東方IC)
6/7 孫殿臣哥倆正在一錘一錘的砸,每一把刀都需要砸幾百錘才能成型,雖然老了,但是幹活的勁頭一點都不減。弟弟孫喜臣雖然殘疾,但是幹起活來錘錘到位,非常賣力。(圖片來自東方IC)
7/7 “我不想讓我這門打鐵的手藝就這樣失傳,我心底裡還想如果能有人繼承我的技藝那該多好啊,也算圓我一個夢,可是現在都是高科技,很少用上這了。”孫殿臣說,這也是老人最後的心願,老人天天為此事發愁。(圖片來自東方IC)
2018-12-07

更多精彩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