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日本最低調的攝影家, 須田一政逝世,這組圖重新回顧他的一生
手機攝影週刊
1/20 須田一政,1940年4月生於東京,2019年3月7日逝世,享年78歲,對於很多人可能不瞭解這位日本攝影家,今天我們重新來認識一下他吧, 小時候須田一政的父母在神田經營一個酒場,是如假包換的“江戶子”。戰後父親做建材業,趕上了經濟高度增長的時運,事業風生水起,越做越大。 中學時代的他便熱衷攝影。1962年畢業於東京攝影專科學院。1971年開始自由攝影師生涯,他被譽為“最被低估的日本攝影大師”。
2/20 須田一政是地道的東京人,出生和長大在神田區,他從學生時代就開始喜歡攝影了,學生時代他就懇求母親為他買臺徠卡相機,起初母親不同意給他買如此昂貴的相機,但他已經找了很多攝影相關的書籍自學起來了,慢慢的摸清了攝影的基礎理論知識,最後母親認為他對機械有著天賦的操作,最終同意給他買了相機。
3/20 自從有了相機之後,他走遍了他所熟悉的東京街頭,他用相機拍攝下許多被其它人所忽略的風景和瞬間,日復一日地捕捉生活的情景,然後從大量的畫面中精選出了一個系列的照片就是後來的《東京視野》這本書籍了。樹裡的作品有成群的男人和女人,街巷後面的老人,荒蕪的公園,穿和服的女孩,宴會上的表演藝人,這一切都被他從宏大的東京現場分離出來,變成永恆。所以他的很多攝影作品都是拍攝的東京。
4/20 須田一政除了透過攝影鏡頭展現的形之外,硬、軟、濃、淡,在他的表現下成為使用紅外線底片的效果。這種拍攝方法,也可能帶著政治性隱喻,更有一種類似幽顯哲學的東西,傳達了人們基本人權的不存在,人只有在死亡以後才能夠以獨立的主體行動,在活著的時候只是祖靈與天皇的機器罷了。
5/20 他在1987年離開了出生和長大的東京,經歷了三次遷居後,最終在1996年定居現在千葉市的家。他曾經在移居千葉市後,出版過一本書題為《狗鼻子》,表現出他對現在這一區域探索的慾望,因為他所面對的是一片新的風景和新的景觀。
6/20 儘管他離開東京已經有四分之一個世紀,但是從千葉市的拍攝中,依舊可以感受到他離開東京以後的失落感。在東京街頭的漫步和驅車在千葉市是完全不同的體驗,包括風景的區域,街道的寬度,以及建築的數量和人物,包括海景。
7/20 他的照片中的對象似乎都發生了變化,相對於攝影家對所有一切的感覺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和被攝對象之間的熟悉程度和距離感完全不同。
8/20 須田一政的家附近有一個小島和一片沙灘銜接,島上無人居住,長著稀疏的植物,並且隨著時間的侵蝕,變得越來越荒蕪,最終會消失在岩石的大海中。須田一政對這個海島產生了迷戀,日以繼夜地造訪,這樣一種不可抑制地拍攝過程,理由也許就是出自於佛教的哲學:世事無常。須田一政自身不再是想停留某一天,但是他一直堅信他所捕捉和積累的一切,能夠通過照片留給後人。照片所呈現的是他眼中觀察的痕跡,瞭解未知,探索本質。
9/20 他對著被攝體,一邊拋開視覺的斷論,一邊將它們收進那小小的六乘六箱內,讓人產生跨入彼方世界的錯覺,微斜的光線,或由正面打出一發閃光,無論如何,他的背景必是陰暗的。然後,他只燒印出光線下的圖像,其他人物幾乎被他隱藏進漆黑當中,他們像受他雙眼所脅迫,步步倒退,消逝在暗黑的空間深處。
10/20 他的攝影作品否定那種表面化的情緒性的、憑感覺的表現,以徹底的記錄式影像手段來拍攝的同時,抱著凝視自我內部的問題意識,只有在自我內部的現實與現實本身相沖突的場域中產生的新影像,才能反映對象的真正姿態。而且,那影像本身,就能雄辯地向我們表達這一點。
11/20 在紛繁雜沓的日常風景中,時常有“錯位”的時刻,有點像音樂中的不諧和音,而所謂“衝突的場域”,便蟄伏於這種日常的“錯位”中,它可能是一陣狂風颳過的瞬間,可能是脫衣舞女在即將落幕時不經意的一個下意識動作,也可能坐在家門口的石階上,單手執一束紫陽花,眯著眼睛晒太陽的老婆婆,恍惚中想起幸福的少女時代,臉上浮現純真微笑的一刻……
12/20 他的攝影作品記錄了一個攝影家視界中的日本的自然風景和地方城鎮的普通人最真實的日常生活。而正是在這個創作時期中,須田確立了在“日常”中捕捉瞬間來表現不一樣的的藝術風格。
13/20 須田一政曾經說過,整個世界曾經濃縮在一個神聖的區域,如同是一個微縮的盆景,在心靈深處留下深深的痕跡,呈現在微妙的日常生活的情感之間。一旦擦出火花,就會通過我的觀察轉換出來,注入簡單的感受,然而卻具有生死之命定。一切旅行抑或都是精神之旅,將貫穿我的一生。
14/20 民俗在很多人的眼裡,都是千遍一律的表現,也是尋常的場景,但在須田一政的影像裡,那些戴面具的人們,老人,小孩,甚至是一草一木,都呈現了世俗百態,在他的這些作品裡,人物被定格的抽離了現實,環境和空間似乎置換成為了一種心裡暗示。
15/20 他在旅行中的記憶,沒有被時間消逝,反而隨著時間的變化越來越獨特,其影像透露出一種頹廢和不安,那種不可名狀的撕裂感,一種充滿探索的旅行,這樣的影像碎片豐富而飽滿,具有野性的張力,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日本現狀。
16/20 而這樣一直“在路上”也給須田一政帶來不停記錄不同的自然風物,以及地方村鎮飲食男女們的日常生活的機會,那些旅途中不斷變化的人、事物,但冥冥之中始終是帶有尋常可見的“常態”,這種常態化的元素,成為了他創作的靈感和突破點,在行走的過程中,被拍攝的對象讓其確立了個性和獨特的風格。
17/20 2003年休斯敦美術館展出《日本攝影史(The History of Japanese Photography)》時,須田一政非常低調,很少在當代藝術圈出頭露面。直至2012年9月,他受代理鬆井冬子等獨樹一格的日本藝術家的成山畫廊的邀請展覽,才第一次進入商業畫廊展出。事實上,須田一政的作品在西方學術圈評價頗高,只是他如同隱士般的創作心境,讓他沒有像其他攝影家知名。
18/20  須田一政是一位風格獨特的攝影家,在他眾多的照片當中,那些拍攝日本人們生活狀態的畫面,最是打動觀眾的內心,在這些黑白顆粒粗獷的影像裡,似乎能夠看到當時那個年代日本人們生活的精神世界,那種頹靡,又略帶不安的氣息瀰漫其中,使得其影像充滿了一種和現實剝離的撕裂感,甚至讓你分不清這是現實,還是夢幻!
19/20  須田一政的影像在反應日本的傳統與信仰的同時,讓很多人看到一個攝影家的肖像、以及攝影的本質:一個謹慎的藝術家,在自由的框架中揹負著對攝影、對歷史、對日本、對宗教的尊敬,一步步接近被攝體後卻在按下快門的瞬間煺後一步。他發現了,美的生命存在於假象之中。自由表現卻不自由的,就是攝影。
20/20 影在介於現實和想象之間的橋樑,敢於用自己的心聲去觀望身邊的世界,用一種靈魂裡的吶喊去陳述這個世界的人,才會拍出和尋常人不同的照片,須田一政就是這樣的人,否則他不可能在日常的空間裡,框取出不同的場景。其中現實和夢幻之間,僅僅隔了一段很小的距離,而這在於你是否能夠發現並加以詮釋,須田一政用影像做出了最好的回答!
2019-04-22

更多精彩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