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邏輯學家公孫龍——白馬論

“白馬非馬",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 白馬非馬"。

曰:有白馬不可謂無馬也。不可謂無馬者,非馬也?有白馬之非馬何也?

曰:求馬,黃、黑馬皆可致;求白馬,黃、黑馬不可致。使白馬乃馬也 ,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者不異馬也。所求不異,如黃、黑馬有可有不可,何也?

可與不可,其相非,明。故黃、黑馬一也,而可以應有馬,而不可以應 有白馬,是白馬之非馬,審矣!

曰:以馬之有色為非馬,天下非有無色之馬也。天下無馬,可乎?

曰:馬固有色,故有白馬。使馬無色,如有馬而已耳,安取白馬?故白者 非馬也。白馬者,馬與白也。馬與白馬也。故曰:白馬非馬也。

馬未與白為馬,白未與馬為白。 合馬與白, 複名白馬。是相與以 不相與為名,未可。故曰:白馬非馬未可。

以『有白馬為有馬』,謂有白馬為有黃馬,可乎?

曰:未可。

曰:以『有馬為異有黃馬』,是異黃馬於馬也,是以黃馬為非馬。以黃馬 為非馬,而以白馬為有馬,此飛者入池而棺槨異處,此天下之悖言亂辭也。

曰:有『白馬不可謂無馬』者,離白之謂也;不離者,有白馬不可謂有 馬也。故所以為有馬者,獨以馬為有馬耳,非以白馬為有馬。故其為有馬也,不可以謂『馬馬』也。

『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 非馬也。馬者,無去取於色,故黃、黑皆所以應;白馬者,有去取於色,黃、黑馬皆所以色去,故唯白馬獨可以應耳。無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馬 非馬』。

歷史上的邏輯學家公孫龍——白馬論

相關推薦

推薦中...