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女兒平兒

狗剩兩口子參加完葬禮回來。狗剩媳婦口渴得厲害就喊在院子裡餵豬的平兒。平兒聽到母親的喊聲撂下手裡的豬食盆子急忙跑進屋:“媽,啥事?”狗剩媳婦坐在炕上雙手揉腳,停止和狗剩的對話對平兒說:“去,給媽倒杯水。”。然後兩口子接著嘮村東頭老王家出殯的事。當兩口子說到今天又花一百元,這個月得緊著點的時候。倒水回來的平兒噹啷來了一句:“這才哪到哪兒呀?你還得花錢呢。”狗剩媳婦白了一眼說這沒頭沒腦的話走出去的平兒。狗剩罵了一句:“死丫頭,別得啥說啥。”平兒什麼也沒聽見只管去喂她一手伺候大的大白豬。

憨女兒平兒

事情過去了沒幾天。村東頭又傳來噩耗和老王家東臨的李家開出租車的兒子二十啷噹歲的年紀說死就死了。被人勒死後扔在高粱地裡,車子也沒了。狗剩媳婦緊巴巴地又送出去一百元。說起這李家和狗剩多少還沾點拐彎的親戚。李家媳婦是狗剩姑父的表姐。出殯的時候狗剩的表哥也來了。狗剩把表哥領到家中小序一番,盛情難卻表哥留下來吃晚飯。席間不善言語的平兒問表大爺身體怎麼樣。表哥雖沒見過平兒卻也聽家人說過平兒迂腐,智商低下,今日一見這孩子說話邏輯思維都挺正常的和別的孩子沒什麼兩樣。於是表哥就和平兒多聊了幾句,臨了平兒囑咐表大爺說:“大爺,你得少喝酒。你再喝酒非得腦出血不可。

果不其然,一個月還沒到頭。狗剩的表哥在一次親戚的集會中多貪了幾盅當場就人事不懂,眾人手忙腳亂把他拉到醫院。醫生診斷為腦出血。

人家生孩子,爹媽去喝滿月酒。你說一個丫頭家家的湊什麼熱鬧,可平兒就去了,她是揹著狗剩兩口子偷著跑去的。既然來了總不能往外攆她,識相點就挑點愛吃的趕緊走人子就完事了。可平兒偏不,她非得要看看孩子。主人礙於面子只好把孩子抱給她看,你猜她說啥?她竟然當著眾人的面說孩子活不長,氣得狗剩媳婦當場就給了平兒一耳光。半年後那個孩子得了腦瘤死了,弄得狗剩兩口子欠了人家一條命似的在鄉親面前抬不起頭來。

隨著年齡的增長平兒說話越來越少,狗剩媳婦說這孩子越來越傻趕緊找人嫁了算了。不然傻冒了氣就嫁不出去了。聽說平兒要嫁人,鄰村的周快嘴立馬到家裡來說親。狗剩媳婦是想把平兒早點嫁出去,可也不能找個瞎子當姑爺,何況這人比平兒還大十多歲呢。周快嘴仗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把猶豫不定的狗剩媳婦說動了心。在一旁坐著的平兒生氣了,小聲地罵著周快嘴“啥事都做,也不怕得喉癌!”平兒說這話的時候只有狗剩媳婦聽到了,她回手使勁掐了平兒一下。

周快嘴走快一個月了。狗剩媳婦是左等也不來,右等也不來,只好再託人去問問周快嘴媒說的怎麼樣了。這回消息來得快傳信的說周快嘴得喉癌住院了,死活還不一定呢。狗剩媳婦聯想起身邊發生的那些事似乎哪一件都和平兒說過的話有關。這可不是偶然的事,難道平兒長了一張烏鴉嘴?想到這狗剩媳婦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她把平兒叫到身邊問:“平兒,周快嘴得喉癌了,你不覺得奇怪嗎?”平兒憨憨地傻笑著說“這有啥奇怪的。”狗剩媳婦生氣地說“你那天好端端的為啥咒人家得喉癌?”平兒說想啥說啥唄。狗剩媳婦再問“那你為啥去喝滿月酒?”平兒還是隻說想喝就喝唄。狗剩媳婦氣得哆哆嗦嗦地說“以後把那張烏鴉嘴閉緊點別再給我惹禍。”平兒不解地走了,她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這麼讓母親生氣。

憨女兒平兒

一年後平兒訂了親,但不是那個瞎子。小夥子人不錯,平兒挺高興,一個勁地拍手樂。訂親那天小夥子悄悄地告訴平兒“在我媽面前少說話,我媽事多。”平兒瞅著小夥子憨憨地笑著說“是不是沒有老婆婆兒媳婦就不受氣了?”

訂親不到三天,小夥子的媽出人意料地在趕集的路上得心急梗死了。狗剩媳婦整天擔驚受怕,哪有剛訂了親就死婆婆的,要是有講究的人家還能娶平兒嗎?小夥子人好不嫌棄平兒,待母親燒過週年就把平兒娶了過去。

臨上轎的時候狗剩媳婦囑咐姑爺,可得管住平兒那張烏鴉嘴,不知她以後還會惹出什麼禍來呢。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