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大破柔然、整頓吏治

寒七琪 寒七琪 2017-11-21

北魏大破柔然、整頓吏治

南北朝時期一首著名的敘事詩《木蘭辭》,就是發生在北魏孝文帝時期,該詩取材於北魏將士抗擊北方遊牧民族柔然的故事。

春季,柔然汗國派遣使者前往北魏,就在這時,內部敕勒部落反叛,柔然可汗鬱久閭豆侖親自率領大軍前去討伐,一直追殺敕勒部到西邊大沙漠的盡頭。

北魏左僕射穆亮等人,請求趁柔然汗國後方空虛,出兵襲擊。中書監高閭說:“秦、漢時代,天下統一,才能夠遠征匈奴。如今,我們南面有吳地的敵人,怎麼能夠不顧南邊的危險而深入胡虜的腹心呢!”

孝文帝也說:“武器是一種凶器,聖人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會使用它。先帝多次出兵討伐,是由於胡虜一直沒有屈服,現在,朕所繼承的是太平盛世的大業,怎麼可以無緣無故地發動戰爭呢!”於是,以厚禮接待柔然汗國的使節,並送他回去。

柔然可汗鬱久閭豆侖凶狠殘暴,他的大臣侯醫垔、石洛侯多次勸諫、阻止他的行為,並且建議他和北魏和好聯姻。鬱久閭豆侖勃然大怒,下令誅殺侯醫垔、石洛侯全族,為此,他的部眾離心離德。

夏季,柔然汗國進犯北魏邊境,北魏任命尚書陸睿為都督,迎擊柔然軍隊,北魏軍大獲全勝。

最初,高車部落首領阿伏至羅有十多萬部落,隸屬柔然汗國。鬱久閭豆侖南下侵犯北魏時,阿伏至羅竭力勸阻,鬱久閭豆侖不聽。

阿伏至羅大為氣憤,和他的堂弟阿伏窮奇率領部落向西出走,抵達前部西北地帶,自立為高車國王。阿伏至羅和阿伏窮奇之間感情非常好,分別統轄自己的部屬,一個在北面,一個在南面。鬱久閭豆侖追擊阿伏至羅,卻屢次被擊敗。為此,鬱久閭豆侖只好率眾向東遷移。

北魏任命陽平王拓跋頤以及鎮北大將軍陸睿,同時擔任都督,督統十二位大將,十萬名步兵、騎兵,分兵三路,襲擊柔然汗國。中路大軍進攻黑山,東路大軍直接進攻士盧河,西路大軍奔向侯延河,北魏大軍渡過大沙漠,大敗柔然軍隊後返回。

當初,柔然汗國可汗鬱久閭豆侖和他的叔父鬱久閭那蓋,分頭襲擊高車王阿伏至羅,但鬱久閭豆侖不斷地打敗仗,而鬱久閭那蓋則是不斷地取勝。當時柔然汗國的百姓認為鬱久閭那蓋是得到了上天的幫助,於是,他們想改立那蓋為可汗,那蓋不同意。

可是部眾還是發生了政變,殺死了鬱久閭豆侖,鬱久閭那蓋只得即位為可汗,改年號為太安,稱候其伏代庫者可汗,意思是快樂之王。

到這時為止,北魏已經很久沒有戰事了,朝廷下詔,撤銷對民生無益的工程,宮中不做紡織的宮女一概驅逐。冬季,又下詔撤去尚方署綾羅錦繡的製造工程,市、農、工、商們如果打算自己織造,聽任不禁,所以,國庫庫藏充盈。

朝廷又下詔,拿出皇家御庫房內的衣物、珍奇寶物、太官使用的器具、太僕出外乘車用具及宮內庫存的弓箭刀槍十分之八,以及宮外府庫的衣服用具、絲綢、絲綿,不能供應朝廷使用的,把其中的一大半賞賜給文武百官,下至工匠、商賈以及衙役,直到在六鎮戍守的邊防士兵,以及京畿內的鰥夫、寡婦、孤兒、老人、貧民、殘疾人,都按照等級分別賞賜。

北魏大破柔然、整頓吏治

北魏祕書令高祐、祕書丞李彪上奏請求更改《國書》的編年體例改為紀、傳、表、志,孝文帝批准了這一建議。

孝文帝詢問高祐說:“怎麼才能防止盜賊?”

高祐回答說:“漢明帝時宋均推行德政,就有猛虎渡河離去;漢平帝時卓茂推行教化,連蝗蟲都不入境。更何況,強盜也是普通人,只要郡守、縣宰的選派適當,治理教化得當,那麼,防止盜賊就十分容易了。”

接著,高祐又上書建議說:“現在朝廷選用官吏,不是看他治理地方的政績優劣,只是看他任期的長短,資歷的深淺,這樣不能說是人盡其才。應該停止這種淺薄的區別,摒棄那些沒用的年資閱歷、唯才是舉,官吏才會清廉嚴正。另外,對於功勳老臣,雖然功勞資歷可以承認,可沒有治理安撫人民的才能,朝廷可以增加他們的爵位封賞,不應該再讓他們擔任地方要員,這也就是所說的,帝王可以因個人的喜好去賞賜錢財,卻不可以因個人的好惡派人做官!”孝文帝認為言之有理。

高祐在出任西兗州刺史,鎮守滑臺時期,他認為郡和封國既然有學校,下邊的縣和黨也應該有,於是,下令各縣設立講學,各黨設立小學。

北魏淮朔鎮將、汝陰靈王拓跋天賜和長安鎮將、南安惠王拓跋楨二人,都因貪汙罪當處死。馮太后和孝文帝為此親自到皇信堂,召見王公要人。

馮太后首先發問說:“你們認為,應該顧念親情、譭棄法律呢,還是應該大義滅親,以嚴明法律呢?”

大臣們都說:“二王都是景穆皇帝(拓跋晃)的兒子,應該得到寬恕。”

馮太后沒有回答,孝文帝下詔聲稱:“二王所犯的罪行,實在是難以寬恕。但是,太皇太后追思文成帝(二王是文成帝拓跋浚的兄弟,馮太后是文成帝的皇后)的大恩,顧念手足之情,再加上南安王侍奉母親,十分孝敬恭謹,內外聞名。因此,現在特別赦免二王的死罪,撤銷官職和爵位,終身監禁。”

最初,北魏朝廷得知拓跋楨貪婪暴虐,就派呂文祖抵達長安調查,呂文祖暗中接受了拓跋楨的賄賂,為他隱瞞了事實真相。事情被查出來以後,呂文祖也受到了同樣的處罰。

馮太后對大臣們說:“呂文祖以前自稱廉潔奉公,而今竟也貪贓枉法。從這件事上可以看出,人心叵測,難以探知。”

孝文帝說:“現在多的是等待派遣職務的臣子,你們在座的捫心自問,認為自己不能剋制貪慾的,允許你們辭職回家。”

宰官、中散大夫慕容契進言說:“小人之心常變,帝王的法律卻是永恆不變的,以常變之心去應付不變的法律,恐怕不是我所能夠擔當的,所以,我請求辭職免官。”

孝文帝說:“慕容契知道人心是不可能不變的,就一定知道貪婪是令人厭惡的,你又何必請求辭職呢!”於是提升他為宰官令。

北魏大破柔然、整頓吏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