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飛段獲得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帶土會死亡嗎?

4 個回答
酒哥不喝酒
2019-09-15

酒哥認為飛段如果真的能拿到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也很難幹掉帶土。

但又有幾個條件,接下來我來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先分析下飛段的能力,他的儀式有何用,是不是一定能成功,有無什麼限制和弱點?據我觀察,飛段的術一定能成功,但需要血,且有弱點

能力之一不死之身:飛段原本是湯隱村的忍者,湯隱村非常小,又處於忍界難得的和平年代,沒人來進犯,村裡的人都不當忍者,但飛段不這樣想,他渴望力量,於是加入了一個新興宗教“邪神教”——宗旨是必須殺害周遭的所有人!在邪神教的時候被其他教徒拿去做實驗(也有可能是自願的),獲得了詛咒能力和不死之身。是“邪神教”進行禁術實驗的第一個成功案例,飛段的不死之身並非祝福而是詛咒,詛咒的力量隨著殺戮而持續。很多人會覺得不死之身是祝福是好的意思,但其實不死之身永遠都是詛咒,沒人願意永遠不死甚至殺不死自己。而飛段就獲得了這份詛咒的力量不死之身。(大結局了也沒死)

酒哥認為飛段如果真的能拿到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也很難幹掉帶土。

但又有幾個條件,接下來我來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先分析下飛段的能力,他的儀式有何用,是不是一定能成功,有無什麼限制和弱點?據我觀察,飛段的術一定能成功,但需要血,且有弱點

能力之一不死之身:飛段原本是湯隱村的忍者,湯隱村非常小,又處於忍界難得的和平年代,沒人來進犯,村裡的人都不當忍者,但飛段不這樣想,他渴望力量,於是加入了一個新興宗教“邪神教”——宗旨是必須殺害周遭的所有人!在邪神教的時候被其他教徒拿去做實驗(也有可能是自願的),獲得了詛咒能力和不死之身。是“邪神教”進行禁術實驗的第一個成功案例,飛段的不死之身並非祝福而是詛咒,詛咒的力量隨著殺戮而持續。很多人會覺得不死之身是祝福是好的意思,但其實不死之身永遠都是詛咒,沒人願意永遠不死甚至殺不死自己。而飛段就獲得了這份詛咒的力量不死之身。(大結局了也沒死)

能力之二咒術·死司憑血:飛段的邪神教對身體施加的咒術,被稱為“詛咒的墳墓,可怕的連鎖傷害”。在《者之書》中定義飛段的這個技能為禁術,施術方法是取對手的血作為媒介,吸入自己體內,進入詛咒儀式後站在用對手的血所畫的陣型內,利用武器傷害自己,對象將會受到施術者受到的所有傷害。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詛咒。

酒哥認為飛段如果真的能拿到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也很難幹掉帶土。

但又有幾個條件,接下來我來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先分析下飛段的能力,他的儀式有何用,是不是一定能成功,有無什麼限制和弱點?據我觀察,飛段的術一定能成功,但需要血,且有弱點

能力之一不死之身:飛段原本是湯隱村的忍者,湯隱村非常小,又處於忍界難得的和平年代,沒人來進犯,村裡的人都不當忍者,但飛段不這樣想,他渴望力量,於是加入了一個新興宗教“邪神教”——宗旨是必須殺害周遭的所有人!在邪神教的時候被其他教徒拿去做實驗(也有可能是自願的),獲得了詛咒能力和不死之身。是“邪神教”進行禁術實驗的第一個成功案例,飛段的不死之身並非祝福而是詛咒,詛咒的力量隨著殺戮而持續。很多人會覺得不死之身是祝福是好的意思,但其實不死之身永遠都是詛咒,沒人願意永遠不死甚至殺不死自己。而飛段就獲得了這份詛咒的力量不死之身。(大結局了也沒死)

能力之二咒術·死司憑血:飛段的邪神教對身體施加的咒術,被稱為“詛咒的墳墓,可怕的連鎖傷害”。在《者之書》中定義飛段的這個技能為禁術,施術方法是取對手的血作為媒介,吸入自己體內,進入詛咒儀式後站在用對手的血所畫的陣型內,利用武器傷害自己,對象將會受到施術者受到的所有傷害。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詛咒。

由此可知,飛段的這招發動後是一定能成功的。但這個術也有很大弱點。例如,必須取到對方的血,這一點本身就比較難為飛段,飛段本身的作戰方法就是憑藉自己的不死之身靠自己體術去弄別人身上血,這本身就非常難。另外,取到血後還要畫一個祭祀陣,這點也有風險,別人要是中途打斷你不給你畫陣怎麼辦?最後,在殺人之後要用武器刺傷自己然後躺在上面至少三十分鐘(據角都的話所說),一段時間內都不可以起來,否則就是對邪神不敬。這點,也有風險,要是別人不止一個人不就給另一個人攻擊?

酒哥認為飛段如果真的能拿到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也很難幹掉帶土。

但又有幾個條件,接下來我來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先分析下飛段的能力,他的儀式有何用,是不是一定能成功,有無什麼限制和弱點?據我觀察,飛段的術一定能成功,但需要血,且有弱點

能力之一不死之身:飛段原本是湯隱村的忍者,湯隱村非常小,又處於忍界難得的和平年代,沒人來進犯,村裡的人都不當忍者,但飛段不這樣想,他渴望力量,於是加入了一個新興宗教“邪神教”——宗旨是必須殺害周遭的所有人!在邪神教的時候被其他教徒拿去做實驗(也有可能是自願的),獲得了詛咒能力和不死之身。是“邪神教”進行禁術實驗的第一個成功案例,飛段的不死之身並非祝福而是詛咒,詛咒的力量隨著殺戮而持續。很多人會覺得不死之身是祝福是好的意思,但其實不死之身永遠都是詛咒,沒人願意永遠不死甚至殺不死自己。而飛段就獲得了這份詛咒的力量不死之身。(大結局了也沒死)

能力之二咒術·死司憑血:飛段的邪神教對身體施加的咒術,被稱為“詛咒的墳墓,可怕的連鎖傷害”。在《者之書》中定義飛段的這個技能為禁術,施術方法是取對手的血作為媒介,吸入自己體內,進入詛咒儀式後站在用對手的血所畫的陣型內,利用武器傷害自己,對象將會受到施術者受到的所有傷害。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詛咒。

由此可知,飛段的這招發動後是一定能成功的。但這個術也有很大弱點。例如,必須取到對方的血,這一點本身就比較難為飛段,飛段本身的作戰方法就是憑藉自己的不死之身靠自己體術去弄別人身上血,這本身就非常難。另外,取到血後還要畫一個祭祀陣,這點也有風險,別人要是中途打斷你不給你畫陣怎麼辦?最後,在殺人之後要用武器刺傷自己然後躺在上面至少三十分鐘(據角都的話所說),一段時間內都不可以起來,否則就是對邪神不敬。這點,也有風險,要是別人不止一個人不就給另一個人攻擊?


其次,我們分析下帶土的能力(不考慮六道帶土),帶土的能力是什麼?有無無效化飛段咒術的可能?帶土的神威時空間有可能無效化飛段咒術

帶土的寫輪眼,技能是神威。可以使用空間忍術,近距離傳送目標進異空間,也可讓自己穿透攻擊,還可以進入別人的時空間。如果飛段有帶土的血完成了佈陣準備施術,能否打中帶土呢?我覺得可能無效,因為帶土本體在另一個時空間裡,記得在最後佐助與鳴人和輝夜的打鬥中,輝夜就使用時空間能力,把鳴人鳴人送到不同地方,佐助輪迴眼+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也感受不到鳴人如此明顯的氣息,因此可能不同時空間無法命中。但我們也知道帶土的神威只能讓其在時空間裡五分鐘,過了這個時間帶土必須出來,過一段時間才能再發動,如果飛段不斷施術超過五分鐘也許就能傷到帶土,但我想帶土不會一直待著受死,帶土想走飛段的能力留不住。

酒哥認為飛段如果真的能拿到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也很難幹掉帶土。

但又有幾個條件,接下來我來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先分析下飛段的能力,他的儀式有何用,是不是一定能成功,有無什麼限制和弱點?據我觀察,飛段的術一定能成功,但需要血,且有弱點

能力之一不死之身:飛段原本是湯隱村的忍者,湯隱村非常小,又處於忍界難得的和平年代,沒人來進犯,村裡的人都不當忍者,但飛段不這樣想,他渴望力量,於是加入了一個新興宗教“邪神教”——宗旨是必須殺害周遭的所有人!在邪神教的時候被其他教徒拿去做實驗(也有可能是自願的),獲得了詛咒能力和不死之身。是“邪神教”進行禁術實驗的第一個成功案例,飛段的不死之身並非祝福而是詛咒,詛咒的力量隨著殺戮而持續。很多人會覺得不死之身是祝福是好的意思,但其實不死之身永遠都是詛咒,沒人願意永遠不死甚至殺不死自己。而飛段就獲得了這份詛咒的力量不死之身。(大結局了也沒死)

能力之二咒術·死司憑血:飛段的邪神教對身體施加的咒術,被稱為“詛咒的墳墓,可怕的連鎖傷害”。在《者之書》中定義飛段的這個技能為禁術,施術方法是取對手的血作為媒介,吸入自己體內,進入詛咒儀式後站在用對手的血所畫的陣型內,利用武器傷害自己,對象將會受到施術者受到的所有傷害。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詛咒。

由此可知,飛段的這招發動後是一定能成功的。但這個術也有很大弱點。例如,必須取到對方的血,這一點本身就比較難為飛段,飛段本身的作戰方法就是憑藉自己的不死之身靠自己體術去弄別人身上血,這本身就非常難。另外,取到血後還要畫一個祭祀陣,這點也有風險,別人要是中途打斷你不給你畫陣怎麼辦?最後,在殺人之後要用武器刺傷自己然後躺在上面至少三十分鐘(據角都的話所說),一段時間內都不可以起來,否則就是對邪神不敬。這點,也有風險,要是別人不止一個人不就給另一個人攻擊?


其次,我們分析下帶土的能力(不考慮六道帶土),帶土的能力是什麼?有無無效化飛段咒術的可能?帶土的神威時空間有可能無效化飛段咒術

帶土的寫輪眼,技能是神威。可以使用空間忍術,近距離傳送目標進異空間,也可讓自己穿透攻擊,還可以進入別人的時空間。如果飛段有帶土的血完成了佈陣準備施術,能否打中帶土呢?我覺得可能無效,因為帶土本體在另一個時空間裡,記得在最後佐助與鳴人和輝夜的打鬥中,輝夜就使用時空間能力,把鳴人鳴人送到不同地方,佐助輪迴眼+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也感受不到鳴人如此明顯的氣息,因此可能不同時空間無法命中。但我們也知道帶土的神威只能讓其在時空間裡五分鐘,過了這個時間帶土必須出來,過一段時間才能再發動,如果飛段不斷施術超過五分鐘也許就能傷到帶土,但我想帶土不會一直待著受死,帶土想走飛段的能力留不住。


最後,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我覺得飛段用咒術也殺不掉帶土,反而很大可能被帶土反殺

第一,飛段很難拿到帶土的血,因為帶土幾乎一直在自己的時空間裡,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是實體,被他發現後下手更難。

第二,即使飛段碰巧拿到帶土的血,佈陣也需要時間,作為非常瞭解飛段的術的隊友,帶土很有可能會阻止其繼續佈陣。

第三、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也可能無效。

第四、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有效,但若要連續傷害自己五分鐘帶土早跑了,飛段也留不住帶土。

第五、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有效,且帶土被留下,但帶土既然知道飛段要幹掉他,會使用伊邪那岐記錄自己完好狀態,這樣飛段必須躺下半個鍾,也殺不掉帶土,反而極大概率被反殺。

酒哥認為飛段如果真的能拿到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也很難幹掉帶土。

但又有幾個條件,接下來我來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先分析下飛段的能力,他的儀式有何用,是不是一定能成功,有無什麼限制和弱點?據我觀察,飛段的術一定能成功,但需要血,且有弱點

能力之一不死之身:飛段原本是湯隱村的忍者,湯隱村非常小,又處於忍界難得的和平年代,沒人來進犯,村裡的人都不當忍者,但飛段不這樣想,他渴望力量,於是加入了一個新興宗教“邪神教”——宗旨是必須殺害周遭的所有人!在邪神教的時候被其他教徒拿去做實驗(也有可能是自願的),獲得了詛咒能力和不死之身。是“邪神教”進行禁術實驗的第一個成功案例,飛段的不死之身並非祝福而是詛咒,詛咒的力量隨著殺戮而持續。很多人會覺得不死之身是祝福是好的意思,但其實不死之身永遠都是詛咒,沒人願意永遠不死甚至殺不死自己。而飛段就獲得了這份詛咒的力量不死之身。(大結局了也沒死)

能力之二咒術·死司憑血:飛段的邪神教對身體施加的咒術,被稱為“詛咒的墳墓,可怕的連鎖傷害”。在《者之書》中定義飛段的這個技能為禁術,施術方法是取對手的血作為媒介,吸入自己體內,進入詛咒儀式後站在用對手的血所畫的陣型內,利用武器傷害自己,對象將會受到施術者受到的所有傷害。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詛咒。

由此可知,飛段的這招發動後是一定能成功的。但這個術也有很大弱點。例如,必須取到對方的血,這一點本身就比較難為飛段,飛段本身的作戰方法就是憑藉自己的不死之身靠自己體術去弄別人身上血,這本身就非常難。另外,取到血後還要畫一個祭祀陣,這點也有風險,別人要是中途打斷你不給你畫陣怎麼辦?最後,在殺人之後要用武器刺傷自己然後躺在上面至少三十分鐘(據角都的話所說),一段時間內都不可以起來,否則就是對邪神不敬。這點,也有風險,要是別人不止一個人不就給另一個人攻擊?


其次,我們分析下帶土的能力(不考慮六道帶土),帶土的能力是什麼?有無無效化飛段咒術的可能?帶土的神威時空間有可能無效化飛段咒術

帶土的寫輪眼,技能是神威。可以使用空間忍術,近距離傳送目標進異空間,也可讓自己穿透攻擊,還可以進入別人的時空間。如果飛段有帶土的血完成了佈陣準備施術,能否打中帶土呢?我覺得可能無效,因為帶土本體在另一個時空間裡,記得在最後佐助與鳴人和輝夜的打鬥中,輝夜就使用時空間能力,把鳴人鳴人送到不同地方,佐助輪迴眼+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也感受不到鳴人如此明顯的氣息,因此可能不同時空間無法命中。但我們也知道帶土的神威只能讓其在時空間裡五分鐘,過了這個時間帶土必須出來,過一段時間才能再發動,如果飛段不斷施術超過五分鐘也許就能傷到帶土,但我想帶土不會一直待著受死,帶土想走飛段的能力留不住。


最後,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我覺得飛段用咒術也殺不掉帶土,反而很大可能被帶土反殺

第一,飛段很難拿到帶土的血,因為帶土幾乎一直在自己的時空間裡,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是實體,被他發現後下手更難。

第二,即使飛段碰巧拿到帶土的血,佈陣也需要時間,作為非常瞭解飛段的術的隊友,帶土很有可能會阻止其繼續佈陣。

第三、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也可能無效。

第四、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有效,但若要連續傷害自己五分鐘帶土早跑了,飛段也留不住帶土。

第五、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有效,且帶土被留下,但帶土既然知道飛段要幹掉他,會使用伊邪那岐記錄自己完好狀態,這樣飛段必須躺下半個鍾,也殺不掉帶土,反而極大概率被反殺。


希望能夠幫到你!

酒哥認為飛段如果真的能拿到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也很難幹掉帶土。

但又有幾個條件,接下來我來分析一下。


首先,我們先分析下飛段的能力,他的儀式有何用,是不是一定能成功,有無什麼限制和弱點?據我觀察,飛段的術一定能成功,但需要血,且有弱點

能力之一不死之身:飛段原本是湯隱村的忍者,湯隱村非常小,又處於忍界難得的和平年代,沒人來進犯,村裡的人都不當忍者,但飛段不這樣想,他渴望力量,於是加入了一個新興宗教“邪神教”——宗旨是必須殺害周遭的所有人!在邪神教的時候被其他教徒拿去做實驗(也有可能是自願的),獲得了詛咒能力和不死之身。是“邪神教”進行禁術實驗的第一個成功案例,飛段的不死之身並非祝福而是詛咒,詛咒的力量隨著殺戮而持續。很多人會覺得不死之身是祝福是好的意思,但其實不死之身永遠都是詛咒,沒人願意永遠不死甚至殺不死自己。而飛段就獲得了這份詛咒的力量不死之身。(大結局了也沒死)

能力之二咒術·死司憑血:飛段的邪神教對身體施加的咒術,被稱為“詛咒的墳墓,可怕的連鎖傷害”。在《者之書》中定義飛段的這個技能為禁術,施術方法是取對手的血作為媒介,吸入自己體內,進入詛咒儀式後站在用對手的血所畫的陣型內,利用武器傷害自己,對象將會受到施術者受到的所有傷害。這是絕對無法避免的詛咒。

由此可知,飛段的這招發動後是一定能成功的。但這個術也有很大弱點。例如,必須取到對方的血,這一點本身就比較難為飛段,飛段本身的作戰方法就是憑藉自己的不死之身靠自己體術去弄別人身上血,這本身就非常難。另外,取到血後還要畫一個祭祀陣,這點也有風險,別人要是中途打斷你不給你畫陣怎麼辦?最後,在殺人之後要用武器刺傷自己然後躺在上面至少三十分鐘(據角都的話所說),一段時間內都不可以起來,否則就是對邪神不敬。這點,也有風險,要是別人不止一個人不就給另一個人攻擊?


其次,我們分析下帶土的能力(不考慮六道帶土),帶土的能力是什麼?有無無效化飛段咒術的可能?帶土的神威時空間有可能無效化飛段咒術

帶土的寫輪眼,技能是神威。可以使用空間忍術,近距離傳送目標進異空間,也可讓自己穿透攻擊,還可以進入別人的時空間。如果飛段有帶土的血完成了佈陣準備施術,能否打中帶土呢?我覺得可能無效,因為帶土本體在另一個時空間裡,記得在最後佐助與鳴人和輝夜的打鬥中,輝夜就使用時空間能力,把鳴人鳴人送到不同地方,佐助輪迴眼+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也感受不到鳴人如此明顯的氣息,因此可能不同時空間無法命中。但我們也知道帶土的神威只能讓其在時空間裡五分鐘,過了這個時間帶土必須出來,過一段時間才能再發動,如果飛段不斷施術超過五分鐘也許就能傷到帶土,但我想帶土不會一直待著受死,帶土想走飛段的能力留不住。


最後,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我覺得飛段用咒術也殺不掉帶土,反而很大可能被帶土反殺

第一,飛段很難拿到帶土的血,因為帶土幾乎一直在自己的時空間裡,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會是實體,被他發現後下手更難。

第二,即使飛段碰巧拿到帶土的血,佈陣也需要時間,作為非常瞭解飛段的術的隊友,帶土很有可能會阻止其繼續佈陣。

第三、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也可能無效。

第四、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有效,但若要連續傷害自己五分鐘帶土早跑了,飛段也留不住帶土。

第五、即使飛段拿到血,布了陣,施展術有效,且帶土被留下,但帶土既然知道飛段要幹掉他,會使用伊邪那岐記錄自己完好狀態,這樣飛段必須躺下半個鍾,也殺不掉帶土,反而極大概率被反殺。


希望能夠幫到你!

雨月梵天
2019-09-16

飛段如果光靠自身體術是很難從帶土身上獲得一滴血的,但題目前提條件是飛段獲得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在這種前提條件下,個人認為帶土也很難死亡。原因如下:

一、儀式發動時間較長,無法抵禦帶土攻擊。

飛段的殺人儀式主要分為四步:一採血二進圈三吟唱四自殘。如果僅完成第一步採血,第二到第四步還有很大的漏洞和時間。足夠帶土寫輪眼來個定身或幻術,就可以把飛段玩死。就連鹿丸的影子操控不也一樣可以控制飛段,更何況帶土(能幻術操控九尾的男人),肯定不會死。

飛段如果光靠自身體術是很難從帶土身上獲得一滴血的,但題目前提條件是飛段獲得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在這種前提條件下,個人認為帶土也很難死亡。原因如下:

一、儀式發動時間較長,無法抵禦帶土攻擊。

飛段的殺人儀式主要分為四步:一採血二進圈三吟唱四自殘。如果僅完成第一步採血,第二到第四步還有很大的漏洞和時間。足夠帶土寫輪眼來個定身或幻術,就可以把飛段玩死。就連鹿丸的影子操控不也一樣可以控制飛段,更何況帶土(能幻術操控九尾的男人),肯定不會死。

二、帶土的空間忍術有可能阻斷飛段的詛咒。

如果帶土中了飛段的詛咒,逃進神威空間,詛咒是否仍能有效,也是一個未知之術。就像一般對戰,帶土在A空間不受任何物理攻擊影響一樣,不論飛段如何自殘,也影響不到逃進神威空間的帶土。

飛段如果光靠自身體術是很難從帶土身上獲得一滴血的,但題目前提條件是飛段獲得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在這種前提條件下,個人認為帶土也很難死亡。原因如下:

一、儀式發動時間較長,無法抵禦帶土攻擊。

飛段的殺人儀式主要分為四步:一採血二進圈三吟唱四自殘。如果僅完成第一步採血,第二到第四步還有很大的漏洞和時間。足夠帶土寫輪眼來個定身或幻術,就可以把飛段玩死。就連鹿丸的影子操控不也一樣可以控制飛段,更何況帶土(能幻術操控九尾的男人),肯定不會死。

二、帶土的空間忍術有可能阻斷飛段的詛咒。

如果帶土中了飛段的詛咒,逃進神威空間,詛咒是否仍能有效,也是一個未知之術。就像一般對戰,帶土在A空間不受任何物理攻擊影響一樣,不論飛段如何自殘,也影響不到逃進神威空間的帶土。

三、帶土的移植了初代細胞,自愈能力極強。

飛段擁有不死之身,但是自殘後體力和查克拉仍是有極大消耗。而帶土的查克拉存儲量及初代移植細胞的恢復能力,應該可以應對除割頭外的任何物理傷害。只要不是割頭,估計帶土的身體恢復能力,也能抗個三五次想出對策,足夠保命。

飛段如果光靠自身體術是很難從帶土身上獲得一滴血的,但題目前提條件是飛段獲得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在這種前提條件下,個人認為帶土也很難死亡。原因如下:

一、儀式發動時間較長,無法抵禦帶土攻擊。

飛段的殺人儀式主要分為四步:一採血二進圈三吟唱四自殘。如果僅完成第一步採血,第二到第四步還有很大的漏洞和時間。足夠帶土寫輪眼來個定身或幻術,就可以把飛段玩死。就連鹿丸的影子操控不也一樣可以控制飛段,更何況帶土(能幻術操控九尾的男人),肯定不會死。

二、帶土的空間忍術有可能阻斷飛段的詛咒。

如果帶土中了飛段的詛咒,逃進神威空間,詛咒是否仍能有效,也是一個未知之術。就像一般對戰,帶土在A空間不受任何物理攻擊影響一樣,不論飛段如何自殘,也影響不到逃進神威空間的帶土。

三、帶土的移植了初代細胞,自愈能力極強。

飛段擁有不死之身,但是自殘後體力和查克拉仍是有極大消耗。而帶土的查克拉存儲量及初代移植細胞的恢復能力,應該可以應對除割頭外的任何物理傷害。只要不是割頭,估計帶土的身體恢復能力,也能抗個三五次想出對策,足夠保命。

四、帶土知己知彼,飛段一無所知。

帶土對飛段的技能招數很瞭解,但飛段對帶土的技能基本一無所知。個人認為飛段對戰只能欺負陌生人,如果遇到熟人或者精明頭腦的人(比如鹿丸和鼬),其實很被動。因為招數手段過於單一及複雜。

飛段如果光靠自身體術是很難從帶土身上獲得一滴血的,但題目前提條件是飛段獲得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在這種前提條件下,個人認為帶土也很難死亡。原因如下:

一、儀式發動時間較長,無法抵禦帶土攻擊。

飛段的殺人儀式主要分為四步:一採血二進圈三吟唱四自殘。如果僅完成第一步採血,第二到第四步還有很大的漏洞和時間。足夠帶土寫輪眼來個定身或幻術,就可以把飛段玩死。就連鹿丸的影子操控不也一樣可以控制飛段,更何況帶土(能幻術操控九尾的男人),肯定不會死。

二、帶土的空間忍術有可能阻斷飛段的詛咒。

如果帶土中了飛段的詛咒,逃進神威空間,詛咒是否仍能有效,也是一個未知之術。就像一般對戰,帶土在A空間不受任何物理攻擊影響一樣,不論飛段如何自殘,也影響不到逃進神威空間的帶土。

三、帶土的移植了初代細胞,自愈能力極強。

飛段擁有不死之身,但是自殘後體力和查克拉仍是有極大消耗。而帶土的查克拉存儲量及初代移植細胞的恢復能力,應該可以應對除割頭外的任何物理傷害。只要不是割頭,估計帶土的身體恢復能力,也能抗個三五次想出對策,足夠保命。

四、帶土知己知彼,飛段一無所知。

帶土對飛段的技能招數很瞭解,但飛段對帶土的技能基本一無所知。個人認為飛段對戰只能欺負陌生人,如果遇到熟人或者精明頭腦的人(比如鹿丸和鼬),其實很被動。因為招數手段過於單一及複雜。

綜上,如果飛段獲得帶土的一滴血進行儀式,帶土99%不會死。

潇阳的拖更
2019-09-16

這個就很難說了,要看帶土的情況,如果沒開神威虛化的話必定會死,小南幾張起爆符都炸掉了帶土的一隻手臂,但是,如果開了虛化或者是有了六道之力的話,那是不會的,虛化所得的傷害是免疫的,而六道免疫忍術,除非飛段會仙術法陣,不然殺不死帶土的

情怀老动漫
2019-09-15

不會因為帶土寫輪眼的特殊,可以讓他無視物理攻擊就算飛段獲得了他的一滴血帶土把它轉移到另一個時空應該就不會生效。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