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僧救下蜈蚣,蜈蚣送他黃粱一夢,找回妻兒,又在次日讓他歸西!

秀林古城,迷霧之林,山海齊聚,四方極眺,登頂雲巔,自古就是江湖奇人異士多隱居於此的地方,其中也必定出過不少傳奇故事。

話說舊時,繡林望山上有一個寺廟,叫白龍寺,據說這是一座上千年的古寺,寺廟方圓百里有許多村落,連年煙火旺盛,平日求子、求財、求姻緣、求平安者甚多,經過幾輪大肆擴改,已經在繡林城裡有了些名氣。古寺座落清幽之地,被一片密林圍繞,林中有許多鳥獸蟲魚。

寺內老方丈,法號善一,意為日行一善。話說這老方丈,原是古愚縣人士,世代為地方大戶,家業到他手上時,卻因他經營不善,欠下鉅債,變賣家產後,平日溫柔的妻子,竟帶著兒子不知所蹤。

那時一無所有,妻離子散,萬念俱灰下,他來到白龍寺,原先的主持慈悲為懷,便收留他在寺中打雜。未料想,其頗有佛根,心中似乎已無雜念,主持死後,他竟一步一步成為了白龍寺的新方丈。

某日,老方丈正在寺中敲經唸佛,卻聽見寺外有人吵鬧。嘴裡便嘮叨,佛門之地,應該保持清靜才是,誰在胡鬧?想畢,便起身出門,卻見一僧人小徒與村民對峙,便問緣由。

小僧見過老方張,便簡短地道出原因。

秀林古城,迷霧之林,山海齊聚,四方極眺,登頂雲巔,自古就是江湖奇人異士多隱居於此的地方,其中也必定出過不少傳奇故事。

話說舊時,繡林望山上有一個寺廟,叫白龍寺,據說這是一座上千年的古寺,寺廟方圓百里有許多村落,連年煙火旺盛,平日求子、求財、求姻緣、求平安者甚多,經過幾輪大肆擴改,已經在繡林城裡有了些名氣。古寺座落清幽之地,被一片密林圍繞,林中有許多鳥獸蟲魚。

寺內老方丈,法號善一,意為日行一善。話說這老方丈,原是古愚縣人士,世代為地方大戶,家業到他手上時,卻因他經營不善,欠下鉅債,變賣家產後,平日溫柔的妻子,竟帶著兒子不知所蹤。

那時一無所有,妻離子散,萬念俱灰下,他來到白龍寺,原先的主持慈悲為懷,便收留他在寺中打雜。未料想,其頗有佛根,心中似乎已無雜念,主持死後,他竟一步一步成為了白龍寺的新方丈。

某日,老方丈正在寺中敲經唸佛,卻聽見寺外有人吵鬧。嘴裡便嘮叨,佛門之地,應該保持清靜才是,誰在胡鬧?想畢,便起身出門,卻見一僧人小徒與村民對峙,便問緣由。

小僧見過老方張,便簡短地道出原因。

老僧救下蜈蚣,蜈蚣送他黃粱一夢,找回妻兒,又在次日讓他歸西!

原來,村民來寺中拜佛燒香,無意中看見一尺長蜈蚣,便想抓之賣予藥鋪只要換錢。不料蜈蚣天性頑劣,被其咬傷,村民惱怒不甘,欲殺之。剛好被出門掃地的僧人看到,佛門之地,豈容殺生,便上前阻止,這才傳來了兩人的吵鬧聲。

善一定眼一瞧,石板上,那尺長蜈蚣似有靈性,竟趴著看著兩人爭吵看熱鬧,一點逃走的意思也沒有。

善一心中哈笑,這小傢伙,真是調皮!

“施主,萬物皆有靈,今日之事,或許是佛祖考驗你的善心,你來我寺燒香拜福,想必你也是誠心向佛之人,不如放過它,結一善果。”善一平靜的說道。村民見是寺中老方丈開口,一想也是那麼回事,便悻悻然的拜別老方丈,下山找郎中去了。

等到善一目送村民離去後,回頭一瞧,蜈蚣竟已不知去向,搖了搖頭,莞爾一笑。

是夜,善一夜不能寐,便起身敲著木魚,捻著佛珠,嘴裡念著經文,不多時,眼睛一閉,竟入了定。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突然,一陣群臣跪拜聲傳入善一耳中,善一睜開眼睛,環顧四周,不覺咂舌大驚,自己正身穿龍袍,坐在金碧輝煌的龍椅上,底下一眾官員,正恭恭敬敬的跪拜在富麗堂皇的大殿中。

“父皇,母后正在東暖閣等候您。”還沉浸在群臣跪拜的情景中的善一,尋聲望去,只見一個面目清秀,體態莊嚴,身穿太子服的青年,腰身自然而然微彎著,善一大驚,這人面相竟跟自己兒子相似之極,年齡也相仿,只是稍大一點,難道莫不是那妻子攜走的兒子?善一頓時淚下,正要上前相擁。

“呼呼”一聲。

秀林古城,迷霧之林,山海齊聚,四方極眺,登頂雲巔,自古就是江湖奇人異士多隱居於此的地方,其中也必定出過不少傳奇故事。

話說舊時,繡林望山上有一個寺廟,叫白龍寺,據說這是一座上千年的古寺,寺廟方圓百里有許多村落,連年煙火旺盛,平日求子、求財、求姻緣、求平安者甚多,經過幾輪大肆擴改,已經在繡林城裡有了些名氣。古寺座落清幽之地,被一片密林圍繞,林中有許多鳥獸蟲魚。

寺內老方丈,法號善一,意為日行一善。話說這老方丈,原是古愚縣人士,世代為地方大戶,家業到他手上時,卻因他經營不善,欠下鉅債,變賣家產後,平日溫柔的妻子,竟帶著兒子不知所蹤。

那時一無所有,妻離子散,萬念俱灰下,他來到白龍寺,原先的主持慈悲為懷,便收留他在寺中打雜。未料想,其頗有佛根,心中似乎已無雜念,主持死後,他竟一步一步成為了白龍寺的新方丈。

某日,老方丈正在寺中敲經唸佛,卻聽見寺外有人吵鬧。嘴裡便嘮叨,佛門之地,應該保持清靜才是,誰在胡鬧?想畢,便起身出門,卻見一僧人小徒與村民對峙,便問緣由。

小僧見過老方張,便簡短地道出原因。

老僧救下蜈蚣,蜈蚣送他黃粱一夢,找回妻兒,又在次日讓他歸西!

原來,村民來寺中拜佛燒香,無意中看見一尺長蜈蚣,便想抓之賣予藥鋪只要換錢。不料蜈蚣天性頑劣,被其咬傷,村民惱怒不甘,欲殺之。剛好被出門掃地的僧人看到,佛門之地,豈容殺生,便上前阻止,這才傳來了兩人的吵鬧聲。

善一定眼一瞧,石板上,那尺長蜈蚣似有靈性,竟趴著看著兩人爭吵看熱鬧,一點逃走的意思也沒有。

善一心中哈笑,這小傢伙,真是調皮!

“施主,萬物皆有靈,今日之事,或許是佛祖考驗你的善心,你來我寺燒香拜福,想必你也是誠心向佛之人,不如放過它,結一善果。”善一平靜的說道。村民見是寺中老方丈開口,一想也是那麼回事,便悻悻然的拜別老方丈,下山找郎中去了。

等到善一目送村民離去後,回頭一瞧,蜈蚣竟已不知去向,搖了搖頭,莞爾一笑。

是夜,善一夜不能寐,便起身敲著木魚,捻著佛珠,嘴裡念著經文,不多時,眼睛一閉,竟入了定。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突然,一陣群臣跪拜聲傳入善一耳中,善一睜開眼睛,環顧四周,不覺咂舌大驚,自己正身穿龍袍,坐在金碧輝煌的龍椅上,底下一眾官員,正恭恭敬敬的跪拜在富麗堂皇的大殿中。

“父皇,母后正在東暖閣等候您。”還沉浸在群臣跪拜的情景中的善一,尋聲望去,只見一個面目清秀,體態莊嚴,身穿太子服的青年,腰身自然而然微彎著,善一大驚,這人面相竟跟自己兒子相似之極,年齡也相仿,只是稍大一點,難道莫不是那妻子攜走的兒子?善一頓時淚下,正要上前相擁。

“呼呼”一聲。

老僧救下蜈蚣,蜈蚣送他黃粱一夢,找回妻兒,又在次日讓他歸西!

只是眼前突然出現一股白霧,善一發現眼前的一切都不見了,自己竟出現在香氣瀰漫的深閨中,眼前站著一個穿著大紅色宮服,裙邊繡著金色並蒂蓮,長著一頭如雲的秀髮,彎彎柳葉眉的俏佳人。

“皇上,您怎麼才來,臣妾都在此等你多時了。”說完便挽著善一的臂彎往閨中深處走去。

善一又是一驚,這...這不是自己那曾經的妻子嗎?善一頓時又氣又恨,正欲抬步過去,想要問清楚當年為何要帶著兒子拋下自己而去。

“陛下!陛下!不好了!叛軍賊匪兵臨城下啦!”急促的聲音飄進閨中,還沒反應過來的善一,卻見自己又出現在高聳的城牆上,再看城牆下,叛軍賊匪已然破開城門,攻入了城中。

“快,快頂住他們,我好不容易找回妻子兒子,我還不想死。”善一驚慌地對著旁邊的將軍下命令,只見“嗖”一聲,一支穿雲箭疾馳而來,閃電般穿過這將軍的喉骨,當場斃命,善一嚇得煞白大駭。

“斬了這昏君!”“斬了!斬了!”一陣急促凶煞的嚷嚷聲聲高湧而來,善一發現身旁圍滿了一群凶神惡煞的人,此時一個人拿著刀,正劈向自己。驚懼的善一,害怕的要叫出聲來求饒。

突然,畫面一黑。

“呼,是一場夢啊,這夢,還真是驚險喲...”

夜晚,清幽的古剎,淡淡的檀木香,燭光下的禪房,善一睜開眼睛,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秀林古城,迷霧之林,山海齊聚,四方極眺,登頂雲巔,自古就是江湖奇人異士多隱居於此的地方,其中也必定出過不少傳奇故事。

話說舊時,繡林望山上有一個寺廟,叫白龍寺,據說這是一座上千年的古寺,寺廟方圓百里有許多村落,連年煙火旺盛,平日求子、求財、求姻緣、求平安者甚多,經過幾輪大肆擴改,已經在繡林城裡有了些名氣。古寺座落清幽之地,被一片密林圍繞,林中有許多鳥獸蟲魚。

寺內老方丈,法號善一,意為日行一善。話說這老方丈,原是古愚縣人士,世代為地方大戶,家業到他手上時,卻因他經營不善,欠下鉅債,變賣家產後,平日溫柔的妻子,竟帶著兒子不知所蹤。

那時一無所有,妻離子散,萬念俱灰下,他來到白龍寺,原先的主持慈悲為懷,便收留他在寺中打雜。未料想,其頗有佛根,心中似乎已無雜念,主持死後,他竟一步一步成為了白龍寺的新方丈。

某日,老方丈正在寺中敲經唸佛,卻聽見寺外有人吵鬧。嘴裡便嘮叨,佛門之地,應該保持清靜才是,誰在胡鬧?想畢,便起身出門,卻見一僧人小徒與村民對峙,便問緣由。

小僧見過老方張,便簡短地道出原因。

老僧救下蜈蚣,蜈蚣送他黃粱一夢,找回妻兒,又在次日讓他歸西!

原來,村民來寺中拜佛燒香,無意中看見一尺長蜈蚣,便想抓之賣予藥鋪只要換錢。不料蜈蚣天性頑劣,被其咬傷,村民惱怒不甘,欲殺之。剛好被出門掃地的僧人看到,佛門之地,豈容殺生,便上前阻止,這才傳來了兩人的吵鬧聲。

善一定眼一瞧,石板上,那尺長蜈蚣似有靈性,竟趴著看著兩人爭吵看熱鬧,一點逃走的意思也沒有。

善一心中哈笑,這小傢伙,真是調皮!

“施主,萬物皆有靈,今日之事,或許是佛祖考驗你的善心,你來我寺燒香拜福,想必你也是誠心向佛之人,不如放過它,結一善果。”善一平靜的說道。村民見是寺中老方丈開口,一想也是那麼回事,便悻悻然的拜別老方丈,下山找郎中去了。

等到善一目送村民離去後,回頭一瞧,蜈蚣竟已不知去向,搖了搖頭,莞爾一笑。

是夜,善一夜不能寐,便起身敲著木魚,捻著佛珠,嘴裡念著經文,不多時,眼睛一閉,竟入了定。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突然,一陣群臣跪拜聲傳入善一耳中,善一睜開眼睛,環顧四周,不覺咂舌大驚,自己正身穿龍袍,坐在金碧輝煌的龍椅上,底下一眾官員,正恭恭敬敬的跪拜在富麗堂皇的大殿中。

“父皇,母后正在東暖閣等候您。”還沉浸在群臣跪拜的情景中的善一,尋聲望去,只見一個面目清秀,體態莊嚴,身穿太子服的青年,腰身自然而然微彎著,善一大驚,這人面相竟跟自己兒子相似之極,年齡也相仿,只是稍大一點,難道莫不是那妻子攜走的兒子?善一頓時淚下,正要上前相擁。

“呼呼”一聲。

老僧救下蜈蚣,蜈蚣送他黃粱一夢,找回妻兒,又在次日讓他歸西!

只是眼前突然出現一股白霧,善一發現眼前的一切都不見了,自己竟出現在香氣瀰漫的深閨中,眼前站著一個穿著大紅色宮服,裙邊繡著金色並蒂蓮,長著一頭如雲的秀髮,彎彎柳葉眉的俏佳人。

“皇上,您怎麼才來,臣妾都在此等你多時了。”說完便挽著善一的臂彎往閨中深處走去。

善一又是一驚,這...這不是自己那曾經的妻子嗎?善一頓時又氣又恨,正欲抬步過去,想要問清楚當年為何要帶著兒子拋下自己而去。

“陛下!陛下!不好了!叛軍賊匪兵臨城下啦!”急促的聲音飄進閨中,還沒反應過來的善一,卻見自己又出現在高聳的城牆上,再看城牆下,叛軍賊匪已然破開城門,攻入了城中。

“快,快頂住他們,我好不容易找回妻子兒子,我還不想死。”善一驚慌地對著旁邊的將軍下命令,只見“嗖”一聲,一支穿雲箭疾馳而來,閃電般穿過這將軍的喉骨,當場斃命,善一嚇得煞白大駭。

“斬了這昏君!”“斬了!斬了!”一陣急促凶煞的嚷嚷聲聲高湧而來,善一發現身旁圍滿了一群凶神惡煞的人,此時一個人拿著刀,正劈向自己。驚懼的善一,害怕的要叫出聲來求饒。

突然,畫面一黑。

“呼,是一場夢啊,這夢,還真是驚險喲...”

夜晚,清幽的古剎,淡淡的檀木香,燭光下的禪房,善一睜開眼睛,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老僧救下蜈蚣,蜈蚣送他黃粱一夢,找回妻兒,又在次日讓他歸西!

突然發現桌上趴著一隻蜈蚣,善一驚詫,這不就是白日消失的那條惹事蜈蚣嗎?善一雖年老,卻有過目不忘的本事,見過的東西,都會記住它們細小的特徵,所以一眼認了出來。

蜈蚣見善一醒了,爬了過來。突然間屋內傳入人聲迴響,再尋聲源,竟是這蜈蚣口吐人言道:“老僧人,佛知你的悟性,佛還知你的心性。你自己當知佛的心性,你自己內心的心性?”話剛說完,蜈蚣便消失不見了。

“這......貧僧懂了,貧僧懂了,貧僧慚愧矣...”許久後,善一閉上雙眼,雙手合十。

翌日,小僧來到方丈的禪房中,只見那善一方丈已然圓寂了。數日後,新方丈入住了善一方丈的房間,在清理收拾時,卻發現了一條鴛鴦手帕,上面寫著“永結同心”,還有一個女子的署名刺繡,還發現了一幅少年的人像畫。

新方丈雙手合十,嘆道,“阿彌陀佛,看來師兄表面看出是早已遠離紅塵世事,內心卻還是未能遁入空門,淨心修行。”

【故事完】傳奇故事,圖文無關!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