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玄機:“溫庭筠,當初你可當真沒動過心?”

南方立冬後的夜裡已有了些許寒意,我鹹魚般蜷在被窩裡刷著微博帶著耳機聽著歌,耳畔響起的一句歌詞猛地吸引住了我,“舊日的傳奇都做了假,捨得罵名卻捨不得他,緣來冥冥之中放不下,玄機如卦……”伴著歌聲,一個年輕貌美的婦人穿過千年歷史的霧靄向我們走來,

她的身影越發清晰……她是五歲頌詩百篇,七歲出口成章,十一二歲詩名盛播長安城的女童魚幼薇,她亦是咸宜觀內大張豔幟揹負著“風流放蕩”罵名的魚玄機。魚幼薇,字慧蘭,生於唐武宗年間。她生性聰慧有才思,身為一介書生的老父親見幼薇小小年紀便在詩詞上天賦異稟,自然從小就悉心栽培。十一二歲幼薇就已經在長安城內小有名氣。好景不長,父親的病逝讓母女二人的生活急轉直下。生活所迫,母親帶著幼薇搬去平康里--

魚玄機:“溫庭筠,當初你可當真沒動過心?”

當時的妓院聚集地居住,平時只能靠替別人洗衣服勉強維持生計。幸而幼薇的才思引起的了大詩人溫庭筠的關注,於是在一個暮春的午後,溫庭筠慕名拜訪了魚幼薇。在破落不堪的小院子裡,溫庭筠見到了幼薇,他先是一驚,儘管幼薇年紀尚小,但已經出落成一個明眸皓齒膚若凝脂的小美人胚子。隨後一股憐愛之情油然而升,眼前這番窘迫的居住條件與這天仙般的可人兒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她不該屬於這裡!溫庭

說明來意之後想要考考幼薇,看看她是否名過於實,隨即便以“江邊柳”為題讓她賦詩魚幼薇以手托腮,略作沉思,一會兒,便在一張花箋上飛快地寫下一首詩,捧給溫庭筠評閱,詩是這樣寫的:

翠色連荒岸,煙姿入遠樓。

影鋪春水面,花落釣人頭。

根老藏魚窟,枝底系客舟。

蕭蕭風雨夜,驚夢復添愁

溫庭筠過目之後非常高興,這般才情配上這般花容月貌真是上天對幼薇的饋贈,幸得一見這天仙般的可人兒又何嘗不是上天對我溫庭筠的眷顧呢?感慨之餘,溫庭筠當即決定收幼薇為弟子,教她作詩。那一年,魚幼薇十一歲。於是溫庭筠多了一個整日纏於身後喚他作老師的古靈精怪的女徒兒,溫庭筠知幼薇家境貧寒,時常接濟這一家老小,教她賦詩帶她出席文

魚玄機:“溫庭筠,當初你可當真沒動過心?”

人騷客的宴席,得意地將才貌雙全的幼薇引見給賓客。觥籌交錯之間,幼薇常有佳句湧現。每每有人給她敬酒,溫庭筠將她拉至身後為她擋酒,替她喝的酩酊大醉。偶有賓客喝的失了分寸對幼薇有無禮之舉,都被溫庭筠大聲喝止。這一切幼薇都看在眼裡,儘管在旁人看來溫庭筠面相醜陋,但幼薇還是對這個溫柔又富有詩情的老男人動了心。這一點萬花叢中過的溫某人又豈會不知?但他無法對幼薇的愛慕作出答覆。

或許是無法跨越的年齡的鴻溝,或許是對長相自慚形穢,溫庭筠一直把兩人的關係控制在師生的界限之內。每當幼薇目光灼灼的望著他“老師,弟子有一事請教……”,溫庭筠只能躲閃她那雙泛著星光的眼睛,顧左右而言它。不久之後,溫庭筠離開長安,去了南方。魚幼薇含淚送別了溫庭筠。世人謂我戀長安,其實只戀長安某。在溫庭筠不在的日子裡,幼薇無

時不在思念這個男人。中國的詩是最無言的情書,終於在一個冬夜,思緒化成詩文遙寄飛卿。在詩中幼薇向溫庭筠表露心跡,可是書信寄出如同石沉大海,杳無音信。這個男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消失在幼薇的生命之中,彷彿他從來不曾出現。或許時間能解相思之毒,漸漸的,幼薇收起對溫庭筠的深情,將這份情感相忘於詩詞唱和。

若是溫庭筠真的此生再不見魚幼薇,可能也就不會有後來的魚玄機了。可是這個男人又偏偏出現在了幼薇的人生之中,長安不見長把相思念,為何又偏偏遇上了你?不過溫庭筠不是來和幼薇再續前緣的,他的目的只有一個:把她介紹給李憶做妾。在溫庭筠看來李憶才華橫溢,與幼薇郎才女貌,是個能給幼薇幸福的人。可是,幼薇心涼了:“長安一別你杳無音訊,我相思愁斷腸,今日一見你非再續前緣而是要把我許給他人,飛卿啊飛卿,也罷也罷,那便依了你好了,我嫁就是了。”

幼薇接受了李憶,李憶待她不薄,將她安置在林汀別墅之中。可是李憶家有悍妻裴氏。裴氏性格潑辣,她聽說丈夫納了小妾,氣不打一處來,找上門來,不由分說,鞭打了幼薇。沒過兩天,就逼著李憶把幼薇給休了,將她轟出家門。李憶偷偷將幼薇安置在咸宜觀中,許下三年之約,三年後一定會接她回家。就這樣她成了一個道姑,道號“玄機”,玄機如卦,不得定數。

魚玄機:“溫庭筠,當初你可當真沒動過心?”

三年,千帆過盡皆不是,李憶沒有履行他的諾言。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人。魚幼薇開始改變,她不再等那個男人,她變成了魚玄機。她在道觀貼出:玄機詩文候教。招攬文人墨客切磋詩文是假,排遣寂寞是真。白天與文人騷客品茶作詩,夜裡留宿相貌英俊者,好好的道觀變成了妓院。當時有一位叫裴澄的官人對魚玄機特別愛慕,但魚玄機痛恨姓裴的人,因為她今天被拋棄就是裴夫人所賜,所以對裴澄愛搭不理。

這為她之後的命運埋下了伏筆。魚玄機的一眾裙下之賓中有個叫陳韙的,他和魚玄機在一起後,又與魚玄機的徒弟綠翹纏綿。魚玄機撞破了此事,質問綠翹,綠翹被逼急了反脣相譏,細數魚玄機的風流韻事。魚玄機一氣之下抓住綠翹的脖子把她的頭往牆上撞,等到她鬆開手時,發現綠翹已經氣絕身亡。魚玄機趁天黑把綠翹的屍體埋在院子裡。不料幾月後,一位客人在院中發現許多蒼蠅聚在泥土之上,覺得非常可疑,於是報官。官衙中派人來挖開浮土,見到了綠翹的屍體。

魚玄機被帶至公堂,問案的竟是當年遭她拒絕的裴澄。魚玄機被問斬,死時二十六歲。從魚幼薇到魚玄機中間只隔著一個溫庭筠。魚玄機短短二十六年的生命裡卻愛了溫庭筠十六年。面對魚玄機的愛慕,溫庭筠選擇沉默選擇逃避。塞林格說過:“有人認為愛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點的吻,是一堆孩子,或許真是這樣的,可我覺得愛是想觸碰又收回的手。”溫庭筠或許就是塞林格所說的這類人。聽說杭州有一站叫立馬回頭,如果你有一個愛你而你卻不敢愛的女孩兒,我勸你,立馬回頭。

“易求善價,難得有情啊。”

“如此說法,其實玄機不過這句話。”

“懂嗎?”

曲終,思緒被拉到現實中,似乎還聽到一句:“公子,當初可當真沒有動心嗎?”

……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