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持“中國力量,世界聚焦”初衷,12月7日,2016-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年會於北京瑰麗酒店舉行,眾多行業領袖就新能源汽車新形勢下的現狀與問題、機遇和挑戰展開探討,共同探尋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新生態和商業新邏輯,尋找新能源汽車銷售新模式。

圓桌論壇環節,深圳市沃特瑪電池有限公司副總裁鍾孟光、東旭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王忠輝、唐山普林億威科技有限公司研發總監劉凱、深圳市英威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研發總監殷江洪紛紛發表觀點,電動汽車觀察家主編邱鍇俊主持本場討論。

新形勢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價值鏈重塑

第三場討論對話

在補貼政策退坡的時間節點,新能源汽車上下游零部件產業鏈同樣承受一定壓力,不僅要加強技術實力以此提高競爭力,更要以產業協作、大規模擴產等形式降低成本,以此吸引消費青睞。

王忠輝認為,不同零部件企業間應做好協作,這是產業支撐的基本點。此外,以資本為紐帶的合作關係,將對每一個企業起到成本管控之用,這將提高產品競爭力。

對此,劉凱也認為,企業間的合作共贏,將是實現產品性能與成本平衡的不二法門,而技術上的縱深合作,將利於企業的成長與發展。

在核心三電系統上,鍾孟光認為,電池領域應加強產品的循環利用能力,在保證性能基礎上,提升技術攤薄成本。

此外,殷江洪表示,產品之間也應提升協同能力,例如在電控的研發環節,要考慮電池及電機的綜合利用,通過有效的設置和開發,提高產品可靠性,減少售後成本。

以下為發言實錄。

邱鍇俊:感謝主持人,大家下午好,非常高興再次接受經濟觀察報的邀請,來到新能源汽車的年會現場,主持這一屆的論壇。我本人是第三次參加年會了,第二次主持,稍微介紹一下自己,我是邱鍇俊,我辦了一個媒體是電動汽車觀察家,我是觀察細的,如果做得不錯考慮經觀收購我,觀察家,經濟觀察報觀察新能源汽車的時候有一個共性,有一個主要的結論是中國新能源汽車到底能不能彎道超車,或者佔據全球尖端科技的領先陣地,非常關鍵的是新能源汽車的核心零部件到底能不能彎道超車,佔到國際一流水平,和博世,大陸這些公司競爭。

這一節的論壇是代表了新能源汽車界核心零部件的主要代表,主持人介紹了臺上的四位嘉賓,但是我還是希望他們每個人用一分鐘介紹一下自己和自己所在的公司,以及從事的新能源汽車業務。

王忠輝:謝謝主持人,很高興參加今天的新能源汽車的年會,我來自東旭光電,大家應該不會太陌生,我簡單介紹一下,東旭光電主板上市的上市公司,過去一直是以液晶機板和顯示材料為主業,本土最大,全球第四的液晶材料製造商。最近幾年伴隨著新材料發展趨勢,戰略佈局石墨稀是非常炙手可熱的材料,從去年到今年陸續推出了包括石墨稀的鋰離子電池,就是石墨稀鋰電池,包括大功率的LED燈,等一系列的石墨稀產品,伴隨著產品的推出東旭成長為全球比較有影響力的石墨稀領軍企業,基於石墨稀鋰電池的突破,產業鏈進一步的延伸,拓展到新能源汽車領域,相信今年同時汽車行業的人比較熟悉,我們完成了對上海生龍客車整車企業的收購,百分之百的收購,生龍客車現在是上市公司東旭光電旗下的一個全資子公司,標誌著東旭正式的進入了新能源汽車行列。未來東旭會著力地以過去光電顯示,包括石墨稀和新能源汽車為三大主業深化產業佈局,夯實產業基礎,引領產業發展。

東旭光電是新能源汽車界風頭最勁的公司,據說圈子裡放出風來,東旭光電尋找標的,大家如果有非常好的項目可以推薦給王總。

鍾孟光:沃特瑪電池目前來說主要的產品是新能源汽車動力電池,技術方向上是以低溫電池和快速電池為主要的優勢。基本是排名全國前三,去年9月份在創業板重組上市。

劉凱:大家下午好,首先感謝經濟觀察報提供一個平臺給國內的行業專家,包括政府的領導,大家一起交流,一天下來受益匪淺,再次表示感謝。我叫劉凱,來自唐山普林億威科技有限公司,公司始於1993年,經歷了24年的自主研發歷程,主營產品是從中國能源汽車三縱三橫的體系來講是器動電機系統。目前公司員工220人左右,預計銷售額和相應的裝車計劃是1.5萬臺。。

殷江洪:非常感謝經濟觀察報提供這樣一個平臺,使我們學習到很多新的觀念和知識,我是來自深圳英威騰,成立於2002年,主業是工業產品,涵蓋高中低壓產品,目前是國內數一數二的便民器廠家,主要對標是西門子,2010年在中小板上市,2014年成立電動汽車有限公司,佈局電動汽車行業板塊,隨著後續成立英威騰的充電公司,在電動汽車板塊有比較大的作為。

邱鍇俊:東旭光電是綜合的公司,新能源業務方面最重視整車,鍾總所在的是電池,劉總是電機,殷總是電控,新能源主要是講電池,電機電控,整車和三電都到齊了,我們可以聊一聊整車和核心零部件在今天的主題,新形勢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價值鏈重塑的概念,這樣一個議題下一起討論一下,產業鏈怎麼努力,助推中國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我有三輪的議題要跟四位嘉賓討論。

我們聊一聊政策,中國政策提出了非常高的目標,比如到2020年成本多少,電機也有類似的政策,客車整車這塊也同樣有技術指標,如果推廣技術成本要往下走,否則是沒有人買的,對於整車和新能源企業來講性能要不斷的提升,續航里程不斷的提升,價格也要不斷的往下走,從現在的比燃油車高一倍,到2025跟燃油車持平,請四位一起聊一聊,到底怎樣實現性能提升和成本下降的平很,大家有什麼辦法來應對兩頭擠的情況,一頭是上游的材料不斷的漲價,下游是主機廠和市場要求不斷的降價,怎麼提升性能降低成本,解法是什麼?

王忠輝:謝謝主持人,關於這個問題我想整個新能源汽車從我們的理解,應該說這麼些年國家出臺了大量的政策來支持這樣一個產業的發展,當然了,整個產業的發展趨勢,應該說當時預期2016年會有好的表現,但是2016年大家知道也出了一個騙補的事件,給整個產業的發展帶來了波動,當然了,也直接的催生了整個國家新能源汽車政策的調整,尤其是作為整車企業來講,從最新的關注政策動向來講,也是明確了2018年可能補貼退坡的力度會更大,這樣對整車企業來說壓力非常之大,我們需要找尋到如何在新形勢下進一步成本控制,進一步能夠提升自己競爭優勢的一些方法和措施。總體來看我們覺得未來的整車市場是依靠分工協作,要構建生態的方式來提升整個新能源汽車產業的綜合競爭力。首先說到協作,可能首先是離不開分工,新能源汽車產業,整個產業生態和過去的燃油車有非常大的不同。從整個的新能源汽車產業來講,各個門類,電池電機電控,包括輕量化,智能化,很多的核心技術分散在不同的主體手裡,這樣就要求我們每一個主體都能夠把自己所從事的這個相應的領域做得非常精,做得非常紮實,非常有競爭力,技術非常有前瞻性,規模體量非常大,具有足夠的優勢。

有了大家各自競爭力的提升,必然在未來的整個新能源汽車產業這樣的市場發展過程當中,起到非常好的支撐,尤其是對整車企業,各個板塊做到非常強大非常有意義。我想說第一個是在分工上是未來做好協作,這是做好產業支撐的重要基本點。

第二層面,可能對於整車企業,對於各個我們產業鏈的夥伴也好,要做好整個產業鏈整合上下游產業鏈真核的這樣一些思想,一些準備,上游產業鏈整合,我們最近一兩年也有很多的一些案例,大多數可能通過一些合資合作,包括一些控股,參股,多種方式介入到這個產業鏈的各個環節,由此來結成深度的以資本為紐帶的合作關係,勢必對於每一個企業都會起到非常好的成本管控,或者是競爭力提升的意義。

鍾總的沃特瑪做得也非常棒,在打造沃特瑪的鬆散型的聯盟,把各種材料企業,電池企業,電機電控,整車企業都納入這個聯盟當中,我認為這個開放式的生態非常有助於達到結成同盟,統一面對整個市場的發展變化。

第三個層面,作為我們來講,未來在整個同行業的,同產業區位的橫向的所謂整合的話意義非常重大,整車企業,可能我們整車企業全國從客車為例來說,可能全國有200家,但是客車真正實現生產,尤其是批量化生產,而且品質可以確保,安全可以確保就是十家左右,未來整個整車存在著大洗牌的過程,在這個過程當中,你如果要迅速做大,提升競爭力,提升整車與改裝車之間存在一系列的整合。也可以通過這樣的一些行為,也會提升我們的抗風險能力。

我們也在尋找未來海外的一些新技術的導入,比方說海外有一些在整車方面,也有一些好的技術,好的方案,或者是好的夥伴,我們也尋求跟他們的一些結合,總之,我們想說通過方方面面的上下游產業鏈,生態的構建來提升和麵對,應對未來的競爭非常不樂觀的形勢。

邱鍇俊:分工協作,構建生態,上市公司底氣非常足,產業鏈整合,橫向整合,跨國整合,可以期待東旭光電後續有不斷的投融資方面的動作出現。有請鍾總。

鍾孟光:說到陳總的時候大家眼睛就盯著我們做動力電池的,一臺電動汽車的成本我們佔大頭,回到剛才主持人的話題,一頭是我們的性能要提升,能不能快充,尤其是續航里程怎樣,用戶希望電動汽車充一次滿電,能像燃油車一樣跑五百公里,六百公里,八百公里是最好的,對動力電池要求性能提升,又要求成本下降,現實是有些殘酷的,我們現在一臺傳統車的話,發動機也就一萬塊錢,量少點的兩三萬塊錢。但是純電動汽車在某種程度上,取代了發動機的角色,又做不到兩三萬塊錢代替的作用,成本的壓力還是到了動力電池這塊,沃特瑪從2015年,做聯盟以來,一直是在兩塊沒有放鬆的,一個是通過了技術研發來提升能量密度,從2017年到2018年的佈局,在能量密度這塊我們一直都是能夠緊跟著國家的要求來做的,確保能夠拿到1.2倍的最高國家補貼。降成本這塊,目前是三個方面,第一是我們本身做電池的,從電芯到成組的系統還是有很大的空間,尤其是成組的系統上我們在採用新的工藝和材料,極限設計方面也在做努力,在電芯的降成本上採用了鋼殼到正負級材料在想辦法降成本。

引入全自動化的生產設備,沃特瑪從2016年底開始全面推進智能製造,以我們一個泰國的生產線為例,以往你看過的產線,一個產線從頭到尾是230人,我們現在的大量引用機器手,機器人,AGV車,使用全自動設備以後,目前使用的人員只有20人左右,一方面大幅度降低了人力成本,最重要的是降低了產品的不良率,目前我們這條產線的產品不良率降到900PPI。通過智能製造還是能夠降低成本的。

第三,要把電池的成本大幅度降下來,繞不開的,也是國家盯著的一個問題,就是電池的循環和回收利用。沃特瑪從2014年開始,出去的電池就承諾八年,比如說發到上海生龍的車,八年結束以後電池一塊錢回購,動力電池拿回來以後,2015年開始有循環回收利用,成立了一個梯次利用研究所,現在我們在深圳總部,還有在內蒙古,在山西的一些分廠已經在做儲能。還有移動互聯車,把一些動力電池拆卸下來以後,動力電池衰減以後做儲能電池上還是可以繼續使用的,在循環利用這塊,如果我們實現全生命週期的循環利用對成本下降還是比較可觀的,成本的性能下降主要講這四點。

邱鍇俊:謝謝鍾總,能量性能提升這塊,能量密度能夠保證達到1.2倍還是非常不錯的,再問一下鍾總,市場上流傳的補貼,調整的方案,能量密度原來1.2的差不多就一倍,明年調整方案真的成真的話,還能不能讓主機廠拿到1.2倍的補貼?

鍾孟光:現在市場上流傳的是單體1.6,成組是135,我們現在在做的問題不大,可以讓吳總放心。

邱鍇俊:這句話還是非常有份量的,有可能就影響股價了。接下來跟劉總交流一下,大家對電機不是特別瞭解,電機是否同樣受到兩頭擠,包括也要應對國家的功率密度要求,包括主機廠降成本的要求,您這邊是怎麼應對的?

劉凱:首先我想針對一個國家政策調整這塊,作為我們企業來說要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政策的調整是以新政策的頒佈和實施勢必對新能源行業來一定的影響,但是這個影響要從兩方面來看,首先一方面是對於新能源新政策的頒佈實施對新能源汽車行業整車的裝車量和銷售,可能會帶來一些削弱,這是我們必須要承認的,但是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隨著國家相關政策的調整,頒佈與實施,相信我國的新能源行業的發展會更加合理,更加健康,行業的發展也會更加趨於理性,更加規範,更加可持續化。從企業的角度來說更希望有健康和規範的市場環境,這樣有利於企業的成長,進步與上升。

針對主持人說的成本和性能平衡的問題,我這塊是這樣想的,針對於市場需求的變化和相關政策的調整,新能源汽車行業應該主動求變,面對一種趨勢應該審時度勢,我們核心企業和車廠要加強彼此之間的溝通交流,增加相互之間的協作,我們要步調一致地往前走,一定要保持步調一致地往前走,這個溝通協作和交流的過程中會存在一些困難和一些問題,但是我想這些問題是我們共同努力還是能夠解決的。面對這些困難各企業應該秉持的觀點是四個字,合作共贏,共促發展,主要是技術上展開具有深度和廣泛性的合作,只有通過這些手段,從這些手段包括加強溝通,才能實現產品性能和成本的平衡。

邱鍇俊:大家要步調一致,溝通協作,早期中國新能源汽車推廣的教訓是大家各做各的,沒有匹配和協調,以至於出現了一些惡性的事故。這麼多年以後大家比較清楚地意識到這些問題,下面請殷總聊一聊這個問題。

殷江洪:今天上午有嘉賓提到我國汽車行業的發展,特別是新能源汽車行業的發展時機離不開國家20年的工業化快速發展的進程,特別是這個工業化的發展,原來的基礎特別好的工業基礎,不管是電池也罷,電機電控也罷,有20年的發展基礎,現在通過各行業的整合,重構,我們在新能源汽車整個的產業佈局上是完整的,通過這個新能源產業佈局,互相各個企業之間的聯合,還有通過直接的結盟,成立協會也罷,通過這種方式大家在一起加強溝通,然後通過一些技術創新的手段來一起應對目前政策的逐步退坡的情況,對我們作為電控來說是前後銜接電池與電機的重要環節,也是電動汽車的三電中的核心部件之一。通過我們的瞭解和發展,對電控,如果說把電機和電池之間能夠加強合作,我們把電池的應用這塊和電機這塊簡單地,剛才邱總提到的,不能簡單地大家各做各的,做完以後簡單的堆在一起,三者之間綜合全程的考慮,電控這塊怎麼保護電機,保護電池,確保電池能夠壽命更長一些,充放電更有效一些,而不是簡單的把電池放完,這種情況下能夠通過結合BNS控制,結合電機,把三者之間進行融合,這樣才能實現三者之間的統一。通過電控的有效設置和開發,提高產品可靠性,減少售後成本,產品會更有競爭力一些。

邱鍇俊:四位嘉賓首先回答了政策題,總體的態度是非常正面的,非常響應國家加速補貼退坡,提升產業技術水平的號召,工作都是平時做的,接下來要討論行業的問題,這個行業是這樣的背景,整個新能源汽車的行業來看外企逐步進入中國,國內的整車廠在整合上下游,包括一些強力的合作,強力的核心零部件也在整合上下游,整個產業鏈都是面臨著不可能孤立存在的態勢,大家怎麼應對這個趨勢呢?對大家帶來的挑戰是什麼,我們怎麼應對,這是我給大家提出的行業題目進行回答。

王忠輝:這樣大的背景下,從我們來講還是從幾個層面吧,第一個層面是技術為王,作為一家整車企業,未來整個的國際化的趨勢是勢不可當,整個產業的形式也不是由我們某個人或者是某個企業的意志為轉移的,我們能真正做到的就是提早地做好各種技術儲備,真正在各方面的技術能力上能夠展現出我們的一些優勢。除了整車的集成技術,整個整車的輕量化的方案,甚至是整車和電池企業配合的動力總成的技術方面,可能都需要深入地研究和佈局,另外東旭過去是做材料,做裝備出身的,我們不論在裝備的製造,還是在新材料的導入上,也是有非常多的優勢。比方說我們在石墨稀這個新技術,鋰電池快速充電的技術導入,這次收購是想說未來石墨稀鋰電池的產業化推動上形成一些助力,目前這款電池逐漸導入小型的動力工具,未來會逐漸導入大型的動力工具,包括石墨稀的智聯車燈,會適應智能網聯時代的產品,會實現整個智慧城市的運行和管理,這些技術都會進行佈局和融合。

第二個層面,我們也是需要在整個規模和體量上,達到我們所希望的要求,最近大家看到了我們的確動作比較頻繁,我們在收購神龍的同時在廣西的南寧佈局了新能源汽車基地,一兩週前在四川綿陽佈局了第三個新能源汽車的基地,因此說,在當前這樣一個形勢下,補貼退坡,未來各種不確定性的因素大量出現的背景下,我們只有加速搶在別人的前面,最快的時候做出佈局,把規模和產能作大,才能面臨未來一系列的競爭,這個層面我們在持續的做。

第三個層面,我們一直非常珍視生態構建,上下游產業鏈的協同和整合,包括沃特瑪的結合,(顧全)高科的結合,包括燃料的佈局,國內氫燃料做得比較優秀的(易華騰)企業,對氫然倆進行了佈局,特別希望基於東旭積極向上的發展思想,能夠聯合所有產業鏈中的夥伴,能夠共同搭建起大家非常密切的生態,去推動這個產業的發展。

邱鍇俊:王總給我最大的啟發是由於牽頭整合了產業鏈,對創新的應用和產品,可以由自己的渠道去對接,或者說在預研階段也好,測試階段也好,可以形成一個創新的生態鏈,而不僅僅是銷售的生態鏈,這是我感受到最大的啟發。鍾總現在整車廠都希望整合,您的企業是怎麼考慮這個問題的呢?

鍾孟光:國外的造車企業都來,國內產生了新興的造車勢力,我個人的判斷也沒有那麼可怕,從兩個方面來講,第一是我們這些國外的企業進來以後,包括特斯拉進來以後,對整個行業,或者是整個價值鏈重塑的影響方面,主要是四個方面,第一角色方面,應該說我們中國在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的價值重塑的定位和決策方面是不同的,傳統車方面中國的汽車產業就是一個配角,就是配合,國外的進來,你怎麼做我們跟著怎麼做,但是在新能源汽車,中國的產業應該是主角的角色,為什麼這樣說呢,我上午說的,我們中國的動力電池跟國外相比並沒有明顯的代差,三電系統包括整車跟國外相比沒有明顯的代差。第二是姿態方面,以前我們是被動的參與,現在是主動參與到整個產業價值鏈的重塑,中國自己可以制定一些標準,而不只是跟風,你做的發動機我跟著你這樣做,國外的寶馬生產一個車型我跟著仿。第三是價值的實現方式,以前造傳統車的時候更多地是一個企業單打獨鬥,但是現在從新能源汽車開始,更多地是看到整個產業鏈的聯盟也好,協會也好,是深度合作的方式。第四點是價值邊界,現在互聯網汽車也好,AI技術,包括智能駕駛,這些技術的應用,也對整個汽車產業的生態價值鏈也是重塑,改變非常大,影響也非常深遠。

至於說具體到我們作為一家核心零部件的企業怎麼做,從2013年,這個問題當初深圳市發改委就曾經找到沃特瑪電池,沃特瑪創新由此而,當時發現中國的新能源汽車推廣,以前的成本太高,在中國並不是說非常富裕的國家,不管地方政府還是個人,都不是非常富裕的群體環境下,成本偏高,嚴重阻礙了新能源汽車的推廣和應用2013年開始沃特瑪電池牽頭成立了沃特瑪創新聯盟,包括了比礦到材料,再到中游的電池,電機,電控,動力總成,到下游的整車廠和運營平臺公司,通過全產業鏈的協作來推動技術研發的創新和提升,還有成本的下降。

第二,如果要應對的話,技術始終離不開技術研發這個核心,全產業鏈協作是基礎,技術研發就是核心,在中國我們做動力電池會發現當大家眼睛都看著我們作為一個核心的電池企業的時候,我們也有我們的難處,為什麼?我們中國,比如說做電池的鋼殼,這種鋼目前為止國內沒有幾家鋼廠的來料能夠符合要求的,而且怎麼樣減重,做電動汽車把電池放上去以後大家都說電池很重,能不能減下來,壓力又在做動力電池的企業身上,我們看鋼殼怎麼減,電池箱怎麼減,我們要依賴上游供應商,技術的研發不僅僅是電池企業提升能量密度就行我們同樣要做鋼殼,蓋帽的,連接件和鐵箱,大家一起做技術研發,我們把能量密度提升的同時,他們也要把材料的性能和太料的體積重量想辦法一起做努力,大家看上去很簡單的一個鋼殼都一樣要做技術研發。

第三,創新應該是王道,對一個新興的產業來說,也是一個高新技術的行業,以我們電池為例,離不開創新,現在國家每年都是拿著鞭子在抽我們的屁股,能量密度必須上去,價格必須下來,說難聽的我們好像一直被市場也好,被國家的政策也好,在後面抽著鞭子走,我們靠什麼?我們只能依靠創新,這個創新也包括了技術的創新,包括了產品的創新。所以,我想主要是從這三個方面來做應對,當然了,這裡面也少不了跟電機和電控,三電系統怎麼來協作,合力達到性能的最優化,同時要跟整車廠合作,一起在做整車設計的時候,怎麼樣來應用輕量化的材料,怎麼樣來實現動力系統的性能最優化。全產業鏈的協作是基礎,也就是這樣來的。

邱鍇俊:總體的判斷下,面對海外車企進攻的態勢下,中國車企以及整個產業鏈仍然有條件,或者說有機會,依靠創新大家一起提升產業鏈的價值,這樣一個解法。

劉凱:隨著我國近幾年新能源汽車快速發展,國外的一些比較大型的車企看到我國現在的市場和潛在的市場蛋糕很大,他們想介入進來,他們介入進來不僅僅是整車進來,而且動力系統,帶著動力系統一起進入進來,勢必對國內的一些新能源汽車行業帶來衝擊,這個衝擊是不可避免的,既然我國想做到工業強國,想實現新能源汽車的彎道超車,我們必須直面這種挑戰,不能迴避。

直面挑戰還有一個前提,這個觀點是跟沃特瑪的鐘總一致的,我們要認清自己,有一些東西我們可以做主角的,我們可以是行業標準的制定者。我國新能源汽車發展的道路過程中,最重要的是有八個字,首先是不能盲目自大,剩下的四個字是不能妄自菲薄,國外一些先進的技術和理念不一定適合我國的國情,所以我們必須要認識到這一塊,針對於這種衝擊,我想對我們作為核心零件生產廠家和企業來說,這種衝擊是有利於我們成長的,面對這種衝擊我們需要不斷加大各公司的研發投入,提高產品性能。剛才鍾總講到了技術創新,我更想補充兩條,如果是我國想跟上國外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步調,甚至是超越,要不斷的創新,前期的技術積累和科技成果轉化一定要特別的側重。

殷江洪:鍾總的產業鏈重構這塊講得比較多,就簡單的說另外兩點,第一是對國外不管是主機廠還是零部件企業進入國內,我個人認為也是一個機會,我們是非常歡迎的,國外的主機廠還是國內的主機廠,為了搶佔市場很多產品的開發流程,甚至是產品的測試標準逐步的向國外的企業靠攏,包括國外的主機廠提的架構,產品開發的流程,所有的東西都往國外汽車,大型企業靠攏。目前我們作為工業自動化企業轉型過來的電動汽車的核心零部件供應商,我們在產品的開發過程中,跟著他們一起按照標準和開發流程逐步理念,設計思路和方法,我們在不斷地提高,提高的過程中,也算是迎接挑戰。

第二,目前新能源汽車的整體來說,對國內來說是比較新興的產業,大家在產品開發過程中都在摸索,一起在逐步的成長,我們作為一個國內的新能源企業,一方面願意跟國內的不管是主機廠還是其他的企業協作發展,相對來說這塊我們比國外的零部件企業有更大的優勢,特別是在於開發國內的目前市場現狀,符合國內國情產品的過程中,我們有更大的優勢,而不是完全的被打者。我們在產品開發過程中也能夠提出一些自己的符合國情子標準,一些產品,在這些產品的開發過程中,作出更符合市場,更符合國情的產品。

邱鍇俊:謝謝殷總,這是行業題四位嘉賓的迴應,劉總提出的一點是我特別認同的,外資車企進入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時候,往往是帶著動力系統進來的,而且他們都是有很強的技術研發實力,到底中國的供應商的優勢在哪裡?唯一的優勢就是中國經歷了這麼多年,這麼大量的驗證,他們有技術,有實驗室的技術,中國的供應商是有量產級別的,核心零部件的優勢。趁著中國新能源汽車事先發展,搶跑的態勢,希望在座的各位,預祝在座的各位都成為中國新能源汽車供應商,而且成為全球的中國供應商。由於時間的關係,今天的環節就到這裡。感謝四位嘉賓的分享,謝謝。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