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今年年初的三月和四月是愛優騰練習生選秀收穫的時候,4月6號,愛奇藝《青春有你》和騰訊《創造營2019》一個總決賽一個第一期剛剛開始,頗有一種你方唱罷我登場的意味。

在這之前優酷3月28日的選秀節目《以團之名》畢業匯演播出,由周藝軒、洪暐哲、宗贏、陽兵卓、張鎬濂、蘇勳倫、龔言脩和苟晨浩宇組成的“新風暴”班以現場評分和線上投票雙料第一奪冠。同時,趙品霖、楊桐、奶茶-商振博、AJ-賴煜哲、田書臣、王迪、陳順、龍泓昊等在光束值排行榜中佔據前8的選手組成人氣團同步出道,並在此後確定人氣團團名為Black ACE。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左:新風暴 右:Black ACE


與愛奇藝與騰訊不同的是,《以團之名》的背後運營體系有阿里大文娛作為支撐,這也讓不少網友對其出道以後的資源以及阿里大文娛對於偶像團體的運營模式產生了猜測......


人氣與資源的平衡


作為後來者,優酷把以團之名定義為藝術研修教育類節目,模式也與隔壁的《青春有你》和《創造101》不同,以“班級”為單位進行了比賽,強調“集體的力量”。

前人的經驗:既是限定的時光也是割裂合約

在今年的《青春有你》決賽出道的男團,愛奇藝是否能總結去年的經驗塑造出整體感還是個未知數,畢竟合約規則是割裂的就永遠平衡,這是各家公司與運營團隊磨合最大的困難。

本次在愛奇藝《青春有你》出道中的一位練習生來自慈文傳媒,這家公司是中國第一批被授予電視劇(甲種)製作許可證的民營公司,專注於電視劇、網劇多年,藝人通過節目出道後,公司也直言還會讓他繼續拍戲,由此我們也可以預見割裂合同會給接下來的男團資源佈局帶來多大的困難。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純粹的男團還能圈粉吸金嗎?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左 :《青春有你》unine資源版圖右:優酷 以團出道禮


兩個團出道之後也將整齊的都由阿里大文娛旗下的酷漾娛樂主控運營,根據其公佈的資源清單,我們可以看到有許多阿里系資源作為支撐,豪華了許多。比如《雙十一天貓晚會》,2018年浙江衛視與東方衛視聯合直播的總收視率為1.7%,市場份額達到7.74%,估算有2.4億人收看了本屆晚會。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在年初的《以團之名》開放日上,阿里大文娛優酷MAD工作室總經理宋秉華表示,“整個大文娛將要調動的資源,為年輕人未來的發展提供的舞臺和環境都要好得多得多。”

相比於騰訊和愛奇藝而言,阿里大文娛的生態鏈更加完善,音樂與影視資源背靠阿里影業、阿里音樂。巡演活動有大麥網承接,以及阿里巴巴的電商業務所提供的商業代言資源。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不過想把資源最大化,需要強大的粉絲群體作為支撐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目前阿里大文娛運營的兩個團與愛奇藝旗下的愛豆世紀即將運營的unine的粉絲數還有較大的差距,這也是優酷作為後來者比較欠缺的。做男團在2019年的粉絲經濟下不是容易事

在中國偶像男團的歷史上,從早期臺灣的小虎隊到後來的飛輪海、五月天,再到內地至上勵合、TFboys鼎盛時期的風光一度非常耀眼。在2018年以前中國的粉絲們還沒有接觸到限定團這樣的概念,對於他們來說團體會有解散的一天但是這個日子是不確定的。拿TFBOYS來說,雖然如今的三個弟弟已經有非常明顯的個人發展計劃,還是有那麼幾天的合體時刻牽動的無數糰粉的心。

阿里大文娛想要做純粹的男團,那就必須要注重糰粉的培養。

除了在資源的佈局上面要整齊合理,對於這個團體的精神以及團員之間感情的培養更是要注重的。只有團員之前展現的感情好才能讓更多粉絲對這個組合注入感情。在去年參與《偶像練習生》錄製的娛樂公司坤音娛樂推出的組合oner,可以說是在粉絲經濟裡面圈住糰粉比較多的案例。去年四月坤音娛樂獲數千萬Pre-A輪融資,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領投、真格基金跟投。真格基金認為坤音團隊瞭解行業有想法且懂粉絲

對於這個組合的打造,CEO秦周懿對於團魂以及團員感情的塑造下費苦心。是 2018年粉絲經濟之下吸引糰粉最快速的一個組合。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在豆瓣上有網友關於做糰粉的樂趣這樣回答


可見,一個團體在一起的感覺是吸粉的關鍵。相比愛奇藝節目中已經出道的兩個男團來講,目前,阿里大文娛面臨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吸粉,單看藝人單獨的影響力,來看競爭優勢還是比較小的,畢竟在去年粉絲經濟已經被割過一波韭菜了。


光明與隱憂


去年年底阿里音樂CEO楊偉東因經濟問題接受調查時,原阿里巴巴集團大文娛董事長俞永福在其個人微頭條上發文:“???!!!”從這一舉動可以看出當時他心裡的忐忑與不安。畢竟整個集團一路走來不穩定的因素一直很多。

自從2016年阿里大文娛組織建立以來,高層變動一直十分頻繁,自從2017年11 月 15 日俞永福辭阿里集團大文娛董事長職務之後,集團則改為輪值總裁制,第一任輪值總裁是楊偉東,在楊偉東接受調查之後重任又落在了樊路遠身上,同時他還兼任了大麥網CEO。

對於頻繁的高層變動是目前阿里大文娛的一大不穩定因素之一。人員的調整和新的嘗試都要耗費時間與精力,在這時同行業的競爭者們都在大步前進。

從阿里收購優酷的2015年開始網絡視頻的用戶付費商業模式進入了快速成長期,網絡視頻版權也進入了有序期,給會員大戰創造了廣闊的戰場,巨頭們紛紛進行了影視版權庫的採購與擴充。2016年6月愛奇藝vip有效用戶數達到2000萬,同年12月大優酷事業群宣佈自己的用戶規模達到3000萬。

不過在接下來的2017年、2018年,阿里的對於市場的反應似乎有點慢了。騰訊對於文學IP以及音樂領域的佈局十分猛烈,QQ音樂、酷我音樂分走了音頻市場分走了大半的蛋糕。讓阿里旗下的蝦米音樂等等產品跑起來十分吃力。愛奇藝加速綜藝製作的佈局,推出了不少s+級別的產品,收穫了許多年輕人的喜愛。

對於隔壁幾家的爆款綜藝,比如《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當時的CEO楊偉東認為爆款只是賭博,更重要的是穩定產出高品質內容的能力。2018年優酷主打的這就是系列節目的確讓很多人看到,阿里對於節目模式的創新以及內容的穩定性。

不過在2018年文娛行業接連的政策地震和製作成本升高讓虧損的數字不斷攀升讓阿里巴巴在2018年第四季度虧損70.97億元。

去年樊路遠接任時明確自己的商業任務是,打通大文娛,減輕體系內的資源內耗

小編認為虧損對於目前的阿里大文娛並不是可怕的事情,畢竟阿里系管用的套路一直都是商業盤活一切。資源對於阿里大文娛來講一直是雙刃劍,底牌很好,打法也多,就難免有彷徨和預判不準的時候。

如何利用好資源,即使止損迎頭趕上才是他們該快速思考的問題。

近日,樊路遠在接受微信公眾號《三聲》採訪中表示,騰訊和愛奇藝在視頻平臺競爭領域的確暫時領先,現在還不是單打競爭對手的時候,優酷起碼需要兩年的內容沉澱時間。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艾瑞數據2018年9月-2019年2月愛優騰月獨立設備數及環比增幅


再過兩年,阿里大文娛的生意還難做嗎?

結語

前不久上映的是《綠皮書》,讓更多人瞭解到了阿里影業在眾人目光的背後一直沒有停下尋找優質內容投資,後來《綠皮書》在內地的上映收穫一眾好評,阿里影業也直接推進了該片在內地上映。

這是阿里影業作為阿里大文娛的頭部版塊在2019年開頭已經有了亮眼的進步。

不管是運營哪塊產品,偶像也好電影也好,阿里大文娛都有“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

前文提到的阿里大文娛運營的男團新風暴團員宗贏,在出道以後接受採訪表示自己在參與節目的時候覺得自己自己進步緩慢烏龜,但是我只要夜以繼日一直努力往前走,我就可以有一天能夠超越兔子,即使兔子只要一跳就贏了我很多。

在偶像這個產品上,藝人本身與阿里大文娛都將有很長一段一起進步的過程。

萬事開頭難。

對於阿里大文娛,你還有什麼期待?

(本文為艾瑞網獨家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

更多精彩: 阿里大文娛殺入偶像賽道,真能背靠大樹好乘涼?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