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朱之文的鄰居天天都守在朱之文家拍攝他及其家人呢?

10 個回答
查娱日爆
2019-08-06

朱之文走紅之後自己沒飄,村裡人全飄了。

朱之文走紅之後自己沒飄,村裡人全飄了。

這句話在大衣哥朱之文走紅之後非常流行,其實說得非常好。朱之文從《星光大道》走紅全國成為國民草根歌手之後,身價水漲船高,各種合作和邀約紛至沓來。這種情況下朱之文如果想趁著大紅撈一筆是完全可以的,隨便代言幾個產品演幾部戲一千幾百萬就到手了。但是朱之文並沒有這麼做,走紅之後他依舊回到村裡,該幹活幹活,沒有荒廢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朱之文走紅之後自己沒飄,村裡人全飄了。

這句話在大衣哥朱之文走紅之後非常流行,其實說得非常好。朱之文從《星光大道》走紅全國成為國民草根歌手之後,身價水漲船高,各種合作和邀約紛至沓來。這種情況下朱之文如果想趁著大紅撈一筆是完全可以的,隨便代言幾個產品演幾部戲一千幾百萬就到手了。但是朱之文並沒有這麼做,走紅之後他依舊回到村裡,該幹活幹活,沒有荒廢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反觀他的村裡人,自從看到朱之文走紅之後,真的是吃不好睡不著。他們當中有些人想方設法向大衣哥借錢,之後有借無還,甚至有個別人要求朱之文出錢修路修村裡設施,不出錢就指責他不懂感恩。朱之文這個靠著自己努力走紅的草根,本該是村裡的榮耀,結果村裡有些人卻看他不順眼。

朱之文走紅之後自己沒飄,村裡人全飄了。

這句話在大衣哥朱之文走紅之後非常流行,其實說得非常好。朱之文從《星光大道》走紅全國成為國民草根歌手之後,身價水漲船高,各種合作和邀約紛至沓來。這種情況下朱之文如果想趁著大紅撈一筆是完全可以的,隨便代言幾個產品演幾部戲一千幾百萬就到手了。但是朱之文並沒有這麼做,走紅之後他依舊回到村裡,該幹活幹活,沒有荒廢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反觀他的村裡人,自從看到朱之文走紅之後,真的是吃不好睡不著。他們當中有些人想方設法向大衣哥借錢,之後有借無還,甚至有個別人要求朱之文出錢修路修村裡設施,不出錢就指責他不懂感恩。朱之文這個靠著自己努力走紅的草根,本該是村裡的榮耀,結果村裡有些人卻看他不順眼。

朱之文走紅之後自己沒飄,村裡人全飄了。

這句話在大衣哥朱之文走紅之後非常流行,其實說得非常好。朱之文從《星光大道》走紅全國成為國民草根歌手之後,身價水漲船高,各種合作和邀約紛至沓來。這種情況下朱之文如果想趁著大紅撈一筆是完全可以的,隨便代言幾個產品演幾部戲一千幾百萬就到手了。但是朱之文並沒有這麼做,走紅之後他依舊回到村裡,該幹活幹活,沒有荒廢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反觀他的村裡人,自從看到朱之文走紅之後,真的是吃不好睡不著。他們當中有些人想方設法向大衣哥借錢,之後有借無還,甚至有個別人要求朱之文出錢修路修村裡設施,不出錢就指責他不懂感恩。朱之文這個靠著自己努力走紅的草根,本該是村裡的榮耀,結果村裡有些人卻看他不順眼。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村裡人每天就盯著朱之文,拿著手機直播他一家子的生活,以此來賺取利益。有些人為了噱頭吸引更多人關注,甚至偷偷沒經過朱之文允許就溜進他的家裡拍攝,曝光了很多隱私。村裡有些人一直說朱之文不懂感恩,然而他們當中有些人其實做法更過分,為了賺錢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朱之文走紅之後自己沒飄,村裡人全飄了。

這句話在大衣哥朱之文走紅之後非常流行,其實說得非常好。朱之文從《星光大道》走紅全國成為國民草根歌手之後,身價水漲船高,各種合作和邀約紛至沓來。這種情況下朱之文如果想趁著大紅撈一筆是完全可以的,隨便代言幾個產品演幾部戲一千幾百萬就到手了。但是朱之文並沒有這麼做,走紅之後他依舊回到村裡,該幹活幹活,沒有荒廢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反觀他的村裡人,自從看到朱之文走紅之後,真的是吃不好睡不著。他們當中有些人想方設法向大衣哥借錢,之後有借無還,甚至有個別人要求朱之文出錢修路修村裡設施,不出錢就指責他不懂感恩。朱之文這個靠著自己努力走紅的草根,本該是村裡的榮耀,結果村裡有些人卻看他不順眼。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村裡人每天就盯著朱之文,拿著手機直播他一家子的生活,以此來賺取利益。有些人為了噱頭吸引更多人關注,甚至偷偷沒經過朱之文允許就溜進他的家裡拍攝,曝光了很多隱私。村裡有些人一直說朱之文不懂感恩,然而他們當中有些人其實做法更過分,為了賺錢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說實話,也就大衣哥這麼老實在村裡呆著了,換做別人賺了這麼多錢早就搬到城裡買車買房了。看看朱之文現在,還是在自己當初那個房子裡住著,也不買豪宅不買豪車,還在努力耕耘著自己的土地,光是這一點很多村裡人都沒辦法做到。他們整天守在朱之文家裡拍攝,連土地都不耕作了,比起朱之文要懶惰得多。

多讀書多看報,就關注“查娛日爆”。

查娱小二
2019-08-03

朱之文自從出名之後,村裡人都開始往他家跑,無時無刻不在拍攝他的生活狀態,為的就是“錢”!


朱之文,1969年11月27日出生於山東菏澤單縣,他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後來參加了山東衛視的《我是大明星》奪得冠軍,隨後又在各大電視臺的節目上亮相,最後登上了央視的《星光大道》,最終獲得了冠軍,後來,他還登上了春晚的舞臺,由於他總是身穿一件軍大衣,所以也有人稱他為“大衣哥”!

朱之文自從出名之後,村裡人都開始往他家跑,無時無刻不在拍攝他的生活狀態,為的就是“錢”!


朱之文,1969年11月27日出生於山東菏澤單縣,他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後來參加了山東衛視的《我是大明星》奪得冠軍,隨後又在各大電視臺的節目上亮相,最後登上了央視的《星光大道》,最終獲得了冠軍,後來,他還登上了春晚的舞臺,由於他總是身穿一件軍大衣,所以也有人稱他為“大衣哥”!

其實朱之文還沒有出名的時候,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平時幹農活的時候就在田裡唱唱歌,鄰居們也不會對他有太多的關注,畢竟大家都要幹自己的農活,誰有空跑去聽你唱歌,還拿手機拍你呢?

後來朱之文出名了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

朱之文自從出名之後,村裡人都開始往他家跑,無時無刻不在拍攝他的生活狀態,為的就是“錢”!


朱之文,1969年11月27日出生於山東菏澤單縣,他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後來參加了山東衛視的《我是大明星》奪得冠軍,隨後又在各大電視臺的節目上亮相,最後登上了央視的《星光大道》,最終獲得了冠軍,後來,他還登上了春晚的舞臺,由於他總是身穿一件軍大衣,所以也有人稱他為“大衣哥”!

其實朱之文還沒有出名的時候,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平時幹農活的時候就在田裡唱唱歌,鄰居們也不會對他有太多的關注,畢竟大家都要幹自己的農活,誰有空跑去聽你唱歌,還拿手機拍你呢?

後來朱之文出名了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

村裡的人開始一窩蜂跑去朱之文的家裡,除了找他借錢要錢之外,還幹起了直播,拍小視頻的活。

由於朱之文本身的經歷有一定的神奇色彩,所以網絡上也有非常多的人想了解他的日常生活究竟是怎麼樣的,想知道他出名之後是不是不幹農活了?所以朱之文的這幫鄰居就想到拍攝朱之文的生活傳到網上賺錢。

朱之文自從出名之後,村裡人都開始往他家跑,無時無刻不在拍攝他的生活狀態,為的就是“錢”!


朱之文,1969年11月27日出生於山東菏澤單縣,他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後來參加了山東衛視的《我是大明星》奪得冠軍,隨後又在各大電視臺的節目上亮相,最後登上了央視的《星光大道》,最終獲得了冠軍,後來,他還登上了春晚的舞臺,由於他總是身穿一件軍大衣,所以也有人稱他為“大衣哥”!

其實朱之文還沒有出名的時候,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平時幹農活的時候就在田裡唱唱歌,鄰居們也不會對他有太多的關注,畢竟大家都要幹自己的農活,誰有空跑去聽你唱歌,還拿手機拍你呢?

後來朱之文出名了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

村裡的人開始一窩蜂跑去朱之文的家裡,除了找他借錢要錢之外,還幹起了直播,拍小視頻的活。

由於朱之文本身的經歷有一定的神奇色彩,所以網絡上也有非常多的人想了解他的日常生活究竟是怎麼樣的,想知道他出名之後是不是不幹農活了?所以朱之文的這幫鄰居就想到拍攝朱之文的生活傳到網上賺錢。

我之前曾經看過一篇報道,有記者採訪朱之文的村裡人,記者問他們為什麼總是拍朱之文,那個村民說:拍朱之文一個月能賺種地一年的錢。

還有一個村民說自己買了一個2000多塊錢的手機,一個月就能賺回來了!

正是因為這些利益的存在,讓朱之文村裡的人瘋狂拍攝他,每天不到九點鐘就開始圍在朱之文的家門口,我估計他們上班的時候都沒有那麼準時!

朱之文自從出名之後,村裡人都開始往他家跑,無時無刻不在拍攝他的生活狀態,為的就是“錢”!


朱之文,1969年11月27日出生於山東菏澤單縣,他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後來參加了山東衛視的《我是大明星》奪得冠軍,隨後又在各大電視臺的節目上亮相,最後登上了央視的《星光大道》,最終獲得了冠軍,後來,他還登上了春晚的舞臺,由於他總是身穿一件軍大衣,所以也有人稱他為“大衣哥”!

其實朱之文還沒有出名的時候,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平時幹農活的時候就在田裡唱唱歌,鄰居們也不會對他有太多的關注,畢竟大家都要幹自己的農活,誰有空跑去聽你唱歌,還拿手機拍你呢?

後來朱之文出名了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

村裡的人開始一窩蜂跑去朱之文的家裡,除了找他借錢要錢之外,還幹起了直播,拍小視頻的活。

由於朱之文本身的經歷有一定的神奇色彩,所以網絡上也有非常多的人想了解他的日常生活究竟是怎麼樣的,想知道他出名之後是不是不幹農活了?所以朱之文的這幫鄰居就想到拍攝朱之文的生活傳到網上賺錢。

我之前曾經看過一篇報道,有記者採訪朱之文的村裡人,記者問他們為什麼總是拍朱之文,那個村民說:拍朱之文一個月能賺種地一年的錢。

還有一個村民說自己買了一個2000多塊錢的手機,一個月就能賺回來了!

正是因為這些利益的存在,讓朱之文村裡的人瘋狂拍攝他,每天不到九點鐘就開始圍在朱之文的家門口,我估計他們上班的時候都沒有那麼準時!

而且這些村裡事無鉅細,凡是朱之文做的事情通通拍下來,做飯、餵雞、餵鴨、淋花、種地等等,正是朱之文的存在讓這幫村民找到了賺錢之路,可以說朱之文一個人養活了一條村啊!

當然,朱之文也不好拒絕這些村裡人,之前有報道說朱之文有時候實在是被打擾得太厲害了,就會把門鎖上,但是這樣又會被村裡人說出名了耍大牌,真的是兩頭難啊!

關注頭條號“查娛小二”,看更多娛樂精彩點評!如果你有不同的意見也可以在下面留言哦!

电影基本法
2019-08-03

近水樓臺先得月,大衣哥鄰居天天守在他家拍攝,自然是因為“錢”這個字!


大衣哥紅了之後,沒有離開農村,也沒有因為身份的改變和財富的劇增而改變自己的為人處世,他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不是一個明星,他是一個農民。因此,大衣哥也被稱為是“唯一一個把明星當成副業的難男人”。

近水樓臺先得月,大衣哥鄰居天天守在他家拍攝,自然是因為“錢”這個字!


大衣哥紅了之後,沒有離開農村,也沒有因為身份的改變和財富的劇增而改變自己的為人處世,他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不是一個明星,他是一個農民。因此,大衣哥也被稱為是“唯一一個把明星當成副業的難男人”。


而正是因為他的平易近人和樸素作風,吸引了無數來自天南海北的人蹲點拍攝。直播和短視頻現在正是風口,無數的人因此獲得高額收入,而這種方式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拍攝明星,這種拍攝方式的成本極低,只要有手機和網絡就行,相對有可能的收益,這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那麼,作為最具有地理優勢的村民來說,有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大衣哥自從成名回到家鄉之後,村民就對其羨慕不已,這也很正常,問題是在這羨慕之中還帶了一點點“妒忌”。為了在大衣哥身上獲得金錢利益,部分村民可是幹了不少“好事”:


第一,問他借錢:大衣哥好說話,開始的時候來者不拒,從幾千到幾萬,有一年借出去將近一百萬。借錢時正常的,但是沒有人還,甚至有村民直接說他的錢都花不完了誰還想著還給他。

近水樓臺先得月,大衣哥鄰居天天守在他家拍攝,自然是因為“錢”這個字!


大衣哥紅了之後,沒有離開農村,也沒有因為身份的改變和財富的劇增而改變自己的為人處世,他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不是一個明星,他是一個農民。因此,大衣哥也被稱為是“唯一一個把明星當成副業的難男人”。


而正是因為他的平易近人和樸素作風,吸引了無數來自天南海北的人蹲點拍攝。直播和短視頻現在正是風口,無數的人因此獲得高額收入,而這種方式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拍攝明星,這種拍攝方式的成本極低,只要有手機和網絡就行,相對有可能的收益,這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那麼,作為最具有地理優勢的村民來說,有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大衣哥自從成名回到家鄉之後,村民就對其羨慕不已,這也很正常,問題是在這羨慕之中還帶了一點點“妒忌”。為了在大衣哥身上獲得金錢利益,部分村民可是幹了不少“好事”:


第一,問他借錢:大衣哥好說話,開始的時候來者不拒,從幾千到幾萬,有一年借出去將近一百萬。借錢時正常的,但是沒有人還,甚至有村民直接說他的錢都花不完了誰還想著還給他。

第二,類似訛詐:最過分的還有村民用自己的三輪車去撞朱之文的三輪車,然後非要大衣哥賠,大衣哥無奈之下賠了3萬給對方。

近水樓臺先得月,大衣哥鄰居天天守在他家拍攝,自然是因為“錢”這個字!


大衣哥紅了之後,沒有離開農村,也沒有因為身份的改變和財富的劇增而改變自己的為人處世,他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不是一個明星,他是一個農民。因此,大衣哥也被稱為是“唯一一個把明星當成副業的難男人”。


而正是因為他的平易近人和樸素作風,吸引了無數來自天南海北的人蹲點拍攝。直播和短視頻現在正是風口,無數的人因此獲得高額收入,而這種方式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拍攝明星,這種拍攝方式的成本極低,只要有手機和網絡就行,相對有可能的收益,這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那麼,作為最具有地理優勢的村民來說,有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大衣哥自從成名回到家鄉之後,村民就對其羨慕不已,這也很正常,問題是在這羨慕之中還帶了一點點“妒忌”。為了在大衣哥身上獲得金錢利益,部分村民可是幹了不少“好事”:


第一,問他借錢:大衣哥好說話,開始的時候來者不拒,從幾千到幾萬,有一年借出去將近一百萬。借錢時正常的,但是沒有人還,甚至有村民直接說他的錢都花不完了誰還想著還給他。

第二,類似訛詐:最過分的還有村民用自己的三輪車去撞朱之文的三輪車,然後非要大衣哥賠,大衣哥無奈之下賠了3萬給對方。

這種事一多,再老實的人也會生氣,再加上捐錢修路,路碑被妒忌的村民毀了,大衣哥終於開始懂得維護自己權益了:我自己的錢我說了算,我可以不借也可以不捐,不能道德綁架。


於是再有類似的事就被大衣哥拒絕了,比如村支書說要他捐個小學大衣哥就沒捐。從這以後,村民想在大衣哥身上獲取金錢的路就沒了。


但是那些蜂擁而至的主播提醒了他們,大衣哥拒絕了借錢捐錢,但是沒有拒絕被拍啊!


剛開始其實大衣哥也是拒絕的,但是粉絲們太熱情了,很多人都是遠道而來,大衣哥心地善良,考慮到這些鐵粉,他就沒有再拒絕。

近水樓臺先得月,大衣哥鄰居天天守在他家拍攝,自然是因為“錢”這個字!


大衣哥紅了之後,沒有離開農村,也沒有因為身份的改變和財富的劇增而改變自己的為人處世,他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不是一個明星,他是一個農民。因此,大衣哥也被稱為是“唯一一個把明星當成副業的難男人”。


而正是因為他的平易近人和樸素作風,吸引了無數來自天南海北的人蹲點拍攝。直播和短視頻現在正是風口,無數的人因此獲得高額收入,而這種方式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拍攝明星,這種拍攝方式的成本極低,只要有手機和網絡就行,相對有可能的收益,這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那麼,作為最具有地理優勢的村民來說,有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大衣哥自從成名回到家鄉之後,村民就對其羨慕不已,這也很正常,問題是在這羨慕之中還帶了一點點“妒忌”。為了在大衣哥身上獲得金錢利益,部分村民可是幹了不少“好事”:


第一,問他借錢:大衣哥好說話,開始的時候來者不拒,從幾千到幾萬,有一年借出去將近一百萬。借錢時正常的,但是沒有人還,甚至有村民直接說他的錢都花不完了誰還想著還給他。

第二,類似訛詐:最過分的還有村民用自己的三輪車去撞朱之文的三輪車,然後非要大衣哥賠,大衣哥無奈之下賠了3萬給對方。

這種事一多,再老實的人也會生氣,再加上捐錢修路,路碑被妒忌的村民毀了,大衣哥終於開始懂得維護自己權益了:我自己的錢我說了算,我可以不借也可以不捐,不能道德綁架。


於是再有類似的事就被大衣哥拒絕了,比如村支書說要他捐個小學大衣哥就沒捐。從這以後,村民想在大衣哥身上獲取金錢的路就沒了。


但是那些蜂擁而至的主播提醒了他們,大衣哥拒絕了借錢捐錢,但是沒有拒絕被拍啊!


剛開始其實大衣哥也是拒絕的,但是粉絲們太熱情了,很多人都是遠道而來,大衣哥心地善良,考慮到這些鐵粉,他就沒有再拒絕。


沒有保鏢,沒有團隊,眾多主播開始蜂擁而至,通過拍攝短視頻獲取了利益。村民們也很聰明,很快就明白了:我天天看得見朱之文,拍攝又不費勁,何樂而不為呢?


當然,大衣哥為此受到的困擾他們不會考慮,因為他們覺得大衣哥那麼有錢了為村民做點貢獻什麼?


現在,大衣哥的家每天都會被村民圍的水洩不通,只是為了拍攝他而獲得金錢利益。


有位70多的老大爺,聽說拍攝朱之文能賺錢,就買了個智能手機,3個月不到手機錢就掙回來了。

近水樓臺先得月,大衣哥鄰居天天守在他家拍攝,自然是因為“錢”這個字!


大衣哥紅了之後,沒有離開農村,也沒有因為身份的改變和財富的劇增而改變自己的為人處世,他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不是一個明星,他是一個農民。因此,大衣哥也被稱為是“唯一一個把明星當成副業的難男人”。


而正是因為他的平易近人和樸素作風,吸引了無數來自天南海北的人蹲點拍攝。直播和短視頻現在正是風口,無數的人因此獲得高額收入,而這種方式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拍攝明星,這種拍攝方式的成本極低,只要有手機和網絡就行,相對有可能的收益,這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那麼,作為最具有地理優勢的村民來說,有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大衣哥自從成名回到家鄉之後,村民就對其羨慕不已,這也很正常,問題是在這羨慕之中還帶了一點點“妒忌”。為了在大衣哥身上獲得金錢利益,部分村民可是幹了不少“好事”:


第一,問他借錢:大衣哥好說話,開始的時候來者不拒,從幾千到幾萬,有一年借出去將近一百萬。借錢時正常的,但是沒有人還,甚至有村民直接說他的錢都花不完了誰還想著還給他。

第二,類似訛詐:最過分的還有村民用自己的三輪車去撞朱之文的三輪車,然後非要大衣哥賠,大衣哥無奈之下賠了3萬給對方。

這種事一多,再老實的人也會生氣,再加上捐錢修路,路碑被妒忌的村民毀了,大衣哥終於開始懂得維護自己權益了:我自己的錢我說了算,我可以不借也可以不捐,不能道德綁架。


於是再有類似的事就被大衣哥拒絕了,比如村支書說要他捐個小學大衣哥就沒捐。從這以後,村民想在大衣哥身上獲取金錢的路就沒了。


但是那些蜂擁而至的主播提醒了他們,大衣哥拒絕了借錢捐錢,但是沒有拒絕被拍啊!


剛開始其實大衣哥也是拒絕的,但是粉絲們太熱情了,很多人都是遠道而來,大衣哥心地善良,考慮到這些鐵粉,他就沒有再拒絕。


沒有保鏢,沒有團隊,眾多主播開始蜂擁而至,通過拍攝短視頻獲取了利益。村民們也很聰明,很快就明白了:我天天看得見朱之文,拍攝又不費勁,何樂而不為呢?


當然,大衣哥為此受到的困擾他們不會考慮,因為他們覺得大衣哥那麼有錢了為村民做點貢獻什麼?


現在,大衣哥的家每天都會被村民圍的水洩不通,只是為了拍攝他而獲得金錢利益。


有位70多的老大爺,聽說拍攝朱之文能賺錢,就買了個智能手機,3個月不到手機錢就掙回來了。

有一個村民高興的告訴大家,拍朱之文賺了1萬3千塊。

近水樓臺先得月,大衣哥鄰居天天守在他家拍攝,自然是因為“錢”這個字!


大衣哥紅了之後,沒有離開農村,也沒有因為身份的改變和財富的劇增而改變自己的為人處世,他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不是一個明星,他是一個農民。因此,大衣哥也被稱為是“唯一一個把明星當成副業的難男人”。


而正是因為他的平易近人和樸素作風,吸引了無數來自天南海北的人蹲點拍攝。直播和短視頻現在正是風口,無數的人因此獲得高額收入,而這種方式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拍攝明星,這種拍攝方式的成本極低,只要有手機和網絡就行,相對有可能的收益,這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那麼,作為最具有地理優勢的村民來說,有怎麼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大衣哥自從成名回到家鄉之後,村民就對其羨慕不已,這也很正常,問題是在這羨慕之中還帶了一點點“妒忌”。為了在大衣哥身上獲得金錢利益,部分村民可是幹了不少“好事”:


第一,問他借錢:大衣哥好說話,開始的時候來者不拒,從幾千到幾萬,有一年借出去將近一百萬。借錢時正常的,但是沒有人還,甚至有村民直接說他的錢都花不完了誰還想著還給他。

第二,類似訛詐:最過分的還有村民用自己的三輪車去撞朱之文的三輪車,然後非要大衣哥賠,大衣哥無奈之下賠了3萬給對方。

這種事一多,再老實的人也會生氣,再加上捐錢修路,路碑被妒忌的村民毀了,大衣哥終於開始懂得維護自己權益了:我自己的錢我說了算,我可以不借也可以不捐,不能道德綁架。


於是再有類似的事就被大衣哥拒絕了,比如村支書說要他捐個小學大衣哥就沒捐。從這以後,村民想在大衣哥身上獲取金錢的路就沒了。


但是那些蜂擁而至的主播提醒了他們,大衣哥拒絕了借錢捐錢,但是沒有拒絕被拍啊!


剛開始其實大衣哥也是拒絕的,但是粉絲們太熱情了,很多人都是遠道而來,大衣哥心地善良,考慮到這些鐵粉,他就沒有再拒絕。


沒有保鏢,沒有團隊,眾多主播開始蜂擁而至,通過拍攝短視頻獲取了利益。村民們也很聰明,很快就明白了:我天天看得見朱之文,拍攝又不費勁,何樂而不為呢?


當然,大衣哥為此受到的困擾他們不會考慮,因為他們覺得大衣哥那麼有錢了為村民做點貢獻什麼?


現在,大衣哥的家每天都會被村民圍的水洩不通,只是為了拍攝他而獲得金錢利益。


有位70多的老大爺,聽說拍攝朱之文能賺錢,就買了個智能手機,3個月不到手機錢就掙回來了。

有一個村民高興的告訴大家,拍朱之文賺了1萬3千塊。

諸如此類的事,不勝枚舉,更有傳聞說有一個鄰居的號專門拍大衣哥累計了100多萬粉絲,最後號賣了60多萬,這些真真假假的傳聞不斷刺激著村民以及鄰居,所以他們天天都守在朱之文家拍攝的行為就不奇怪,不難理解了。

狗娱乐
2019-08-09

很簡單朱之文需要名,他的鄰居需要利。

朱之文自從2010年在山東綜藝頻道的《我是大明星》出道以後,熱度就一直沒有下降,火了將近9年。從最初的山東衛視到湖南衛視,再到央視春晚,朱之文一步一個腳印,走得很踏實。

很簡單朱之文需要名,他的鄰居需要利。

朱之文自從2010年在山東綜藝頻道的《我是大明星》出道以後,熱度就一直沒有下降,火了將近9年。從最初的山東衛視到湖南衛視,再到央視春晚,朱之文一步一個腳印,走得很踏實。

其實農民歌手不止朱志文一個,而且歌唱功力好的也不只有朱之文,像早期的陝西農民歌手阿寶,旭日陽剛組合等等。

都是從社會最底層爬上來的明星,現在都已經幾乎銷聲匿跡,那為什麼朱之文的熱度一直不減呢?這背後肯定有高人指點。

朱之文成名之後,從村裡最窮的懶漢一躍成為農民歌手大明星,年入千萬。在普通人的眼裡,首先要做的都會是去城裡買幾套房子住,然後搬離農村,從此過上城裡人的生活

雖然朱志文也在城裡買了房子,但朱之文全家卻一直住在菏澤農村,這一反常態之舉,朱之文必定是受了高人指點。

很簡單朱之文需要名,他的鄰居需要利。

朱之文自從2010年在山東綜藝頻道的《我是大明星》出道以後,熱度就一直沒有下降,火了將近9年。從最初的山東衛視到湖南衛視,再到央視春晚,朱之文一步一個腳印,走得很踏實。

其實農民歌手不止朱志文一個,而且歌唱功力好的也不只有朱之文,像早期的陝西農民歌手阿寶,旭日陽剛組合等等。

都是從社會最底層爬上來的明星,現在都已經幾乎銷聲匿跡,那為什麼朱之文的熱度一直不減呢?這背後肯定有高人指點。

朱之文成名之後,從村裡最窮的懶漢一躍成為農民歌手大明星,年入千萬。在普通人的眼裡,首先要做的都會是去城裡買幾套房子住,然後搬離農村,從此過上城裡人的生活

雖然朱志文也在城裡買了房子,但朱之文全家卻一直住在菏澤農村,這一反常態之舉,朱之文必定是受了高人指點。

在朱之文剛火的那幾年,智能手機還沒普及,還沒有快手抖音這一類短視頻軟件,所以朱之文的民生的傳播也只限於電視機,傳播度有限。

然而看看現在抖音快手這類短視頻軟件裡面,總有幾條是關於朱之文的,所以大家都在質疑,朱之文為什麼這麼火?

村民們也是為了錢。在抖音快手剛流行的時候,並沒有幾個村民去拍朱之文,直到朱之文的有個鄰居,在抖音上專門拍朱之文積累了100多萬粉絲,然後把這個賬號賣給了媒體公司賣了60多萬,買了輛寶馬車。

這段拍朱之文買寶馬車的經歷廣為流傳,激勵了朱之文同村的村民們,一波接一波的去朱之文家拍朱之文。

很簡單朱之文需要名,他的鄰居需要利。

朱之文自從2010年在山東綜藝頻道的《我是大明星》出道以後,熱度就一直沒有下降,火了將近9年。從最初的山東衛視到湖南衛視,再到央視春晚,朱之文一步一個腳印,走得很踏實。

其實農民歌手不止朱志文一個,而且歌唱功力好的也不只有朱之文,像早期的陝西農民歌手阿寶,旭日陽剛組合等等。

都是從社會最底層爬上來的明星,現在都已經幾乎銷聲匿跡,那為什麼朱之文的熱度一直不減呢?這背後肯定有高人指點。

朱之文成名之後,從村裡最窮的懶漢一躍成為農民歌手大明星,年入千萬。在普通人的眼裡,首先要做的都會是去城裡買幾套房子住,然後搬離農村,從此過上城裡人的生活

雖然朱志文也在城裡買了房子,但朱之文全家卻一直住在菏澤農村,這一反常態之舉,朱之文必定是受了高人指點。

在朱之文剛火的那幾年,智能手機還沒普及,還沒有快手抖音這一類短視頻軟件,所以朱之文的民生的傳播也只限於電視機,傳播度有限。

然而看看現在抖音快手這類短視頻軟件裡面,總有幾條是關於朱之文的,所以大家都在質疑,朱之文為什麼這麼火?

村民們也是為了錢。在抖音快手剛流行的時候,並沒有幾個村民去拍朱之文,直到朱之文的有個鄰居,在抖音上專門拍朱之文積累了100多萬粉絲,然後把這個賬號賣給了媒體公司賣了60多萬,買了輛寶馬車。

這段拍朱之文買寶馬車的經歷廣為流傳,激勵了朱之文同村的村民們,一波接一波的去朱之文家拍朱之文。

朱之文同村的村民們發現拿著手機拍朱之文,比下地幹活更輕鬆,賺的錢也更多。

所以有些不會用智能手機的老大爺們,也都下血本買了幾部智能手機,裡面也只有抖音這一個軟件,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但就是知道拍朱之文能掙錢,這就夠了。

這也正順著朱之文的意,朱之文之所以住在農村,就是因為依靠村民們的曝光來維持自己的熱度。這樣朱之文才能要到10萬一場的出場費。雖然看起來朱志文比較反感村民們的拍攝,但是他的內心在偷笑。

很簡單朱之文需要名,他的鄰居需要利。

朱之文自從2010年在山東綜藝頻道的《我是大明星》出道以後,熱度就一直沒有下降,火了將近9年。從最初的山東衛視到湖南衛視,再到央視春晚,朱之文一步一個腳印,走得很踏實。

其實農民歌手不止朱志文一個,而且歌唱功力好的也不只有朱之文,像早期的陝西農民歌手阿寶,旭日陽剛組合等等。

都是從社會最底層爬上來的明星,現在都已經幾乎銷聲匿跡,那為什麼朱之文的熱度一直不減呢?這背後肯定有高人指點。

朱之文成名之後,從村裡最窮的懶漢一躍成為農民歌手大明星,年入千萬。在普通人的眼裡,首先要做的都會是去城裡買幾套房子住,然後搬離農村,從此過上城裡人的生活

雖然朱志文也在城裡買了房子,但朱之文全家卻一直住在菏澤農村,這一反常態之舉,朱之文必定是受了高人指點。

在朱之文剛火的那幾年,智能手機還沒普及,還沒有快手抖音這一類短視頻軟件,所以朱之文的民生的傳播也只限於電視機,傳播度有限。

然而看看現在抖音快手這類短視頻軟件裡面,總有幾條是關於朱之文的,所以大家都在質疑,朱之文為什麼這麼火?

村民們也是為了錢。在抖音快手剛流行的時候,並沒有幾個村民去拍朱之文,直到朱之文的有個鄰居,在抖音上專門拍朱之文積累了100多萬粉絲,然後把這個賬號賣給了媒體公司賣了60多萬,買了輛寶馬車。

這段拍朱之文買寶馬車的經歷廣為流傳,激勵了朱之文同村的村民們,一波接一波的去朱之文家拍朱之文。

朱之文同村的村民們發現拿著手機拍朱之文,比下地幹活更輕鬆,賺的錢也更多。

所以有些不會用智能手機的老大爺們,也都下血本買了幾部智能手機,裡面也只有抖音這一個軟件,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但就是知道拍朱之文能掙錢,這就夠了。

這也正順著朱之文的意,朱之文之所以住在農村,就是因為依靠村民們的曝光來維持自己的熱度。這樣朱之文才能要到10萬一場的出場費。雖然看起來朱志文比較反感村民們的拍攝,但是他的內心在偷笑。

朱之文成名需要一定的偶然性,朱之文的懶惰在村裡也是有名的,然而他不懶或許也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就是因為他懶才有了一把好嗓子,才會過上如今的生活。

所以朱之文作為一位一個農民,為了維持住自己的名聲熱度用點手段也是可以的,村民們拍攝也是為了掙錢,從另一個角度說,朱之文拉動了他們村的經濟。

伯德小姐
2019-08-02

朱之文有錢了以後為家鄉為村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和看不見的潛在價值,自2011年火了以後熱度不減,一直處於話題的中心,每天聚集在他家門前院內的各色人等不計其數,目的各不相同,有要請教演唱技巧的、有要已一睹朱之文風采的、有索要簽名合影的、有新聞媒體採訪做節目的、更多的是人手舉著智能手機抓拍朱之文的言行舉止,一顰一笑然後把拍到的短視頻發到自媒體APP上賺流量掙錢,朱之文在朱樓村儼然就是一座活動的金礦。

朱之文有錢了以後為家鄉為村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和看不見的潛在價值,自2011年火了以後熱度不減,一直處於話題的中心,每天聚集在他家門前院內的各色人等不計其數,目的各不相同,有要請教演唱技巧的、有要已一睹朱之文風采的、有索要簽名合影的、有新聞媒體採訪做節目的、更多的是人手舉著智能手機抓拍朱之文的言行舉止,一顰一笑然後把拍到的短視頻發到自媒體APP上賺流量掙錢,朱之文在朱樓村儼然就是一座活動的金礦。

朱之文金礦穩產高產,沒有淡季沒有旺季之分,除去上廁所和睡覺無論颳風下雨,春夏秋冬全程開放,只要願意能玩手機的不分男女老幼都可以免費採礦,任何一門生意都是有同行無同利,嗅覺靈敏技術高超和朱之文家關係好的礦工一個月都可以賺5000到6000元,就是再不濟的新手也有千兒八百的進項。每天只需發十幾條15秒左右的視頻,閱讀量在十幾萬、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左右,月收入兩三千塊錢正常。

朱之文有錢了以後為家鄉為村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和看不見的潛在價值,自2011年火了以後熱度不減,一直處於話題的中心,每天聚集在他家門前院內的各色人等不計其數,目的各不相同,有要請教演唱技巧的、有要已一睹朱之文風采的、有索要簽名合影的、有新聞媒體採訪做節目的、更多的是人手舉著智能手機抓拍朱之文的言行舉止,一顰一笑然後把拍到的短視頻發到自媒體APP上賺流量掙錢,朱之文在朱樓村儼然就是一座活動的金礦。

朱之文金礦穩產高產,沒有淡季沒有旺季之分,除去上廁所和睡覺無論颳風下雨,春夏秋冬全程開放,只要願意能玩手機的不分男女老幼都可以免費採礦,任何一門生意都是有同行無同利,嗅覺靈敏技術高超和朱之文家關係好的礦工一個月都可以賺5000到6000元,就是再不濟的新手也有千兒八百的進項。每天只需發十幾條15秒左右的視頻,閱讀量在十幾萬、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左右,月收入兩三千塊錢正常。


拍客們只想著怎麼拍到更多更細更全面的視頻,但是他們基本都不會顧及到朱之文及家人的感受,任何一個正常人都需要有自己的私密空間,也需要有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自由時間,當全村人把拍視頻當作一個產業的時候,朱之文正常家庭生活實在承受不起這洶湧的浪潮衝擊,一家人都成了抓拍對象也就都沒有任何隱私可言,數不清的人隨便出入,嚴重干擾了朱之文夫婦以及兒子和女兒的生活。

朱之文有錢了以後為家鄉為村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和看不見的潛在價值,自2011年火了以後熱度不減,一直處於話題的中心,每天聚集在他家門前院內的各色人等不計其數,目的各不相同,有要請教演唱技巧的、有要已一睹朱之文風采的、有索要簽名合影的、有新聞媒體採訪做節目的、更多的是人手舉著智能手機抓拍朱之文的言行舉止,一顰一笑然後把拍到的短視頻發到自媒體APP上賺流量掙錢,朱之文在朱樓村儼然就是一座活動的金礦。

朱之文金礦穩產高產,沒有淡季沒有旺季之分,除去上廁所和睡覺無論颳風下雨,春夏秋冬全程開放,只要願意能玩手機的不分男女老幼都可以免費採礦,任何一門生意都是有同行無同利,嗅覺靈敏技術高超和朱之文家關係好的礦工一個月都可以賺5000到6000元,就是再不濟的新手也有千兒八百的進項。每天只需發十幾條15秒左右的視頻,閱讀量在十幾萬、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左右,月收入兩三千塊錢正常。


拍客們只想著怎麼拍到更多更細更全面的視頻,但是他們基本都不會顧及到朱之文及家人的感受,任何一個正常人都需要有自己的私密空間,也需要有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自由時間,當全村人把拍視頻當作一個產業的時候,朱之文正常家庭生活實在承受不起這洶湧的浪潮衝擊,一家人都成了抓拍對象也就都沒有任何隱私可言,數不清的人隨便出入,嚴重干擾了朱之文夫婦以及兒子和女兒的生活。

朱之文萬般無奈之下迫不得已,給他門前的巷子安了個大鐵門,一下緩解了拍攝大軍帶來的衝擊波,但是後來還有人翻鐵門進去拍攝,朱之文又想了一個法子給大鐵門上裝上了好多個鐵釘子,情況才徹底扭轉,朱之文自己最清楚了凡事都要有度,要適可而止,過度渲染一定會物極必反,保持些神祕更有價值,朱之文帶給家鄉的紅利已經夠多的了。

晚亭与落霞同晖
2019-08-17

首先這是一種窺視別人隱私及仇富心理在作祟。

首先這是一種窺視別人隱私及仇富心理在作祟。

一提朱之文,或許一些人還似曾相識,但說起大衣哥,相信看過《星光大道》的老觀眾並不陌生,他就是來自於山東農村的草根農民。

央視《星光大道》為業餘歌者提供了舞臺,朱之之就是當年模仿一首楊洪基《三國演義》開頭篇:滾滾長江東逝水……而一炮走紅的。

業餘不同專業,但原唱楊洪基給予了朱之文肯定及極大的鼓勵。

首先這是一種窺視別人隱私及仇富心理在作祟。

一提朱之文,或許一些人還似曾相識,但說起大衣哥,相信看過《星光大道》的老觀眾並不陌生,他就是來自於山東農村的草根農民。

央視《星光大道》為業餘歌者提供了舞臺,朱之之就是當年模仿一首楊洪基《三國演義》開頭篇:滾滾長江東逝水……而一炮走紅的。

業餘不同專業,但原唱楊洪基給予了朱之文肯定及極大的鼓勵。

模仿與原唱一般存在差距,何況又是一個業餘模仿者,故也受到某原唱者的詆譭。

但這絲毫不影響朱之文的名聲大噪,就如央視某著名主持人說的,來到央視,連最普通的貓也會成為名貓!

首先這是一種窺視別人隱私及仇富心理在作祟。

一提朱之文,或許一些人還似曾相識,但說起大衣哥,相信看過《星光大道》的老觀眾並不陌生,他就是來自於山東農村的草根農民。

央視《星光大道》為業餘歌者提供了舞臺,朱之之就是當年模仿一首楊洪基《三國演義》開頭篇:滾滾長江東逝水……而一炮走紅的。

業餘不同專業,但原唱楊洪基給予了朱之文肯定及極大的鼓勵。

模仿與原唱一般存在差距,何況又是一個業餘模仿者,故也受到某原唱者的詆譭。

但這絲毫不影響朱之文的名聲大噪,就如央視某著名主持人說的,來到央視,連最普通的貓也會成為名貓!

邀請朱之文商業演出的團體和單位踏至而來,岀場費都在一~兩位數的萬級人民幣。

他並未忘記槡梓,多次為村裡的道路、公益出資做貢獻。

但中國固有的小農意識讓他苦不堪言,十里八村出了個財神似的。東家借,西家用,從未想到還,若有一家不滿意,定說是忘恩負義。每提起此事,朱之文都忍不住落淚。

首先這是一種窺視別人隱私及仇富心理在作祟。

一提朱之文,或許一些人還似曾相識,但說起大衣哥,相信看過《星光大道》的老觀眾並不陌生,他就是來自於山東農村的草根農民。

央視《星光大道》為業餘歌者提供了舞臺,朱之之就是當年模仿一首楊洪基《三國演義》開頭篇:滾滾長江東逝水……而一炮走紅的。

業餘不同專業,但原唱楊洪基給予了朱之文肯定及極大的鼓勵。

模仿與原唱一般存在差距,何況又是一個業餘模仿者,故也受到某原唱者的詆譭。

但這絲毫不影響朱之文的名聲大噪,就如央視某著名主持人說的,來到央視,連最普通的貓也會成為名貓!

邀請朱之文商業演出的團體和單位踏至而來,岀場費都在一~兩位數的萬級人民幣。

他並未忘記槡梓,多次為村裡的道路、公益出資做貢獻。

但中國固有的小農意識讓他苦不堪言,十里八村出了個財神似的。東家借,西家用,從未想到還,若有一家不滿意,定說是忘恩負義。每提起此事,朱之文都忍不住落淚。

當然當名人自有風光和益處,而隨之而來的煩惱應有思想準備。把自己"農民業餘歌唱家"位置定準,才不至於招致以後的非議和抨擊!

留住春天
2019-08-10

這些鄰居和村裡的人天天守在朱之文的家門口,肯定是為了通過發佈短視頻和直播來賺錢的

朱之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參與了《星光大道》,從此一炮而紅,變成現在非常有名的明星,同時也算成為了草根歌手的代表人物。

這些鄰居和村裡的人天天守在朱之文的家門口,肯定是為了通過發佈短視頻和直播來賺錢的

朱之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參與了《星光大道》,從此一炮而紅,變成現在非常有名的明星,同時也算成為了草根歌手的代表人物。

成名後的大衣哥雖然家庭富裕了許多,蓋起了樓房,但是也有著煩惱的事,有錢了村民借錢不還,而自己的兒子也因為父親的成名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這些鄰居和村裡的人天天守在朱之文的家門口,肯定是為了通過發佈短視頻和直播來賺錢的

朱之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參與了《星光大道》,從此一炮而紅,變成現在非常有名的明星,同時也算成為了草根歌手的代表人物。

成名後的大衣哥雖然家庭富裕了許多,蓋起了樓房,但是也有著煩惱的事,有錢了村民借錢不還,而自己的兒子也因為父親的成名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但是最讓他煩惱的估計也不是這些,而是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了私人空間,每天聚集了各種人在他家拍視頻,做直播。

這些鄰居和村裡的人天天守在朱之文的家門口,肯定是為了通過發佈短視頻和直播來賺錢的

朱之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參與了《星光大道》,從此一炮而紅,變成現在非常有名的明星,同時也算成為了草根歌手的代表人物。

成名後的大衣哥雖然家庭富裕了許多,蓋起了樓房,但是也有著煩惱的事,有錢了村民借錢不還,而自己的兒子也因為父親的成名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但是最讓他煩惱的估計也不是這些,而是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了私人空間,每天聚集了各種人在他家拍視頻,做直播。

每天,全國各地的粉絲湧入山東省菏澤市朱樓村,要看看大衣哥長什麼模樣。近些年,短視頻平臺興起,鄰居們發現,靠拍朱之文的視頻發在網上,一個月能掙到過去一年種田的錢。智能手機代替了鋤頭,朱樓村的村民們離開田地,聚集到了朱之文的院子裡。

這些鄰居和村裡的人天天守在朱之文的家門口,肯定是為了通過發佈短視頻和直播來賺錢的

朱之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參與了《星光大道》,從此一炮而紅,變成現在非常有名的明星,同時也算成為了草根歌手的代表人物。

成名後的大衣哥雖然家庭富裕了許多,蓋起了樓房,但是也有著煩惱的事,有錢了村民借錢不還,而自己的兒子也因為父親的成名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但是最讓他煩惱的估計也不是這些,而是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了私人空間,每天聚集了各種人在他家拍視頻,做直播。

每天,全國各地的粉絲湧入山東省菏澤市朱樓村,要看看大衣哥長什麼模樣。近些年,短視頻平臺興起,鄰居們發現,靠拍朱之文的視頻發在網上,一個月能掙到過去一年種田的錢。智能手機代替了鋤頭,朱樓村的村民們離開田地,聚集到了朱之文的院子裡。


人們的鏡頭跟著朱之文走,他去院子裡澆水了、餵雞了、坐在板凳上洗手了,最誇張的一次,朱之文去上廁所,發現有人跟著要進廁所大門。

後來,朱之文給家裡新裝了大門,村民們生氣了,視頻拍不了,在門口罵朱之文架子大。大年初一,有人騎在大門上喊著:“朱之文,發紅包!”見沒人開門,他們直接把新貼的對聯撕了。春節過後,朱之文在門上裝了39根10釐米長的鐵釘,並請鄰居幫忙寫上字:私人住宅,嚴禁闖入。攀爬危險,後果自負。

這些鄰居和村裡的人天天守在朱之文的家門口,肯定是為了通過發佈短視頻和直播來賺錢的

朱之文是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村人,後來在機緣巧合之下參與了《星光大道》,從此一炮而紅,變成現在非常有名的明星,同時也算成為了草根歌手的代表人物。

成名後的大衣哥雖然家庭富裕了許多,蓋起了樓房,但是也有著煩惱的事,有錢了村民借錢不還,而自己的兒子也因為父親的成名變的一發不可收拾

但是最讓他煩惱的估計也不是這些,而是現在他已經完全沒有了私人空間,每天聚集了各種人在他家拍視頻,做直播。

每天,全國各地的粉絲湧入山東省菏澤市朱樓村,要看看大衣哥長什麼模樣。近些年,短視頻平臺興起,鄰居們發現,靠拍朱之文的視頻發在網上,一個月能掙到過去一年種田的錢。智能手機代替了鋤頭,朱樓村的村民們離開田地,聚集到了朱之文的院子裡。


人們的鏡頭跟著朱之文走,他去院子裡澆水了、餵雞了、坐在板凳上洗手了,最誇張的一次,朱之文去上廁所,發現有人跟著要進廁所大門。

後來,朱之文給家裡新裝了大門,村民們生氣了,視頻拍不了,在門口罵朱之文架子大。大年初一,有人騎在大門上喊著:“朱之文,發紅包!”見沒人開門,他們直接把新貼的對聯撕了。春節過後,朱之文在門上裝了39根10釐米長的鐵釘,並請鄰居幫忙寫上字:私人住宅,嚴禁闖入。攀爬危險,後果自負。

小一笑很好看
2019-08-02

朱之文家從來就是粉絲隨便進的。最初粉絲以到他家拍視頻炫耀自己是鐵粉,在貼吧裡賺人氣。最初朱志文也是不好意思拒絕。後來曾經拒絕過,但是耐不住人家太熱情。後來隨著網絡視頻的興盛,特別是抖音視頻拍攝方便還能賺錢,人們都來拍。本村的人聽說了也跟著一起拍。因為朱志文沒有自己的保鏢,沒有自己的公司,所以它沒法兒把人拒之門外。並不是他炒作。他根本不需要炒作。找他的人都是周邊的經紀人和粉絲聯繫的。這只是一種社會現象。並不是朱志文為了紅專門去炒作。朱之文平時從不上網。看不起他的人應該留點口德。

六六侃娱乐
2019-08-02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觀點,鄰居天天守在朱之文家裡拍攝一方面是給自己賺取流量,還有一方面就是賺錢了。

當今社會算是短視頻的時代,更是流量的時代,很多人都想通過短視頻來博取更多的流量,順便還可以賺一點錢,所以拍明星算是比較近的道路了。但是多數人沒有辦法準確把握明星的行程,所以也沒有辦法長時間的拍攝,但是朱之文卻是個例外。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觀點,鄰居天天守在朱之文家裡拍攝一方面是給自己賺取流量,還有一方面就是賺錢了。

當今社會算是短視頻的時代,更是流量的時代,很多人都想通過短視頻來博取更多的流量,順便還可以賺一點錢,所以拍明星算是比較近的道路了。但是多數人沒有辦法準確把握明星的行程,所以也沒有辦法長時間的拍攝,但是朱之文卻是個例外。

朱之文當初憑藉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火遍大江南北,不算是家喻戶曉把,也稱得上是響噹噹的草根明星了。由於沒有更多後續的作品,所以他的關注度也是越來越少,商演也是越來越少。所以大衣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在家人身邊,重新找回了自己農民的身份。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觀點,鄰居天天守在朱之文家裡拍攝一方面是給自己賺取流量,還有一方面就是賺錢了。

當今社會算是短視頻的時代,更是流量的時代,很多人都想通過短視頻來博取更多的流量,順便還可以賺一點錢,所以拍明星算是比較近的道路了。但是多數人沒有辦法準確把握明星的行程,所以也沒有辦法長時間的拍攝,但是朱之文卻是個例外。

朱之文當初憑藉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火遍大江南北,不算是家喻戶曉把,也稱得上是響噹噹的草根明星了。由於沒有更多後續的作品,所以他的關注度也是越來越少,商演也是越來越少。所以大衣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在家人身邊,重新找回了自己農民的身份。

明星天天在家裡,而且還在自己的身邊,可想而知鄰居們有多迫切啊。合照、拍視頻、發朋友圈,顯擺一下自己和大衣哥的距離有多近,再加上平臺的流量扶持,這幫人就樂不思蜀了。有的人甚至天還沒亮就蹲在門口守著,大衣哥一家人也是很老實,不想拒絕他們,所以才有了今天這個場面。

首先,我先說明我的觀點,鄰居天天守在朱之文家裡拍攝一方面是給自己賺取流量,還有一方面就是賺錢了。

當今社會算是短視頻的時代,更是流量的時代,很多人都想通過短視頻來博取更多的流量,順便還可以賺一點錢,所以拍明星算是比較近的道路了。但是多數人沒有辦法準確把握明星的行程,所以也沒有辦法長時間的拍攝,但是朱之文卻是個例外。

朱之文當初憑藉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火遍大江南北,不算是家喻戶曉把,也稱得上是響噹噹的草根明星了。由於沒有更多後續的作品,所以他的關注度也是越來越少,商演也是越來越少。所以大衣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在家人身邊,重新找回了自己農民的身份。

明星天天在家裡,而且還在自己的身邊,可想而知鄰居們有多迫切啊。合照、拍視頻、發朋友圈,顯擺一下自己和大衣哥的距離有多近,再加上平臺的流量扶持,這幫人就樂不思蜀了。有的人甚至天還沒亮就蹲在門口守著,大衣哥一家人也是很老實,不想拒絕他們,所以才有了今天這個場面。

所以說,人無利不起早,他們天天拍大衣哥的視頻一方面為了自己的虛榮心,另外一方面就是錢財了,這種社會現象也是非常的普遍,也不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守在機場拍明星呢!

新娱乐扒卦
2019-08-13

朱之文有錢了以後為家鄉為村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和看不見的潛在價值,自2011年火了以後熱度不減,一直處於話題的中心,每天聚集在他家門前院內的各色人等不計其數,目的各不相同,有要請教演唱技巧的、有要已一睹朱之文風采的、有索要簽名合影的、有新聞媒體採訪做節目的、更多的是人手舉著智能手機抓拍朱之文的言行舉止,一顰一笑然後把拍到的短視頻發到自媒體APP上賺流量掙錢,朱之文在朱樓村儼然就是一座活動的金礦。

朱之文有錢了以後為家鄉為村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和看不見的潛在價值,自2011年火了以後熱度不減,一直處於話題的中心,每天聚集在他家門前院內的各色人等不計其數,目的各不相同,有要請教演唱技巧的、有要已一睹朱之文風采的、有索要簽名合影的、有新聞媒體採訪做節目的、更多的是人手舉著智能手機抓拍朱之文的言行舉止,一顰一笑然後把拍到的短視頻發到自媒體APP上賺流量掙錢,朱之文在朱樓村儼然就是一座活動的金礦。

當今社會算是短視頻的時代,更是流量的時代,很多人都想通過短視頻來博取更多的流量,順便還可以賺一點錢,所以拍明星算是比較近的道路了。但是多數人沒有辦法準確把握明星的行程,所以也沒有辦法長時間的拍攝,但是朱之文卻是個例外。朱之文當初憑藉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火遍大江南北,不算是家喻戶曉把,也稱得上是響噹噹的草根明星了。由於沒有更多後續的作品,所以他的關注度也是越來越少,商演也是越來越少。所以大衣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在家人身邊,重新找回了自己農民的身份。

朱之文有錢了以後為家鄉為村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和看不見的潛在價值,自2011年火了以後熱度不減,一直處於話題的中心,每天聚集在他家門前院內的各色人等不計其數,目的各不相同,有要請教演唱技巧的、有要已一睹朱之文風采的、有索要簽名合影的、有新聞媒體採訪做節目的、更多的是人手舉著智能手機抓拍朱之文的言行舉止,一顰一笑然後把拍到的短視頻發到自媒體APP上賺流量掙錢,朱之文在朱樓村儼然就是一座活動的金礦。

當今社會算是短視頻的時代,更是流量的時代,很多人都想通過短視頻來博取更多的流量,順便還可以賺一點錢,所以拍明星算是比較近的道路了。但是多數人沒有辦法準確把握明星的行程,所以也沒有辦法長時間的拍攝,但是朱之文卻是個例外。朱之文當初憑藉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火遍大江南北,不算是家喻戶曉把,也稱得上是響噹噹的草根明星了。由於沒有更多後續的作品,所以他的關注度也是越來越少,商演也是越來越少。所以大衣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在家人身邊,重新找回了自己農民的身份。

朱之文家從來就是粉絲隨便進的。最初粉絲以到他家拍視頻炫耀自己是鐵粉,在貼吧裡賺人氣。最初朱志文也是不好意思拒絕。後來曾經拒絕過,但是耐不住人家太熱情。後來隨著網絡視頻的興盛,特別是抖音視頻拍攝方便還能賺錢,人們都來拍。本村的人聽說了也跟著一起拍。因為朱志文沒有自己的保鏢,沒有自己的公司,所以它沒法兒把人拒之門外。並不是他炒作。他根本不需要炒作。找他的人都是周邊的經紀人和粉絲聯繫的。這只是一種社會現象。並不是朱志文為了紅專門去炒作。朱之文平時從不上網。看不起他的人應該留點口德。

朱之文有錢了以後為家鄉為村民帶來了看得見的福利和看不見的潛在價值,自2011年火了以後熱度不減,一直處於話題的中心,每天聚集在他家門前院內的各色人等不計其數,目的各不相同,有要請教演唱技巧的、有要已一睹朱之文風采的、有索要簽名合影的、有新聞媒體採訪做節目的、更多的是人手舉著智能手機抓拍朱之文的言行舉止,一顰一笑然後把拍到的短視頻發到自媒體APP上賺流量掙錢,朱之文在朱樓村儼然就是一座活動的金礦。

當今社會算是短視頻的時代,更是流量的時代,很多人都想通過短視頻來博取更多的流量,順便還可以賺一點錢,所以拍明星算是比較近的道路了。但是多數人沒有辦法準確把握明星的行程,所以也沒有辦法長時間的拍攝,但是朱之文卻是個例外。朱之文當初憑藉一首《滾滾長江東逝水》火遍大江南北,不算是家喻戶曉把,也稱得上是響噹噹的草根明星了。由於沒有更多後續的作品,所以他的關注度也是越來越少,商演也是越來越少。所以大衣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在家人身邊,重新找回了自己農民的身份。

朱之文家從來就是粉絲隨便進的。最初粉絲以到他家拍視頻炫耀自己是鐵粉,在貼吧裡賺人氣。最初朱志文也是不好意思拒絕。後來曾經拒絕過,但是耐不住人家太熱情。後來隨著網絡視頻的興盛,特別是抖音視頻拍攝方便還能賺錢,人們都來拍。本村的人聽說了也跟著一起拍。因為朱志文沒有自己的保鏢,沒有自己的公司,所以它沒法兒把人拒之門外。並不是他炒作。他根本不需要炒作。找他的人都是周邊的經紀人和粉絲聯繫的。這只是一種社會現象。並不是朱志文為了紅專門去炒作。朱之文平時從不上網。看不起他的人應該留點口德。

朱之文萬般無奈之下迫不得已,給他門前的巷子安了個大鐵門,一下緩解了拍攝大軍帶來的衝擊波,但是後來還有人翻鐵門進去拍攝,朱之文又想了一個法子給大鐵門上裝上了好多個鐵釘子,情況才徹底扭轉,朱之文自己最清楚了凡事都要有度,要適可而止,過度渲染一定會物極必反,保持些神祕更有價值,朱之文帶給家鄉的紅利已經夠多的了。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