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快死亡?

10 個回答
挣脱枷锁的囚徒
2019-08-27

謝邀!

謝邀!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快死亡?

今天,我們用“以案說法”的方式來說一下,癌症是不是不治之症,抗癌治療是不是加快死亡。

今天所列舉的“案例”是近日來在世界範圍引發廣泛關注的美國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魯斯·巴德·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的故事。

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了

近日媒體報道,美國最高法院上週五宣佈,現年86歲的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完成了為期三週的胰腺癌立體定向消融放射治療。

法院稱:“腫瘤得到確定性治療,她身體其他地方沒有發現任何癌症跡象。”

金斯伯格的胰腺癌是在今年7月份的一項血液檢查中發現的,治療開始於8月5日,療程3周。

問題是,對於金斯伯格這並非第一次,而是標準的“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接受——20年來第4次接受癌症治療。

更令人驚異的是,4次所患都是美國死亡率排在前三位的癌症,1次肺癌,1次結直腸癌,2次胰腺癌。

下圖所示為2019年造成美國死亡人數最多的前三位癌症,依次是肺癌,結直腸癌和胰腺癌,再依次是乳腺癌,肝癌和前列腺癌。

謝邀!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快死亡?

今天,我們用“以案說法”的方式來說一下,癌症是不是不治之症,抗癌治療是不是加快死亡。

今天所列舉的“案例”是近日來在世界範圍引發廣泛關注的美國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魯斯·巴德·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的故事。

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了

近日媒體報道,美國最高法院上週五宣佈,現年86歲的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完成了為期三週的胰腺癌立體定向消融放射治療。

法院稱:“腫瘤得到確定性治療,她身體其他地方沒有發現任何癌症跡象。”

金斯伯格的胰腺癌是在今年7月份的一項血液檢查中發現的,治療開始於8月5日,療程3周。

問題是,對於金斯伯格這並非第一次,而是標準的“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接受——20年來第4次接受癌症治療。

更令人驚異的是,4次所患都是美國死亡率排在前三位的癌症,1次肺癌,1次結直腸癌,2次胰腺癌。

下圖所示為2019年造成美國死亡人數最多的前三位癌症,依次是肺癌,結直腸癌和胰腺癌,再依次是乳腺癌,肝癌和前列腺癌。

1999年,結腸癌手術

1999年9月份,66歲的金斯伯格接受第一次癌症治療,結腸癌手術。

結腸癌一直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發達國家的最主要的癌症,也是所有癌症中篩查進行的最好的癌症。

但是,法官的結腸癌並非通過篩查發現,而是一種“幸運”。

在夏天的一次教學中,法官突然感覺到不適,被診斷為急性結腸憩室炎。

幸運的是,在接受憩室炎治療過程中“無意間”發現了早期結腸癌,而接受了結腸癌根治手術(切除一大段結腸並區域淋巴結)。術後還接受了放射治療和化療。

到目前,20年過去了,大法官的結腸癌沒有復發,意味著結腸癌被治癒(治療後5年不復發被定義為臨床治癒)。

2009年,胰腺癌手術

2009年2月,75歲的金斯伯格在一次常規CAT掃描中發現胰腺中央有一個約1釐米大小的病灶,後被診斷為胰腺癌,接受了脾臟和部分胰腺切除手術

手術後被證實胰腺癌處在臨床一期,沒有任何轉移跡象,手術切除大概率上意味著可能治癒。

胰腺癌,是預後最差的癌症,因而素有癌王之稱。

預後差,主要原因在於疾病早期不會有任何症狀,一旦出現症狀就進入晚期,失去治癒機會。

即使在美國,胰腺癌的5年生存率也低於10%,是所有癌症中最低的,不及另一種預後極壞的肺癌的一半。

謝邀!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快死亡?

今天,我們用“以案說法”的方式來說一下,癌症是不是不治之症,抗癌治療是不是加快死亡。

今天所列舉的“案例”是近日來在世界範圍引發廣泛關注的美國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魯斯·巴德·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的故事。

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了

近日媒體報道,美國最高法院上週五宣佈,現年86歲的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完成了為期三週的胰腺癌立體定向消融放射治療。

法院稱:“腫瘤得到確定性治療,她身體其他地方沒有發現任何癌症跡象。”

金斯伯格的胰腺癌是在今年7月份的一項血液檢查中發現的,治療開始於8月5日,療程3周。

問題是,對於金斯伯格這並非第一次,而是標準的“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接受——20年來第4次接受癌症治療。

更令人驚異的是,4次所患都是美國死亡率排在前三位的癌症,1次肺癌,1次結直腸癌,2次胰腺癌。

下圖所示為2019年造成美國死亡人數最多的前三位癌症,依次是肺癌,結直腸癌和胰腺癌,再依次是乳腺癌,肝癌和前列腺癌。

1999年,結腸癌手術

1999年9月份,66歲的金斯伯格接受第一次癌症治療,結腸癌手術。

結腸癌一直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發達國家的最主要的癌症,也是所有癌症中篩查進行的最好的癌症。

但是,法官的結腸癌並非通過篩查發現,而是一種“幸運”。

在夏天的一次教學中,法官突然感覺到不適,被診斷為急性結腸憩室炎。

幸運的是,在接受憩室炎治療過程中“無意間”發現了早期結腸癌,而接受了結腸癌根治手術(切除一大段結腸並區域淋巴結)。術後還接受了放射治療和化療。

到目前,20年過去了,大法官的結腸癌沒有復發,意味著結腸癌被治癒(治療後5年不復發被定義為臨床治癒)。

2009年,胰腺癌手術

2009年2月,75歲的金斯伯格在一次常規CAT掃描中發現胰腺中央有一個約1釐米大小的病灶,後被診斷為胰腺癌,接受了脾臟和部分胰腺切除手術

手術後被證實胰腺癌處在臨床一期,沒有任何轉移跡象,手術切除大概率上意味著可能治癒。

胰腺癌,是預後最差的癌症,因而素有癌王之稱。

預後差,主要原因在於疾病早期不會有任何症狀,一旦出現症狀就進入晚期,失去治癒機會。

即使在美國,胰腺癌的5年生存率也低於10%,是所有癌症中最低的,不及另一種預後極壞的肺癌的一半。

但是,大法官的胰腺癌手術至今10年過去了,也仍然沒有復發(最新的胰腺癌是不同類型的癌症,是另一種癌症新發,不是上次癌症復發)。

2018年,肺癌手術

2018年12月,85歲的金斯伯格接受手術,切除了左肺上的兩個癌性結節。

癌性結節是肺癌的早期形式,手術切除也通常意味著治癒。

肺癌,是目前世界範圍內人類癌症頭號殺手,即造成死亡最多的癌症。

肺癌的預後之壞僅次於胰腺癌,與肝癌類似。原因也是不容易早期發現。

而一旦能夠早期獲得診斷,手術切除也往往獲得治癒。

也因此,醫學界一直強調對肺癌進行以低劑量CT掃描為主要手段的篩查。

而金斯伯格在癌症面前又幸運了一把,癌性非結節也不是通過常規篩查發現,而是由於11月份發生跌倒(老年人最常見的傷害),跌斷了3根肋骨,在接受醫學檢查中“無意中”發現了肺部結節,並確診癌症,獲得了早期治療。

癌症面前總是“幸運”的大法官

金斯伯格,在1993年由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任命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

除了上述4次癌症治療,金斯伯格還於2014年接受了右冠狀動脈支架植入手術。

用老百姓的話說,美國最高法院的這位大法官是泡在藥裡“長大”的。

尤其是,20年內,4次罹患3種死亡率處在前三位的癌症,每次都能“幸運”地被早期發現,並至於(至少結腸癌和第一次胰腺癌已經治癒)。

這真不是僅僅靠“幸運”可以解釋的。

這種“幸運”最根本的原因在於,醫學的發展早已使得癌症變得不再是“不治之症”。

當然,獲得這份“幸運”,很大程度上還需要優質醫療資源的可及性。

用白話說就是,所處地區要擁有優質醫療資源,而你又“恰好”有資格享受這種資源(比如,有足夠的的錢,或者像大法官這樣有人給你買單)。

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這不僅僅某個個人的幸運

有人說了,享有最優質醫療資源的美國大法官這種個例不具有任何證據性,並不是說明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

事實上,近百年來,除了肺癌死亡率一度出現飆升,近年來也出現顯著下降外,美國幾乎所有其他類型癌症的死亡率都出現大幅度降低:

謝邀!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快死亡?

今天,我們用“以案說法”的方式來說一下,癌症是不是不治之症,抗癌治療是不是加快死亡。

今天所列舉的“案例”是近日來在世界範圍引發廣泛關注的美國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魯斯·巴德·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的故事。

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了

近日媒體報道,美國最高法院上週五宣佈,現年86歲的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完成了為期三週的胰腺癌立體定向消融放射治療。

法院稱:“腫瘤得到確定性治療,她身體其他地方沒有發現任何癌症跡象。”

金斯伯格的胰腺癌是在今年7月份的一項血液檢查中發現的,治療開始於8月5日,療程3周。

問題是,對於金斯伯格這並非第一次,而是標準的“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接受——20年來第4次接受癌症治療。

更令人驚異的是,4次所患都是美國死亡率排在前三位的癌症,1次肺癌,1次結直腸癌,2次胰腺癌。

下圖所示為2019年造成美國死亡人數最多的前三位癌症,依次是肺癌,結直腸癌和胰腺癌,再依次是乳腺癌,肝癌和前列腺癌。

1999年,結腸癌手術

1999年9月份,66歲的金斯伯格接受第一次癌症治療,結腸癌手術。

結腸癌一直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發達國家的最主要的癌症,也是所有癌症中篩查進行的最好的癌症。

但是,法官的結腸癌並非通過篩查發現,而是一種“幸運”。

在夏天的一次教學中,法官突然感覺到不適,被診斷為急性結腸憩室炎。

幸運的是,在接受憩室炎治療過程中“無意間”發現了早期結腸癌,而接受了結腸癌根治手術(切除一大段結腸並區域淋巴結)。術後還接受了放射治療和化療。

到目前,20年過去了,大法官的結腸癌沒有復發,意味著結腸癌被治癒(治療後5年不復發被定義為臨床治癒)。

2009年,胰腺癌手術

2009年2月,75歲的金斯伯格在一次常規CAT掃描中發現胰腺中央有一個約1釐米大小的病灶,後被診斷為胰腺癌,接受了脾臟和部分胰腺切除手術

手術後被證實胰腺癌處在臨床一期,沒有任何轉移跡象,手術切除大概率上意味著可能治癒。

胰腺癌,是預後最差的癌症,因而素有癌王之稱。

預後差,主要原因在於疾病早期不會有任何症狀,一旦出現症狀就進入晚期,失去治癒機會。

即使在美國,胰腺癌的5年生存率也低於10%,是所有癌症中最低的,不及另一種預後極壞的肺癌的一半。

但是,大法官的胰腺癌手術至今10年過去了,也仍然沒有復發(最新的胰腺癌是不同類型的癌症,是另一種癌症新發,不是上次癌症復發)。

2018年,肺癌手術

2018年12月,85歲的金斯伯格接受手術,切除了左肺上的兩個癌性結節。

癌性結節是肺癌的早期形式,手術切除也通常意味著治癒。

肺癌,是目前世界範圍內人類癌症頭號殺手,即造成死亡最多的癌症。

肺癌的預後之壞僅次於胰腺癌,與肝癌類似。原因也是不容易早期發現。

而一旦能夠早期獲得診斷,手術切除也往往獲得治癒。

也因此,醫學界一直強調對肺癌進行以低劑量CT掃描為主要手段的篩查。

而金斯伯格在癌症面前又幸運了一把,癌性非結節也不是通過常規篩查發現,而是由於11月份發生跌倒(老年人最常見的傷害),跌斷了3根肋骨,在接受醫學檢查中“無意中”發現了肺部結節,並確診癌症,獲得了早期治療。

癌症面前總是“幸運”的大法官

金斯伯格,在1993年由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任命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

除了上述4次癌症治療,金斯伯格還於2014年接受了右冠狀動脈支架植入手術。

用老百姓的話說,美國最高法院的這位大法官是泡在藥裡“長大”的。

尤其是,20年內,4次罹患3種死亡率處在前三位的癌症,每次都能“幸運”地被早期發現,並至於(至少結腸癌和第一次胰腺癌已經治癒)。

這真不是僅僅靠“幸運”可以解釋的。

這種“幸運”最根本的原因在於,醫學的發展早已使得癌症變得不再是“不治之症”。

當然,獲得這份“幸運”,很大程度上還需要優質醫療資源的可及性。

用白話說就是,所處地區要擁有優質醫療資源,而你又“恰好”有資格享受這種資源(比如,有足夠的的錢,或者像大法官這樣有人給你買單)。

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這不僅僅某個個人的幸運

有人說了,享有最優質醫療資源的美國大法官這種個例不具有任何證據性,並不是說明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

事實上,近百年來,除了肺癌死亡率一度出現飆升,近年來也出現顯著下降外,美國幾乎所有其他類型癌症的死亡率都出現大幅度降低:

謝邀!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快死亡?

今天,我們用“以案說法”的方式來說一下,癌症是不是不治之症,抗癌治療是不是加快死亡。

今天所列舉的“案例”是近日來在世界範圍引發廣泛關注的美國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魯斯·巴德·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的故事。

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了

近日媒體報道,美國最高法院上週五宣佈,現年86歲的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完成了為期三週的胰腺癌立體定向消融放射治療。

法院稱:“腫瘤得到確定性治療,她身體其他地方沒有發現任何癌症跡象。”

金斯伯格的胰腺癌是在今年7月份的一項血液檢查中發現的,治療開始於8月5日,療程3周。

問題是,對於金斯伯格這並非第一次,而是標準的“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接受——20年來第4次接受癌症治療。

更令人驚異的是,4次所患都是美國死亡率排在前三位的癌症,1次肺癌,1次結直腸癌,2次胰腺癌。

下圖所示為2019年造成美國死亡人數最多的前三位癌症,依次是肺癌,結直腸癌和胰腺癌,再依次是乳腺癌,肝癌和前列腺癌。

1999年,結腸癌手術

1999年9月份,66歲的金斯伯格接受第一次癌症治療,結腸癌手術。

結腸癌一直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發達國家的最主要的癌症,也是所有癌症中篩查進行的最好的癌症。

但是,法官的結腸癌並非通過篩查發現,而是一種“幸運”。

在夏天的一次教學中,法官突然感覺到不適,被診斷為急性結腸憩室炎。

幸運的是,在接受憩室炎治療過程中“無意間”發現了早期結腸癌,而接受了結腸癌根治手術(切除一大段結腸並區域淋巴結)。術後還接受了放射治療和化療。

到目前,20年過去了,大法官的結腸癌沒有復發,意味著結腸癌被治癒(治療後5年不復發被定義為臨床治癒)。

2009年,胰腺癌手術

2009年2月,75歲的金斯伯格在一次常規CAT掃描中發現胰腺中央有一個約1釐米大小的病灶,後被診斷為胰腺癌,接受了脾臟和部分胰腺切除手術

手術後被證實胰腺癌處在臨床一期,沒有任何轉移跡象,手術切除大概率上意味著可能治癒。

胰腺癌,是預後最差的癌症,因而素有癌王之稱。

預後差,主要原因在於疾病早期不會有任何症狀,一旦出現症狀就進入晚期,失去治癒機會。

即使在美國,胰腺癌的5年生存率也低於10%,是所有癌症中最低的,不及另一種預後極壞的肺癌的一半。

但是,大法官的胰腺癌手術至今10年過去了,也仍然沒有復發(最新的胰腺癌是不同類型的癌症,是另一種癌症新發,不是上次癌症復發)。

2018年,肺癌手術

2018年12月,85歲的金斯伯格接受手術,切除了左肺上的兩個癌性結節。

癌性結節是肺癌的早期形式,手術切除也通常意味著治癒。

肺癌,是目前世界範圍內人類癌症頭號殺手,即造成死亡最多的癌症。

肺癌的預後之壞僅次於胰腺癌,與肝癌類似。原因也是不容易早期發現。

而一旦能夠早期獲得診斷,手術切除也往往獲得治癒。

也因此,醫學界一直強調對肺癌進行以低劑量CT掃描為主要手段的篩查。

而金斯伯格在癌症面前又幸運了一把,癌性非結節也不是通過常規篩查發現,而是由於11月份發生跌倒(老年人最常見的傷害),跌斷了3根肋骨,在接受醫學檢查中“無意中”發現了肺部結節,並確診癌症,獲得了早期治療。

癌症面前總是“幸運”的大法官

金斯伯格,在1993年由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任命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

除了上述4次癌症治療,金斯伯格還於2014年接受了右冠狀動脈支架植入手術。

用老百姓的話說,美國最高法院的這位大法官是泡在藥裡“長大”的。

尤其是,20年內,4次罹患3種死亡率處在前三位的癌症,每次都能“幸運”地被早期發現,並至於(至少結腸癌和第一次胰腺癌已經治癒)。

這真不是僅僅靠“幸運”可以解釋的。

這種“幸運”最根本的原因在於,醫學的發展早已使得癌症變得不再是“不治之症”。

當然,獲得這份“幸運”,很大程度上還需要優質醫療資源的可及性。

用白話說就是,所處地區要擁有優質醫療資源,而你又“恰好”有資格享受這種資源(比如,有足夠的的錢,或者像大法官這樣有人給你買單)。

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這不僅僅某個個人的幸運

有人說了,享有最優質醫療資源的美國大法官這種個例不具有任何證據性,並不是說明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

事實上,近百年來,除了肺癌死亡率一度出現飆升,近年來也出現顯著下降外,美國幾乎所有其他類型癌症的死亡率都出現大幅度降低:

很多癌症整體的5年生存率超過80%甚至90%,實現了很高的臨床治癒率。

謝邀!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快死亡?

今天,我們用“以案說法”的方式來說一下,癌症是不是不治之症,抗癌治療是不是加快死亡。

今天所列舉的“案例”是近日來在世界範圍引發廣泛關注的美國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魯斯·巴德·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的故事。

金斯伯格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治療了

近日媒體報道,美國最高法院上週五宣佈,現年86歲的女性大法官金斯伯格完成了為期三週的胰腺癌立體定向消融放射治療。

法院稱:“腫瘤得到確定性治療,她身體其他地方沒有發現任何癌症跡象。”

金斯伯格的胰腺癌是在今年7月份的一項血液檢查中發現的,治療開始於8月5日,療程3周。

問題是,對於金斯伯格這並非第一次,而是標準的“又雙叒叕”接受癌症接受——20年來第4次接受癌症治療。

更令人驚異的是,4次所患都是美國死亡率排在前三位的癌症,1次肺癌,1次結直腸癌,2次胰腺癌。

下圖所示為2019年造成美國死亡人數最多的前三位癌症,依次是肺癌,結直腸癌和胰腺癌,再依次是乳腺癌,肝癌和前列腺癌。

1999年,結腸癌手術

1999年9月份,66歲的金斯伯格接受第一次癌症治療,結腸癌手術。

結腸癌一直是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發達國家的最主要的癌症,也是所有癌症中篩查進行的最好的癌症。

但是,法官的結腸癌並非通過篩查發現,而是一種“幸運”。

在夏天的一次教學中,法官突然感覺到不適,被診斷為急性結腸憩室炎。

幸運的是,在接受憩室炎治療過程中“無意間”發現了早期結腸癌,而接受了結腸癌根治手術(切除一大段結腸並區域淋巴結)。術後還接受了放射治療和化療。

到目前,20年過去了,大法官的結腸癌沒有復發,意味著結腸癌被治癒(治療後5年不復發被定義為臨床治癒)。

2009年,胰腺癌手術

2009年2月,75歲的金斯伯格在一次常規CAT掃描中發現胰腺中央有一個約1釐米大小的病灶,後被診斷為胰腺癌,接受了脾臟和部分胰腺切除手術

手術後被證實胰腺癌處在臨床一期,沒有任何轉移跡象,手術切除大概率上意味著可能治癒。

胰腺癌,是預後最差的癌症,因而素有癌王之稱。

預後差,主要原因在於疾病早期不會有任何症狀,一旦出現症狀就進入晚期,失去治癒機會。

即使在美國,胰腺癌的5年生存率也低於10%,是所有癌症中最低的,不及另一種預後極壞的肺癌的一半。

但是,大法官的胰腺癌手術至今10年過去了,也仍然沒有復發(最新的胰腺癌是不同類型的癌症,是另一種癌症新發,不是上次癌症復發)。

2018年,肺癌手術

2018年12月,85歲的金斯伯格接受手術,切除了左肺上的兩個癌性結節。

癌性結節是肺癌的早期形式,手術切除也通常意味著治癒。

肺癌,是目前世界範圍內人類癌症頭號殺手,即造成死亡最多的癌症。

肺癌的預後之壞僅次於胰腺癌,與肝癌類似。原因也是不容易早期發現。

而一旦能夠早期獲得診斷,手術切除也往往獲得治癒。

也因此,醫學界一直強調對肺癌進行以低劑量CT掃描為主要手段的篩查。

而金斯伯格在癌症面前又幸運了一把,癌性非結節也不是通過常規篩查發現,而是由於11月份發生跌倒(老年人最常見的傷害),跌斷了3根肋骨,在接受醫學檢查中“無意中”發現了肺部結節,並確診癌症,獲得了早期治療。

癌症面前總是“幸運”的大法官

金斯伯格,在1993年由當時的美國總統克林頓任命成為美國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

除了上述4次癌症治療,金斯伯格還於2014年接受了右冠狀動脈支架植入手術。

用老百姓的話說,美國最高法院的這位大法官是泡在藥裡“長大”的。

尤其是,20年內,4次罹患3種死亡率處在前三位的癌症,每次都能“幸運”地被早期發現,並至於(至少結腸癌和第一次胰腺癌已經治癒)。

這真不是僅僅靠“幸運”可以解釋的。

這種“幸運”最根本的原因在於,醫學的發展早已使得癌症變得不再是“不治之症”。

當然,獲得這份“幸運”,很大程度上還需要優質醫療資源的可及性。

用白話說就是,所處地區要擁有優質醫療資源,而你又“恰好”有資格享受這種資源(比如,有足夠的的錢,或者像大法官這樣有人給你買單)。

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這不僅僅某個個人的幸運

有人說了,享有最優質醫療資源的美國大法官這種個例不具有任何證據性,並不是說明癌症不再是不治之症。

事實上,近百年來,除了肺癌死亡率一度出現飆升,近年來也出現顯著下降外,美國幾乎所有其他類型癌症的死亡率都出現大幅度降低:

很多癌症整體的5年生存率超過80%甚至90%,實現了很高的臨床治癒率。

因此,即使從整體上來說,癌症也早已不再是不治之症。

當然,有人會說,請不要拿發達的美國說事。

隨著我們的醫學和經濟的快速發展,美國癌症治療的今天,難道不就是我們的明天,甚至今天的下午嗎?難道連這點點自信都沒有?

用户85502338330
2019-11-06

我對於癌症沒有研究。只是上學時候很少的抗癌藥知識。但我上學時候藥理學成績很好,教科書會背誦,還一直在藥理教研室幫老師做前期藥理實驗。所以生理基礎還不錯的。但我沒有研究過抗癌藥。

我對於癌症沒有研究。只是上學時候很少的抗癌藥知識。但我上學時候藥理學成績很好,教科書會背誦,還一直在藥理教研室幫老師做前期藥理實驗。所以生理基礎還不錯的。但我沒有研究過抗癌藥。

後來研究中醫發展中醫理論可以治癒大部分癌症。由於責任問題,從來不接診癌症患者。但由於我治癒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等患者太多了,給很多患者一個我會治療稀奇古怪的疾病的印象。總有朋友介紹癌症患者讓我治療。我都不敢接診,因為沒有一個治療經驗是不可思議的。(按照中醫理論,一個患者都沒有接診一樣可以治癒的。這個話很多人不理解,因為不瞭解中醫。我是幾十年西藥研究,我的思維是西醫思維,所以我不敢接診)。今年,兩個多月前,一個朋友介紹了一個白血病患者,我們學校附院血液科不治了,還有協和醫院會診也是同樣結論。

我去病房看了患者,感覺有90%的把握。(這個感覺也是隻學過西醫的同行無法理解的),給家屬說了。家屬願意讓我治療,不承擔任何責任。

我對於癌症沒有研究。只是上學時候很少的抗癌藥知識。但我上學時候藥理學成績很好,教科書會背誦,還一直在藥理教研室幫老師做前期藥理實驗。所以生理基礎還不錯的。但我沒有研究過抗癌藥。

後來研究中醫發展中醫理論可以治癒大部分癌症。由於責任問題,從來不接診癌症患者。但由於我治癒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等患者太多了,給很多患者一個我會治療稀奇古怪的疾病的印象。總有朋友介紹癌症患者讓我治療。我都不敢接診,因為沒有一個治療經驗是不可思議的。(按照中醫理論,一個患者都沒有接診一樣可以治癒的。這個話很多人不理解,因為不瞭解中醫。我是幾十年西藥研究,我的思維是西醫思維,所以我不敢接診)。今年,兩個多月前,一個朋友介紹了一個白血病患者,我們學校附院血液科不治了,還有協和醫院會診也是同樣結論。

我去病房看了患者,感覺有90%的把握。(這個感覺也是隻學過西醫的同行無法理解的),給家屬說了。家屬願意讓我治療,不承擔任何責任。

現在用藥六十多天了,一天比一天好。無論舌像還是半個月一次的化驗報告。幾乎接近正常。

後來又接診一個白血病,一個肺癌。才用藥十幾天,進展很好。我真心為他們高興。

如果有人要問有什麼祕訣,真的沒有,就是普通的辨證論治。不過我由於藥理基礎還好,可以把處方的藥理功能分析透徹一點而已。

還有就是做到心平氣和專心治病。三天調整一次處方,麻煩一點,但不要把自己看成是大家,高高在上,謙虛的調整每一次處方。

很多抗癌療法我覺得是嚴重損害生命的。但是我不是專家,只是普通醫生。等我治癒了一百個人的時候,我也許有資格總結癌症的治療心得。就像我現在治療糖尿病慢性胃炎,把諾獎的成果踩在腳下。因為諾獎的技術治不好,而我治癒率很高。

我是中醫世家傳人吳龍駒,希望我的回答可以幫助到您。歡迎點擊右上角關注,交流更多中醫藥知識。

我對於癌症沒有研究。只是上學時候很少的抗癌藥知識。但我上學時候藥理學成績很好,教科書會背誦,還一直在藥理教研室幫老師做前期藥理實驗。所以生理基礎還不錯的。但我沒有研究過抗癌藥。

後來研究中醫發展中醫理論可以治癒大部分癌症。由於責任問題,從來不接診癌症患者。但由於我治癒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等患者太多了,給很多患者一個我會治療稀奇古怪的疾病的印象。總有朋友介紹癌症患者讓我治療。我都不敢接診,因為沒有一個治療經驗是不可思議的。(按照中醫理論,一個患者都沒有接診一樣可以治癒的。這個話很多人不理解,因為不瞭解中醫。我是幾十年西藥研究,我的思維是西醫思維,所以我不敢接診)。今年,兩個多月前,一個朋友介紹了一個白血病患者,我們學校附院血液科不治了,還有協和醫院會診也是同樣結論。

我去病房看了患者,感覺有90%的把握。(這個感覺也是隻學過西醫的同行無法理解的),給家屬說了。家屬願意讓我治療,不承擔任何責任。

現在用藥六十多天了,一天比一天好。無論舌像還是半個月一次的化驗報告。幾乎接近正常。

後來又接診一個白血病,一個肺癌。才用藥十幾天,進展很好。我真心為他們高興。

如果有人要問有什麼祕訣,真的沒有,就是普通的辨證論治。不過我由於藥理基礎還好,可以把處方的藥理功能分析透徹一點而已。

還有就是做到心平氣和專心治病。三天調整一次處方,麻煩一點,但不要把自己看成是大家,高高在上,謙虛的調整每一次處方。

很多抗癌療法我覺得是嚴重損害生命的。但是我不是專家,只是普通醫生。等我治癒了一百個人的時候,我也許有資格總結癌症的治療心得。就像我現在治療糖尿病慢性胃炎,把諾獎的成果踩在腳下。因為諾獎的技術治不好,而我治癒率很高。

我是中醫世家傳人吳龍駒,希望我的回答可以幫助到您。歡迎點擊右上角關注,交流更多中醫藥知識。

医者良言
2019-08-30

我是醫者良言,是一名住院醫師,專為普及醫學知識造福人類健康,若想了解更多,請關注我,有疑問可留言,必迴應!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治療會不會加快死亡?

我是醫者良言,是一名住院醫師,專為普及醫學知識造福人類健康,若想了解更多,請關注我,有疑問可留言,必迴應!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治療會不會加快死亡?

說起癌症,大家都是比較畏懼的,因為它可以進行無限增殖,從而侵犯別的器官和組織,導致一系列症狀。但是大家估計都知道癌症是比較凶惡的,它在早期的時候大多沒有什麼明顯症狀,但是一旦進入了中後期,那時候發生了轉移,癌症的治療難度就很大了。可能會有人問,既然癌症無法治癒,那為什麼還要抗癌治療?今天我來分享一下相關的知識。

1.為什麼要進行抗癌治療?

都說癌症不可治癒,其實也並不完全是這樣,如果發現的早而又沒有發生轉移,可以通過手術徹底治癒的;即使是癌症患者進入了中後期也是可以通過一些姑息手術、放療、化療、中醫輔助治療等方式來緩解病人的症狀、減輕他們的痛苦、延長他們的壽命;而且現在癌症的研究是有一些新的進展的,像癌細胞靶向藥物,它的特異性就比較高,可以直接攻擊癌細胞而不傷害周圍的正常細胞;像之前李勇去國外抗癌治療,雖然他最後沒有活下來,但是它的生命是延長的,如果不進行治療,他活3個月都難;

2.抗癌治療會不會加快死亡?

我是醫者良言,是一名住院醫師,專為普及醫學知識造福人類健康,若想了解更多,請關注我,有疑問可留言,必迴應!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治療會不會加快死亡?

說起癌症,大家都是比較畏懼的,因為它可以進行無限增殖,從而侵犯別的器官和組織,導致一系列症狀。但是大家估計都知道癌症是比較凶惡的,它在早期的時候大多沒有什麼明顯症狀,但是一旦進入了中後期,那時候發生了轉移,癌症的治療難度就很大了。可能會有人問,既然癌症無法治癒,那為什麼還要抗癌治療?今天我來分享一下相關的知識。

1.為什麼要進行抗癌治療?

都說癌症不可治癒,其實也並不完全是這樣,如果發現的早而又沒有發生轉移,可以通過手術徹底治癒的;即使是癌症患者進入了中後期也是可以通過一些姑息手術、放療、化療、中醫輔助治療等方式來緩解病人的症狀、減輕他們的痛苦、延長他們的壽命;而且現在癌症的研究是有一些新的進展的,像癌細胞靶向藥物,它的特異性就比較高,可以直接攻擊癌細胞而不傷害周圍的正常細胞;像之前李勇去國外抗癌治療,雖然他最後沒有活下來,但是它的生命是延長的,如果不進行治療,他活3個月都難;

2.抗癌治療會不會加快死亡?

抗癌治療有可能會加快死亡,但是大多數情況下是不會加快死亡的;大多數患者在進行抗癌治療之前會進行身體的評估,如果身體太差,不適合某些治療,醫生時不會選擇這種治療方案的;但是不管哪種治療方案都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風險;就好比我們走在馬路上,路上有很多車,雖然發生車禍的風險很小,但是仍然是有出車禍的風險的。

最後小結:抗癌治療可以緩解病人的症狀、減輕痛苦、延長病人的壽命;治療癌症大多數情況下並不會加快患者的死亡,但是也存在一定的風險。

以上是我對該問題的解答,純屬手打,實屬不易,若覺得寫的還可以就賞個讚唄,如有疑問可在下方留言……

90后聊基因
2019-09-09

隨著醫學的發展,癌症已經可預防,可篩查,可治癒了。大眾認為不治之症的原因還是大多癌症發現太晚,基本幾年甚至不到一年就會死亡。但早期完全可以治癒甚至多活幾年幾十年的。

隨著醫學的發展,癌症已經可預防,可篩查,可治癒了。大眾認為不治之症的原因還是大多癌症發現太晚,基本幾年甚至不到一年就會死亡。但早期完全可以治癒甚至多活幾年幾十年的。1,癌不是不治之症

首次癌症是不治之症的觀點是錯誤的。那是因為原來醫療條件差,大家沒有體檢意識。從而都是出現疼痛,癌症轉移後併發症才會去醫院檢查,最後發現已經惡化轉移,沒法治療了。

從而好多人意識就是癌症發現就是晚期,談癌色變。本質上癌症從早起發生到晚期死亡,最後轉移需要5到10年的時間,大多發現的時候癌症已經進展了4到8年,所以是自己發現晚了。不是治不了。

2,癌症早期篩查

現在醫學手段完全可以發現好多癌症的早期,癌抗原125(CA125)異常可疑似子宮內膜癌、乳腺癌早期,角蛋白(CK)的異常可疑似肺癌、食道癌早期,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異常可疑似前列腺癌。一般大型的的體檢中心或者醫院都有這些項目,費用一般一個項目幾十塊錢。

隨著醫學的發展,癌症已經可預防,可篩查,可治癒了。大眾認為不治之症的原因還是大多癌症發現太晚,基本幾年甚至不到一年就會死亡。但早期完全可以治癒甚至多活幾年幾十年的。1,癌不是不治之症

首次癌症是不治之症的觀點是錯誤的。那是因為原來醫療條件差,大家沒有體檢意識。從而都是出現疼痛,癌症轉移後併發症才會去醫院檢查,最後發現已經惡化轉移,沒法治療了。

從而好多人意識就是癌症發現就是晚期,談癌色變。本質上癌症從早起發生到晚期死亡,最後轉移需要5到10年的時間,大多發現的時候癌症已經進展了4到8年,所以是自己發現晚了。不是治不了。

2,癌症早期篩查

現在醫學手段完全可以發現好多癌症的早期,癌抗原125(CA125)異常可疑似子宮內膜癌、乳腺癌早期,角蛋白(CK)的異常可疑似肺癌、食道癌早期,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異常可疑似前列腺癌。一般大型的的體檢中心或者醫院都有這些項目,費用一般一個項目幾十塊錢。

所以經濟條件允許的話,完全可以自己要求這些項目的檢查。不然就單位的福利體檢完全沒有這些癌症早篩項目的。

3,癌症早期的治療

癌症早期發現的話,相當於癌症細胞還沒有成氣候,更沒有轉移,根據醫學的統計,如果早期發現,宮頸癌、肺癌的治癒率為100%!乳腺癌及直腸癌的治癒率為90%!胃癌的治癒率為85%!肝癌的治癒率為70%!

隨著醫學的發展,癌症已經可預防,可篩查,可治癒了。大眾認為不治之症的原因還是大多癌症發現太晚,基本幾年甚至不到一年就會死亡。但早期完全可以治癒甚至多活幾年幾十年的。1,癌不是不治之症

首次癌症是不治之症的觀點是錯誤的。那是因為原來醫療條件差,大家沒有體檢意識。從而都是出現疼痛,癌症轉移後併發症才會去醫院檢查,最後發現已經惡化轉移,沒法治療了。

從而好多人意識就是癌症發現就是晚期,談癌色變。本質上癌症從早起發生到晚期死亡,最後轉移需要5到10年的時間,大多發現的時候癌症已經進展了4到8年,所以是自己發現晚了。不是治不了。

2,癌症早期篩查

現在醫學手段完全可以發現好多癌症的早期,癌抗原125(CA125)異常可疑似子宮內膜癌、乳腺癌早期,角蛋白(CK)的異常可疑似肺癌、食道癌早期,前列腺特異性抗原(PSA)異常可疑似前列腺癌。一般大型的的體檢中心或者醫院都有這些項目,費用一般一個項目幾十塊錢。

所以經濟條件允許的話,完全可以自己要求這些項目的檢查。不然就單位的福利體檢完全沒有這些癌症早篩項目的。

3,癌症早期的治療

癌症早期發現的話,相當於癌症細胞還沒有成氣候,更沒有轉移,根據醫學的統計,如果早期發現,宮頸癌、肺癌的治癒率為100%!乳腺癌及直腸癌的治癒率為90%!胃癌的治癒率為85%!肝癌的治癒率為70%!

綜合來說,癌症的治療還是要早發現,早治療才是正道,提高體檢意識,癌症九華慢性病,可防可控,延長壽命甚至治癒的。

明医459
2019-08-28

癌是靠人自身免疫難以恢復的疾病,也是人體自身免疫,過度抗體而產生的後果。

癌是正常細胞的不正常生長,通過細胞的分裂和成長有一定的管制,已造身體組織和器官,並給予受傷組織復完所需的細胞,而癌細胞的分裂和生長是沒有節制的,他們會干擾正常的細胞形成腫瘤。並蔓延到其他的部位,各種癌症的形成和蔓延都很相似。

有人提出,殺死全部癌細胞,這是不科學的,癌細胞和正常的細胞同時生長在人的體內,殺死了癌細胞。也就等於殺死了人體正常的細胞組織,也就等於毀掉了人體的免疫,

目前,西醫使用的放療和化療,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本身,放療和化療,是在殺死癌細胞同時也殺死了正常的細胞,同時也在破壞人體的免疫,西醫理論,利弊之分,當利大於弊時,就可以使用,也許,少數人還能活命,也就管不了那麼多了。

中醫的理論,把人看成一個有機整體,人體內環境與自然環境間呈動態平衡,若因內外環境的改變或致病因素(風,寒,暑,溼,燥,火)的干擾,破壞了平衡,則可導致疾疾的發生和發展,當藥物治療時,應注意協調人體內部與外部的協調,才能把病治好。

人體天生就有自我調節自治的功能,古人云:“三分治,七分養",就是這個道理,當某些疾病無法自愈,中醫多采用中藥推一把,使人體自然痊癒。

癌症本身並不能造成人體死亡,主要還是併發症,中藥在治療併發症上是不用懷疑的,雖然有些晚期癌症無法治癒,但能減輕患者的痛苦,延長患者的生存期,提高患者的生存質量,有很大的意義。

T谭高利
2019-11-07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治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速死亡?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這個說法是國際標準和國家標準,他們的研究和創新已經脫離實際的真科學,本人已經發表過多篇對癌症治療的方向和個人通過二十五年的中草藥治療試驗求證,只有中草藥才是保護人類健康的根和本,幾十年國內外的科學治癌,已經徹底證實是脫離實事的偽科學,最終人財兩空,癌症患者相信醫生治療,那是想求得一線生機,想生存是毎一個人的基本索求,抗癌療法會不會加速死亡,現代的科學療法已經用幾十年的鐵證證實,只不過是患者和家人在無望中想看到一絲絲生還的希望和無賴,但本農民用二十五年的時間,自學自嘗獨創:獨研用中草藥治療癌症,效果顯著,方向方法正確,近接治兩例兩省癌細胞擴散患者,昨晚發回信息,通過復查已經痊癒,每個人還沒有到二千元的藥費,其中一個腸癌患者腫瘤已經比大拇指要大,二副藥為兩個療程,每個療程為十天左右,第二療程還沒有服完,腫瘤已經消失,歡迎國家相關部門核實!

用户62342944210
2019-10-31

感謝邀請,我不是醫務工作者,但我想談一點我的看法!

癌細胞應該是人體中有害細胞經過多年使用抗生素後的細胞變異而產生的腫瘤細胞群或菌群積聚後形成腫塊,這個時候也就形成了“黑勢力”,如果如用對抗得方法,效果不會更好,比如放療,化療等。

那麼我們不去抗怎麼辦?由於身體寒溼,毒素多,造成該通的不通,比如血路,經絡,氣路,腸道,水路等,那你就是利用中醫的方法打通這些於堵,排出毒素和寒溼,疏散病菌,抑制病菌,切斷病菌或細胞得食物鏈,防止更多的病菌繼續聚集,形成更嚴重的後果!

春雷医生
2019-10-31

癌症雖然是不治之症。但是也是有必要積極治療的。

首先,我們醫學上都推薦大家積極的去做檢查,儘早的發現,儘早的治療。因為在早期癌症的治療當中,70%到80%的治癒率。雖然我們國家還沒有達到這個數據,但是我覺得在醫學技術的發展以後肯定會越來越高。

那麼對於局部晚期或者是全身晚期的惡性腫瘤患者來說,積極治療也是有必要的。

特別是幾部晚期的惡性腫瘤,通過積極的治療,可以轉化為根治性的治療,依然有一部分人會達到根治的效果。

那麼全身晚期的惡性腫瘤患者來說,治療的目的是為了延長生命,提高生活質量,即使換了癌症,那麼人活著也要有尊嚴。

所以說,積極治療惡性腫瘤是因為根據患者的不同期別不同的狀態。根據這種情況也有不同的治療方案。 生命是寶貴的,生命也是平等的,所以說我們沒有原因,沒有理由去對癌症患者不採取積極的治療。

太素老道
2019-11-02

首先應該搞清楚什麼是癌症。

癌症是西醫治不好的疾病的統稱。cancer。意思就是這個疾病是我治不好的。當西醫發現病人的疾病他自己無能為力的時候,他就會在病人的病歷上註明【C】,意思就是這個疾病是我治不好的,無能為力。所謂的【不治之症】,指的只是西醫治不好的疾病。西醫治不好的,不等於別人也治不好。

另外還有一個概念需要澄清一下。那就是治癒與自愈的概念。所有的疾病都是自愈的,而不是治癒的。因此,沒有任何醫生可以治癒疾病。醫生,只不過是在病人自己無力自愈疾病的時候,幫病人一把,提升病人對付疾病的能力,給病人增兵,從而讓病人有足夠能力自愈疾病。所以,醫生並不是治癒疾病,而只是協助病人自愈疾病而已。

另外,西醫治不好的疾病多了去了。也就是說,在西醫眼裡的【癌症】多了去了。但凡西醫內科慢性病,幾乎都是西醫眼裡的【癌症】。而腫瘤,只不過是西醫眼裡的一種癌症而已 。

幾乎所有疾病,都是人體體質下降導致的。只要提升體質,一切疾病就會自愈。如果說到治療疾病,不是針對提升體質的治療,都講是徒勞無功的,比如放療化療以及腫瘤切除術。這些治療方法,不但不能起到提升人體體質的作用,反而會進一步破壞或降低人體體質,這樣的治療手段,就是耍流氓。比如李詠先生,西醫的治療結果,就是西醫治療了17個月,李詠先生就與世長辭了。

疾病与医疗真相
2019-11-01

癌症既然是不治之症!那為什麼還要進行抗癌療法?抗癌療法會不會加速死亡?

呵呵!不單單癌症是不治之症,而是所有的疾病都是不治之症,不相信的話,您可以問所有醫生,他這輩子有真正治療好過任何一個人嗎?

疾病,無法治療,但是不代表不會好,那個好,一定是身體自己好,我們身上的任何器官都是身體自己長出來的,請問身體的任何器官有哪一個是醫生參與治療時長出來的?

真正的醫生是我們身體自己。但是有一定條件的!!!

疾病代表身體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癌症呢,代表著身體,受到致命的傷害時被迫做出的防禦反應,那很可惜的是,我們的可愛醫生們,為了某種目的,不去幫助患者消除那個致命的傷害,同時也沒有幫助患者進行各種修復措施,這種情況下還把最後抵禦致命傷的癌症進行不斷地打擊與鎮壓,身體苦啊!

致命傷害不消除,又不幫身體進行及時的修復措施,反而對保護身體的最後防禦反應進行打擊、鎮壓、消滅,也就是對癌症進行打擊、鎮壓、消滅。這種情況下致命傷害,直接攻擊到了身體最能致命的部位,身體直接崩潰了,只能是死亡!!!

我們的原本目標是恢復健康,可是醫生的各種治療目的是消除疾病。就好比,我們原本是為了救國,沒想到請到的不是援軍,請到的軍隊,居然對前方正在跟日本鬼子廝殺的將士進行瘋狂屠殺。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