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懷古三首·其一

唐代:馬戴(馬戴(799—869),字虞臣,唐定州曲陽(今江蘇省東海縣)人。晚唐時期著名詩人。)

唐詩三百首詳解(三十二)

露氣寒光集,微陽下楚丘。猿啼洞庭樹,人在木蘭舟。

廣澤生明月,蒼山夾亂流。雲中君不見,竟夕自悲秋。

譯文

霧露團團凝聚寒氣侵人,夕陽已落下楚地的山丘。

猿在洞庭湖畔樹上啼叫,人乘木蘭舟在湖中泛遊。

明月從廣漠的湖上升起,兩岸青山夾著滔滔亂流。

雲中仙君怎麼都不見了?我竟通宵達旦獨自悲秋。

註釋

微陽:微弱的陽光。

楚丘:楚地的山丘。

洞庭:洞庭湖。

木蘭舟:木蘭樹所制的舟船,此因楚江而用《楚辭》中的木蘭舟。木蘭舟本典出《迷異記》:“木蘭洲在潯陽江中,多木蘭樹,七裡洲中有魯班刻木蘭為舟。”木蘭:小喬木。

廣澤:廣闊的大水面。

雲中君:本《楚辭·九歌》篇名,為祭祀雲神之作,此也因楚江而想到《九歌》。

竟夕:整夜。

賞析

唐宣宗大中初年,詩人由山西太原幕府掌書記。被貶為龍陽尉,自江北來江南,行於洞庭湖畔,觸景生情,追慕先賢,感傷身世,而寫下了《楚江懷古》五津三章,這是第一首。

第一首雖題“懷古”,卻泛詠洞庭景緻。詩人履楚江而臨晚秋,時值晚唐,不免“發思古之幽情”,感傷自身不遇。首聯先點明薄暮時分;頷聯上句承接“暮”字,下句才點出人來,頸聯就山水兩方面寫夜景,“夾”字猶見凝練;尾聯才寫出“懷古”的主旨,為後兩首開題,而以悲愁作結。

全詩風格清麗婉約,感情細膩低徊。李元洛評曰:“在藝術上清超而不質實,深微而不粗放,詞華淡遠而不豔抹濃妝,含蓄蘊籍而不直露奔迸。”

除夜 / 巴山道中除夜書懷 / 除夜有懷

唐代:崔塗(崔塗(854~?),字禮山,今浙江富春江一帶人。唐僖宗光啟四年(888)進士。終生飄泊,漫遊巴蜀、吳楚、河南,秦隴等地,故其詩多以飄泊生活為題材,情調蒼涼。《全唐詩》存其詩1卷。

唐詩三百首詳解(三十二)

迢遞三巴路,羈危萬里身。

亂山殘雪夜,孤燭異鄉人。

漸與骨肉遠,轉於僮僕親。

那堪正飄泊,明日歲華新。

譯文

跋涉在道路崎嶇又遙遠的三巴路上,客居在萬里之外的危險地方。四面群山下,殘雪映寒夜,對燭夜坐,我這他鄉之客。因離親人越來越遠,反而與書童和僕人漸漸親近。真難以忍受在漂泊中度過除夕夜,到明天歲月更新就是新的一年。

註釋

①迢遞:遙遠貌。三巴:指巴郡、巴東、巴西,在今四川東部。

②羈危:在艱險中羈旅漂泊。

③“燭”:一作“獨”。人:一作“春”。

④轉於:反與。僮僕:隨行小奴。

⑤飄:一作“漂”。

⑥明日:指新年。歲華:歲月,年華。

賞析

這首詩是詩人客居他地、除夕懷鄉之作。深感羈旅艱危。三、四兩句寫悽清的除夕夜景,渲染詩人落寞情懷。五、六兩句寫遠離親人,連僮僕也感到親切,更表達出思鄉之切。最後兩句寄希望於新年,飄泊之感更烈,自然真切。全詩用語樸實,抒情細膩。離愁鄉思,發洩無餘。其中“漸與骨肉遠,轉於僮僕親”一句,從王維《宿鄭州》“他鄉絕儔侶,孤案親僮僕”化出。本詩作為“萬里身”、“異鄉人”的深繪,更加悲惻感人。 

崔《除夜有感》:“迢遞三巴路,羈危萬里身。亂山殘雪夜,孤燭異鄉春。漸與骨肉遠,轉於僮僕親。那堪正漂泊,明日歲華新?”讀之如涼雨悽風颯然而至,此所謂真詩,正不得以晚唐概薄之。按崔此詩尚勝戴叔倫作。戴之“一年將盡夜,萬里未歸人。寥落悲前事,支離笑此身,”已自慘然,此尤覺刻肌砭骨。崔長短律皆以一氣斡旋,有若口談,真得張水部之深者。如“並聞寒雨多因夜,不得鄉書又到秋”、“正逢搖落仍須別,不待登臨已合悲”,皆本色語佳者。

孤雁二首·其二

唐代:崔塗(崔塗(854~?),字禮山,今浙江富春江一帶人。唐僖宗光啟四年(888)進士。終生飄泊,漫遊巴蜀、吳楚、河南,秦隴等地,故其詩多以飄泊生活為題材,情調蒼涼。《全唐詩》存其詩1卷。

唐詩三百首詳解(三十二)

幾行歸塞盡,念爾獨何之。

暮雨相呼失,寒塘欲下遲。

渚雲低暗度,關月冷相隨。

未必逢矰繳,孤飛自可疑。

譯文

幾陣齊飛的旅伴,全部回到了塞上,

只有你這孤雁,不知獨自飛向何方。

暮雨中,你悲悽地呼喚丟失的夥伴,

你想棲息,卻又遲疑畏懼不下寒塘。

渚上低暗,你孤獨地穿越過了雲層;

只有關山的冷月,伴隨你孤苦淒涼。

雖然你未必會遭暗算,把生命葬喪,

只是失群孤飛,畢竟叫人疑懼恐慌。

註釋

(1)之:往。

(2)失:失群。

(3)渚:水中的小洲。

(4)繒繳:指矰繳。獵取飛鳥的工具。繳,即在短箭上的絲繩。

相關推薦

推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