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褻女童案:養父系滑縣(原)某財政所官員? 現在是最重要的問題環節: 8月13日中午·12點,南京鐵路公安處南京南所和我通電話,我在電話裡也建議囑託:涉及未成年人的性侵害案件,侵害者又可能是親屬關係,這個時候,一定需要專業的兒童社工、當地民政、婦聯聯合介入調查,第一時間把女童保護起來。由專業兒科醫生、心理專家參與配合進行安撫、詢問,深入瞭解是否有其他侵害和虐待的事實。 警方的發佈很嚴謹很專業,注意保護未成年人。再點贊。 因為,在兒童性侵害案件中,加害人如果是親屬,出於親親相隱的心態,家長往往會向孩子施加影響力,利用親情、利用孩子的依賴、利用孩子渴望得到家庭的愛、恐嚇、威逼等一切手段,迫使孩子沉默。 孩子的日常生活,就目前的資料來看,她最經常吃的是泡麵。家庭條件不算差,但日常衣服比其他成員要差。一個頭飾,戴很久。但物質生活和兒童是否受到隱蔽傷害,不可掛鉤。 8月15日(今天)上午,我再次聯繫南京鐵路公安處南京南所,再次強調了女孩身份很可能是系(來源不明的)養女。請求聯繫當地民政進行救濟和安置。 隨即, 無所不能的媒體迅速爆出了猥褻者系河南滑縣人。 目前還沒有聽到民政部門的行動。 按照多年兒童救助案的經驗,到最後一個救助環節,將直接面對、測試我們社會的兒童福利保障底線的水準,是否與現代文明接軌。 受害女童如是系養女且來歷不明又遭遇這樣的侵害,依據2015年頒佈的《關於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若干問題的司法意見》,及刑法中關於收養和涉嫌拐賣的相關條款,無論從哪個角度,女童都應該立即被保護,帶離,由民政部門暫時安排專業社工陪護,協助司法調查。 否則,按照公安機關詢問未成年人的法律規定,必須由監護人陪同——我們很懷疑,在親生兒子被刑拘的情況下,監護人陪同下的女童能說真相嗎? 以及,親生兒子被刑拘,女童是否會被遷怒甚至虐待? 女童作為受害人,是否有人立即介入做心理干預? 拷問保護隔離制度之外,還將測試福利保障中的兒童安置兜底的實際操作能力。 相關民政部門是否能夠為女童提供可以棲身的居所,福利院恐怕對這樣忽然遭遇變故、親密關係全毀的孩子太過殘酷冰冷,她需要過渡期的(確保安全的)寄養家庭,給予心理扶助。也需要重建人生。 按照現代文明兒童保護制度,她應該妥善被保護到有新的家庭(確保安全的、不會再次被性侵或其他傷害的),並改名換姓。她不到十歲,應該有新的人生。 (也懇請所有媒體不要聚焦於受害細節,不要聚焦於女童本身,而是關注她應該獲得的司法救濟和福利救助及未來的安置保護) 這是歷次我關注的兒童被侵權案件中,最引發共識的一件。

作家 編劇 兒童保護工作者 2017-08-25
猥褻女童案:養父系滑縣(原)某財政所官員? 現在是最重要的問題環節: 8月13日中午·12點,南京鐵路公安處南京南所和我通電話,我在電話裡也建議囑託:涉及未成年人的性侵害案件,侵害者又可能是親屬關係,這個時候,一定需要專業的兒童社工、當地民政、婦聯聯合介入調查,第一時間把女童保護起來。由專業兒科醫生、心理專家參與配合進行安撫、詢問,深入瞭解是否有其他侵害和虐待的事實。 警方的發佈很嚴謹很專業,注意保護未成年人。再點贊。 因為,在兒童性侵害案件中,加害人如果是親屬,出於親親相隱的心態,家長往往會向孩子施加影響力,利用親情、利用孩子的依賴、利用孩子渴望得到家庭的愛、恐嚇、威逼等一切手段,迫使孩子沉默。 孩子的日常生活,就目前的資料來看,她最經常吃的是泡麵。家庭條件不算差,但日常衣服比其他成員要差。一個頭飾,戴很久。但物質生活和兒童是否受到隱蔽傷害,不可掛鉤。 8月15日(今天)上午,我再次聯繫南京鐵路公安處南京南所,再次強調了女孩身份很可能是系(來源不明的)養女。請求聯繫當地民政進行救濟和安置。 隨即, 無所不能的媒體迅速爆出了猥褻者系河南滑縣人。 目前還沒有聽到民政部門的行動。 按照多年兒童救助案的經驗,到最後一個救助環節,將直接面對、測試我們社會的兒童福利保障底線的水準,是否與現代文明接軌。 受害女童如是系養女且來歷不明又遭遇這樣的侵害,依據2015年頒佈的《關於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若干問題的司法意見》,及刑法中關於收養和涉嫌拐賣的相關條款,無論從哪個角度,女童都應該立即被保護,帶離,由民政部門暫時安排專業社工陪護,協助司法調查。 否則,按照公安機關詢問未成年人的法律規定,必須由監護人陪同——我們很懷疑,在親生兒子被刑拘的情況下,監護人陪同下的女童能說真相嗎? 以及,親生兒子被刑拘,女童是否會被遷怒甚至虐待? 女童作為受害人,是否有人立即介入做心理干預? 拷問保護隔離制度之外,還將測試福利保障中的兒童安置兜底的實際操作能力。 相關民政部門是否能夠為女童提供可以棲身的居所,福利院恐怕對這樣忽然遭遇變故、親密關係全毀的孩子太過殘酷冰冷,她需要過渡期的(確保安全的)寄養家庭,給予心理扶助。也需要重建人生。 按照現代文明兒童保護制度,她應該妥善被保護到有新的家庭(確保安全的、不會再次被性侵或其他傷害的),並改名換姓。她不到十歲,應該有新的人生。 (也懇請所有媒體不要聚焦於受害細節,不要聚焦於女童本身,而是關注她應該獲得的司法救濟和福利救助及未來的安置保護) 這是歷次我關注的兒童被侵權案件中,最引發共識的一件。
猥褻女童案:養父系滑縣(原)某財政所官員?
現在是最重要的問題環節:

8月13日中午·12點,南京鐵路公安處南京南所和我通電話,我在電話裡也建議囑託:涉及未成年人的性侵害案件,侵害者又可能是親屬關係,這個時候,一定需要專業的兒童社工、當地民政、婦聯聯合介入調查,第一時間把女童保護起來。由專業兒科醫生、心理專家參與配合進行安撫、詢問,深入瞭解是否有其他侵害和虐待的事實。

警方的發佈很嚴謹很專業,注意保護未成年人。再點贊。

因為,在兒童性侵害案件中,加害人如果是親屬,出於親親相隱的心態,家長往往會向孩子施加影響力,利用親情、利用孩子的依賴、利用孩子渴望得到家庭的愛、恐嚇、威逼等一切手段,迫使孩子沉默。

孩子的日常生活,就目前的資料來看,她最經常吃的是泡麵。家庭條件不算差,但日常衣服比其他成員要差。一個頭飾,戴很久。但物質生活和兒童是否受到隱蔽傷害,不可掛鉤。

8月15日(今天)上午,我再次聯繫南京鐵路公安處南京南所,再次強調了女孩身份很可能是系(來源不明的)養女。請求聯繫當地民政進行救濟和安置。

隨即,

無所不能的媒體迅速爆出了猥褻者系河南滑縣人。

目前還沒有聽到民政部門的行動。

按照多年兒童救助案的經驗,到最後一個救助環節,將直接面對、測試我們社會的兒童福利保障底線的水準,是否與現代文明接軌。

受害女童如是系養女且來歷不明又遭遇這樣的侵害,依據2015年頒佈的《關於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若干問題的司法意見》,及刑法中關於收養和涉嫌拐賣的相關條款,無論從哪個角度,女童都應該立即被保護,帶離,由民政部門暫時安排專業社工陪護,協助司法調查。

否則,按照公安機關詢問未成年人的法律規定,必須由監護人陪同——我們很懷疑,在親生兒子被刑拘的情況下,監護人陪同下的女童能說真相嗎?

以及,親生兒子被刑拘,女童是否會被遷怒甚至虐待?

女童作為受害人,是否有人立即介入做心理干預?

拷問保護隔離制度之外,還將測試福利保障中的兒童安置兜底的實際操作能力。

相關民政部門是否能夠為女童提供可以棲身的居所,福利院恐怕對這樣忽然遭遇變故、親密關係全毀的孩子太過殘酷冰冷,她需要過渡期的(確保安全的)寄養家庭,給予心理扶助。也需要重建人生。

按照現代文明兒童保護制度,她應該妥善被保護到有新的家庭(確保安全的、不會再次被性侵或其他傷害的),並改名換姓。她不到十歲,應該有新的人生。

(也懇請所有媒體不要聚焦於受害細節,不要聚焦於女童本身,而是關注她應該獲得的司法救濟和福利救助及未來的安置保護)

這是歷次我關注的兒童被侵權案件中,最引發共識的一件。猥褻女童案:養父系滑縣(原)某財政所官員?
現在是最重要的問題環節:

8月13日中午·12點,南京鐵路公安處南京南所和我通電話,我在電話裡也建議囑託:涉及未成年人的性侵害案件,侵害者又可能是親屬關係,這個時候,一定需要專業的兒童社工、當地民政、婦聯聯合介入調查,第一時間把女童保護起來。由專業兒科醫生、心理專家參與配合進行安撫、詢問,深入瞭解是否有其他侵害和虐待的事實。

警方的發佈很嚴謹很專業,注意保護未成年人。再點贊。

因為,在兒童性侵害案件中,加害人如果是親屬,出於親親相隱的心態,家長往往會向孩子施加影響力,利用親情、利用孩子的依賴、利用孩子渴望得到家庭的愛、恐嚇、威逼等一切手段,迫使孩子沉默。

孩子的日常生活,就目前的資料來看,她最經常吃的是泡麵。家庭條件不算差,但日常衣服比其他成員要差。一個頭飾,戴很久。但物質生活和兒童是否受到隱蔽傷害,不可掛鉤。

8月15日(今天)上午,我再次聯繫南京鐵路公安處南京南所,再次強調了女孩身份很可能是系(來源不明的)養女。請求聯繫當地民政進行救濟和安置。

隨即,

無所不能的媒體迅速爆出了猥褻者系河南滑縣人。

目前還沒有聽到民政部門的行動。

按照多年兒童救助案的經驗,到最後一個救助環節,將直接面對、測試我們社會的兒童福利保障底線的水準,是否與現代文明接軌。

受害女童如是系養女且來歷不明又遭遇這樣的侵害,依據2015年頒佈的《關於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若干問題的司法意見》,及刑法中關於收養和涉嫌拐賣的相關條款,無論從哪個角度,女童都應該立即被保護,帶離,由民政部門暫時安排專業社工陪護,協助司法調查。

否則,按照公安機關詢問未成年人的法律規定,必須由監護人陪同——我們很懷疑,在親生兒子被刑拘的情況下,監護人陪同下的女童能說真相嗎?

以及,親生兒子被刑拘,女童是否會被遷怒甚至虐待?

女童作為受害人,是否有人立即介入做心理干預?

拷問保護隔離制度之外,還將測試福利保障中的兒童安置兜底的實際操作能力。

相關民政部門是否能夠為女童提供可以棲身的居所,福利院恐怕對這樣忽然遭遇變故、親密關係全毀的孩子太過殘酷冰冷,她需要過渡期的(確保安全的)寄養家庭,給予心理扶助。也需要重建人生。

按照現代文明兒童保護制度,她應該妥善被保護到有新的家庭(確保安全的、不會再次被性侵或其他傷害的),並改名換姓。她不到十歲,應該有新的人生。

(也懇請所有媒體不要聚焦於受害細節,不要聚焦於女童本身,而是關注她應該獲得的司法救濟和福利救助及未來的安置保護)

這是歷次我關注的兒童被侵權案件中,最引發共識的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